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基督的座談紀要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第七十六篇 解決觀念才能進入信神正軌(三)

今天聚會還得交通關於觀念的問題,觀念的問題之前交通了兩次,今天再交通一次才算完。關於人對神的觀念,主要是對神與對神作工的觀念,這兩方面觀念最影響人的追求,影響人的看事態度,也影響人對神的態度,更影響人所走的道路與所走道路的方向。那通過咱們上兩次的交通,現在能不能定義一下到底什麼是觀念?對信神的想像這是一種觀念,這種觀念使人信神只停留在一些外表的作法上,比如外表的生活細節,吃喝拉撒睡這些事上,這是最初步的。更進一步的是人對信神的追求和信神所走道路的一些想像,還有就是涉及到人對神作工的一些要求、想像與誤解。這個誤解包括什麼?為什麼叫誤解呢?一說到誤解,那肯定不是正當的想法,而是與事實不相符,與真理不相符,與神真正的作工還有神的性情是格格不入的,或者是憑著想像、知識,或者是憑著人的一廂情願想出來的出於人意的東西,與神、與神本身、與神的作工沒有絲毫的關係。當這些誤解、要求產生的時候,就是人對神與神的作工的觀念已經達到一個頂點了,這時候人與神之間面臨著怎樣的一層關係?(有隔閡了。)有隔閡了這個問題嚴不嚴重?隔閡產生的時候,人的這個觀念、想像就很嚴重了,隔閡就是人對神作的一些事不滿意了,心裡不想跟神說心裡話了,不想把神當神待了,不崇拜神了,人對神的公義性情產生懷疑了,不認可了。緊接著還會有哪些表現?人不尋求真理,這個誤解在人心裡產生隔閡的同時,緊接著就會讓人產生抵觸,抵觸真理,抵觸神的話,抵觸神的主宰,對神作的不滿意,「你這麼作不合適,我不贊成,我不同意!」言外之意就是:我不能順服,這是我的選擇,我要發出不同的聲音,發出與神的說話、與神的真理、與神的要求不同的聲音。這是什麼行為?(叫囂。)叫囂,對抗了。人的敗壞性情當家做主的時候,人與神之間的關係從一個簡單的觀念就能發展到對神產生誤解,誤解之後緊接著人與神之間就產生了隔閡,這隔閡就像一堵厚厚的牆,打不透,也不能穿越,更不能透視,你看不到神了,看不到神神性那一面的實質了,就是看不到神本來的面目了。隔閡產生的時候,人不想跟神說話了,也不想吃喝神的話了,為什麼能有這樣的表現?因為他覺得神作的傷他的心了,傷他的尊嚴了,讓他的人格受到屈辱了。事實上是這麼回事嗎?不是,是人的敗壞性情,也就是人觀念裡想像的對神的要求在此時此刻沒得到滿足,就是神所擺設的、神所給的、他所面臨的與他的慾望、野心還有他的要求、他個人的喜好正好是相反的,他產生抵觸了,他不贊成、不認可神這麼作是真理、神這麼作是對的。這些隔閡產生的表現與人所流露出來的不是真理當家做主所該流露出來的東西,這裡沒有順服,沒有尋求,沒有等待,更沒有敬畏,也沒有悔改,都是先研究、判斷,然後定罪,之後就該抵觸了。這些行為是不是與尋求、等待、順服、接受還有悔改正好相反?有這些正面的實際表現的,這是讓什麼做主了?以什麼作生命了?(真理。)有真理作生命了。那些反面的表現則是敗壞性情作生命,敗壞性情控制著他的行為,控制著他的心思,也控制他判斷一個事物的態度、存心、觀點。當人研究、分析、判斷、定罪還有抵觸產生的時候,下一步人該做什麼了?該對抗了。人有哪些表現是對抗?消極怠工,撂挑子不盡本分,還有論斷,散佈觀念,這都是與神叫囂、對抗的一些行為表現。還有什麼呢?(如果嚴重的話可能會背叛神、背叛真道。)那是最嚴重的了,「不信了,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這就是鬼性出來了,徹底否認神了。

咱們再總結總結,剛才說的與神叫囂、對抗的行為表現都有哪些?消極怠工,散佈觀念,還有什麼?(論斷神。)這幾條都比較嚴重,最嚴重的還有背叛,一共是四條。這四條是比較明顯的,是比較大的、原則性的幾方面,在這幾條裡面還有哪些細節是你們能想到的或者是你們見過的,或者是你們自己曾經有過的?(煽動,就是自己想表達對神的不滿,就煽動更多的人起來對抗神。)這是哪條裡面的?(散佈觀念裡的。)這是其中的一種表現。那有沒有外表也順服,然後禱告的時候說「讓神顯明吧,我做的是對的,時間會顯明一切,神是公義的」?這是哪條裡面的?消極怠工、消極對抗,是吧?這話聽著是對,是挺理直氣壯的,但這裡面有對神所擺佈的不服,這是一種對抗,還有沒有?(消極怠工裡面還有自暴自棄,耍無賴,覺得反正自己就這樣了,神要滅就滅吧!就是已經放棄自己了,定規自己就是這種人,就是這種本性,誰也拯救不了。)這是一種無聲的對抗,其實真正的情形是消極了,就覺得神作的沒法理解,神愛怎樣就怎樣吧!外表似乎是已經完全順服神的擺佈安排了,事實上內心深處還深深地在抵觸神的安排,對神特別地不滿、不服,是吧?為什麼這麼說呢?人已經認可神這麼作了,也沒有什麼要求了,為什麼還說這是一種對抗情緒呢?為什麼這麼定性呢?其實在人的潛意識裡他也不想定罪這個事,不想定規說「神作的這個事就是錯的,我就不接受,神作的別的事我還能順服,但這個事我不接受,反正我就因為這個事消極怠工」,在他的潛意識裡他的情形不是這樣的,他沒有這個意識,他只是有點兒不服、不滿或者不忿。也可能有一部分人他會定罪說這是錯的,但是從人內心深處、人的主觀意願上來看,他的潛意識裡並不想這麼定罪,畢竟他信的是神。那為什麼說他這個行為是對抗,是消極怠工,是帶有消極的成分呢?消極本身就是一種對抗,這其中有幾種表現。第一種是臨到破罐子破摔、消極怠工這些情形的時候,人心裡都能意識到這個情形是不對的,除非是那些剛信兩三年很少聽道的人,他們不怎麼明白這些事,只要是信三年以上經常聽道、接觸到真理實際的這些人都能意識到。當人能意識到這個情形不對的時候,人應該怎麼做才不是對抗?首先得尋求,尋求神為什麼這麼擺佈,為什麼自己會臨到這樣的事,人應該怎麼做,神的心意是什麼,這是正面的,是人應該具備的表現。還有什麼?(接受順服,放下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想法好不好放?他認為自己是對的就不容易放下,要達到放下是有步驟的。那哪些實行是最適合、最恰當的?(禱告。)你只說禱告,這是道理。你禱告「神哪,我願意順服,求你安排、擺佈,讓我能順服,我要是順服不下來你就責罰我吧」,說了一堆空話後琢磨琢磨,「這本分盡一天算一天吧!」改變了嗎?一丁點兒都沒有改變,你這個實行法不解決問題。那怎麼實行能讓你有扭轉?(人應該主動尋求神的心意,從心裡承認神是對的,自己是錯的,在這個過程當中否認自己。)這是兩條,主動尋求神的心意,還有在心裡承認神是對的,自己是錯的,這話都對,但有一條是最實用的,那哪條實用,哪條是空話?(主動尋求神的心意是空話。)很多時候,神的心意神不會直接告訴你,另一方面,神不會突然給你個亮光讓你明白,還有一方面,神也不會讓你正好就吃喝到你該明白的相關的神話,這幾種途徑對人來說都不太現實。所以說,主動尋求神的心意這一條對你們來說能不能有效?有效的方法才是最好的方法,是最現實、最實際的方法,沒效說得再好聽也是理論,只能停留在口頭上,達不到效果。那哪條實用呢?(第二條。)得先認識到人肯定是錯的,這條實用。有些人說認識不到自己是錯的,這種情況下你也得先有個理性,能放下自己。有的人說:「我以前認為自己對,現在還那麼認為,而且又有那麼多人贊成、同意,我裡面也沒什麼責備,再一個我的存心也對,怎麼能是錯的呢?」有好幾條理由讓你不能放下自己,不能否認自己,這時你怎麼辦?不管什麼理由,你只要認為自己是對的,這個「對」跟神是對抗的「對」,那你就是錯的。就是不管你怎麼有順服的態度,不管你心裡怎麼禱告神,或者你也能走過程認為自己是錯的,但是在內心深處你的情形還是在與神較著勁,還是在消極裡面的,這個實質就還是在跟神對抗,這就證明你還沒有認識到自己是錯的,你不接受你是錯的這個事實。

剛才說到人在神面前首先得承認自己是錯的,這是不是一個過程,是不是一種形式?如果你只是把這種實行法流於一種形式,流於一種表面,那你能不能認識到自己的錯?永遠不能。這得有幾個步驟,首先得看自己所做的,先別看存心,有時候你存心對,但你實行的原則是錯的,為什麼說原則錯了呢?也可能你尋求了,也可能你根本就不明白什麼是原則,也可能你根本就沒尋求,就是憑著自己的好心、熱心,憑著自己的想像與經驗做事,這一做出錯了,你自己能想像到嗎?你預料不到錯就出來了,那你是不是就得被顯明啊?被顯明你還跟神較勁,這錯在哪兒?(錯在不承認神是對的,而持守自己是對的。)就錯在這兒了。最大的錯不是因為你做錯了一個事,觸犯原則了,造成一些損失或者有一些後果,最大的錯是你做了錯事之後還持守自己,還不能承認,最後還憑著自己的觀念想像與神對抗,否認神的作工是對的,這是最大的錯,最嚴重的錯。為什麼說人那種情形是對抗的情形?不管能否認識到神所作的、神主宰的是對的,是有什麼意義的,首先,人不能認識自己是錯的這就是一種對抗的情形。那要解決這種情形怎麼辦?剛才說到尋求神的心意這個對人來說不太實際,有些人就說了,「不太實際那我們是不是就不用尋求了?省了這一關,因為神說不用了。」明明可以尋求明白的卻不尋求了,可不可以這樣?如果這麼做,這人是不是沒救了?這樣的人偏謬,是吧?尋求神的心意這個對人來說就比較繞遠一些,要走捷徑比較現實的是得先否認自己,先放下自己,認識到自己做的是錯的,是不合真理的,然後再尋求真理原則,就是這麼個步驟。這個步驟看起來雖然簡單,但是實行起來也有很多麻煩,因為人有敗壞,人有各種想像、各種要求,也有慾望,會影響人否認自己、放下自己,這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剛剛咱們講了這麼多,主要是講觀念能導致人對神產生誤解,誤解讓人與神產生隔閡,隔閡讓人對神產生抵觸。抵觸這是什麼性質?是對抗,悖逆。當人與神產生對抗、叫囂的時候,這不是一天兩天形成的,這是有根源的。比如說,人突然發現自己得了一種病,而且很嚴重,人就奇怪,怎麼發展得這麼快呢?醫生一看,說:「這個病那不是一兩天得的,可能在你身體裡已經潛伏十年二十年了,今天才暴發。」那暴發的原因是什麼?是這個病在身體裡面太久了,導致全身各部分臟器都受到影響了,最後到一定程度,藉著一個環境或者藉著一個什麼事,這個病就暴露出來了。其實這個病在人身體裡早就有了,不是暴露的那一天才得的,而是暴露的那一天才被人發現。我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呢?就是人能悖逆神,能與神對抗,能與神叫囂,這是不是每一個人起初信神的時候所能預料到的?是不是每一個與神叫囂、對抗的人信神的初衷?說「我信神不為得福,我就為了見到神之後跟他叫囂一把,然後我就揚名立萬了,我這一輩子就值了」,有沒有人這麼打算?(沒有。)就是再笨、再傻、再惡的人也沒有這個打算,人都是想:「信神之後能好好地信,做好人,聽神的話,神讓做什麼就做什麼,雖然不能達到絕對順服神,最起碼神讓做的,咱們能做到的就盡力滿足神。」這是多好的願望啊,怎麼發展到最後與神叫囂上了呢?怎麼與神對抗上了呢?人自己心裡都不甘,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一說與神叫囂、與神對抗人心裡就不是滋味,就難過,覺得人怎麼能這樣呢?誰這樣自己也不能這樣啊!就如彼得所說的一樣,彼得當時是怎麼說的?(「眾人雖然為你的緣故跌倒,我卻永不跌倒。」(太26:33))但事實臨到的時候,彼得所表現的與他的心願、志向是完全不符的。就是說,人的軟弱是人自己意料不到的,當環境發生的時候,人的本性實質、人的敗壞性情會控制人,會主導人的所思所想,主導人的行為。這就是人的敗壞性情讓人產生出來的觀念所導致的人與神之間的各種關係,所導致的人在神面前產生的各種悖逆行為,這都不是人信神的初衷,也不是人意願裡所盼望做的。

現在,人要想解決對神的誤解,人就得解決對神的觀念,對神作工的觀念,對神實質的觀念,對神性情的觀念。要解決這些觀念,人必須先從了解、知道、認識這些觀念開始,那具體這些觀念是什麼呢?咱們還得從一些實際的例子上說起,來解決人的這些觀念、這些想像,讓人從這些實例當中看見,在神的內心深處或者是根據神的實質、神的性情神是怎麼對待人的,而人所想像的神應該是怎麼對待人的,讓人把這兩樣區別開,從中能夠接受神對待人的方式、神主宰人的方式,接受神的實質、神的性情。當人對神的實質、神的性情、神主宰人的方式,還有神作工的方式有了一個準確、清楚的認識之後,達到人能不憑著觀念、想像對待神所作的這一切,解除人對神的觀念,打開人與神之間的隔閡,能夠逐步解決人對神的對抗,讓人對神叫囂的這個事從此不再出現,這些問題是不是應該急需解決的?(是。)那人就得先從明白真理開始,什麼事都得與真理掛鉤,什麼事都涉及真理。那這些觀念是什麼?咱們還是先從神的作工開始說起,就是根據一些事例來讓人看清楚這裡面神作工的原則是什麼,神對待人、主宰人的原則是什麼,方式是什麼,也可能一個事例裡面會涉及到神作工的方式,也可能會涉及到神定規一個人的方式、定規一個人的結局,也可能會涉及到神的性情或者是神的實質。要讓人明白這些,如果是很空洞地講神如何如何,神作六千年的工作都作了哪些事,神都是怎樣對待人的,如果用這種方式說,你們覺得容不容易接受?比如說神作六千年的工作,第二步工作神在猶太作,神對猶太人是怎麼對待的,從中看到神的性情是什麼,這好不好理解?再比如,神主宰這個世界,神對世界各個種族的人是怎麼對待的,神的心裡是怎麼想的,是怎麼劃分他們的,為什麼給他們劃分在那個地方,神分配這些事的原則是什麼,從中看到神主宰人類的方式,這容不容易理解?這些離人日常生活當中的性情變化、生命進入是不是比較遙遠,而且比較抽象?(是。)為什麼說遙遠、抽象呢?因為在現實生活中,你光知道這些東西不能解決問題,即使你知道了這些,當臨到一個人罵你的時候,你心裡還是特別難受,這個問題解決不了,就是日常生活當中臨到的吃喝拉撒睡這些事,與那些大的、宏觀的人所能知道的那些理論不太相關。所以說,咱們還是從生活當中人能聽到、能看到也能感受到的一些事例說起,然後讓你們從中長見識。

咱們還是先從事例講起,不管講什麼,講什麼故事內容,或者是這個故事內容涉及到哪些人、哪些事,甚至也可能涉及到你曾經做過的一些事,不管怎麼樣,故事本身所帶來的效果是讓人明白與咱們今天所講的主題有關的一方面真理。每講一個事都有講這個事的目的,都與這個事本身所應該帶來的價值有關,以及與這個事裡面所表達出來的真理有關,那咱們就開始講故事了。案例一,在很久以前,有一處教會寄過來一瓶止咳糖漿液,說:「神你總跟我們說話、講道,話說得多了,有時候就會咳嗽,為了讓你講道順暢,少咳嗽,我們給你寄點止咳糖漿液。」這瓶止咳糖漿液拿來之後,旁邊有一個老兄看到了就說:「這個東西說是止咳糖漿液,但到底是治什麼的誰也不知道啊,不能隨便給神亂喝,這喝了還了得,那是藥啊,喝進去有副作用啊!」旁邊人一聽,「這話裡有愛,是好心哪,那就不能給神喝了。」那時我對保健沒有什麼概念,我也不需要它,就想著先放那兒吧,可能以後能用得著,然後這事就不了了之了。那這個止咳糖漿液的事件就到此為止了嗎?還沒有。有一天,有人發現這位老兄端著這瓶止咳糖漿液自己喝上了,被發現的時候已經剩一半了,再後來就可想而知了,他全喝完了。這個故事就是這麼個內容。那你們能不能揣摩一下,這個事跟咱們要講的觀念有什麼關係?先說說,我所講的這個故事對你們來說有沒有震撼,有沒有觸動?(有。)那你們聽完這個故事有什麼感想?你們的觸動是什麼?一般受到觸動的人都會想:「這怎麼能喝呢?」這是第一觸動。第二觸動呢,「每天都喝,還給喝完了!」你們除了觸動之外還能想到什麼?就是對這個事情本身,對這位老兄所做的事,他所有的這些表現,就是在整個故事當中發現的每一樣事,你們會不會想到神有什麼樣的反應,神會怎麼作,神應該怎麼作,神應該怎麼對待這樣的人,這裡面是不是會有人的觀念產生?咱們先拋開觸動的內容不說,就說這個觸動能不能讓人得益處?人僅僅是良心會有一些感覺,但也說不清,其次就是會有一些出於道義或出於神學理論的責備,但這些責備不是真理。如果要說涉及真理的話,那就是對這個事件本身人所能想出來的觀念或者人對神應該怎麼作產生的一些要求,這是要解決的問題。就是在這個故事當中,人對這件事情所能產生的或者人所判斷出來的神應該怎麼作的一些觀念、想法,這是重要的。別看你有觸動,有觸動也解決不了你的悖逆,如果有一天你臨到一個東西特別喜歡或者特別需要,在對你很有誘惑的情況下,你照樣也能做,那個時候你就一點兒觸動都沒有了,現在的觸動只不過是良心的作用,是人性道德標準的作用,它不是真理所起到的作用。當你能把這裡面所產生出來的觀念解決掉,你在這個事件上就得著真理了。那你們現在揣摩揣摩,在這個事件上人會產生哪些觀念,哪些觀念會導致你對神有誤解,對神產生隔閡,甚至與神對抗,這是咱們應該交通的。

下面接著交通。這個事情發生的當下,你們說這位老兄良心裡有沒有責備?(沒有。)怎麼看出來沒有責備呢?他從第一口喝到最後一口都沒有任何的收斂,也沒有住手。哪怕說喝一口嘗嘗以後就不喝了,這也算是你有責備,因為你在不斷地收手,最後自己終於控制住不再繼續做下去了。但他不是這樣,他是從頭喝到尾,如果再有還能喝,這就看到他良心裡沒有任何的責備。這是從人這兒來看的,那從神那兒神怎麼看待這個事,這是你們應該了解的。從神怎麼對待這個事,神怎麼評價、定義這個事,能看到神的性情、神的實質,也能看到神作事的原則、方式,同時也可能會顯明一些人的觀念,說:「原來神對人是這樣的態度,神處理人是這樣的方式,我以前不這麼認為。」你不這麼認為的同時已經顯明了你與神之間有隔閡,同時顯明了你對神也能產生誤解,你對神的這方面作工、這方面作事的方式是有觀念的,就是這麼回事。那神在面對這個事情的時候,神是怎麼作的,咱們就分析這事。當他說「這是藥啊,是藥三分毒,不能喝,喝了有副作用啊!」神有沒有反應?(沒有。)那他說這話的存心、目的是什麼?這話是真話還是假話?這話是騙人的,是虛假的,從他後來所做的一切、所流露的一切就已經看出他的內心是什麼。那神對待他的這種假話、這種行為,神作沒作任何的事情?(沒有。)怎麼看出來的?就是他說這話的時候不是誠心的,是虛假的,神就在旁邊觀看,神不作正面的引導或者是消極責備方面的工作。人裡面有時候有良心責備,那是神在作,他有沒有責備?沒責備,神不責備他,神就在旁邊觀看。為什麼神要觀看呢?在一個人臨到一個事沒做出事來或者沒有形成事實之前,神對這個人了不了解?(了解。)不是了解他的外表,就是了解他這個人的內心,他這個人的心是善是惡,是真實的還是虛假的,他心裡到底對神是一個什麼樣的態度,他心裡有沒有神,有沒有真實的信,神一直在觀察,神也已經掌握了確鑿的證據。當這個老兄說完那句話後,神作什麼了?第一是沒有責備,第二是沒有開啟,而且神也沒讓他意識到:這是祭物,人不能亂動。那這個意識用不用神直接告訴人啊?(不用。)正常人性裡應該具備這個。但有人說,「有些人就不知道,你不會告訴人家嗎?你告訴人家了,人家知道不就不犯錯了嘛,這不是保守一個人了嗎?人家現在是不知道,不知者無罪嘛!」那神為什麼不這麼作呢?一方面是他應該知道這樣的道理,另一方面,他如果不知道,神為什麼不告訴他,不讓他知道這個事,以防止他做出這樣的事來,產生這樣的後果?神告訴他這不更能顯明神拯救人的真心嗎?不更能顯明神的愛嗎?那神為什麼不這麼作呢?一方面原因是神要顯明人,就是當你臨到一些小事的時候,這些事都不是無意臨到你的,有可能對你來說就是拯救,也有可能就是毀滅,期間神在觀看,神一言不發,也不擺設任何的環境,也不用開啟的方式告知你:這個事你不能做,你做了後果不堪設想,這個事你這麼做沒理智,沒人性。神不作,人就絲毫沒有這些意識。人沒有這些意識,一方面是神當時就沒提示他,另一方面是人如果有良心,具備一定的人性,在這樣的基礎上神就會作,神就會有這樣的恩典賜給他。但是神為什麼沒吱聲也沒作什麼呢?就是這個人他不具備良心,不具備有尊嚴、有人格的人性,他也不追求這個,他心裡沒有神,他也不是什麼真實信的人,所以在這事上神就要顯明他。神顯明人有時候是一種拯救的方式,有時候就不是,神就有意這麼作。你如果是有良心、有理智的人,神的顯明對你來說就是一種試煉,就是一種拯救;但如果你不具備良心、理智,神的顯明對你來說就是淘汰、毀滅。那現在來看,神的顯明對這位老兄來說是什麼?是淘汰,不是福,是禍了。有些人說:「他做了這麼大的錯事,挺丟人的,那從他開始偷喝的時候,神能不能藉著一個環境阻止他不讓他喝呀,那樣他這個錯不就不犯了嗎?他不就不用被淘汰了嗎?」神作事順其自然,這你們得掌握,這是原則。當他打開瓶子喝第一口跟喝最後一口的時候有沒有區別?(沒有。)這就已經徹底把他的人性、把他的追求還有他的信顯明了。

舊約時代,以掃用長子的名分換了一碗紅豆湯,他不知道什麼重要,什麼有價值。現在,有的人就為了一瓶止咳糖漿液最後被淘汰了,換得被毀滅的結局,太不可思議了。這事看著是一個小事,如果發生在民間、在人中間都不算什麼事,但現在是那麼簡單嗎?(不是。)為什麼說這事不簡單?為什麼這事值得拿來講一講?咱們先從最簡單的說起,也就是先從這個東西說起。這一瓶止咳糖漿液它的實質是什麼?其實這點物質的東西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但是這個東西獻給了神,它的實質就變了,變成祭物了。什麼是祭物?祭物就是不歸人了,這個東西無論是水也好,是固體也好,無論它的價值多高昂,這東西歸神了,是神的東西。神的東西是什麼概念?有些人說:「那是神聖的,分別為聖了。」就是說,神的東西在沒經神允許之前誰也別動,誰也別打主意。還有些人說:「那神你不用還不許我們用啊,不用要是壞了不就可惜了嗎?」那也不行,這是原則。祭物不是屬人的東西,而是屬神的,不管這個東西是大是小、有沒有價值,人把這個東西獻給神了,神不管要不要,這個東西的實質就變了。這個東西一變成祭物,那就是歸造物主所有,歸造物主支配,這個涉及到什麼了?涉及到人怎麼對待神、怎麼對待神的態度這事了,人對待神的態度如果是輕慢的、不屑的,是漫不經心的,那當然對待神所擁有的東西他的態度肯定也是一樣的。有些人說:「有的祭物也沒人管,那是不是到誰手裡就歸誰擁有啊?不管有沒有人知道,反正到誰手裡就是歸誰了,誰就是這個東西的主人了。」這種說法怎麼樣?很顯然是不對的。對於祭物神的態度是什麼呢?不管人獻上的東西是什麼,不管神是否接受,這個東西一旦被定性為祭物,人如果再打它的主意,那可能就要「踩雷」了,這是什麼意思?(觸犯神性情了。)這個概念人都有。所以,這個事告訴人什麼?神的性情不容人觸犯,神的東西人不能亂動,動了神就發火,火了就要滅你,是不是這麼回事?(不是。)神是根據人的一些行為表現,還有人對待與神有關的一些人事物的態度來評判一個人,是吧?有的人他信神有信心,能花費,也能付代價,各方面表現都好,就是有一樣不好,一看神家,「神家這物資豐富啊,有捐糧食的,有捐服裝的,還有捐各種藥材的,當然錢也多,那神一個人也用不了啊,雖然擴展福音要用一部分,但也用不完哪,那咱們是不是得分擔點兒啊?」他就上火了,這一上火就產生「負擔」了,就開始琢磨道兒了,「這錢怎麼花呢?這東西怎麼分配、怎麼用呢?要不我來點兒吧,不然這麼多用不完,到時候這個世界一毀滅不就浪費了嗎?這麼多東西咱們大夥分擔點兒,這不是神的公義性情嘛,在神家人人平等,神的東西也是咱們的,咱們的也是神的,我什麼都給神了,神給我點兒也不算什麼,反正神也要祝福人,祝福別的也是一樣,那這個事就不用神祝福了,咱們就直接用吧!」動心了,開始打主意了。他的慾望一點點膨脹,然後總接觸就該伸手了,伸手也沒有責備,他認為誰也不知道,還覺著「我一直都沒少做事,神應該能原諒,先偷點兒吧!」這一偷不要緊,觸犯神性情了。外表看,他憑自己的那些想像為自己找了一些藉口,比如「這東西時間長了不吃就壞了,這麼多東西一個人也用不完,平均分配人又太多,也不夠分,要不我自己管理管理吧!」「這麼多錢到了世界末日花不完怎麼辦?咱們一人分擔點兒吧,這也體現神的愛、神的恩典哪!雖然神沒說,神也沒給這個原則,但咱們自己主動點不就行了嗎?這是按原則辦事!」他找出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然後就開始行動了,這一行動一發不可收拾,並且心裡還越來越沒有責備,這就該出事了,是吧?

現在,你們說這事是大還是小?這事算不算嚴重?(嚴重。)為什麼說嚴重呢?(這事涉及到神的性情,還涉及到人的結局歸宿了。)這事挺大,那現在我該警告你們的是什麼呢?千萬別打祭物的主意,對不對?有些人說:「那不對呀,弟兄姊妹捐的東西是捐給神家的,捐給教會的。」這話對不對?這話是怎麼產生的?人有貪心,他就製造出這麼一種理論。這事還涉及到什麼?這裡面有一點咱們還沒說到,就是有些人認為:神家是一個大家庭,為了能體現這是一個好的大家庭,這個大家庭就應該有愛、有包容,所有的人在一起同吃、同喝、同用,分配的所有東西都是平等的,比如說每一個人都有鞋穿,有衣服穿,都是平均分配的,神不會偏待哪一個人,如果有的人光著腳連襪子都穿不上,神那兒如果多,神就應該救濟他們。人是不是有這個觀念?人認為:神你得的那些東西是弟兄姊妹捐給你的,你已經有那麼多了,是不是應該分配點給窮人哪?這麼做是不是能體現神的愛呀?窮人也說:「神你都得那麼多了,我現在還光著腳,你是不是得給我一雙啊?我全人都獻給你了,我享受你一點兒東西是不是應當應分的?」人是不是會有這樣的想法?人強行地佔有神的東西,還美其名曰:這是神的恩典,這是神的賜福,這是神的大愛。人總要與神搞平均分配,什麼東西都要平攤,說:「神你的東西太多了,用不了,價值也太高,我們享受得太低了,你應該把你的檔次往下降一降,跟我們的拉齊。」他總要搞平均主義,他認為這是世界大同、人類和諧、美滿生活的一種象徵,是應該出現的一種景象。這是不是人的觀念?尤其是在神家,人覺得不能有吃不上飯的,如果有吃不上飯的那神就應該用神的祭物救濟他,神不應該看不見。人所認為的「應該」是不是觀念?是不是人對神的要求?有些人信神後,說:「我信神這麼多年什麼都沒得著,家裡還貧困,這也不是應該出現的現象啊,神應該賜福,這樣好榮耀神!」這是人的觀念,是人的要求。人認為,當人有一些不正當的想法或者是做法要觸犯神行政、觸犯神性情的時候,神應該出面阻止,這是拯救,這是神的愛。但是,神是這樣作的嗎?很多時候神不作這個事。那神靠什麼拯救人,靠什麼變化人呢?(發表真理。)發表真理這是其中一項,除了神發表的真理之外,還有一樣在神那兒看是比這個更重要的東西,那是什麼呢?就是人的良心與人性更重要。如果在你的人性裡沒有良心,沒有人格,沒有理智,就是不具備良心與理智這兩樣東西,也就是在臨到事的時候,你的良心與你的理性都不能正常發揮作用,都不能約束你的行為,不能規範或者矯正你的存心、觀點,那神絕對不會作任何事情。神要改變你,他先讓你的良心與你的理性發揮作用,當你的良心受到責備時,你就會思考:「我這麼做不對,神會怎樣看我?」並且你會有進一步的尋求與積極正面的進入。但是,人如果連這第一步都沒有,不具備良心、理性,心裡面根本就沒有責備,那臨到事的時候神會作什麼?神什麼都不作。所以說,神說的話,神教導人的所有的這些要求與真理,都是在人有良心、有理性的基礎上作的。那咱們剛剛所講的這位老兄,他如果有良心,具備一定的理性,臨到這個事之後他會有哪些舉動?會有哪些表現?「這東西不錯啊,這是給神的,給神的東西估計錯不了,那不讓神喝了,我給它喝了吧」,當他有這個想法的時候,他如果有良心,他會不會打開瓶子喝第一口?(不會。)他有良心控制著,這個事就不能有下一步,就不會喝第一口,這個事的結果就完全翻轉過來了,結局就完全不一樣了。但恰恰相反,他不具備良心、理性,百分之百不具備,結果導致什麼?他從產生這樣的想法之後,他沒有良心的約束,然後就肆無忌憚地、大膽地打開了瓶蓋喝下了第一口,之後他不但沒有責備、沒有控告,而且覺得享受,覺得得逞了,「你看我多聰明,我多會抓時機,你們就傻,你們不懂這些事,薑還是老的辣呀!」他覺得佔便宜了,他心裡得滿足,「你看我就多說那麼一句話,就得了這麼一瓶東西,這是偏得呀,這是神恩待!」這錯他是一犯再犯,一發不可收拾,一直到最後喝完良心也沒有控告,也沒有責備。他的良心、理性不會告訴他說,「這東西不歸你,就是神不喝,神扔了,給狗、給貓,只要沒說給你你就不應該用,這不是你應該享用的東西」,他的良心不會這麼告訴他,因為他沒有良心。沒有良心的東西是什麼?是畜生,就這麼定義。人沒有良心就這麼做事,從開始產生這樣的思想,一直到最後一丁點兒良心責備都沒有。事到如今,這事也可能人早忘了,記性好的話可能還記著,還覺著當時做得對,從來不覺得這事做錯了,沒認識到這個事的嚴重性,沒認識到做這個事的性質是什麼,人認識不到。

那神對這樣的人有這樣的定規,準不準確?(準確。)神定規這樣的人,給他這樣的結局,神定規的原則是什麼、根據是什麼?(根據人的本性實質。)一個沒有良心知覺、沒有理性的人,具不具備接受真理、實行真理的條件?有沒有這樣的實質?(沒有。)為什麼說沒有呢?當他對這個事開始發表自己的觀點的時候,在他內心深處,他的神在哪兒?他心中的神是誰,在什麼位置上?他心裡有沒有神?可以肯定地說,這樣的人心裡沒有神,言外之意就是他不是信神的,不是弟兄姊妹,他是不信派。從他的哪些表現能看出他是不信派?他心裡沒有神,他做事說話全憑己意,全憑自己的觀念、想像、喜好,沒有良心作用。在不明白真理的情況下,他也沒有良心作用,全憑自己的喜好、自己的目的。那他把神放在哪兒了?哪兒也沒有。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他做事、說話的動機、源頭、方向還有流露出來的東西,都是怎麼對自己有利就怎麼說、就怎麼做,所考慮的全部都是自己的利益、自己的目的,絲毫不受責備、不受約束。那從他的這種行為來看,他把神當成什麼了?如果說他感覺到神存在,感覺神就在人的身邊,時時在看著人、鑒察著人,他說話、做事會不會沒有一丁點兒約束?會不會這麼膽大妄為?(不會。)絕對不會。這裡就有一個問題產生了,那他信的神到底存不存在?(不存在。)這就是問題的實質,他信的神不存在,他的神就是空氣。所以說,不管他怎麼口稱神如何如何,不管他怎麼禱告神,不管他信了多少年、做了哪些事、付出了多少,根據他的言行,根據他對待神的態度以至於他對待與神有關的一切事物的態度,這個人的本性就全部暴露出來了。他把神當成空氣,這是不是對神的褻瀆?(是。)為什麼說是褻瀆呢?「說神鑒察,說臨到事神責備,神在哪兒呢?我怎麼沒感覺到?還說人做這事有報應,神會懲罰,哪兒有啊?誰看到人遭報應了,我怎麼沒看到?」他否認神的存在,這就是對神的褻瀆。說「神你都不存在,你有什麼作工啊?你用什麼拯救人哪?你作什麼事責備人哪?所以給你的東西大夥就可以隨便用,誰碰上了就是誰的,今天我碰上了那就是我的,就算我偏得,明天你碰上了那就是你的,就算你偏得,誰看著了或碰上了那誰就佔便宜,那就是誰的,那就是神恩待誰」,這是什麼邏輯?撒但、強盜邏輯,這是鬼性出來了,這有沒有真實的信?聽了那麼多道,說出這麼一堆鬼話,有沒有一點真理根據?(沒有。)他根本沒有接受你說的話,沒把你的話當成是真理,也沒當你是神,就是這麼回事。所以,對於有一些人,無論他們口頭對神的相信、對神的承認有多麼堅決,跟隨神的年頭有多少,曾經在神家作過什麼工作,付過什麼代價,有過什麼功勞,這些人如果在內心深處對神的定義只是空氣,那對於這些人神會怎麼對待?神根本就不搭理。有些人說:「神不搭理,那他怎麼能在神家呆著呢?」他那是效力。效力是什麼概念?就是神看到這類人把神當空氣,雖然他沒有直接罵神,其實他那種表現就是這個東西,這樣的人在神心裡神定意不拯救。那對於不拯救的人神還跟他較真嗎?說「你這方面真理不明白,你得好好聽啊,你那方面真理不明白,你得多下功夫琢磨啊」;另外,神還得琢磨這些人明白真理這麼淺,拿神當空氣,那給他顯點神蹟奇事,讓他知道知道神的存在,或者是多開啟光照點兒,讓他心裡有神。神是這樣的態度嗎?(不是。)神是什麼態度?(不搭理。)在人的觀念當中,神一不搭理那這個人就像要飯似的到處流浪了,在神家你也看不著他追求,也看不著神在他身上作任何的工作,他就是效力,然後也不明白真理。是僅此而已嗎?其實,這些人也能享受到神的一些恩典、祝福,甚至出現一些危險環境的時候神也會保守他的安全,甚至當他重病在身的時候神也會給他治癒,甚至還會給他一些特殊的才幹,或者在一些特殊的環境下神也會在他身上作一些類似神蹟的事,作一些特殊的事,就是說,這些人如果真能為神花費,真能好好效力不攪擾,神不偏待他。那人的觀念是什麼呢?「神不拯救了神就可以隨便用,用完就踹」,神會不會這麼作?神不會這麼作,你別忘了,神是誰?他是造物主。在整個人類當中,無論是信神的人也好,是不信神的人也好,是各宗各派的或者是哪個種族的人也好,在神眼中他都是受造之物。所以說,有那麼一句話「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這話就是神——造物主作事的一個原則。不管神最後根據這個人的實質給他一個什麼樣的結局,或者是神在給他結局之前,神是拯救他還是不拯救他,不管他是什麼實質,他只要在神家中能夠盡本分,能夠效力,也能夠在神的經營工作當中做一些事,神的恩典是不變的,神還是會用神的原則去對待這些人,神不偏待他,這就是神的大愛,是神作事的原則,這裡有神的性情在其中。但是,根據這些人的實質,他們對神的看法、態度始終認為神是空氣,不能認識到神的真實存在,也不能體會到神的真實存在,最後還不能確定神的真實存在,那神對待他們也只能是仁至義盡了,給他們一些恩典,給他們一些今生的祝福、保守,讓他們感受到神家的溫暖,享受到神的恩典與神的憐憫慈愛,僅此而已,這就是他們今生的福氣。有些人說:「既然神都這麼寬容了,他們也享受到神的恩典、祝福了,如果再進一步的話,讓他們得到神的救恩那不是更好嗎?」這是人的觀念,神不那麼作。為什麼神不那麼作呢?一個心裡沒有神的人,你能不能把神裝到他心裡去?你裝不進去,你說多少話都沒有用,都改變不了他對神的看法或者定義,所以,神對這類人也就只能是給一些恩典、祝福、看顧、保守。有些人說:「能享受到神的恩典了,那如果神再開啟開啟,他不就能認識到神的真實存在了嗎?」認識、承認神的存在這是最後一步,在這個過程當中,就這樣的人他能不能聽明白真理?能不能實行真理?(不能。)這就定規了,不能蒙拯救。所以,神也不作無謂的工作,不作無用功。有人說:「那不對呀,有時候人常常臨到管教或者臨到一些神的開啟,從神那兒也得著了一些真理。」這就又涉及到神的作工了。神要拯救的人得具備什麼才能蒙神拯救,才是神拯救的對象,這個人應該明白,在神心裡也有數,神不是說什麼人都拯救,不管什麼人只要神顯點神蹟、顯點大能神就一定能拯救,神不作這事,這事不現實。所以說,神拯救人是有標準的,神在人身上作審判刑罰、試煉熬煉的工作也是有標準的。什麼標準呢?有些人說:「我們平時經常臨到一些審判刑罰,能臨到審判刑罰、試煉熬煉,這是不是就是蒙神拯救的一個記號啊?」這是不是?(不是。)怎麼確定不是呢?既然有些人不具備神拯救的條件,那為什麼神還審判刑罰、試煉熬煉?這裡面就產生一個問題,神在哪些人身上作審判刑罰、試煉熬煉的工作。所以,咱們接下來就交通這個問題,這裡面人對神也有誤解。

你們說,一個連神是誰、神在哪兒、神到底存不存在都不知道的人,他能不能接受到神的審判刑罰?一個能把神當成空氣的人能不能接受到神的審判刑罰?一個心裡絲毫沒有神的人能不能接受到神的試煉熬煉?(不能。)剛剛說到把神當空氣的這一類人是根本就不承認、不相信有神的人,他們絕對不會接受到神的審判刑罰,也不會接受到神給的熬煉試煉,就是說,具備這些實質的人,有這些表現的人,他們不是蒙神拯救的對象,他們不能達到蒙拯救,不是神不拯救他們,是他們的本性實質導致他們走不上蒙拯救的道路,他們不具備這樣的實質,不具備這樣的條件。那在神家中,神除了給一些祝福、恩典與看顧保守之外,神怎麼對待他們?神用怎樣的方式作到造物主該作的?就是用話語提示、警戒、勸勉,緊接著就是對付、修理、責備、管教,神在他們身上作的工作就截止到這兒了,就是這麼個範圍。神所作的這些工作,在人身上達到的果效是什麼?人能老老實實、規規矩矩地在神的家中為神效力,不攪擾,不作惡。那神所作的這些,在這樣的人身上能不能達到讓他們忠心盡本分呢?他們所接受的恩典、祝福、看顧、保守,還有話語的提示、對付修理、責打管教,等等這些能不能使他們性情有變化?(不能。)那神在他們身上作的這些工作達到的果效是什麼?讓他們在行為上能受點約束,能守規矩,外表上有點人樣,再一個比較聽話,看在恩典、祝福的份上勉強能接受一些對付修理,能按規條、按神家的行政辦事,僅此而已。那能達到這些是不是就達到實行真理了?還夠不上,因為他們所行的這些基本上就是按著條條框框,按著原則、行政,在行政管理、治理的這個原則範圍裡去遵守這些規則、規定,只是行為上有變化了,僅此而已。那能不能說他們行為上有變化了,就讓他們的性情也達到變化不是更好嗎?(變不了,他夠不上。)夠不上,達不到,這是一方面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們心裡根本沒有神,他們不相信神的存在。所以,對於他們來說,神的話他們能不能聽懂?有一部分人是能聽懂的,說「神的話是挺好,可惜行不出來,實行的時候比上手術檯換心臟還難受」,當自己利益受到損失的時候,當違背自己意願做事的時候,他心亂如麻,就是累死他也行不出來。另外,神的話是真理這個事實他永遠不承認,不接受,他不明白為什麼神話是真理。好比說,神讓做誠實人,「讓做誠實人就做誠實人嘛,這話怎麼是真理呢?」他不知道,接受不來。神說讓順服神,「順服神有錢賺嗎?順服神給福氣嗎?歸宿能改變嗎?」就是對神所說的、對神所作的一切他都不能認為是真理,也分辨不了到底怎樣做是對的。就是從神來的一切,神的身分、神的實質、神的話語、神的要求等等這一切,在他那兒看都不能定規是神,是造物主,他不懂什麼是造物主,什麼是神,這不就麻煩了嗎?有些人就是這種表現。有些人說:「那不對呀,他如果有這些想法、認為的話,他怎麼還能在神家甘心盡本分呢?」這個「甘心」得加上引號,有時候人是趨於形勢,有時候人是趨於家庭,還有些時候是出於「人這麼多,難道都錯了嗎?要是傻的話,一兩個人傻這可能,要是這麼多人都傻這不可能。這應該是對的,跟著走吧!」在這些人裡面怎麼跟的都有。人就帶著這種心態跟著,能不能接受真理?他都不懂什麼是真理。有些人雖然承認神話好,是真理,但是讓他接受就跟換他的五臟六腑一樣,就痛苦到這個程度,他沒法接受,這就不能怪神不拯救這類人了,只能怪他自己沒福,接受不了真理。那對於這些人,在神那兒他們只是接受到神的責打、責備這一層作工,僅此而已,再往下是神的審判刑罰、熬煉試煉,審判刑罰這是一關,到熬煉試煉這是又一關,能進入這兩層的人跟僅僅到了責打、責罰這一關的人是不是有區別?肯定有區別。神在他身上只作到責打、責罰這一步,不往前再作了,這說明什麼?就這樣的人神沒法拯救。有些人經常說「我熬啊」,熬什麼?熬工作,熬前途,熬房子,熬對象,熬情感,什麼都熬,最後什麼結果?與真理無關,與神作工無關。你那熬就是瞎熬,只是人在掙扎,在靠時間,根本沒有禱告尋求真理的過程,這就不是熬煉的熬,因為那不是神作的,與神無關,那是你自己在熬自己,不是神在熬煉你。刑罰審判這一關你還沒過呢,你還讓神熬煉你,你都沒資格被神熬煉。熬煉,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嗎?是一般人能接受的嗎?是神賜給一般人的嗎?絕對不是。神責罰一個人以後,如果因為他的狂妄性情,因為他的剛硬,因為他的詭詐、邪惡或者各種性情,神在一個事上或者在很多事上對他有審判、有管教、有明顯的責打,讓他知道他因為什麼被神管教,由此人產生了對神真實的認識,產生了對自己真實的認識,性情也產生了真實的變化,然後逐步地對真理有了真實的順服,這樣的過程才是神審判刑罰一個人的過程。神作這樣的工作是在什麼基礎上作的?這得具備一個條件,這樣的人必須能在神家中合格地盡本分,這個合格不需要更多的條件,就是有順服、有忠心這兩條,然後這個人本身還得具備良心、理智,具備良心理智的人才具備了接受真理的先決條件。具備了這兩樣的人,在接受神的責打、責罰時能夠尋求真理,能夠順服,之後神才會作審判刑罰的工作,這就是神作工的步驟。但是,一個人如果在神家中從來不能忠心盡本分,對神的主宰沒有絲毫的順服,也沒有達到合格地盡本分,那這樣的人臨到的一些不順、顯明或者對付修理充其量也就是神的責罰、管教,根本不涉及審判刑罰,更不涉及熬煉試煉,也就是根本就不涉及神成全人的工作。

剛剛交通的這些涉及到神成全人、拯救人的作工,涉及到神的作工方式與作工對象,還有神作審判刑罰、試煉熬煉的工作都作在哪些人身上,以及作在人身上的時候人的生命進入到什麼程度了,還有就是人最起碼具備怎樣的實質、具備怎樣的條件才能接受神的審判刑罰。那在這裡人的觀念是什麼?「只要是跟隨神的人,只要是聽過這道的人,只要是接受了神這步作工的人,那必然會受到神的審判刑罰,緊跟著神的試煉熬煉也就會來,所以我們這些人常常臨到神剝奪家庭,剝奪情感,剝奪前途,隨之人就不斷地熬情感、熬地位、熬前途,這些就都來了。」這些說法準不準確?(不準確。)人能把神作工中的其中一個字變成人認為的一種屬靈術語,這是因為什麼?事實上人的熬都是在掙扎、靠時間,沒有絲毫意義,但是人卻把它變成神的熬煉了,這是大錯特錯的事,這是一種誤解。這個誤解是怎麼產生的?人對真理不明白,人就產生了這樣的誤解,之後人就肆無忌憚地到處亂宣傳、亂散佈,最後就產生了各種「熬」的說法。所以,我常常聽到下面的人說,「那個人又消極了,被撤換了正熬地位呢!」這熬地位不是試煉熬煉,只是人的地位、情感受到挫折失敗時的掙扎。人所說的熬跟神所說的熬煉既然有出入,這裡肯定有其真實的一面,那真實的一面到底是什麼?首先人得明白,神要試煉熬煉一個人,神在試煉熬煉之前神會作大量的準備工作,一方面是他要選人,他要選對的人,剛剛咱們講了神眼中的對的人得具備幾樣條件,首先在人性上最起碼得具備良心、理智,再者盡本分有忠心、有順服,能達到合格地盡本分,然後還要經過多年的對付修理、管教、責打。管教、責打可能你們不太清楚,概念性不是很強,這對人來說應該是比較無形、比較抽象的。修理對付這個都臨到過,而且都沒少臨到,因為對付修理人能聽得見,也能感受得到,有明確的語言,有明確的語調,人知道是怎麼回事,這就是明確的對付修理。人做錯事,或者違背原則,或者胡作非為,或者獨斷專行,做出一些對神家利益、神家工作有害的事情,受到對付修理了,這就是對付修理。那責罰、管教呢?好比說一個人原來當組長,但之後不勝任,沒有忠心,做了一些違背真理原則、違背教會規定的事被撤換了,這是一種責罰。不管是教會處理的,還是某個人撤換的,總之在神那兒看這是神作的,是神作工中的一部分,這是一種責罰。還有人平時情形好的時候很有亮光,也能有新的看見,但是因為一些情形或者因為某種原因作工作一塌糊塗,被顯明了,這是不是一種責罰?(是。)這能不能算是審判刑罰呢?到現在為止,這還不算是審判刑罰,所以更談不上是熬煉試煉,這是人在盡本分的過程當中受到的責罰。責罰的表現有時候是臨到病痛或者做事總出醜,或者在自己曾經很擅長的事上摸不著邊了,不知道怎麼做了,這是一些責罰,當然還有一些是藉著旁邊人提示或者藉著什麼事的顯明讓你出醜,讓人回到深處省察、反思,這也是一些責罰。那如果有神的責罰,這是好事還是壞事?理論上來說這是好事,不管人能不能接受,這還是好事,最起碼證明神在對你負責任,神沒有離開你,神在你身上有工作、有提示、有引導。他在你身上有工作,這就證實了神還沒有要放棄你的意思,其中有一層意思就是神接下來可能會繼續責罰、管教你,也可能你的表現好,你走的路途對,神會給你審判刑罰,以後的就不說了,往近了說,神會多次責罰、管教你,然後因為你追求真理,因為你有順服,因為你是對的人,神會對你有審判刑罰,這是最初步的。那最初步的現在你們多數人是不是都已經經歷到了?還是有些人感覺還沒有經歷到呢?(經歷到了。)多數都是良心有責備,感覺到神的話就在耳邊或者在心裡提示:我不應該這麼做,這是悖逆。這是話語的提示、勸勉、警戒,是吧?經歷到對付修理的,這個可能不少,經歷到神的責罰、管教的就少一些了,是吧?少意味著什麼?意味著更多的人離神的審判刑罰還有距離,那離神的試煉熬煉差距就更大了,就更遙遠了,那之前人所認為的「神審判刑罰我了,你看我嘴都起泡了,神審判刑罰我了,我做一個錯事,說了一句錯話,頭疼了好幾天,這下我可認識到什麼叫神的審判刑罰了」,這是不是誤解的話?這個誤解也會產生一些副作用,「說錯一句話神就管教了,管教得嘴咧得就跟中風似的,疼好幾天哪」,這個誤解就是對神所作的產生了一種與神所作的不相符的認為,最終所得的與神所要要求你得的一樣不一樣?效果肯定有差距。多數人經歷到了神的責罰、管教,經歷到了對付修理,經歷到了話語的提示、勸勉,那為什麼經歷到這一步了人還沒有經歷到審判刑罰呢?為什麼這些不是審判刑罰?為什麼對付修理跟話語提示,還有管教、責罰不算是審判刑罰?從人能經歷到的話語提示、對付修理、責罰管教這三樣事來看,所達到的果效是什麼?(外表行為的約束。)對了,外表行為有約束了。

人經歷到話語的提示、對付修理還有責罰管教這三樣作工,人在行為上發生一些變化了,這代不代表性情上有變化了?(不代表。)有些人說了,「我們信神這麼多年,道也聽了這麼多,居然性情上還沒有變化,這不是冤枉我們嗎?光是行為上有點變化了,這不是太可憐了嗎?這什麼時候能蒙拯救啊?」那咱們現在就說說經歷到這幾樣神作工的人都有哪些收穫與變化。剛剛有人說行為上有些變化,這是籠統地說,具體地說,人到神家剛盡上本分的時候,沒有對付修理,每一個人都跟刺頭似的,都想自己說了算,「什麼神家的規矩、原則?我想怎麼做就怎麼做,信神了,神家講人權,是自由的!」經過一番對付修理、管教,再加上交通、聽道,最後不太敢了。其實,也沒有完全老實,就是懂點事了,明白點道理了,別人一說點道理,「行行行,對對對!」雖然沒太聽懂,但是能接受,這是不是老實多了?他能接受,這就說明他在行為上已經發生一些變化了,這個變化是怎麼來的?神話語的勸勉、提示,再加上安慰,然後再給點規矩,告訴你「這事必須得這麼辦,不這麼辦不行,能不能接受啊?」琢磨琢磨,「不能接受也得接受,咱說了不算,真理在那兒擺著呢,誰敢反對?」因為這個原因,說神家神為大,真理為大,真理掌權,因為這個理論基礎把有些人喚醒了,讓有些人明白了信神到底是怎麼回事。人從一個野蠻的、放蕩的,根本就不受約束的,不懂什麼是規矩,不懂什麼是信神、什麼是神家,也不懂什麼是在神家盡本分的原則,這樣一個什麼也不懂的人,帶著好心、熱心,帶著偉大的志向、願望來到神家之後,接受了神話語的提示、勸勉、澆灌、餵養、對付修理和責打管教,人性裡發生一些變化了,什麼變化呢?明白點做人的道理了,說「過去做人那是畜生,沒有人樣,張狂,野蠻,七個不服八個不忿的,說話沒有人樣,做事也沒有規矩,也不懂得尋求,覺得信神就信唄,神讓做什麼就做,神讓往哪兒去就去!」就是一股野蠻勁兒,他認為那是忠心,那是愛神,現在把那些東西都否認了,知道那些都是撒但的行為,信神的人應該聽神的話,尊真理為大,凡事讓真理掌權。這些話不管在人內心深處扎根有多深,起到了多大的作用,總之,每一個人在理論上、在內心深處已經明白、認可了,已經在內心深處接受了這話是對的,這話是真理,是正面事物的實際。然後經歷了一些無形的責打、管教,在意識當中對神產生了一些真實的信,從起初渺茫的想像到現在感覺到好像有神,當人產生這些東西的時候,人性裡的一些思想觀點、一些道德標準,還有人性裡的一些思維方式就在逐步發生變化。好比說,現在讓你做誠實人,你還能撒謊,還能有詭詐,但是你心裡知道詭詐不好,知道撒謊欺騙人、欺騙神不是正道,那是邪惡的性情。雖然現在你覺得自己約束不了自己的狂妄,常常流露,也常常悖逆神,還常常沾沾自喜,總想獨斷專行自己說了算,但是總覺得這樣不好,這就說明你在行為上已經逐步地發生變化了。雖然性情沒有經過審判刑罰,還沒有變化,但是真理、神話已經在內心深處一點一點地引導、改變你的行為,在影響你的行為,這麼一影響,讓你越來越有人樣,讓你的良心逐步有知覺,就是做一個事如果違背良心的話,你心裡會不舒服,一提到那個事,你心裡就有感覺,不是那麼麻木,你不抗拒,也不是那麼頑固。雖然你不能馬上改變這方面的性情,但是一涉及到你性情的東西,或者點到你的情形與你的情形相結合的時候,還有你自己意識到你有這個情形的時候,你裡面是有知覺的,這個知覺在改變你的行為。行為的改變僅僅是行為的改變,雖然正在發生,也在繼續發生,但是不代表有性情的變化,這完全不是性情的變化。有些人聽了也可能覺得不太舒服,說:「這麼大的變化還不是性情上的變化,那到底什麼是性情上的變化?到底怎麼做才是性情上的變化?」這個咱們先不談,咱們還是談剛剛說到的已經起到的變化,就是神話、神所作的這一切在人身上已經起到的作用,已經達到的果效。人在努力地改變自己與真理不相符的思想觀點,臨到事的時候,人會有知覺,會對號,說:「這個事與真理不相符,但是我的觀點還沒法放下,還存在著。」你僅僅是已經見識到了,已經得知了你的觀點與神的話不相符,但是這證不證明你的觀點已經改變了呢?證不證明你的觀點已經放下了呢?不證明。你的觀點沒有改變,也沒有放下,這就證明你的性情還是原封未動,還沒有開始發生變化,僅僅是你的意識、你的內心已經把神的話當真理了。當真理的那一層是什麼?僅僅是理論而已,沒變成你的生命,沒變成你的實際,當變成你的實際的時候,你的觀點就會放下,你就會運用神的觀點去對待一切的人事物,對待身邊所發生的事情,是吧?

現在,你們所處的地步是什麼呢?就是你已經認識到你的觀點不對了,但是你還能憑你的觀點活著,還能用你的觀點來衡量神的作工,用你的觀點來判斷、思想神所作的一切、神的主宰還有神給你擺設的環境,用你的觀點、用你的方式來對待神的主宰,這是不是在實行真理?這是不是性情變化之後達到的果效?還不是。你現在僅僅是承認神的話好、神的話對,從外表行為上來看,你不做違背神家工作原則、神家工作安排、神家規定或者是能讓你受到對付修理的這些事了,就是你已經從一個外邦人變成了一個神家中的外表有點聖徒體統的人了,你從一個根本就是以撒但的處世哲學、撒但的理念、撒但的知識活著的人,變成一個聽了神話之後覺得神話好、神話對、神話是真理,自己想要按著神話活著來接受神話作生命的人,是這麼一個過程,僅此而已。所以,在這個期間,你的行為、你的做事方式肯定會發生一些變化,與之前肯定是完全不一樣的,但是不管怎麼不一樣,不管不一樣的東西有多少,在神那兒看,你能有這些表現也僅僅是行為上的改變,思想觀點的改變,作法的改變,還有內心意願的改變,志向的改變,僅此而已。你可能現在一口氣或者是一努力能為神把命獻出來,但是在你自己特別不喜歡的一個事上讓你絕對順服神你卻達不到,這就是行為與性情變化的區別。也可能你的好心讓你的行為能達到馬上為神捨命,說「鮮血流乾了我都心甘情願,這一生我無怨無悔!我不結婚,我放棄世界前途,我放棄一切榮華富貴,接受神給擺設的這些環境,世人的譏笑、毀謗這些我都能忍,都能接受」,但唯獨神擺設一個環境不合你的觀念,你就能站起來與神叫囂、對抗,這就是行為與性情變化的區別。也可能你能為神捨命,捨棄你最愛的東西、最愛的人,甚至是內心最難割捨的一種東西,但是讓你對神說一句最誠實的話,做一個誠實人,你卻很難做到,這就是行為與性情變化的區別。也可能你這一生都不貪享肉體安逸,不吃好的也不穿好的,每天都是那麼勞累,都是那麼辛苦,你能忍受肉體所給你帶來的各種痛苦,但是面對神不合你觀念的主宰的時候,你卻不能理解;當你不能理解的時候,你對神產生了埋怨,產生了誤解,這個時候你與神之間的關係越來越不融洽,一直達到你想遠離神,想背叛神,不能完全順服,這就是行為與性情變化的區別。你都能為神捨命了,你為什麼就不能對神說一句實話呢?你都能把一切身外之物放下了,為什麼你對神交給你的託付、交給你的任務,你就不能忠心不二呢?你都能為神捨命了,為什麼當你流露情感的時候,當你維護人際關係的時候,你就不能站起來維護神的工作,維護神的利益呢?你都在神面前許下誓言了,說一生為神花費,無論受什麼苦你都能接受,為什麼一次撤換就能讓你消極得多少日子都爬不起來呢?心裡滿了抵觸,滿了埋怨,滿了誤解,都是消極,這是怎麼回事?這就是行為與性情變化的區別。

你們現在是不是多數都處於好的行為很多,真實的順服與尋求真理幾乎沒有?(是。)這就是區別。根據這一條來看,很多人處於行為在發生變化,思想觀點也發生了一些變化,也有意願、有志向願意接受順服神的主宰,而且沒有絲毫怨言,是在這個階段。基於這個,神在多數人身上所作的工作有沒有審判刑罰?就是神有沒有開始在多數人身上作審判刑罰的工作?(沒有。)很不幸,是吧?你們之前所說的那些都不是。你只要還沒有經歷過神的審判刑罰,那你的性情就沒有開始變化,你的性情沒有開始變化,那你所認為的變化僅僅是行為上的變化。行為上的變化有你自己配合的功勞,有人性好的那一面,還有神作工的果效,但神要拯救人,神就只盼望作到這個程度嗎?(不是。)那神接著要怎麼作呢?神拯救人主要作的工作是什麼?(審判刑罰。)神拯救人主要的方式是審判刑罰,但是很不幸的是,現在的人幾乎還沒有一個人能接受到神的審判刑罰。所以說,神成全人、拯救人的工作,神變化人性情的工作還沒有正式開始。因為什麼沒有正式開始?因為神的這個工作還沒有辦法實施在人身上,沒有辦法落實在人身上,按人現在的情形、人現在的身量和人現在所能達到的、所能夠得上的標準神沒法作。那神沒法作難道神就不作了嗎?不會,神在等待。等待是什麼意思?好比說開一個宴會,人還沒有到齊,菜都準備好了,現在在做什麼?(等待。)那在等待期間做點什麼?等待不是閒著,這個等待只是一種說法,那這個等待的實質是什麼?具體內容是什麼?就是收拾收拾,整理整理現場。那這話翻譯成現實的說法,神在作什麼?就是潔淨教會,把那些打岔攪擾的,敵基督、邪靈、惡人,不是真信的,連效力都不能效的都清理出去,這就叫清場。那清場是這個期間的主要工作嗎?不是主要工作,在這個期間,神還是會用話語提示、澆灌餵養、對付修理、責罰管教等這些方式繼續地作在這些人身上,作到什麼程度?就是人具備審判刑罰的基本條件了,神才開始作審判刑罰的工作。神作什麼事他有火候,他不亂作,他的經營工作是隨著他的計劃來的,他作什麼事是有步驟的,這個步驟是什麼?就是在人身上作什麼工作,達到什麼果效,他是看見果效了再作下一步。怎麼作能達到果效,要說哪些話,要作哪些事,神自己心裡有數,他是按著人的需要作,他不是亂作。神作哪些事在人身上能達到果效他就作哪些事,作哪些事跟果效無關他絕對不作。好比說,教會需要一些反面教材讓神選民長分辨,教會就會出現一些假基督、敵基督、邪靈、惡人,還有攪擾打岔的,讓人長分辨,神選民如果明白真理會分辨了,這些人沒用了,教會立馬就給清理出去了。神的工作是有步驟的,這步驟是根據人的需要,但是人到底需要什麼人自己迷迷糊糊的不知道,神這兒就一個勁兒作,不厭其煩地作,這就是神的大愛。你看修理對付一個人,上次犯錯對付了,下次又犯錯了還對付,再顯明,不厭其煩地作,一直到這事人認識到了,不再麻木了,一臨到這事就像碰著火炭那麼敏感,這就可以了,神就不作了。再臨到這些事你自己能獨立處理了,神就不用操心了,證明神的話、神讓你明白的作到你裡面去了,神就不再作了,這就是步驟。步驟代表神的實質,這是神的智慧,這是不能否認的,這個是百分之百肯定的。

剛才說到神的作工步驟,神的作工步驟與什麼有關係?(人的性情變化。)與人的性情變化有關係。神作工作不是讓人有點行為上的變化、懂點規矩、有點人樣就大功告成了,如果那樣的話在恩典時代工作就已經結束了,神要的是什麼?(性情變化。)對了,性情變化才是真正蒙拯救的人所該具備的。剛剛咱們也說了一些行為上變化的表現,能為神捨命,對神的託付卻不能有忠心,這就是性情上還沒有達到變化,光是行為上可圈可點了,看起來比較合乎聖徒體統了,行為上比較有人性了,有點尊嚴、人格了,但是,無論多好的外表行為,如果不是內心深處、不是本性實質所支配的,與自己的本性實質不是相合的,與性情變化無關,那就不是神所要的。這麼看來,你們現在所表現的,無論做事多麼中規中矩,無論多麼聽話,無論怎樣能捨命,有多大心志,達沒達到神滿意呢?達沒達到神的要求呢?(沒有。)人現在都這麼聽話了,怎麼還沒達到神的要求呢?現在的聽話是不是順服?(不是。)現在的聽話僅僅是有點理性了,這還都是神管教出來的,神話苦口婆心地說才喚起了人的良知,喚起了人的人味,人做事有點規矩了,做什麼事知道問問了,做壞事有點責備了。總之,行為的變化夠不上神審判刑罰的條件,神不要人行為上的變化,神要的是人的性情變化。那性情變化到底有哪些表現,行為變化到什麼程度才能夠有資格接受神的審判刑罰,就是神進一步地在你身上作拯救、成全的工作,有一個什麼樣的信號、什麼樣的標準,知不知道?(藉著神的責罰管教,人的良心理智開始一點一點恢復,包括人產生的行為上的變化,就像神最近關於忠心盡本分方面的交通很多,覺得這方面是我們的需要,也是我們能開始得到神的審判刑罰的一個基礎條件。)你們認不認同這種說法?(認同。)挺好,但是這只是其中一項。神在人身上作審判刑罰的工作之前,神會衡量一個人,怎麼衡量呢?在神那兒有幾個標準。首先,就是看這個人對待神所給的託付的態度是什麼,能不能達到忠心,能不能達到盡心、盡力,總之就是看你能不能達到合格地盡本分,這是第一項。這一項也是第一項,這一項直接涉及到人信神的生活與日常所從事的工作,那神為什麼把這項作為一個條件,作為一個衡量的標準呢?當神託付給人一件事的時候,人是什麼態度很關鍵,說這個事是神託付的,人如果有良心的話怎麼對待,沒有良心的話怎麼對待,人有理性的話怎麼對待,沒有理性的話怎麼對待,有沒有區別?(有。)一個是有良心,一個是有理性,良心、理性這是人性裡該具備的,但不是光良心有點知覺就行了,你恢復良心、理性,你就夠人的模樣了?就達到有真理了?還不行,神還得看你在盡本分期間走什麼樣的道路。

那人走什麼樣的道路是神所要求的,能達到神所要求的標準?首先,在盡本分期間人不能作惡,一作惡就全完了;另外,在盡本分期間,在對待神所給你的託付上,你除了用良心、理性對待之外,更多的是你能尋求真理,明白神的心意,無論是在什麼環境下,不管臨到你的事是怎樣的情況,你都能有順服的態度。神在這個標準上要的是你的態度,這個態度代表什麼?它實際的一面是什麼?就是你得把神的話接受過來,因為生命進入淺,身量還沒有達到,所以對真理實際的那一面認識得還不夠深,不夠深你還能順服,這就是態度。在你能達到完全順服之前你必須先得有一個順服的態度,順服的態度首先就是接受神的話是對的,把神的話當真理,把神的話當成你實行的原則,即使你對原則掌握得不好,你當規條守你也得能守住,這是一種態度。因為現在你的性情沒有變化,你能達到這個,在神那兒看你有這樣的態度,有這樣的心態,說「我不明白那麼多真理,我就知道神告訴我怎麼做我就怎麼做,我也沒有那麼多花花腸子,我不研究,那不是我該做的」,這就是一種順服的心態。有些人說:「那不行,走錯了怎麼辦哪?」神還能錯嗎?「我不管神的對錯,那不是我的責任,我只管聽話、順服、接受,跟著神走,這是我受造之物該做的」,順服就應該有這樣的心態,具備這樣的心態之後人才能得著真理。你要是不具備這個心態,你說「我這人眼睛裡不容沙子,誰想糊弄我可不行,我精著呢,用這話來騙我讓我什麼都順服,那不行。什麼事到我這兒我就得研究研究,分析分析,什麼時候我自己能夠接受、明白了我才能順服」,這是不是順服的態度?這是不順服的態度,就是心裡沒有順服的意思,「神?神我也得研究研究,天王老子到我這兒都得這麼過,你說話就沒那麼好使,我是受造之物這不假,但我也不是傻子,你別拿我當傻子矇」,這就完了,這就不具備接受真理的條件了。這樣的人有沒有理性?(沒有。)這就是畜生啊!人不具備這樣的理性就不可能達到順服,達到順服首先得具備順服的心態。神的一個意念全人類猜六千年也沒猜明白,那神怎麼作是你一時能看明白的?你看不明白,很多事神作了幾千年,神已經向人類顯明了,但神不直說,不明明白白地告訴人,人還是不明白,也可能現在你字面上明白了,但二十年之後你才能真正明白一丁點兒,這就是人類與神的差距。所以說,基於這一點,人就應該具備理性,具備順服的心態。咱們人就是個螞蟻,就是個蛆蟲,還想測透造物的主,說「什麼事都得讓我明白明白,你不是說你是真理嗎?你是真理你就應該說清楚,別掩蓋!」這不是掩蓋,但現在告訴你你能不能明白?如果兩千年前神把現在的工作告訴給當時的人,他們能不能明白?就是當時恩典時代主耶穌作了罪身的形像,作了全人類的贖罪祭,當時跟誰說誰能明白?到現在,你們這些人也就是有一點概念性地懂得了這些道理、理論,但是神真實的、愛人類的那個心意,神當時作事的那個源頭、計劃,人類永遠永遠都不明白。這就是真理,這就是神的實質。你想測透造物主,這太沒理智了,你太張狂,太不自量力了,別想測透,咱們能明白點兒就不錯了,明白點兒對你來說就已經得很多了。所以,有順服的心態這是絕對理性的作法。具備順服的心態,具備順服的態度,這是每一個受造之物都應該做到的最起碼的一條。

那具備順服的心態,達到合格地盡本分,忠心盡本分,這得需要多長時間,有沒有年限?沒有年限,這根據個人的追求,根據個人的心志,根據個人對真理的渴慕程度,也根據個人天生具備的良心理智,還有悟性、素質。具備了順服的心態之後,緊接著人在言談舉止上、在行為上會發生進一步的變化,哪些變化呢?在神來看你基本上是一個誠實人了,你的言談舉止當中有意撒謊的成分少了,百分之八十都是實話,有時候因為痞性、因為環境或者因為某種原因無意中撒了一點謊,內心還挺難受,然後在神面前悔改、認錯,過後再臨到那類事逐步地會越來越輕,情形會越來越好轉,這在神那兒看你基本上就是一個誠實人了。有些人說:「基本上是誠實人,那性情不就變化了嗎?」是不是這麼回事?不是。在神那兒看做誠實人只是在行為上開始有了質的改變,就是誠實的話越來越多了,如果問他「這事是不是你幹的」,他就是掌嘴也能說實話,甚至說了要承擔大責任,要殺頭,他也能說實話,這就是對待神話的態度,這就已經很堅定了。無論什麼時候,神對你所要求的其中一項的實行標準在你那兒不在話下了,就是很自然地能達到了,能實行出來了,不用外界環境的約束或者旁人的指點,也不是因為怕神管教或者感覺神在旁邊鑒察,也不是因為怕良心責備,更不是怕第三者看笑話或者監督,不是因為這些,自己就能主動省察自己的行為,衡量自己行為的對錯,衡量自己的行為是否合乎真理,是否讓神滿意,那你這個做誠實人的標準在神那兒就已經基本合格了。這是第幾條了?第一條是合格地盡本分,第二條是有順服的心態,順服的態度,第三條呢?(基本上是一個誠實人。)基本上是誠實人。做誠實人,這是神要審判刑罰人的先決條件的其中一項。這一共是三條,是吧?

咱們現在說的是人主觀方面有哪些表現、配合,像順服的心態,這是人主觀方面達到的結果,能做誠實人,是誠實人了,這也是主觀方面達到的結果,還有一個最主要的,咱們再接著交通。人從開始信神到走到最後,這一生當中人悖逆神的行為多不多?人做錯的事多不多?(多。)人有良心,有理性,這是一個神拯救的人最起碼該具備的,如果一個有良心、有理性的人做錯事了從來不知道悔改,這是什麼東西?從來不知道悔改的人能不能回頭走神所告訴他走的道路呢?能不能回轉呢?不能,永遠不能。這一條是什麼?(有悔改的心。)一個人在跟隨神期間,因為愚昧,因為悖逆,因為無知,還因為人的各種敗壞性情,人常常流露悖逆,還有對神的誤解,甚至埋怨,有時人走了一些偏路,甚至有的人一度消極怠工,對神埋怨,失去信心,在這一生當中,人在好幾個階段都常常產生一些悖逆行為,人心裡有神,也知道是神,但就是轉不過那個彎來,也能順服,就是不能從內心接受。為什麼不能從內心接受呢?有的人說:「我什麼都知道,就是不能放下自己所做的來到神面前跟神認錯,說我不再那樣做了,神你讓我怎麼做我尋求你的意思,你讓我怎麼做我就怎麼做,我之前不聽話、幼小、悖逆、愚昧,我現在認識到了。」這是一種什麼態度?一個人具備了良心,具備人性的理性,也具備了渴慕真理的心,但是在做錯的事上從來不知道回轉,認為以前的事過去就過去了,心裡從來不認為自己是錯的,這是一種什麼性情?是一種什麼行為?這種行為是什麼實質?(剛硬。)剛硬,一條道走到黑,神不喜歡這樣的人。回想約拿去告訴尼尼微人時是怎麼說的?(「再等四十日,尼尼微必傾覆了!」(拿3:4))神告訴尼尼微人這句話後,尼尼微人是什麼反應?他們一看,「神要滅我們了,趕緊披麻蒙灰認罪吧!」這就叫悔改。這一悔改,對人來說是個極大的機會,什麼機會呢?活下去的機會,就是無論你盡本分還是追求蒙拯救,沒有這個悔改你很難走下去。在每一個階段,神在你身上作的一些管教、責罰也好,或者提醒、勸勉也好,只要你與神發生了衝突,你還一直堅持自己的想法、觀點,你對神的誤解、埋怨、悖逆沒有解決,你沒有回轉,在神那兒會記住你的。雖然你沒有放下你手中的活計,你能夠守住你的本分,接受神給你的託付,對神所給你的託付有忠心,但是有一條,你與神之間發生的爭執在你那兒永遠是個結,你沒有把它打開,你沒有把它放下,你還認為神是錯的,你是冤枉的,這就還沒有回轉。為什麼神很看重人的這一點呢?一個受造之物對造物主應該有的態度是什麼?就是造物主無論怎麼作都是對的,這一點如果你不能認可的話,那造物主是真理、是道路、是生命在你這兒就是一句空話,在你這兒是一句空話,那神能不能拯救你了?(不能。)你不夠格,神不拯救你這樣的人。有些人說:「神要求人要有悔改的心,要知道回轉,那我有很多事還沒有回轉,現在回轉來不來得及?」來得及。有些人又說了,「那來得及,我回轉什麼呀?以前的事都過去了,也忘了。」不對,沒過去,你的性情只要一天沒變化,你只要一天沒認識到你做的不合真理的地方,不能與神相合的地方,你與神之間就還有結,這個事就沒有解決。這個性情在你裡面,這個想法在你裡面,這個觀點與態度在你裡面,當有合適的環境出現的時候,你的這個觀點就又出來了,你與神的結馬上就爆發出來了。所以說,以前的事你可以不解決,但是接下來要發生的事你必須解決。怎麼解決?你能回轉,放下自己的想法、意圖,你有這樣的心,當然這也是一種順服的態度,但是,其實更貼切的是人對待神、對待造物主的一種回轉的態度,是對造物主是一切正面事物的實際,對造物主是真理、道路、生命這個事實的一種認可。你能回轉就證明你能放下自己認為有理的東西,自己認為對的東西,或者其他人都認為對的東西,你能有這樣的態度,就證明了你對造物主身分的承認,對他實質的承認,神把這一條看得特別重。這一條重要不重要?(重要。)有些人說:「如果人沒做錯什麼事,他回轉什麼呀?」即使沒事你也得先明白這方面真理,這是你應當做的。就像你吃飯,還沒吃之前你最起碼得知道哪些飯對人有益處,哪些飯對人沒有益處,吃多少合適,你最起碼得知道這個道理,到吃的時候你按這個原則吃就對了,保證對身體健康有益。當你注重這個的時候,這些事就會不知不覺浮出水面,讓你發現你與神之間其實並不是那麼單純的神與人的關係,神還是神,但你就不是受造之物了。

人在哪些事上沒站好自己的位置,沒做好自己該做的,這裡面就有結,就有問題該解決。那該解決的時候人應該怎麼做,應該具備什麼樣的態度?首先得有回轉的心,是吧?回轉的心,現在這麼說是個理論,怎麼實行啊?比如說,教會裡有一個上層帶領,當了二十年的帶領後,因為素質差不能勝任工作,也作不了實際工作被撤換了,撤換之後特別消極,這個消極裡面有哪些成分?如果撤換之後,按照咱們剛剛說的這幾條,還能合格地盡本分,有忠心,有順服,有回轉的心,他應該怎麼做,應該有哪些表現?首先他應該說:「神作的沒錯,我素質這麼差,這麼多年什麼實際工作也沒作,把神家工作和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都給耽誤了,神沒開除我就不錯了,我這臉皮還挺厚,一直在這個地位上撐著,還覺著自己作了多大工作似的。」他心裡能產生懊悔,這是不是一種有回轉之心的表現?首先能這麼實行,就是有回轉的心了。其次,他如果說,「我素質差,以前沒做好,那現在我能做點什麼呢?信神盡本分,這個本分也不是指做帶領,本分就是我能做點什麼就做點什麼,能寫文章我就寫文章,能澆灌新人我就澆灌新人,神對盡本分的要求是達到合格盡本分,那我也往這方面夠」,這又是一方面表現了。另外,他說:「那些年我在帶領的位上盡追求地位之福了,盡追求講道理、裝備道理了,沒有追求生命進入,不懂得什麼是順服,這次撤換下來再一看,自己差得太多了,缺少的太多了,神作的沒錯,我得順服。以前有地位,別人對我挺好,到哪兒大夥都圍著,現在沒人搭理了,遭人恨惡、厭憎了,這也是應該的,我該受這個報應。另外,受造之物在神面前哪有地位啊,地位那不是結局、歸宿,神給的託付就是讓咱們盡好本分,咱們能做什麼就做什麼。再一個,對神的安排,對神家的工作安排,咱們得有順服的態度,雖然順服挺難,但是我也得順服,神作的沒錯,咱們有千條理由、萬條理由那都不是真理,還是順服吧!」這些統統都是回轉的表現。如果具備了這些,在神那兒會怎麼評價這個人?說這是一個有良心、有理性的人,這個評價高不高?(高。)還不太高,僅僅是有良心、有理智,還沒達到神要成全的標準,但是對於這樣的人已經很難得了。那接下來你怎麼追求能讓神改變對你的看法,這就在乎你怎麼走了。但是,如果這個人他每做一樣事與咱們剛剛所講的每一條都相違背,「沒地位了,那讓我盡什麼本分我也沒勁,地位就是我的本分,當帶領就是我的本分,當帶領當好了就是當大官,管多少人哪,那就是我的賞賜,是我該得的。這些年我做帶領受了那麼多苦,沒有功勞還有苦勞,還說我沒作實際工作,我沒少作呀,不管達沒達到果效,我沒閒著,就衝我這個沒閒著,神就不能這麼隨隨便便地淘汰我」,這有沒有順服?「讓我盡本分?沒地位了還讓我做這做那的,這不是玩弄人嗎?」他盡什麼本分都沒勁了,這有沒有忠心?(沒有。)沒有忠心,沒有順服,沒有回轉,什麼都沒有,可不可憐?可憐,這二十年白信了。就這麼聽神的話,也給別人講了不少道,最後連自己這點問題都解決不了,太可悲了!這樣還想接受神的審判刑罰,沒事還在那兒熬地位,你熬什麼也不值錢!別的咱們不說,就神把你從地位上撤下來,你就惱羞成怒,你就較勁,就這一點你就不配做人,你不配是神的受造之物,你還講什麼理啊?你信了這麼多年連這點順服都沒有,你作什麼工作了?你這些年信神的成果在哪兒?可憐,可恨,噁心哪!給你個地位你就當官做了,地位能代表性情變化了?那不就是神恩待嘛,神恩待你給你這個託付,可惜你把它當官做了,這噁不噁心?在神家哪有官啊?歷代聖徒當中也沒有一個官,兩千年來人都崇拜保羅,但沒有一個人說保羅是什麼官,所以,「官」這個說法不成立,它不是賞賜,也不是神給你的託付,你得放下,要是總擔著你也不好受,是吧?

咱們剛剛講到有回轉的心,這重不重要?(重要。)人有這樣的態度太重要了。你要想與造物主之間建立起一層救世主與被救贖之人的關係,要想讓神拯救你,你必須得擺正你的位置,必須確定神在你心中的位置、地位。擺正你的位置,你是什麼位置?(受造之物。)受造之物是誰啊?是人,不是畜生,無論什麼時候你得記著自己是人,你別忘了自己是誰。神給你點恩典,給你點祝福,你就不知道自己是誰了,神跟你說說貼心話,安慰安慰你,高抬高抬你,你就想用腳踩著神,這是什麼東西?是不是人?(不是。)神不認你這樣的受造之物,一邊去吧,認都不認你,神還成全你嗎?(不成全。)為什麼不成全?你不具備神要成全的條件。能具備回轉的心,這個很重要,這是一種心態,同時也是一種態度,這種態度是人在神面前想得到神的拯救,想得到神的成全,人所應該具備的一條重要的實行原則。別覺得自己多麼偉大、多麼尊貴,別覺得自己多麼的正確無誤,你不是偉大的、光榮的、正確的,你是渺小的、低賤的,你是經過撒但敗壞的受造人類,你需要接受造物主的拯救,你不是已經蒙拯救了,你不是完人,你得具備這個理智。

接受神刑罰審判的條件一共有四條,你們把它記住,臨到事的時候就對照對照,如果這個事涉及順服,那你就實行順服,要有順服的心態,如果沒有順服的心態,那你就再向旁邊的人尋求尋求,旁邊的人告訴你得按神的話做,那你按照神的話去做就行了,你別分析,別講理,一講理就完了,神噁心你了。神一噁心你,你怎麼辦?趕緊回轉,悔改,咱們不能因為一件小事傷了神的心,然後一再地傷神心,一再地不搭理神,咱們什麼也不是,咱們不搭理神,神就不要咱們了。神要是不搭理、不要咱們了,咱們怎麼辦哪?如果說「神不要我我要神」,這不行,你得回轉。你說「我回轉,我悔改,神你別不要我,我沒有你不行啊」,光說這話也白搭,沒用,神不需要你說這好聽的話,神要看你的態度,你的實行,你前面所走的道路,神要看你的表現。你別以為神是一個普通的人,三兩句好聽的話就給說感動了,神不會那樣,神看你的態度,你的態度一回轉,神看你這個人從剛硬變得能順服了,能接受了,不跟神頂牛了,你的剛硬有所變化,你知道自己是誰,你還認你的神,緊接著神在你身上就要作一些事。有些時候人說沒感覺到神要作什麼事,你別憑感覺,你的感覺準嗎?神在你身上作了多少工作你感覺到了嗎?神傷心的時候你有感覺嗎?你什麼也不知道,你說不定在哪兒高興樂呵呢。所以說,你別憑你的感覺去會意神的感覺,也別憑你的感覺去衡量神的感覺,沒有用。如果說神不搭理你了,你什麼感覺也沒有,沒有開啟,也沒得到認可,你該怎麼辦?記住一條,受造之物該盡的責任、本分得繼續,該說實話還得說實話,別因為神不搭理、不要了就把以前的謊話都給撿回來,然後該怎麼說還怎麼說,如果那樣你就徹底完了,這就叫較勁!守住本分,該順服還得順服,繼續,這樣一繼續有什麼好處呢?神看你回轉了,神的心也就柔和下來了,他對你的烈怒、憤怒就一點點地撤了,一撤了對人來說是不是機會?(是。)人的福就來了。什麼時候你不憑感覺活著,不憑處世哲學活著,而是根據神所說的話,神所交代給你的原則,神所交代給你的本分,神所告訴你該實行、該走的路,憑這些東西活著了,不管神怎麼對待你,對你理不理睬,你該怎麼做還怎麼做,神就認可你這個人了。怎麼認可了呢?就是無論神在你身上怎麼作,神理不理你,在你身上有沒有恩典祝福,有沒有光照開啟,有沒有看顧保守,你感覺到了多少,不管神怎麼作,你就一個勁兒,就是你守住了一個受造之物該守的位置,你把神的話當成你人生的目標方向,把神的話當成真理了,當成你人生最高的至理名言了,這一表現的實質就是在你心中認可了造物主是你的生命,是你的神,這樣神就放心了,你就是一個獨立的在神面前能夠正常生活的人了,這樣的人就具備了性情變化的基本條件了。在這個基礎上,人所明白的、人所達到的變化能不能夠得上性情變化?還夠不上。所以說,你具備了這些,就是對造物主身分的承認,對自己的本分負責的態度,還有對待真理能回轉的態度,你具備了這些之後,神就要在你身上作審判刑罰的工作了,蒙拯救就從這兒開始了。有些人說:「那具備這些是不是就已經性情變化了,都這麼多變化了,還審判刑罰什麼呀?」那審判刑罰的是什麼?(人的本性。)是人的本性實質,就是咱們說的七方面敗壞性情。人具備了這些,能達到這些了,這算什麼?人裡面有沒有哪一方面的性情有深入的、系統的變化?(沒有。)沒有從根源上的變化,也就是在神沒有作審判刑罰的工作之前,你對你某一方面的敗壞性情的認識永遠浮在表面上、字面上,跟自己對不上號,離得很遠,差距很大。所以說,在神沒有作審判刑罰的工作之前,不管你認為自己多好,多老實,多麼中規中矩了,多麼能有順服的態度了,你得知道一點,你的性情還沒有正式開始變化,你的那些實行法、那些作法只是行為上的變化,是一個蒙神拯救之人該具備的基本的人性。誠實,順服,能回轉,還有忠心,這幾樣是人性裡該具備的東西,當然良心、理智就更不用說了,這些在神作審判刑罰的工作之前你就得具備。合格地盡本分,有順服的心態,基本是誠實人,有一顆悔改的心,這四條具備了,神就開始在人身上展開審判刑罰的工作了。

現在,神在人身上具體怎麼作審判刑罰的工作,你們心裡應該有點概念了吧?好比說,對於邪惡方面,人常常試探神,常常莫名其妙地想研究神,還有猜忌、懷疑、質疑神的話,猜測神對待人到底是什麼態度,這是不是邪惡?人現在知不知道自己的哪些表現是這個性情?你不清楚,在審判刑罰期間神就會在你身上作工,讓你亮相,亮你的各種情形,讓你自己知道,當然亮相可能你不會太丟醜,就是最起碼讓你知道神審判刑罰你的是什麼。好比說你犯了什麼罪行,審判官肯定會告訴你:根據刑法哪章哪節哪條,你犯了哪個錯,證詞、證人、證物是什麼。然後你就在心裡琢磨,「這一點不差都說出來了,都是我的錯」,你心裡就清楚這些事是你自己裡面有的東西,這些東西不是一種行為,不是一時的流露,是你的性情。接下來在神作審判刑罰的工作期間,你就會不斷地被顯明,因為你的性情被對付,你因此而受痛苦,受熬煉。比如說,對神猜忌這個事,這是邪惡中的一種表現,人常常猜忌神,但是人從來意識不到這是邪惡,這個事就得解決。當神審判刑罰你的時候,你一猜忌神,神會讓你知道這是邪惡,你活在了邪惡的性情裡,你用邪惡的性情來對待你的神,來與你的神較量,來猜忌你的神,你裡面也很痛苦,你不想那麼做,但是沒辦法,你有這個性情,神就會擺設環境來熬煉你,讓你不知不覺地沒有那樣的思維,沒有那樣的想像,這時候人就該受苦了,這時候才是真正的熬煉,是因為敗壞性情而受熬煉。那怎麼能形成熬煉呢?如果你自己認為它不是敗壞性情,說「我沒有那個表現,也沒有那個情形,我不是那樣的人,所以我也沒有那個敗壞性情,你說的那個情形我不存在」,那神審判你的時候,你受不受熬煉?(不受。)當你承認的時候,神審判你你知道了,你能對上號了,但你還放不下,還活在其中,你擺脫不了,這就形成了熬煉。你知道神不喜歡,神厭憎,你離神的要求很遠,你明知道你是錯的,神是對的,你卻行不出來,卻不能遵行神的道的時候,你的痛苦就產生了,你們現在有這樣的痛苦嗎?(沒有。)在性情上最起碼沒有,在個別小事、作法上也可能會有,但那絕對不是熬煉。如果你們能進入這樣的生活,走上這樣的道路,說「不再熬情感、熬地位了,而是真的受熬煉了,發現自己真的是與神不相合,敗壞性情根深蒂固,怎麼脫也脫不掉,讓神熬煉、顯明吧」,當你活在這樣的情形裡的時候,你就走上了蒙拯救的道路了。現在這麼說,你們可能都挺渴慕那一天的到來,都挺盼望那一天的到來,但是我不知道你們有多少人能夠有福享受到這樣的待遇,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也是天大的福氣。人蒙拯救不容易,造物主如果真的看中你了,選中你了,說讓你做他的跟隨者,這才是你蒙拯救的第一步;如果造物主看中你了,說你這個人能有資格接受他的審判刑罰了,這才是第二步;如果你能從神的審判刑罰當中走出來,能夠達到性情有變化,與造物主相合,走上了敬畏神遠離惡的道路,這才是最後的結果。現在,不知道你們這些人誰能有福走到那一天,不知道誰能有福接受這樣的拯救,看面相能不能看出來?看不出來,那叫八卦。看素質能不能看出來?看文化高低能不能看出來?(看不出來。)那看人現在盡什麼本分能不能看出來?看人生在什麼家庭能不能看出來?有些人說「我家祖宗三代都信主,我在娘胎裡就信了,那我肯定能蒙拯救」,這是傻話,太無知了,神才不看那個。法利賽人世世代代都信神,現在怎麼樣了?做神的跟隨者神都不要,徹底淘汰了,與神的拯救工作無關無份了。

接受神的審判刑罰涉及到性情變化的這個話題,人會產生很多觀念,神對人要求的標準,什麼人能接受神的審判刑罰,什麼人走上了接受神審判刑罰的道路、走上了被成全的道路,這麼講完之後,人這方面的觀念是不是就都解決了?有沒有人說「你說的不對,我還是那麼想的,我那麼想、那麼認為才是對的」?這樣的人用不用跟他理論?如果你們碰到這樣的人,也可以跟他理論理論,看看能不能說服他,能說服更好,說不服就算了,反正也不是他拯救人,是神拯救人,神說了算,他說了不算,他自己不能拯救自己。在神審判刑罰人之前,人會處在很多情形當中,比如說,人常見的消極方面,別人盡本分比他強他消極,別人家庭比他團圓他消極,別人條件比他好點、素質比他高點他也消極,讓他起早點也消極,本分累點也消極,本分不累還消極,怎麼樣都消極。如果這個人特別追求,曾經特別能付代價,有點素質,也能作點實際工作,按著人的觀念來說,對這樣的人神是不是應該偏待一下,別讓他消極,給他點出路啊?按人的觀念人應該這麼琢磨,說:「這樣的人太可憐了,總消極,神怎麼也不作工啊!」對於這樣的人神怎麼作?神是什麼態度?神不管教,也不對付修理,神就把他往灰堆裡一撂,什麼意思呢?就是你總消極,你對神作的都不滿,那你找個灰堆自己呆著去吧,眼不見心不煩,神才不作無用功。有些人說:「神不作,那神沒有愛呀!」神的愛不是那麼表現的。消極這是人裡面有問題,就是人不能接受真理,對神所作的一貫不滿,而且絲毫不能實行真理,那神還搭理他幹什麼,這種人是不是不可理喻?對待不可理喻的人神怎麼辦?你信、你追求你就能得著,神的話對待每一個人都是公平的,你不是接受真理的態度,不是順服的態度,跟神要求的不相符,那你願意怎麼信就怎麼信,你不想盡本分你千萬別耍賴,別拿把,你趕緊走,想上哪兒上哪兒,對這樣的人神不挽留,這就是神的態度。你明明是一個受造之物,你還總不想做受造之物,總想當天使長,神能搭理你嗎?你明明就是個普通的人,你卻總想有點特殊優待,做有地位、有身分的人,想一切都比別人強,這就不合理,這就沒理智。對於沒理智的人神怎麼看?什麼道理都明白,道也沒少聽,神對這樣的人怎麼評價?不可理喻。有些人說:「你說我不可理喻,那我還不效力了呢!」你不甘心效力也不勉強,你趕緊走,你甘心神家還有要求呢,人能蒙拯救這是天大的福氣,人可別覺著神求著人,神不求你,你要達到神這幾個標準神才開始審判刑罰你。有些人說:「審判刑罰那得受苦啊!」受苦還得有資格呢,你沒這個資格神不作,你以為那麼簡單哪。這樣的人他最終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任,不管是什麼人,對待神是什麼態度,只要是跟神所要求的態度不相符,神一律不管,放任自流,神的話擺在那兒,你能做到就做,你願意做就做,你不願意做或者你做不到神不勉強,你以為神會跪地求你嗎?你以為神會管教你,神會嚇唬你、恐嚇你嗎?絕對不會,神說:「你不喜歡這樣,那好,我給你點恩典,你到哪兒快活去吧,趕緊走,不勉強,當然這福也就沒了。」不勉強這裡面有什麼?神不管教,也不責打,也不提醒,也不勸勉,開啟光照全沒有,人活得可滋潤了,盡本分應付糊弄沒管教,消極怠工沒管教,隨意論斷神嘴也不長泡,埋怨神、誤解神、抵擋神什麼感覺也沒有,一直到最後作了大惡了,就像前面講的那位老兄,一瓶止咳糖漿液就換得滅亡的下場都沒知覺。按人的觀念想像,這麼大的事,這麼多年過去了,他內心深處應該隱隱地會有一種感覺,會有一種預感,但是沒有,神不作。神不作,這是神的一種態度,這代表什麼?你們能想像到神內心是怎麼想的嗎?神已經徹底放棄了這樣的人,他為什麼能放棄呢?就是他輕視這樣的人,這樣的人不值得一提,連雞毛的重量都沒有,比螞蟻還輕,不值得一提。到有一天,這樣的人說「我想做神的受造之物,神你要我吧,我認你是我的造物主」,神要不要?不要了。人說「我後悔啊,我現在回轉哪」,來得及嗎?晚了,有的人眼珠子哭掉了都沒用。所以說,什麼事臨到別衝動,記住我告訴你們的那幾條,一衝動惹下大禍就不是一般的事了,就涉及到你的結局了,結局一定,你再想起來「神怎麼說的,神怎麼告訴的,神的要求是什麼,我該怎麼做」,晚了。現在神的工作還沒有結束,但有些人的結局已經定了,神沒有告訴任何人,神也沒有聲張過這事,連他本人也不知道。

我再講兩個案例。前面的案例是那位老兄,這兩個案例是兩位大姐,一聽這稱呼就知道位置都不低,就位置不低的人能作出大惡。其中一位大姐她跟一個外邦人打交道,那個外邦人的企業要倒閉了,資金周轉不靈,這位大姐在神家做帶領,能支配錢財,然後這個外邦人就跟她借錢,這位大姐沒問上面自己就同意借了。誰的錢都可以是錢,但神的錢是什麼?(祭物。)唯獨神的錢不是錢,那是祭物。祭物她動了,而且還不是小數目,動完之後被開除了,這是教會的處理,這是人的處理。開除後,她就開始還錢,「欠神家錢了,瞎做了,這一輩子就還錢吧」,態度不錯,這代不代表回轉?(不代表。)如果真回轉了,神是什麼態度?就她這一個行為,有點虎大膽,像二桿子,就代表她的性情,代表她對神的態度。神的錢往那兒一放,神沒告訴你怎麼分配,也沒告訴你說不許動,在她心裡就沒有底線,她一做帶領她就認為有權支配這個錢,她就敢動這個錢,動完之後在神那兒怎麼處理?神都沒有費勁,教會就把她開除了,就這幾十萬把她的結局定了,永遠地在神那兒剪除,不要了。為什麼神能這樣作呢?這代表神的憤怒,當然也是神的一種性情,神不容人觸犯,你觸犯神的性情了,這就越過底線了。行政裡有沒有這條?(有。)你看她做事的時候神管沒管?沒管,沒攔阻,神沒吱聲,在她做事的時候沒有約束,沒有責備,也沒有提示,錢就這樣借出去了,她正得意呢,教會就把她踢出去了,她就哭鼻子了,緊接著就開始打工還錢。事實上,神看重的是錢嗎?不是,他看重的不是錢,而是因為這個錢人所流露出來的對他的一種態度,他看重的是這個。人恰恰因為錢觸犯了神的性情,這是不是該死?你消極點,軟弱點,或者盡本分有時候有點摻雜,或者有時候站地位享受點地位之福,神當你這是敗壞性情流露,但是你動神的祭物,還不跟神商量,在神來看這是什麼?這是背叛,這是天使長,天使長是什麼性情?它做什麼事了神說是背叛?(想當神。)那神的祭物她想支配,她把自己當誰了?(當神了。)當神了,錯就錯在這兒,所以說她觸犯神的性情了。這性質嚴不嚴重?定性得準不準確?(準確。)這就沒有結局了。沒結局了,這是現在看到的,在神那兒定義的,以後要經歷什麼懲罰那就是以後的事了。這是其中一位大姐,這位大姐膽兒真大,還能騙,還能胡作非為,還不計後果,又蠢,又壞,又張狂,她有沒有一點順服?有沒有一點尋求的意思?沒有,她想支配神的祭物、神的東西,不經任何人同意,未與任何人商量、交通,自己就全權處理了這個事,處理完之後的結果就是這樣的。那有些人說,「難道動神的祭物就觸犯神的性情了嗎?」是不是這樣?對待神的祭物神家有規定原則,神的祭物怎麼分配,教會有原則,你按照原則做神不干涉這些事,你如果不按原則做,你非要胡作非為另搞一套,獨自地、私自地處理這些事,這就觸犯神的性情了。這是一位大姐大的故事。

第二位大姐大的故事也是關於祭物方面的。事情是這樣的:咱們買了一處房子作教堂,那處房子需要裝修一下,這一裝修得需要人管理,需要買材料,設計,得花錢。因為是神家的工作,涉及到神的經營,那肯定花的是神家的錢,是神的祭物,這個錢是根據神家原則合理合法地運用,正當地運用。咱們這位大姐大那時候是帶領,她負責這個工程,然後她找了一個剛信的來做這個活兒,那人像個外邦人一樣,後期她就跟這個外邦人勾搭,買了很多高檔的用品,花了很多冤枉錢。這不是騙神家錢嗎?這是騙神的祭物,揮霍神的祭物啊!這個外邦人從中掙了不少錢,他能掙這個錢跟這個大姐大有沒有關係?(有。)這是大姐大一手促成的,她就認可做這個事,她就出賣神家的利益,使神家利益受虧損了,而且損失了很多。她在做這個事期間,神有沒有責備她?(沒有。)她沒有知覺,怎麼看她沒有知覺呢?有些事實是可以證明的,就是她從一開始就能看清那個外邦人要幹什麼,但她不限制,而是縱容,默認,一個勁兒地往裡投錢,結果錢越花越多,最後活兒做得還不怎麼樣。她能看明白,她卻還往裡投錢,神在這時候作沒作事?人的觀念想像是什麼?神的錢神應該負責,神應該阻止她,這是人的觀念,但神沒有這麼作。等這個工程完工後,神家經過調查發現損失了不少祭物,這個大姐大該怎麼處理?(開除。)神沒作什麼事,教會又給踢出去了,又一個大姐大開始還錢了。這事該怎麼定結局啊?這事的性質是什麼?她不但不負責任、不把關,而且還勾搭外人來騙神,騙神的祭物,這個性質比上一個還嚴重。所以,在神那兒神怎麼定這樣的人的結局?滅亡了,懲不懲罰那是後話,首先這樣的人有可能有一天就被神放在邪靈污鬼群居之地了,今生肉體被毀滅,靈魂被污鬼邪靈糟蹋、玷污,這就是結局。為什麼神對這樣的人能這樣處理?她觸犯神的性情了,那觸犯神的性情,神還有愛嗎?不愛了,不憐憫了,沒有慈愛了,只有烈怒。提起她這個事神就恨,神就厭憎,為什麼厭憎到這個程度?就是明知道真道還故意犯罪,不但沒有了贖罪祭,還要接受神烈怒的懲罰,什麼結局、歸宿、蒙拯救,沒有了。這就是觸犯神的性情了。

人觸犯神的性情容不容易?其實沒有那麼多機會,也沒有那麼多場合,機會很少,機率也很小,但是人為什麼在這樣小的機率之下,在這樣極少見的機會之下,還能觸犯神的性情呢?她們都信了二十多年,聽了很多年的道,也長期擔任帶領工人,為什麼她們能犯這麼嚴重的錯誤?從人性上來說,她們沒有人性,沒有良心、理性。從她們對神的信來說,她們具不具備真實的信?不具備,在她們心裡沒有神。心裡沒有神是怎麼表現的?她做事沒有「怕」字,她沒有怕,沒有底線,說「這個事這麼做完之後我會怎麼樣?會不會有後果啊?這事做完之後人不知道,神知道了怎麼辦?我得對這事負責任,這涉及到我的結局啊」,她不懂得思考這些事,這不麻煩了嗎?不懂得思考這些事,這是不是人哪?(不是。)所以說,她能觸犯神的性情,她能犯這麼大的錯。如果人有正常人性思維,他就會有那個心,他就會考慮,「借錢?是借我個人的錢嗎?這錢是神的錢,我要是圖一時讓他高看把神的錢借出去了,他要是還不了呢,這窟窿怎麼補上啊?就算能補上,那我借出去這是什麼行為?神的錢能隨便動嗎?這不能隨便動,我要是動了的話這是什麼性質?」他得考慮這些,不能別人一張嘴,他聽完之後腦袋一熱就借出去了。他不考慮或者是他考慮過了但沒想到這個後果,那他對神是怎麼看的,他是怎麼信的?他是根本不承認神的存在,這個太可怕了!他不承認神的存在,他就不承認神會定他的結局,不承認神會在他身上有報應,他不怕這個,他不相信有這個。一般人有百分之五六十的相信他做事就怯手,他就會受約束;百分之三十的相信可能也受點約束,但是一有機會還能得逞,機會要是不多或者是不太成熟的話他也就憋住了,也就受限制了;就是那些一點相信都沒有的人,他就什麼都敢做,不計後果地做,這就是畜生,不是人。表面上看是個人,但做的不是人做的事,最起碼說是畜生,再嚴重地說有可能就是什麼污鬼邪靈,就是來打岔攪擾神工作的,是專門破壞神工作的。神對他這樣的定規準不準確?(準確。)神作的事沒有錯事,一個是神作的事準確,另外一個,神作什麼事不是憑一時的現象。像她們這樣的人,信了二十年能走到現在這個程度而畫上句號,以這種方式畫上句號,以這種結局畫上句號,這是怎麼造成的?這不是一天兩天造成的,從她信的實質上,還有從她走的道路上來說,她不是一個追求真理的人,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她對真理絲毫不感興趣,如果有一點感興趣,她的人性會發生變化。人性發生變化會給她帶來什麼呢?就是她做事會有個度,會有個衡量的標準,會憑著正常人的理智、思維衡量,一看這事不合適她就不做了。但是,她從來不追求,她連這個度、這個思維都沒有,這一沒有她就什麼事都能幹了,這一什麼事都能幹就把她害慘了,害死了。這就是她們為什麼以這種方式畫上句號的原因,就是這麼回事。

你們聽完這兩個案例有什麼想法?有些人說,「今天收穫可大了,我得著一個最高的真理,就是神的東西千萬別動,千萬別打主意,千萬別招惹,招惹了那就沒好」,是不是這麼回事?這是不是真理?你招不招惹那個東西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心裡面對神有什麼樣的態度,你對神有敬畏、有懼怕,你真相信神的存在,你真為自己的結局著想,有些事你是不會做的,你想都不想,所以說,這個試探就不會臨到你,永遠都不會臨到你。你怕有用嗎?怕沒有用。那在她們做這個事的期間神作什麼了?神就任其發展,把這兩個魔鬼,把這兩個根本沒有一丁點兒懼怕神之心的非人類放在了撒但的試探當中,讓她們徹底被毀滅。這是不是神的態度?這是神的公義性情,這可不得了啊!人解決人、報應人有人的手段,就是現報,打兩槌,給他打得鼻青臉腫來解恨,或者僱用黑社會讓他家破人亡,或者讓他不幸福、痛苦,給他點報應就完事了,神不那麼作,神有神的底線、原則,神也有神的方式。神對待一個人、報應一個人,他讓你什麼感覺也沒有,你沒感覺,但是在神那兒事已經解決完了,解決完多少年之後,後續的痛苦會一點一點地浮出水面。當神的恩典、神的祝福、神的開啟光照,或者神的這一切一切,神給正常人類享受的這些待遇神剝奪了之後,這個人就徹底不是人了,他在神眼中不再是受造之物了,而是畜類,是另類。神說太陽照好人也照歹人,這樣的人是歹人還是好人?(歹人。)都不是,在神那兒,神的花名冊裡已經把這類人銷了,沒有了,他是非人類了。非人類是什麼定義?(畜生。)也可能有些人還羨慕,「人家在外面打工掙錢,跟外邦人在一起生活,那日子過得可滋潤了,一點也不像在教會裡面苦哈哈的,每天盡本分還得起早貪黑。」我告訴你,他的苦日子在後頭呢,你要是羨慕你也可以跟著。人的苦日子不是說肉體得一個病痛,熬上兩三年或者治療兩三年的這個痛苦,不是這個痛苦,心靈裡面的痛苦是很多人可能沒法形容的,或者是人還未曾感受到的一些痛苦,那是人不好受的,不容易受的。好比說,你喜歡一個人,你愛一個人,這個人離開你了,但是你在生活當中還能看見,只是他不能像你想像的與你朝夕相處或者對你好,就因為某種原因你能見著他,但是你不能如願以償地跟他朝夕相處,這是什麼痛苦?那就是生不如死啊!還不如這個人徹底死了,然後留下一些美好的印象,留下一些美好的回憶。就是他活著,你能看到他,然後還不能達到你所願的那個目的,這是更痛苦的,是心靈的痛苦,是吧?她們就是這樣的結局。

在人的觀念當中,似乎人無論犯什麼錯,人無論做什麼事,只要能夠回到造物主的面前,回到神面前,神都可以原諒,如果是這樣才能證明神的大愛是浩瀚的,是真實愛人類的,這是人的觀念,這就看到人對神的認識帶著太多的想像,帶著太多的人意。如果按著人的觀念定規神的話,那神作事是沒有原則的,他是沒有任何性情的,這樣的神是不存在的。正因為神是真實存在的,他是鮮活的,他是確確實實、實實際際地存在的,他才有各種表現,這個表現就是他在人身上作的各種事,對待人的各種態度,這就是神確實存在的一個證據。那有些人說了,「處理這些人他本人也沒有知覺,這怎麼看神的存在呀?」怎麼看神的存在?就咱們今天剛剛講的這些,讓人看到了神的態度,讓人看到了神的性情,也讓人看到了神作事、處理人的一個原則,這是不是神真實存在的證據?如果這位神根本就不存在,他真的是空氣,那他作任何事都是沒有原則、沒有底線的,是看不到、摸不到的,是空洞的,不會落實到人的生活當中,與人的生活、與人的行為以及任何表現是不相關的,那只是一種理論,只是一種論調、空話。正因為這位神是存在的,所以他作的很多事就能讓人看到他的態度。

人對神作工的各種觀念、各種想像,主體部分基本上咱們今天就交通完了,主體部分主要是什麼?人對神的審判刑罰的種種觀念想像與認為,還有人對什麼是性情變化的種種觀念想像,還有人對神作在人身上的審判刑罰的工作的原則和對人的要求標準,人也有諸多的想像。這些東西對人來說,概念基本上是混淆的、不清晰的,這個不清晰代表什麼?人還不明白真理,不明白神在人身上作的這些工作所涉及的真理,通過今天這麼一講,你們是不是基本上有一個輪廓、有一個定義了?(是。)那有了這樣的認識,接下來你們該做的是什麼?首先,你們得認識到神有這樣的要求標準,這個要求標準是不是可塑性的?是不是高點也行,低點也行?(不是。)怎麼說不是呢?從恩典時代到現在,從神成全的人身上就可以看到這個標準是嚴格的,是定規好的,神永遠不會改變,兩千年前沒變,到現在還不變,只不過現在成全的人會比那時候多,因為神的話說得太多了。那時候是小量地作工作,沒有明確地告訴人更多的真理,這個時候因為告訴了人更多的真理,讓人知道了更多的神的心意,神把所有的神的要求標準、真理都發表出來讓人知道,同時神的靈在人中間也這樣作工作配合,所以,這兩方面一結合就證明在這個時期神要成全更多的人,是一批人,不是一兩個人。從這個信息上來看,你們多數人是不是都有希望?有些人說「我不把握」,不把握咱們也試試,寧可失敗了咱們也不能現在告饒,現在告饒是什麼表現?是懦夫、窩囊、無能、齷齪的表現,是羞辱神的表現,不能當懦夫!這些條件、這些標準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告訴人了,接下來人該做的就是怎麼配合神的要求,無論在這個期間失敗多少次,只要你不觸犯神的性情,你就別氣餒,別放棄,繼續往上夠。有些人說「我素質差」,你素質差神不知道啊?你都承認素質差了,在神那兒看就已經差不多了,因為沒有幾個人承認自己素質差的,這是好事,好的表現。有些人說「我人性不好,我人性壞」,你人性壞你怎麼知道的?別人怎麼沒有這個勇氣說?你能有勇氣承認,證明你對神拯救人的心是了解了,你對神拯救人的工作是有信心的,是有心志願意滿足神的,是吧?最起碼你說了這一句實話。現在,外邦人誰說自己不好啊?就是不好都要說成好,作了的惡都要變成大好事、大善行,簡直就是顛倒黑白。不管臨到什麼挫折,臨到什麼失敗跌倒,都得能看到希望是在前方的,前方是誰?是神!這就有神話指引、神話帶領了,人就能走在正路上。

上一篇:第七十五篇 解決觀念才能進入信神正軌(二)

下一篇:第七十七篇 什麼是合格的盡本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