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基督的座談紀要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第七十三篇 擺正人與神之間的關係很重要

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最重要的是怎樣對待神話的問題,神無論是以什麼方式說話,或者這些話語說到什麼程度,人心裡都應該明白,其實神無論怎麼說,無論說了哪些,都是人最需要的,另外,神所說的話都是人的思想、人的心思就是人的本能完全能夠達到的,能夠聽得懂的。神說任何的話,作任何的事,在人身上聖靈作工也好,或者神安排各種人事物、環境也好,都沒有超乎人本能能達到的這個範圍,就是沒有超乎人的思想境界,而是很具體、很真實,也很現實。神這樣說話、作工人如果還明白不了,這就有原因了,是吧?神說這些話的方式、語氣,還有說話的出發點,還有神所供應的所有這些內容,就是所有想蒙神拯救之人必須具備的,都是人能聽得懂的。因為他是對人說話,說的都是人類的語言,而且神在發表這些話的同時,儘量地用人類能達到、能夠得上的多方位的語言還有詞彙來供應給人,讓有不同思想角度的人,有不同文化程度的人,有不同社會教育背景、不同家庭背景的人,都能夠聽得懂,都能夠得上。從神說的所有這些話當中你應該明白一點,神說的所有這些話沒有深奧的、抽象的東西,說這話拿出一看,人類沒這個語言,這是神自己造的,是神性語言,人看不懂。有沒有這樣的語言?(沒有。)絕對沒有。發表的這些真理這是從神來的,但是發表這些真理的語言形式,具體到用詞,都是人類的語言,不出人類語言的範圍。不管神以哪種形式說話,說話的用詞、方式甚至語調有沒有讓人類覺得費解的,說這不是人類的語言?(沒有。)目前為止應該沒有人發現,是吧?有些人說:「不對,我發現一個,公義威嚴。」「公義威嚴」是神性實質的一方面定義、說法,但是這兩個詞在人類中間有沒有?(有。)無論你對這兩個詞的理解程度是什麼,但是最起碼你能從字典裡查到這兩個詞最基本、最原始的解釋,通過最原始的解釋來對號神的實質、神的性情還有神的所有所是,這樣一結合,這兩個詞對人類來說就比較具體不抽象了,再加上神話中大篇幅的事實的講解、註釋、說明,這兩個詞對所有的人來說越來越具體,越來越有畫面感,越來越真實,越來越接近人應該認識的神的實質、神的所有所是。所以說,就涉及到神性情的這樣的詞彙、這樣的說法對你們來說都不抽象、不深奧,那涉及到人平時的實行、涉及到人走的道路、涉及到真理原則的這些真理,你們說有抽象的嗎?沒有抽象的,是吧?

我從開始講道說話到現在,我就是極力地搜集,不斷地從周圍獲取各種語言、各種用詞,把這些詞運用到講道交通當中,來達到讓你們更好明白真理。我就是極力地用人類的語言,用人類所能聽懂的、所能接觸到的、所能理解到的這些語言來講道,來交通真理,來談真理原則。這是不是更接近人性的東西?(是。)那更接近人性的東西對你們來說好處是什麼?你們更好明白了。如果我突然說出一句以色列語,希伯來文,你們能不能聽懂?(聽不懂。)我學著也費勁,我才不搜集這些,我也不注重聽這些,什麼外來語、外國話,我沒那個精力學,我也沒那個義務學。我作的範圍是什麼呢?就是讓你們能夠聽到更豐富的、多樣化的語言,然後通過這多樣化的語言,讓人在明白真理的時候不會很吃力,不單調。你們看聖經當中所記載的,無論是舊約還是新約時代的各種語言都有一些範圍,人一看就是代表聖經的語言,是從聖經來的,這些話有些標誌,有些符號,是吧?我作的就是爭取讓現在的這些語言風格、用詞沒有標識性,讓人看不到這些語言就是不出聖經範圍的。雖然人能通過現在神說話的內容、說話的語氣看到,這個源頭好像跟聖經中神所說的話的那個源頭是一,但是通過用詞一看,已經跳出聖經了,更甚至高過了一世紀到現在這兩千年範圍之內所有屬靈人說的那些屬靈詞彙。那現在的這些詞彙包括什麼呢?有的是人性裡常常說的正面的、褒義的一些語言;還有一些比較能更貼切地揭露、表達人敗壞性情的詞彙、語言;還有一些專業性的東西,比如文學、音樂、舞蹈、翻譯等各項工作方面的。就是儘量讓你們不管盡哪方面本分的人,不管掌握哪方面專業常識的人,聽到我所說的這些話能夠覺得我所說的跟你所明白的專業沒有太大的距離,然後我所說的真理與你盡本分所涉及到的專業是有關的,是不脫節的。這對你們來說是不是很有幫助?(是。)如果我不關心這些事,涉及到翻譯的、影視的、美術的、寫作的,還有涉及到合唱音樂方面的,我一概避而不聞,我也從來不用這些詞,故意避開這些詞,那能不能作好工作?可能也能作一部分,但是對你們來說溝通起來就很吃力。所以,我就努力地學習、掌握這些語言,一方面在業務方面能夠對你們有一些理論與原則上的幫助,另一方面,讓你們在盡這些方面本分的時候,更覺得盡這方面本分涉及到的業務跟真理是不脫節的。不管你的專業是什麼,你的強項是什麼,你所學的業務是什麼,你把它用來盡本分的時候,同樣能讓你在盡本分的過程當中藉由你的本分、藉由你的專長來達到進入真理的目的。這是不是好事?(是。)這是好事。那怎麼能達到這麼好的結果呢?這就需要神在人性裡具備一些東西,具備什麼東西呢?就是道成的肉身所具備的正常人性對任何的專業其實不需要下功夫鑽研也能明白,但是有一點,你用這項專業來作為擴展福音工作的其中一項,你得知道這項專業給福音工作應該帶來的果效是什麼,用這項專業來盡本分的原則是什麼,這就得有真理。你要是沒有真理,專業術語學了一大堆,但是不會運用,輔導工作的時候你所講的跟真理是脫節的,真理是真理,專業是專業,這樣你就輔導不了工作。如果你不懂專業,你就乾巴地講點真理,別人一聽,「你也不懂專業,跟你說也沒用,我們就聽你交通真理那一部分就完事了」,這個果效就不太如人意,是吧?但是你在專業方面如果明白一些,然後再結合真理,你所交通的對他來說就是路途,就是原則,他實行起來就不會因為專業知識缺乏而束手束腳,也不會因為掌握了這個專業知識但不明白真理原則而影響到他的本分。反之,這兩樣會結合起來,讓他在盡這個帶有專業的本分的過程當中能明白真理、進入真理。這就是我要作的。要作這些我得達到什麼,我是不是也得掌握分寸哪?我是不是多多少少也得學點?那我怎麼學呢?(查資料。)說實話我沒查過資料,我不會像你們一樣上網去查,我沒那個精力,我不用去查,我沒事就聽聽歌,看看新聞,看看雜誌,偶爾看看報紙,還有些時候聽一些外邦的事。外邦的事當中有一些語言是神家沒有的,但這些語言如果用來作為講道當中的語言,有時候會起到很好的效果,會幫助到你們,會讓你們覺得信神的路途是很寬的,不是很悶、很讓人窒息的,這對你們幫助很大。那有些人說:「你這麼學是不是很下功夫?」我一點也不下功夫,工作忙的時候、累的時候我也不看,業餘時間學一學、看一看、聽一聽,不知不覺有些東西就掌握了。那掌握這些影不影響工作?不打架,有些是職責,有一些是環境影響必須這樣,有一些是工作需要,當然有一些也是額外收穫,就是有時意外看了一個節目,覺得這節目挺好,要不咱也做這樣的節目,或者看他那服裝挺好,咱也學點,得點啟發,就這麼學來的。那如果心裡沒有,能不能學來這些東西?(不能。)

跟你們交通這些是什麼意思呢?就是神所說的這些話你們應該能夠得上,這些雖然不能說淺顯易懂,但最起碼是人性裡應該具備的東西。一說人性裡應該具備的東西,那就是神要作這些工作的時候,神要發表這些話的時候,他已經通過人性加工了,加工成什麼了呢?就是從帶殼的麥子脫了皮,然後磨成麵,又做成饅頭、餅、麵條,加工好了給你們。那你們享受的是什麼?已經是成品熟食了,最後你們該配合的就是張大嘴巴吃,細細地嚼,慢慢地嚥,嚥到肚裡吸收、消化,變成你們的生命,變成你們肉體的身量,讓它支配你每一天的生活與所從事的活動。這些已經通過人性加工了,加工的過程可能有點複雜、有點抽象,有的人到現在都不明白,他說:「憑什麼從你嘴裡說出來的就是真理,我們說出來的就不是呢?挺明顯一個真理你怎麼就明白,一說出來就頭頭是道,就能說清楚、說明白,我們怎麼就說不明白?」這就是有區別,這個事我也說不明白,就這麼回事。你說你們需要明白的東西我是不是得先明白呀?那我什麼時候明白的,我怎麼明白的,這個過程是什麼,這很複雜,確實是抽象的事,從始到終我真的是不知道,這個事是很自然的。但是事實發展到現在,把人帶到了現在,神所說的每一句話在你們身上一點點兌現,他發表這些真理,還有引導人進入真理、走上蒙拯救的路途這個步驟,在你們身上那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一點一點地在落實,在兌現,在一點點體現出這樣的果效,這個就不抽象了,是吧?那咱們就別管這個是怎麼通過人性加工出來的,這個過程就不用研究了,這裡面有奧祕,不研究這是最明智的選擇、最明智的態度。不研究這是一種消極的態度,那除了不研究之外,積極的態度應該是什麼?接受,配合,不折不扣地順服。如果說誰最有研究資格的話,其實我最有資格,但是我從來不研究,說「這話是從哪兒來的?誰告訴我的?我是怎麼知道的,什麼時候知道的?別人知不知道啊?我說出去之後會不會有成果啊?結果是什麼?帶領這麼多人,如果最終沒達到如期的效果,沒把這些人帶到蒙拯救的路上,我可怎麼辦哪?」我從來不研究這些事。我要講什麼,我想告訴你們什麼,我就直接告訴,我不用過頭腦,研究過程,研究內容,研究結果,研究後果,我只需要考慮到的一點是什麼?我這麼說你們能不能明白,還需不需要說得更具體,還需不需要舉更多的例子,講更多的故事,讓你們從中得到更具體的內容,更具體的實行的路途;你們是不是明白了我所說的話,我的用詞,還有我說話的方式、語氣,還有我說話的語法、措詞有沒有讓你們誤會、讓你們費解的地方,有沒有讓你們感覺抽象的、深奧的、空洞的東西。我只需要觀察、研究這些,其餘的我不研究。為什麼不研究呢?跟你們說實話,不研究這不是做作,不是克制,這是本能。好比說,你是你爸媽生的,你長得像你媽媽,也像你爸爸,你研不研究你為什麼長得像你爸或像你媽呢?研不研究你為什麼是你爸媽的孩子?(不研究。)為什麼不研究?這是人的本能。有沒有人這麼想:「那你下點功夫研究研究不就知道根源了嗎?知道你自己是誰多好啊,這不就活得更踏實了嗎?」這麼想的人是什麼人?神經病,是吧?所以說,我不研究這事正不正常?(正常。)那你們不研究正不正常?你們研究很正常,你們不研究不正常,是吧?出於敗壞人類的本能與本性驅使,肯定都會研究。但是有一點是可以解決這個問題的,就是隨著人與神之間逐漸地交往,人與神的關係越來越正常,人擺正了自己的位置,也擺對了神在人心裡的位置;隨著這個過程的進展越來越好,越來越向良性發展,人對神所作的認知、認識、肯定、接受的程度會越來越深;隨著這個程度的加深,人對道成肉身的定真、認知、認識、承認程度肯定也會越來越加深;這些加深之後,你們對神的研究、疑惑是不是就越來越小了?

人為什麼會研究神呢?就是因為人裡面對神不確定的因素太多,疑惑太多,不明白的事太多,覺得費解的事太多,奧祕太多,所以想研究個結果。結果你通過外表現象,用你的專業知識、頭腦判斷,怎麼研究也沒研究明白,研究不通,最後你說「我不知他說的話是不是真理,我就試著去實行」,實行實行,到有一天一看,「這人到底是誰啊?以前總研究他,現在琢磨琢磨研究他好像不對,研究他好像打自己嘴巴,研究他是愚蠢之舉。一研究心裡怎麼就沒神了呢?一研究裡面怎麼就黑暗了呢?一研究怎麼對真理就懷疑了呢?這一懷疑遠離神了,裡面覺得沒得到印證,這路不通,不能研究」,在這樣反覆的過程當中,人就不願研究了。到有一天你經歷經歷,把所有的心思、代價、重心都放在這些真理的實行上了,放在盡本分的實行上了,你走上蒙拯救的道路了,你就不再研究道成肉身的神了,說他到底是人還是神,好像這個事已經有答案了,他無論怎麼正常,無論有什麼外表人看為不起眼的東西,人看為接受不了的東西,那都不算什麼事了,你從內心深處已經接受這個人是神所道成的肉身這一事實了。就是內心深處因為一些事實,因為一些過程,因為一些經驗,因為一些跌倒、失敗的教訓,讓你不再懷疑這個人,不再想研究這個人,讓你覺得這個人就是神這已經是不爭的事實了,你本能地就接受了他是神道成的肉身,沒有疑惑了。就是他說一個事,即便說得特別可笑、特別幼稚,或者是說一個笑話,聽著好像很粗俗,你也不懷疑,你心裡沒有鄙視。在以前你認為不合你的觀念,你會研究,你會鄙視,你會嘲笑,你會從內心不服,但是今天不一樣了,你細細地品味、細細地聽他所說的話的同時,你會站在另外一個角度接受他所發表給你的一切。什麼角度呢?「我是受造之物,他雖然個頭不高,說話聲音不大,外表不起眼,但他的身分與我不同,他不是敗壞人類中間的一員,不是我們中間的一員,我們不能與他平起平坐,相提並論」,跟之前有區別了。內心深處從一開始的不接受,不由自主地研究,到接受他的話作為你實行的路,又到你感覺好像他與你不一樣,他有真理,他似乎有神的影子、有神性情的流露,似乎有神的託付與工作在他身上,到這個程度你對他的認可到什麼程度了?你對他的任何的反應、任何的態度到了一個受造之物應該有的本能的反應了,這個時候你就放過道成肉身的神了,不再研究了,讓你研究你也不研究了,就像你自己不能研究你為什麼是你爸媽生的、為什麼長得像你爸或像你媽一樣,到了這個程度你本能地就不研究這些事了,這些事不是你日常生活範圍所涉及到的話題了,這個事跟你沒關了。你對這個事的態度從一開始條件反射地研究到本能地不研究了,變成這種本能的時候,道成肉身這個人在你心中的地位與分量就沒有人可以取代了,變成神的地位與分量了,你與神之間的關係就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因為什麼呢?與靈界人看不到的神的關係,對任何一個人來說是比較抽象的,就是神在哪兒,神是什麼樣的,神對人是什麼態度,神與人說話的時候他的表情是什麼,人一概不知。如今,站在你面前的是一個有形有像的人,他稱為神,從你開始對他不了解,抵觸、懷疑、猜測、誤解,甚至藐視,到你經歷他的話語,然後接受他的話語為生命、為真理,作為你實行的原則,行路的方向、目標,又到接受這個實實在在的人,似乎他就是你心中那位看不到的神實化的一個形像,你感受到了這一層的時候,你與神的關係就不會很空洞了。你把神從一個渺茫的、看不到的形像具體到他已經成為一個肉身了,成為一個在人中間人根本看不起的人的時候,你還能與他維持一個受造之物與造物主的關係,那你與神的關係就太正常不過了。這時,無論你對他做什麼,基本上就是一個受造之物應該有的本能的反應了,讓你去懷疑你做不到,讓你去研究你也不會去研究了,說「神為什麼這麼說話呢?為什麼有那樣的表情呢?為什麼有那樣的笑容,有那樣的舉止呢?」這些對你來說再正常不過了,神就是這樣的,神應該這樣,沒錯!他無論怎麼作,你與他的關係不變。

對於整個受造人類中所有形形色色的受造之物來說,在人的思想觀點當中,神成為一個人在人心中其實是最低賤的一個形像,最不應該取的一個形像,最不應該化身為一個最不起眼的人,是吧?最不起眼的一個人你今天都能接受他、認可他,你認他是你的神,接受他是你的神這一事實,那還有哪種事能讓你跟神之間的關係有任何的改變,能破壞你與神之間的關係呢?就沒有了,是吧?基於這一點,說明這個事也是衡量人與神之間的關係的一個標準。那你與這個肉身的關係達到了一個什麼標準呢?你倆雖然同樣都有人的外表,有人的喜好,有人的語言,有人的形象,同樣活在一個普通人的位置與世界當中,但是你能擺正自己的位置,劃分清楚你與他之間地位的區別,然後擺正你與他之間的關係,你不會僭越這個關係,人達到這個身量是不是在神那兒就應該已經合格了?沒有任何的試探也好,或者勢力也好,能破壞你與神之間的這層關係了,這層關係應該是最穩定的了,這就是標準。那言外之意,如果你與這個肉身的關係達不到人與神之間的這層關係,不具備這層關係,你說「我跟天上神的關係可好了,可正常了,可密切了」,這話現不現實?(不現實。)不真實,你說你跟天上的神的關係好誰看見了?表現是什麼?沒有事實,是吧?那現在你們與肉身中的神能不能達到這層關係?(達不到。)難處在哪兒?人在很多真理上還都不明白,不明白就意味著敗壞的人類與神所道成的肉身在很多方面的觀點與看法不是相合的,處理很多事情的原則、基礎不是相合的。那這個問題的根源在哪兒?影響這層關係的因素是什麼?人的敗壞性情。就是人還站在撒但一邊,活出的是撒但,人憑藉活著的東西是撒但的東西,是撒但的實質。神的實質是真理,他的實質是不會改變的,那要達到與神相合,需要改變的那一方是誰?(人。)當然是人了,這肯定是絕對的。那人怎麼改變?人就得來到神面前接受真理,接受真理這是人達到與神的看事觀點、做事原則能相合的唯一途徑。走上這個途徑之後,逐漸地你看事的觀點、態度,你的行事原則,等等這一切就會與神相合了,這樣你與神之間的隔閡就越來越少了,矛盾就沒有了,你對神的研究也會越來越少。

現在你們害不害怕跟我相處啊?(不怕。)你們不怕呀?我怕!你們說我怕什麼?你們身量太小,很多真理不明白,我就得繞著你們走,給你們足夠的空間,也給你們足夠的時間,讓你們去經歷、去體會交通給你們的這些真理。然後我就等著,等著你們對這些真理逐漸地明白了,接受了,身量長大了,我再試圖一點一點地靠近你們,觀察你們,看看你們身量長沒長,要是長了就跟你們多說點話,要是身量還小就躲著點。為什麼我得躲著你們呢?我要是太靠近你們,對你們要求太多、太急,容易拔苗助長。拔苗助長的後果是什麼?被拔的那個苗能助長嗎?(不能。)那結果是什麼?(夭折。)你們就沒活路了,是吧?就是跟你們相處起來,就現在這個情況來看,不但不能達到和諧、相合,連真正的融洽可能都達不到。那在這種情況下,要是勉強與你們頻繁地接觸或者生活在一起,對你們盡本分的事輔導得面面俱到,這對你們來說是壓力,是吧?在這種情況下你們覺得受苦,你們說我是不是也得忍著呀?那我忍著受不受苦啊?我也得受苦。如果受這苦你們能夠長進快,我受這點苦其實無所謂,就是多忍一忍,少說點話,睜一眼閉一眼,多寬容點,多等著點,有點耐心,這不算什麼苦。但是這苦要不受呢,你該怎麼長還怎麼長,那個速度是變不了的,就像俗語說「多年的媳婦熬成婆」,那得經過那個年頭。什麼年頭呢?就是你生了兒子,你的兒子得長大,他娶了媳婦你才能熬成婆婆呢!你如果說想直接當婆婆,這行不行?兒子都沒有談什麼當婆婆,這不是傻話嗎?這個必然的過程誰也不能省。所以說,有些苦要是提早受了,能不能達到一定果效?也可能對某一部分人,特殊的一部分人,領受能力快,人性好,又通情達理,再加上特別地喜愛真理,執著地、不厭其煩地追求真理,內心深處對光明、對正面事物不打折扣地喜愛、追求,就比如像彼得這樣的人,主動積極地追求真理,具備這樣的人性,具備這樣的追求,還得具備這樣的領受,才能提前受這樣的苦。你們中間有沒有人具備這樣的條件?(沒有。)你們不具備,那咱們就得保持距離,保持距離就避免過早地讓你們受這些苦。那這些苦什麼時候受呢?等你們的身量長到一定程度的時候,神自然會擺設環境,擺設人事物,就像約伯一樣,當他身量長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撒但會到神面前控告他,然後神許可撒但試探約伯,讓約伯臨到一切的財產被剝奪這樣的試煉。那這個事對你們來說遠不遠?有多遠哪?一方面根據你們的追求,另一方面根據神作工的需要,根據神所定計劃的那個節點。什麼節點呢?就是到了一定的時間,這些真理人基本都裝備了,都明白了,但是有的人身量還不到,怎麼辦?時間已經到了,神提前作,你以為你能躲得了哪?沒有一個人能躲過這一關,這叫檢驗工程,任何一個人都得過這一關,沒有人能提前,也沒有人能推後。沒有一個人會提前,就是說這個人身量不到,沒聽到那麼多真理,他向神要試煉,神不會作,任何人不會例外,因為每一個人在神那兒看都是平等的,神給每一個人平等的機會,也對所有的人作一樣的供應、一樣的工作。那你們說,現在根據你們這樣的身量,根據你們的情形,根據你們現在所具備的,我採取這樣的態度對你們來說有沒有益處?(有。)那我這個態度是消極還是比較積極?談不上什麼消極與積極,就是對你們來說太合適了,就是你們現在需要的。一方面你們都在正常地盡著各方面的本分,另外一方面,你們所需要具備的、明白的這些真理也一點不耽誤地供應給你們,讓你們按時分量地得著供應,得著幫助。然後你們在盡本分的過程當中逐漸地消化、經歷這些真理,在這個過程當中找到真理的原則,找到實行的路途,一點點摸著神的心意,從而擺正人與神之間的關係,站好受造之物的位置,守好自己的崗,守住自己的本分。在這之後有的人可能不知不覺就會經歷到試煉、熬煉,那是什麼時候呢?我告訴你們,有一句話可以形容:那個試煉會如期而至。雖然說這話有點抽象,但是在神那兒就是這麼回事,就是到了神該作的時候你躲也躲不掉。我現在要作的是什麼?我守好我的崗,站好我的位置,作好我的工作,我不保守,我也不冒進,按部就班的,你們誰的蒙拯救之路我都不會卡住,也不會封死,更不會耽誤你們。

有沒有人擔心說:「跟著你我們能不能得救啊?」有些人可能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但沒想過不等於是不懷疑,這個懷疑可能是存在的。那我告訴你一句實話,你不要擔心,在你擔心之前最應該擔心的是我,但是我都不擔心,你擔心什麼?你擔心是不是多餘?你沒必要擔心,我從來不擔心這事,因為這事不用我負責。有人說:「你說這話也太不負責任了,不用你負責那誰負責呀?」是不用我負責,為什麼這麼說呢?是因為我心裡從來沒有這樣的擔心,我不用顧慮這個事,不用研究這個事。如果我要擔心這個事的話,「你們的結局、歸宿我可負擔不起呀,我每走一步、每說一句話得小心謹慎地研究好了,分析透了,看到結果了我再作」,這工作作得怎麼樣?那我就失職了。但是我從來不擔心,我不研究這個後果,因為什麼?有人說「你把這事看透了」,我說沒有,「看透了」這話指什麼?一般是經過研究、分析才能說看透這個事,但我本能地不研究這事,就跟剛剛說你從來沒研究過你為什麼長得像你爸或像你媽一樣,本能裡不會研究這些事,就是思想裡沒有這些東西。那怎麼辦哪?(不研究。)不研究這就是很好的結果了,是吧?那你們是不是也應該學這個?有些人說:「你是本能的,我們怎麼學?我們學不來呀!」這裡面有這麼個事,神道成肉身實化在肉身中,他成為一個人,這個人到底是怎樣來的,這個過程不用研究,總之他成為一個人了。他在這個人身上作什麼,有哪些表現,這裡面是不是有奧祕?(是。)那這個事值不值得研究啊?不值得研究,但是值得你們尋求真理。這裡的真理是什麼?你們能不能看透?就是說,一個人他的實質、身分與他的使命是成為一體的,他的使命就是他的實質,就是他的本能,他所活出的、他所流露的、他所願意做的、他充滿的就是他的實質,也是他的本能,也是他的使命,這是可以合成一體的。那這個事說明什麼?這裡面有一個事實是你們應該能看得見的,就是神道成肉身這個事是不可置疑的。為什麼這麼說呢?哪有自己研究自己的,沒有這事。你為什麼不研究自己?你就是你自己,你還研究什麼?如果你裡面住進一個額外的東西,從外界來的一個東西,那這兩樣東西它是打架的,互相有對話,互相有抵觸,互相有協商,兩方會在同一個肉體裡面不停地爭執,甚至達到膠著的狀態,這是兩個生命在裡面。現在發生了一個這樣的現象,他從來不研究自己是誰,裡面也沒有不同的聲音,只有一個聲音,他所想的、他所活出的、他所作的在人看就是一個人在想,一個人在作,而且在他自己感覺也是一個人在作,一個人在想,這是怎麼回事?他裡面只有一個生命,沒有額外的生命。那這個生命的實質是什麼?外表來看現在人可能看不透,還認為他就是一個普通人的生命,但是通過他的使命,通過他所作的這些工作的實質來看,他怎麼又有神的影子呢?這就值得人認識了。有神的影子、有神實質流露的這個肉身到底是誰,這值得人尋求,值得人深究,是吧?那這個人不知道他怎麼是這樣的一個人,不知道他自己的實質到底是誰,這正不正常?太正常了,不超然,是吧?那有些人說:「不超然,這也不像是神哪,神應該超然哪!」這個「應該」從哪兒來的?是人的觀念想像。事實上,人所得知的、人印象當中的神的第一個行為、動作是什麼?起初,神造天地萬物,到了第六日的時候,神抓起一把泥土造了一個人放在地上,起名叫亞當,然後讓亞當睡著,從亞當的身上取出一根肋骨,造了另外一個人,神給她起名叫夏娃。從所有神的一系列的這些動作、行為來看,是不是特別有畫面感?每一個動作都是那麼真實,與人的想像觀念是不相符的,超乎人超然的想像。那現在當人接觸到神的道成肉身,聽到他所說的話,看到他所作的這一切,再與神起初造人時的實際的行為、動作對號的時候,這裡有沒有出入?有沒有差距?也可能有差距,因為那個動作你從來沒看到,但是從事實來看,起初神所說的話的源頭與方式跟現在神所說的每一句話的源頭、方式一對號,這裡基本上沒有差距。為什麼說是基本上呢?這個「基本」是有說法的。「基本上」指什麼呢?就是人所認為的神所作的實際的行為與動作,還有說話的方式,在人心裡還有些超然的成分,而現在人所看到的、聽到的神說話的方式、方法、語氣是實實際際的,是摸得著看得到的,沒有超然的成分,沒有人想像的空間,這兩者之間有距離了,這個距離最後在你們那兒看就是基本上是一致的,這個「基本」是這麼來的。

今天跟你們揭了點底,有沒有必要啊?(有。)為什麼說這些話呢?就是很多人對這些事一直就覺得挺深奧,測不透,然後總想研究。這一研究就影響到與神的關係了,你總研究神那你還能進入真理嗎?你總研究神,那你不會把神的話當真理的,這層關係就很扭曲,很變態,很不正常。那怎麼能達到把這層關係變得越來越正常呢?就是你正常地看待神所作的一切,包括這個肉身,你從心裡一點一點地試圖接受他,接受他的方方面面,說話方式、口氣,甚至他的長相、外表的樣式,你得接受。你要是不接受,總研究,你研究來研究去,最後吃虧的、受虧損的是你自己,神作成的這個事實是不會改變的。他開闢了一個時代也要影響整個時代,也要帶領整個時代,這個事實不會改變。那人在這個事上應該作的選擇是什麼?(接受。)人應該接受,別研究,接受,認識,然後不斷地矯正與神之間的關係,時時提醒自己:我是受造之物,我是敗壞人類,神外表是普通人,但內裡實質是神,他是神這個事實不可否認,無論他外表作了什麼,他說了什麼,他有怎樣的表現,都不是我研究的範圍,這是我應該有的理智,這是我應該站好的位置。

今天跟你們說了點關於我本人的事,讓你們心裡寬綽寬綽,透亮透亮,不要總是在霧裡呆著,好像我有什麼藏著不讓你們知道似的,其實沒有什麼不能告訴你們的祕密,我心裡就這麼想,我也是這麼去作的,沒有什麼抽象的東西,也沒有什麼深奧的東西,你們看到的我是這樣,背後你們看不到的我也是這樣,這就是實情。但是有一點,剛剛交通的所有這些內容也是為了讓你們明白這一點:不管你眼前看到的這個事實是什麼,表面現象是什麼,你如果不明白真理的話,你就會把這個現象當成真理,當成事實;你如果明白真理的話,你就會通過現象、通過外表認識到實質與真理,那你與神的關係就會越來越正常,他的身分、地位與實質對你來說永遠是不會變的,他是造物的主,是主宰一切的那一位,這是固定的。你是受造之物,你若總研究神肉身的外表,那就麻煩了,你與神之間的關係沒有了,什麼關係呢?受造之物與造物主這一層關係沒有了,那這個後果就不用細說了,後果很不好,什麼情況都有可能出現,都有可能發生。只要沒有這一層關係,咱們之間沒有什麼交道可言,這話是不是說白了?咱們之間要維持這個密切的關係,保持這個關係,那人的身分應該是什麼?(受造之物。)永遠是受造之物。這樣,咱們之間才能有交往,有真正的關係存在。如果你不承認你是受造之物,那對不起,咱們之間沒有任何的關係,我不會與你打交道,我也不想知道你是誰,你與我沒有任何的瓜葛,你願意怎麼活怎麼活,與我無關,你也不用研究我,你也不用定罪我,我的身分、地位與我所作的一切不是你一個普通的人就能定罪、就能下結論的,評判這一切的不是人,而是神。這話說白了吧?這是不是真理?(是。)那人在這裡應該明白什麼真理呢?人與神能有正常關係的基礎、根基是什麼?人得知道自己是受造之物。你承認自己是受造之物了,有這個根基了,再往前發展很多事人就不會走錯路了,但是你不站在受造之物的角度上對待這層關係,你總想研究,這個後果可以說有多種設想,是吧?這事是不是明白了?

有些人說:「如果我不承認是受造之物,那咱們之間就沒有任何關係?咱們不是認識嘛,沒有這層關係還是哥們兒行不行?」不行,我不交你這樣的哥們兒,我沒有哥們兒,我也沒有朋友。「那是親人行不行?」不行,我沒有這樣的親人。「那你真正的親人是誰?是不是你的家人?」不是,我沒有親人,沒有朋友,沒有哥們兒,也沒有戰友,沒有下級,沒有跟班的。你們說,我只有什麼?神只有什麼?對於造物主來說,與他有關係的只有受造之物,對於所有受造的人類——受造之物來說,神的身分只有一個——造物的主。明白了吧?只有這層關係。如果有人說,「咱倆關係不錯,能不能交朋友?能不能成為哥們兒啊?」我說不行,我不認識你,我不知道你是誰,憑什麼跟你交朋友?沒有這層關係。人說「你說得也太絕對了吧?你是不是太冷血了?」我也不知道,就這麼絕對,我不需要這樣的關係。我所作的、我所說的供應給可供應的對象,這些對象是誰?是受造的人類,是要蒙拯救的人類,是要拯救的對象,只有這一層關係,除了這一層關係之外,沒有任何一樣關係是我可以認可的。明白了吧?有些人說:「你這人不好交往啊!」不是不好交往,是這種關係沒法存在。所以說,任何一個人不要說「我給你做飯年頭挺多,咱倆是不是哥們兒啊?」不是,如果你是受造之物,咱倆是最近的關係,最好的關係,最正當的關係,是最純潔的關係。如果有一個人說,「我事奉你這麼多年,咱倆是不是比較相知?咱倆是不是知己、貼心人啊?」不是,我沒有貼心人。「那咱倆能不能成為朋友啊?你喜歡穿什麼,你喜歡看什麼,你喜歡哪些人,你總跟我說,我也跟你說,咱倆無話不談,咱倆是不是朋友?」不是,我跟人不交朋友,我沒有朋友。如果你是受造之物,咱倆有話可談,咱倆可以交往,可以建立關係,可以建立友誼。那建立友誼是不是朋友?還不是,這層關係永遠不會改變。有些人說:「我曾經接待過你,我曾經掩護過你脫離危險,那我是不是你的救命恩人哪?」不是。「你是不是忘恩負義呀?」我也不知道,隨便你怎麼看。「那你到底是什麼人哪?」我不知道,你如果知道你是誰,我就知道我是誰。你如果知道你是受造之物,那我就知道咱們的關係是什麼。如果你拿這一層關係來要挾我或者與我靠近、套近乎,那我告訴你,你錯了,你套錯對象了,你套誰都可以,你千萬別套我。有些人說:「你是不是不吃這一套啊?」不是,是你不能這麼套,不是那麼回事。有些人說:「我歲數小,長得又好,又能說會道,神是不是喜歡我這樣的,拿我當自己的孩子呀?」我說你可千萬別噁心我,我沒你這樣的孩子,咱倆怎麼能產生這種關係呢?你別噁心我,你也別噁心你自己。這話什麼意思?是不是說白了?說得再清楚不過了!那你們應該怎麼領受呢?(人與神之間只有受造之物與造物主的關係。)對了,人得擺正自己的位置,到什麼時候都別擺資格,別論資歷,別耍小聰明,別用任何的處世哲學來試圖改變自己的身分,改變與神之間的關係,千萬別做這個嘗試,別做這樣無謂的掙扎,沒用,這是自討沒趣。人是不是總犯這些毛病?今天說完多數人應該不會再犯了吧?(是。)那我就省心多了,我就不願意纏累在這些事裡面,難受啊!有些人說:「是不是你高傲啊?」這不是高傲,是我不需要這些。有些人說「我也不喜歡那些」,那你是高傲。為什麼我就不是呢?這事另當別論。為什麼這個事則有不同呢?你們自己琢磨琢磨,應該有答案,這事好解釋,是吧!

上一篇:第七十二篇 人對神該有的態度

下一篇:第七十四篇 解決觀念才能進入信神正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