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篇 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三十)

今天交通敵基督各種表現的第十三條——除了控制人心之外,還控制教會財務。從敵基督的各種表現上來看,每一條都涉及敵基督厭煩真理、凶惡、邪惡這個性情、實質,第十三條也不例外。「除了控制人心之外,還控制教會財務」,從這一條來看,敵基督不但有野心,還有貪心,他心裏的需求挺多,這些需求正不正當?(不正當。)控制人心是不是正面的?很顯然,從「控制」這個字眼上就能看出這不是正面的。那不正面在哪兒?為什麽控制就不對呢?你們想不想控制人心啊?(不想。)雖然不想,但有時候不由自主還會這麽做,這就叫性情,這就叫實質。敵基督控制人心,這不是正當的需要,也不是合情合理的,這是一件反面事物。那什麽叫控制人心呢?控制人心這件事情不抽象,應該是挺具體的,有具體的做法、行為、語言,還有具體的思想觀點、存心、動機。那敵基督控制人心都有哪些具體表現,有哪些具體定義?用你們的語言先説一説。(利用外表受苦付代價這樣的表現來達到讓人認可、高看自己,達到迷惑人的後果。)用具體的行為、表現收買人心,然後達到讓人心裏有他的地位,能高看他。達到讓人高看這個後果的性質是迷惑人,從他内心深處他的主觀意願不是想用這事迷惑人,他是想讓人高看,這才是他的目的。還有什麽?(敵基督用小恩小惠來迷惑、拉攏人,還炫耀自己的能耐、恩賜來達到讓人高看、仰慕,聽從他的擺布,達到他籠絡人、控制人的目的。)(敵基督偽裝屬靈,對對付修理的話他認識不到,但也假裝認識到了能順服,讓人覺得他挺追求、挺通靈的。他把自己偽裝成追求真理、明白真理的人,達到讓人高看、仰望這樣的後果。)這算是一條。讓人看出自己很屬靈,有順服,能追求真理,其實什麽認識都没有還要偽裝出一副順服真理、屬靈人的樣式,讓人高看,讓人仰望,用這種方式來控制人心。還有嗎?(敵基督以講字句道理來顯露自己、樹立自己,讓人以為他明白真理有身量,都高看、崇拜他,聽他的,以此來控制人。)這是一個具體表現,但講字句道理這話説得不太貼切。不貼切在哪兒呢?敵基督不知道他説的是字句道理,他認為這是實際,這是高的理論、高的道,用這個來迷惑人,要是知道是字句道理他就不講了。還有什麽?(敵基督公然違背原則,用他的觀念想象、表面對的思想觀點和手中的權力來騙取大家的信任,達到控制人的目的。)(敵基督切斷神選民與上面的聯繫,不落實工作安排,一手遮天,搞獨立王國控制人。)這也是一條具體的表現,更貼切地説是欺上瞞下,收買人心,不讓人知道實情,騙取人的信任,達到控制人心的目的。欺上瞞下的目的是不讓上面和下面的弟兄姊妹知道他的實情,達到讓上面信任他,弟兄姊妹也信任他,最後弟兄姊妹光崇拜他一個人,他就達到控制人心的目的了。還有嗎?(敵基督制定一些看似對的規條讓人去守,以此來代替真理,讓人認為守住這些規條就是實行真理,用這個來控制人心,把人帶到他面前。)應該是制定一些條條框框、規條來代替真理原則,冒充屬靈、冒充明白真理讓人聽從,從而達到控制人心的目的。他如果制定的條條框框對教會生活、對人盡本分是有益處的,是不違背真理原則、不損害神家利益的,這就没錯了。對待教會的各類人,除了交通真理之外就得制定一些行政制度加以管制。這些行政制度如果不違背真理原則,對人有益處,這是正面的東西,這不叫控制人心。如果這些條條框框是用來冒充真理原則的,這就有問題了。那敵基督還能制定出一些對人有益的、符合真理原則的條條框框嗎?(不能。)還有嗎?(敵基督愛起高調來顯示他的高明和見解,讓人高看他。比如在一件事情上大家都商量好了怎麽做,他又搬出一套理論讓大家都聽他的,其實他那個不比大家高明多少。久而久之,不管什麽事大家都得讓他拍板定案,不敢根據原則去做了,最後他就能够達到控制人這樣一個後果。)敵基督處處唱高調,否認别人的建議,顯露自己,讓人認為自己高明,達到控制人、操控人的目的。關于敵基督控制人、迷惑人的表現之前没少交通,敵基督做這件事的手法、表現、作法多種多樣,有的是用行為,有的是用語言,有的是用一種觀點來迷惑人。總之,他所做的這一切都是有目的的,不是單純敞開的,不是合乎真理的,都是為了迷惑人,讓人高看、仰慕。他外表做出來的、説出來的都是假象,都是好行為,都是人認為好的,但事實上如果追究其實質,這些作法背後的存心、目的都是不可告人的,都是違背真理的,都是神所厭憎的。

從敵基督控制人心的這一作法上、這件事情上來看,敵基督的人性卑鄙、自私,性情是厭煩真理,邪惡又凶惡。他用各種卑鄙、見不得光的手段去達到自己的目的,没有廉耻,這是邪惡的特徵。另外,他不管人願不願意,也不通知人,也不徵得人的同意,就總想控制人,總想擺弄人、操控人。他想讓人心裏所想的、所願的都得受他擺布,心裏有他的地位,能够崇拜他,臨到什麽事能够仰望他,受他言語、觀點的限制、影響,也能够受他意願的擺布、控制。這是什麽性情?是不是凶惡啊?這個凶惡用一個事情來形容的話,就像老虎咬住人的喉嚨一樣,你想喘氣、想動彈都不由得你自己的意願,而是被它的血盆大口牢牢地、死死地控制着,你想挣脱挣脱不了,你央求它鬆口,不可能,没得商量。敵基督就是這樣的性情。你跟他商量,「你能不能不琢磨控制人的事啊?你能不能老老實實做一個跟隨者?你能不能老老實實地盡好自己的本分,守住自己的本位呢?」他能不能同意?你能不能用你好的行為或者你所明白的真理勸阻他?有没有人能改變他的觀點呢?從敵基督凶惡的性情上來看,没有人能改變他的思想觀點,也没有人能改變他控制人心的欲望,人改變不了他,就是没得商量,這就叫凶惡。他控制人的野心、欲望就是他實質的表現。你用好行為感化他行不行?你用你接受對付修理、審判刑罰的實際經歷幫助他、扶持他,他能不能改變?他能不能就此罷手?(不能。)你們見過這樣的人嗎?(見過。就是他不管到哪個地方盡本分,或者經歷了一些失敗跌倒,甚至臨到病痛的管教,他追求地位的欲望變不了,到哪兒都要得到地位、權力。)换個地方、换個人群都不行,那等他年齡大點能不能變點兒?對權力、對權勢的追求能不能放下一些,能不能淡薄一些呢?(不能。這跟年齡没關係,他這個性情變不了。)性情在裏面主宰着,控制他,他變不了。看來敵基督這個凶惡的性情有一部分人領教過,也見識過。敵基督控制人心這個事,是有事實存在的,也是有事實根據的,這是很嚴重的。這一類人他忘不了控制人心這事,他放不下,這就是本性實質。從主觀上他不能放下,從客觀上也没有人能改變他,這就是地地道道的敵基督了。你們説,有没有敵基督被開除出教會,没跟弟兄姊妹在一起了,他這個欲望就没了?他會不會根據環境、地理位置的變化而變化?(不會。)這就是敵基督的本性實質,不會隨着時間、空間的變化而變化,這是他的本性實質决定的。控制人心事實上就是敵基督想在人中間擁有權力,有話語權,有决斷權,有控制人、擺布人心的權力,他就想得到這份權力。敵基督控制人心,他會用各種手段、各種方式讓人高看,欺騙人,迷惑人,給人假象,甚至用一些手段、方式不讓人看漏他的敗壞性情、他的人性品質,看漏他厭煩真理的實質以及他敵基督的實質。他外表冒充屬靈人,完美的人,没有缺陷、没有毛病、没有絲毫敗壞性情的人,從而達到讓人心裏對他仰望、高看,對他羡慕、崇拜,甚至對他依賴這樣的目的。達到這些目的,實質上就是咱們現在所交通的控制人心這樣一個後果。在交通敵基督的所有性情、所有表現當中,敵基督控制人心、争權奪利這方面占了絶大部分的篇幅,這個話題已經交通很多了,今天就不再繼續交通這個話題了。

今天交通的重點是敵基督除了控制人心之外,還有一個致命的表現,他除了對權力有欲望、有野心之外,對財務,尤其是教會的財務也表現出很大的欲望。這個欲望能不能叫貪心啊?(能。)敵基督除了喜歡地位之外,還特别喜歡財務,對財務表現出充分的、十足的興趣、愛好,我們把它定義為控制教會的財務。敵基督控制教會的財務與控制人心是一樣的,同樣都不是正當、合理的,很顯然這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有控制人心這個野心、欲望就够噁心了,就已經很不光彩了,還要控制教會財務,這是在敵基督身上發生的另外一件更讓人覺得不齒的事情。那敵基督控制教會財務都有哪些具體表現呢?這個比控制人心是不是好分辨一些?控制人心有一些作法、性情讓人去分辨,如果是很隱秘、很詭异的話,有一些説法、手段在裏面,有一些撒但的詭計在裏面,他外表没有流露出來,光是在内心裏想,這個不好分辨。但是,控制教會財務這個好不好分辨?能不能看出來?應該有一些表現、做法。這些做法對你們來説容不容易分辨呢?當你們親眼看見、親耳聽到這些事情的時候,你們能不能分辨出這就是敵基督的行為?(明顯的可以,比如他會打聽誰保管祭物這些事情。)這個好分辨,對這類人一般人就防備了。因為財務是個敏感的事,一般人没那個貪心他不打聽,除非是有貪心、對財務有想法的人就會關心、打聽這些信息。那咱們就交通敵基督控制教會財務都有哪些具體表現。

一説敵基督控制教會財務,多數人腦海裏是不是能聯想到一些自己曾經見過的騙取或者動用教會財物的事例呢?也可能有的人信的時間短或者年輕,不太關心這些事,腦海裏没有這些事。那今天就細交通交通,給你們普及一下涉及到教會財務的一些問題、一些規矩,還有一些禁忌。有些人説:「教會財務我從來就不想關心、不想打聽,我也没那個貪心,這跟我没關係,這是教會當中比較敏感的話題,所以我知不知道都行。」這個觀點對不對?(不對。)怎麽不對啊?不管你們怎麽想,今天交通的這個話題涉及到敵基督性情,就分析、解剖敵基督性情這一點來看,這個話題值得你們每一個人聽明白、聽清楚。要藉着這個事解剖敵基督的性情,咱們就先交通敵基督是怎麽對待教會財物的,在這些人心裏教會的財物到底是怎麽回事,它歸屬于誰,這些財物在他們心裏是怎麽看待的,又是怎麽分配的。首先,對教會弟兄姊妹奉獻的錢財或者各種物品,敵基督是怎麽定義的呢?就敵基督的人性品質來看,他有貪心,而且貪心極大,所以對于弟兄姊妹的奉獻,敵基督首先對這些財物不是置之不理的,而是很關心,注意觀察、了解教會的財物有多少,都在誰手裏保管,都在哪兒存放,都有幾個人知道。對于教會財務的基本信息,敵基督首先是關心備至,特别地給予關注,詢問、打聽,盡力地得着這些信息。他如果没有貪心、没有想法,他會不會關心這些事?(不會。)不會嗎?這話準不準?真正想保管好教會財物的人也會關心這些信息,但是與這些人不同的是,敵基督的關心另有目的,他不是為了保管,而是想占有,或者是能够隨意使用這些財物。所以,敵基督控制教會財務的第一種表現應該是優先占有、使用教會財物。

敵基督一旦有了地位,在他内心深處有一個錯誤的、不知羞耻的想法:當上帶領就應該對教會財務不僅有知情權,還有絶對掌控的權力。他掌控的目的是什麽?就是對教會的財物有優先占有、使用的權力。什麽叫優先占有、優先使用呢?就是他只要在這一處教會是負責人,那他所管轄的弟兄姊妹奉獻的財物就歸他管理,歸他使用,也歸他占有。這個想法是正確的還是錯誤的?(錯誤的。)這個錯誤挺明顯,但敵基督他就這麽想。他上任的第一件事是先打聽誰管財務,幾個人管理,現在賬上有多少錢,管理財務的人是不是他的得力幹將,是不是他的心腹。如果不是的話趕緊找理由撤了,然後换上自己的心腹。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財務上下功夫,打主意。换人管理就完事了?不那麽簡單,他的野心遠遠不止于此,這些教會財物的數目他得絶對了然于心。除了號召人奉獻之外,敵基督對這些財物是怎麽處理的呢?自己需要買穿的、買保健品從教會拿錢,自己看病從教會拿錢,自己缺衣服了,挑兩件弟兄姊妹獻的好衣服,挑完之後還不算,得把所有的都試一遍,最好的自己留下,最次的他不要了才歸教會。自己的吃喝用度、花銷,甚至兩毛錢的路費,都要從教會的賬上出,更甚至有的敵基督用教會的錢買奢侈品、保健品,買保養品、化妝品,買各種私人的用品。敵基督一當上帶領,工作還没作怎麽樣,享受教會的財物却倒挺優先,挺積極。當他看上教會財物之後,整個人的精神面貌、生活質量就與以前大不相同了,徹底地改觀了,没事做頭髮、按摩,保養、煲湯,甚至自己使用的各種電子産品的檔次也提高了。敵基督一上任就把教會當中的富豪、能奉獻的人記下來,這些富豪就該大出血了,這些常常奉獻的人就成了教會中的活寶,成為敵基督眼中的紅人了。敵基督進入教會就像狐狸進了葡萄園一樣,葡萄園就遭殃了,好的葡萄都被它吃掉了,它還糟蹋一番。在敵基督的心中,弟兄姊妹的奉獻,無論是錢,無論是物,這些東西的代名詞統稱為祭物,都是教會的「公共」財物。這個公共財物并不等于是大家使用,而是指大家奉獻的,來自于大家,但使用權實實際際地就落在這個帶領的頭上了。在敵基督來看,他對教會財物的優先占有、使用那是「責無旁貸」,因為他是帶領,他是頭兒,無論這個教會的什麽東西,尤其是好東西,都得歸他,都得收納在他的權下。他認為,「教會弟兄姊妹奉獻的財物是給神的這只不過是個表面説法,神能使用多少啊?神還能從天上來跟人分享這些祭物嗎?那這些祭物怎麽花銷、怎麽分配、怎麽使用還不是由人來决定嗎?」敵基督對教會財物有一種這樣不知羞耻的想法,更不知羞耻的是什麽呢?他説:「神在天上也享受不了人在地上奉獻的這些財物,那這些財物怎麽分配、怎麽使用?不就是帶領幫着消耗、幫着使用、幫着享受嗎?這樣也就等于是神在天上也用了。」所以,敵基督就理所當然地把弟兄姊妹的奉獻當成他的私有財産,誰奉獻什麽,什麽時候奉獻的,他心裏都是清清楚楚,這些都得讓他知道,都要通過他。别的事他不管,他除了把握好自己的權力以外,另外一件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控制好教會的財務,他認為這樣他這個帶領才當得值。只有敵基督對教會財物這樣看、這樣對待,這裏有没有一點合乎真理、合乎神要求的地方?(没有。)從起初到現在,神有没有説過神的祭物、弟兄姊妹的奉獻歸哪個人優先占有、使用?神有没有説過誰是教會帶領、工人,使徒、先知,就都有權優先占有、使用教會的財物?神有没有説誰當了帶領,教會的財物就歸誰使用、占有?(没有。)那敵基督為什麽能有這種錯覺呢?既然神話中對教會的財物没有這樣的明文規定,為什麽敵基督對教會的財物能有這樣的看法呢?(他没有敬畏神的心。)就這麽簡單嗎?没有敬畏神的心在這裏就是一句空話,没涉及到敵基督的性情。敵基督没當帶領的時候,他對教會的財物有没有貪心?(有。)那你還能説,他當帶領以後就没有敬畏神的心了?難道他當帶領之前有敬畏神的心嗎?能不能這麽説?(不能。)所以這個解釋就站不住了。敵基督對教會財物有貪心,那是因為什麽?(唯利是圖。)唯利是圖這是敵基督的性情實質嗎?這就是人性品質的一個表現,咱們解剖解剖他這裏的性情是什麽?(邪惡、凶惡。)首先是凶惡,然後才是邪惡。凶惡指什麽?就是本來不該歸他有的、不該屬他的東西他要强行霸占,不管别人同不同意,也不管别人怎麽看,這是凶惡的性情。

敵基督這個魔鬼撒但,他天生的本性實質就是與神争奪一切,在教會當中表現出來的除了争奪神的選民之外,還争奪教會的人奉獻給神的祭物。表面看是敵基督有貪心,實質是因為他有敵基督的性情與實質。人奉獻給神的財物他也要霸占、侵吞,實質是什麽?這是什麽性情?凶惡。好比説,你花二百塊錢買了一件棉襖,樣式好看,東西實惠,質量還好,遇見一個人他一看,「你這東西比我的好啊,我身上這件爛棉襖都破了也舊了,也過時了,你那件怎麽那麽好呢?」説好的同時就把你的棉襖從身上扒下來歸他了,然後把他的破棉襖給你,就要和你换。你不同意他就要治你、整你,就要揍你,甚至能弄死你,你還敢反抗嗎?你就不敢反抗了。你的東西在你心不甘情不願的情况下被他人占有了。那這個人是什麽性情?是凶惡的性情。敵基督占有、使用教會財物的性情跟這個有没有區别?(没有。)為什麽没有區别呢?從敵基督對待財物的觀點上來看,他一上任,一當「官」,掌握了教會財務之後,教會財物就歸他所有了,不管誰奉獻的,不管奉獻的是什麽,他就霸占了。什麽叫霸占呢?這些教會財物應該按照教會規定正確使用,正確分配,但是被敵基督控制之後,就歸他一人有權使用了,教會工作需要、教會工人需要他都不許用,只許他個人用,教會怎麽使用歸他説了算,他想給你用你就能用,他若不想給你用你就不能用。如果教會的奉獻款不多,被他一個人占有之後給花銷完了,教會工作用的時候没錢了,他管不管?他不管,他不考慮工作,不考慮教會的正常用度,他就想把這些財物拿來自己花銷,當成自己挣的。敵基督的這個作法可不可耻?(可耻。)除了自己用度之外,在有一些教會或者是比較富裕的地方,敵基督認為,「我所處的地方不錯,花銷能够大手大脚,隨隨便便,不用根據教會規定、原則,想怎麽花就怎麽花。自從當上帶領,終于享受到了花錢不用算計的生活了,想花錢説一聲就行,都不用犯愁,也不用算計,更不用與他人商量」,在花教會錢財這個事上他一手遮天,胡作非為,揮金如土。敵基督除了作任何工作都不按教會原則、不按工作安排之外,對待教會財物也是如此,根本没原則。難道是他不懂原則嗎?不是,他懂原則却假裝看不見。他心知肚明教會財物的分配原則、花銷原則是什麽,但是他却控制不了自己的貪心、自己的欲望。一個普通的人在没有地位的時候做人很低調,生活很簡樸,但一當上帶領他就不得了了,學會打扮了,學會講究吃了,學會穿衣看質量、看名牌了,什麽都要高檔的才與他的身份地位相匹配,也不吃普通的飯食了,不食人間烟火了。他一當上帶領,教會、弟兄姊妹好像都欠他的一樣,都得給他上供。咱們剛才交通敵基督控制教會財務的第一種表現,敵基督認為帶領應該有優先占有、使用教會財物的權力,從這一點來看,有一些人不但這麽想還這麽做,而且做得很過分,實在讓人噁心。敵基督的人性品質怎麽樣?做上帶領什麽工作也不作,就要占有祭物,就要優先使用祭物,什麽人才能幹得出來這事啊?(土匪。)土匪惡霸,是吧?

有一個帶領做了一件這樣的事,你們分辨分辨他做的這個事怎麽樣,大家解剖解剖。有一天,不知道從哪兒寄來一份中草藥保養品。我一看,這東西從哪兒寄來的?什麽時候買的?誰買的呢?我怎麽不知道呢?一看地址,知道了。我之前也没讓任何人買過這個東西,怎麽從那兒寄來了呢?問别人也都没讓買,後來一打聽,是有一個帶領没問過上面就私自做主買了,花了上萬塊錢。他聽説上面需要這個東西,就私自做主告訴當地務必得買好的、買多少。下面的弟兄姊妹一聽,「上面要買東西,那好辦,教會有的是錢,買!買最好的,買貴的。上面買什麽都行,尤其是給神買,咱没什麽説的,托關係買好的。」買好的,花的是誰的錢啊?(神的祭物。)花教會祭物,弟兄姊妹奉獻的祭物,人怎麽這麽慷慨呢?還買上萬的,上面給他授權了?(没有。)没問過我,没經我同意。他没經過詢問,没徵求我同意,自己做主買了,買的時候也不想想,「上面能不能用得着啊?買的合不合適?得買多少?上面讓不讓花這個錢啊?」没問過,所以我就不知道,東西就這麽買來了。人這個慷慨怎麽來的?是不是義氣啊?古人説為了朋友兩肋插刀,這叫義氣,現在為神兩肋插刀,用神的錢給神買東西,義不容辭,上刀山下火海,克服任何困難把東西買到手,讓神滿意。讓神滿意是什麽意思呢?就是「我不經過你,給你個驚喜,你還不知道我會辦這事吧?我還有這能耐呢,我還有這份孝心呢!怎麽樣?驚喜吧?高興吧?得没得安慰啊?」這是慷誰的慨呢?(神家的。)慷神家的慨,就是慷祭物的慨。這事噁不噁心?(噁心。)這事你們一聽挺噁心,可當事人不覺得噁心,他還得意呢。東西送到之後他就琢磨,「怎麽没有回信呢?我給你辦這麽大的好事,你怎麽不謝謝我呢?那東西用着怎麽樣?滿不滿意啊?以後要不要再買點啊?對我有没有什麽評價呀?接下來會不會重用我啊?我這麽做你到底滿不滿意啊?你看我用你的錢給你辦事,這孝心怎麽樣?這愛心怎麽樣?你高不高興啊?倒是説一聲哪,怎麽没有回信呢?」我該不該給他回信啊?(不該。)為什麽不該?這事過去挺長時間了,我心裏一直噁心這個事,我一看這個東西就噁心。你們説噁心得有没有道理?這事值不值得解剖啊?(值得。)這是什麽行為?是忠心?愛心?還是敬畏神的心?(都不是。)那是什麽?這叫討好、玩弄,意思是「我花你的錢,給你買點好東西答對你,讓你對我另眼相看,然後給你留點好印象」。他想投其所好,想拍馬屁,結果没有拍上。他犯什麽錯了?第一,這件事情不是我托付他辦的,我没有捎話讓他辦這件事情。另外,他如果好心想辦這件事情,應該詢問一下,獲得同意之後才能去辦。去辦的時候,他是不是應該詢問辦這件事情需要知道的相關事項?比如買多少,買多少錢的,買什麽等級的,這錢怎麽花,是不是應該詢問這些?詢問這些這是按真理原則辦事,不詢問這些事,這是什麽性質?往小了説是自作聰明,耍小聰明,往大了説這叫任意妄為、目中無神,這是胡作非為啊!如果你離得遠没法捎信,不知道怎麽問,没有途徑,那我也没讓你買那個東西,你獻什麽好心呢?你是自找没趣啊?另外,辦這件事情的人最大的問題就是咱們今天要交通、解剖的,敵基督對于財物的看法。他認為他是那一帶的帶領,是那一帶的頭兒,那一帶的財物他就全權負責、占有、使用,他就説了算了,他成土皇帝了,是那一帶的神了,是那一帶作王掌權的了。這是不是敵基督啊?在那一帶給我買東西,他就説了算了,「不用通知你,也不用問你,我就給你辦了,不管你同不同意,我覺得這麽做好,我想這麽做我就這麽做」。這是什麽東西?這是不是敵基督?敵基督就這麽無耻。給他個地位,當上帶領了就要當王,當了王之後就要霸占教會財物,他認為教會這些財物就歸他一個人説了算了,他就有權占有,有權使用,甚至給我買東西、買什麽東西都是他説了算。我用得着你買嗎?我用什麽東西,怎麽用,用得着你干涉嗎?這是不是没理智?是不是不知羞耻啊?你忘了自己是誰了?這是不是天使長,給個地位就要跟神平起平坐啊?辦這件事情的人他犯了幾個錯誤?第一個最大的錯誤,就是把教會的財物當成私有財産來分配;第二個最大的錯誤,就是給我買東西他要做主;第三個錯誤,他做主之後還不通知上面,不尋求也不彙報。這幾個問題哪一條不嚴重?都挺嚴重。這個敵基督在當地經營得不錯啊,一封信過去那些奴才就把事規規矩矩地給辦了,他們都不問問「誰讓辦的啊?花上萬塊錢買這個東西是不是神親自讓辦的呀?這錢能這麽用嗎?合不合適啊?」那些狗奴才連問都不問。他們負不負責任?有没有忠心啊?没有忠心,該淘汰。這是隨意使用祭物没有原則的一個先例,花教會的祭物給我買東西不通過我,隨意買,這犯了嚴重的錯誤。

還有個例子,你們聽聽這些人辦的這些事可不可氣。在教堂聚會的時候,我坐的椅子墊太軟,一坐就陷下去了,坐着有點低,桌子一高我總得挺直腰板,坐的時間長了累,我就讓他們買一把稍高一點、不那麽軟的椅子。這事容不容易辦?(容易。)這事其實太簡單了,先量一下我現在坐的椅子有多高,再找比這個高出兩寸或者更高一點的,然後看看椅子墊到底多軟,找比這個硬實點的。一方面到店裏看看,如果没有合適的就到網上再找找。這好不好做到?有没有為難人?花錢買東西不算什麽難事,再説幾個人參謀着,不難。過了一段時間,我又去聚會,我説:「椅子你們看没看啊?」他們説:「看了,没有太合適的,也不知你要什麽樣的。」我聽了心裏咯噔一下,我説:「據我了解,這裏的生活日用品琳琅滿目,應有盡有,要什麽檔次的都有,買一把椅子不至于這麽難買,我那個要求也不高啊。」買的人説:「不好買啊,你要的那個規格没有,要不你就將就坐吧。」我心想,「没買就没買吧,没買還省錢了,我先這麽將就坐着。」過了一段時間,我到另一個地方,那兒有幾把椅子挺好,坐着硬實,靠背也好,坐着挺合適,一看就是老式的、質量好的東西。我就拍了張照片讓他們照這個樣式買,顔色不限,如果店裏没有就到網上查一查,我還指定讓他們到賣辦公用品那一類的地方找。後來他們回話了,説:「我們到網上查了,没有,不好買啊,廠家都説那是老款的,現在都不做那種樣式的了,買不着啊。」我一聽心裏又咯噔一下,這些人辦事能力真差,真是不值得信賴,就托付辦這點事,兩回了都説買不着,把你拒絶了。我説:「你們接着找,能找着,你肯定是没找對網站,再找找。」在等待的過程中,我在教會的一個倉房裏面發現一把椅子,包着粉色花的泡沫坐墊,這把椅子還没做完,直挺挺的後背,直挺挺的扶手,直挺挺的腿,直挺挺的座,哪塊都是直的,有棱有角的。我説:「這個椅子是做的?」有人趕緊上前説:「你不是要椅子嘛,這就給你做一把,正準備跟你説讓你試試呢。」這麽大愛心那就試試吧。我就實實在在地往上一坐,結果狠狠地硌了我一把,那泡沫特别硬,旁邊的人還説:「没事没事,還能軟點兒,這個還没做好呢,還能做得比這好,你再試試。」試什麽試呀,哪兒都是直的,坐小板凳都比這個强,最起碼不硌啊。我説「這不行,你們能找就找,找不着就算了」,我就讓他們繼續找。做這個椅子的人可能不理解,「我們這麽大的愛心,給你選料、選樣式、選尺碼,為你量身定做一把椅子,你怎麽就不領情呢?還説什麽硌,説什麽硬,你怎麽那麽嬌氣呢?給你做什麽你坐就完事了唄,還要買。跟你説了幾次了,没有,你就非得讓買,那不得花錢嗎?省點錢行不行啊?做一把多實惠呀,這些材料花不了幾個錢,材料和木匠都是現成的,咱自己能做的盡量自己做,别買,怎麽不懂得節約呢?」你們説,那把椅子我坐不坐啊?坐好還是不坐好啊?(不坐。)他一看我不坐,就把那把椅子撂在那兒,他們都不坐。你説我要是不坐是不是傷人心呢?(不是。)我長這麽大都没坐過那麽硬的沙發椅,真長見識了。人就這麽大「愛心」。後期不知道怎麽陰差陽錯的,椅子還真買來了,人還是有愛心的。那是我親口告訴他們,第一次要求他們買東西,事情就辦得這麽噁心。我買一把椅子就這麽艱難,就這麽艱辛,得通過他們,得跟他們商量,還得看人家的臉,人家高興了給你買,不高興都不給你買,讓你坐不上。「你想坐好的,我們還没坐上呢,你想好事吧,就坐着木工做的行了,等我們什麽時候坐上你再坐。」人是不是這麽個東西啊?這是什麽人?這是不是人格低下啊?這是花祭物讓他們買東西,就動動他們的手,動動他們的眼,讓他們辦事就這麽難,就這麽麻煩,要是讓他們花自己的錢呢?一開始我没説,他們是不是以為讓他們個人花錢,嚇得就不給買啊?有没有這個原因啊?我讓你買東西能讓你個人花錢嗎?教會有錢你就買,没有錢我就不買了,不可能讓你個人花錢吧?那讓他們辦點事怎麽就這麽費勁呢?人没有人性啊!人不辦事,不相處,外表看有很大的愛心,有忠心,也有人格,一辦事,什麽人格啊?簡直就是畜生!這話難不難聽?(這是事實。)

涉及祭物這個話題還有一個例子。有處地方有個小厨房,炊具、碗筷都是共用的,冬天有時候人避免不了會得流感,我就讓他們買個消毒櫃或者臭氧機,給炊具還有共用的碗筷都消消毒,這樣安全、衛生。這個要求高不高?(不高。)我托付一個人辦這事,没多長時間,聽説臭氧機買回來了,我也就放心了,過後就没再去檢查。結果出事了,買回來的根本不是臭氧機,就是個烘乾機,騙人的,没有臭氧的味道,而且質量極差,達不到消毒的效果。辦事的人都不知道,他没有親自去辦,是找了一個人去辦的,所以買回來的東西到底是什麽,質量好不好,他都不知道。這事辦得怎麽樣?地不地道?這人有没有信用?值不值得信賴啊?(不值得信賴。)這是個什麽人?是不是一個有人格、有人性的人?(不是。)這是一個地道的渾人。這事還没完。緊接着,辦事的人説:「臭氧機消毒挺好,我們食堂吃飯的人多,是不是也該買臭氧機啊?你買我們也買,你那個厨房小,買個小的,我們的食堂大,買個大的。」他這麽一想,幾個渾人在一起一合計,就把這事决定了。結果臭氧機買回來之後,弟兄姊妹説,大家用各自的碗筷,也不共用餐具,不用消毒,消毒都多餘。最後,這個機器就閑置了,到現在庫房裏還有一些没拆封的。你們説這事辦得怎麽樣?有没有理性?這是不是吃飽了撑的没事幹,胡亂花錢、消費呢?有些人想抱怨,但以為這是上面讓買的,不能抱怨,得從神領受,神太愛人了,用不着的東西都給我們買,神在我們身上不惜花重金啊,神對我們太好了。現在知道了,那東西是怎麽來的,是一幫渾人暗箱操作的結果。就這麽揮霍祭物,誰也不負責,誰也不把關,買東西的時候,合不合適買没人把關,買完之後也不反映。他買這東西的前提是什麽?是我讓他給大家共用炊具的小厨房買一個消毒櫃。我讓他給所有的食堂都買了嗎?我没托付他這事。那他給所有的食堂都買,這是什麽用心?這是不是把祭物當成他自己的私有財産了?他想怎麽分配就怎麽分配,他有權分配嗎?(没有。)他買這機器之前都没問過我,説小厨房買了一個,那大食堂是不是也買?買完之後他也不報告,説買了一批臭氧機,一共多少台,花了多少錢,買來之後弟兄姊妹用不上也不報告。這事做得就這麽噁心。就這麽個渾東西,對付他他還不服氣,這樣的人應該怎麽對待?(開除出教會。)按照這一件事的性質,把他開除出教會不過分,因為這涉及到祭物了,涉及到祭物就觸犯行政了。胡作非為!你以為那錢是你的?你有權使用,有權揮霍嗎?我托付他們買的東西,他們百般刁難,辦事特别費勁,還得跟他們商量;我没托付他們辦的事、買的東西,他們買的時候眼睛都不眨,從來都不計劃,也不諮詢多數人這個東西實不實用,就隨意地揮霍。這些人是不是人?簡直是一群畜生!這個定義恰不恰當?(恰當。)挺難聽,聽了不是滋味,但是人就是這麽辦事的,就是這個東西,我是根據事實説話,不是憑空造的謡。有的人神家在使用他期間,看他年輕,素質差點,没什麽根基,没什麽身量,就一味地幫助他,給他交通真理,交通原則,但是到頭來,人格低劣他就是低劣,畜生就是畜生,他永遠不會變,不但不實行真理,還要變本加厲,得寸進尺,正常人性該具備的廉耻一丁點兒都没有。神家托付他買東西、辦事,他從來不諮詢買什麽樣的東西價格便宜能省錢,他從來不這麽做,到給我個人辦事、買東西的時候,他開始認真了,就想着節省,少花錢多辦事,要堅持原則、講究原則了。這人有没有一點理智?這些錢到底是誰的錢,該用在誰身上他都不清楚,這是不是渾人辦的事?你們身邊有没有這樣的人?凡教會購買大的、貴重的,金額、數額大的東西,從來不與財務、不與該知道的弟兄姊妹商量,隨意揮霍祭物,這類人太可恨了!這些事什麽時候想起來都覺得噁心。這些畜生連看家狗都不如,他配活在神家嗎?

以前,海外區有一個帶領,凡是弟兄姊妹從各處帶過來的物品,包括貴重物品,還有普通的衣物、吃的保健品等等,他都給「保管」起來了:自己能用的名牌包背上了,皮鞋穿上了,戒指、項鏈戴上了,等等,他自己能用的,不經過任何人同意就都用上了,占有了。有一天,上面弟兄問他,各地弟兄姊妹帶過來的東西都哪兒去了?怎麽不拿過來呢?他就説,弟兄姊妹説這些東西是獻給教會的,没説是奉獻給神的。他還特意强調是給教會的,言外之意,教會的全權代表是他本人,所以這些東西你就别指望了,那不是給你的,是給教會用的。説得更具體一點就是,「這些東西是給我用的,不是奉獻給神用的,你問什麽呀?你有資格問嗎?」你們説,有没有一個人認為,弟兄姊妹獻給教會的東西是獻給教會帶領的?有没有一個人説,他這個東西是獻給教會的就是指獻給某某帶領的,有没有一個人是這樣的初衷?(没有。)除非他獻的時候寫上「此東西轉交給某某」,這東西歸他私人所有。除此之外,凡是奉獻的,無論錢財還是物品,都是弟兄姊妹奉獻給神的。奉獻給神的:這些東西統稱祭物。一統稱祭物,被劃分為祭物的東西就歸神使用。歸神使用:神怎麽用?神怎麽支配這些東西?(給教會工作使用。)對了,給教會工作使用。教會工作使用:細節很多,有教會工作使用的原則,包括教會工人的生活用度,教會工作的各項用度。在神道成肉身期間,這個使用就包括基督的日常用度,還有教會工作的所有費用這兩項。那這兩項中有没有一項説祭物可以變成私人的工資、酬勞、費用、報酬?(没有。)祭物不歸哪一個人所有。祭物的使用、分配,教會工作的使用,這裏不包括哪個人是帶領就有權占有、使用祭物。那到底怎麽使用?總得人使用吧?人使用是根據教會財物使用原則來分配這些祭物。從這點上來看,敵基督總想優先占有、使用祭物,這是不是可耻的事?敵基督總認為,誰當帶領那錢就是誰的,誰當帶領弟兄姊妹獻的那些物品就都是誰的,這是不是不知羞耻的想法?(是。)這就太無耻了。敵基督不但性情邪惡、凶惡,人格還卑劣、下賤,不知羞耻。

通過交通這些話題,聊這些事,就把人該明白的真理、該實行的真理交通明白了。但如果不藉着交通這些事,人對有些真理的理解總是停留在字面道理上,比較空洞,結合一些人和事交通,這些字面上人能看到的那一層意思就加深了,就比較具體、實際了。所以説,交通這些事并不是有意來醜化誰,也不是有意跟誰過不去,這些事確實是發生了,而這些事恰好就跟咱們要交通的話題有關係、有關聯,那有些人就成為活教材了,就成為咱們要交通、解剖的典型事例中的人物、角色了,這很正常。本來真理就與人生活當中所流露的語言、思想、觀點、行為以及性情是有關係的,如果脱離現實生活,只是交通、解釋字面上的意思,人什麽時候能真正明白真理呢?那樣,人明白真理的難度就會增加,就很難進入真理實際。咱們拿出一些典型事例交通、解剖,更有利于人明白真理,明白人該實行的原則,明白神的心意,明白人該遵守的道。所以,這個方式不管怎麽説對人都是有利的,是很恰當的。這些事如果不涉及真理,不涉及咱們要解剖的敵基督性情,我不願意説,但做這些事的人他的性情、實質涉及到咱們要交通的話題了,在必要的情况下還得交通。交通的目的不是打壓人、整治人,不是把人拿出來當衆羞辱,而是解剖人的性情、實質,更重要的是解剖人的敵基督性情。如果每次交通涉及到這些話題的時候,你們只是想到某某人做了某某事,而想不到這裏涉及的真理與人的敗壞性情,那能不能證明你們明白真理了?(不能。)如果你們只記住一個事,記住某某人,對某某人産生了成見、看法、歧視,這算不算達到明白真理了?這就不是明白真理。那怎麽才算是達到明白真理了呢?幾乎每次交通解剖敵基督實質的各種表現,咱們都要拿出一些事例來當作典型,也跟你們交通這裏面的錯誤之處在哪兒,人應該遵守的道是什麽,如果這樣交通完你們還是不明白,這就是人的領受有問題了,就是人的素質太差了。領受有問題就是不通靈。那怎麽才算是有領受能力,通靈,在所交通的事例當中明白真理了?首先,在所交通的事例當中能對號入座認識自己,看看自己有没有這樣的性情,自己如果有地位、有權勢能不能做出這些事來,自己是不是也有這些思想觀點,也有這些性情的流露,這是一方面。另外,在所交通的事例當中,從積極方面尋找自己該明白的、所要遵守的真理原則,就是找到自己該實行的路,知道自己在這種環境下,在自己所站的位置上該怎樣實行是準確的,是合神心意的。再一個,通過解剖也能認識到自己與敵基督一樣有怎樣的性情,對上號了,知道怎麽解决了。這樣就達到明白真理了,就是通靈的人,是有領受真理能力的人。如果聽完後事情的來龍去脉、前因後果都記住了,也能講述了,但就是不明白這裏人所該進入的、所該明白的,臨到事也不知道該怎麽運用這些真理來看透人,看透事,認識自己,這就是没有領受能力,没有領受能力的人就是不通靈的人。

接着舉例交通。有一個帶領剛被選上,各項工作還没有真正地了解、掌握實情,就是還没有正式投入到各項工作中,就開始私下裏打聽,「咱們教會保管祭物的人都有誰啊?把名單都給我報上來,另外把所有的賬號、密碼都給我,我要掌握一下這裏面的金額有多少。」對什麽工作都不感興趣,唯獨最感興趣、最熱衷的一件事情就是保管祭物的這些人名,還有賬號、密碼。這是不是要出事啊?這是不是要下手了?你們遇到這種情况該怎麽辦?他現在已經是帶領了,教會的財物是不是理當轉交給他,讓他有知情權,讓他有控制權啊?(不給。)為什麽不給?你不給不是犯上作亂嗎?(他有這種表現就證明他有問題,為了保護神家祭物就不能給他。)對了,有問題就不能給他。帶領的職責、本分不是盯着祭物不放,不是要掌握與祭物有關的所有信息,他的本分職責不是這個。各處教會都有專人管理、保管祭物,而且使用祭物教會也有嚴格的規定、原則,没有任何人有優先使用祭物的權力,更没有優先占有祭物的權力,誰都不例外。這是不是事實?是不是準確的?(是。)敵基督想優先占有、使用祭物,這本身就是錯的。他認為他是帶領,就應該隨意享用祭物,這是真理嗎?這些錢是神的,你為什麽濫用?你為什麽隨意享用?你有這個資格嗎?神同意你這麽用嗎?在神選民那兒能通過嗎?敵基督能霸占祭物,揮霍祭物,這是敵基督的凶惡性情决定的,是他的貪心産生出來的觀點,不是神話規定的。敵基督總想把所有的祭物、保管人的信息還有賬號、密碼都拿過來控制,這個問題嚴不嚴重?他控制是不是想知道實底,好好保管,然後完好、合理地分配神家的祭物,别讓人花没了,他有没有這份心啊?從他的舉動上能不能看出他有一點好意?(看不出來。)那一個真正對祭物没有貪心的人,他被選為帶領後會怎麽做?(他可能會打聽這些祭物是怎麽保管的,保管的地方安不安全,但是不會去打聽這些賬號、密碼、數額。)他是看保管的地方安不安全,還有保管的人能不能貪占祭物,用的人合不合適,是不是按原則保管的,他首先看這些,至于祭物的數額有多少,還有密碼這些敏感的信息,一般没有貪心的人,正人君子他都會迴避。而有貪心的人他不迴避這個,他打着一個旗號,「我是帶領了,什麽工作不都得交接嗎?其他工作都交接了,祭物怎麽就不交接呢?」他利用手中的權力,打着這個旗號想掌控教會的財務,這就有問題。他不是正當地作工作、盡責任,不是按正常的程序、原則去管理,而是對教會的財務别有用心,這是有正常人性思維的人都能看出來的。這個帶領一做這個事,就有人反映,把他制止了。之後跟我反映,問這樣做對不對,我説這樣做對,這叫維護神家利益,不能給他。什麽工作都還没作,先要神家的錢財,這是不是有點像大紅龍啊?大紅龍把弟兄姊妹抓住後,第一件事先不打你,打傻了怕你説不清楚,先問教會的錢財放在哪兒,誰保管,有多少錢,其次才問教會帶領是誰,目的就是為了抓錢。這個帶領做的跟大紅龍做的性質一樣,什麽工作都還没過問,對什麽事都没負擔,唯獨對財務上心,這是不是邪門啊?邪門的人做得太明顯了,地位還没穩固就想抓錢,這是不是有點太急了?没想到讓人分辨出來,很快就被撤换了。對于做事這麽明顯的這類人,你們記住一條:趕緊撤掉他,對這樣的人不用分辨其他的,像性情、人性、文化、家庭背景、信神時間、有没有根基、生命經歷如何,不用分辨這些,這一件事就足以定他為敵基督。你們聯合起來把他撤掉,不需要他的帶領,為什麽?你要是讓他帶領,教會有多少錢都讓他揮霍没了,都讓他貪占了,教會的工作就會癱痪,作不起來。遇到這類一心想抓錢的,總盯着錢財不放的,有貪心的,如果没有苗頭之前大家稀裏糊塗把他選上了,覺着他有點恩賜,有點作工能力,能帶領大家進入真理實際,没想到剛做上帶領就想把錢往自己腰包裏揣,那趕緊把他踹下去,肯定没錯,之後再另選。教會一天没有帶領教會也散不了,神選民信的是神,不是哪個帶領。你們説,弟兄姊妹是不是有看走眼的時候?這個人没當帶領的時候,看不出他有貪心,跟人相處不占人便宜,買什麽東西都自己掏錢,還施捨,結果當上帶領的第一件事就是索取教會財務的資料,這股邪勁一般人還壓不住,都不可思議啊!怎麽一天時間就變了呢?那哪是一天就變了,他本來就是這個東西,只不過以前没環境顯明,現在藉着這個環境被顯明了。被顯明了還跟他客氣什麽,一脚把他踹下去,有多遠踢多遠。你們敢不敢這麽做?(敢。)誰在教會財物上總打主意,對這樣的人看不太透時别選,如果一時愚昧没看透選上來了,發現他是個貪財的東西,是個猶大,那趕緊往下踹,别客氣,别猶豫。有人説:「他雖然有貪心,但是其他方面還挺好的,能帶領人明白神話,能讓人正常盡本分。」他那是一時的,時間長了就不是這樣了,過不了幾天,他的鬼相就顯露出來了,咱們之前交通的敵基督的那些表現、性情他一點點地就都流露出來了,那時你再撤他是不是就晚了?你是不是就受虧損了?你要是不信我這話,要是猶豫,到時候吃虧你可别哭鼻子。這是最簡單的一招,也是最直截了當能看透一個人是不是有敵基督實質的一招。之前交通的那些都得通過一些表現、流露、觀點、説法、行為來辨别他的性情,通過他的性情來看他是不是敵基督的實質,唯獨這一條不用,直截了當,簡單省事。他只要有這一條表現,總想優先占有或者是强行地霸占祭物,就能肯定他百分之百是敵基督,可以被定性為敵基督,他就不能當帶領,就得被撤换,被弟兄姊妹弃絶。

以上交通的是敵基督優先占有、使用祭物的表現,用這一條來解釋、解剖敵基督控制教會財務的這些表現,這些性情、實質,這是第一條。第一條是敵基督對教會財物最起先、最基本的作法,這一條光是占有、使用,到底怎麽占有、使用没作具體交通,第二條就更具體了,那就是敵基督揮霍、挪用、外借、騙取、盗竊祭物。敵基督認為自己有地位、有權勢了,就有優先占有祭物的權力,那占有了之後,有優先使用權之後,他是怎麽分配、使用祭物的呢?他是按照教會的規定,按照教會工作需要的原則去分配、使用的嗎?他能不能做到?(不能。)他做不到,那這裏涉及的事就很多了。敵基督有了地位之後,當然不免要做一些涉及教會工作的事情,有一部分工作就涉及到教會財物的用度、分配。那他們對待教會財物的分配是什麽原則?是勤儉節約嗎?是精打細算能省就省嗎?是凡事都為神家考慮嗎?不是。能騎自行車去的地方他不騎,他花錢坐車,總坐車、租車他又覺得不太方便,不自在,就琢磨着,「教會買輛車吧,人民幣三四十萬,好的一二百萬,不算什麽,再説也不是給我一個人用,教會共用的。」説買就買,看了幾輛價位低一點的車,他一看不是名牌,各項性能都不好,裏面還不是高配,他不要。又找了一輛上百萬的,他一看特别理想,皮座椅、空調、音響,各方面都是原裝進口,一算價錢,加上各種費用一共一百二三十萬。在他來看,這不算什麽,反正是神家掏錢,神家的錢就是大家的錢,大家合夥買一部車,這不算難事。神家多大啊,整個宇宙世界都是神的,神家買部車算什麽?在撒但世界,人家開的車都是幾百萬的,咱們教會買部一百萬的車就挺節約了,不算什麽。敵基督嘴巴一動,一百多萬就花出去了,眼睛也不眨,心也不跳,絲毫没有罪惡感。買完車就享受上了,該走路的地方也不走了,該騎自行車去的地方也不騎了,可以租車去的地方也不租了,非得坐自己的私家車,架子大了,就好像他能作多大工作似的。敵基督花錢大手大脚,什麽都買好的,買高檔的、先進的。像有的機器、設備,普通的跟高檔的差價好幾萬,他就要買高檔的,自己不花錢一點也不心疼。讓他自己掏錢他連普通的、低檔的都買不起,一説神家出錢買,就要買高檔的,這是不是畜生,不可理喻啊?這是不是揮霍祭物啊?(是。)揮霍祭物的人人性低劣,自私卑鄙啊!敵基督有權使用祭物了就想霸占祭物,使用祭物絲毫不按原則,買什麽都要高檔的。買眼鏡要高檔的,要防藍光、防紫外綫的,最清晰的;買電腦要高檔的,買最新型號的。不管自己盡的本分能不能用上,一説買什麽設備、工具總想要高檔的,這是不是揮霍祭物啊?你自己花錢知道要省着花,買的東西實用就行,給神家買東西不考慮實用,得有名氣,體現身價,哪個貴買哪個,這是不是作死呢?花祭物揮金如土,這是不是敵基督所為?

有一個小子和上面弟兄一起到商店買牙刷,神家花錢,他給上面弟兄買了一個一塊多錢的,他自己反倒買了一個十五塊多的進口牙刷。你們説上面弟兄跟那個普通弟兄的地位是不是有區别、有差距?(是。)按道理來説,咱不説地位、身價,或者是神怎麽分配,就論上面弟兄這些年作工辛苦,他是不是應該用高檔的?但他不講究那個。他的原則是什麽?就是能省則省,這類東西不是什麽尖端的或者享受的東西,不值得用那麽貴的,没必要多花那個錢,能用就行。現在論這兩人的身份、身價、地位,他倆是有差距的,該用好東西的人買了最一般的,該用次的人却買了最好的,這是什麽問題?哪個人有問題?用好的那個人有問題,他不知道自己是誰,不知羞耻,神家花錢他就買最好的、最貴的,有没有一點理智啊?跟上面弟兄一起買東西,當面就這麽選,要是他背後自己買東西呢?得揮霍到什麽程度?那就遠遠不止如此了,不是十幾塊錢的差距了,多少錢的東西都敢買,多少錢都敢花。就這麽花祭物,花神家的錢,這是不是作死呢?有的人認為,「我給神家作多大工作,擔多大風險,受了多少苦,被抓坐監幾次,我就應該享受這些。」你的「應該」是真理嗎?神哪句話規定了,凡是坐過監、受過苦、為神跑路多年的人,就應該享受特殊待遇,就應該優先使用、霸占、隨便揮霍祭物,這是行政,神有没有説過一句這樣的話?(没有。)那對這個事,對神家所有盡本分的人,神的話是怎麽説的?就是正常的用度,正常的花銷,没有人有特殊的權力使用祭物、占有祭物,神不會把祭物變成任何一個人的私有財産。同時,對于祭物的使用、分配,神也没有規定讓你去揮霍。揮霍是哪類人的作法,是哪種性情的人的作法?是畜生,惡霸,地痞,流氓,不知羞耻的卑鄙小人幹的,是敵基督一類人做的事。但凡有點人性、懂得廉耻的人都不會這麽做。當上教會帶領了,有權使用祭物、使用教會的財物了,什麽東西都想買、都敢買,什麽東西都想索取,買什麽東西、享用什麽東西都覺得是應該應分的,而且從來都不過問價錢,如果有人給他買了一個便宜的、普通的,他還生氣,還記仇,這就是敵基督。

敵基督控制教會財務的另一種表現就是挪用。「挪用」這個詞應該好理解,挪用是不是把教會的財物給弟兄姊妹或者給教會工作作為正當的使用呢?(不是。)那挪用指什麽?(不是正常花銷,而是隨意使用,偷着使用。)偷着使用這句話對,但是針對性不强,如果偷着使用是給弟兄姊妹買東西或者是生活用度,這没問題,這就不是挪用了。挪用是被定罪的,是不合乎原則的。比如説,有的教會帶領把教會的錢控制了,自己孩子上大學缺錢了,家裏没有那麽多錢,他就到神面前禱告,「神啊,我先跟你認個錯,求你原諒我,如果你要懲罰就懲罰我,不要懲罰孩子。我知道這事不對,但現在我遇到難處了,必須得這麽做。你的恩典豐豐富富,但願這次你能饒過我,能祝福我。孩子上大學的學費還差兩三萬,家裏東借西凑也不够,我能不能用你的錢去給孩子付學費啊?」禱告後覺得挺平安,他認為神同意了,就把這錢私自用了。這是不是挪用?没用到該用的地方,另作他用,違背了使用的原則,這就叫挪用。家人生病了,做買賣缺錢了,親戚或者與自己不相關的人需要用錢,只要自己手裏有錢,手一鬆就能拿出去,不按原則辦事,也不經他人同意,更不考慮這是神的祭物,而是私自做主,把錢從教會中挪出去另作他用,這是不是挪用啊?(是。)有些人在偷着挪用之後又如數歸還了,那挪用祭物這個罪是不是就不存在了?是不是就可以免了?或者挪用的時候是有原因、有背景、有難處的,是不得已挪用的,那這個挪用是不是就可以饒恕,不被定罪呢?(不可以。)那這個挪用的罪過可就大了。挪用祭物跟猶大有没有區别?是不是猶大一類的人啊?(是。)有的人把教會弟兄姊妹奉獻的收據都給毁了,然後把這些錢揣進自己腰包隨意花,臉不紅心不跳的,甚至還有的人在聚會時收到弟兄姊妹奉獻的錢,聚完會就用這些錢去買東西。有的弟兄姊妹親眼看到這個人挪用祭物了,還讓他保管錢,没有一個人負這個責任,也没有一個人出來得罪這個人,就看着他那麽花。那你這錢到底是不是奉獻給神的?如果你是施捨給人的,你把這個事説清楚,你没奉獻這個錢,神不記念,到時候這錢歸誰,誰花的,怎麽花的,跟神家一點關係都没有。但如果你這錢是奉獻給神的,教會没有用上,人那麽花,那麽揮霍,你絲毫不管,也不反映,不制止,那你就有問題了,你在他的罪上有份,他被定罪,你也逃不掉。

凡是涉及到隨意花祭物的,不是合理花銷祭物、用度祭物的,都涉及到行政,都是觸犯行政的性質。有的人管理着教會的財務,他説:「教會的財物放那兒也是放着,現在銀行有高利貸、股票、基金等等投資項目,利息都不錯,教會這些錢如果拿去做投資的話,能挣點利息,這是不是對神家有利啊?」没通過商量,没經過教會任何人同意,他就私自把這些錢貸出去了。貸出去的目的是什麽?説好聽的是給神家挣點利息,為神家着想,其實他有私心,他想神不知鬼不覺地把這些錢借出去之後,最終本金歸神家,利息歸他,這是不是起外心了?這叫外借。外借算不算正常的對祭物的用度?(不算。)還有的人説:「神是愛人的,神家有温暖,有時候弟兄姊妹缺錢了,神的祭物是不是能借給一些人啊?」有些人私自就做主了,甚至有些敵基督還號召、煽動弟兄姊妹,説:「神愛人,借點錢算什麽呀,神把生命、把一切都給人了,把錢借給弟兄姊妹解决他們的燃眉之急,解决他們生活上的困難,這不是神的心意嗎?神都愛人,人怎麽能不愛人呢?借!」多數愚昧人一聽,「借就借吧,反正這錢是大家的,就當大家幫襯一個人了。」一個唱高調的,一堆捧臭脚的,最後就把外借這個事促成了。那你説的奉獻錢給神這話算不算數?如果算數的話,這個錢已經是屬神的了,分别為聖了,只有按照神要求的原則使用才算合理,如果你説的這話不算數,你所奉獻的錢不算數,那你的奉獻又是什麽呢?是不是兒戲?是不是戲弄神、欺騙神啊?你把你所要獻的東西放在祭壇上了,覺得不甘心,放在那兒也没看到神用,看神好像用不着,你現在需要拿去用一用,或者奉獻的太多了,過後後悔了,又拿回去一些,或者當時奉獻的時候没想好,現在又有用了,你又拿回去了,這是什麽性質?這些錢、物,人一旦奉獻給神了,那就等于獻到祭壇上了,獻到祭壇上的東西是什麽?(祭物。)它即便是一塊石頭、一粒沙、一個饅頭、一杯水,你只要放到祭壇上,這東西就歸神了,不歸人了,人就不能動了,你有貪心也不行,你有正當需要也不行,人没權使用了。有些人説:「神不是愛人嘛,給人分點怎麽了?你現在不渴,也不需要水,我渴了給我喝不就得了嗎?」那你得看神同不同意,神要是同意的話,那就證明神把這個權力給你了,你有權使用,神要是不同意,你就没權使用。你在没權使用的情况下,不經神授權同意的情况下,使用了屬神的東西,這就犯大忌了,神最厭憎的就是這個。人總説神不容人觸犯,但人從來不知道,神的性情到底是怎樣的,人做哪些事能説明神不容人觸犯,就祭物這一點來説,屬神的東西人總惦記,想隨意使用、隨意分配,按人的意思去使用、占有,甚至揮霍,那我告訴你,你完了。這就是神的性情。神的東西,神不允許任何人動,這是神的尊嚴。只有一種情况人是被神授權可以使用的,那就是按照教會正常的規定與使用原則使用,不出這個範圍,都是神許可的,出了這個範圍就是觸犯神性情,觸犯行政,就這麽嚴格,没得商量,没有第三條路。所以,咱們剛才講的能做出揮霍、挪用、外借這幾樣事的人,在神眼中都被定為敵基督。為什麽被定為敵基督這麽嚴重呢?一個信神的人,連屬神的東西,分别為聖的東西都敢隨意動,隨意用,隨意揮霍,這樣的人是神的仇敵,只有神的仇敵對待神的東西才是這個態度,普通敗壞的人都不會這麽做,動物都不會這麽做,只有神的仇敵、撒但、大紅龍才會這麽做。這麽定義算過分嗎?不算,這是原則!這是神的尊嚴!

還有一部分人,他們打着各種旗號向神家索取財物,「我們教會缺把椅子,給我們買把椅子吧;我們教會有些弟兄姊妹盡本分没有電腦,買台蘋果電腦吧;我們的工作經常聯繫人,没有電話不行,買部蘋果手機吧,一部還不行,太不方便了,有時候跟不同的人聯繫,一條綫容易被監視,得有幾條綫。」所以,有些人身上裝着四五部手機,帶兩三台電腦,看着架勢挺大,工作却搞得不怎麽樣。他這些東西是怎麽來的?都是騙來的。咱們之前講過一個傻大妞,她是個標準的敵基督,在神家裝修教堂的時候,她跟一個小子合起夥來騙取教會的錢,使神家受了挺大虧損。那小子裝修的時候,就跟外邦包工頭一樣從中牟利,什麽東西都買高檔的,額外花了不少錢。有些人看出問題了,這個傻大妞還幫着掩蓋,幫着隱瞞,一起騙神家的錢,最後露餡了,兩個人都開除了,把生命斷送了,哭鼻子管用嗎?早知現在,何必當初呢?你騙取祭物的時候,你怎麽没想明白呢?神家把她開除讓她還錢過不過分哪?(不過分。)活該,這樣的人不值得可憐,對這樣的人不能客氣。還有之前講的那個大姐大,她私自把教會的不少錢借給外邦人,後來也處理了。有些人心裏可能還有想法,「不就是借了點錢嘛,還上不就完事了,怎麽就給清除出去了呢?挺好的一個人一眨眼工夫就成不信的了,就出去打工了,多可憐哪。」這可憐嗎?你怎麽不説她可恨?你怎麽不看看她做的那些事呢?她做的那些事够你噁心一輩子的,還可憐她呢。可憐她的都是什麽人?都是糊塗蟲,濫好人。

敵基督控制教會財務還有最後一條表現——盗竊祭物。盗竊祭物是怎麽回事?你們説有没有愚昧人奉獻的時候守一個原則,説左手做的事不要讓右手知道,然後奉獻的時候就給了一個也不知道能不能信得過的人,説:「我這次奉獻數額挺大,就不讓别人知道了,也不用記賬了,我做這事是做在神前不做在人前,只要神知道就行,要是讓弟兄姊妹知道了,該轟動了,該崇拜我了,為了不讓弟兄姊妹知道後高看我,我就隱秘地把這事做了吧。」給完之後,他心裏還美美的,「我奉獻也有原則,低調,冷静,不記賬,也不讓任何弟兄姊妹知道。」這種愚昧的做法就讓一些有貪心的人鑽空子了。你這兒剛奉獻完,他那兒馬上就存銀行了,還告訴那個人,「你再奉獻的時候還得這樣,你這麽做對,合原則,奉獻就得低調。神家都説了,不號召人奉獻,那就是讓人低調,奉獻了也不要説,奉獻多少也不能説,給誰了、誰怎麽花更不能説。」這個奉獻的人能不能看透人?他為什麽會有這樣愚昧的舉動?他不知道人心多麽邪惡、險惡,就那麽相信人,結果這錢被人盗去了。這是有人給敵基督空子可鑽,他把錢盗去了,那有没有没空子可鑽也能盗錢的?有没有人記賬時把賬故意記錯或少記,趁人不注意的時候,把錢一點一點地偷出去?這樣的人大有人在。他對錢財有貪心,人格低下、惡毒,就什麽事都能做出來,除非没機會。有句話説,「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你没貪心就不留意這事,有貪心的人他就總留意這事,總琢磨怎麽在錢財上打主意、鑽空子,怎麽能占便宜,能偷着花。有一個傻女人,教會印刷各類書籍需要有人去做,有一次我跟她説起這個事,問她懂不懂印刷的事,她説了一大堆理論之後,緊接着就説,「一般印刷書籍都有提成,這要是讓外邦人辦的話,這裏面肯定有不少猫膩,肯定能從中撈不少利。」她説着説着就眉飛色舞的,眼睛也立起來了,眉毛也上揚了,小臉蛋也紅了,就高興、激動起來了。我一看,一個印刷的事,你能辦就辦,你懂多少説多少,你怎麽那麽激動呢?一琢磨我明白了,這裏面有利啊,她不關心怎麽印刷,印刷哪些書籍,質量怎麽樣,怎麽找廠家,她關心提成,八字還没一撇呢,她就先説提成的事。我説你窮瘋了,神家印刷書籍你也想要提成?神家印書、發書一分錢不挣,全是白送,你還想要提成,這是不是個找死的貨啊?神家還没説讓她去辦這事,就是諮詢一下,她就整出個提成的事,這事要是讓她辦的話,何止是提成,錢都能給你盗光,你給她多少她就騙多少,就盗多少。我説的過不過分?這傻女人是不是個好東西?要我説她就是個女土匪、女流氓,什麽錢都敢挣。不説你問問神同不同意,你就問問弟兄姊妹,你這事做得地不地道,你這麽做弟兄姊妹能不能通過,神選民能不能饒了你。

還有的人説起來都噁心,他給神家辦事,跟外邦人合起夥來抬高價格,讓神家出高價,讓神家吃虧,你要是不買或者不同意,他就火了,就想方設法地説服你、勸阻你,想方設法從教會撈錢。等把錢給了外邦人,他得了好處,有了面子,就高興得像中了大奬一樣。這就叫胳膊肘往外拐,揮霍祭物,從來不為神家的利益争取一絲一毫。之前負責印刷書籍的幾個傻女人,為什麽被撤了?就是胳膊肘往外拐,胡作非為。這些傻女人跟外邦人交涉業務,一個勁兒地壓價,壓得比成本還低,壓得人都噁心,不想做了,最後人家勉强同意了,但在質量上做手脚了。你們説有没有一個人會做賠本買賣?人在這個世界上做買賣都要生存,除了成本之外,他得挣够生活費、人工費,你不讓他挣,不合理地講價格,一個勁兒地壓價,你覺得這是給神家省錢,最後怎麽樣?人家在質量上、在裝訂上做手脚了,他得够本吧,他不在這兒補齊他不就虧了嗎?他虧了他能幹嗎?他能讓你得利嗎?不可能。你要得利,那就不是買賣,那是福利機構。世上有這樣的福利機構嗎?(没有。)這些傻女人就看不透這事,給神家就這麽辦事,辦得一塌糊塗,最後還滿有理,「我為神家着想,給神家省錢,省一分是一分,省兩分還賺一分呢!」你胡説八道,你懂不懂什麽叫行規?懂不懂什麽叫規矩,什麽叫合理啊?最後怎麽樣?有些書質量不行,没翻幾次就掉頁了,書爛了,没法看了,只能重印。這是省錢了,還是多花錢了?(多花錢。)這是傻女人辦的事,就辦出這麽個爛事來。

敵基督在對待祭物的事上是毫無原則,毫無人性,充分地説明了敵基督的邪惡與凶惡性情。從他對待神的祭物,對待歸神所有的東西上來看,敵基督的性情真是與神為敵的,他對屬神的祭物不屑一顧,隨意玩弄,隨意對待,没有絲毫的尊重,没有界限。對待屬神的東西尚且如此,那對待神呢?對待神所説的話呢?就不言而喻了。這就是敵基督的本性實質,以邪惡、凶惡為主的敵基督實質,這是不折不扣的敵基督。你們記住了,凡是能揮霍、挪用、外借、騙取、盗竊祭物的,不用看其他表現,只要有這幾種表現中的其中一條就足可以被定性為敵基督。不用打聽,也不用考察,更不用觀察,看看他到底是不是這類人,以後還能不能做出事,不用,只要占有這其中的一條,那他注定就是敵基督,就是神的仇敵。你們看看,無論是你們已經選上來的帶領,還是打算選的帶領,還是在你們認為好的、不錯的人中間,凡有這樣的舉動、有這樣的傾向的,他注定就是敵基督。

今天交通的這些事你們有没有得着什麽教訓?有没有明白一條真理啊?我告訴你們應該得什麽教訓。人獻給神的東西,你别打主意,無論獻的是什麽,值錢的、不值錢的,你用得着的、用不着的,貴重的、不貴重的,你都别打主意。有本事你到外面去挣,你挣不來,哪怕去偷去搶,但是,你千萬别打屬神的東西的主意,這是你們應該有的一個警覺性,也是應該有的一個理性。這是一條。另外一條,凡是揮霍、挪用、外借、騙取、盗竊祭物的,都被當作猶大一類的人,有這樣行為、作法的人已經觸犯了神的性情,神不拯救,你别抱什麽僥幸心理。這話我這麽説了,神就會這麽成就,這是定規的,没有商量餘地。有些人説:「我挪用的時候是有背景的,我胡亂花錢的時候年齡小,無知,我那時候騙錢没騙太多,也就是盗二三十、三五十。」數額不在多少,你做這幾樣事所針對的對象是神,你動的是神的東西,神的東西你動了就不行。神的東西不是公共財産,不是屬大家的,不是屬教會的,不是屬神家的,那是屬神的,你不要混淆概念。神没那麽認為,神也没那麽告訴你,説「我的東西、祭物歸教會所有,歸教會分配,那是教會弟兄姊妹這個集體的東西,誰使用只要報備一下就可以了」,神没那麽説。神是怎麽説的?人獻給神的東西就是神的東西,這個東西一旦獻在祭壇上,那就一次而永遠地歸神所有,人没有資格、没有權利私自動用神的祭物。你打主意、使用、騙取、盗竊、外借、揮霍,這些行為都被定罪為觸犯神的性情,是敵基督的行為,神永遠不會饒恕你,這就跟褻瀆聖靈的罪一樣,永遠不會饒恕。這是神的尊嚴,人别小看這事。你搶銀行,搶劫或者偷竊人的財物,可能法律上判你一兩年或者三五年,那個罪名在你被判監禁三五年之後就没了,不算罪了。但是你動用神的東西、神的祭物,這個罪在神那兒是無期的,就是一個不可饒恕的罪。這話我可告訴你了,誰犯了後果自負,發生後果時你可别怨我没告訴你,這話我今天在這兒跟你説清楚了,板上釘釘,以後就得這麽成就,信不信由你。有些人説他不怕,不怕你就走着瞧。今天就交通到這兒。再見!

上一篇: 第一百一十四篇 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二十九)

下一篇: 第一百一十六篇 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三十一)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第一百零六篇

對我話不認識的,對我的正常人性不認識的,對我的神性抵擋的,都得廢去歸于烏有,誰也不行,都得在這方面通過,因這是我的行政,且是實行最嚴重的一條。不認識我的話,指的是聽了我明點出來的話仍然不認識的,也就是不通靈的(因我没給人造這個器官,所以對人要求并不高,只要求人聽了我説的話能够實行…

第一百零九篇

我天天在發聲,天天在説話,天天在顯明我莫大的神迹奇事,都是我的靈在作工,在人的眼中,我只不過是個人,但我就在這個人身上顯明我的一切,顯明我的大能。因人都忽略我這個人,忽略我的所作所為,都認為是人做的事,但你不想一想在人能做到我作的事嗎?人都是這樣不認識我,不明白我的説話,不理解我…

神成全合他心意的人

神現在要得着一班人,就是要得着那些竭力與神配合的,對神作工能順服的,對神所説的話定真的,對神所要求的能够實行的,這就是在心裏有真實認識的,這樣的人是被成全的對象,也必能走上被成全的路。那些對神作工没有清楚認識的,也不吃喝神話的,對神話一點不注重的,没有一點愛神的心的,這樣的人不能…

第三十篇

醒吧,弟兄!醒吧,姊妹!我的日子不會耽延,時間就是生命,抓回時間就是搶救生命!時間不會太遠!你們考大學考不上,可以再一再二地補習,可是我的日子不再耽延。記住!記住!這是我的良言相勸。世界的結局已展現在你們眼前,大灾難馬上來臨,你們的生命要緊,還是你們的睡覺、你們的吃喝穿衣重要?都…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