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篇 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二十四)

上次聚會我講了兩個故事,一個是挪亞的故事,一個是亞伯拉罕的故事。這在整本聖經當中是兩個很經典的故事,很多人都知道、都了解,但是很少有人在了解這兩個故事之後,知道怎樣對待神的話,對待神的要求。那咱們交通這兩個故事的主要目的是什麽呢?就是讓人知道,作為一個人,一個受造之物應該怎樣對待神的話,應該怎樣對待神的要求,受造之物在面臨神的要求的時候,在聆聽神的説話的時候,應該站在什麽位置上,應該有怎樣的態度,這是主要的。這就是上次交通這兩個故事要讓人知道、明白的真理。上次交通完這兩個故事之後,對于怎樣順服基督、怎樣聽他的話,人該存有什麽樣的態度,該站在什麽角度、什麽位置上來對待基督、對待基督所説的話,還有,人怎樣對待從神來的説話、從神來的要求,這裏面人應該明白哪些真理,這個清楚了嗎?(第一條,對待基督要坦誠相待;第二條,學會尊重基督;第三條是聽話,用心去聽神的話。)規則是記住了。這規則我要是不説,你們能不能從我所講的這兩個故事當中自己總結出來呢?(我們只能總結出神説什麽話我們得聽這一條。)只能總結出簡單的、規條性的、帶有理論性質的一些作法,對于這裏面人應該明白、應該尋求的真理,你們可能還是不明白,不知道。那咱們今天再細節地交通一下挪亞和亞伯拉罕的故事。

先説挪亞的故事。挪亞的故事前因後果是怎麽回事,上次聚會粗略地講了一下,為什麽是粗略地講呢?因為這個故事的前因後果、具體細節多數人都知道,如果有不太清楚細節的可以到聖經裏去查找。咱們要交通的不是關于這個故事的具體細節,而是要交通這個故事裏主人公挪亞是怎樣對待神的話的,這裏面有什麽真理是人應該明白的,還有神看到挪亞的一舉一動之後神的態度、神的心思、神對挪亞的評價又是怎樣的,這是咱們應該交通的細節内容。從神對待挪亞的態度、對待挪亞的所作所為的評價上來看,咱們足可以了解神對人類,對跟隨他的人,對他要拯救的人的要求標準到底是什麽,這裏面是不是有真理可尋求?(是。)有真理可尋求的故事或者説有真理可尋求的地方就值得咱們加以細節地解剖、揣摩、交通。挪亞這個故事的具體細節就不再重述了,今天要交通的是挪亞對待神的種種態度這裏面可尋求的真理,與神對挪亞的評價裏人所要明白的神的要求與神的心意。挪亞是一個普通的敬拜神、跟隨神的人類中的一員,當神的話語臨到他的時候,他的態度不是慢慢騰騰、磨磨蹭蹭、不急不慌,而是特别認真地聆聽神的話,特别小心地、用心地聆聽神所説的每一句話的字字句句,用心去聆聽、去記住神對他吩咐的每一樣事,一點不敢怠慢。他對待神的態度,對待神的話語的態度是有敬畏神之心的,讓人看見他心裏是有神的地位的,對神是有順服的。他在仔細地聽神在説什麽,神説話的内容是什麽,神讓他做什麽,他用心去聽,不是在分析,而是在接受,心裏没有拒絶,没有反感,没有不耐煩,而是静静地、仔細地、用心地在心裏記着神對他所要求的每一句話、每一件事。當神囑咐完他每一件事的時候,挪亞用自己的方式把神所説的、所托付他要做的每一樣事的細節記述下來,然後放下手中的活計,打破原來的生活常規,打破原有的生活計劃,開始籌備神所托付他要做的每一件事,開始籌備神要求他造方舟所需要的每一樣物資。對待神的話,對待神的要求,對待神話中所要求的每一個細節,他都不敢怠慢,他用自己的方式將神所要求他的、所托付他的每一件事的重點、細節都記述下來,反覆揣摩、斟酌。接下來,挪亞要做的就是去尋找神讓他籌備的每一樣材料。當然,在神吩咐完他要做的每一件事情之後,他用自己的方式將神所托付、所吩咐的每一件事作出一個詳盡的計劃、部署,然後一步一步地按照自己的計劃、部署,也按照神所要求的每一樣細節、每一個具體的步驟去落實,去執行。整個過程當中,挪亞所做的每一件事,無論是大事小事,無論在人看是起眼的還是不起眼的,都是神所吩咐過的,都是神話中所提到的、所要求的。從挪亞接受完神的托付之後的種種表現上來看,他對待神話語的態度不是僅僅聽一聽就完事了,更不是聽完之後選擇自己心情好的時候、環境好的時候再去做,選擇有利的時機再去做,而是放下手中所有的活計,打破生活的常規,將神所吩咐的造方舟這件事當作以後生活和人生當中最大的一件事情去落實。他對待神托付的態度、對待神話語的態度不是漫不經心,不是敷衍,不是任性,更不是拒絶,而是悉心聆聽神的話,用心去記、去揣摩,他對待神話語的態度是接受,是順服。在神看,這才是神所要的真正的受造之物對待神話語該有的態度,這個態度裏面没有抗拒,没有敷衍,没有任意妄為,也没有人意的摻雜,完完全全就是一個受造的人類該有的態度。

挪亞在接受了神的托付之後,計劃着如何將神所托付的方舟建造起來,他尋找各樣材料,尋找建造方面有關的人與各樣工具。當然這裏面内容很多,不是我們在文字表面看到的那麽輕鬆,那麽簡單。在那個還没有工業的年代,在那個做什麽事情都靠人力、靠手工去完成的年代,要建造方舟這樣一個龐然大物,要完成神所吩咐的這樣一件事情,可想而知這個難度有多大。當然,人如何計劃,計劃怎麽做,尋找各樣物資、材料,這比起後期真正着手建造方舟可以説是簡單得多。挪亞接受了這個托付之後,從神説話的字裏行間,從神所説的所有話的内容上來看,他知道這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這就意味着什麽?一方面意味着挪亞接受這個托付之後,他肩上的擔子有多重,另外,從神能够親自召唤挪亞,親口吩咐他如何建造方舟這點上來看,這件事情非同一般,不是一件小事情。從神所説的字字句句的細節上來看,這件事情不是任何一個普通人能够擔當得了的。神之所以召唤挪亞,托付挪亞完成這件事情,可見挪亞在神的心中是怎樣的分量。對待這件事情,挪亞當然也能領會到一部分神的心意,當他領會到神心意的時候,他知道他以後將要面臨的生活,也能意識到些許以後將要面臨的各種困難。雖然挪亞領會到也意識到神托付他這件事情的難處有多大,他所要面臨的種種考驗有多大,但是在他心裏并没有抗拒的意思,而是在心裏深深地感激耶和華神。為什麽要感激呢?這麽大一件事情,神居然能托付給他讓他做,而且親口告訴、親自説明每一樣細節,更重要的是,神將為什麽要建造方舟這件事情的原委原原本本地告訴了挪亞本人。就是説,這件事情是神自己經營計劃的事情,是神自己的事情,而神把這件事情告訴了挪亞,挪亞感覺到了這件事情的重要性。總之,從種種迹象上來看,也從神説話的語氣、神所交代的事情的方方面面上來看,挪亞感覺到了神所托付的建造方舟一事的重要性,他從心裏領會,并不敢怠慢,也不敢忽略每一個細節。所以,當神吩咐完之後,在挪亞列出計劃之後,他就開始着手籌備建造方舟的每一項事宜,尋找人力,籌備各樣材料,也按照神所説的將各樣活物逐步搜集到方舟當中。挪亞做這件事情的整個過程是充滿了難度的,先不説風吹日曬雨淋、酷暑嚴寒、春夏秋冬,一年一年是怎樣度過的,就先説建造方舟的工程浩大,各樣材料的籌備,還有建造方舟的過程當中所面臨的各種難處,這個難處包括什麽?有些活計不是人想象的做一次就能成功永遠不失敗的,他要面臨失敗,做好了一看不行,再拆,拆完之後一看還不行,還得另外再預備多餘的材料,然後再做,不像現代什麽都是電子設備,設置好了之後按照程序去做。現在人做這些手工活,很多時候就是輕輕一按電鈕,機器就把活兒幹完了,而在那個時代想都别想,那是不可能的事,什麽事都要自己動手,什麽事都要親力親為,靠眼睛、靠思維、靠用心,也要靠勞力,當然更多的是要依靠神,隨時隨地尋求神。在面臨各種困難的過程當中,在建造方舟的日日夜夜的這個過程當中,挪亞要面對的不僅僅是在完成這項浩大工程中出現的各種狀况,同時也要面對來自于周圍的各種環境,還有人的譏笑、毁謗、辱駡。這些事拿到現在來説,我們即使是没有親歷當時的場面,但是對于挪亞當時所面臨的、所經歷的種種難處,所要面對的種種難關,是不是可以想象一二?(是。)在建造這個方舟的過程當中,挪亞首先要面對家人的不理解,家人的嘮叨、埋怨甚至詆毁,其次要面對周圍親人朋友還有各種各樣人的毁謗、難聽的話與不理解,但是挪亞的態度只有一個,那就是聽神的話,將神的話落實到底,永遠不能變。挪亞的决心是什麽?「只要我活着,只要我還能動,神的托付我不能撂下。」這就是他建造方舟這項浩大工程的動力,這也是他面對神的吩咐、聆聽完神的話之後的態度。面對各種難處、面對各種困境、面對種種難關的時候,挪亞没有退縮,即便是面對有些高難度的工程時常常出現失敗、損壞,雖然他心裏難過、着急,但是想想神説的話,想想神當時吩咐他時所説的字字句句,還有神對他的高抬,他心裏常常備受激勵,「不能放弃,不能將神的吩咐、將神托付要做的事情丢掉不管,這是神的托付,人既然接受了,既然聽到了神的説話、聽到了神的聲音,既然從神領受了,就應該絶對地順服,這是作為一個人該達到的。」所以無論臨到怎樣的難處,無論面對怎樣的譏笑、毁謗,無論他的肉體受了多少勞累,多麽疲乏,神所托付他的事情他并没有放弃,神對他所説的、所吩咐的字字句句他時時牢記在心裏。無論環境怎樣變,無論臨到的難處有多大,他相信這一切都會過去,唯獨神的話不能廢去,唯獨神所吩咐要做的事必然能成就。挪亞帶着對神的真實信心,也帶着自己該有的順服,在繼續着神所要求他建造的方舟。一天一天過去了,一年一年過去了,挪亞的年齡越來越大,但他的信心并没有减,他接受神托付的决心與態度并没有變。雖然肉體有時候疲乏、勞累,有病痛,心裏軟弱,但是他完成神的托付、順服神的説話的决心與毅力并没有减。在挪亞建造方舟的年月當中,挪亞是在實行聆聽、順服神的説話,也是在實行一個受造之物、一個普通的人該完成神托付的一個重要的真理。整個過程其實在外表看就一件事情,就是建造方舟,把神所告訴他要做的做好、做完,但是能把這一件事情做好,順利地完成,需要什麽?不是需要人的熱心,不是需要人的口號,更不是需要人一時興起的起誓,也不需要人對造物主所謂的仰慕,這些都不需要。這些所謂的仰慕,人的誓言、人的熱心,還有人精神世界裏對神的信仰,在面對挪亞造方舟這件事情的時候,都是没有一丁點兒用處的,這些東西在面對挪亞真實的信心與對神真實的順服的時候,顯得那麽的空洞、蒼白無力,更顯得那麽的可耻、卑劣、齷齪。

挪亞造方舟歷經了一百二十年,這一百二十年不是一百二十天,不是十年,也不是二十年,而是比現在人的壽命還長的一個年份。從時間的跨度上來看,從他完成這件事情的難度和工程的浩大程度上來看,挪亞本人如果對神没有真實的信心,他的信心如果只是一個念想、一個寄托、一份熱心、一種渺茫的信仰,那這個方舟能不能建造起來?如果他對神的順服只是一個口頭的答應,只是像你們現在一樣,是在文字上、筆頭上的一個記録,那這個方舟能不能建造起來?(不能。)如果他接受神托付的這個順服僅僅是一個决心、一個心志、一個願望的話,這個方舟能不能建造起來?如果挪亞對神的順服僅僅是一個形式上的撇弃、花費、付代價,還有口號上、理論上所要達到的多作工多付代價、對神有忠心,那這個方舟能不能建造起來?(不能。)這就太難了!如果挪亞接受神托付的態度只是一種交易,只是為了得福、得賞賜,那這個方舟能不能建造起來?絶對是不能的!一個人的熱心堅持十年、二十年可以,堅持五十年、六十年也可以,但是到臨死的時候,一看什麽也没得着,對神就失去信心了。堅持二十年、五十年、八十年的熱心都不會變成順服,不會變成真實的信心,這是很可悲的事。而挪亞所具備的真實的信心與真實的順服,恰恰是現在的人所不具備的,也恰恰是現在的人所藐視,所看不見,所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甚至是以鼻嗤之的東西。每每講起挪亞造方舟的故事,人都津津樂道,都會講、都會説,但是挪亞具備了什麽,他具備了怎樣的實行,具備了怎樣的人性品質,具備了怎樣的神所要的態度與對待神吩咐的觀點,具備了怎樣聆聽神話、實行神話的人性品質,誰也不去想,誰也不去揣摩。要我説,現代的人不配講述挪亞的故事,因為在任何人講述挪亞故事的時候,僅僅把挪亞當成一個傳奇人物,甚至當成一個普通的白鬍子老頭,這個人到底有没有,這個人的真實存在到底是怎樣的得畫問號,并没有從心裏去體會挪亞接受神托付之後他的種種表現是怎麽來的。今天再看挪亞建造方舟這件事情,是一件大事還是一件小事?僅僅是從前有一個老頭造了方舟這樣一個普普通通的故事嗎?(不是。)他是人類中間敬畏神、順服神、完成神托付的最值得人效法的一個人物,是神稱許的,也是現在跟隨神的人該效法的對象。他身上最珍貴的東西是什麽?對待神的話只有一種態度,那就是聽而接受,接受而順服,順服到死,就是一種這樣的最珍貴的態度獲得了神的稱許。他對待神的話不是應付了事,不是敷衍,不是在心裏研究、分析、抵觸、拒絶,然後將其抛之腦後,而是認真地聆聽,心裏一點一點地接受,然後就琢磨如何落實神的話,如何實行神的話,如何能够按照神話的原意去落實而不走樣。在揣摩着神話語的同時,他心裏暗暗告訴自己:「這是神的話語,這是神的吩咐,這是神的托付,我責無旁貸,必須順服,不要漏掉任何一樣細節,不要違背神的任何一個意思,也不要忽視神話中所説的每一個細節,否則的話就不配稱為人,就對不起神的托付,也對不起神的高抬。如果神所説的、神所托付的我在此生不能完成,將會留下遺憾,更會愧對神的托付、神的高抬,無顔回到造物主的面前。」挪亞心裏所想的、所尋思的,他的每一樣觀點、每一個態度都决定了他如何能够將神的話實行出來,將神的話變成現實,將神的話落實到實處,讓神的話通過他能够應驗,通過他能够變成實際的東西,不要讓神的話落空。從挪亞心裏所想的、所産生的每一個心思意念與他對待神的態度上來看,挪亞這個人值得神托付事情,是神所信任的人,也是神所看中的人。神察看人的一言一行,察看人的心思意念,在神看,挪亞能這麽想,神没有選錯人,他擔得起神的托付,擔得起神的信任,他能够完成神的托付,在整個人類中間他是不二人選。

在神眼中,能完成這麽大一件事情的,只有挪亞是不二人選。那挪亞這個人具備了什麽?其實就兩樣東西——真實的信心與真實的順服,這是在神心裏對人的要求標準。這簡不簡單?(簡單。)這不二人選就具備這麽簡單的兩樣東西,但是除了挪亞以外没有任何人具備。有些人説:「怎麽就不具備呀?我們現在撇家捨業,什麽也不要了,工作、前途、學歷什麽都不要了,兒女、財産都撇下了,你看我們多大的信心哪,對神多大的愛呀!跟挪亞比差在哪兒啊?神要是讓我們建方舟的話,現在現代化工業發達,木材、各種工具不有的是嗎?我們開着機器也能頂着烈日幹活,我們也能起早貪黑,完成這點小活兒算什麽呀?他用一百年,我們縮短時間不讓神着急,用十年就造完了。還説挪亞是不二人選,要是拿到現在,不二人選多了,我們這些撇家捨業的、對神有真實信心的、真實花費的人都是不二人選。神怎麽就説挪亞是不二人選呢?這也太小瞧我們了吧。」這話有没有問題?(有問題。)有人説:「想想也是啊,挪亞那時候什麽都没有,電没有,電腦没有,現代化機器也没有,連最簡單的電鑽、電鋸都没有,釘子也没有,那怎麽造啊?現在這些東西我們都具備,我們完成這項托付那不是太容易了嗎?神如果在空中跟我們説話,讓我們建造一個方舟,不用説一個,十個也不在話下,這算什麽啊?小菜一碟。神你儘管吩咐,有什麽要求儘管説,我們這麽多人建成一個方舟那太容易了,十個二十個一百個都能給你造出來,你要多少有多少。」是不是這麽簡單啊?(不是。)我一説挪亞是不二人選,有些人聽了心裏就想較勁,就不服氣,「古人不在了你覺着古人好,現在的人在你眼皮底下你總看不着現在的人好。現在的人做這麽多好事、行這麽多善你都看不着,挪亞就做這點小事,不就是那時候没有工業幹點活費勁嘛,你就覺着他做的這事值得紀念了,成榜樣、成楷模了,就看不着我們現在的人受的苦、為你付出的,就看不着我們現在的人的信心。」是不是這麽回事?(不是。)不管什麽年代、什麽時期,不管人生活的環境具備什麽樣的條件,這些物質的東西,還有大環境,都不算什麽,這些都不重要。什麽是重要的呢?最重要的不是你生在什麽年代,不是你是否掌握了什麽科技,也不是你曾經讀過、聽過多少神的話,最重要的是人具不具備真實的信心,人有没有真實的順服,就這兩點,少一點都不行。把你們放在挪亞那個時代,誰能完成這項托付?我敢説,就你們這些人合到一起都做不了這樣一件事情,連一半你們都做不到。没等把各種材料預備齊,不少人就跑了,就該埋怨神、懷疑神了,少數人能勉强堅持,憑着毅力、憑着熱心、憑着觀念能堅持,但這能堅持多長時間呢?得憑着怎樣的動力能堅持呢?没有真實的信心,没有真實的順服,能堅持幾年?那就得看人品了。人品好一點、有點良心的能堅持十年八年、二十年三十年,也可能能堅持到五十年。到五十年的時候,他又會琢磨,「神什麽時候來呀?洪水什麽時候降下啊?神給的那個記號什麽時候出現啊?這一輩子都做這一件事情,萬一洪水不來怎麽辦呢?這一輩子没少吃苦,都堅持五十年了,够格了,現在放弃神應該也不記念,神不會定罪,過自己的日子去吧。神也不説話,也没什麽反應,成天看藍天白雲也看不着什麽,神在哪兒啊?當時打雷説話的那個是不是神啊?那是不是幻覺啊?這事什麽時候是個頭啊?神也不搭理,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禱告神神也不開啓、不引導,算了吧!」還有真實的信心嗎?時間長了就該懷疑了,就該思變了,就要自謀出路了,把神的托付,把當時一時的熱心、誓言就都放下了,要自己掌握自己的命運,要過自己的日子了,把神的托付放腦後了。等神哪天親自來催了,説方舟建得怎麽樣了,「哎呀,神在呀,這是有神哪,趕緊建!」神要是不説話,不催,他就覺得這事不太要緊,等等再説吧。這樣的活思想,這樣勉强應付着做事的一種態度,是不是真實的信心所該表現出來的態度?(不是。)具有這種態度不對,這不具備真實的信心,更不具備真實的順服。當神親口跟你説話的時候,你那三分鐘熱度表現出了你對神的信,當神把你放在一邊不督促、不監督、不過問的時候,你的信心就没了。時間長了,神不向你發聲也不向你顯現,不作任何的視察工作,你的信心就徹底没了,就要過自己的日子,就要搞自己的經營了,神的托付就忘到腦後了,就不算數了,你當時的熱心、誓言、决心就都不算數了。你們説,就這樣的人神敢托付大事嗎?(不敢。)為什麽不敢?(不值得信賴。)這話説對了,就是這五個字——不值得信賴。你不具備真實的信心,你不值得信賴,所以你不配讓神托付你什麽。有些人説:「為什麽不配呢?神托付的事我們就做唄,興許還能做成呢。」生活上的事自己隨便做一做,稍差點没什麽,但是神托付的事,神要作成的事,哪一件是簡單的事?如果托付一個二杆子,一個騙子手,一個做什麽都能應付糊弄的人,一個接受了托付還能隨時隨地背信弃義的人,這不是耽誤大事嗎?要是讓你們選擇的話,要托付一件重大的事,你會托付什麽樣的人?你選擇什麽樣的人?(值得信賴的人。)最起碼這個人得信得過,有人品,不管到什麽時候,無論臨到多大難處,你托付他的事他都能為你盡心盡力地完成,給你一個交代。人還選擇這樣的人,何况神呢?所以,對于洪水滅世這樣一件大事,需要建造一個方舟,需要一個值得留下來的人留下來,那神會選擇誰呢?首先,在理論上會選擇一個配留下來的,配在下一個時代活着的人。那從現實上來講呢,就是這個人首先得能聽神的話,對神有真實的信心,神無論説什麽,無論説話的内容是什麽,合不合人的觀念,合不合人的口味,合不合人的意思,他都能當神的話去對待。神無論讓他做什麽,他都不否認神的身份,他永遠把自己當成受造之物,永遠把自己當成只能聽神的話、聽神的話是天職這樣的人。神要托付的是這樣的人。挪亞在神心中就是這樣的人,不僅僅是在下一個時代該剩存下來的一個人選,而是能够足以擔當重任,足以將神的話不折不扣地順服到最終的一個人,也是能將神所托付的事情用生命來完成的一個人,這些挪亞都具備了。從挪亞接受神托付的那一刻開始,到他完成神所托付的每一件事情的那一刻,這個期間,挪亞的信心與他對神順服的態度是起了絶對的關鍵性的作用,没有這兩樣,這個工作是完不成的,這個托付是完不成的。

如果挪亞在接受神托付的過程當中有個人的意思,有個人的打算,也有個人的觀念,整個事情會出現什麽樣的變化?首先,對于神所交代的每一樣細節,材料的規格、品種,整個方舟建造的方式、方法,還有整個方舟的規模、尺碼,如果挪亞一聽,「要建這麽大的東西,那得多少年啊?要找這些材料,那得費多大的勁,那得受多少苦啊?我得多累啊!要是這麽累的話,我是不是得折壽呀?我都這麽大歲數了,幹這麽累的活兒能受得了嗎?我都一把年紀了,神也不放過我,還讓我幹這麽累的活兒,那就幹吧,我有招,我按着神説的意思大概做做就行了。神要找一種不進水的松木,據説哪個地方有,但是那個地方挺遠,還挺危險,找着得費挺大的勁,那就不如在跟前找一種類似的,差不多的,不擔風險又累不着,就找那種是不是也行呀?」挪亞有没有這樣的計劃?他如果這麽計劃的話,這是不是有真實的順服?(不是。)再比如,神讓建一百米高,「一百米太高了,那麽高人都不好上去啊,到釘的時候不得摔下來嗎?有生命危險啊!那就讓它矮點吧,建五十米,這個危險性還不那麽大,人上去還容易一些,這不也行嗎?」他動不動這樣的心思?(不動。)你們説挪亞要是動這樣的心思,神是不是找錯人了?(是。)挪亞對神真實的信心與順服,讓他能够放下自己的意思,即便會那麽想,但是絶對不會那麽做,這點在神來看挪亞是值得信賴的。首先,他在神所要求的細節上不會作任何的改動,也不會摻有個人的意思,更不會為了自己的利益改變神對他要求的細節,而是要原原本本地按照神所要求的去落實,無論這個東西多難獲得,無論做這個活兒多費力、多難,他都要努力地、竭盡全力地把它做好,這是不是他值得信賴的地方?這個值得信賴的地方是不是他真實順服神的實際表現呢?(是。)這個順服裏有没有絶對?(有。)没有摻雜,没有個人的意願,不摻有個人的打算,更不摻有個人的觀念與個人的利益在裏面,而是很單純地、很簡單地、絶對地順服。這好不好達到?(不好達到。)有些人可能不服,「這有什麽難的?不就是自己少動腦筋嘛,就像機器人一樣,神怎麽説就怎麽聽,那還不容易?」到做事的時候難處就來了,人總有活思想,總有自己的意願,就容易懷疑神的話能否成就,神説的話當時聽着挺容易接受,到做的時候就費勁了,一受苦就容易消極,不容易順服啊。看來挪亞這個人的品質與真實的信心還有順服,真是值得人效法的。挪亞在面對神的話、神的吩咐、神的要求的時候,他是怎麽對待、怎麽順服的,現在清楚了吧?這個順服裏面不摻雜個人的意思,就是要求自己對神所説的要絶對地順服、聽從、落實,别走樣,别耍小聰明,不要自作聰明,不要覺着自己高明可以為神出謀劃策,可以在神所吩咐的事情上加添自己的意思,不要獻好心。這是不是絶對的順服該實行的?

當神吩咐完挪亞之後,挪亞建造這個方舟用了多少年?(一百二十年。)在這一百二十年的日子裏,挪亞做了一件事情,就是建方舟,搜集各樣的活物,雖然説就是這麽一件事情,不多,但是這一件事情的工作量是很大的。那做這件事情到底是為了什麽?為什麽要建這個方舟?做這件事情的目的、意義是什麽?就是為了當神用洪水毁滅這個世界的時候,各樣活物都能剩存下來。所以,挪亞做這件事情就是為了在神毁滅這個世界之前,讓各樣活物都能剩存下來做準備工作的。對于神來説,這是不是一件特别着急的事情?挪亞從神説話的口氣當中,還有神吩咐的這件事情的實質上來看,能不能聽出來神很着急,神的心意是急切的?(能。)好比説,告訴你們「瘟疫來了,外面都傳染開了,你們當緊的一件事情是趕緊買糧食、買口罩,就這幾樣事你們去辦吧!」聽出什麽意思了嗎?這件事情急不急切啊?(急切。)那等到什麽時候辦啊?用不用等到明年後年大後年哪?不用,這是當務之急,這是一件大事,什麽事都先别辦,先把這件事情料理好了。是不是聽出這個意思來了?(是。)那對神有順服的人應該怎麽做呢?就是趕緊放下手中的活計,什麽事都不重要,神剛剛吩咐的這件事情是神着急的,神心裏着急的、神挂記的這件事情我們趕緊去落實,趕緊去做,手中什麽活兒都不重要,吃喝這些事都不重要,先把這件事情落實、做好之後再忙别的活兒,這叫順服。你要是分析呢,「瘟疫來了?要傳染了?什麽時候的事啊?那還早着呢!傳染就傳染唄,管那些事呢,又不傳染我們,等傳染到再説。要買口罩、糧食?口罩什麽時候都有,着什麽急呀?戴不戴能怎樣?不戴不照樣活着嗎?糧食地裏産了不就能吃嘛,着什麽急啊?現在有吃的,管那些幹嘛,過兩天再説,等事臨到了再説,手裏的活兒還忙着呢」,這是不是順服?(不是。)這叫什麽?統稱悖逆,具體説就是漫不經心,還有抗拒、分析、研究,在心裏加以藐視,覺得這不可能,就不相信這事是真的,「你着急我們不着急,管你那些事呢,等我們着急了再説」,這是不是順服?這樣的態度是不是有真實的信心?(不是。)整體的狀態就是對待神的話拖拖拉拉,漫不經心,大大乎乎,心裏面没有,「你説的涉及真理,你講的高的道我們聽聽,趕緊記下來别忘了,就你説的這點事不涉及真理,我們可以拒絶,可以在心裏耻笑,也可以用漫不經心、置之不理的態度去應對你,耳朵聽聽就行了,至于我心裏怎麽想你不用管了,不關你的事。」挪亞對待神的話是這個態度嗎?(不是。)怎麽知道不是呢?(從他實際的實行上看出來的。)這事咱們得講講,你就知道挪亞對待神的態度絶對不是這樣的,這裏有事實可以證明。

在那個没有任何工業的年代,做任何事情都要憑人的雙手去做、去達成的年代,做任何一樣手工都是很費力氣、很花時間的。當挪亞聽了神的托付,聽了神所叙述的每一樣事情的時候,他感覺到了事情的嚴重性,也感覺到了形勢的嚴峻,他知道神要毁滅這個世界了。為什麽要毁滅?神厭憎這個人類了。那神厭憎這個人類是一天兩天了嗎?是神一時興起説「今天不喜歡這個人類了,我要滅他,你趕緊給我造個方舟」,是這樣嗎?挪亞聆聽完神的話之後,他領會到了神的意思,神厭憎這個人類不是一天兩天了,神急切地想毁滅掉這個人類,讓人類重新開頭,但是神這一次不想再造另外一個人類,而是讓挪亞有幸剩存下來,作為下一個時代的主人,人類的祖先。挪亞領會到神的這一層意思之後,他從内心深處感受到了神急切的心意,感覺到了神的那份急切,所以當他聽神的話的時候,除了細心、仔細、認真地去聽之外,他内心多了另外一樣情緒——着急,這是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在體會到造物主的急切心意的時候該有的一種心情。所以,當神把所有的事宜吩咐完之後,挪亞的心裏在想什麽?「從今天開始,任何的事情都没有造方舟這件事情大,任何的事情都没有造方舟這件事情重要、着急。我聽到了造物主的心聲,感覺到了造物主急切的心意,所以我不能拖延時間,應當盡快將神所説的、所要的方舟建造起來。」他的態度是什麽?不敢怠慢。他是怎麽落實的?不拖延。如果説不拖延一分一秒這有點矯情,但是如果説不拖延任何一天,盡力地、盡快地按神所説的、所吩咐的每一個細節去做、去落實,這是不是比較現實?(是。)總之,咱們這裏要説的是什麽呢?面對造物主的吩咐的時候,挪亞的態度不是漫不經心,不是在心裏抗拒,不是愛搭不理,而是在記住每一個細節的同時用心去體會造物主的心意。當他體會到了神急切的心意的時候,他决定要加快步伐,盡快完成神所交代的這件事情。什麽叫盡快?就是以前一個月能做完的手工活,現在盡量地縮短時間,二十天、十五天完成,不要拖拉,所有的進度盡量地往前趕,不要往後推。當然在作各部分工作的時候,也是盡力地减少失敗、减少損失、减少失誤,盡量地讓所做的每一樣事情都不返工,都一次達成。這是不是不拖沓的一種實行、表現?而且每一樣工作、每一樣工序都盡量能在同一時間内完成,也就是同一時間内能做五樣活兒就不要做三樣活兒,能做十樣活兒就不要做五樣活兒,盡量往前趕。這就是不拖沓的實際表現。這個不拖沓是在什麽前提、背景下達到的?(聽了神的吩咐以後。)那他怎麽能達到不拖沓呢?有些人説有真實的順服。那他裏面具備了什麽才能達到有這樣真實的順服呢?(體貼神的心。)對了,這叫有心哪!有心的人會體貼神的心,没心的人是個空殻、大傻瓜,他不知道體貼神的心,「神多着急我不管,我該怎麽做就怎麽做,反正我也没閑着,我也没偷懶。」這樣的人没有體貼神的心,挪亞有體貼神的心。所以説,光盡力還不行,心裏得有真實的體貼,這就是人性裏面具備的良心,這是人該有的,挪亞具備了。你們説,在那個年代做這樣一件事情,如果拖拖拉拉,不着急、不着慌,光求質量、求效果,這個方舟得建多少年?一百年能不能建完?(不能。)可能得幾代人不停地建。一方面,建造方舟這個固定的物體得多少年,另外,搜集、養活各類活物得多少年。這些活物容不容易抓?都不容易。所以,挪亞聽完神的吩咐,明白了神急切的心意之後,他就感覺到這件事情不容易也并不簡單,一定要按着神的意思把它做好,把神的這項托付完成好,讓神滿意,讓神放心,讓神工作的下一個步驟能够順利地進展,這就是挪亞的心。這是一份什麽樣的心?體貼神心意的心。這事從外表上來看,理論上就是他能絶對順服,但是這個絶對順服裏面的細節是什麽?就是體貼。你們有没有這份心?(没有。)你們會講,但是你們不會落實,也不會實行,到實行的時候就没了。這差在哪兒啊?(不具備正常的人性,不具備良心。)對了,不具備挪亞這樣的人性品質。挪亞明白什麽,哪有你們明白得多?道成肉身的奥秘,神三步作工的内幕,神的經營計劃,這些全人類最深、最高的奥秘都讓你們明白了,你們怎麽還不具備挪亞這樣的人性,還做不到挪亞能做到的呢?這差在哪兒了?(没有良心理智,没有人性。)這就是没人性啊!這些事不細追究,人覺得人跟人差不了多少,「我們現在也在接受神的托付,也在聽神親口説話,神讓我們做的每一樣事我們也是認認真真地落實、去做,記録、整理,大家在一起交通,然後計劃、部署,覺得跟這些古聖先賢没什麽區别啊」,現在看區别大不大?(大。)區别太大了。

剛才交通了挪亞對神心意的體貼,這是他人性裏具備的一個寶貴的東西。還有一點是什麽?挪亞聽了神的話之後,他知道一個事實,也知道神的一個計劃,這個計劃不是要簡單地建一個方舟留個紀念,或者是建個游樂勝地,或者建一個大的建築物變成一個地標,不是這樣。從神説的這個事件當中,挪亞得知一個事實:神厭憎這個邪惡的人類,神定意要用洪水滅掉這個人類,而下一個時代要剩存下來的人要藉着這個方舟在洪水中得以獲救,得以生存。那這個事實的主要事件是什麽?就是神將要毁滅世界,毁滅世界的方式是用洪水滅掉所有的人,神要讓挪亞造方舟,讓他活下來,讓各種活物留下來,而要滅掉這個人類。這是不是一個大的事件?這不是一個家庭瑣事,也不是某一個人或者某一族的人的一個小事,而是涉及到一個大動作了,什麽大動作呢?涉及到神的經營計劃了。神要作一件大的事情,這件事情涉及到全人類,也涉及到神的經營,涉及到神對待人類的一個態度,涉及到整個人類的命運。這是挪亞在神托付他這件事情的同時獲知的第三個信息。從神的説話當中,挪亞聽到這件事情後是什麽態度?是相信還是懷疑,還是根本就不相信?(相信。)相信到什麽程度?怎麽相信的?用什麽事實來證明他相信這件事情?(他聽到神的話就去實行,并且按照神話造了方舟,這代表他對神話的態度是相信的。)這一系列的表現,從挪亞接受了神的托付之後對這件事情的落實程度、實行程度,以至于到最後既成的事實上來看,挪亞對神所説的字字句句都是絶對地相信。他為什麽能絶對地相信?他怎麽就不懷疑呢?他怎麽就不分析,就不在心裏研究這事呢?這涉及到什麽了?(對神的信心。)這話説對了,這就是挪亞對神有真實的信,所以對于神所説的每一件事情、每一句話,他不是簡單地聽一聽接受而已,而是從内心深處能有真實的認識與相信。雖然神没有告訴他洪水什麽時間來,多少年以後來,有多大規模,神怎樣毁滅這個世界,毁滅了之後又怎樣等等這些細節,但是他相信神所説的已經是事實了。他對待神的話不是像對待一個故事、一個傳説、一種説法、一種文字那樣,而是從内心深處相信、確定神要這麽作,神定意要作成的事没有人能改變,而人對待神話語的態度、對待神要作成的事情的態度只有一個,就是接受這個事實,順服神所吩咐的,配合好神讓人配合的就够了,這是挪亞的態度。正因為挪亞有了這樣的態度,不分析、不研究、不懷疑,從内心深處相信,然後决定配合神所要求的、神要作成的事實,最終才達成了方舟被建造起來、各樣活物被收留而存活了下來這樣一個事實。如果挪亞在聽到了神説要用洪水滅掉這個世界的時候,他疑惑,不敢完全相信,因為没看到,也不知道什麽時候發生,這裏面有很多未知的事情,那他建造方舟的心態與信心是不是會受到影響有所變化呢?(是。)什麽變化呢?也可能在造方舟時會偷工减料,不按照神要求的規格去做,不按着神所要求的把各類活物都收留到方舟裏,神説要一公一母,他説:「有的有個母的就行了,有的找不着就算了,那事還不知道什麽時候能成呢。」建造方舟、收留各類活物這一件大事做了一百二十年,挪亞如果不具備對神話真實的信,能不能堅持這一百二十年?絶對不能。外界的干擾,家人的各種怨言,對于一個不相信神所説的是事實的人來説,這個事是很難完成的,更何况歷經一百二十年。上次我問你們這個時間長不長,大家都説長,我問你們能堅持多長時間,最終問到十五天的時候,你們也没有人説能堅持,我的心就凉了半截。你們這些人與挪亞相比差得太遠了,連挪亞一個犄角都不如,他信心的十分之一你們都不具備,你們太可憐了!一方面,你們的人性、人格太低,另一方面,你們對真理的追求可以説基本上是没有,所以你們對神産生不了真實的信心,也没有真實的順服。那為什麽你們能堅持到現在,我在這兒交通的時候你們還能有這麽個態度坐在這兒聽呢?你們就具備兩方面。一方面,多數人還想做個好人,不想做壞人,想往好道上走,有這麽點心志,有這麽點好的意願。另一方面,就是多數人都怕死,怕死到什麽程度呢?只要外面一有風吹草動,有些人盡本分就賣點力氣;外面的環境平静了,很多人就有外心了,盡本分的勁就小了,甚至没了。與挪亞真實的信相比,你們的這些表現有没有點真實的信啊?(没有。)我看也是這樣,就是有點信也是小得可憐,都經不住試煉的檢驗。

我從來不作工作安排,但是我常常聽到工作安排内容的前綴有這樣的話:現在各國形勢嚴重、混亂,世界潮流越來越邪惡,神要懲罰這個人類了,我們應該怎樣達到合格地盡本分,為神獻上忠心;現在瘟疫越來越嚴重了,環境越來越惡劣,灾難越來越大,人都面臨病痛、死亡的威脅,我們只有信神,來到神面前多多禱告,才能避免瘟疫,只有神是我們的避難所,面臨現在這樣的形勢、這樣的環境,我們應該怎樣預備好善行,應該怎樣裝備真理,這是當務之急;今年的蟲灾特别大,人類要面臨飢荒,緊接着就面臨强盗四起,社會不安定,所以信神的人應該常常來到神面前禱告,求神保守,要保持正常的教會生活,保持正常的靈生活;等等。下面是具體的工作安排。歷次的這些工作安排内容的前綴,對人的信心都起了及時的决定性的作用。我就納悶了,工作安排如果不加上這些前綴、説法難道就落實不下去了嗎?如果不加這些前綴的内容,那工作安排就不是工作安排了嗎?工作安排就没有理由發布嗎?答案是肯定的。那這些前綴到底是一種威脅、蠱惑還是勸勉、教導呢?我也不知道。我現在就想知道,人信神到底是為了什麽?到底為什麽要信神?人信神的意義到底是什麽?人到底明不明白神要作成的事實是什麽,人應該怎樣對待神所説的話,人應該怎樣面對造物主所要求的每一件事情?這是不是值得考慮的問題?如果按照挪亞的標準來要求所有的人,我看所有的人没有一個配稱得上是受造之物的,人不配來到神面前。按照神對待挪亞的態度,按照神選用挪亞的這個標準,現在的人對神的真實信心與順服能不能讓神滿意呢?(不能。)差得太遠了。人口口聲聲説信神、敬拜神,這個信與敬拜在人身上所體現的是什麽?其實就是一種對神的依靠、對神的索取,還有人類對神真真切切的悖逆,甚至人類對神所道成的肉身的藐視。這些能不能統統算為是人類藐視真理,公然違背原則?事實上就是這麽回事,就是這個實質。每次工作安排有這樣的説法的時候,人的「信心」就大增,每次工作安排下達的時候,當人能領會工作安排的要求與意義,然後能按照工作安排去落實的時候,人認為自己的順服又增加了一些,人有順服了,但事實上人的信心與真實的順服到底有没有?如果拿挪亞的標準來衡量的話,人這些所謂的信心與順服到底是什麽?事實上就是一種交易,哪能算得上什麽信心與真實的順服呢?這裏面的信心的真實成分是什麽?「末世到了,希望神快點作事吧!我可太有福了,能趕上神滅掉這個世界,我能有幸剩存下來,不受滅頂之灾的苦。神太好了,神太愛人了,神太偉大了,神太高抬人了,神真是神哪,只有神能作這事。」那所謂的真實的順服呢?「神説的都對,神讓做什麽就做什麽,否則的話就落在灾難中了,就完了,誰也救不了你。」真實的信心也不是信心,真實的順服也不是順服,都是騙人的。

挪亞造方舟這件事情,現在世界上的人是不是基本上都知道?但這裏的内幕有幾個人知道呢?挪亞本人的真實信心與順服有幾個人了解呢?神對挪亞的評價又有誰知道,又有誰去關心呢?没人搭理這事。這説明什麽?説明人不追求真理,不喜愛正面事物。上次講完這兩個人物的故事之後,有没有人再去聖經中看看挪亞和亞伯拉罕的故事的細節?你們聽挪亞、亞伯拉罕和約伯這三個人物的故事時,有没有被感動?(有。)那你們羡不羡慕這三個人啊?(羡慕。)想不想做他們這樣的人?(想。)那他們的故事還有他們的行為實質,他們對待神的態度,他們的信心與順服,你們有没有細節地交通過?想做這樣的人從哪兒開始啊?你們交通過嗎?交通的時候受不受感動啊?(受感動。)約伯的故事我很早就看,挪亞的故事、亞伯拉罕的故事也了解一些。這三個人物的故事中他們所表現的,神對他們所説的、所作的,還有他們的各種態度,我每次看的時候,每次在心裏想的時候,我就感覺要流泪,受感動。那你們看的時候受感動的點是什麽?這個話題先不交通,等交通完挪亞和亞伯拉罕的故事之後,咱們再交流交流,我告訴你們我受感動的地方在哪兒,看看咱們受感動的點一不一樣。

挪亞的故事咱們剛才交通到他對神真實的信,就是從挪亞做整個事情這個既成的事實上已經看到他對神真實的信了。他真實的信表現在他的一舉一動、一個心思意念,還有他對待神吩咐他所做事情的態度上,這就足以看到挪亞對神真實的信,這個信是不容任何人懷疑的,是没有摻雜的。神讓他所做的不管合不合他的觀念,不管是不是他生活當中所計劃要做的,也不管與他的生活内容有什麽衝突,更不管做這件事情的難度有多大,他唯一的態度就是接受、順服、落實。最終從事實上來看,挪亞所建造的方舟救活了各樣活物,也救活了自己一家人,使挪亞與其他活物一同剩存了下來。當神將洪水降下來開始毁滅這個人類的時候,方舟漂在水上起了作用。神毁滅這個世界下了四十天的雨,整個人類和所有的活物都被毁滅了,只有挪亞一家和方舟上所有有生機的活物剩存了下來。這個事實讓人看到了什麽?因着挪亞有真實的信,有真實的順服,也就是挪亞與神的真實配合,讓神所要作的如願以償,變成了現實。這是神看中挪亞的地方,他没讓神失望,他不負神的重托,完成了神給他的托付。挪亞能達到完成神的托付,一方面是因着神的吩咐,另一方面主要是因着挪亞本人真實的信與對神絶對的順服。正是因着挪亞具備了這兩樣最可貴的東西,挪亞成了神所愛的人,也正是挪亞具備了這樣的信心,具備了絶對的順服,他才是神眼中應該存活下來的人,配存活下來的人。而除了挪亞之外,其他的人就都是神厭憎的對象,言外之意,都不是配活在神所造的萬物中間的角色。通過挪亞造方舟這件事情,我們應該看到的是什麽?一方面看到挪亞身上人性的高貴品質,有良心,另一方面看到他對神真實的信、真實的順服,這些都是值得人效法的。正是因為挪亞對待神所托付的建造方舟一事的表現,挪亞成了神眼中所喜愛的對象,神所愛的受造之物,這是一件有幸的事,也是一件有福的事。這樣的人才配活在神的面光之中,在神那兒看才是配活着的人。配活着的人是什麽概念?就是配享受神所賜給人類的一切可享受之物,配活在神的面光之中,配接受神的祝福,這樣的人是最寶貴的人,是真正的受造人類,是神所要的。

咱們再來看看亞伯拉罕具備了哪些東西值得後人效仿。亞伯拉罕在神面前做的主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備受後人了解、熟知的一件事情——獻以撒。他在這件事情當中所表現的方方面面,人性品質也好,他的信心也好,他的順服也好,這些都是值得後人效法的。那效法的具體表現到底是什麽呢?當然他所表現的方方面面也不是空洞的,更不是抽象的,更不是任何人杜撰出來的,這是有迹可循的。神賜給亞伯拉罕一子,這是神親口告訴他的,亞伯拉罕在一百歲的時候就生了一個兒子叫以撒。很明顯這個孩子的來歷不同尋常,不同于其他任何人,他是神親自賜給的。對人來説,神親自賜給的,那神在這個人身上一定要作大的事情,有大的托付,要作不同尋常的事情,要讓這個孩子與衆不同,等等這些都是亞伯拉罕也是其他人所寄予厚望的。但是,事情却發生了轉變,一件任何人都料想不到的事情發生在亞伯拉罕身上。神賜給了亞伯拉罕以撒,當獻祭的時候,神又告訴他,「今天你什麽也不要獻,把以撒獻上就足够了」,這話意味着什麽?神給了他一個兒子,到兒子要長大成人的時候神又要要回去。在人來看,「給的時候也是你,我都不相信,你非要給,現在又讓我獻上,這不是又要回去嗎?給人的東西哪有要回去的啊?要就要吧,你不聲不響地收回去就完事了,别讓我有太大痛苦、太大難處,你怎麽還要公開讓我獻上,讓我親手獻上?」這個難度大不大?難度太大了。有些人一聽,「這還是神嗎?這作的也不合情理啊!給的時候也是你,要的時候也是你,你不成了常有理嗎?你怎麽作都對啊?那不見得吧。人的命都在你手中,你説給就給,你有這個權柄,要的時候你也有這個權柄,但是這個要法、這個事有點説不過去吧?這個孩子你給就給了,你應該讓他長大成人,讓他做大事,讓他能看着你的祝福啊,怎麽你又要讓他死?與其讓他死你還不如不給我呢,你當時給我幹嘛呀?你給了我,現在又讓我獻上,你這不是增加我的痛苦嗎?你這不是難為我嗎?這理怎麽講也講不通,怎麽説也説不過去。現在又要回去了,那當時神給這個兒子的意義在哪兒啊?」换誰誰也想不通。但是神跟他講没講這裏面的道理,説不説事情的原委、神的心意?神告訴他了嗎?神不告訴他,神只説「明天獻祭把以撒獻上」,就這一句話,神解釋了嗎?(没有。)那這句話的性質是什麽?如果按着神的身份來看,這句話就是一個命令,人理當執行,理當聽、順服。但是按着神所説的這句話、這個事來看,人要做到這個「理當」是不是費勁啊?人認為理當做的事就得合乎情理,合乎人的情感,合乎人世間所有的人情,但是神説的這句話裏有没有這些成分呢?(没有。)那神是不是應該解釋解釋,向人表明他的心思、表明他的意思,或者在字裏行間哪怕透露那麽一丁點兒的意思讓人理解?神説了嗎?神不説,神也不打算説。這一句話裏包含造物主的要求,包含造物主對人的命令,同時也包含造物主對人的期望。就這麽一句簡單的話,一句不合情理的話,一句不近人意的命令、要求,對于其他人,對于任何一個旁觀者來説,他也僅僅是覺得有難度、費勁、不合情理,但是對于當事人亞伯拉罕來説,他聽到這話之後的第一感覺那是錐心之痛啊!神所賜給的一子得到了,撫養了這麽多年,享受了這麽多年的天倫之樂,在神的一句話、一個命令之下,這樣的幸福,這樣一個活生生的人就要没了,就要被奪走了,他面臨的不但是要失去這一份天倫之樂,而是失去這個孩子之後永久的孤獨與思念之苦。這對于一個年邁的老人來説,一般人是難以承受的。聽了這樣一句話之後,普通的人是不是得哭死啊?另外,人心裏會駡神、埋怨神、誤解神、跟神講理,人所有能做到的,人所有的能耐,所有的悖逆、蠻、横就都顯明出來了。但是,同樣都帶着痛苦,亞伯拉罕并没有這麽做。他與常人一樣,瞬間能體會到這樣一份痛苦,瞬間體會到了扎心的感覺,也瞬間體會到失去兒子之後的孤獨。神的這句話不近人意,超出人的想象,不合人的觀念,不是在人性情感裏説出來的,不考慮人的難處,不考慮人情感的需要,更不考慮人的痛苦,冷冰冰地這麽一句話「甩」給人,人到底多麽痛苦神管不管?在外表看,神不管也不搭理,人聽到的只是神的命令,神的一個要求。這個要求在所有的人來看不合乎人的文化、風俗、人情,甚至不合乎人的道德倫理觀,它打破人的道德倫理底綫,也打破了人的人情世故、情感。甚至有的人認為:「這話不但不合乎情理,不合乎人的道德,更是無理取鬧啊。這話怎麽能是神説出來的?神説的話應該是合情合理,讓人都心服口服,不應該有無理取鬧、不合乎倫理道德、邏輯的話,這話難道真是造物主説的嗎?造物主會這麽説話嗎?造物主會這麽對待他造的人嗎?不會吧。」但是,這話確實是從神口裏説出來的。從神的態度、説話語氣上來看,神定意要的這裏面没有商量餘地,没有人選擇的權利,不給人選擇的權利,神的一句話就是一個要求,就是給人下達的一個命令。在亞伯拉罕來看,神的這句話是不折不扣、不容置疑的一句話,是對他本人的一個不折不扣的要求,没得商量。亞伯拉罕是怎麽選擇的呢?這就是我們要交通的重點。

亞伯拉罕聽完神的話之後,帶着痛苦,帶着沉重的身體開始籌備這件事情。他在心裏默默地祈禱:「我主,我的神,你所作的是配受人稱頌的,這一子是你賜給的,如果你要收回,我理當歸還。」亞伯拉罕雖然痛苦,但是他的態度在他的這幾句話當中是不是看見了?(是。)這裏面人看見的是什麽?看見的是正常人性的軟弱,看見的是正常人性對于情感的需要,但是同時也看到了亞伯拉罕更理性的一面,與他對神真實的信與順服的一面。理性的一面是什麽?亞伯拉罕很清楚地知道以撒是神賜給的,神無論怎樣對待那都是神的權力,人不應該有任何的評判,造物主所説的每一句話就代表造物主,無論在人看是否合乎情理,是否合乎人的知識、文化、道德,他的身份、他説話的性質是不會變的。人如果不明白、不理解或者想不通,那是人的事,神没有理由非得跟人説清楚、講明白,人不是非得在明白神話語、神意思的情况下才應該有順服,而是無論在什麽情况下,人對神話語的態度只有一個,那就是聽而接受而順服。這是亞伯拉罕對待神要求他所做事情的一個顯而易見的態度,這裏有真實的信與他正常人性的理性,還有真實的順服。他首先得具備什麽呢?不分析神這話的對錯,也不研究神這話是開玩笑,是試煉他,還是怎麽樣,他不研究這事。他對待神話的第一個態度是什麽?神的話不能用邏輯推理,不管合不合情理,神的話就是神的話,人對待神話的態度應該是没有選擇的餘地,没有研究的份,人該有的理智、該做的就是聽,接受,順服。在亞伯拉罕心裏很清晰地知道造物主的身份實質,還有受造人類所該站的地位,正因着他具備了這樣的理性,具備了這樣的態度,儘管他帶着巨大的痛苦,他還是義無反顧地、毫不猶豫地要把以撒獻給神,按着神的意思歸還給神。神要就得還給神,不能講理,不能有個人的意思,不能有個人的要求,這就是一個受造之物對待造物主應有的態度。這裏最難做到的地方也就是亞伯拉罕最可貴的地方,這個東西是什麽?神説這句話不合情理、不近人意,人想不通、接受不了,拿到哪個時代,擱在什麽樣的人身上都是講不通、行不通的事,那神還讓做,怎麽辦啊?要是一般人那就得研究研究,研究幾天之後琢磨琢磨,「神説這話不合理,哪有這麽當神的?這不是折磨人嗎?神不是愛人嗎?哪有這麽折騰人的?這麽折騰人的神我不相信,我可以選擇不順服。」而亞伯拉罕却没有這麽做,他選擇順服。在所有人都認為神這話、神的要求是錯的,神不該這麽要求人的情况下,亞伯拉罕能做到順服,這是他最可貴的地方,也是其他人所不具備的。這是亞伯拉罕真實的順服的一方面。另外,當亞伯拉罕聽了神對他的要求之後,他首先確定一點,神説的話不是玩笑,不是兒戲,既然不是這些,那是什麽呢?亞伯拉罕深信,神定意要作的事是没有人能改變的,這是真實的,神所説的話不存在玩笑,不存在試探,不存在折騰人,神是信實的,神所説的每一句話不管合不合情理都是真實的。這是不是亞伯拉罕真實的信?他如果説,「神説讓我把以撒獻上,你看我得了以撒之後也没好好感謝神,神是不是跟我要人情呢?那我可得好好地跟神表示表示,我得表示我願意獻以撒,願意感謝神,我知道神的恩,記住神的恩了,不讓神操心。神説這話肯定就是試驗我、考驗我,那我就走走形式,也把這一切工作都準備好,之後領一隻羊,然後把孩子也領上,到那時候要是神不吱聲,我就把羊獻上,走個過程就行了。如果神實在讓獻,就讓以撒在祭壇上面做做樣子預示一下就行了,到時候神可能還得讓我獻上羊,不用獻孩子」,他是不是這麽想的?(不是。)這樣想的話,他心裏還有痛苦嗎?他就没痛苦了。他如果能這樣想,那這個人的人格怎麽樣?有没有真實的信?有没有真實的順服?那就没有了。

從亞伯拉罕内心所感受到的、所産生的痛苦上來看,他對神的話是不折不扣地相信,神怎麽説他就怎麽信,神怎麽説他就從内心深處怎麽領會,没有猜忌。這是不是真實的信?(是。)真實的信這裏面還説明一個問題,亞伯拉罕這個人是一個誠實的人,他對待神話的唯一態度就是聽、接受、順服,神怎麽説他就怎麽聽,假如神説這個東西是黑的,他一看即使不黑,也認定是黑的,神説這個東西是白的那就是白的,就這麽簡單。神説要賜給他一個孩子,他琢磨琢磨,「我一百歲了,神説要賜給我一個孩子,那我感謝神,感謝我主。」他没有那麽多想法,就是相信神。這個相信裏面的實質是什麽?他相信神的實質,相信神的身份,他對造物主的認識是真實的。不像有些人嘴上説相信神有創造萬物的能力,心裏却懷疑,「人不是猿猴變的嗎?神造萬物我怎麽没看着呢?」嘴上還説神造萬物,神造人類,心裏却不是這麽想的。每當聽到神説話的時候,他在心裏都畫幾個大大的問號,神所説的每一個事實、每一件事情、每一樣吩咐,在他那兒都得仔細地、用心地、小心謹慎地去研究、去分析,否則的話,説不定哪次不加小心就上當受騙了,就被坑了。而亞伯拉罕却不是這樣,他帶着一顆單純的心,他擁有一顆單純的心聆聽神的説話,只不過這一次神的説話讓他受了痛苦,但是他的選擇仍然是,神的話不會改變,神的話要成為現實,神的話就是受造人類應當執行、順服的對象,面對神的話,受造的人類没有選擇的權利,更不應該分析研究,這是亞伯拉罕對待神話的態度。所以,儘管他很痛苦,儘管他内心對兒子的這一份不捨、這一份愛、這一份疼讓他感到了極大的壓力、痛苦,但他仍然選擇把孩子還給神。為什麽要還?神没要的時候可以不用主動地還,但是神要了必須還給神,没有理由可講,人不應該講理,這是亞伯拉罕的態度。他帶着這樣一顆單純的心來順服神,這是神要的,這也是神想要看到的。亞伯拉罕在獻以撒這件事情上所能達到的,他在神面前所表現的,是神所要看到的,也是神對他的考驗,但是神并没有像對待挪亞一樣對待亞伯拉罕,把事情的原委、經過,把事情的一切都告訴給亞伯拉罕,亞伯拉罕只知道一件事情,神要讓他把以撒還回去,僅此而已。他并不知道神作這件事情是在考驗他,也并不知道他經受此次考驗之後,神要在他與他的後代身上成就怎樣的事情,神并没有告訴他這一切,就是簡單的一句吩咐,一個要求。神説的這句話雖然很簡單,也很不近人意,但是不負所望的是,亞伯拉罕如神所願按着神所要求的把以撒獻在了祭壇上。從他的一舉一動來看,他的獻不是走走形式,不是敷衍,而是真心的,發自内心肺腑的。儘管有不捨,儘管有痛苦,但是面對造物主的要求,亞伯拉罕選擇了人類中間任何一個人都不能選擇的一種方式,按照造物主的要求絶對地順服,不折不扣地順服,没有理由,也没有任何附加條件,神讓怎樣就怎樣。他能達到神所要讓他做的這些,他具備了什麽?一方面具備了對神真實的信,確認造物主就是神,就是他的神、他的主,是主宰萬物的,是創造人類的,這是真實的信。另一方面,他有一顆單純的心,相信造物主所説的每一句話,能够簡單地直白地接受造物主所説的每一句話。再一個,無論造物主所要求的事情的難度有多大,給他帶來的痛苦有多大,他選擇的態度是順服,不講理,不抵觸,不拒絶,而是完完全全地順服,按着神要求的,按着神話中字字句句所説的、所下達的命令去做,去實行。正如神所要求的,正如神所要看到的,亞伯拉罕將以撒獻在了祭壇上,獻給了神,他所做的這一切證實了神選擇的這個人是對的,是神眼中的義人。

在神要求亞伯拉罕獻以撒的這件事情上流露出造物主哪方面性情、實質?就是神對待一個義人,對待一個他所驗中的人,神完全是按着神自己的要求標準,完全合乎神的性情、神的實質。這個標準不打折扣,不是差不多就行,而是精確到標準程度。亞伯拉罕在他生平的日常生活當中,神所看到的他的義行,在神這兒看還不够,神還没有看到他真實的順服,所以神就作了這樣一件事情。神為什麽要看到他真實的順服?為什麽要讓他經受最後的這一關考驗呢?那就是我們所有人都知道的,神要讓亞伯拉罕成為萬國之父。「萬國之父」這樣一個稱號是一般人能擔得起的嗎?不是。神有神的要求標準,神的要求標準與要求任何一個神所要的、神所成全的或者神眼中的義人的要求標準是一樣的,就是有真實的信,還有絶對的順服。那要在亞伯拉罕身上作一件這麽大的事情,神要是看不到他這兩點,神能貿然作嗎?絶對不會。所以説,神賜給亞伯拉罕一子之後,亞伯拉罕必然就會臨到一個這樣的考驗,這是神定意要作的,也是神計劃好要作的。這件事情如神所願了,亞伯拉罕達到神的要求了,神才開始計劃作下一步要作的工作,讓亞伯拉罕的後裔多如天上的星、海灘上的沙,讓他成為萬國之父。在這件事情還未知的情况下,還没有得着結果的情况下,神是不會貿然作事的,但當這件事情有了結果之後,這個人所具備的就達到神的標準了。達到神的標準是什麽意思呢?這就意味着這個人接下來要承受神計劃好讓他承受的這一切祝福。所以從這件事情上來看,神在一個人身上作什麽工作,神要求一個人在他的經營計劃當中擔當什麽樣的角色,接受什麽樣的托付,神對人是有要求標準的,對人是有期望的。對人的期望結果有兩種:一種是在你身上要求你做的你達不到,你這個人就被淘汰了;一種是你達到了,神會按着神的計劃在你身上繼續成就他所要作的。從外表上來看,神要求人的這兩點并不是太難,但不管是難還是容易,在神那兒這兩點是必須具備的,你達到這個標準了,在神那兒合格了,神就不再要求什麽了,你要是達不到,這就另當别論了。從神要求亞伯拉罕獻以撒這個事上來看,神并不是説只看到亞伯拉罕之前有敬畏神的心,對神有真實的信就可以了,差不多就行了。神要求人絶對不是這樣的方式,他要按着他的方式要求你,按着他要讓你達到的要求你,這個没得商量。這是不是神的聖潔?這就是神的聖潔。

對于亞伯拉罕這樣一個又單純又有真實的信又具備理性的好人,都得接受神的考驗,那這個考驗在人類的眼光來看是不是有點不近人意?但恰恰這個「不近人意」就是神的性情、神的實質的體現,亞伯拉罕就經歷了這樣的考驗。他在這樣的考驗當中,讓神看到的是他對造物主不折不扣的信與不折不扣的順服,他過關了。亞伯拉罕平時也没經歷什麽大起大落,但經過神對他這一次的考驗,他平時的信與順服被證實了是真實的,不是外表,不是口號。就在這種情况下,就在神説了這樣一句話,神對他有這樣的一個要求的情况下,他都能不折不扣地順服,這裏有一點是肯定的,就是在他心裏,神就是神,永遠是神,神的身份、神的實質不會因着任何因素的改變而改變,人永遠是人,没有資格與造物主較量、講理、一較高下,没有資格分析造物主所説的話。對待造物主所説的話,對待造物主的任何一個要求,人没有選擇的權利,人唯一該做的就是順服。亞伯拉罕的這個態度就説明問題,他對神有真實的信,真實的信裏産生了真實的順服,所以不管神對他作什麽,神對他要求什麽,或者神作了什麽,無論是他看到的、聽到的還是他親歷的,都不能影響他對神真實的信,更不能影響他對神順服的態度。當造物主説出一句不近人意的話,説出一句對人類的要求不合理的話,不管多少人對這句話反感、抵觸、分析、研究甚至藐視,亞伯拉罕的態度并没有因為外界的這些事而受到干擾,他對神的信與順服是不變的,不是停留在口頭上,不是停留在形式上,而是用事實證明他信的神就是造物主,他信的神就是天上的那位神。從亞伯拉罕身上所表現出來的看到什麽了?看没看到他對神的疑惑?他有没有疑惑?有没有研究?有没有分析?(没有。)有些人説:「他不研究、不分析,他難受什麽啊?」那你還不許人家難受啊?人家那麽難受還能順服,你不難受你能順服嗎?你有多少順服啊?那麽難受、那麽痛苦還不影響他的順服,這個順服是真實的,不是騙人的,這是受造人類在撒但、在萬物、在所有的受造之物面前為神作的見證,這個見證太有力了,太珍貴了!

最近這兩次講的挪亞與亞伯拉罕的故事,再加上約伯的故事,他們的言行舉止,還有當神的話、神作的事臨到他們的時候,他們的態度與他們的一言一行所感動後人的點到底是什麽?這三個人他們對待神話語的態度,以及他們聽完神的話,聽完神的吩咐、要求之後,他們的一言一行、他們的態度最讓人感動的,是他們對待神、對待造物主的那一份真心是那樣的單純、執着。這裏面的單純、執着在現在所有的人類中間可能被稱為傻、痴,但是在我看,正是他們的那一份單純、執着是最讓人感動的地方,也是最能讓人心動的地方,更是讓人感到可望而不可及的地方。從他們這幾個人的身上,我真正地領略、見識到了好人的樣子,從他們的言行舉止,從他們對待神話語還有他們聆聽神話語時的態度上,看到了神眼中的義人、完全人的影子。讀完他們這幾個人的故事,了解了他們這幾個人的故事之後,最大的心理感受是什麽呢?是對他們這樣的人的一種深深的追思,還有一種深深的眷戀與愛戴。這些心情是不是也是一種感動的心情?為什麽有這樣一種心情呢?這三個人在整個人類歷史長河中,没有任何一部歷史書籍來重點記載、頌揚、傳播他們的歷史故事事件,也没有人拿他們的故事來教導後人,把他們當成後人效法的對象。但是有一樣是世人所不知的,就是這三個人他們在不同的時期聽到了神不同的話語,接受了神不同的托付,也接受了神不同的要求,他們為神做了不同的事情,完成了神所托付的不同的工作,共同的是什麽呢?他們都不負所望,他們能在聆聽神的説話之後,接受神對他們的托付與要求,隨後能够順服神所説的每一句話,順服他們聆聽到的神對他們要求的每一樣事。他們不負所望的是什麽?他們在整個人類中間為人類樹立了聽神話、接受神的話、順服神的話這樣的榜樣,也為人類樹立了在撒但面前為神作響亮的見證這樣的榜樣。因着他們是人類的榜樣,他們是神眼中的完全人、義人,那最後告訴我們最重要的一個信息是什麽?神要的就是這樣的人類,是能够聽得懂他的説話,能够用心去聽,用心去領悟、去領會、去理解、去順服落實造物主的話語的人,這些人是神所愛的對象。無論在神對他們的義行作出肯定之前神對他們的考驗有多大、試煉有多大,一旦他們為神作出了響亮的見證,他們便成為神手中的至寶,成為在神眼目中永遠存活的人。就是這樣的一個事實,這是講挪亞、亞伯拉罕這些故事我所要告訴給你們的,也是你們所該明白的。言外之意,那些無論跟隨神多少年還聽不懂造物主的説話,還不知道聆聽造物主的説話是一種責任、是一種義務、是一種本分,不知道接受、順服造物主的話是受造人類該有的態度,這樣的人是神所淘汰的對象,神不要這樣的人,神厭憎這樣的人。那最終能聆聽造物主的説話、能接受造物主的説話、能完全順服造物主説話的人到底有多少?有多少算多少。那些跟隨神多年却還能藐視真理,能公然違背原則,對神所説的話,無論是在肉身中所説的話還是在靈界所説的話都不能接受、順服的人,最終還是面臨被淘汰這樣的結局。

神所道成的肉身在地上作工作到現在已經三十年了,話説了有多少没法計算,無論是怎樣的説話,無論什麽方式的説話,無論説話的口氣、内容是什麽,對人的要求其實只有一個——能聽,能接受,能順服。但是就這最簡單的一條人都領會不到,也不能實行,這是很麻煩的事。到現在,就在人承認人是神造的、神所道成的肉身是神自己這樣一個事實的背景之下,人仍然與神對立、對抗,拒絶神所説的話,拒絶神的要求,對神在肉身所説的話還能研究、分析、拒絶、漫不經心地對待,不懂得受造之物應該怎樣對待神的話,應該存有什麽樣的態度對待神的話,這是很可悲的事。就是到現在人都不知道自己是誰,該站什麽位置,人該做的是什麽,甚至有些人説,「你道成肉身是神你就有理了?你説什麽就是什麽啊?我們現在有人權,你得尊重我們,你説話得跟我們商量着來,你一個小小的人物憑什麽指使、要求我們做這個做那個?你就是個普通的人,你人微言輕,就别隨便跟我們要求這個要求那個了。我們没有理由絶對得聽你的,你説什麽都得經過我們舉手表决,你要求什麽都得經過我們大家在一起商討,達成共識了再説,要是達不成共識那你的話就是一句空話,説完就算了。」到現在很多人還是這種觀點。如果我没有資格要求你什麽,我没有資格讓你聽我的話,讓你對我所説的絶對順服,那誰有資格呢?如果你認為天上的神有資格,用打雷的方式跟你説話,那我説這就太好了,免得我苦口婆心、費盡口舌跟你説話了,我都不想再跟你説什麽了。你認為天上的神有資格在空中、在雲中跟你説話,那你就去聽一聽吧,你就去聽、去找,你就等天上的神在空中、在雲裏、在火中跟你説話。但是有一件事情你得清楚,你真要等到那一天你的死期就到了,你最好别等到那一天。「最好别等到那一天」這話是什麽意思呢?神成為人親自在地上與人面對面地説話,告訴給人每一樣人該做的,而人却藐視,不當回事,在心裏暗暗地較勁、抵觸,就是不想聽,認為神來在地上没資格治理你,對待人的這種態度神心裏是高興的還是惱火的?(惱火。)當神惱火的時候,神該作什麽事?人所面臨的是神的怒氣,明白了吧!是神的怒氣,不是神的考驗,這是兩種概念。神的怒氣臨到人,那人就危險了。你們説,神對他愛的人有怒氣嗎?神對配活在神面光中的人有怒氣嗎?(没有。)神對什麽樣的人有怒氣?對于跟隨神多年還聽不懂神説話,還不知道該聽神的話,没有接受神話、順服神話這樣意識的人,神是厭煩的,是反感的,是不願意拯救的,明白了吧!那對待神、道成的肉身、真理這三者,人應該具備什麽樣的態度?(聽話、順服。)對了,這是最簡單不過的一件事,能够聽話、順服。聽完之後從心裏接受,接受不了的自己再尋求,一直達到能够接受,接受完之後緊接着得順服。順服是什麽意思?就是得去落實。你别聽完之後就没事了,表面答應記在本上了,文字上是記住了,耳朵聽到了,心裏却没有,到做的時候自己想怎麽做就怎麽做,記在本上的那些話就抛到腦後去了,不當回事,這就不是順服。真正的順服是用心聽、用心領會,就是真實地接受,當成任務、當成命令去接受,當成義不容辭的一種命令、一種責任去接受,不是光在心裏接受就完事了,得把它變成實際落實下去。你兩條腿所走的路,所奔波的目標、方向都是你聆聽到的神的要求,你手中所做的,你心裏所想的、心思所琢磨的,所要付出的代價都是為着神所要求你做的那件事情,這就叫落實。順服的言外之意是什麽?執行、落實,把它變成現實。你把神所説的話、神的要求記到紙上,用文字記載下來了,心裏却没有,到做的時候自己想怎麽做就怎麽做,從外表看這件事情你是做了,但你是按照自己的原則去做的,這叫不叫順服?叫不叫聽話?(不叫。)這叫什麽?這就叫藐視真理,公然違背原則,無視神家安排,這就不叫順服,這叫悖逆。

之前我跟有些人説一些事,説的時候他很認真地記,在本子上分類,又做了很多標記,我一看記録得挺認真的,對待工作有負擔,有認真負責的態度。表面上看是這麽回事,但是他聽完這話之後去落實了嗎?没消息了。你後續再一打聽那事做没做,他説:「哎呀,我給忘了,我翻翻本子,你再説一遍吧。」你聽了什麽感覺?就想扇他兩個嘴巴,然後告訴他,「你有多遠就滚多遠!」就這樣一種態度,就這樣的心情。所以,我告訴你的一個事實是什麽呢?你千萬别把神的話跟騙子的謊言聯繫在一起,神所説的每一句話都不是閑扯,不是鬧着玩,那是需要人去落實、執行的。神的話是跟人商量嗎?是給你的選擇題嗎?不是,那是一道命令。你如果這麽看的話,你就有義務去落實、去執行。你如果覺得神的話就是一句玩笑,就是隨便説説,怎麽做都行,做不做都行,那你就完了,你就危險。在神的要求上,在神的吩咐上,在神的托付上,人總有自己的選擇,總以敷衍的態度去對待,這樣的人都很危險,都要麻煩。另外,吩咐你的事、托付你的事,你總讓我去督促你、跟進你,總讓我操心、詢問,處處為你把關,那你這個人也該淘汰了。之前淘汰的就有一些這樣的人,我吩咐他幾樣事,然後問他:「記没記下來?明不明白?還有没有問題?」「没有,都記下來了,你放心吧!」滿口答應,胸有成竹,拍着胸脯跟你起誓。答應之後怎麽落實的?自己喜歡做的獨斷專行、胡作非為,自己不喜歡做的、懶得做的都不跟你説一聲,就不給你做。過後我再追問的時候,乾脆一丁點兒都没做,嚴加監督的做一做,不逼着、不追問的根本就不做。我説這樣的人就廢了,他不配盡本分,猪狗不如。養條看家狗,主人不在或者來陌生人的時候它還能幫着看家,放在院子裏的東西它還能給看住不讓人搶跑了,那你是一個堂堂正正的人,我托付你辦的事,我告訴你、要求你辦的事,我不過問、不逼你你都不辦,你是什麽東西?你還盡本分呢,你盡什麽本分啊?你該做的一樣都没做,這叫盡本分嗎?你就是個大騙子!你不願意做,你打算騙,你拍什麽胸脯啊?你答應什麽?你做不到你别答應啊。這樣的人配不配盡本分?(不配。)如果有的人説,「我這人天生笨啊,我這人天生好吃懶做,天生怕吃苦,你交代我的事我恐怕不好完成啊」,那你早點兒説,早説不耽誤事。你要是不説,裝樣子,你是個懶貨,游手好閑、不務正業,然後你還想騙,想享受地位之福,這樣的人就該收拾,該淘汰!藐視真理,公然違背原則的是不是好東西?都不是好東西,該淘汰。有一些人因為公開地違背原則,胡作非為,没有順服,没有忠心,被撤换、被淘汰了,心裏還有怨氣呢。神家没追討他的責任就不錯了,他還有怨氣,這是不是有點不可理喻?他還覺着,「我為神家付了多大代價,受了多少苦,做了多少好事,神怎麽不紀念呢?」紀念你什麽?你是個什麽東西?你做那點事值得一提嗎?你做那點事得多少人看着、盯着,我得操多少心哪?有些人因為任意妄為,因為違背原則,因為悖逆不聽話,因為搞獨立王國,因為懶惰,給神家帶來多大的虧損哪,你計算過嗎?就是把你賣了你也償還不起,你負不了這個責任。這些人還有怨言,還不服呢,這是不是不可救藥啊?

今天交通的挪亞和亞伯拉罕的故事重點在什麽地方,聽没聽明白?神要求人的高不高?(不高。)神要求人的是作為一個受造的人最應該具備的,一丁點兒都不高,最現實也最實際了,人只有具備了真實的信心與順服才能得到神的稱許,只有具備了這兩樣才是真正蒙拯救了。但是這兩樣對于敗壞至深的人,對于藐視真理、厭煩正面事物的人來説,對于仇視真理的人來説,那是難上加難啊!只有那些對神有一顆單純敞開的心,有人性理智、具備良心、喜愛正面事物的人才能達到。你們具不具備這些?誰具備這些人所具備的對神的執着與單純?你們在座的這些人,要是論年齡都比挪亞、亞伯拉罕他們年輕,但是要論單純,你們都不具備,聰明智慧没有,小心眼兒都挺多。那這事怎麽辦哪?有没有辦法達到?有没有路途?從哪兒開始啊?(從聽神的話開始。)對了,學會聽話。有些人説:「有時候神説的話也不是真理啊,這個不好順服,要是説點是真理的話我們就好順服。」這話成不成立?這話對不對?(不對。)從咱們今天所講的挪亞和亞伯拉罕的故事上來看,你們發現一個什麽事?聽神的話、順服神的要求這是人的天職,至于神説了什麽,不關人的事。不管神説了什麽,神對人提出了怎樣的要求,神的身份、神的實質、神的地位是不變的,他永遠是神。你認定他是神,你唯一的責任、你應該做的就是聽他的話,這就是實行的路。研究神的話,分析神的話,探討神的話,拒絶神的話,頂撞神的話,悖逆神的話,否認神的話,這都不是一個受造之物該做的,這是神厭憎的,是神不願意在人類身上看到的。實行的路到底是什麽?其實很簡單,學會聽話,用心去聽,用心去接受,用心去理解、領會,然後用心去做、落實、執行。你心裏所聽到的、所領會的要與你的實行緊緊地挂鈎,不要脱節,你所實行的,你所順服的,你手中所做的,你雙腿所為之奔跑的每一件事,都與你心裏所聽到的、所領會到的挂鈎,這就做到了順服造物主的話了。這就是實行的路。

上一篇: 第一百零八篇 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二十三)

下一篇: 第一百一十篇 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二十五)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第五篇 神的心意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

許多人信神不注重明白神的心意,他們認為凡是神預定好的人就必定能蒙拯救,凡不是神預定的人做得再好也不能蒙拯救,他們認為神不是按着人的表現與行為來定人的結局。若你是這麽認為的,那你對神的誤解就太大了。若神真的這麽作,那神還有公義嗎?神定人的結局有一條原則:根據個人的表現,也根據個人的…

第七篇 正確看待自己 不要放弃真理

人不能正確對待自己的實際問題,也會影響到對神的認識。有的人看見自己素質太差或者有嚴重過犯,就自暴自弃失去信心,不願受苦實行真理了,也不追求性情變化了,認為自己從來就没有變化。其實這些人身上有變化,但他們自己却發現不了,反而只看見自己的毛病,便不願與神配合了。這不僅耽誤人的正常進入…

第四篇 實行真理與解决本性

人都説實行真理挺難,那為什麽有些人能實行出真理?有的人説是因為他人性好,這種説法也有一定的道理。有的人人性好,能實行出一些真理,有的人人性差一些,就不容易實行出來,這就得受一些苦了。你們説,不實行真理的人他做事有没有尋求真理?他根本就没尋求,他自己的意思出來了,「就這麽做好,對我…

三位一體的神存在嗎?

自從有了耶穌道成肉身這一事實之後,人就以為天上不僅有父,而且還有子,甚至還有靈,就是人的傳統觀念中認為的,在天上有這樣一位神,那就是聖父、聖子、聖靈這樣一位三而一的神。人都有這樣的觀念:神是一位神,但就這一位神就包括三部分,那就是所有那些傳統觀念太嚴重的人所認為的聖父、聖子、聖靈…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