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基督的座談紀要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第八十四篇 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四)

上次交通了敵基督的第五條表現,迷惑、拉攏、威脅、控制人。今天交通第六條,做事詭異,獨斷專行,從不與人交通,並且強制人順服。這一條跟第五條有沒有點區別?性情方面沒有大的區別,做事都是抓權,獨斷專行,性情都是邪惡、狂妄、剛硬、凶惡,但是第六條裡又提到敵基督另一個突出的表現,就是做事詭異,這涉及到做事的性質了。形容敵基督做事的性質首先提到了「詭異」這個詞,從字面上來看,詭異這個詞是貶義還是褒義?如果說一個人做事詭異,那這個人是好人還是壞人?很明顯,在人的印象當中做事詭異的人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如果說在一個人身上發生了一件詭異的事,那這件事是讓人比較高興的還是讓人覺得毛骨悚然的?(毛骨悚然。)總之,從字面上來看詭異這是個貶義詞,無論形容一個事還是形容一個人的做事方式,都不是說這個人或事是正面的,說的肯定是反面的。那詭異都有哪些表現?用你們能理解的、你們口頭上能說出來的情節也好或者形容詞也好解釋一下這個詞,為什麼叫詭異不叫詭詐,詭異這個詞用在這兒有什麼特殊的所指?詭異比詭詐的程度要深一些,是吧?那一個做事詭異的人,人要看透他需要的時間是不是就長一些,也比較難一些?很明顯要難一些。那用你們能領會到的詞來解釋一下詭異這個詞。(難以琢磨。)難以琢磨這個詞算不算?(算。)深藏不露呢?(算。)詭異,「詭」指什麼?陰險狡詐。「異」呢?異常。陰險狡詐,行為特別異常,「異常」就是指深藏不露,一般人琢磨不透,看不透他在想什麼、在做什麼。就是這類人做事的出發點、方式或者是動機特別讓人測不透,摸不透實底,甚至有時候行為也是鬼鬼祟祟。總之,有一個詞可以形容詭異的實際表現與情形,就是沒有透明度。好比說,玻璃跟前有一個東西在晃,它似乎是手,離遠了又不像手,當你隔著玻璃看那個東西的時候,你知道它是個實物,但是你不知道它的形狀、性質,也不知道它到底要做什麼,這時候你覺得這個東西是怎樣的?你覺得它是可怕的、詭異的。敵基督做事就有點這個性質,就是當你意識到、感覺到他要做什麼事的存心很不簡單的時候,你覺得很可怕,但是短時間內或者因為某種原因你還不能看透他的動機、存心時,你不知不覺會感覺到這個人做事很詭異。為什麼讓你有這樣的感覺呢?他做事、說話沒有人能摸著底,這是一方面;另外,他無論做什麼事,你從他的說話當中,從他做事的方式方法上來看,你很難發現他到底要做什麼。他說話常常聲東擊西,沒有一句實話,最後導致他說實話的時候你覺得是假的,他說假話的時候你覺得是真的,他到底哪句話真哪句話假你不知道,你常常有被愚弄、被捉弄的感覺。這種感覺是怎麼來的?就是這一類人做事從來沒有透明度,他們的性情是邪惡的,是詭詐的,是凶惡的。詭異這個詞很深奧,讓人聽起來覺得很不一般,但為什麼要用「沒有透明度」這麼簡單的詞來解釋呢?沒有透明度這裡面有文章,就是他要做一個事的時候會給你假象,你看不透他。好比說他要打你的左臉,但他出拳的方向不向著你的左臉而是向著你的右臉,當你躲右臉的時候,他正好打在左臉上,你就中了他的計。這就叫詭異,全是計謀,就是每一個人與他相處、打交道都在他的算計之中。他為什麼總算計人呢?除了想控制人、讓人心裡有他的地位之外,他還想從每一個人身上獲取利益。再一個,這種人有一種性情,就是他以利用所有人的長處、玩弄所有人的短處為樂,這就是他的詭異之處。世人稱這種人有城府。一般人覺得,「年齡大的人才有城府,年輕人沒有閱歷,又沒有什麼處世經驗,有什麼城府啊?」這話對不對?敵基督這個邪惡的性情不分年齡大小,他天生就有這種性情,只不過年齡小、閱歷淺的時候,他玩弄這些手段也可能會低級一些、拙劣一些,年齡大了那就滴水不漏。像那些老魔王做事就滴水不漏,一般的小兵根本就看不透。

剛剛對詭異這個詞作了一個大概的解釋,現在咱們交通一下詭異的具體情形表現有哪些。這是不是值得交通?要是不交通你們能不能看透?會不會分辨?應該也不能說絕對分辨不了看不透,有時候也可能會覺得某個人真鬼道,把你賣了還替他數錢呢,可得防著他點兒。那敵基督對待弟兄姊妹,對待他們身邊的人,他們做哪些事、流露哪些言語行為能說明他們做事詭異、性情邪惡?光說詞人覺得簡單,查查字典大概就明白是什麼意思了,但是涉及到人做哪些事,人的哪些行為、性情與這個詞相關,是這個詞的具體表現與情形,這是不是就費點勁了?你們先想一想你們見過的、接觸過的人或者具體到某個敵基督,他做哪件事讓你感覺他做事的性質與詭異有關,或者他日常生活當中的哪些言行舉止與詭異有關,這是不是線索?從這個線索上琢磨琢磨吧。(以前我接觸過一個敵基督,他明明是想爭奪地位,想當帶領,但是他到教會裡跟弟兄姊妹卻說,「咱們得打假,打假才能有聖靈作工,如果不打假就不能獲得聖靈作工,咱們得共同起來維護教會工作。」他是打著維護教會工作的旗號掩蓋他內心的真實目的。很多弟兄姊妹沒分辨,就覺得得跟上聖靈作工的流,然後也不分到底是不是按原則檢舉,就抓住帶領工人的一些問題和毛病上綱上線,結果給教會帶來了混亂。)打著正義的旗號去達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同時慫恿其他人去做,法不責眾,然後他隱藏起來看成果,最後事要是成了更好,要是沒成也不會有人看破他,他隱藏得挺深哪,這就叫詭異。這是一類,就是他內心深處真正的想法不會讓你知道,如果你猜測出一點兒,他趕緊找各種藉口、說法極力地掩蓋、辯護,生怕你看漏,生怕你測透,生怕露餡,這叫詭異。還有嗎?(記得前幾年我們那兒出現一個敵基督團夥,當時教會工作有些混亂,上面就從其他地方調人過去接手工作,但是那個敵基督團夥打了一個旗號,說「我們不要『救濟糧』,不需要從其他地方調人,我們自己得體貼神的心意,得把工作搞起來」,結果很多人受了迷惑。這些敵基督還把上面調過去的人安排在一個接待家,不讓他們與教會的弟兄姊妹接觸,無形之中把他們軟禁起來,導致他們沒法插手教會工作,也落實不了工作。)他這旗號是有點詭異,那他背後的目的是什麼?(控制教會。)控制教會,想搞獨立王國。這就是詭異,這是敵基督做的。

敵基督做事詭異,那怎麼能分辨、看透這類事?敵基督做事詭異的手段主要是什麼?一個是沒有透明度,另外一個是背後有不可告人的陰謀。如果他把自己所計劃的、所打算的告知每一個人,他這事還能不能行得通?肯定就行不通了。所有做事有詭異手段的這類人,他們為什麼這麼做事?這麼做事的目的是什麼?你們現在想到的光是控制教會,有時候一個事它涉及不到控制教會,控制所有的人。把一處教會或者一個地區的人都迷惑了,這是比較大的,那敵基督平時一些小的行為,他做一些事的目的是什麼?就是想利用人為他出力,滿足他的利益,為他所用。神擺佈人、主宰人的命運,敵基督他也想主宰你的命運,也想擺佈你,但他要是直接說他想擺佈你,你同不同意?他說他想拿你當奴隸使喚,你同不同意?他如果說他是帶領你得聽他的,你同意嗎?你肯定不同意。所以他就得用一些非常的手段,讓你不知不覺被他利用,這就叫詭異。比如說大紅龍做事,它想沒收地主、資本家的財產,它是不是明文規定一個政策,所有超過多少資產的必須歸公,分給老百姓?它直接這麼說行不通,它就得找一個所有人都認為對的方式,名正言順地把那些地主、資本家的財產沒收、歸公,這樣地主、資本家就沒有勢力了,然後國家也富了,它的統治就得到鞏固了。那它是怎麼做的?(打土豪、分田地。)它是打著「打土豪、分田地」「人人平等」這些人認為對的旗號,然後再編一些類似白毛女的故事來製造輿論,誣陷那些地主、資本家,用輿論的力量先灌輸這樣的思想,讓所有不知情的人認為地主、資本家不好,跟勞苦大眾不是平等的,現在人民當家做主了,國家是人民的,他們這些少部分人佔那麼多財產、田地,就應該拿過來充公,大家一起分。在這樣一種所謂的好的、對的、對自己有利的思想灌輸之下,人的思想動了,開始打土豪、鬥地主、鬥資本家。最終,這些愚昧無知的群眾就在這樣的騙局之下被逐漸地引導著,達到了大紅龍這些魔鬼想要達到的目的。同樣,敵基督做事也是採取類似這樣的詭異方式。好比說,他看一個教會帶領或者下面的人不太喜歡他,跟他配搭不來,還對他有分辨,他就覺得心裡沒底,「這傢伙背後能不能拆我的台,背後有沒有做什麼事啊,我怎麼看不透他呢?他是不是跟我一心,他能不能跟上面反映我啊?」一有這想法,他是不是就擔心自己的地位不保了?那接下來他會怎麼做?他是不是直接就整治那個人啊?有一部分人就公開整治,詭異的這一部分人他不直接整治,他先找一部分比較軟弱的、糊塗的弟兄姊妹問話,測驗、探口風,「某某信神十來年了,應該有根基,是吧?」「他有些根基,他信神那麼多年,家也撇了,工作也撇了,信心比我們大,他跟你配搭應該不錯。」「不錯是不錯,但他是不是總不跟弟兄姊妹在一起,總不合群啊?」「要是說不合群有時候也會,但不是總這樣,人家比我們追求真理,我們好在一起聊天、閒扯,人家一般都是讀神話、聽講道、學詩歌,和大家在一起一般都是交通神話。」聽到他們對那個人評價不錯,他覺得不能多說什麼了,「那是,人家信神年頭多,比咱們有經歷,咱們以後得多跟他接觸,別孤立他。」那些人聽完什麼也沒聽出來,這是不是沒分辨?隨後他又找了一撥人,說:「你們看那某某平時讀不讀神話啊?我怎麼看他好像總是跟別人交通,好外面做,總也不讀神話呢?」這部分人心眼兒多,就聽出口風來了,「看來他倆不和,這是想讓我們拆台,想排擠那人。」有的人就違心地說:「是啊,他就是在外面瞎忙,總也不讀神話,偶爾讀一次還睡著了,我都發現好幾次了。」從第一撥人到第二撥,敵基督說的話裡帶著什麼性情,是不是邪惡?他做事的性質、手段是什麼?詭異。第一撥人發現不了他要做什麼,第二撥人發現點苗頭,然後就想順著他說,他一看第二撥人能拉攏過來,就想藉這撥人把他的配搭除掉,這個思想的過程就叫詭異。第二撥人被他三說兩說說動了,「既然那人不符合當教會帶領的條件,咱們下次再選是不是都不投他的票啊?」你看,都挺奸的。說完他們就看敵基督怎麼說。「那不行,這麼做不公平,這是神家,這不是社會呀!」投票不行,不投票也不行,怎麼說都不對,其實他就是想用一種方式把這些人引導到他那個道上,他給人挖溝讓人跳。最後這些人聽來聽去聽出門道了,說:「那就公平選唄,反正到最後也不一定能選上他。」你看看,一個狼一個狽,狼狽為奸,就要做事了。這就是教會裡敵基督與跟隨敵基督的這夥勢力他們做事的原則、性質,就這種表現。「那就選唄,要選也不一定能選上他」,這話裡有什麼貓膩?他們是不是要做事?他們從彼此對話的言語之間已經聽出端倪來了,但是誰也不直說要怎麼做,彼此之間心照不宣都明白了。表面上敵基督他不直接授意說不許選那個人,下面的人也沒說「我們不選他,就選你」,他們為什麼不直說呢?就是為了誰也不讓誰抓住把柄。這是不是詭異?這就是邪惡到家了。說話都會聽音,但是誰也不直說,最後還達成共識了,這叫撒但的對話。他們當中有一個「傻瓜」聽完之後不明白,就問那些人到底選不選?敵基督怎麼說?如果說「你自己看著辦」這話太露骨,一這樣說就帶點威脅、誘導的性質,邪惡的人不這麼說話,他說「神家不是有工作安排嘛,該選就選,不該選不選」,這是不是模棱兩可?他打著對的旗號,說:「你得按原則辦事啊,你不能聽我的,我說了不算,我不是原則,神話是原則。」「傻瓜」一聽,「按原則辦的話那就該選啊。」那夥人一看這人能壞他們的事,他們就說:「該選就選!選教會帶領這是大事,聖靈到時候會作工的,神鑒察這些事。」這幫狼跟狽就合夥把他甩出去了,不讓他在他們中間呆了。最後,「傻瓜」還問到底選不選?有人就說:「到時候再說,根據他的表現。」這話裡有沒有定規?有沒有誠實的成分?這話裡帶著邪惡的性情,還有他們不可告人的動機、存心與目的,這裡面有他們狼與狽之間合計的一個陰謀,就是想把敵基督看著不順眼的那個配搭除掉。這撥人為什麼能這麼做呢?除了他們的性情之外,他們能這麼做的原因是什麼?就是他們的頂頭上司敵基督不喜歡那個人,他們選他的話,敵基督如果知道了,他們沒有好果子吃。所以對他們來說,他們現在最要緊、最關鍵的,對他們最有利的事就是不選那個人,聽敵基督的,敵基督怎麼說,他的話鋒往哪兒轉,他們就往哪兒跟,什麼教會原則、神話都拋到一邊了。你看,有做敵基督的就有跟隨的,有做敵基督的就有走敵基督道路的。剛才講的這就是敵基督做事詭異的其中一種表現。這裡所說的詭異就是敵基督做事有他自己的目的與動機,但是他不會告訴你,也不會讓你看出來,當你發現的時候他會極力地掩蓋,這就是詭異之處。如果說他有什麼動機很輕易地就露出來了,到處張揚,這就不是詭異了。所說的詭異就是做事有手段,滴水不漏,人很難測透,他做什麼事不輕易下斷案,他的意思會讓他的下屬或者聽者來意會,意會的人領會了他的意思之後,按著他的意圖、按著他的動機去做,去執行他的命令,最後事如果成了他當然高興,如果不成任何人也抓不住他的把柄,甚至更多的人根本就看不透他做這個事的動機、源頭是怎麼回事,就是發現不了他做這個事是有動機的,是他做的。做事詭異就是做事的性質、原則裡常常包藏著一些陰謀和不可告人的目的,大部分與這事有關的人都是被欺騙、被玩弄、被掌控的對象。詭異,這個程度是比較深的,與一般的撒個謊、做件壞事關係不太大。如果是做了一件什麼事不想讓別人知道,撒了個謊,這是詭詐,算不上是詭異。詭異,這個程度深在哪兒?人很難測透,這是一方面,主要是人很難抓住他的把柄。就是他做了很多壞事,他自己知道,也有一些人知道是他做的,但是沒有人能通過他做的事、他的表現、他的說話來定義他這個人是惡人、是敵基督,人看不透他,這就是詭異了。

再舉個例子。有一個上層帶領在跟上面接觸、交通的過程中,上面跟他談起神家的一些工作計劃,他回去之後就開始炫耀。不過你看不出來他是炫耀,他是在聚會的時候正兒八經很嚴肅地交通說:「神的工作作到現在,各種步驟都作完了,從下個月開始要擴展福音了,所以咱們得成立福音隊,成立福音隊這裡面有一些細節……」別人一聽,「這話從哪兒來的?上面也沒有工作安排呀,他怎麼知道的?他有先見之明啊!」這是不是就崇拜上了?人對他馬上就不一樣了。之後他光是說成立福音隊,具體什麼工作也不作,就說了這些空話,他說空話當然有他的目的。沒過多長時間,上面的工作安排下發了,弟兄姊妹一看,「真是神了,你這不是先知嘛,怎麼知道這事的?你就是比我們生命大,我們這身量太小,該到傳福音的時候了,你都跟我們說了,我們都麻木沒知覺。你看,這跟上面作的工作不是相符了嗎?不謀而合得到印證了。」這是誰印證誰啊?到底是上面發的工作安排印證了他說的是對的,還是他說的話印證了上面作的是對的?不知情的人還說是得到印證了,這是不是笑話?下面的人本來對他就挺崇拜的,通過這個事之後就更崇拜他了,那就不是一般的崇拜了,那是服服帖帖,就差臉貼地磕頭了。這事一般人不知道,他自己要是不說的話誰知道?只有神知道。就這麼明顯的事他跟誰也不露,就這麼明目張膽地騙,這種作法算不算詭異?(算。)他為什麼這麼騙?為什麼能有這種行為與作法?他心裡到底怎麼想的?(想讓人覺得他有先見之明。)他想讓人把他當另類看,讓人感覺他不是一般人。這是不是正常人性裡該具備的東西?不是。這樣的人做事噁心,不知廉恥。這就是詭異,詭異之外還有點噁心,是不是?

咱們再說說,還有沒有多數人沒有接觸到的一些特殊的很詭異的事例?敵基督當中有沒有那一類人,就是沒有人聽過他說錯的話、做錯的事,他的所做所行都是大家認為好的,很贊成的,他常常面帶微笑,帶著一副菩薩嘴臉,對任何人也不對付也不修理,然後每一個人做什麼事,他都懷著一顆慈母一樣的心包容,對教會中一些觸犯行政的、打岔攪擾的、作惡的人他從來不處理?不處理是他看不見還是分辨不出來?都不是,他也能看得見,也能分辨出來,但是在他心裡,這些人如果清理出去的話,教會裡一旦安寧了,都是誠實的人,都是追求真理的人,都是真心為神花費的人,他恐怕就站不住腳了。所以他就得把這些人留著,讓作惡的繼續作惡,撒謊的繼續撒謊,攪擾的繼續攪擾,攪擾得教會都不得安寧,他的地位就保住了。所以,誰一說開除誰、處理誰,把誰放到B組,把誰隔離起來,把誰撤職,他怎麼說?「得給人悔改機會,誰沒毛病,誰沒有犯錯的時候,得學會包容。」弟兄姊妹琢磨琢磨,說:「我們包容愚昧人、追求真理的人,但是我們不包容惡人,他是惡人。」「那哪是惡人啊,就是偶爾放個狠話,那不算惡,世界上殺人放火的那才是惡人。」其實在他心裡怎麼想?「惡人?有我惡嗎?你看他是惡人,你沒看著我做的事,你不知道我心裡怎麼想的,要是知道我心裡怎麼想,你們不得把我清理出去啊?你想把他清出去,門兒都沒有,我就不讓你處理,誰處理我開除誰,誰處理我跟誰急,我跟誰過不去!」但是他嘴上這麼說嗎?他不這麼說。他怎麼做?他安撫,葫蘆起來他按葫蘆,瓢起來他按瓢,他讓這各種勢力都平衡,這樣教會常常有點事就顯得他能穩住局勢,顯得他有能力帶領這個教會,有能力平衡各種黑白勢力,所以說這教會就離不了他,這樣他的地位不就穩住了嗎?他的地位一穩住,他的飯碗不就保住了嗎?這就叫詭異。所以說,大多數人無論是惡人還是比較追求真理的人,他們基本看不透這類人。為什麼看不透?他從來不說真話,也不輕易做事,上面讓做什麼他走走過程,該發什麼書籍他也發下去,一個禮拜聚幾次會他都維持著,聚會交通也不搞一言堂,外表做得特別完善、圓滿,誰也找不著漏洞。但是,有一樣事你們可以分辨,就是他從來不處理惡人,相反還保護惡人,一個勁兒地包庇、維護,這就很詭異。這裡詭異的表現是什麼,著重點在哪兒?他做這些事,不處理惡人,又和稀泥,又講什麼忍耐包容,他的出發點是什麼?是真讓人互相取長補短、互相包容嗎?不是,他的目的是要穩固自己的勢力,穩固自己的地位。要是把惡人清理出去下一步就該清他了,他害怕的是這個,所以說他就得把惡人留著,惡人留著他的地位就保住了,惡人要是清理出去他就完了,惡人是他的擋箭牌。所以誰提出把惡人開除或處理,他都不同意,他說:「人家還能盡本分,人家還能奉獻呢,有事人家還替神家出力呢!」他找一些不重要的小的藉口,一般的人不知道他心裡到底包藏著什麼禍心就分辨不出來。你們見沒見過這樣的敵基督?有沒有這類敵基督?(有。)你們再舉點例子,還有沒有哪一個敵基督做事詭異給你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信神一年的時候經歷過一件事。當時有個帶領因為一姊妹經常對他的安排有異議,他就覺得姊妹是在跟他對著幹,就想整治這個姊妹。姊妹當時是福音隊的負責人,他們有一個月傳了20個外邦人。這個帶領就拿出一份工作安排,說福音隊必須以傳宗派人為主,外邦人為輔,如果主要傳外邦人,這是嚴重違背工作安排,還拿出《對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那篇神話解剖這種行為,之後讓大家投票,說這樣的人還能當負責人嗎?當時教會裡很多都是剛信一兩年的新人,不會分辨,就覺得違背工作安排是大事,就同意撤換那個姊妹。姊妹當時身量也很小,解剖完就覺得自己是敵基督了,肯定被神淘汰,就差點尋死。另外,這個帶領當時還扣壓一些上面的講道交通,不給我們這些初信的人聽,他說上面的交通很嚴厲,我們身量太小,聽了會有觀念。表面上看他是在體諒我們,其實是害怕我們聽了會對他有分辨,到時候他就沒辦法控制我們了。他就用這些看似很合理的方式來整治人、蒙蔽人,讓人覺得他做的事順理成章,都是按著神家的工作安排做的。)這就稱得上詭異了。你看敵基督的一貫作法一模一樣,一點都不差,外表是不同的人,其實做事的性質、裡面的性情是一模一樣的,他們做事的源頭就像是來自一個地方似的。那能不能說敵基督這些人就是魔鬼邪靈啊?(能。)所以說,形容魔鬼邪靈做事詭異恰如其分,一點都不過分。

舉了這麼多例子之後,對敵基督做事詭異與這種行為背後的性質是不是有點理解了?一涉及到做事詭異,有不可告人的意圖、動機,這就不是正常人做的了,不是誠實人做的,更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做的,那他所行出來的是不是在實行真理?是不是在維護神家利益?(不是。)那他是在做什麼?他是在打岔、拆毀教會工作,是在作惡,不是在遵行神的道,也不是在維護神家工作。他只不過是打著一種旗號在作神家工作,實質上維護的是他個人的利益,維護的是撒但的利益。還有沒有什麼例子?(2015年上面發了一份安排,讓我們藉著「覺省者」的文章——《假帶領、敵基督是攔阻人生命進入的頭號殺手》,交通分辨假帶領假工人,分辨真假教會。當時我和幾個弟兄姊妹都挺贊同覺省者的,但組裡有一個剛被撤換的帶領說我們信神時間短、身量小,對上面的安排領受得太膚淺,神作事深不可測,上面發這份安排也是有深意的,還說關於分辨假帶領敵基督以往上面交通了很多,說得很清楚,要是單純是為了分辨假帶領敵基督還用再發一份安排嗎?之後他還從以往上面的工作安排和講道交通裡斷章取義整出了幾萬字的資料讓人去分辨覺省者,以上面的交通作為依據來迷惑人,我們當時受了迷惑,就不注重去分辨假帶領敵基督了。後來顯明這個人就是個敵基督,他是怕大家分辨假帶領敵基督會發現他以往的一些惡行,所以就故意引導我們去分辨覺省者。)他這是移花接木,聲東擊西,轉移視線。這個手段是不是挺熟悉?大紅龍的統治一出現危機的時候,政治體系內部發生混亂或者老百姓要罷工、造反的時候,大紅龍就是用這一招,它具體怎麼做,知不知道?(製造一些爆炸性的新聞,比如曝光某些媒體人或明星的私生活等。)其實就是轉移視線,這是它常用的手段。另外,一有危機的時候,它就製造戰爭的恐慌,讓人都愛國,然後就不斷地上演抗戰片、愛國片之類的,或者是播一些假新聞煽動民族情緒,有些憤青被煽動了,就喊著要抵制日貨、抵制美貨。大紅龍做這些事都是故意的,背後有其不可告人的目的,這就叫行為詭異。敵基督背後的老祖宗是誰?就是大紅龍、魔鬼,他們做事的性質一模一樣,就像互相通過氣似的。他那個陰謀、手段是怎麼來的?就是他的老祖宗魔鬼傳授給他的,他裡面住著撒但,所以,做事詭異對他來說是很正常的,這就充分顯明他就是敵基督的本性。

剛才交通了敵基督做事詭異的各種表現,現在總結一下,敵基督這種行為所表現出來的、所能看見的他的實質是什麼,性情是什麼?(邪惡。)是以邪惡為主的性情。那可不可以說,性情邪惡的人做事通常很詭異,做事詭異的人的性情都很邪惡?(可以。)這是不是邏輯推理呀?表面看帶點推理的意思,事實上就是這麼回事,性情邪惡的人行事通常是很詭異的。敵基督做事詭異的這個本性實質的來源很顯然與魔鬼撒但是一樣的,你看敵基督怎麼做事,你就知道魔鬼撒但怎麼做事,真正的魔鬼撒但、大紅龍做事比這嚴重多了,一個小小的敵基督做事都能如此詭異,做事的手段如此高明,說話滴水不漏,任何人找不出漏洞、抓不住把柄,何況老魔鬼撒但呢。從敵基督做事詭異的這方面表現來看,一般的人如果說沒有地位,通常也很少與人溝通、交心,做事沒有透明度,也不想讓人知道自己內心深處在想什麼或者想做什麼、做事的用意是什麼,把自己埋藏得很深,包裹得挺嚴實,那這類人是不是也有點這個性質?這類人如果說沒被定性為敵基督,那他們是什麼人?走敵基督道路的人,這是肯定的。走敵基督道路的人如果不接受對付修理,也不接受別人提的建議,更不接受真理,他們如果有了地位肯定就是敵基督,這是早晚的事。如果說有些人有這樣的性情,也曾經走過敵基督的道路,與敵基督有一些相似之處,在接受了對付修理之後,他們有悔改,能夠接受真理,能放棄自己之前所走的道路,能回轉,能實行真理,結果會怎麼樣?這樣就會離敵基督道路遠一些,就容易進入信神的正軌了,就有蒙拯救的希望了。

敵基督做事詭異咱們就交通這麼多,下一個是獨斷專行,從不與人交通,並且強制人順服,這應該是一類的、一系列的表現,是一個性質的。可以說這種表現就是,不管做什麼事、下什麼決定、作什麼安排都不與人交通,也不與人達成共識,也不尋求工作原則,不尋求實行的原則,而且做事也不讓人明白為什麼這麼做,人稀裡糊塗就得聽他的。如果有人問,他也不想交通,也不想說明,完全把這事控制在什麼狀態之下呢?就是每一個人都沒有知情權,他想怎麼做就怎麼做,他認為對的就必須得貫徹到底,別人沒有問的權利,沒有知道的權利,更沒有與他配搭的權利,只有聽從。在他那兒怎麼看?「你讓我當帶領,你選我當帶領,那怎麼做我一個人說了算。既然選我當帶領了,你們就歸我管,就得聽我的,不聽我的你就別選我,選我你就得聽我的!」所以,在他眼中下面跟隨的人與他之間的關係是什麼?他就是發號施令的,下面的人不能分對錯,也不能對他進行指責、分辨或者尋求、質問、質疑,這些都不行,他只要提出方案、說法、做法大家都得拍手贊成,不能畫問號。這是不是帶點強制性?這種手段是什麼?就是獨斷專行。「獨斷專行」這個詞從表面上來看,「獨斷」就是一個人說了算,「專行」就是一個人獨自作出判斷、作出決斷之後大家都得去執行,別人不許有不同的意見、不同的說法,甚至連問也不行。獨斷專行就是臨到事的時候他自己琢磨琢磨、考慮考慮就決定怎麼做了,旁若無人地在背地裡就作出決定了,到底怎麼做,其他人甚至他的配搭、他的上層帶領都不能干涉,這就叫獨斷專行。獨斷專行的人,人通常在他身上看到的他做事一貫的方式方法、一貫的原則是什麼?就是臨到一個事之後他自己在心裡就開始琢磨了,在頭腦裡這麼想那麼想,他到底怎麼想的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沒有人知道?他不說。有些人說那是他不愛說話,是那麼回事嗎?這不是性格的問題,這裡所說的「不說」就是有意不告訴你,他要自己做事,他怎麼做有他自己的盤算。盤算什麼呢?這裡涉及到他的利益,涉及到他的地位、名利、名望,他盤算這些,「怎麼做能讓我的地位保住,怎麼做能讓下面的人看不漏我,怎麼做能隱瞞上面?關鍵是隱瞞上面,這很不容易啊。如果臨到一個事我就貿然地跟下面的弟兄姊妹交通,大家就都把我看漏了,看漏之後哪個人一多嘴反映到上面,我還能站住嗎?也可能上面就把我撤了,我就站不住腳了。另外,要是我總跟別人交通,自己這點能耐不都讓別人看透了嗎?人家會說原來你就這點水平啊。」要是真被看透了,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其實,對於追求真理的人、對於誠實人,他覺得丟點臉、丟點名譽、讓別人看漏不算什麼,好像對這些事沒什麼感覺,不把這些事看得很重。敵基督恰恰相反,他不追求真理,他把自己的地位還有別人對他的看法、態度看得比命還重要。你說「我給你一個金元寶,你把你的實情、你的老底都跟別人說說」,用金元寶跟他換這些真話,他換不換?一般情況他不會換,如果為了把錢騙到手,他可能會浮皮潦草地說點真話,過後該怎麼做照樣怎麼做,絲毫不改變。這叫本性不改,拿錢換不了,是吧。

敵基督把他的身價、地位、臉面還有能維護他權勢的這些東西都看得特別重,你不管怎麼跟他交通,說作教會的工作無論是外面的事還是內部調整人員,不管什麼事都得跟弟兄姊妹交通,學會與人配搭的第一步就是學會與人交通,交通不是閒扯,不是說自己裡面怎麼消極、如何悖逆神,主要是交通怎麼在神話上找著原則、明白真理,你無論怎麼交通這些都不能打動他,都不能讓他改變行事做人的原則與方向。這是什麼性情?說輕了這是剛硬,說重了就是凶惡,其實也不算重,是恰如其分。你看狼叼住羊的時候,你跟牠商量說給牠一頭牛交換,牠同不同意?絕對不同意,牠會先把羊吃了再去吃牛,這就叫凶惡的性情。所以說,對於敵基督凶惡至極的這種性情,你交通真理、對付修理或者勸導不管用,你絲毫改變不了他內心深處對地位的追求還有他控制人的慾望,除非你用更高的地位與利益來吸引他,否則對他來說,到嘴的肥肉是絕對不可能鬆口的。他一旦有了地位,就會藉著有地位的這個機會來極力地表演自己、表現自己,表現自己的各種特長、恩賜,自己的出身、學歷、身價,還有在社會上的地位。他會極力地表現、宣揚、炫耀自己如何如何能耐,如何如何有本事,如何如何會擺弄人,如何如何能駕馭人,讓那些沒有真理、沒有分辨的人一聽,覺得他這個人太能耐了,他們自愧不如,甘願受他的管制。有獨斷專行這種表現的這類敵基督,他們有一個最深的處世哲學,就是在一個人群裡千萬別亂說話,這是最高哲學。不亂說話人就測不透,言多必失,他們裡面有這個哲學,這是不是詭異?他們認為,如果總是亂說話,大家就都知道你的底細了,看你沒深度了,都知道你就是個平凡人,就不尊重你了。不尊重你意味著什麼?你在人心中高貴的地位沒有了,就顯得你那麼平庸,那麼簡單,那麼平凡。這是敵基督心裡不願意看到的。所以說,他在一個人群裡看見別人總赤露敞開,說自己消極了、悖逆神了,今天做什麼事失誤了,明天又因為沒做誠實人痛苦難熬了,他從來不說這些事,他深藏不露。有些人沒話是因為素質差、頭腦簡單,沒那麼多思想,所以說出來的話就少,甚至都不成句,但敵基督這類人他的話少可不是這麼回事,他是性情有問題。他見人很少說話,別人一說什麼事他輕易不發表觀點,為什麼不發表?就像狼進入羊群的時候,牠是不是一下子就叼著一隻羊開始吃?不是。狼有一個最奸詐的地方,牠想吃羊的時候,甚至餓得都走不動的時候,牠藏在羊群中間,等牧羊人不在了,牠找著一隻最想吃的羊,一擊必中,叼過去一下子吃飽。牠會隱藏,這就是狼奸詐的地方。敵基督不輕易發表觀點就是這個性情。為什麼說他詭異、邪惡呢?就是指這個性情。他不輕易發表觀點不是他沒觀點,他有一些謬妄的觀點、偏差的觀點、根本不符合真理的觀點,甚至有一些根本就拿不到檯面上的觀點,他自己知不知道?有的他知道,有的不知道,但無論是怎樣的觀點,他不輕易說出來。他不輕易說出來不是怕別人從他那兒得著之後去邀功,而是想藏著,像鬼似的,總是隱藏在一個黑暗的地方,不敢在大面兒上,怕人看漏他。好比說,發下去一篇交通,有些人說看著像神話,有些人說看著像上面的交通,這些比較簡單、直腸子的人即便怕自己說錯他也說出來。但是有一種人就觀察,看哪種說法多哪種說法少。他心裡是不是看不透?他看不透,你以為他不吱聲是能看透呢。他那麼陰險狡詐,他能明白真理嗎?不明白真理他能看透什麼?什麼他也看不透。他不吱聲那是裝深沉呢,他裡面什麼都沒有。沒有你就直接說「這事咱們看不透,不知道別亂說,說錯了這不是小事,等等看上面怎麼說」,這是不是實話?這麼簡單的話他為什麼不說?不想讓人看透。他知道自己半斤八兩,然後還有一個最可恥的目的——想讓人高看,這是不是最噁心的?最後大家都說完之後,他一看多數說是神話,少數說不是神話,他也覺得好像不是神話,但他不直說,他說:「這事咱也不能亂定規,咱就少數服從多數。」他不說自己看不透,就來這麼個說法,還覺著自己挺智慧,手段挺高明。結果過兩天一通知說這是神話,他馬上說,「你看怎麼樣,我早就知道這是神話,但我怕你們那些說不是神話的人軟弱,我就不能說,我要是定規說是神話,那不就給你們定罪了嗎?那你們得多傷心。你們軟弱我心裡好受嗎?那樣的話我成什麼帶領了,成什麼人了?」真能裝。敵基督輕易不說話,一說話就要炫耀自己,一說話就想誇耀自己的功勞,自己曾經做過的好事、曾經的輝煌。一說話就是這些事,看不漏他的人就崇拜他,能看漏的人就覺得他太陰險詭詐,從來不說自己的短處。敵基督做事行為詭祕,言語模棱兩可,多數都是廢話,什麼事也看不透,什麼真理都不明白,更可惡的是他什麼真理也不明白還要裝明白,還凡事都想參與,凡事都想決斷,凡事都想說了算,在他身邊的其他人連知情權都沒有,最後形成什麼局面?凡是與他配搭的,凡是與他在一起盡本分的人都感覺他表面上看好像挺忠心,好像挺付代價,其實他心裡怎麼想的跟他相處多年也沒看透,他說出來的都是假話,都是口是心非的話、騙人的話。什麼事他都想參與,都想作決斷,作了決斷之後產生什麼後果他還不想負責任。什麼叫不想負責任?就是這事作完決斷之後他就讓別人去做了,他就又去摻和別的事了,至於這個事後期有沒有跟進,落沒落實,做的效果怎麼樣,多數人對這個做法有沒有什麼看法,神家利益受沒受虧損,弟兄姊妹對這個事有沒有點分辨,這些他都不管,好像沒他的事,他絲毫都不關心。他只管什麼?在哪些事上能顯露自己,能讓人高看,他不會錯過機會;他作工作只會發號施令,讓人守規條,他就會玩弄權術、擺弄人,還自以為得意,可能還覺得自己會作工作。

「獨斷專行,從不與人交通,並且強制人順服」,這裡所說的敵基督這種行為的實質主要指什麼?他們的性情是邪惡的,是凶惡的,他們對人的控制慾特別大,超過了正常人性能接受的範圍。另外,他們對自己所盡的這個本分的認知或者看法、態度是什麼,與真正盡本分的人有什麼區別?真正盡本分的人他做事的時候會尋求原則,這是首先該具備的。敵基督做這類事,他對自己所盡的本分是怎麼領會的?他領會本分流露出來的這個性質是什麼?他是站在一個高位上居高臨下地對待下面的人。一旦他被選上做帶領或者說有了地位之後,他馬上就覺得自己位高權重身分不同了,可以居高臨下,可以俯視其他人了。同時,他覺得可以按著自己的想法發號施令,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事,甚至可以不用有任何的顧忌,他可以藉著盡這個本分的機會滿足自己的官慾,滿足自己用強權來統治、領導其他人的慾望與野心,也可以說,他覺得自己終於有說一不二的機會了。有些人說「敵基督的表現是從不與人交通,我們的帶領雖然也有敵基督的性情與流露,但是人家常常與我們交通」,那他就不是敵基督了嗎?敵基督有時候會假冒,他跟大家都交通一遍,之後各種人的想法他都了解了,都摸透了,哪些人跟他一條心,哪些人跟他不是一條心,他就給歸類了,以後有什麼事,他就跟與他關係好、與他相合的那些人說,那些跟他不是一心的,多數事他都不讓知道,甚至連書都不發給他們。你們有沒有過獨斷專行、從不與人交通這樣的作法?獨斷專行這肯定有,從不與人交通這不是那麼絕對,偶爾也會交通,但交通完之後還是按你的來了。有些人心裡就想,「別看我跟你交通,其實我早就有一定之規,我跟你交通也是走個過程,就是讓你知道我是按原則辦事,你那半斤八兩我還不知道?最後你不還得聽我的,還得按著我的來?」其實他心裡早就想好了,他認為自己能說會道,誰也說不過他,所以最後自然就得聽他的,他早就打好算盤了。獨斷專行不屬於意外行動,而是有一種實質在裡面,也可能從他走的形式上看不是獨斷專行,其實從他的性情、從他做事的性質上來看,他就是個獨斷專行的人。他也走過程,也「傾聽」別人的意見,讓別人說話,也讓別人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也說神話是怎麼要求的,但他用一種言論、用一種說法來引導別人與他達成共識。達成共識的目的是為了什麼?就是一切都按他計劃好的去發展。這就是他的陰險之處,這也叫強制順服,是一種「柔和」的強制。「你不是不明白嗎?那我給你講講吧」,三繞兩繞把別人繞進去了,人聽完覺得「你說的都對,都按你的實行得了,也不用求真了,還說什麼呀」,他就樂了。遇到這類事多數人沒分辨哪,你們有沒有分辨?當別人強制你順服的時候,當然這指的是你覺得這個事有問題,你一時還說不清楚到底問題出在哪兒,但是你感覺被強制順服了,這個時候你該怎麼辦?找相關的原則,或者向上面尋求,也可以跟他交通。另外,明白真理的人可以在一起討論、交通這個事,有時聖靈作工引導,就讓你明白敵基督或者走敵基督道路的人他們所提出的那個方案,或者他們的理論裡面的問題出在哪兒,他們到底有什麼陰謀。大家交通交通可能就明白了,但你要是不交通,覺得「這事也不算什麼大問題,他愛怎麼做就怎麼做吧,反正咱不是主要負責的,不用管這些事,到時候咱也不用擔責任,出了事他兜著」,這叫什麼?這就叫對本分沒有忠心。對本分沒有忠心這是不是出賣神家利益啊?這是猶大啊!很多人面臨強權的時候,最後採取的方式是妥協,同流合污,這就是對本分沒有忠心的表現。無論你是面對敵基督,還是面對一個胡作非為、想強制你順服錯誤作法的人,你應該作的選擇、應該走的道路是什麼?你應該選擇的原則是繼續尋求。如果感覺自己做的與神話、與工作安排沒有衝突、沒有背離,你就一定要堅持。堅持真理這是對的,向撒但、向邪惡勢力、向惡人低頭妥協,這是猶大的行為,這是惡行,這是對神沒有忠心的表現。向撒但妥協還了得?你們聽沒聽過有人說「這事我說了算,不管你聽不聽,必須按我的來,出了事我兜著」?(沒有。)為什麼人通常不這麼說呢?有一個事是肯定的,他知道這話不對,這麼做不合真理,沒人性,這是敵基督的行為。首先他自己清楚,所以說他迴避這種說法,他得說點大家贊成、大家聽著對的話,然後達到迷惑人,讓自己能站住腳這樣的目的。

敵基督獨斷專行這方面的表現應該不少,因為獨斷專行這種作法、這種性情、這種性質在普通人身上,在每一個敗壞的人身上都能看得到,更何況是敵基督。你們能不能舉一些自己獨斷專行的例子?如果有人說你梳短髮挺好看,你說「短髮有什麼好看的,我就願意梳長髮」,這叫不叫獨斷專行?這是個人愛好,別人干涉不著,是吧?有的人就願意戴眼鏡,不近視也戴,別人說那是臭美,他說「臭美就臭美,我就戴」,這是不是獨斷專行?這就是有點愛好,充其量也就是任性,談不上什麼性情問題。那獨斷專行主要指什麼?主要是涉及到人走的道路,涉及到人的性情還有做事的原則與出發點。好比說兩口子過日子,男的喜歡玩車,家裡只有兩萬塊錢,他就東藉西湊花了二十萬買輛車玩上了,結果家裡揭不開鍋了,他買車這事妻子都不知道,這叫不叫獨斷專行?這就叫獨斷專行。獨斷專行就是不考慮其他人的感受、想法、意見或者是態度、觀點,只想著自己。簡單地說,日常生活中就是滿足個人的肉體享受、慾望,滿足自己的私心,涉及到本分上就是指滿足自己的野心與自己追求地位、權力的慾望。舉個例子。一處教會有棟房子旁邊需要修一條路,路修多寬得根據房子、院子的大小,這棟房子和院子的面積比較大,修的路至少得兩米寬,有一位負責的「老兄」說:「這個事我決定了,就修一米寬。」其他人說,每天進進出出很多人,有時候還要運東西,一米寬不行,太擠了。那位老兄就堅持自己說了算,沒得商量。最後修完一看,路太窄了,和房子、院子都不協調,也不實用,還得重修。開始修路之前有人提出不同意見,這位老兄就不同意,強制執行讓人聽他的。你做得對你可以堅持,但既然出現不同的聲音了,你為什麼不考慮考慮,不過過腦子啊?不過腦子有兩種原因,一種是沒腦子,另外一種就是性情太狂妄了,自己說什麼都是對的,不管多麼荒唐謬妄、多麼愚蠢的說法都讓人當真理去遵守、去執行,這是不是狂妄得沒邊了?就這麼簡單的一個事,就把人的性情給顯明了,人狂妄過頭就是沒理性了。什麼東西沒理性?畜生就沒理性。就像牛或者狗,晚上人都休息了牠還叫,你跟牠商量讓牠別叫了,牠聽不懂,在牠的思想理性裡不具備判斷這些事、明白事理的這個能力,牠不具備這個理性。人如果狂得沒邊了,也不具備理性,是不是跟豬狗差不多呀?不具備人的理性那就不是人。敵基督具不具備這樣的理性?敵基督更不具備了,他連畜生都不如,他是魔鬼。你看,神問撒但從哪裡來,神的問話簡單、清楚,撒但怎麼回答?(「我從地上走來走去,往返而來。」(伯1:7))這是撒但的名言。第二次神再問它從哪兒來,它還是那句話,好像它聽不懂神的話,撒但它聽懂了嗎?它聽不懂。那撒但說的話有理性的人能聽得懂嗎?你們說撒但說的話有沒有理性?(沒有。)沒理性它能不能聽懂真理?就神這麼簡單的話它用這樣的方式回答,神說的真理它能不能聽懂?更聽不懂了。可以說,敵基督是沒有理性的,做事詭異、聽不明白神話、聽不明白真理的人都是沒有理性的人。你再怎麼說實行真理,按原則辦事,盡本分的時候得尋求原則、多與大家交通,他說他明白了,不用說這些了,等做事的時候你跟他說過的話他絲毫不往心裡去,自己想怎麼做就怎麼做,這就是鬼性啊。有這鬼性的人不明白真理,又沒有理性,他們最沒有理智也就是最無恥的地方是什麼?人是神造的,神揀選人把人帶到神面前,讓人聽從神的話,明白神的話,按著神所指的道路走人生正道,最後能達到分辨是非,分辨正面事物、反面事物,這是神要作的,跟隨神的人就越來越好。敵基督呢,他沒理智到什麼程度?「神你把人帶到你跟前了,那我也這麼做,把人帶到我跟前;你能揀選人,能擺佈人、主宰人,我也這麼做;你能讓人順服你聽你的,你作事直接吩咐讓人聽,我也這麼做」,這是不是沒有理性?這個沒理性是不是沒有廉恥啊?人是你的嗎?人是跟隨你嗎?憑什麼就聽你的呀?你無非就是小小的受造之物當中的一員罷了,怎麼還想凌駕於一切人之上呢?這是不是沒有理性?

有的人有幸被選為某一級的帶領,其實這是神的高抬,可他就不這麼領會,他就認為,「我做帶領,那我就比別人強,比別人高,我就不是一般人了。你們到神面前服服帖帖、俯伏敬拜,我就不用了,因為我與你們不同,你們是受造之物,我不是」,一當帶領就把自己從弟兄姊妹中間分出去了。那你是什麼呀?你不也是肉體凡胎嗎?你與別人有什麼不同?不同的地方就是你比別人不知羞恥,你沒有廉恥,沒有理性,連狗都不如,你做事能獨斷專行,別人怎麼勸都不聽,這就是不同。無論素質多差,做事效率多低,還覺得自己比一般人高,覺得自己有能力、有才幹,所以無論做什麼事不用與別人達成共識,自己就有資格或者絕對有能力掌控這一切,這是不是無恥啊?沒當帶領之前夾著尾巴做人,覺得自己有才幹、有能力,也具備一定的做事的雄心,就是沒有機會,一做帶領尾巴就翹起來了,覺得自己能夠大幹一番了,神家沒選錯人,「你看,我就覺得我是人才,是金子早晚會發光的。咱這金子怎麼樣?被神發現了吧?」這噁不噁心?你就是普通受造之物中的一員,無論你有多大能耐、才幹,你的敗壞性情與其他人是一樣的,如果你覺得自己與眾不同,覺得自己高人一等,想凌駕於所有人之上,想凌駕於一切之上,那你就錯了。因為這個你獨斷專行,不與人交通,並且還想享受其他人對你的順服與聽從,這就是地位站錯了。敵基督為什麼總站錯地位呢?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他的人性裡比其他人多一種東西,他總有一種錯覺,這個錯覺不是神給的,是撒但給的,就是他做這一切事,他所流露表現的這一切,不是正常人性範圍裡本能的東西,是有一種外來的力量驅使他去做的。為什麼說他做事詭異、他的野心慾望是不可控制的呢?他控制人的慾望已經超過了極限,就是不擇手段,超過理性,超過廉恥了,就跟彈簧似的,怎麼壓都壓不住,用外邦人的說法叫慾火攻心、走火入魔了,這麼說一點都不誇張。凡是敵基督掌權的那段時間,教會就不能叫教會了,在這群人中間瀰漫著一種氣息,經歷過的人應該都有體會,那不是一種安靜、喜樂、人人向上的氣息,而是每一個人心裡都特別躁動、不安,感覺心神不得安寧,就覺得好像有大事要發生似的。那個氣氛就像驢馬跑過一片土地之後烏煙瘴氣的感覺,那就不是正常人呆的地方,是畜生呆過的。敵基督他們做完事或者做事的當下有一種氣氛,就是人心裡渾濁,對正面事物、反面事物分辨不清。再一個,敵基督一做事人就不想在地上呆著了,就好像這個世界與他們無關了,他們要脫離世俗上天了,人會出現一些超然異常的感覺。另外,現實的就是造成教會分裂,沒有一丁點兒聖靈作工。你看教會裡有聖靈作工的時候,無論人明不明白真理,大家在一起心往一處使勁,那個氣氛是比較安寧、穩定的,沒有躁動。而敵基督一做事就有一種躁動、詭異的氣氛,他在那兒一攪和幫派就出現了,人就互相防備、互相論斷、互相擠對,背後拆台。很明顯,敵基督他們扮演的是撒但差役的角色。敵基督做事的後果:一個是弟兄姊妹互相論斷、互相猜忌、互相防備;另外一個,男女之間沒什麼界限,慢慢就混在一起了,就亂套了;再一個,人心裡異象模糊,也不注重實行真理了,也不知怎麼做合適了,原來明白的那點東西都沒了,渾濁了,都跟著他瞎做,就注重在外面做、外面跑了。凡是敵基督團夥做事都是這樣的後果。有的敵基督團夥一段時間後分裂了,越分越多最後散了。這些人要是再回來還行嗎?有的人覺得跟敵基督跟錯了,要是不跟他們,一直在教會裡多好啊,心裡想得挺好,但他就是有臉回來,也是有那個心沒那個力,沒勁了,這是怎麼回事?聖靈不作,神不要了。

今天一方面咱們解剖敵基督獨斷專行的這種表現,另一方面,通過解剖這種表現也讓每一個人知道,即便你不是敵基督,但你有這種表現,那就與敵基督的性質是有關的。這個表現是正常人性該具備的,還是不該具備的?很顯然這是敗壞性情。無論你的地位有多高,盡多少項本分,你能夠學會與人交通,你就守住真理的原則了,這是最起碼的。為什麼說你能學會與人交通這是守住原則了呢?你能學會與人交通就證明你沒把自己的地位當成飯碗,沒把地位當回事,無論你的地位多高,你是當成在盡本分,你是為了本分而盡本分而做事,並不是為了地位而做事。同時,你學會與人交通,無論是普通的弟兄姊妹也好,或者是與你配搭的人也好,你能夠與他交通,這說明你有尋求真理、順服真理的態度了,這首先表明了你對待真理的態度。再一個,你盡本分這是你的職責,作工作尋求真理這是你該走的道路,至於其他人能不能順服,或者是如何順服,對待你的決策他的態度是什麼,那是其他人的事,但是你的本分能不能盡好,你是如何盡你的本分的,這是你的事。如何擺脫強制人順服這事,必須得明白盡本分的原則,不是順服哪一個人,而是順服真理的原則。如果你覺得自己明白了真理原則,通過與大家交通達成共識,弟兄姊妹都一致認為那麼做合適,然後有幾個不服氣想攪局的人出來,這種情況下怎麼辦?這就得採取少數服從多數了。既然多數人達成共識了為什麼出來攪局,你是想搞破壞啊?你把你的意見說說,讓大家分辨分辨,大家如果說你的意見不行,站不住腳,那你就得棄權,就別再說了。這個事的原則是什麼?對的就應該堅持,錯的不要強制人聽從。其實,敵基督在有獨斷專行的這個表現、作法之前,他已經有一定之規了。獨斷專行,肯定不是說做好事、做正確的事或者實行真理是獨斷專行,肯定是指做不對的事、走不對的道路、作出錯誤的決斷也讓人聽,這叫獨斷專行。如果是對的就得堅持,這不是獨斷專行,這個得區分開來。所說的敵基督的獨斷專行,主要是指錯誤的、根本不符合原則的或者是根本就沒有尋求過原則的那些決斷,他在心裡只要有了定意之後,就想讓人聽從,就想下達讓人執行,這是敵基督的作法。

以前剛剛擴展福音的時候,有的人拿著《話在肉身顯現》到各宗各派傳福音,發現宗教的人看神話裡揭示奧祕、交通異象還有生命進入這些方面的話都挺好,就是神揭示、審判人的話他們覺得是在罵人,接受不了。傳福音的一個負責人就說他有辦法,把神話當中凡是人看了不喜歡、不合胃口的,人看了之後不容易接受影響傳福音果效的都改了。比如神揭示人本性提到的「淫婦」「妓女」這類詞,還有神說敗壞的人類該下地獄、下硫磺火湖這些話都給刪掉了好多。這一刪還是不是神的原話了?不是了。這位「老先生」沒跟任何人商量,就把神話裡關於熬煉方面的,關於揭示人敗壞性情的,有些特別嚴厲的,尤其是效力者試煉那個時期的有些話刪掉了不少,之後宗教人一看,「不錯,這樣的神可以信」,接受了。這位老先生就覺得,「看我多聰明,神話那麼說也不智慧啊,人哄還來不及,你怎麼還隨便亂罵呢?我改完之後宗教的牧師都願意信,接受的人一茬接一茬,怎麼樣?我有智慧吧?我聰明吧?我是不是有妙招啊?」改完之後把他美得不得了。結果有些宗教人一進教會,看了原版的神話書就反映說不一樣。這位老先生這事做得怎麼樣?咱們不說別的,就說這些話也不是你說的,你沒有改的權利,就算是誰寫的一篇文章或者一部書,你如果要改的話,首先也得徵得原作者的同意。他同意了你可以改,他要是不同意你絕對一個字都不能動,這叫尊重作者,尊重讀者。如果作者沒那個精力,授權說你可以改,怎麼改都可以,只要按著原文的意思達到果效就行,在作者授權或者徵得作者同意的情況下,這就可以改,這叫做事地道,名正言順。要是作者也沒同意,你也沒通過作者授權就擅自改了,這叫任意妄為,獨斷專行。現在他所改的是什麼?是神的原話,那帶著神的心情,帶著神的性情,帶著神對人類的心意,這話那麼說是有意思的。神說那話是什麼心情,是什麼用意,要達到什麼果效,你知道嗎?你測不透你瞎改什麼呀?顯你聰明,顯你會改,顯你識字呢?神說每句話,前言後語他怎麼考慮,用什麼樣的口氣,讓人感受到這裡面的氣氛、心情、情緒是什麼,這都有說法、有講究,神有考量。這位老先生認為什麼呢?神失策,他把神看成這樣。他說面對宗教裡吃餅得飽的這些人都得哄,都得用愛、用憐憫,話不能說得這麼嚴厲,要是說重了還怎麼傳福音?神難道不知道這事嗎?神太知道了。那神為什麼還要這麼說呢?這就是神的性情,神就要這麼說,你愛信不信,你信你就是神的羊,你不信你就是狼。神審判你、罵你兩句你就不承認你是信神的人了,你就不是神的受造之物,神就不是神了?那你是狼,你是魔鬼,趕緊滾!有的人說:「神罵我我也心甘情願,他是神那就能拯救我,即使他打我也是應該的。他說我是渾人,那我就是渾人,說我是淫婦,雖然我好像沒做淫婦的事,但這是神說的,那我就接受。」他有一個最簡單的相信、承認與接受,有一個最簡單的敬畏神的心。神要得著這樣的人。有的人一看神話覺得不好聽,得不著福,他就要跑,說「你是神我也不信,你這麼說話我就不跟你」,那你趕緊滾!你連神都不認,神能認你是他的受造之物嗎?這是不可能的!神的話就在這兒擺著,你愛信不信,不信你就滾,你就得不著,你信就能有蒙拯救的一線希望,這是不是公平的?那這位老先生他是不是這麼想的?他能不能看透神的這個心思?(看不透。)那他是不是愚蠢哪?不通靈的人就做這蠢事,他把神看得可小、可簡單了,覺得神的心思就跟人的頭腦思維差不多。平時常說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沒事就講這些大道理,結果臨到事就把這話拋到腦後了,覺得神說這些話不像神,在他心裡就不承認神的這些話,所以在他那兒就通不過。正好趕上傳福音,他趁此機會趕緊把神的那些話改了,還打著為了傳福音有果效、為了多得人這麼一個旗號。最後對他這種行為我怎麼定性的?篡改神話。什麼叫篡改?就是擅自加減、濫動原意,把人家原來的意思都改了,就是作者說話的初衷、用意他都給改了,他無視,然後隨意改動,這就叫篡改。這裡面有沒有敬畏神的心?(沒有。)膽兒太大了!這就不是人幹的事,這是魔鬼幹的事。一個普通人的話你都不能隨便動,你得尊重作者的意見,得提前通知獲得人家的同意,經過許可之後按著人家的意思改,這叫尊重。對神呢,何止是得尊重啊,神的一句話印錯了,少一個「的」字都得問問行不行,要是不行的話再重印這一頁,得有這樣認真負責的態度,這就叫敬畏神的心。這位老先生他有沒有這點心哪?沒有,他目中無神,膽兒太大了,這樣的人就應該開除。

前些日子又發生一件類似的事,有些人又以傳福音多得人這個理由、藉口要亂改神話,這次比上次好點兒,上次是獨斷專行,隨意亂做,篡改神話,這次是向上面問了一下,說某某民族的人看到神話中的有些字眼接受不了,大家商量出一個對策,把神話當中他們接受不了的這部分詞彙、說法刪掉,或者刪掉一些話,給他們單獨整理出一版神話來,這樣他們不就信了嗎?你看看,真有膽大的。這是一種什麼行為?這類人如果從輕發落,那就當你是無知,以後不許再這樣做了,如果從性質上來看,來定性的話,這是為了討好撒但隨意改動神的話,這叫猶大的行為,是漢奸、叛徒,這是賣主求榮。藉著篡改神的話,把神的話改成人願意接受的來討好他們,讓他們接受福音,這成什麼事了?神的話就是地上沒有一個人信,神的話就不是神的話了嗎?性質就變了嗎?難道他們接受了,神的話才是真理,他們不接受神的話就不是真理了?神的話性質不變,你不接受你就死。有些傳福音的人認為,「他們不接受,多可憐哪,多好的民族,多麼偉大、多麼高尚的民族啊,神都那麼愛他們、憐憫他們,咱們怎麼能不獻點愛心呢?把神話改改,讓他們接受,咱們應該體貼神的心意啊。」這是不是假冒?又一個假冒的,不明白真理盡做蠢事。都說過以前有人篡改神話被處理了,現在又有人想篡改,這是不是賣主求榮啊?這就是賣主求榮,討好撒但。神的話就那麼拿不出手,那麼見不得人嗎?那麼見不得人你還信什麼?你也別信哪!哪段神話你接受不了啊?接受不了你別信哪,回家得了。神無論怎麼說,說哪些話不合你的觀念,他也是神,他的實質不變。你無論說得多好聽,你無論怎麼做,你認為自己多善良、多仁慈、多有愛心,無論你多有愛心,你也是人,你也是個敗壞的人。你不承認神的話是神話,你想篡改神話去討好撒但,就你這種作法就讓人不齒。我尋思以前都交通過篡改神話是什麼性質,現在傳福音應該不會再出現這事了,沒想到還有人敢篡改,還有人有這念頭呢,人心裡對待神話的態度是什麼?簡直就是肆無忌憚,在他心裡神話的分量輕如鴻毛,「怎麼說都行,我隨便給你改,改成合人觀念、合人口味的更好,那才是神話呢。」類似篡改神話的這類人可以定性為敵基督,他們肆無忌憚、不加思索地隨意篡改,獨斷專行,他們與其他的敵基督的性情、性質是一樣的。還有一點就是,當他們臨到危險或者自己的利益受到損失的時候,他們的第一想法與作法是什麼?他們會選擇什麼?選擇出賣神的利益,出賣神家的利益保全自己。為了傳福音達到果效篡改神話的這類人,他真是為了達到果效嗎?他背後的目的是什麼?炫耀自己的才幹、能力,「你看我這麼一改,傳福音的效果不錯吧,你們就沒那兩下子,你們想都不敢那麼想。」他想通過這個讓人看到他有能力,這是他的目的。

敵基督獨斷專行的另外一種表現是什麼?對下面的人,他們強制人順服,不與人交通,對待神、對待上面,他們的態度又是什麼呢?真有事需要交通、需要尋求的他從來不問,在背地裡自己偷著做,就想自己說了算,就想自己做主,芝麻粒大的事他該問了,還顯得他挺追求真理,大事他一律不問,涉及到權力、涉及到自己聲望的事從來不問,連諮詢都不諮詢。說白了,敵基督獨斷專行、不與人交通還讓人順服的這種行為,主要的表現就是搞個人的經營,培植個人的勢力、群體、人脈,搞自己的事業,然後做自己想做的事,做對自己有利的事,做事沒有透明度,而且讓別人順服的意願、慾望特別強烈。他讓人順服他就像是狗聽從主人命令的感覺似的,對錯不用你分辨,你必須得聽。敵基督獨斷專行的表現還有一種,好比說一處教會的帶領是敵基督,如果上層帶領工人插手他那處教會的工作,他能不能同意?他絕對不同意,他把教會控制到針插不進、水潑不進的程度,不讓別人參與,不讓別人過問。要是誰過問或者打聽得細了,他就該糊弄你、該哄你走了,該跟下面的人講分辨了,說這個人來了怎樣怎樣迷惑咱們,他不了解咱們教會的實情,他如果插手就能把咱們教會的工作攪擾了。找一些藉口或好聽的說法把下面的人糊弄住了。再一個,上層安排人去了解情況的時候,敵基督不讓他跟弟兄姊妹接觸,把去的人控制在一個地方,好吃好喝地哄著。一問起教會的工作怎麼樣,敵基督說福音工作有果效,每個月都能得人,而且越得越多,教會生活也正常,雖然環境惡劣,但是弟兄姊妹都有勁,盡本分的果效可好了,把各方面都說得很好。一提出接觸普通弟兄姊妹,他說,「哎呀,我也沒安排呀,你來之前也沒打個招呼,不然給你安排三五個弟兄姊妹,把我們教會裡好的、一般的、差點兒的都讓你見見,現在環境惡劣,你們的工作能做到哪兒就做到哪兒吧,你們也挺辛苦的,有什麼事我就替你們做了」,說得挺好聽。要是求真的人,一聽這話是不是就能聽出問題來?「你想控制我,不讓我接觸下面的弟兄姊妹,你這是要搞獨立王國啊!」要是沒分辨、懶惰沒忠心的人呢,「不讓見正好,我正好不想見,挺危險的,這兒好吃好喝的多好,就在這兒呆著吧」,呆了幾天,吃得肚滿腸肥的走了,走時敵基督還給帶點禮物。上層這些不作實際工作、混飯吃的,盡本分沒有忠心的官僚,就被這些敵基督給矇騙糊弄了,下面弟兄姊妹的實情是什麼,有什麼難處,講道、書籍能不能及時發到手裡,他一概不知道,信息來源被中斷了。神家有什麼新的工作安排,弟兄姊妹也不知道。這敵基督就把教會控制了,他說了算了,上層帶領工人也沒有機會接觸下面的人。被敵基督控制、被敵基督玩弄了還不知道呢,你們說碰到這樣的帶領工人該怎麼辦?如果發現了就得檢舉,撤換他。這兩年有一些地方的弟兄姊妹就聯合起來把一些上層帶領罷免、撤換了,這是好事,說明人有分辨了,不受敵基督惡魔的掌控了。有分辨就是有點小身量了,一般的不作實際工作甚至胡作非為的假帶領、敵基督控制不了了,他們有膽量把敵基督扳倒了,不受敵基督或者帶領地位的轄制了。其實,無論是敵基督還是各級帶領,這些人只不過是與普通的弟兄姊妹分工、本分不同罷了,在神家沒有地位的區別,只不過是本分不同,擔的責任不同。

敵基督獨斷專行,不與人交通,這方面還有什麼不明白的?與人交通尋求原則不是流於形式,不是走過程,是為了達到一個果效,在盡本分或者是臨到的事上尋找一個最合適的方式、方法、路途。這個方式、方法、路途指什麼?就是在神話當中神是怎麼說的,神是怎麼要求、怎麼規定的,就是這個範圍。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你們與人交通是不是應該選擇一些對象?你們是不是常常因為過於注重形式,不論什麼事都讓大家知道、了解,都通知到每個人,最後影響了工作的果效與進程?就是說過度流於形式,讓大家都發表意見,結果為了等待、聽取一些愚昧無知又沒有什麼頭腦、主見也從來發表不出建設性建議的人的意見,為了讓他們通過、讓他們能明白,最後把工作耽誤了,工作給停滯了,這是不是也是不負責任的表現?有的人說:「你們不是說我獨斷專行嘛,我這次不獨斷專行,我讓大家都說說自己的意見,一天不說我等一天,兩天不說我等兩天,一年不說我就一直等著。」這是不是耍賴啊?這是不負責任的表現,這麼做沒有忠心。做帶領的有決策權,弟兄姊妹有知情權,但是最後作決斷的應該是做帶領的人。你如果連決斷都作不了,你做帶領不合格。你別因著教會裡各種聲音都有就不知道誰說的對了,最後看誰的聲音大、誰橫就聽誰的,這行不行?這叫什麼帶領?渾人一個。你說「我怕做敵基督,我可不想走敵基督道路,那我就在這兒等著,聽大家都充分發表意見之後,我再歸攏歸攏,找一個適中的、大家都通得過的、都抓不住把柄挑不出毛病的建議實行」,這行不行?這是沒有忠心,不負責任,應付糊弄,為了避開自己是敵基督的嫌疑,連忠心也沒了,連自己該盡的本分也沒盡到。你除了不走敵基督的道路之外,你還得盡到忠心,還得盡到你的本分,別忘了你的本分是什麼。你的本分不是做事詭異、獨斷專行,強制人順服,是盡到忠心,做事有原則,做每件事得達到果效,有效率,怎麼做對神家有利就怎麼做。好比說一個事花錢很多,但是做完之後效果怎麼樣還不清楚,那神家可能得虧損不少錢,臨到這個事怎麼處理?一方面可以尋求上面,另外一個,別懶惰,多查查資料,在具體的細節上多做功課,貨比三家,或許就能找著相對合適的解決辦法。有的人應付糊弄,做事沒有透明度,他彙報情況說一半藏一半,他怕說多了又安排他查更多的資料,就乾脆不讓人知道細節,他直接就把事情做了,然後就讓神家付錢,結果活兒做得最次,價格還最貴,這是不是猶大的行為啊?專門出賣神家利益,一臨到事胳膊肘就往外拐,絲毫不考慮神家的利益,這樣的人一丁點兒忠心都沒有,就以出賣神家利益為樂,這就是猶大的行為。有一些特殊業務方面的事,還有些陌生的領域,就不能怕麻煩,得多查查相關的資料,從得到一個最基本的信息開始,你就對這種業務或者是這種領域開始有一個最基本的了解了,然後逐步地了解更多,你就基本熟悉這方面業務範圍內的東西了,或者是數據也好,或者是專業方面的各種說法也好,達到這個程度之後,對你達到忠心盡本分、有果效地盡本分是不是更有益處啊?那之前做的這些預備工作、這些功課是什麼?這不是「跑外道」,這是為達到盡本分有果效而做的,這是忠心盡本分的表現、細節。那些不信派他們盡本分的態度是什麼呢?拿著神家的錢打水漂玩,神家作什麼工作損失了多少錢他聽完沒有知覺,神家做什麼事怎麼省錢他沒有概念,想都沒想過。那神家對他來說是什麼概念?跟他無關,就像外邦人的公司一樣,你給我一天的工資我就給你打一天工,具體怎麼做更好,怎麼做能盡力、盡心、有忠心,這些都不關他的事,這就叫不信派。你們有沒有這些表現?如果有,那你們也是不信派。有的人看到神家的利益受到虧損或者哪方面出現一點漏洞,他心裡難受、自責,就恨自己,覺著都是因為自己一時失誤,一時沒忠心、懶惰、貪享肉體安逸,結果出了這麼大的漏洞、虧損,有這樣懊悔之心的人還有點人味,要是連懊悔的心都沒有,那就連人味都沒有了,豬狗不如啊。

敵基督的第六條表現交通得差不多了,咱們總結總結。敵基督做事詭異、獨斷專行,這兩種行為的表現算不算是同步的?在這一條當中暴露出敵基督主要的兩個性情——邪惡、凶惡,又邪又凶。有時候你看不到他惡的那一面,但是能看到他邪的那一面,也可能他做事很柔和,讓你看不到他有什麼強制性的或者野蠻的行為,外表看並不凶狠,也沒有太強制你做什麼,但是他用另外一種很邪惡的方式把你繞進去了,讓你為他所用,你就被他利用了,就不知不覺陷在圈套裡,不知不覺甘願聽從他的,甘願讓他擺佈。因為什麼能造成這樣的後果呢?敵基督常常用一些對的言論、對的說法來教導你、教化你,唆使你做一些事情,讓你覺得他所說的是對的,你應該執行,應該這麼做,否則你會感覺自己是在違背真理,感覺自己不順服他就是在悖逆,與此同時你就甘願聽從他的了。最終達到的果效是什麼?人即便是聽了他的話,按著他所說的實行了,人明白真理了嗎?人與神的關係是越來越近還是越來越遠了?臨到事的時候,人不但不會來到神面前尋求,不但不會在神話中尋找原則、尋找神話的要求和神話所說的相關的內容,反而還有一個表現,讓人覺得這個事很不正常、很詭異,就像有些人常常說「我信神這麼多年,身量還是小,也看不懂神話,每次看神話也找不著實行的路,反倒與我們帶領一交通就透亮了」,言外之意就是帶領可以代替他信的神了。這是不是被控制了?當你有這樣的感覺的時候,這是對的還是錯的?(錯了。)錯在哪兒?你不是在信神,你信人了,跟人跑了,被人綁架、控制了。神的話說得那麼明白你聽不懂,你不知道怎麼實行,魔鬼撒但說兩句話你就明白了?你明白什麼了?有時候明白個規條、道理那算明白真理嗎?那不是明白真理,那是被迷惑了。

敵基督的這一條表現中,他們主要的性情是邪惡、凶惡,邪惡表現在什麼地方?做事詭異。凶惡主要表現在獨斷專行還強制人順服,這個強制裡就帶著凶惡的性情。神讓人順服神、順服真理,神作工的方式是什麼?神發表話語之後,告訴人應該順服真理、應該順服神話,你知道這方面真理了,知道這話是對的,但是對於你順不順服、如何順服,神的態度是什麼?你有自由意志,有選擇的權利,你想順服你就順服,你不想順服可以不順服,但是你不順服有沒有一個邪惡的、詭異的後果?沒有。有時候頂多是這事嚴重了有點責備,或者你做這個事有一個後果,那是必然形成的,神並不額外在這些事上作什麼,說嚇唬你、要挾你、捆綁你,讓你為此付出代價懲罰你,神不會這麼作。神在拯救人期間,在用他的話語供應人期間,允許人做錯事,允許人走錯路,也允許人悖逆神做愚昧的事,但是神用神的話語,也用神的一些作工方式,比如說對付修理、責打管教還有勸勉,甚至還有一些恩典在裡面感動你,或者給你一些額外的光照開啟,讓你逐步地明白什麼是真理,知道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神的要求到底是什麼,人應該站的位置是什麼,人應該實行的是什麼,讓你明白的同時讓你選擇。你要是說「我就悖逆,我就任性,我就不想選擇對的,我不想忠心,我就願意這麼做」,那最終你的歸宿、結局你自己負責,就是你要為你自己的行為負責任,神不額外作任何事。神是公平的,好比說你按神的要求去做你的歸宿在哪兒,你沒按神的要求去做你的歸宿又在哪兒,神早就定好了,他不用額外的方法,說你今天沒按神的要求做就管教責打你,讓你出車禍,神不這麼作。在神那兒,讓人順服只是讓人明白順服的這個真理,神讓人順服、讓人達到實行的這個真理前面沒有「強制」。所以在神那兒,神無論是擺佈人也好,主宰人的命運也好,引導人也好,告訴給人真理也好,作這些事情的前提沒有強制,也沒有「必須」。你按神的話這麼做了,你會越來越明白真理,你能明白很多真理,你在神面前的光景會越來越好,一直保持好的光景,然後神會開啟你在日常生活當中所不明白的。但是,你要是不實行也不順服真理,也不追求,你所得的就很有限。這是兩者截然不同的地方,神不偏待人,這很公平。有些人說:「如果神強制我的話,我不就行出來了嗎?」這不是神的性情,那是撒但做的,神不這麼作。如果你只能讓神強制你才能順服神,那你是什麼東西?你順服的是神嗎?神要的不是這樣的順服。神所說的順服是人在明白真理的基礎上,憑著良心、憑著理性在人性裡甘願實行,聽神的話,這是順服的原意。這裡面沒有強制,沒有管制,沒有要挾,沒有控制、轄制、捆綁的意思。所以說,當你感覺在一個事上特別受捆綁、受轄制,這肯定不是神作的,一方面是出於人的思想,也可能是你領受偏謬,自己轄制自己,另一方面,是有人在轄制你,用規條,用一種對的說法、理論在轄制你,使你的思想產生了一些偏謬的東西,這是你的認識出問題了。如果你覺得這個事你順服得很樂意、很自然,這就出於聖靈的作工,同時也出於真正的人性,出於良心理智。

在神家,有些人不順服真理,不順服神家的工作安排,不順服教會的安排,神家是怎麼處理的?有沒有用強制執行、解決的辦法?如果是帶領不作實際工作,不按工作安排作工也不實行真理,作不了實際工作,那撤換就完事了,沒作惡的不開除。對於普通的弟兄姊妹,要是讓你盡某項本分你不去,那可以找其他人,沒有強制。有人說勸一勸他願意了,那也行,這不算強制,還是在經個人同意在他願意的情況下安排的,沒有強人所難,也沒有強制讓人執行,是吧?也可能有這種情況,這個本分一時找不到人,抽人臨時頂一下,雖然個人不願意,但這是工作需要你必須得去,這是特殊情況。你是神家的一分子,你吃神家的飯,在神家盡本分,你既然承認自己是信神、跟隨神的,這點事你還不能背叛肉體嗎?這談不上什麼順服,也談不上什麼受苦,這只是一時的,又沒有讓你長期盡這個本分。有些人說讓他幹的那樣活兒又髒又累,他不願意幹,如果他提出來趕緊給他調換;要是有的人說「我說累、苦只是說說而已,其實我心裡還是願意順服的,受點苦我也願意」,有順服的心那咱們就滿足他。這樣做合不合適?這個原則對不對?(對。)神家絕對不是強人所難。還有一種情況,有的人盡什麼本分都是懶惰、不負責任,有時還偷著幹一些壞事,然後本分沒盡好他就找藉口,說那個本分不適合他,不是他的強項,他不懂業務,其實大家都看明白了,他盡不好本分不是這個原因。那這類人該怎麼處理?他如果要求到別處盡本分,能不能同意?(不能。)這樣的人打發走就完事了,他不適合盡本分,他盡本分就沒有端正的態度。有一部分這樣的人,一說盡本分就撓頭、就抵觸,心裡一百個不願意,勉勉強強、忍氣吞聲的,他認為,「我先在這裡韜光養晦,湊合幾年,以後到哪兒去還說不定呢。」有這種打算的人,摸著他的實底就別讓他盡本分了,他要到別處盡本分也別讓他盡了,這種情況就得強制了。這是因為什麼?把他的實質看透了,大家共同反映這個人不適合在神家盡本分,這是個外邦人,那就得清理了,不清理讓他在這兒攪擾、混飯吃啊?絕對不行。這種情況就得按照教會盡本分人員的原則來處理了,他不願意也不行。這是不是強制啊?這不是,這是維護神家的利益,維護神家的工作,清理混飯的。

有些敵基督你剛接觸,他深藏不露你不容易看透他,對於這一類敵基督怎麼分辨呢?就得注意觀察。有一點你們得注意,無論哪一級帶領,你們如果總崇拜,凡事都依賴他們來達到信神蒙拯救,這個出發點本身就是錯的。無論什麼帶領他都是一個普通的人,你如果把他看成是你的頂頭上司,覺得他應該比你高,應該比你偉大、比你有能耐,應該領導你,應該處處高人一籌,那你就錯了,那是你的錯覺。這個錯覺會給你帶來什麼後果?這些錯覺、這些錯誤的認識,一方面會不知不覺讓你用一些不符合實際的要求來衡量你的帶領,另外一方面,你不知不覺會被他的一些所謂的氣勢、派頭或者能力、才幹深深地吸引,最後不知不覺上鉤了,他成了你的神了。從他開始成為你的榜樣、你崇拜的對象,到成為你跟隨的對象,這一路你不知不覺就離開神了。在你離開神的同時,你還以為你是在跟隨神,你是在神家、是在神面前,豈不知你已經被一個撒但敗壞的人甚至是敵基督擄走了,你還不知道呢,這是很危險的事。所以說,要解決這個問題,一方面得能準確地掌握敵基督的各種性情與他們的行事方式,還有他們做事的性質,慣用的手段、伎倆,另一方面,還得從你們自身做起。人信神崇拜人這就不是正確的道路,有的人說:「我崇拜得也有理由啊,我也沒辦法,不崇拜他我崇拜誰呀?」你非得崇拜人啊,你怎麼那麼賤呢?你跟隨神你聽神的話,哪個人說得對、做得對,合乎真理原則,你順服真理不就完事了嗎?你怎麼那麼賤呢,非得找個人跟著,怎麼那麼願意做跟屁蟲呢?不做跟屁蟲就活不成了?你從自身做起,裝備分辨各類人、分辨各類事的真理,達到對各類人、各類事的各種表現都有分辨,都知道是什麼性質,是什麼性情的流露,自己是哪類人,身邊的人是哪類人,自己的帶領是哪類人,能夠正確對待,把自己的身量裝備好了,你就不容易被敵基督迷惑了,你也不害怕敵基督的迷惑了。有些人一聽完交通,覺得分辨敵基督太難了,「敵基督做事詭異,一般人看不透啊,人做事明顯一點兒還能看透,那撒但做事在暗地裡,咱們都在明處,怎麼防啊?」你就追求真理,不用特意防,不知不覺你對有些事就會有一種意識、感覺,然後通過分辨,通過禱告,再通過實例這麼對號,逐漸就有分辨了,就能定準了,能定位一個人、定位一件事,定位做一件事情的性質,這些都能定準了,這就是真理給你帶來的收穫。如果你不追求真理,你總活在一種想像當中,總瞎依靠人、瞎崇拜人、瞎奉承人,你不走追求真理的道路,最後的結果是什麼?誰都能迷惑你,什麼人你也看不透,就是最明顯的敵基督你都看不透,都能把你玩弄得暈頭轉向的。

有沒有人聽了這幾次關於敵基督各種表現的交通之後,沒分辨出誰是敵基督,越來越覺得自己像敵基督,把自己分辨出來了?把自己分辨出來是好事還是壞事?如果現在分辨出來還是好事,還不算晚,等一旦做出事被定性為敵基督,那就晚了。你現在能分辨出來,也頂多就是你有與敵基督一樣性質的這些表現,你走敵基督道路,你選擇了錯誤的道路,頂多是這樣定性,現在扭轉還來得及,就怕你不扭轉。這個話題咱們交通幾次了,有些人在這期間一直到現在,這些表現一點兒都沒有變,就是你怎麼交通他都沒知覺,當時也跟自己對上號了,到行事、到盡本分的時候還是老一套,這種人麻不麻煩,危不危險?這就很危險哪!不管我怎麼交通,當時他聽著怎麼受責備、難過,過後一丁點兒都沒變,他就不說,「通過這幾次交通,對我觸動最大的就是發現自己在走敵基督的道路,比如常常用一些跟自己比較親近的人,常常靠近這些對自己溜鬚的人,甚至這些人是惡人、壞人自己都不厭煩、不棄絕,從今天開始我得好好琢磨琢磨這些事,該怎麼對待這些事我得作出一個準確的判斷,選擇正確的作法。」沒變化這不就完了嗎?現在交通的可是敵基督的表現,不是普通人的敗壞表現,那敵基督的結局、下場是什麼?對他們神怎麼定性?神對敵基督的定義是什麼?與神敵對,那是神的仇敵呀!跟神敵對,與真理敵對,仇視真理,仇視神,仇視一切正面事物,這不是一個普通的人一時軟弱、愚昧,有點錯誤的思想、觀點,或是有點偏謬的領受,與真理不相符,那是敵基督,是神的仇敵,他是仇視一切正面事物、仇視一切真理、仇視神的一切性情實質的一個角色。這個角色在神那兒怎麼看?神不拯救!這些人藐視真理、厭煩真理,就是這個性質。這不是揭露大眾的普通的敗壞性情,比如狂妄或者有點剛硬、有點詭詐,這裡揭露的是邪惡、凶惡與厭煩真理,就是在敗壞性情當中相對最嚴重的那些表現、那些性情,就是撒但最典型、最實質的東西。而不是在普通的這些敗壞的人身上流露一點敗壞性情,對真理構不成什麼威脅或者是形不成一種勢力,這是一種與神敵對的勢力,他們能攪擾教會、控制教會,能拆毀、打岔神的經營工作。這是普通敗壞的人做的事嗎?絕對不是,所以說你不要輕看這事。有些人也有邪惡的性情,但這個邪惡性情就是為了自己的利益有點小私心,有些人也有點凶惡性情,就是別人欺負他不行,這個凶惡是偶爾的,那敵基督有什麼不同呢?他主要的性情還不是狂妄,他邪惡得厲害。他的邪惡主要表現在什麼地方?就是做事詭異,普通有心眼兒的、有點文化、有點社會閱歷的人都很難測透他,這就上升到邪惡了,不是詭詐了。他能玩陰謀、玩手段,玩得比一般人高級,一般人不是他的對手,對付不了他,這就是敵基督。為什麼說一般人對付不了呢?就是他邪惡得太厲害了,對人極具迷惑性。為什麼咱們把敵基督的表現拿出來交通呢?就是敵基督太能迷惑人了,一迷惑迷惑一片,就像瘟疫似的,具有殺傷力,一傳染傳染一片,傳染的速度、範圍、後果的嚴重性還有死亡率都比普通的病高。死亡率、傳染率高,傳染的範圍廣,這是不是嚴重了?普通人狂妄頂多就是讓人看著有狂妄的醜態,有時說大話吹牛,愛站地位,敵基督呢,從表面上看他也可能不站地位、不喜愛地位,對地位從來不感興趣,但他內心深處對地位有極強的慾望。就像古代的一些帝王,打江山的時候跟一幫哥們兒要飯、露宿街頭也行,伺候人、寄人籬下也行,對什麼大人物他都能恭恭敬敬、服服帖帖的,打仗的時候受什麼苦都願意,你能看出他對地位有野心嗎?最後他的目標是什麼誰也看不透。他的目標是當一個小謀士,當一個縣官或者總督嗎?宰相、王侯他都不當,他想當皇帝,這就叫野心,這就叫詭異。他當初跟那些哥們兒同甘共苦,一個饅頭、一個餅三四個人分著吃,看著很樸實,但他內心深處的慾望你看到了嗎?他為什麼能受那些苦呢?有他的慾望支撐著。他內心深處隱藏著一個巨大的野心,為了有一天能登上皇位,全天下什麼苦他都能吃,什麼誣衊、誹謗、難聽的話,什麼侮辱他都能受,這是不是詭異?那這個野心他讓任何人知道了嗎?他包著、裹著,外表看到的就是這個人能忍常人所不能忍的,能受所有人受不了的苦,有韌性,沒什麼野心,很樸實,對下面的人也好。到有一天他登上皇位,你回頭看他所做的這一切有一個野心在支配著的時候,就會發現他的性情邪惡。那他的這個手段是什麼?就是詭異。敵基督做事就具備這樣的性情——詭異。當初人所看到的都是這些帝王表面的東西,無論是人定罪的也好,稱許的也好,都是表象,他內心深處所想的是不會讓任何人知道的,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人才發現這傢伙城府太深了,這麼多年都沒看透他是這麼一個野心勃勃的人。那些與他一同打江山的功臣都被他利用、被他迷惑了,等有一天他做了皇帝之後全被他殺了,後悔也來不及了。敵基督與這些野心勃勃的人是同類的東西,他們得不著權力、地位絕對不會在教會當中平白無故地一直這樣受苦、忍耐下去的。換句話說,他們這些人絕對不甘心做一個普通的跟隨者,在神家委曲求全做一個普通的敬拜神的人,默默無聞地盡一方面本分,他們絕對不甘心。如果一個人有地位,他走敵基督道路被撤換了,他說「以後沒有地位我就老老實實地做一個普通的人,能盡什麼本分就盡什麼本分,沒有地位我一樣好好信神」,這是不是敵基督?曾經走敵基督道路,一時愚昧走錯了路,但這不是敵基督。敵基督是沒有地位就不信了,或者是想辦法再迷惑點人,還得滿足他那個慾望,他放不下。咱們把敵基督的這些表現拿出來分辨,就是因為這個問題性質很嚴重,別說普通弟兄姊妹,就是帶領工人覺著自己明白點真理,也沒有十足的把握分辨,有幾成的把握都不好說,是吧?

現在,你們眼目前面臨的一個重大的問題是什麼呢?一個是會分辨人,分辨人的各種行為、說法代表人的什麼性情,這個人是什麼實質;另外,你們得會分辨什麼是真理實際、什麼是道理,你們連這個都不會分辨,整天講道理自己都不知道,還以為自己講的全是實際,選帶領工人選上的多數也都是講字句道理沒多少實際的人,這是很嚴重的事,也是很棘手的事。你們聽我交通這些話、說這些事,能不能聽出來跟普通的帶領說的有什麼區別?要是能聽出區別來你就知道什麼是真理實際了。你要是聽不出來,覺得都一樣,神說完之後我們也會學了,跟神說的一樣,都是這些事、這些話,那你就麻煩了,你就等著被敵基督迷惑吧。多數敵基督具備一定的恩賜與口才,這樣他們就具備了迷惑人的資本,再加上他們的手段還有性情,你們這些光會講字句道理不會分辨什麼是真理實際、什麼是道理的人就只能受敵基督的迷惑,這是身不由己的事啊!不明白真理的人想不受敵基督的迷惑都不可能,脫離撒但權勢那是簡單的事嗎!

上一篇:第八十三篇 盡好本分必須有和諧配搭

下一篇:第八十五篇 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五)

相關內容

  • 神 的 作 工 與 人 的 實 行

    神在人中間的作工都是離不開人的,因為作工的對象就是人,人是神所造的唯一可以作神見證的受造之物,人的生活與人的一切活動都離不開神,都在神的手中掌握,甚至可以說沒有一個人可以離開神而獨立生存,這是任何一個人都不可以否認的,因這是事實。神作的一切都是針對人類的利益,也是針對撒但的詭計,人所需要的一切都是從…

  • 認識神與神作工的人才是神滿意的人

    神道成肉身作的工作包括兩部分,第一次道成肉身人不相信也不認識,將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第二次道成肉身人也不相信,更不認識,將基督重釘在十字架上。人不都是神的仇敵嗎?不認識神的人怎麼做神的知己呢?又怎麼有資格做神的見證人呢?說愛神、事奉神、榮耀神,這些不都是騙人的謊言嗎?不現實、不實際的東西你豁出命來追求…

  • 基督的實質是順服天父的旨意

    道成肉身的神稱為基督,基督就是神的靈所穿的肉身,這個肉身不同於任何一個屬肉體的人。所謂的不同就是因為基督不屬血氣而是靈的化身,他有正常的人性與完全的神性,他的神性是任何一個人都沒有的,他的正常人性是為了維護在肉身中的一切正常活動的,神性是來作神自己的工作的。不論是人性還是神性都是順服天父的旨意的,基…

  • 關 乎 各 盡 功 用

    今天在這道流中凡是真實愛神的人都有機會被神成全,不管是年輕的還是年老的,只要存著順服神的心、敬畏神的心就能被神成全。神按人不同的功用來成全人,只要你盡上所有的力量,順服神的作工,就能被神成全。你們現在都不完全,有時能盡一方面的功用,有時能盡兩方面的功用,只要盡全力為神花費,到最終都會被神成全的。 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