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基督的座談紀要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第七十五篇 解決觀念才能進入信神正軌(二)

關於觀念咱們上次講了三個分項,第一項是對信神的觀念,第二項是對神所道成的肉身的觀念,第三項是對神作工的觀念。上次主要交通了前兩項,對神作工的觀念上次也講到一些,對於這部分觀念或者涉及這部分觀念的內容你們過後有沒有細琢磨,還有哪些是涉及這部分觀念的,是與這項真理有關的?哪一項真理都不是單獨的,不是字面的意思,都是涉及到人的進入,涉及到人的日常生活。那從日常生活當中,你們是不是揣摩出了一些關於這方面真理的內容?剛聽交通的時候,有可能光是在字面上或者是在當時能理解到的程度上理解一部分,過後再結合經歷揣摩,花心思去禱告、禱讀,跟弟兄姊妹交通,應該能理解得更深入一些,能更實際一些,是吧?那這三項真理從字面上來看,哪一項最涉及人的敗壞性情,涉及人對神性情的認識,涉及人的實際進入?哪一項更深入一些,更深刻一些?(第三項。)第三項是比較深入一些。第一項是涉及比較淺顯的一些內容,就是比較表面的一些東西;第二項也是涉及到一些人容易理解到的,人日常生活當中容易接觸到、容易反省到的內容;第三項就涉及到人的敗壞性情了,這一項就更深刻一些。那到底什麼是對神作工的觀念,對神作工的觀念有哪些,人該怎麼認識、怎麼對待這些觀念,該怎麼解決這些觀念,這是咱們今天要交通的內容。

人對神作工的觀念,從人的一些想像或者人的一些理解,上升到人對神的要求、對神的慾望、對神的抵觸,還有對神作工的一些評判或者個人喜好的時候,這個觀念是不是僅僅是一種觀點、一種認為了?(不是。)那是什麼?上升到人的性情了。所以說,人對神的觀念如果僅僅是停留在對神的一種看法、一種想像上,這個問題還不算太大,如果上升到對神作工的一種觀點、態度,變成對神的一種無理的要求,或者是一種慾望、野心、打算的時候,這就不是一般的觀念了。為什麼說不是一般的觀念呢?因為這些觀念、這些想法不是無關於你的生命進入,無關於你對神作工的認識,而是關係到你是否接受神的主宰,是否承認神是你的主宰者,神是造物的主,這涉及到人的立場、人對待神的態度。這麼一說,人有這些觀念是不是問題就很嚴重了?那要想解剖這些觀念,如果從理論的角度上來說,你們聽起來可能會覺得有些抽象或者離你們的日常生活遙遠一些,咱們還是講一些在人類中間能看到的各類人的生存狀態,或者他們的命運,或者他們對待生活、對待神的主宰擺佈的各種觀點、態度,從中來解剖人的觀念,也讓人認識神是怎麼主宰擺佈人類的,神在人中間作工的實際情況到底是怎麼樣的。咱們還是用比較淺顯易懂的方式來交通。講故事,這是不是最好的方式?通過故事的劇情、人物,還有故事本身所反映出來的各方面哲理,或者是人看到的現象,人能從中悟到一些神作工的方式方法,還有人在現實生活當中對待神的這一切作工、神的擺佈的一個錯謬的態度,或者是人堅持的一些不對的地方,這個方式比較起來人容易明白一些,是吧?

咱們開始講故事。有一個小女孩生在一個不太富裕的家庭,她從小就有一個願望,這一生不求大富大貴,只要有個依靠就行,但是很不幸,在她還未成年的時候父親就去世了,這對她來說無異於失去了生活的依靠。此生她失去了第一個依靠,失去了在她幼小的心靈當中認為自己唯一可以依靠的一個人,臨到這樣的事她感到很痛苦。接下來的日子可想而知,她唯一可以獲得生活來源的依靠沒有了,她跟著守寡的母親還有一個年幼的弟弟艱難地活著,勉強維持生計。幾年之後她長大成人了,可以獨立出去掙點生活費養活母親和弟弟,但生活還不是那麼富裕,在她心裡的願望依然沒有變,她需要有一個依靠,什麼依靠呢?能給她提供生活的來源,能供她吃供她穿,不需要她自己去打拼,也不需要受任何的痛苦;如果說生活上不能接濟她、不能養活她的話,最起碼有事的時候,心裡痛苦的時候,可以有一個肩膀來靠一靠。就是這個人可以幫她渡過難關,擋一擋風雨,就是這樣一種願望。這個要求高不高?這個願望現實不現實?要求不高,也算現實,是吧?這麼簡單的願望是不是很多人都有?可以說95%以上的人都有,很少有人說「我生下來誰也不靠,我就靠自己」,多數人生活在人群當中都希望有個朋友或者什麼人可以依靠,這個女孩也不例外。轉眼之間,女孩到了結婚的年齡,她的願望依然沒有變,還是希望能有一個人可以依靠,這個人不需要太有錢,也不需要太會說,只需要在她最難的時候或者臨到病痛的時候能作她的依靠,哪怕只是給她幾句安慰的話,僅此而已。這個願望容不容易實現?這是個未知數。人的願望到底是不是神要成就的,到底是不是命運當中已經命定好的,沒有人知道,這個女孩她自己也不知道,但是她一如既往地抱著這樣的一個願望邁向下一個人生階段。這個時候她心裡很忐忑,很不安,她不知道她要找的這個人到底是不是她下半輩子的依靠,但是她心裡還是祈願:「這個人應該是我下半輩子可以依靠的人,前二十來年我的命就夠苦了,如果再找一個靠不住的人,那我的命不就更苦了嗎?我還可以依靠誰呢?」她心裡苦不苦?心裡苦也沒辦法,人就這麼盼望著。人為了生存,在不知道人這一生是為何而來的時候,或者是這一生應當怎樣走的時候,人就抱著一種未知的盼望摸索著前行。但很多事實往往是與人的意願相違背的,她成婚之後,她所盼望的小家庭生活,一鋪簡單的床,一個小寫字檯,一個簡簡單單、乾乾淨淨的房間,有丈夫,有孩子,這樣一個簡單的生活卻始終不能如願。婚後,由於工作的關係,丈夫長年在外,她與丈夫只能兩地分居,這樣的生活對於一個女人來說面臨著什麼?被人欺負,被人歧視,另外,無論是在生活上還是經濟上這個女人必須得獨立,經濟上自己得出去掙生活費,生活上也沒有任何幫手,什麼事都得靠自己。這樣的生活環境是這個女人從來沒有想過的,也是她從來不願意看到的,但現在的事實正好與她的願望、與她的想像是完全不符的,這對於這個女人來說又是一次生活上、命運上的打擊。在她生命當中的第二個階段,她的願望又一次破滅了,她認為她生命當中可以依靠的人不在她身邊,就是她認為的堅實的臂膀、後盾、依靠她靠不上,什麼事都得自己去處理,自己去面對,最難的時候也只能是自己偷偷地哭,沒有人可以訴說。出於臉面,出於好強,出於自尊心,她常常把自己變得外表很強大,其實內心深處是特別脆弱的,她盼望得到一個依靠,但是這樣的願望到現在還沒能實現。幾年之後,她帶著幾個年幼的孩子到處租房住,過著居無定所的日子,這樣,她對生活的一個最基本的要求也隨著歲月的流逝一點一點地磨沒了,她不但沒能得著自己的依靠,反而還要成為孩子們的依靠。就這樣又過了十多年,孩子們都長大了,在她內心深處還是有這樣的願望,「孩子大了要是能考上大學,以後找個好工作,能掙到錢,那日子就好過了,吃的、穿的也比現在好了,也有好房子住了,丈夫再一回來,有多少依靠啊!以前失去的兩個依靠,現在增倍了,上天對我也不錯呀!看來好日子要來了。」她認為好日子要來了,這是好事還是壞事?沒有人知道。人一生的命運如何,前方是怎樣的,沒有一個人知道,人都是這麼踉踉蹌蹌的,抱著美好的願望這麼活著的。十年過去了,丈夫因為工作調動,一家人終於團聚了,那究竟她的丈夫能不能成為她的依靠?能不能分擔她生活中的一些痛苦呢?仍然事與願違。這個她從未深入相處的丈夫,這個她根本不了解的男人,根本就成不了她的依靠,因為兩個人的生存能力、人性品質,還有人生觀、價值觀,對待子女、對待家庭、對待親人的態度是完全不同的,他們不斷地爭吵,不斷地因為一個事互相計較。這個女人在內心深處希望她可以一直忍耐下去,讓她的丈夫可以了解到她的善良、她的忍耐、她的不易,然後能夠被她感動,能夠回心轉意,但她的願望仍然沒有實現,在臨到難處的時候,她的丈夫不但不能給她安慰,讓她減輕痛苦,反倒還會給她增加痛苦,讓她覺得更失望,更無助。那在這個女人的內心深處,她對人生的感覺、領會是什麼?失望,痛苦,「到底有沒有上天哪?人這一輩子為什麼活得這麼苦?我不就想找個依靠嗎?我的要求不高啊,為什麼這點願望就不能滿足我呢?」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幾年,很顯然這個家庭的生活不是很和諧,常常爭爭吵吵,在這個家庭裡沒有平安,沒有喜樂,每一個人只有恐懼、戰兢、害怕與內心深處的痛苦、不安。

幾年之後,終於有了一個轉折。由於家庭常常不平安,這個女人經常處於高度緊張的狀態,她就找各種方式尋求解脫這一切的痛苦,終於主耶穌的福音臨到了她,她感覺自己的願望終於可以實現了,「我不用依靠父親,不用依靠丈夫,也不用依靠任何一個與我相干的人,我只要依靠主耶穌就能夠得到平安,就可以得到一個真正的依靠,可以真正地快樂、平安起來,日子就不用那麼難熬了。」接受主耶穌的福音之後,這個女人快樂了很多,雖然丈夫對她的態度還是像原來那樣苛刻,沒有任何的體貼,也沒有任何的關心、照顧,甚至連忍耐、感恩、忍讓都沒有,但是因為她心裡有主耶穌的救恩,她對待這一切的態度就變了,她不再與丈夫爭辯、講理,因為她看透了這一切人爭不來,有什麼事跟主耶穌說心裡就寬敞多了。這樣,她的家庭生活在外表上也就相對安定一些了,她內心深處對依靠的一種要求也得到了暫時的滿足,感覺日子好過多了。孩子們長大之後,這個女人覺著「丈夫依靠不上,我可以依靠兒女呀」,形式上看似已經依靠了主耶穌,把自己的心,把家庭,甚至把自己的未來、前途都交在主耶穌手裡了,但事實上內心深處對能看得見的人,對與自己有關係的人,她依然是抱有一種願望,希望這種願望有一天能夠實現。因為主耶穌在哪兒她看不著,你說主耶穌就在人的身邊,在人的心裡,但她覺得摸不著、看不著,心裡就不踏實,她認為大方向上依靠主耶穌就行了,現實生活當中還得依靠兒女,她這個願望始終沒有變。她沒有變的原因是什麼?她信了主耶穌怎麼還不變呢?她不變有多種原因,一方面是她不明白真理,對神的擺佈不太明白,這是客觀原因。主觀原因就是她這個人懦弱,雖然她信了神,但是在經歷了這麼多痛苦後,她對信神的意義,對人生的命運、神的擺佈、造物主作工的方式還是看不透,她總把自己的幸福,還有自己內心深處對美好生活的盼望寄託在一個人身上,希望可以因為人的幫助使自己的願望得到實現,這就是對人生、對命運的一種錯誤觀點。作為父母,在兒女身上寄託點希望,希望兒女長大以後能孝順,能養活父母,這算不算一種過錯?這不算過錯,也不算過分。那這裡的問題是什麼?她總想依靠兒女,想指望兒女過好日子,想指望兒女度過下半生,這裡的錯誤觀點是什麼?這個觀點的來源是什麼?人總是奢望一種生活模式,奢望一種生活標準,就是在你還不知道神是怎麼命定你的一生的時候,你已經規劃好了自己的生活標準是幸福的,是一生平安喜樂的,是大富大貴的,是有人可以幫助的,是有人可以依靠的,你把自己的生活路途、生活目標、生活的最終點等生活的一切內容都已經規劃好了,這裡有沒有對神的相信?她對生活總是抱有一種觀點,「我依靠誰誰誰,我的生活可以變得更平安,更喜樂;我依靠誰誰誰,我的生活可以更安定,更有保障,更幸福」,這種觀點對不對?經歷了這麼多年,已經到了信主耶穌的這個階段,她依然沒有看清人生是怎麼回事,依然用自己的打算、計劃盤算著自己未來的路,規劃著自己未來的生活,這種對生活的態度,在現在來看是正確還是不正確的?(不正確。)為什麼?(因為她追求的不是神要給的。)她追求的跟神的命定沒關係,她不知道神要怎麼作,自己就先定規了:我要找一個依靠,這個階段靠這個人,下一個階段靠那個人。這樣靠來靠去就把神靠沒了。她總有一種這樣的願望、這樣的規劃,她心裡有沒有神?(沒有。)所以從某種角度上來說,她這一切掙扎所帶來的痛苦是怎麼產生的?(不相信神的主宰、神的擺佈安排造成的。)她不認識人的命運是怎麼來的,也不認識神的主宰是怎麼回事,這是根源,是吧?

咱們還接著講故事。兒女們長大之後工作的工作,成家的成家,肯定都要離開父母自己單獨生活,不能與父母常常相處。因為各種原因兒女不能在身邊陪伴她生活,也不能常常去看望她或者去照顧她,所以她對兒女能在身邊孝順她、照顧她的願望,或者是能依靠兒女讓自己變得輕鬆一些,日子好過一些,幸福一些,這種願望就離她越來越遙遠。這樣,她對兒女的牽掛、擔憂和思念變得越來越嚴重,這是不是另外一種痛苦?隨著年齡的增長,隨著歲月一點一點的累積,她的痛苦越來越深。她要依靠兒女的這一願望也破滅了,這對她來說又是一次人生經歷中的打擊,又是一場慘痛的悲劇。很多年過去了,這個女人每一個階段所要依靠的對象雖然不同,但是這些人都如期地離她而去,讓她的願望或者幻想徹底破滅了,她的內心深處特別地煎熬,特別地痛苦。這給她帶來的是什麼呢?是對人生的思索?是對造物主對人類命運安排的一種思索?如果按人有正常思維的情況,人聽過一些道,也明白了一些真理,人對造物主,對人生,對人的命運應該有一些認識,但是因為多種原因,因為故事主人公本身的問題,她到現在對人生每一個階段所經歷的、所遭遇的以及自身所存在的問題依然不能理解,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在她內心深處依然盼望著能有一個依靠。在她失去了對兒女的依靠之後,也就是在老年的時候,她把希望又轉移到老伴兒身上了,她認為自己唯一的救命稻草就是老伴兒,她得想方設法讓老伴兒多活幾年,這樣自己也好跟著沾點光,這就是她的依靠。這個年邁的老人活到這份上,滿頭的白髮,滿臉的皺紋,滿口的牙齒也幾乎脫落光了,雖然她的容顏變了,但是不變的是什麼呢?不變的是她在每一個生活階段都會碰壁的,卻不能改變的始終如一的願望——得到一個依靠,還有她對神給人應許的一種幻想,對自己,對人類,對命運、前途的一些幻想,這些幻想在她內心深處雖然越來越模糊,越來越遙遠,但也許在她內心深處還抱著一絲希望,「如果有一天,在我有生之年能與自己可以依靠的人過上幸福的生活,或者能看到神工作結束得榮的日子,這一生也算沒有白活。」這就是一個女人的一生。故事大概講完了,故事的主題應該是什麼?(誰是我的依靠。)「誰是我的依靠」,這個名不錯,發人深思。

故事講完了,回到咱們交通的主題,這個故事與人對神作工的觀念有什麼關係,哪些部分涉及到了人對神作工的觀念,涉及到哪些觀念?(有一種觀念,就是人覺得自己盼望什麼、規劃什麼,神就應該給人什麼。)就是說,人認為好的、正面的、積極的願望造物主就應該給成就,不應該剝奪人嚮往美好生活的權利,這是一種觀念。但是造物主是怎麼作的呢?他是按著人的願望,按著人的盼望、想像成就的嗎?不是。神不管你是誰,你怎麼規劃,你想像得多完美、多體面,與你的現實生活多相符,神都一律不看,神不搭理這事,而是按著神命定好的方式、規律去成就,去擺佈,去安排,這是神的公義性情。有些人認為,「我一生當中經歷了無數苦難,我是不是就有資格過上好日子?來到造物主面前的時候,我是不是就有資本對美好生活、對美好的歸宿有要求,有嚮往?」這是不是人的觀念?人的這些觀念,人產生的這些想法對神來說是什麼?它是一種無理要求。這些無理要求是怎麼產生的?(人不認識神的權柄。)人不認識神的權柄這是一個客觀原因,主觀原因是人有悖逆性情。造物主給人安排的一生,大多數人是苦難的還是幸福的、無憂無慮的?(苦難的。)大多數是苦難的,坎坷太多,痛苦太多,是吧?那造物主安排這些的目的、意義是什麼?一方面,讓人體驗、認識神的主宰、神的安排、神的權柄,另一方面,主要是讓人通過經歷人的這一生從中認識到人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不是哪個人能決定的,不隨著人主觀意願的改變而改變。造物主無論作什麼,在人身上安排怎樣的命運,他是讓人反思人生,反思人的命運到底是怎麼回事,反思這一切的同時讓人來到神面前。當神發表真理告訴人這一切是怎麼回事的時候,人能夠接受神所說的話,經歷神所說的話,明白神所說的這一切話與現實生活當中人所經歷的一切事情的關係到底是什麼,讓人印證這些真理的真實性、準確性、實際性,然後得著這些真理,承認人類是在造物主手中掌管著,人類的命運是神主宰安排的。當人明白了這一切之後,人就不會對自己的人生有任何不切合實際的規劃,就不會有違背造物主意願、違背造物主命定安排的一些規劃,而是對自己的一生該怎樣活著、該走怎樣的道路越來越有準確的領悟、判斷、認識或者是規劃。

回到故事本身,故事的主人公經歷了很多苦難之後,她對自己的這一生有怎樣的認識,對造物主的擺佈有怎樣的認識?她得沒得到她該得到的?(沒有。)為什麼沒得到?因為她選擇了一條錯誤的道路,但是她自己不知道,她把它當成一條正確的道路,當成自己正當的追求、正當的願望,然後朝著這個方向去努力、去拼搏、去掙扎,她從來不懷疑她這個願望到底現實不現實,也從來不懷疑她這個願望的正確性,而是朝著一個方向一直這樣執拗地去追求,從來不改變,也不知道回頭。那神讓她在人生中經歷這些苦難的目的是為了什麼?神作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神給人一生當中一些不同尋常的經歷,一些痛苦的經歷,其實是造物主在用這種方式、用這些事實告訴你不要這樣走下去,這條路是不通的,這條路是一個泥潭,是一個火坑,不是你該走的道路,也不是神為你命定好的道路,如果你繼續這樣走下去,你會一直痛苦下去!這無形中看到了什麼?這是神在為人選擇道路,也是神用神的方式在與人對話,是用神的方式在拯救人,讓人從錯誤的觀念當中,從一些執拗的方式裡走出來。如果是明智的人,他經歷一次苦難就會反思,「為什麼經歷這樣的苦難呢?為什麼碰壁了呢?這個事難道做得不對?那我應該走怎樣的道路才是我該有的人生方向?」反思的同時神會給人一些啟發、引導,讓你在現實生活當中能更實際地、更準確地把握住神給你規劃好的前方的道路。那咱們剛剛講的這個主人公是不是做到了這一條?(沒有。)那她這是一種什麼性情?(剛硬。)從未成年到白髮蒼蒼,她的這一個願望始終沒有變,無論她是在沒有聽到神的福音的情況下,沒有見識到造物主的情況下,還是在神的福音臨到她,神告訴她這一切真相的時候,她的這一願望始終沒有變,這是最可悲的地方。人有思想,有心思,神給人造了這些的目的是為了什麼?就是為了讓人能感知、領悟神所為人安排的人事物、環境。就是說,神所擺佈的這一切,作為一個正常的有理智、有良心的人類,他用心去體會的時候,都會或多或少、或深或淺地明白造物主的意思,這是神作工的一種方式,特別實際,特別踏實。但是因為人剛硬、狂妄的性情,人很難體會到造物主的心意。人的剛硬表現在什麼地方?「我要規劃我的人生,我有思想、有頭腦,我有文化,我能掌控我的生活,所以我就可以自己規劃自己的幸福、自己的未來、自己的前途」,當碰壁的時候他說「這一次失敗了,下一次我接著來」,他認為人應該這麼活著,人如果沒有一種爭強好勝的心這輩子活得就太窩囊,太懦弱。那他這麼堅持的根源是什麼?理由是什麼?一定要做強人,不能做懦弱的人,不能讓生活打垮,更不能讓人瞧不起,人應該獨立,應該爭強好勝,應該有心志,應該讓人看得起。這些性情、這些思想主導著他的行為,當他一次又一次地面對神所給他擺佈的困境或者痛苦的時候,他選擇的依然是一種方式,堅持自己的想法,自己認為好的、對的、對自己有利的東西一定要堅持到底,就是這些性情導致他做了很多愚昧的、不切合實際的判斷,產生了很多不切合實際的認識與體會。

剛剛講到人的一方面性情——剛硬,因著人的剛硬,人面對造物主所擺設的痛苦的環境與困境的時候,人的態度不是順服,而是堅持著對自己有利的東西不放棄。對於人這樣的行為,神是怎麼作的?神作工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那神怎麼對待人對待神的這些作法?神肯定不會說「你這次失敗了你就完了,像你這樣的不是好東西,不要你了」,神沒有放棄人,神繼續用同樣的方式,擺設不同的環境、人事物來讓他經歷同樣的痛苦,面臨同樣的困境,目的是為了讓人能反思、醒悟,能夠放棄自己執拗的觀點。神一而再再而三地用自己特有的方式與人類這樣對話,與人類這樣相處著,最終神的這種作工方式歸結到什麼地方了?神帶領人,讓人在一生當中渡過不同的困境、痛苦,甚至病痛、家庭不幸的遭遇,讓人經歷這些就是讓人不斷地反思,不斷地認識,「這是不是命運當中上天的安排呢?我應該怎麼行以後的路呢?是不是應該轉轉方向了?是不是應該尋求真理之道啊?」神讓人經歷各種痛苦、患難,各種不幸、困境,之後讓人在內心深處得到印證——人的命運是有一位主宰者在主宰著,人不能任性,不能張狂,不能執拗,而是要學會順服,順服環境,順服命運,順服身邊所臨到的一切事。在你還沒有聽到神明確的話語之前,神就用這些方式、事實讓你經歷各種各樣的環境、人事物,讓你內心深處不斷地印證人的命運是由上天安排的,不是哪個人能主宰的,人自己主宰不了自己的命運。人內心深處不斷地有這樣的認識或者呼聲,它在不斷地印證你所經歷的這一切不是哪個人給你造成的,也不是偶然發生的,更不是什麼客觀原因、客觀環境造成的,而是冥冥之中神在主宰著。沒有一個人會碰巧遇到另外一個人發生一件大事,也沒有一個人碰巧遇到一個環境讓他的一生有所改變,也沒有一個人碰巧臨到一個小病然後得了一個大福,這都是神在用這種特有的方式告訴我們每一個人:神在主宰著人的命運,神在看顧著、帶領著人的每一天,帶領著每一個人度過人的一生。這裡除了讓人知道神主宰人類的命運,主宰人類一切的生活,主宰人類的歸宿,主宰人類一切的一切之外,神還要讓人對神、對造物主的一些不切合實際的觀念、想像、要求逐漸地淡化、消失、脫去,然後逐漸達到讓人認清、看透造物主是用什麼樣的方式帶領人類,造物主安排人類的命運有哪些方式,從這些事當中看到神是有性情的,他不是一尊泥像,不是一個機器人,也不是人想像出來的一個沒有生命的生物。這裡一方面讓人認識造物主作工的方式,放下各種各樣的觀念、想像,還有一些不切合實際的空洞的推理、邏輯;另外一方面,放下這些之後能接受、順服神的主宰,這其實是一個最小的果效,還有一個最大最深的果效你們看不到,就是神會用這些方式告訴你,神作每一樣事,神成就每一樣事,他是在一個特別實際、特別真實的狀態之下作在人身上的,讓你明白這個。人明白了這個之後,人就會擺脫一些空洞的、虛無縹緲的東西,實實際際地去聽從造物主的安排,順服造物主的安排,然後實實際際地在現實生活當中面對造物主所給擺設的一切事,而不是用一些空洞的理論或者宗教神學觀念去想像造物主,或者去處理生活當中的一些事,這個果效是神要看到的結果,是神要作在人身上的。所以說,當你還沒有聽到造物主的聲音,沒有明白造物主對各項真理明確的言語之前,神會安排各種不同的環境讓你去經歷、去體驗,當你內心深處對這些有了一些感覺、感動、領悟之後,神會用明確的話語告訴你人生是怎麼回事,神是怎麼回事,人是怎麼來的,人應該走什麼樣的道路。這樣,在人相信人是從神來的、是神造的,天地萬物中有一位主宰者的基礎上再走信神的道路,再來接受神的審判刑罰,接受神的拯救、成全,這個效果是不是更好?你看,現在所有接受神末世作工的這些人都是哪些人?最起碼他承認有神,相信神的主宰,相信命運,甚至有些人是相信鬼神的,還有些人喜歡看相、算卦,他就相信人的命運有定數,還有一些能聽懂神的聲音的,神就是作工在這些人身上,在這些人中間產生了神的選民,這是神作工的一種方式、一種原則。

剛剛咱們講了神怎麼作工,神作工的方式有哪些,在這個基礎上,人是不是就能明白人有哪些想像是比較空洞、比較渺茫的,是對神作工的觀念?咱們從剛剛講的那個故事說起,故事的主人公經歷了好幾段人生的痛苦經歷,在每一段痛苦經歷過後,神用神的方式繼續安排擺佈她的命運,引導她前方的道路,雖然她對神所作的不明白、不知道,也沒有反思,但神還是一如既往地這樣作著。在這個階段,在故事的主人公身上所表現的,人是不是對造物主這種作工方式有一些想法?這些想法到底是什麼呢?首先,從這個主人公本身來說,她的這種願望是不對的,一方面是違背神給人擺佈安排的命運,另外也不實際。那神對她的這種願望有沒有什麼定義、說法?如果按人的想像,神讓一個人明白點道理那不太容易了嗎?說讓他明白不就明白了嗎?這個女人有這樣的想法,那就讓她沒有這樣的想法,或者是讓她改變這樣的想法。但神是不是那麼作了?神沒有那麼作。那人的這種想法是不是一種觀念?是不是超然?是不是空洞?人能產生這種想法是一種自然現象,為什麼說是一種自然現象呢?因為神給人造了自由意志,人有思想,有心思,人經過撒但敗壞之後,在這個世界上耳濡目染,父母的教育,家庭的薰陶,還有社會的教育,會讓他的思想裡面產生很多東西,這些東西由人的心而生,就都是自然生發出來的。人裡面自然生發的這些東西是怎麼形成的?首先他得具備思考問題的能力,得有這個基礎,然後通過家庭教育、社會教育等大環境的薰陶,自己再有點敗壞性情的鼓動,這個思想慢慢就成形了。對於這種成形的思想或者想法,不管是切合實際的還是空洞的,在神那兒神是怎麼對待的?神定不定罪?神不定罪,神也不取消他這種想法。這裡人就有觀念了,人想像神用無形的大手輕輕一抹,人的思想就變了,這個觀念是不是渺茫、超然、空洞的?這就是人對神作工的一種觀念。雖然人嘴上沒說,但是人的內心深處對神的作工、對神的作工方式常常會有一些幻想。人想像造物主輕輕來到人身邊,然後大手一揮、仙氣一吹或者意念一想,人裡面的那些反面的東西「嘩」一下就消失了,就像一股大風颳走一片雲一樣無聲無息。那神對人的這些思想,人心裡所產生的這些東西,神是怎麼對待的?神不是用超然的、空洞的方式去解決,而是給人擺設環境,按著他的命運,在他的命運當中加幾個小插曲,就讓他明白這些事。這裡面人的觀念是超然、空洞、渺茫、不切合實際的,就是脫離現實的。好比說人想吃飽飯,有的人說,「要真是神作的,神呼口氣我就飽了,之後還能一兩年不用吃飯,那該多好啊」,這是不是不現實?如果你跟神說你餓了,神會怎麼說?神會告訴你去找食物,去吃飯。如果你說沒有飯,也不會做飯,那神會怎麼作?神會告訴你去學做飯。這就是神作工實際的一面。什麼時候你們遇到看不透的事不再去空洞地禱告,或者是理直氣壯地對神渺茫地依靠,不再把希望寄託在這些上面的時候,你就知道了你該做什麼,你的本分是什麼,你的責任、義務是什麼。

剛才講到一方面,人對神所擺設的環境不明白的時候神會怎麼作?神會繼續擺設環境,讓他在人生的體驗當中不斷地明白造物主的主宰,明白人的命運是怎麼回事,讓他從內心深處知道自己的願望與造物主的安排是兩碼事,然後學會逐步地放下自己的願望,順服造物主所擺佈的一切。另一方面,當神明確的話臨到人的時候,人又產生了一些觀念想像,「這是神的話呀,神的話是生命的糧,神的話是真理,神的話就是神自己,當我面對神話的時候,我這腦袋不管多麼傻,多麼愚笨,一下就變得聰明了。只要我多讀神的話,我的素質就能比以前提高,我的特長也能比以前多」,人的這些想法就是觀念。既然是人的觀念,那肯定跟神的作工是不相符的。這裡有一個事實,神面對面地與人說話,告訴人該做的是什麼,不該做的是什麼,人應當走怎樣的道路,人應當怎樣順服神,各項工作人該進入的原則是什麼,這些神都明確地告訴人了,而人還常常在等待,在期盼著神能在神話以外額外地告訴人神的意思到底是什麼,希望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希望奇蹟出現,這是不是人的觀念?事實上神是怎麼作的?當神用明確的語言告訴人應該怎麼做,人應該如何生活、如何順服神、如何經歷每一樣事的時候,人如果還是不明白,神除了擺設一些環境,或者給人一些特殊的開啟,或者讓人經歷一些特殊的事之外,神就不再作什麼了,神能作的、神該作的、神願意作的到此為止了。有些人說:「神不是願意萬人得救,不願一人沉淪嗎?如果用這種方式作的話,那有幾個人能得救呢?」那神會反過來問人一句,「能有幾個人聽我話而遵行我道的呢?」有幾個算幾個,這就是神的觀點,這也是神作工的方式,他就作到這兒為止。那在這個事上人的觀念是什麼?「神憐惜這個人類,神牽掛這個人類,神要負責到底呀,跟隨到底就必然得救。」神把這一切的真理都告訴給你了,最後你還說不明白神的心意,不知道怎麼實行,這是大逆不道的話,這樣的人類神就該放棄。如果用人數多、勢力大、各人種的廣泛來形容神得榮耀的真實性,這絕對是人的觀念。在聖經當中,無論是新約還是舊約,得救的、被成全的人一共有幾個?就是最終能夠敬畏神遠離惡的人有誰呀?(約伯,彼得。)只有他們兩個人。敬畏神遠離惡,在神那兒達到的標準其實就是認識神了,認識造物主了。像亞伯拉罕、挪亞在神眼中也算是義人,但是跟約伯、彼得比起來還是差一層。當然,神那個時候作的工作並沒有那麼多,沒有像現在這樣供應人類,明確的話語說了這麼多,或者作了這麼大規模的拯救工作。雖然說得著的人少,但是也不算什麼壞事,那從這個事上看到造物主的哪方面性情呢?他也希望得著的人多,但是如果事實上不能得著這些人,這個人類在神的拯救工作期間不能被神得著,神寧可放棄,這就是造物主的觀點。那人在這裡對神有什麼要求或者觀念呢?「你既然拯救我,你就要負責到底,你既然應許我福氣,你就應該給我,讓我得著」,人裡面有很多「必須」,很多要求,這是其中的一種觀念。還有的人說,「神作這麼大工作,六千年經營計劃,最後只得兩個人,這不白作了嗎?這不是不光彩嗎?」在人那兒就通不過,人認為神作工不應該是這樣的。其實神作工的目的不是只為得兩個人,但是人如果都不開竅,那神寧可不要,這就是他的性情。有些人說,那撒但不笑話了嗎?撒但笑話它不還是神手中的敗將嗎?神還是得著人類了,從人類中間得著了一些能夠背叛撒但、不受撒但控制的人,神得著真正的受造之物了。那沒得著的那些人就被撒但擄去了?有些人說「神不要我我都不跟撒但走」,沒被神得著的人都不跟撒但走,這不是神得榮耀了嗎?在神得著人的數量上或者規模上人有觀念,人能產生這種觀念,一方面是人對神——造物主的心思測不透,神要的是什麼樣的人他看不透,人跟神之間總歸是有距離的,另一方面,人心裡有這種觀念是對自己命運前途的一種自我安慰、自我解脫。「神如果把我們都得著了,那神多榮耀啊!」他認為:神一個人都沒丟棄,每一個人都被神征服了,而且每一個人最後都被神成全了,神揀選人這話沒落空,神的經營工作沒落空,撒但不就蒙羞得更厲害了,神不就得著更大的榮耀了嗎?這是三全其美的事,人會算賬是吧?他能說這話,一方面是對造物主不認識,另一方面他有自己的私心,他是為自己的前途擔憂,他把自己的前途與造物主的榮耀掛上鉤,這樣心裡就踏實了。人有私心,這個私心裡帶不帶有悖逆,帶不帶有對神的要求?這裡有一種對神無聲的反抗,說「你既然揀選了我們,你既然帶領了我們,你在我們身上下了那麼多的功夫,把你的生命、把你的全部賜給我們,把你的話語、把你的真理賜給我們,而且讓我們跟隨你這麼多年,最後你要是得不著我們你多吃虧呀」,以這個藉口來要挾神,讓神必須得著他。這裡有人的要求,也有人的想像觀念,就是神作這麼大工作必須得得著多少人,這個「必須」來自人的觀念想像、人的無理要求、人的虛榮心,還有人的剛硬、凶惡的性情在裡面摻雜著。

說到人的這種觀念,咱們還得從另一方面再說說。既然說人想都被神得著是人的無理要求,造物主其實不在乎得幾個人,有幾個算幾個,造物主是這樣的態度,那我們應該怎麼配合呢?是不是隨便信信就得了,不用那麼認真對待了?反正神也不求真,那咱們迎合神的要求也不用那麼求真,不用當成主業,也不用當成一生的追求,既然知道了神的心思,那咱們是不是應該換個活法啊?(不是。)既然神的態度跟人亮明了,人了解了,人就應該放下觀念,放下觀念之餘人應該怎麼做,怎麼選擇,怎麼認識、對待這個事才是人最應該有的觀點、態度?首先在觀點上人應該琢磨琢磨,人信神之後對神有一種很渺茫的想像,認為神無所不能,他既然在這個敗壞人類中間揀選了一班人,那他必定作成這一班人,所以我們得福肯定也是一種必然。這種「必然」是不是會讓人有一種僥倖心理?人不追求真理還想得福,還想得到造物主的成全,這是一種最不應該有的態度。別抱僥倖心理,僥倖是大敵。什麼樣的心態是僥倖?人有哪些情形,哪些想法,還有哪些思想觀念、態度、觀點,說明人內心深處是抱著一種僥倖心理?這個你知道了你才能改變,你如果不知道這些東西在你身上還存在,你怎麼去改變?怎麼去解決它?那哪些是僥倖?「我信神了,我也撇家捨業了,不管怎麼樣,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最後跟到底可能就是得勝者的一分子,蒙拯救的一分子,得福的一分子,神國度中的一分子」,這是最明顯、最表面的一種僥倖。撇下一切來到神家全職盡本分的人大多數都帶有一種這樣的心理,這種僥倖是不是一種觀念?你沒明白、沒了解造物主到底對這個事是什麼意思、什麼態度的時候,你就主觀地往好了想,主觀地去追求,就這麼去做,這是一種觀念。這種觀念對造物主來說是不是一種要挾?是不是一種無理的要求?「我既然跟隨你了,我既然撇下一切全職盡本分了,應該算是順服造物主安排的人吧,那我是不是就能有前途了?」這是一種僥倖。這種僥倖怎麼解決?認識神的性情是一方面,另外人應該怎麼做?放下僥倖。放下僥倖是說一句「我放下了,不那麼想了,我認認真真對待本分,負點責任,多下功夫」就完事了?不是那麼簡單,人產生僥倖的時候會有一些思想,也會有一些作法,更會有一些性情流露出來。有些人說了,「明白神的心意、神的態度了,不就不僥倖了嗎?」這是不通靈的話,空話。那這事怎麼解決?就得琢磨,「神要剝奪我一切的時候,我該怎麼對待?我為神獻出的這些、付出的這些是甘心的還是有交易的?如果有交易這不好,我就得禱告,讓它變。」再一個,在自己的實行當中,在自己盡本分的過程當中,有哪些真理原則不明白,有哪些事是違背神要求、違背神心意的,走怎樣的道路是不正確的道路,是受禍的道路,走怎樣的道路是能夠蒙神稱許的道路,這是應該明白的。關於僥倖咱們剛剛說了一種,還有沒有了?有的人得過一場重病,神救了他,病好了他就覺得「你們信神都是奔得福去的,我跟你們不一樣,我是神的大愛拖進來的,神給了我一些特殊的環境、一些特殊的經歷讓我相信神,所以神愛我比愛你們多,最終我剩存下來的機率就比你們大」,因為這種特殊的經歷,他就覺得自己與神的關係與眾不同,覺得自己的身分不一般,然後他就抱有一種必勝的把握,定規自己肯定能剩存下來,這也是一種僥倖。還有的人擔當一個重要本分,有了一個高的地位,比別人受苦多點,比別人臨到修理對付多點,比別人忙乎點,比別人說的話多點,他就覺著「這是被神重用啊,被神家重用了,被弟兄姊妹高抬看中了,這是多麼榮幸的事啊,是不是就比別人能夠優先得福啊?」這也是一種僥倖,是一種觀念。

咱們剛剛講了僥倖的一些實際表現與情形,根據這些你們可以舉一反三,想想還有哪些情形、表現或者是人思想裡一貫存在的東西屬於僥倖。一個是有特殊經歷的,還有地位高的,還有撇下一切全職為神花費的,還有有資格的,盡一些特殊本分的,有點特殊才能的。有資格指哪些?比如,有些傳福音的人認為,傳了十個人就是結十個果子,那是百分之十的機率能得福,結五十個就是百分之五十的機率,結一百個那就百分之百了,這是一種觀念,也是一種交易,更是一種僥倖。能抱著這些僥倖心理、抱著這些觀念來衡量神怎麼作的人,他們的追求是不是有問題?他們為什麼能產生這些東西?總是抱著這種觀點、態度的人,存在這些觀念還特別頑固持守的人,他們是不是認真地在神的話上下功夫了?他對神的話始終是敷衍,就是霧裡看花的一種態度、觀點,他信神只了解自己受過多少苦,付了多少代價,立了多大的功,有什麼特殊的才能,有多大本事,地位多高,與神之間曾經有過怎樣的「患難之交」,有過哪些特殊的經歷,或者神給了他一些什麼特殊的東西,與別人不同的恩典、祝福。他無論怎麼持守這些東西,他從來沒有反思過自己的這些觀點是否正確,這些觀點跟神的哪些話、跟神作工的哪些東西是相抵觸的,這些觀點在神那兒是否得到了印證,神是不是這麼作的,神是不是這麼成就的,他從來不關心這些事,他只在自己腦袋裡琢磨,醞釀,做夢,一直到現在,所以真理在他那兒成什麼了?成擺設了。這些人雖然信神,但是與神、與真理之間沒有關係。那他們的信與什麼有關係?觀念、想像,自己的慾望,最終的得福、歸宿,只與這些有關係。他們沒在真理上下功夫,最後就產生這些結果。

通過今天的交通,人對神的作工方式及神對人的觀點、態度有了一些了解之後,對你們認識神或者對你們自己的追求能不能有一些影響?能不能改變你們的追求觀點,使你們放下觀念?這裡要求人做到的是什麼?(放下自己的觀念。)放下自己的觀念,按神的要求標準去做。你得明白神既然這麼要求了,這麼定規了,他必然這麼成就,最後的事實是神的話不落空,神的話要成就、應驗。你如果說神所說的不一定能照著這話去實現,這就是對神的懷疑,也是對神的論斷,當然也是一種觀念。有些人說:「神哪能那麼作啊?神不是大愛無限嗎?神的忍耐是無限量的,神的寬容、憐憫也是無限量的。」你為自己不追求真理廣開方便之門,寧可造物主不是這麼回事,這裡面帶著不信的成分,也帶著與造物主較量,對造物主抵觸、要挾的成分。我說這些話的目的是為了什麼?有些人說了,「這是給我們敲敲警鐘,嚇唬嚇唬我們,或者是讓我們明白神的工作也作不了多長時間,再說神也不需要得那麼多人,那就散夥吧!」是不是這麼回事?(不是。)不管怎麼說,神讓人了解的是神的心意,明白的是真理。那人該走的道路是什麼?遵行神的道。人該尋求、該反思的是什麼?反思你與神敵對的一切觀念、想像、要求,你能放下這些,不受這些東西影響、控制,能夠真正來到神面前接受他話語的潔淨、審判刑罰、對付修理,也接受他的擺佈安排;此外,還要不斷地反思自己與神不相合的地方,違背真理的東西,自己的敗壞性情,自己對各種事物不正確的觀點,還有人各方面的觀念。

剛剛講的那個故事咱們還沒有解剖完,最後一部分,當一個人信了神之後,人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尋求神的心意,接受神的開啟光照與引導,到聆聽神親口說出的每一句話的這個期間,神是用明確的話語告訴人神的心意,告訴人人該明白的每一樣事,不是讓你明白道理、字句,神讓你學的不是神學,神不是用這些話語來教育你做一個規規矩矩的人,做一個好人,做一個有嚮往、有志向的人,他要用他的話語讓你明白人是從哪兒來的,人應該怎樣活著,人應該遵行什麼樣的道。但是,當人聽了這些話語之後人不以為然,依然堅持自己的觀點,嚮往自己所嚮往的,堅持自己所堅持的願望,甚至還堅持自己的做人原則,比如有的人說,「我天生就想做一個好人,我不幹什麼壞事,也不佔人便宜,信神以後那就更好了,跟人打交道都說實話,實實在在的,在神家盡本分也是聽神的話,聽教會的安排,這不就行了嗎?」而更多的神所要求的神的道、真理、異象、順服神的功課人不明白,甚至神的熬煉、神的審判刑罰人根本就沒有資格也沒有身量去接受。這樣的人在教會當中多不多?很多。當看到這種情況的時候,你們會不會覺得「神話說了這麼多,人還不明白,神怎麼就不開啟這些愚頑的人、愚昧的人?為什麼不多說點話,不多作點工?聖靈怎麼不感動、管教他?神怎麼不多下點功夫在這些人身上,讓這些愚頑的人不愚頑,讓愚昧的人不愚昧呢?」不是神不作,而是人不接受神的話語。人不接受,那神怎麼對待?好比說,你是一個器皿,神洗得乾乾淨淨的拿來用,人一看,「洗乾淨要裝你的東西我不幹,我裝點土、糞」,然後自己捧著當好東西拿走了。神說「你那些東西都是垃圾,我給你放點金銀寶石」,人不同意,神說「那你自己捧著走吧」,神不強行作,神作工是這個方式,他從來不強行作。所以說,故事中經歷了一輩子痛苦的主人公,她也讀了神的話,也聽了神的道,甚至也在教會當中全時間花費盡本分,但到最終她都不明白她的依靠到底是誰,她的願望是怎麼產生的,能不能實現,這裡是不是有問題?其實在神那兒看,這是一個很簡單的問題,你只要調轉車頭,朝著神給你指引的方向,按著神所告訴你的,踏踏實實地,不要有任何質疑地去相信、順服,去跟隨、實行就可以了。但是人做不到,人牢牢地抓住自己的願望,還有自己內心深處的一種幻想不放,認為那才是自己的救命稻草,才是自己賴以生存的根基,而把神的話、神所指引的方向放在一邊置之不理。那神怎麼對待?神就把給你的東西剝奪了。剝奪之後人所得的是什麼?一無所有。所以,在人內心深處對於「神到底是不是我的依靠,我的依靠到底是誰,我要靠誰生存,靠誰得福,靠誰得著以後的歸宿」已經不知道了,已經越來越模糊了。最終在她內心深處留下的遺憾是什麼?沒有一個人可以依靠,沒有一個人可以信賴,這一生是多麼的悲摧,多麼的慘痛。造物主給人安排這一生的意義到底何在,她不知道了。人這樣經歷了一生,到老年的時候依然不能把這一切看明白,或者能得出一個準確的結論,產生一個準確的人生方向、目標,當人不能得著這一切的時候神是怎麼作的?神能作的已經作了,擺設環境,開啟引導,甚至在她最痛苦的時候,或者在她面臨困境、面臨絕境的時候給予她活下去的動力,以最大限度的愛與支撐力讓她活到現在,目的是為了讓她回轉,明白沒有人是你的依靠,你不要依靠誰,你不要自己想創造一種幸福生活,不要產生任何的願望,除了造物主之外沒有一個人能擺佈你的命運,能掌控你的命運,連你自己也不能。你應該選擇的就是毫無怨言地、沒有任何條件地來到造物主面前,聆聽他所說的話,遵行他的道,無論是痛苦也好,病患也好,這都是人生活當中必須要經歷的一部分。當一個人的一生要畫上句號的時候,這一切他都沒有明白,神還會作什麼?神就不再作什麼了,這也意味著神放棄了。因為他一直活在自己的觀念當中,一直活在自己的慾望、堅持當中,用剛硬的態度,用執拗的態度,用自己認為正面的、好勝心強的一種態度來對待神所擺佈的這一切,執拗地對待這一切。所以,到一個人的一生快要結束的時候,神所擺設的這些環境或者這些過程他都一步一步度過了,但他對造物主的認識沒有任何的改變,對人一生的命運沒有任何的認識,那這一生是什麼樣的就不言而喻了,造物主就不再插手作什麼事了,這就是神作工的方式。

現在,人對神的作工方式也了解一些了,那在神的這種作工方式之下,人又會產生哪些觀念想像呢?有的人說:「一個人一生經歷了這麼多痛苦,造物主難道就不可憐他嗎?」可憐能作成什麼呢?可憐能代表什麼?(施捨恩典。)施捨恩典能不能改變他的命運?能不能改變他的觀點?不能。所以說,造物主無論賜給一個人多少祝福、多少恩典、多少物質的享受,如果都不能促使或者幫助他明白神的心意,幫助他走上正道,最終走上神所要求的道路,明白人生這一切是怎麼回事,那神所作的這一切也就畫上句號了,神也只不過是根據這個人一生中神所預定安排好的按時賜給他而已。人在這裡容易產生的觀念是什麼?神有包容,有忍耐,有強大的愛,有浩瀚的愛,為什麼不能愛這樣一個人?神的愛是怎麼表現的?神到底愛沒愛他?當神的愛在他身上沒有結果的時候,神的愛又怎樣表現,神的性情又怎樣表現,神又怎麼作?事實上,在神還沒有作任何事情之前,神就揀選他,在他身上作工作,花心思為他命定一生,按著神的方式擺佈他的一生,這都有神的心意在裡面,這是不是神的愛?這已經是神的愛了。他經歷一生,在每一個過程中神對他都有憐憫、有看顧、有保守,神擺設一些環境一直保守他完成他這一生的使命,在這個過程當中,無論他怎麼堅持,怎麼執拗,怎麼狂妄、剛硬,神一直以神的方式,以造物主的愛與胸懷,還有神的責任,讓他順利地完成他的一生。無論他這一生遇到過多少險境、多少試探,甚至多少次感到絕望想輕生的時候,神都用神的方式帶領他一直走完這一生,如果沒有神的帶領,這一生肯定是不順利的,中間充滿了各種引誘、試探或者危險。所以,這都是神的愛。在人的觀念當中認為,神的愛應該沒有這些痛苦、患難,也沒有這些不近人意的東西。其實,神一直在用愛的方式,用寬容的方式賜給人憐憫、恩典、祝福,最後又以極大的忍耐、愛心發表真理賜給人,用那種方式人不明白就用這種方式,更進一步地帶領人讓人明白人生是怎麼回事,人應該怎樣活著。神這樣作的目的是什麼呢?如果說淺一點,是為了讓人能夠擺脫人生當中遇到的一切痛苦;更深層次地說,神是為了讓人能夠有真正的幸福,活得像一個真正的人類,活在造物主的引導之中。但是,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自由,神給人造了自由意志,給人造了思想,人接受了這個世界、這個社會的很多東西,知識、傳統文化、社會潮流等,對於這些東西,神只是揭露讓人明白它不合真理,但是神從來不會把人放在真空裡讓人不聽、不看、不經歷,而是讓人去體嘗、分辨,從中得著正確的人生經歷與認識。當人生的整個過程經歷完的時候,神該作的都作完之後,人能得著多少就是多少了。那在最後這個階段人產生的觀念是什麼?是神對一個人的放棄讓人感覺神不近人意,感覺在神那兒人能寄託的一點點溫暖的希望也破滅了,人感覺到一點殘酷。當人感覺到殘酷的同時,也顯明了人對神作工的觀念想像:神既然作了那麼多,為什麼最後這一步不作完整啊?這不像是神要作的,也不應該是神作的,神既然作了就應該有結果;另外,神這麼淘汰一個人,是不是對神的愛、對神的寬容有污衊呀?這容易讓人誤解啊!是不是有點不近人意呀?其實,這就是神的公義性情,你們體驗到有一天就明白了。

以上咱們講的涉及到人對神作工的一些觀念、想像,這裡面有一部分是人的想像,有一部分是人對神的要求。當神的作工不合你的觀念,與你的要求或者想像相抵觸的時候,人心裡就不是滋味了,該難過了,「你不是我的神,我的神不會像你這樣。」神不是你的神,那誰是你的神?這些東西如果不解決,人常常活在這些情形裡,活在這些觀念裡,在心思裡常常以這些觀念、要求來衡量神的作工,來判斷自己做事的對錯,判斷自己所走道路的正確性,這就要麻煩。你走著一條與神的要求根本無關的道路,即使在形式上你跟隨神了,在形式上你聽神的道,聆聽神的話,但最終的結果會不會達到蒙拯救?不會。所以說,信神要達到蒙拯救,不是說你在形式上活在神的經營工作當中了,是神經營工作當中的一分子,是神要拯救、成全的一分子,就說明你已經能蒙拯救了,或者是有把握蒙拯救了,不是這樣的。

你們總結總結,剛剛咱們講的這個故事裡涉及到的人的觀念都有哪些?(第一個觀念是,人覺得自己有一個合理的願望、合理的追求也不過分,神就應該成全。第二個,神作工在人身上付了這麼大的代價,人還不明白,人就有一種觀念,覺得神應該是超然渺茫的,一下子開啟他,讓他知道人生正道,不要讓他一生受那麼多苦,還要自己摸索,親自去經歷、體嘗。第三個是人對神的公義性情有觀念,人覺得神在人身上付了這麼多代價,最終神就得看到成果,人就得被神得著。第四個,對神存在一些僥倖心理,這也是人對神的一個觀念。第五個,神作工這麼多年,作了這麼大的工作,神應該多得一些人,如果得的少就不是神的工作。第六個,人有一些特殊的經歷,比如臨到過被抓捕迫害,在這個過程當中跟神有一些真實的交往,有真實的見證,就因此把它當作一種資本,認為有這樣的經歷見證就可以蒙神稱許,剩存的機率就會高,這也是一方面觀念。第七個,人以為自己作工越大、付的代價越多就越蒙神稱許,就越有希望能蒙拯救。)就是蒙稱許的概率是根據自己付出的多少,要成正比,不能成反比,不能沒關係,得掛鉤,這是一種觀念。(還有一個就是,神作工在人身上不應該是剝奪或者給人很大的痛苦,神要讓人明白真理可以開啟人,或者給人一些平安的環境讓人去明白,不應該讓人受這麼大的苦去明白一方面真理,因為神的愛不應該是讓人受痛苦。)這是對神的愛有觀念。(還有一種就是,人認為神把人都得著就更好了,撒但也蒙羞了,神也得著人了,其實這是人自私卑鄙的想法,是為了人自己。)他對神作工的結果有一個完美的想像,這是觀念,除了人自私卑鄙那一層目的以外,他對神的想像是神作這一切應該有始有終,結局一定是完美的,一定是如人願的,是符合人想像的,符合人對美好事物的一種嚮往,但是,所有神所作的或者在事實當中這一切的結局不都是完美的,那是人的一種想像。當然,人不想看到最後沒剩存下來幾個人,或者是看整個舊約也沒幾個人敬畏神遠離惡,他就覺得這種現象不應該存在在神身上,因為神是全能的,他這麼定義神的全能。這種對神全能的定義本身就是一種觀念,是人想像的完美主義的一種概念,跟神要作的、跟神作工作的原則是完全無關的。(還有一個觀念就是,人信神不反思自己走的是什麼道路,能不能脫去敗壞蒙拯救,而是想像神是大能的,神說讓我變我就變了。)人自己不追求變化,還想讓神把他變了,神告訴人該怎麼變人還不去實行,人總想省事,總帶著一種空洞的想像,這是一種觀念。還有嗎?(人覺得一個人一生受了很多苦,碰了很多壁,到最後他應該有一個好的結局,神不應該放棄他,當最後這個人沒有被神得著,神要放棄這個人的時候,人會站在一個「好人」的立場上來看待神所作的這一切,感覺神這樣作太不近人意了,神這樣作太殘酷了。)這一條挺關鍵,這裡面人的觀念主要是:神拯救一個人是根據他的可憐程度,是根據他受苦多少。人認為在最後定人結局的時候,神應該顯出神的憐憫之心,顯出神的大度、寬容、愛與憐惜,因為這個人受苦太多了,這一輩子太可憐了,別管他明不明白真理,別管他對神的順服有多少,那些神不應該看,神應該看在他可憐的份上,看在他受痛苦多的份上,看在他對自己的夢想那麼執著的份上,破例讓他蒙拯救,這是人的觀點。人有很多「應該」,用這麼多「應該」來定規神應該怎麼作,定義神的作為,當事實顯明神並沒有這麼作的時候,人與神之間產生分歧了,人對神的誤會就產生了,人的悖逆也產生了,觀念給人帶來的就是這些弊病,這些後果。(還有一種觀念,人認為神既然作這麼大的工作,神就得得著更多的人,但神說得著幾個算幾個,人就覺得神不稀罕得那麼多人,就不追求了。)觀念影響到人的追求了,這裡得糾正一下,不是神不稀罕得那麼多人,神稀罕。那最終神給人定結局的時候,神根據什麼不再作了,而是放棄人了呢?神有一條標準,這條標準你如果有觀念或者是看不透的話,你對神就會產生一些抵觸,或者會產生一些想像。有些人說了,「神在他身上下那麼多功夫,他也不改變、不放下自己的願望,還堅持自己的願望,不來到神面前,所以神就放棄他了」,這是不是主要原因?這不是主要原因,那主要原因是什麼?(他剛硬、悖逆的性情。)是他的敗壞性情造成的。當一個人走到路終的時候,神看到他的性情依然是剛硬、狂妄、執拗,這就意味著這個人在神的作工當中雖然在形式上有參與,在形式上有跟隨,但是在實質上沒有真實地順服、接受,這就造成了最後神放棄的結果。他走了一生的路,雖然來到了神面前,明白了是造物主擺佈著這一切,是造物主安排了人的命運,但是,在他跟隨神、聆聽神話語期間他不喜愛真理,不追求真理,不接受神的話語,不實行進入神話語要求的這些生存方式,最終,他剛硬、狂妄、執拗的性情沒有得到任何的改變,這個結果就不言而喻了,這就是神放棄一個人的最後標準,這就是神的原則。無論人對神這個原則標準有什麼樣的看法,有什麼樣的評價,神不會受人的影響,神該怎麼作還怎麼作。你不接觸這個人,你不了解這個人內心深處的實質到底是什麼,他的性情到底是什麼,你只看外表,你永遠不明白神這麼作的原則、根源是什麼,你就會論斷神的作為,論斷神對一個人的定規。

現在我問你們,對於像故事的主人公這樣可憐的人,這樣經歷了一生痛苦的人,神為什麼會給他這樣的處理法?為什麼會這樣對待他?這個結果是每一個人都不願看到的,但它確實是存在的,這個原因是什麼?就這樣一個人的追求、性情,還有他走的道路,如果神再作十年他會不會改變?(不會。)再作五十年,讓他活長一點,他會不會改變?(不會。)為什麼就不會改變呢?他裡面存著觀念、想像,不追求明白真理,不追求進入真理,他就追求在形式上一直跟著,實質卻一丁點兒都不變,信神十年二十年不追求真理,信三十年五十年還不追求真理,最終人所流露、活出的永遠都不變,還是起初的性情,對神還是起初的想像、起初的觀念,那你說神對他這樣的處理法有沒有原則?(有。)很有原則。人總裝好人,覺著自己多麼寬容,多麼偉大,你的寬容有神的寬容大嗎?你的愛有神的愛大嗎?你怎麼看待神的寬容、神的愛啊?神用了各種對他有益處、有幫助的方式迫使他來到神面前,讓他聽神的話,聽明白神的話後按著神的方式去走、去實行,但是他不走,他一直堅持自己的觀點到最後,那在他這一生經歷的過程中神放棄了嗎?神沒有放棄,在他的每一個人生階段,神對他作的每一樣事,要求他經歷的每一樣事,神都是認認真真地負責到底,目的就是為了能看到一個讓人滿意的結果,讓他能夠享受到他願望當中真正的幸福,這就是神的寬容。但是,到最後神想看到的結果神看到了嗎?沒有看到,已經看不到希望了。神看不到希望意味著什麼?就是神在這個人身上已經不能再抱有任何希望了,如果有一線希望,神都不會放棄,這是神的寬容、神的愛,神的寬容與愛是實實際際地作在人身上,他不是講一句空話。最後,在這個人身上神看到的是人的性情依然沒有變,人的執拗依然堅持著,人的願望依然留在心底,人雖然想得福,但是當人來到神面前的時候,人什麼也沒有放棄,就是自己一個小小的願望人也持守了一輩子,緊緊地握著,握了一輩子,表面上把自己的一生交給神了,把自己的親人都交給神了,事實上他自己想掌管,掌管身邊的人,掌管自己,而且想互相依靠,並沒有真正地把一切交給神。不管從哪方面看,人所走的道路並不是在遵行神的道,並不是在有意滿足神的要求,根本沒走上遵行神道的道路。這一生受了那麼多的苦難,經歷了那麼多不平凡的事情,依然沒有讓他放棄自己構想出來的幸福或者人生,並且他也沒有任何反思,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人?這樣的人太剛硬了。人不追求真理,不走人生正道,最終的結果就是這樣。到最終,神所作的已經是仁至義盡了,已經超出人的想像了,按著人的敗壞,按著人的性情,按著人對待神的態度,人不配得這些,但是神放棄了嗎?神在放棄之前作了很多的工作,神的愛,神的憐憫,神的恩典、祝福,神從不吝惜地賜給人。但是人從神得著這些之後,人對待神的態度是什麼?依然是躲避、遠離,常常在心裡放棄、防備、抵觸、懷疑。他為什麼總想靠人來創造幸福生活呢?就是他不相信神能把人往好道上帶,讓人有幸福,他覺著神靠不住,還得靠自己,靠自己能看得著的人,他對神始終是這樣一種懷疑的態度。

前面交通的這些就是神對待一個人的態度,也是神作工在人中間、作工在人身上的各種方式,人在這裡面產生的觀念就需要常常省察、反思、認識,然後扭轉。扭轉的目的是什麼?如果人認識到這是觀念、想像,認識到事實上神是怎麼作的,那人容不容易對神產生一些更錯誤、更偏謬的觀念呢?可能會,因為人有悖逆,人有活思想,人對神常常產生不少觀念,人就是在對神產生觀念的同時,對神不斷地誤解,又不斷地反思,然後又不斷地明白真理,在這個過程當中逐漸認識神的。那達不到認識神的人是什麼原因?他不知道什麼是觀念,也不反思自己的觀念,也從來不放下自己的觀念,只堅持自己的觀念,從來不去了解認識神是怎麼作的,神這麼作的實質是什麼,這樣,人除了敗壞性情之外又多了一樣東西隔在神與人之間,也影響人的蒙拯救。所以,在解決人的敗壞性情的同時,人要更細節地、更細微地認識哪些是人的觀念。認識人的觀念,解決人的觀念,目的是為了人能儘快地進入真理實際,明白神所要讓人進入的到底是什麼,神是怎麼作的。如果神按你想像的那麼作,那神在你身上的作工能不能達到果效?好比說,這種事神從來就不會開啟你,神明文規定告訴你這麼做,你就去這麼做就可以了,但是你總等神感動,總等神開啟,結果把工作耽誤了,本分沒盡好,被撤換了,這是因為什麼造成的?(觀念。)那現在來看,人的觀念多是不是會影響人的進入?會影響到什麼程度?往小了說,會影響人明白真理,影響人進入真理實際,往大了說,你走的不是蒙拯救的道路,神這麼作,你觀念想像當中認為神那麼作,你非得往那個方向想,往那個方向進入,你不是離神的作工越來越遠嗎?你離蒙拯救的道路越來越遠,你就完了。聖經上有一句話,「愚昧人因無知而死亡」,死亡嚴不嚴重?死亡拿到末世來說不嚴重,滅亡才嚴重,死亡不代表滅亡,但是滅亡一定就沒有結局了,永遠地死亡了。那人因為什麼會滅亡呢?人因為執拗、刁蠻會滅亡,比因愚昧而死亡嚴重多了,這就沒有結局了。為什麼說執拗、刁蠻這兩樣能導致人滅亡呢?這涉及到人走什麼道路的問題了。執拗這是一種剛硬的性情,有時候他是不明白,自己就要這麼做,有時候他明白也要這麼做,就不那麼做,這很麻煩。刁蠻也是一種性情,不可理喻,這裡面有狂妄,也有凶惡,狂妄、凶惡這兩樣性情不變,最終就能導致人滅亡。今天關於故事裡面所涉及到的觀念就講到這兒。

對神作工的觀念,就光涉及到你們今天聽的這些嗎?審判刑罰,熬煉試煉,修理對付顯明人,如果講這些的話要涉及哪些內容?什麼樣的人神修理對付,什麼樣的人神審判刑罰,什麼樣的人臨到試煉熬煉,神用這些方式作工在人身上是有原則、有範圍的,神作到哪一步是根據人的身量,根據人的追求,根據人的人性,根據人明白真理的程度,根據你與神之間的關係,也根據你對神順服的程度。總之,神對付人、修理人,給人管教、審判刑罰、試煉熬煉,神是按著這幾個步驟作的,這是神作工在人身上的原則。如果根據這個區分的話,那大多數人現在臨沒臨到審判刑罰、熬煉試煉呢?對有些人來說可能還早著呢,可望而不可及,再不有的有點望而生畏,是吧?不管人是什麼態度,這些方式是神要成全人、要拯救人的幾個步驟,這幾個步驟該作哪一步,神是根據對一個人各方面準確的定義或者是看法。總之,神在人身上作這些工作都不是隨隨便便作的,神作工有步驟,有原則,他看你這個人的追求、人性,還看你的悟性,看你日常生活當中對待各種事物的態度。看這些在神那兒需要一個時間段,不是說把你抓來之後相相面,摸摸你心裡,再問問話,測試一下你的理解能力、素質、領受能力怎麼樣,人品怎麼樣,之後就隨便對付對付,給你安排個什麼工作沒做好,之後再審判審判,審判完一看,「行了,過關了,熬煉吧」,神不會這麼作的,神作在任何一個人身上的每一樣事都不是那麼草率的。有些人說:「神熬煉約伯的那個方式我害怕,真臨到我我還不能為神作見證,萬一神真那麼剝奪,我怎麼辦哪?」這個你放心,神絕對不會那麼隨隨便便就作在你身上,你不用害怕。為什麼不用害怕?你得看看自己的身量,看看自己有沒有約伯的信心,有沒有約伯的順服,有沒有約伯對神的敬畏,有沒有約伯遵行神的道的忠心程度、絕對程度,要是一樣都沒有,那你就可以放心了,不用受熬煉,還早著呢。這裡面也有人的一些觀念想像,包括人的猜忌、人的害怕或者躲避、防備。人把這些東西放下,把神怎麼作工認識透了,人對神作工的這些觀念慢慢就沒有了,人就會注重追求真理,在神話上下功夫,這就是要達到的果效。你跟隨神你要了解神怎麼作,你如果真是追求真理的人,那你就按著神的要求去做,別戴著有色眼鏡看待神,別用自己的小人之心來度神的心,你得了解神作工的原則到底是什麼,神對待人的原則是什麼,神在一個人身上作到哪個程度他的衡量標準是什麼。了解了這些之後,下一步該怎麼做了?神希望看到的不是你放棄對真理的追求,破罐子破摔的態度,而是你在明白了這一切真相之後,更能踏踏實實地、放心大膽地去追求,認識到神是公義的,只要你走到路終的時候,神給你的標準你達到了,你走上蒙拯救的道路了,神是不會放棄你的。關於人對審判刑罰、熬煉試煉方面的觀念大概先說這些,細節方面還有很多,要把這些細節說清楚不是這點話就能說明白的,得舉一些日常生活當中人所表現、流露出來的一些實例,還得需要講一點小故事,把一些小人物、小劇情加在裡面,然後讓你們通過這些實例來認識或者解讀人的觀念到底是什麼,讓人意識到、認識到這些東西是觀念,是不切合實際的,是與神所作的原則、標準完全不相符的。你總活在自己想像觀念的世界裡,你永遠不會按著神所要求的路途去走,跟神的要求總是有距離的,這樣你走起來就很吃力,總受轄制,左也不是,右也不是,結果連得到神審判刑罰的資格都沒有,多可悲啊!

信神這事以前沒有人跟你們求真,現在到求真的時候了,這個時候關鍵哪!你們別把它當兒戲,神要作成人、要拯救人是下了決心的,神要把這個工作作徹底,也就是要把各方面的真理都告訴給人,讓人明白透亮,不走偏路,你走偏了他就管教你,你一個勁兒地偏,他就一個勁兒地管教,直到讓你歸到正路上為止。最後神所作的都作完了,你還沒達到神的要求,那只能怨你自己了,那時候人就得捶胸搗背、痛哭流淚了。人明白真理最關鍵的是什麼?得接受真理,接受之後能尋求真理,能跟日常生活掛鉤,這樣人才能逐步地真正明白真理。你光當時在字面上聽懂了,這不是最終的結果,聽懂了只是人進入真理實際的第一步,聽懂之後得拿到日常生活當中跟自己的現實生活對號,得跟自己的情形、自己的進入掛鉤,連在一起你才能進入,進入之後這真理才跟你有關係,要不這真理跟你無關,神話跟你無關,那神就跟你無關!你不實行真理就什麼也得不著!

上一篇:第七十四篇 解決觀念才能進入信神正軌(一)

下一篇:第七十六篇 解決觀念才能進入信神正軌(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