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篇 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三十一)

今天交通敵基督各種表現的第十四條——敵基督把神家當作個人的家天下。先看看這一條的内容,琢磨琢磨敵基督的哪些表現可以證明他有敵基督的實質。把神家當作個人的家天下,從「神家」「家天下」這兩個詞的表面上看不出敵基督能作什麽惡。如果説「敵基督把神家當作個人的家」,從表面上也看不出這個「家」到底指什麽,是正面的還是反面的,是褒義還是貶義。如果把「家」變成「家天下」,這是不是能看出一些問題來?首先,你們從「家天下」這個詞上看出什麽了?(敵基督想自己説了算。)(他把神的家當成自己的勢力範圍,他會培養親信,培養自己家的人,以此來控制教會。)這都是敵基督的表現。這個「家天下」,從表面上能不能看出來這就是敵基督的勢力範圍,是敵基督行使權力、獨攬大權的地方,是敵基督控制一切、壟斷一切、限制一切的地方,是敵基督説了算的地方?(能。)大約就能看出這些意思來,因為之前講敵基督的各種表現時,對敵基督實質的解剖、揭露這方面交通了很多,敵基督主要是控制人,掌控權力,還有其他各種表現。

説完了家天下的大體意思之後,再交通一下到底什麽是神家。你們對神家有没有概念,有没有準確的定義?弟兄姊妹聚集的團體是不是神家?一班跟隨基督、跟隨神的人的團體、集合算不算神家?有教會帶領、執事,有各組組長的一班人的集合算不算神家?到底什麽是神家?(基督掌權的教會才是神家。)(一班能以神的話為實行原則的弟兄姊妹的集合才算是神家。)這兩個定義算不算準確?你們説不清楚。你們聽了這麽多道,對這麽簡單的定義都説不上來,看來你們平時對這些具體的詞彙、屬靈術語都不較真,都不揣摩。你們太粗糙了!那揣摩揣摩,到底什麽是神家?如果在理論上定義的話,有真理掌權的地方,以神話為實行原則的一班人的集合就是神家。那敵基督把神家當作個人的家天下,這就出問題了,就是敵基督把跟隨神的弟兄姊妹的集合當成自己的勢力範圍,當成自己行使權力的地方、行使權力的對象。這是在字面上能看到的敵基督把神家當作個人的家天下的這一層意思。敵基督把神家當作個人的家天下,這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解釋、來看,都能讓人看見敵基督控制人、專權的這個本性實質。神家是神作工、説話的地方,是神拯救人的地方,是神的話得以讓人實行、落實的地方,是神的旨意、神的心意、神的話得以通行、暢通無阻的地方,也是神的經營計劃得以落實、成就的地方。總之,神家是神掌權的地方,是神話掌權、真理掌權的地方,而不是哪個人施行權力,搞個人經營,實現個人願望、個人企圖、個人宏圖偉業等等的一個地方。而敵基督做的恰恰與神要作的相違背,他不理睬神到底要作什麽,神的話是否得以在人中間落實,神話、真理原則是否在人中間讓人得以明白、實行、經歷,他不管這些,他只管自己在人中間是否有地位、有權力,有話語權,他的意思、他的想法、他的欲望是否能在人中間得以落實。就是在他的權力範圍之内,有多少人聽他的話,他的形象、他的名望還有他的權威到底是怎樣的,這些是他要做的、要經營的、要關心的事情。神在人中間説話、作工,拯救人、帶領人、供應人,引導人一步一步走上蒙拯救的道路,引導人一步一步來到神的面前,明白神的心意,進入真理實際,逐步地達到能順服神,而敵基督所做的一切恰恰與神所作的背道而馳。神引導人來到神的面前,而敵基督也要争奪人,讓人來到他的面前;神引導人一步一步進入真理實際,明白神的心意,順服在神的權下,而敵基督也要一步一步地控制人,掌握人的動向,然後把人牢牢地控制在他的權下。總之,敵基督所做的一切就是要把跟隨神的人變成跟隨他的人,把實行真理的人、想來到神面前的人、能够忠心盡本分的人統統都歸納到他的權下,聽他的話,按照他的意願活着,按照他的意願行事、為人,做一切的事情,最後達到順服他所説的話,順服他的意願、他的要求。就是神要怎樣作,神要達到什麽果效,他也要達到同樣的果效。達到同樣的果效不是讓人來到神面前敬拜神,而是來到他的面前敬拜他。總而言之,敵基督一旦有了權力,他就要控制他勢力範圍内的每一個人、每一件事,要控制他所能控制的範圍,他要把教會、把神家、把跟隨神的人都變成他施行權力、能掌控的範圍。就是説,神怎樣引導人來到神的面前,敵基督也要怎樣引導人來到他的面前。敵基督做這一切事情的目的就是要把跟隨神的人變成跟隨他的人,要把神家、教會變成他的家。敵基督這樣的存心、實質,有哪些具體的表現、行為讓我們能看清敵基督就是敵基督,敵基督就是神的仇敵,就是與神為敵的、與真理為敵的魔鬼撒但?我們就具體地解剖一下敵基督在哪些方面有哪些具體的表現、做法,是能够證實敵基督把神家當作個人的家天下這一條的。

第一方面是我們經常交通的,也是敵基督特有的一個實質的表現:敵基督最愛地位。他為什麽最愛地位呢?有地位代表什麽?(有權力。)對了,説到關鍵點了,有地位才有權力,有權力才好辦事,有了權力,人心中的各種欲望、野心、目標才能有望實現,才能變成現實。所以説,敵基督很狡猾,他把這事看得很明白,要想把神家變成他的家天下,首先他就要把持權力。這是一條重要的表現。你們見識過的,聽説過或者親眼見過的一些敵基督,哪個不把持權力?無論是什麽方式,是圓滑狡詐的方式,是外表温柔、不急躁的方式,還是比較凶惡、手段特别卑劣的方式,或者是强暴的方式,他的目的只有一個:能擁有地位,然後手握權力。所以,咱們第一條要交通的就是,敵基督首先把持權力。敵基督對于權力的欲望是超過常人的,就是超過普通的有敗壞性情的人。有敗壞性情的普通人只是喜歡讓人高看,讓人對他有點好看法,説話愛占上風,要是没有權力當然也能過,心裏也不是那麽難過,有没有權力都行,他對權力有那麽一點愛好、欲望,但是達不到敵基督這個程度。敵基督是什麽程度呢?就是没有權力每天惶惶不可終日,心神不寧,吃不好睡不下,覺得每一天都過得那麽没趣、不安,心裏好像有一種什麽事没能實現的感覺,覺得自己好像失去點什麽。他對權力的欲望超過一般人。一般人有權力了挺高興,没權力也不太懊惱,心裏稍微有一點失落,但是做普通人也行。敵基督就不行了,做普通人他就活不成,日子就没法繼續下去,好像人生失去了方向、失去了目標,不知道怎麽繼續以下的路,以後的生活。他覺得只有有了地位生活才充滿光明,只有有了地位、有了權力活着才精彩,才有平安、幸福。這是不是與常人不同?敵基督一有地位就表現得异常地興奮,人看他這些日子怎麽與以往不一樣了呢?怎麽光彩照人、滿面春風呢?怎麽就那麽高興呢?一打聽,原來是有地位了,有權力了,有話語權了,能使唤人了,能行使權力了,有威望了,有跟班了。你看,有了地位、權力精神面貌都不一樣了。

從敵基督對權力的欲望上來看,敵基督的實質不一般,不是普通的敗壞性情。所以,這一類人無論在什麽人群當中,他都想方設法做佼佼者,想方設法表演自己、表現自己,讓衆人看到他的優點、長處,想方設法地在人中間讓衆人看見、關注,想方設法地在教會當中得到一官半職。在教會開始實行選舉的時候,敵基督就覺得機會來了:表現自己的機會來了,實現自己願望的機會來了,滿足自己欲望的機會來了。他想方設法地讓衆人選他當帶領,想方設法地得到權力,得到權力之後就好辦事了。怎麽就好辦事了呢?敵基督没有權力的時候,也可能在外表來看,他的野心、欲望,他的實質你發現不了,因為他隱藏着、偽裝着,你看不漏。一旦得到地位有了權力,他第一件事要做什麽?就要把自己的地位坐實,要把自己手中的權力給擴大、抓牢。把權力抓牢的辦法有哪些呢?把自己的地位坐實的辦法有哪些呢?敵基督有的是辦法,他不會錯過這個機會,不會在自己把握權力的時候不做任何事情。機會來了對于他來説,這是他最高興的時候,也是他施行詭計、大顯身手的時候。敵基督一上任,把自己的家裏人、親屬先過濾一遍,都有誰是他知近的人,都有誰向他靠攏,誰跟他比較貼心,誰跟他比較合得來,能説到一起去。誰比較正直,站隊的時候不會跟他站在一起,如果他做了違背神家原則、規定的事還能舉報他,那就給劃出去。他把自己家的七大姑八大姨都過濾一遍,一看,「多數親戚跟我關係都不錯,都跟我比較合得來,能説到一起去,這些人如果都歸到我的麾下,都為我所用,那我的勢力不就大了嗎?我在教會當中的地位不就穩固了嗎?俗話説『舉賢不避親』,外邦人當官都得靠知心人、知近的人來幫襯着,我現在當官了,我也得這麽做,這個方法不錯。得先把家裏的親人提拔起來,自己的老婆兒女就更不用説了,先給他們安排點職務。老婆幹什麽呢?教會當中管奉獻款這個職務比較重要、關鍵,財政大權一定得掌握在自己人手裏,這樣花起錢來才痛快,才容易。這錢不能放在外人手裏,放在外人手裏總歸是外人的錢,花錢還得受人監視、管制,這不好,不方便。那現在教會管賬的這個人跟我是不是一條心呢?看外表好像還行,但是他心裏怎麽想誰知道呢。不行,得想辦法把他换下來,讓我老婆管賬。」跟老婆一商量,老婆説:「這事好啊,你現在當教會帶領了,教會的奉獻款不就都是你説了算嗎?你説讓誰管那就誰管。」敵基督説:「可現在也没有什麽好辦法把原來管賬的人撤了啊。」老婆一尋思,「撤他還不容易,我給你想個辦法。你就説原來管賬的人管的時間太長了,這不大好,怕這裏面有死賬、爛賬,有貪污的現象,還没人監管。誰管什麽管的時間長了都容易出事,管長了有老資本了就容易誰也不聽了,那就得换個人。另外,那個人年紀也比較大了,容易糊塗,容易忘事,萬一出現什麽糊塗賬,對教會的錢財不是有影響嗎?這個職務這麽重要,不能找年紀大的,得换换人。」那得讓誰説换人呢?還不能從教會帶領嘴裏説要换人,説换成誰,得讓弟兄姊妹主動説换成他老婆。他老婆這一出招怎麽樣?把教會的錢轉過來了,管上賬了。但是按原則,一個人管賬不行,還得找配搭,兩三個人一起,避免有人鑽空子,避免錢財不清。那怎麽辦呢?敵基督就找了他表妹來監督,一起管賬,説她信神時間長,奉獻多,名聲比較好,信得過。大家一聽,「既然你舉薦了,那行吧。不過這兩個人都是你的親戚,得再找一個外人。」「找那個老姊妹吧,老姊妹人實誠,心眼兒好,記性也好,就是不識字。不過不識字也没事,有三個人呢,只要記性好就行。」敵基督先把錢控制在自己家人手裏,那以後具體這錢怎麽花銷,來龍去脉就都由他家人掌握了,都掌控在他手裏了。

敵基督把財政大權先把持住了,心裏踏實了不少,但覺得還不行,這點踏實不算是最終的踏實,花錢這點權力還不算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就是教會各項工作的組長、負責人,這都關鍵,這涉及到下層各組的人是不是聽他的,他的權力能不能貫徹到底層。這怎麽辦呢?好辦,大刀闊斧地來一個改革。怎麽改革?先交通,説原來各組的工作作得怎麽怎麽不好。比如説,視頻組的工作出現哪些問題,出現這些問題都是負責人造成的。負責人作工作能出現這麽大的漏洞,能造成這麽大的問題,就證明負責人不合格,應該撤换,不撤换這工作搞不好。那换誰呢?有没有目標,有没有候選人啊?「這個組裏誰的業務最好?」大家琢磨琢磨,「有一個弟兄業務不錯,但是不知道他能不能勝任。」敵基督説:「不知道能不能勝任,那就不能選他。我給你們推舉一個。你看我兒子,二十五歲,大學電子計算機系畢業,專門學做各種特效、視頻,他雖然信神時間短,之前没怎麽追求,但是在業務上壓過你們,比你們都高。你們誰是專業的?」大家琢磨琢磨,「我們也不算是專業的,但是我們盡本分時間挺長了,明白神家的工作原則,他明白嗎?」「不明白没事,可以學啊。」大家一聽,原來他是這個意思,「那行吧,你要選誰就選誰吧,誰讓你説了算呢。」又一個重要職務被他控制了。敵基督又琢磨琢磨,教會當中還有福音隊的工作比較重要,那個負責人好像不是自己人,那也得换啊。怎麽换呢?同樣的方式,找茬兒。「上次那個福音對象現在怎麽樣了?」「信了一個月後因為反面宣傳不信了。」「怎麽聽了反面宣傳之後就能不信呢?是不是你們没把异象方面的真理説明白啊?是不是你們見證人口齒不行啊?是不是你們偷懶,害怕環境危險没給交通透亮啊?是不是你們没及時地關心他啊?是不是你們後期澆灌没跟上啊?」連問了一堆問題。不管别人怎麽説、怎麽解釋都没用,「不用説了,看來福音隊的負責人也得撤,問題太多,毛病太大,不負責任,不足以勝任這個工作。」强行地把人撤换了。撤完之後,大家説得有新的上任啊。敵基督説:「那好辦,某某姊妹在福音隊也傳過一段時間的福音,也有經驗,也傳過一些人,我看她就不錯。」大家一聽,「你二姐啊,這人是挺能説的,但人性不好,名聲特别差,怎麽能用她呢?不行。」弟兄姊妹不同意。敵基督説:「你們不同意,那好辦,你們福音隊解散,别傳了,你們盡不好這個本分。要不你們選一個人,要是合適的話就讓他當組長,我剛才提供的那個人當副組長,這行不行?」弟兄姊妹選出一個,他勉强同意,條件是得讓他的二姐當負責人的配搭。這樣達成共識了,福音隊才勉强保留下來了。

無論在什麽地方,無論涉及哪項工作,敵基督都要安插自己的親信,安插與自己站在一個隊伍的人。他做了帶領有了地位,第一件事不是了解各組人員生命進入的情况,也不是了解各組工作的進展情况,還有各組工作當中遇到的各種難處該怎麽解决,有没有還未解决的問題、難處,而是了解各組的人事狀况,了解各組的組長到底是誰,各組到底哪些人能與他作對,哪些人將來對他的地位能構成威脅。這一番了解之後,教會工作的情况他没有了解到,教會當中弟兄姊妹的生命情形、生命進入情况、過教會生活的情况他没有了解到,也不想關心,而各組的負責人是否是他的親信,是否能跟他合得來,是否能對他的權力、地位構成威脅,這些事他掌握了,摸得一清二楚。每個組裏誰比較正直,能説真話,那這人得防備着,永遠不能給他地位。誰會溜鬚拍馬,誰能順杆爬,誰能順情説好話,誰會看眼色行事,敵基督就看中誰,心裏就對誰有好感,就打算提拔他、重用他,到哪兒還想帶着他,想樹立他,培養成自己的親信。對于教會當中那些追求真理的,有正義感的,有良心的,敢説真話的,處處都高舉神、見證神的,對邪惡勢力、對地位權勢能不低頭的人,他在心裏防備、厭惡、歧視、排斥。而對于那些溜鬚拍馬的,尤其是自己家的親人,七大姑八大姨,這些能圍着他團團轉的人,他把他們列為自己人,當成自己的家人。所有的他權下的人,能够圍着他轉的,能够看他眼色行事的,能够聽他口風做事的,能够按照他的意願去執行的,不管幹什麽壞事都行,没有良心、没有人性、没有一丁點兒敬畏神之心的這一類人,他把他們當成自己人歸攏在自己的權下,把他們變成自己的家人。這樣,敵基督的家天下就形成了。

敵基督的家天下都是由哪些人組成的呢?首先,敵基督是頭兒,是首領,是這個家天下的王,是説一不二、有絶對權力的王。那家天下的其他成員都是哪些人呢?與他有肉體關係的家人,直系親屬,還有他的親信、他的哥們兒、他的鐵粉兒,還有那些甘願做他跟班的、甘願被他使唤的人,甘願與他為伍、與他同流合污的一些人,還有不管神家規定、神家行政,也不管神的話,更不管真理原則等等,就甘願為他賣命、為他出力、為他兩肋插刀的人,這些人就是家天下的成員。他們統統集合起來稱為什麽?敵基督的死黨。敵基督家天下的這些成員都做什麽?他們是不是按照神家的規定、原則去盡本分,去作每一項工作?是不是按照神的要求把神的話當成最高原則?在教會當中有了這些人的存在,真理、神的話能不能暢通無阻?不但不能暢通無阻,反而因着敵基督一黨人的存在,神的話、真理在教會當中没法落實,没法被人實行。有了敵基督家天下的存在,弟兄姊妹正常的教會生活、正常的盡本分,教會當中各項重要的工作都被敵基督控制着。程度輕的被敵基督攪擾得工作混亂,人心惶惶,工作没有任何的進展,人不知道該怎麽做能把工作作好,能把本分盡好,就是一片混亂的狀况。嚴重的,各項工作都處于癱痪狀態,没人管,没人問。有幾個身量小的想把工作擔當起來,也被敵基督攪得一塌糊塗,擔不起來。誰出來説話、主持工作,誰出來揭露敵基督,誰有正義感要擔當起工作,敵基督就打壓誰。打壓到什麽程度?你不敢吱聲了,告饒了,你也不敢檢舉,不敢彙報了,也不敢提工作的事了,你也不敢交通真理了,也不敢提「神」字了,敵基督就饒了你。你要是跟他决戰到底,他就想方設法整你治你,用各種方式給你定罪,打壓你,甚至蠱惑敵基督家天下的成員還有其他的墻頭草,膽小的、怯懦的、懼怕敵基督勢力的人,來弃絶你,打壓你。最後,有一些信心小的就被敵基督打趴下了。這樣,敵基督就樂了,達到目的了。

敵基督有了權力以後,為了把持權力,為了穩固地位,不但讓自己的親人,與自己有肉體關係的人來擔當教會任何的重要工作,同時也收編與他没有任何關係的人為他效力,為他賣命,目的就是能够在將來都不會失去地位,手中一直擁有權力。對他來説,他的家天下的成員越多,他的勢力就越大,他的權力也就越大。權力越大,能反抗他的人,能對他説「不」字的人,敢揭露他的人也就越懼怕他,同時這樣的人也就越來越少。人越懼怕他,他就越有資本與神家、與神抗衡,他就不懼怕神了,不懼怕神家處理他。從敵基督對于權力的欲望、對于權力的處理方式,還有敵基督的種種行為來看,敵基督的實質是不是就是神的仇敵?是不是就是魔鬼、撒但?他成立了自己的家天下以後,他都做哪些事?教會的福音工作怎麽樣,他着急上火嗎?他關心、過問嗎?他走走過程,三言兩語應付應付就完事了。他各處巡視的目的是為了什麽?各處走走、看看弟兄姊妹的情况是為了什麽?是為了關心弟兄姊妹生命進入的情况嗎?不是。他是看看在他的勢力範圍之内還有没有想反抗他的人,還有没有不用正眼瞧他的人,還有没有敢對他説「不」字的人,還有没有人在他的勢力範圍敢不老實、不聽他的,他要親自去看,親自去掌握情况,這是一方面。另外,當敵基督成立了家天下之後,他就名正言順地當上王了,你説他是霸主,是地頭蛇,是山大王,他都無所謂,只要自己有地位、有權力就行。在他的勢力範圍之内,在他的家天下,他獨攬大權,一個人説了算。同時,他也享受着敵基督一黨的所有人的崇拜、仰望、高看,還有阿諛奉承、討好巴結,甚至所有的優越感與特殊待遇。你以為敵基督把持權力就是為了説話的時候能大聲説嗎?是為了可以站在高位上説話嗎?他僅僅是為了滿足這樣的一種欲望嗎?不是。他要得到更實惠的東西,也就是他在他的家天下所享受的地位、權力給他帶來的一切待遇。敵基督自從成立了家天下,有了死黨以後,日子過得比過去的帝王還舒坦,什麽都不用做,一句話,想做的事就成了,一句話,想要的東西就來了。比如,敵基督説「今天天氣好,我怎麽那麽想吃鷄肉呢?」不到中午,有人就把小母鷄炖上了。「這鷄肉裏要是再炖點香菇那就太好了。」不一會兒,有人就把香菇炖上了。中午吃飯時,敵基督説,「咱們信神也不能喝酒,是不是來點飲料也行啊?」大家一聽頭兒發話了,趕緊去買。這是不是要什麽有什麽?只要一張嘴,東西就來了,心想事成,這日子過得舒坦。敵基督又説:「天冷了,去年那件羊毛衫被蟲蛀了一個洞,再穿不太好看了,影響形象啊,今年的羊毛衫還不知道在哪兒呢。」弟兄姊妹説:「那買他兩三件不就不影響形象了嗎?」「那不行,不能隨便買,得合乎聖徒體統,花錢得有原則。」説完之後,没過多久好幾件羊毛衫買來了。東西買來了如果不吱聲好像有點故意要似的,他就説:「這是誰買的呀?這不是違犯原則嗎?這不是讓我犯錯誤嗎?誰買的?我給錢。」問他老婆教會的賬上還有多少錢,老婆説還有好幾千,他就説:「先墊上,過後等咱們有錢了再還上。」説得好聽吧?不打算還,他就隨口這麽一説。敵基督真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盡享受現成的。他享受這些心裏有没有控告啊?良心有没有譴責啊?怎麽會有譴責呢?他追求的就是這個,這是他日思夜想盼望已久的,怎麽能拒絶呢?這便宜不占白不占,不占過期就作廢了,占了還得説點好聽的,還得讓花錢的人心甘情願,不敢有别的想法。

敵基督在自己的家天下裏不但接受手下人提供給他的各種特殊的待遇與服務,同時也要訓練家天下的人,讓人對他有絶對的服從。比如説,他讓人早上五點起床,那所有的人必須五點之前都得起來,若起晚了就得挨對付修理,就得看他的臉色;吃飯時,他不上桌没有人敢上桌,他不動筷子没有人敢先吃;他説要辦什麽事那就要辦什麽事,他説要做什麽,話要怎樣説,别人都得聽他的,不服從不行。在他的家天下,他就是老大,就是王,他説一不二,誰不聽就得挨整、挨治。他手下的人被訓得對他言聽計從,没有任何的想法,做什麽都覺得是應該的、是值得的,都覺得是自己的本分與義務。他們打着盡本分的旗號,打着一切是為了信神的旗號,對敵基督言聽計從,把他捧在手心裏,把他奉作王,奉作主。如果真有人對他有想法、有看法,與他有不同的觀點,他就想方設法駁斥,貶低,解剖,論斷,定罪,打壓,直到人能對他服服帖帖他才罷休。敵基督在自己的家天下過得是如魚得水,太滋潤了。弟兄姊妹的奉獻得歸他,弟兄姊妹看他缺什麽得為他提供,看他有什麽需求要及時地發現、及時地掌握,以便能够滿足他的需要,能够讓他高興。他把這些人訓練得就如奴隸一樣。他最常講的道是自己如何受苦、如何忠心,同時人應該怎樣理解他、聽從他才能達到神滿意,才是按真理原則辦事。講高道,講口號,講道理,用各種方式避免人去分辨他,避免人能看透他的本性實質,也避免人對他有任何的猜忌、懷疑,同時避免人心裏有背叛他的想法,有揭露他、分辨他的想法。這樣,他的權力就能够永垂不朽,就能在人中間得以穩固,没有任何的變數。敵基督想的是不是挺長遠?那他做這一切的目的是為了什麽?兩個字——權力。他就是為了權力。無論是他家天下的人,還是他家天下以外的人,無論是他的死黨,還是對他有分辨的弟兄姊妹,對于這些人敵基督最害怕、最顧忌的是什麽?就是這些人能明白真理,能來到神面前,對他有分辨,弃絶他,這是他最害怕的。一旦弃絶他,他就成光杆司令了,地位也没了,威望也没了,權力也被剥奪了。所以説,在他心裏認為,只有把家天下穩固了,把他的死黨穩住了,把家天下的人死死地控制好、迷惑好,牢牢地抓住,他的權力就穩固了。這樣,他所要享受的一切權力給他帶來的特殊待遇,他也就牢牢地抓住了。有些敵基督有素質,他經營的家天下中有給他跑腿的,有專門供應他物質需求的,還有替他探風的,替他打圓場的,各類人都有。在一個敵基督經營的勢力範圍之内,如果説弟兄姊妹中間幾乎没有素質太好的,没有太追求真理的,没有有正義感能堅持真理的人,那敵基督在這裏就能控制很多年,那一帶的人就被他腐蝕完了,被他迷惑到不可挽救的地步。外面的人過去了,是針插不進、水潑不進,誰都動摇不了他的地位。誰再去交通揭露、解剖敵基督,交通真理原則,那些人都聽不進去。

敵基督他們這個死黨、這個家天下,總在一起商議「國家大事」:誰被調到哪兒去了?誰被撤换了?上面又下發交通講道了,是揭露關于什麽什麽的,咱們發不發?怎麽發?發給誰?先給誰發,後給誰發?用不用在這裏面做做手脚,進行一些删减、截取?最近誰跟外界有聯繫?上面有没有派人下來?有没有接觸下面的人?他們在一起經常商議這些事,經常串通、勾結,商議對策、詭計、辦法來應對上面的一切工作安排,還經常商議、研究下面的弟兄姊妹的情况。家天下的人成天勾結在一起,狼狽為奸。他們在一起不交通真理,不交通神的心意,更不交通教會的工作,或者是如何盡本分,教會工作如何發展,還有如何帶領弟兄姊妹進入神話,或者怎麽應對環境。他們交通的都不是正事,他們交通什麽呢?誰跟誰走得近,誰在一起説誰了,説没説帶領;誰家有錢了,有没有奉獻。他們背後勾結的時候總講這些,論斷弟兄姊妹,論斷上面的工作安排,想盡一切辦法應對弟兄姊妹,想盡一切的對策應對上面。他們背後做的事都是見不得人的,不是坑害教會就是坑害弟兄姊妹,或者就是想在弟兄姊妹的身上動手脚、做文章。做什麽事背後都經過他們家天下的人一番商議,這裏面都有陰謀,都有詭計。

敵基督一黨的人説的那些話經不住分析,一細分析,這裏面都有問題。對于家天下以外的人,他們都留一手,都防備;在家天下以内,他們這些人是無話不説,論斷弟兄姊妹,論斷神家工作,論斷上級帶領,甚至論斷神,什麽話都説。一旦有一個家天下以外的人在場,他們説話就遮遮掩掩、吞吞吐吐,説一半留一半,甚至説的有些隱語外人都聽不懂。他們的一個眼色都代表一種意思,一種詭异的笑也代表一種意思,甚至一個哼哼、一聲咳嗽都代表一個意思,這些都是他們的暗號。有時候撓頭,有時候摳耳朵,有時跺脚,有時候搓手,這都代表一個意思。這就是敵基督一夥的人在家天下的表現,也是敵基督一夥人在教會當中把持了權力之後的各種表現,也是他們為了把持權力所作的一切努力,所表現出來的各種行為。從他們的各種行為上來看,從人性的角度上來解剖,這一夥人是什麽人?是不是詭詐、邪惡啊?(是。)這些人有没有正義感?有没有良心?有没有道德?是不是誠實人?(不是。)都不是。這些人厚顔無耻,吃着弟兄姊妹奉獻的東西,他們覺得理所應當,同時在神家中胡作非為、横行霸道,坑害弟兄姊妹,不但要一時吃教,還要天天吃教,世世代代都要吃教。這是不是吃人的魔鬼啊?没有羞耻!這夥人總在一起商量「國家大事」,他們背後商量的事能不能見得了人?(不能。)他們都商量什麽?他們交不交通教會工作?對教會工作有没有負擔?有的地方整個教會處于危險的情况,被政府盯梢、注意,甚至多數弟兄姊妹已經被政府掌控,面臨被抓捕入獄的危險,他們管不管?他們想不想辦法保護弟兄姊妹,讓弟兄姊妹不受這些迫害,免受監牢之苦?他們背後商不商議怎麽能够把教會的書籍、財物等保管好,讓教會免受虧損?教會中如果出現了猶大,他們能不能及時處理,讓涉及到的弟兄姊妹趕緊出逃,護送并保護這些弟兄姊妹?他們能不能做這些事?(不能。)人有權力了能做好事,也能做壞事,那他們有權力了做的都是什麽事?(壞事。)他們都做哪些壞事?(哪些人不聽他的,他能背後想辦法去治這個人。神家派一些帶領工人去了解工作,他會想辦法躲開這些人,或者抓這些人的把柄,把他們給整走,不讓人發現他的問題。)有些敵基督做的跟這個正好相反,他不是把人攆走,而是把人留下,扣住,不讓接觸底下的弟兄姊妹,他怕弟兄姊妹反映他的問題,就把上面來的帶領扣下,好吃好喝地招待。帶領問他底下弟兄姊妹怎麽樣,他就説:「都好,我們這兒傳福音進展順利,現在環境問題我們也擺平了,出賣的猶大也被我們開除了,攪擾教會工作的都讓我們解决了,神話書籍正常地發下去了,什麽事都没有。」什麽事都没有,他還得反映點别人的事。他感覺誰檢舉他了,上面來查他了,他就反映誰的問題,擾亂上層帶領的視綫,讓人掌握不了下面的實際情况,最後他就不會被撤换了,他就没危險了。敵基督維護他的家天下的目的,就是讓他的權力得以穩固、有效,所以他培養了很多跟班、爪牙、死黨,還有親信。培養這些人的目的就是讓他能够很好地把持權力,使他的權力不被削弱,也不被廢掉。

敵基督把神家當作個人的家天下,第一件事就是要把持權力。那在把持權力這件事上,你們還有没有見過什麽實例?(2012年,我到一個教會,有些弟兄姊妹就反映教會帶領打壓人,没收人的神話書籍。我到小組去了解這些情况,那個教會帶領就想辦法把我攆走,還抓我的把柄,説我不經過他就私自下小組。後來,區裏派人來了解情况,他就跟那些人説我怎麽不好,還把我軟禁起來,讓弟兄姊妹都不要接觸我。當時,他聯合兩個小區帶領工人控制了八個教會,最後,弟兄姊妹經過幾個月的交通、分辨才把這夥敵基督取締。)敵基督做事就是這樣,他把握權力控制人,誰要是對他的地位、權力有威脅,他特别地敏感,對這事嗅覺特别靈敏。你還没説什麽他就能聞出味道來,他就知道説什麽樣的話的人,做什麽樣事的人,有什麽樣的人格、人性的人能對他的地位有威脅。這是不是邪惡?(是。)他為什麽對這事這麽敏感呢?你要是去一個地方,多數人挺高興,一交通真理,都是弟兄姊妹,一般人對這事不敏感,只有敵基督能意識到這些事。這就證實了一點,敵基督有這樣的實質。什麽實質呢?他對權力的欲望是超乎尋常的,他有一種特殊的欲望。一有新人來了,他就要研究,「這個人對我的地位、威望能不能有威脅啊?是提拔我的,還是要撤我的?是來了解我問題的,還是來正常交通作工作的?」他先了解這些,他對這些事特别敏感,敏感的原因就是他對權力有特殊的感情與欲望,他是為權力活着,為地位活着。他心裏覺得如果没有權力了,手下没有多少跟班了,剩光杆司令了,他活着就没有意思了。所以,對于到手的權力,管三處教會、五處教會、十處教會,他認為越多越好,到手的權力他絶對不會拱手讓給别人的。他認為這是他應得的,這是他争取來的,是他通過革命、通過手段换來的,别人要想得也得拿命换。就跟大紅龍一樣,誰要是説搞民主,改變制度,讓共産黨跟着一起競選,公平競争,大紅龍會怎麽説?「搞民主?你得拿人命换,共産黨能有這個權力是用多少人的鮮血换來的,你要想奪權,你還得拿那麽多人的鮮血和人命來换。」敵基督也是這樣,你要奪他的權力,不是找一個理由使他服氣了他就能把權力拱手相讓,他要跟你争,要跟你鬥。只要權力能到手,能把握住,能保持住,不管用什麽方法、手段,多卑劣的手段他都行得出來。敵基督是不是邪惡?這就充分證實了、體現了敵基督的邪惡與凶惡的性情。他不管被控制的對象是不是甘心情願,是不是能在心裏真的服他,願不願意拿他當老大,他不管這些,他就强行地控制、壓制,最後讓人都聽他的、服他的,這就是敵基督。

敵基督把神家當作個人的家天下,咱們所交通的第一條——把持權力,剛才交通了敵基督的一些具體做法、表現,從這些做法、表現上是不是就能看出敵基督就是具備這樣的性情與實質?有没有人能改變他呢?跟他講道理,講人情,講點真理,講點神話,或者對付修理他,或者用真情感化他,能不能達到讓他放弃把持權力這個作法呢?(不能。)有些人説:「敵基督他無非也就是個人,是有敗壞性情的人,人心都是肉長的,你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把利弊關係跟他説清楚,他明白了道理可能就不會那麽做了,就會悔改認錯了,就不會走敵基督的道路了,就不可能在神家中成立自己的家天下,拉攏自己的死黨,在神家把持權力了,就不可能做這些不合乎人性道德的事了。」敵基督能達到這個嗎?(不能。)有誰把敵基督改變了?神話、真理他聽得還少嗎?有的信十年二十年都没有變化,他也没少讀神話,為什麽没有變化呢?就是人心裏充滿惡,神都不拯救,人的那點知識、道理就能改變他嗎?在人類社會中,國家有教育,社會有法律,都讓人學好,不犯罪,但為什麽改變不了人呢?這些在整個社會當中起到任何的作用了嗎?對人性有任何的教育意義、教育價值嗎?達到果效了嗎?(没有。)就連每一個國家的法制部門,比如少年犯管教所、監獄,這些都是最高級别的、最嚴厲的管教人的地方,但它改變人的實質了嗎?(没有。)有些强奸犯、小偷小摸的,還有地痞流氓,在監獄裏出出入入多少遍,都是慣犯,最後改變了嗎?没有,誰也改變不了。人的實質是變不了的,同樣的,敵基督這一類人他們的實質也是變不了的。把持權力的這個作法也代表了敵基督的實質,這個實質也是變不了的。

對于變不了的這一類人,神對他們的態度是什麽?是極力地感化、拯救,然後達到改變他的本性?神作不作這工作?(不作。)你們明白了神不作這樣的工作,那你們該怎麽對待敵基督?(弃絶。)先分辨,後弃絶,别一看差不多像敵基督就弃絶,這不行,不能盲目。通過接觸,通過分辨,通過了解,逐步地認定、確認他是敵基督,那就讓大家自己從心裏開始弃絶,然後再聯合教會當中追求真理、有正義感的人起來弃絶他。先分辨他、解剖他,然後再弃絶他,這是對待敵基督最好的辦法。對于一些比較隱晦、比較狡詐的敵基督,你跟他接觸,對他先有了了解、分辨,先有了定性,但弟兄姊妹對他還没有達到了解,還不能達到真實的分辨,你跟弟兄姊妹交通,弟兄姊妹不相信、不承認他是敵基督,還説你對他有成見,這是你個人的看法,你怎麽辦?你如果説,「反正我是有分辨了,我是不會被他迷惑了,我不受他轄制,我也不聽他的,我也不可能順服他,你們有没有分辨我不管,反正他的這些事我跟你們説了,你們愛信不信,愛聽不聽,我的責任盡到了。受迷惑那是你自己的事,你們要是被他控制、迷惑了,要聽他的跟他走,那你們活該,算你們倒霉」,這樣做行不行?這算不算盡到責任呢?這算不算你的忠心啊?(不算。)那該怎麽辦?臨到這類事這是不可避免的,肯定會有這些事。有一些人他不管聽了多少道,他都對不上號,也不會分辨,眼前明擺着就是個敵基督,他就是看不透,還受迷惑。敵基督没坑害他的切身利益,也没有親自打壓他,也没有親自駡他、對付他,没有在他跟前表演,他就不承認是敵基督,别人説出事實也不行,有證據他也不相信,他就是要親眼看見敵基督所做的、親身經受敵基督的殘害之後,他才能承認。對于這種情况你們怎麽辦?(就讓他跟着敵基督受殘害,受殘害之後他就醒悟了。)這是不是有點狠啊?(覺得挺好的。這樣的人你給他交通真理,他不能够領受,非得自己體嘗到之後他才能够有意識,才能醒悟。所以不是對他狠,只能這樣對待他。)這是原則。有些人你跟他説正面的他聽不懂,他没有領受能力。比如,你跟他説,「那一帶危險,你要是一個人走夜路容易遇到搶劫的,已經有幾個人發生這事了,你也别走夜路,早點回來」,他不相信,非得晚上走,還一個人走,也不跟人搭伴。那你就讓他一個人走,再暗中保護他,别真讓他出事,這是盡責任。真要出事的時候,你能避免他出事,能保護他,然後還能讓他學到功課,長教訓,長記性,最後他相信你説的是對的。讓他深受其害,長了教訓,長了記性,他以後就有分辨了。這些糊塗蟲、不聽勸的人,對敵基督這一類人的凶惡、邪惡認識不透,還能當正常的弟兄姊妹對待、相處,甚至還施以愛心幫助,還用誠心去對待他,跟他説心裏話,結果被敵基督坑害了。有些人被坑害一次還不行,得被坑害好幾次,最後才有了分辨,你再跟他交通,再扶持他,他就相信了。這招不錯,有些人在這些事上就得吃點苦頭。以前,有一個没分辨的糊塗蟲,神家撤换一個敵基督的時候,他就不服。敵基督做的事都明擺着呢,都被定性為敵基督了,大家都承認了,他就不承認,没法跟他交通,最後他跟着敵基督走了。跟了一段時間,他深受其害,哭着回來了,説那傢伙壞啊!其實敵基督以前就那麽壞,但因為他心裏對敵基督有好感,想巴結、討好敵基督,敵基督做什麽他都能容忍,能包容。敵基督没了地位,他平起平坐地跟敵基督相處,對敵基督做的一些事就有看法了,他站的角度不一樣了,就看出問題來了。最後再讓他跟着敵基督走,他説什麽也不跟了,寧死也不跟了,因為他深受其害,他看透敵基督了。其實他所看透的之前就已經跟他説過了,他就是不服、不承認,没辦法,這樣的人就得走點彎路,多吃點苦頭。這叫什麽?受苦活該。為什麽説活該呢?就是有福你不享,你非得要去遭罪,没辦法,你就得先遭罪,先受苦,這就叫受苦活該。

敵基督把持權力就是先把對他能够唯命是從的人委以重任,然後訓練那些摇擺中的人,就是有可塑性的人跟他站在一隊。等這些人訓練好了,成為他的家庭成員了,他也就放心了。剩下那些根本就不能為他所用的人,他就徹底放弃,排斥在他的家天下之外。所有對他能够唯命是從的這些人,就是他的死黨,就是他的家天下的忠實成員了。他把這些人當成他的隨從、跟班、知心人,他的權力在這些人中間得以施行,就是在這些人身上他的權力是有效的。所以説,敵基督把持權力,把神家變成自己的家天下,他也是費了一番苦心的,也做了很多事情,也為此付出了很多代價,但是這個代價的結果是與神為敵,與真理為敵,與所有追求真理的弟兄姊妹為敵。這個權力的價值、意義在哪兒?就是敵基督有了與神、與神家抗衡的資本,有了另立山頭的資本,有了成立獨立王國的資本,有了自己能獨攬大權的資本。

敵基督把神家當作個人的家天下,剛才交通了第一種表現——把持權力。把持權力主要交通的是敵基督怎麽得到權力,得到權力之後又怎麽穩固他的地位,進一步地鞏固權力,最後怎麽運用權力。這是對把持權力所交通的幾項具體的内容。除了把持權力之外,敵基督還要做哪些事情是把神家當作個人的家天下的具體表現、具體做法?敵基督的第二種具體做法就是操控局面。操控局面在字面上來看應該好理解,那這個「局面」指什麽?敵基督在把持了權力之後,他成立了自己的家天下之後,也有了自己的死黨、親信,有了自己的勢力範圍之後,他能不能允許其他人插手他的工作?能不能容許其他人涉及或者是外人來插手他管的事情、他管的勢力範圍?(不允許。)他的權力對他來説那是他的命。在他的勢力範圍什麽事都得由他説了算,在他的勢力範圍發生了什麽事情,涉及的人,涉及的事,事情最終的結果都是由他來操弄、控制,都得符合他的意願,也符合他的需求,不能讓他有任何的損失。比如説,這件事情如果他不干涉,不插手,不操控,由事情正常自由發展的話,他就有可能傳出壞名聲,他就有可能被人檢舉,面臨被撤换,他的職位就可能不保,那他手中的權力也就隨之消失了。所以,教會中發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他都要一手操辦,這些事情都涉及到他的名譽、地位,涉及到他的權力。至于説與他的權力没有關係的事情,他可以不過問,也可以睁一眼閉一眼。尤其是對于神家的工作,對于教會弟兄姊妹的各方面事情,不涉及他的地位、權力,不涉及他與上面的來往、聯繫,他一律不管,不過問,不關心。比如,福音隊傳福音一個月得多少人,這個人數很關鍵,涉及到他的地位。如果每月報一個人數能保證他的地位,他就要想方設法地達到這個人數。如果没人關心這個人數,他也就不搭理了,也就不用在這個事上下功夫、做手脚了。好比説,他所管轄的範圍按照正常情况一個月應該得一百個人,但是因着環境不允許,或者是這個月發生了什麽特殊的情况,或者有些人正在考察期間,就達不到一百這個人數,敵基督在這事上就下功夫了,就着急上火了。他着急什麽?是着急神的福音擴展不順利,他為此有負擔了?還是看到傳福音的人應付糊弄,他着急怎麽澆灌解决?或者擔心傳福音的人没負擔,人手少,該怎麽調整人手?不是,他着急的不是這些,他着急的是那個數字怎麽能够凑到一百,還不讓上面發現這裏做了手脚。如果實際人數只有八十,没到一百,他要是實話實説報上去,可能上面就有人來查,那怎麽報能讓上面對這個數字不敏感呢?他報九十八。有的人説:「你這樣作假不行啊,這是搞欺騙,不能這麽做。」他説:「没事,我説了算,出什麽事我一個人兜着。」他為什麽報這麽個數字?這裏有没有文章?這個數字有没有講究?(有。)他是研究過的。如果報一百,實際人數才八十,差得太多,説了謊以後還不好圓,如果報九十八,上面一看雖然不到一百,但是這肯定是個實數,上面也不會下來查,他的地位就能保住了。如果得一百他就報二百,上面要是查他也有辦法應對,多出的一百是正在考察的,下個月也能得着。上面要是不查,他是不是就能邀功啊?他就想辦法邀功。甚至有時候一個月一個人都不得,他也報三十五十,然後下個月想辦法多出來。總之,敵基督在傳福音所得的人數上都能作假,都能説謊,搞欺騙,做手脚。怎麽報人數,報多少人數,都是敵基督親手策劃、研究出來的一個數字。這是不是操控局面?(是。)

敵基督利用手中的權力干涉、攪擾神選民工作的原則、果效,干涉的目的是為了什麽?為了操控局面,他是一手遮天,壓制下面,欺瞞上面。他操控局面的目的是為了什麽?是為了不把真相暴露出來,為了不讓人知道真相,為了欺騙上面,不讓知道他在下面作工作的實况到底是什麽,他在下面到底作没作實際工作,是怎樣作工作的。操控局面的目的就是為了掩蓋事實,包庇真相,包藏禍心,掩蓋他的惡行,掩蓋他的胡作非為,掩蓋他不作實際工作、作不了實際工作的真相,等等。好比説,神家需要用一部分錢,問他們教會有多少奉獻款,他就先問神家需要多少。你如果説需要幾千,他説他們只有幾百;你如果説需要幾萬,他説他們只有幾千。其實,他手裏攥着幾萬教會奉獻款不想撒手。這是不是包藏禍心啊?他想幹什麽?他想占着這些祭物為他所用。這算不算操控局面?(算。)敵基督操控局面,連祭物都不放過。你問他們教會有没有寫作人才,有没有音樂人才,有没有製作視頻的人才,他説,「有一個寫作的人才七十八了,以前是記者,但他有嚴重胃病。」他就這麽彙報。但事實上,這個人才三十多歲,正當年,也没有什麽嚴重的胃病。他為什麽不撒手呢?為什麽提供假資料呢?他就是要操控局面,這樣的人才要是放走,就影響到他的統治了,他也想要收攬人才。這人才是他的嗎?(不是。)那為什麽他不放手呢?為什麽神家需要的時候他不提供,他能做假資料呢?他想控制人,事實上也是在操控局面。他不問當事人願不願意去盡本分,也不實話實説,把當事人的情况提供給神家,而是留着自己用,或者自己即便不用也不提供給神家。神家需要一個製作視頻的人才,看哪個教會有。敵基督一看,「哪個教會有是哪個教會的事,反正我們教會誰都不許去。提供視頻人才,這好事能給别人嗎?肥水不流外人田,我的女兒,我的兒子,我的幾個親戚都會點做視頻,管他們能不能達到神家的要求,都提供上去。」遇到這種好事,他就不留了,他讓他家裏人去,所有的花銷都是教會拿錢。這是不是操控局面?(是。)

通過以上所講的這些事例來看,敵基督操控局面到底指的是什麽?是不是敵基督一手遮天,擺布、操控所有的人、所有的事?就是所有的事都是他一個人在掌握,一個人説了算,他是所有事件的操盤手,幕後策劃者,幕後操控人,這就叫操控局面。上面來人到他們教會了解情况,想接觸幾個人看看弟兄姊妹生命進入的情况怎麽樣,盡本分怎麽樣,神話書籍等資料是不是都發到了個人手上。他説:「這好辦,我領你去兩個弟兄姊妹家。」這兩人是誰啊?能不能不是他家天下的人?(不能。)這兩個人一個是他妹妹,一個是他小舅子。他把上面的人領到這兩家後,這兩人説,「我們的教會生活很好,各種講道交通、見證視頻豐豐富富。我們的教會帶領為了教會工作好幾天都不回家了。」無論誰去他們教會,真實情况一丁點兒都得不着。教會有什麽真實情况,發生了什麽亂子,有惡人打岔攪擾,哪些人盡本分應付糊弄,哪項工作出現了紕漏,他都掩蓋。你去了看到的只是喜人的場面,全是假象。唯獨有一樣,好比説上面的人問到奉獻款,説他們教會有没有合適的地方放,用不用取走一些,他就趕緊説教會奉獻的錢不多。别的事都是好事,就奉獻款情况不太好,還没等人説什麽就把話堵回去了。敵基督控制教會中適合盡各類本分的人員,而提供一些他所喜歡的人,一些不合適的人到神家盡本分。尤其有些人人性不好,還有邪靈作工,更有些人根本就不通靈,人性惡劣,盡本分應付糊弄,信神没有根基,就像外邦人。這些人盡本分除了應付糊弄,還能攪擾、打岔,胡作非為,有的受不了苦還想家,有的還散布謡言、散布觀念,還有的不好好盡本分,天天追劇,看一些亂七八糟的視頻。最後怎麽樣?有些人是不是打發走了?在打發走的這些人中間,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性都不好。不好到什麽程度?差極了,没人性,還有一些根本就不是信神的。這些人都是怎麽來的?不都是教會提供的嗎?既然是教會提供的,那提供這些人的人就有問題了,就不排除有的是敵基督的親屬、親信、死黨,而被提供出來的這些人也不排除是敵基督的親屬、親信、死黨,是不是這麽回事?有些人到神家盡本分,個人資料都寫得特别好,結果在神家呆了半年一年,一看何止是好,那是「太好」了!好到惡劣的程度,一看都没人樣,早晨不起,晚上不睡,生活不規律,也不合群,不禱告、不聚會、不吃喝神話,一聚會就犯睏,就是來玩的,來混飯吃的。提供這些混飯吃的不信派的人是怎麽回事?當然,這提供者中間估計有一些是不負責任的假帶領,但是主動提供給神家的直接責任人,不排除有一部分人就是敵基督。真有人性的、有點良心的人,提供人才這麽重要的事,他能不能謹慎地對待?能不能負點責任?能不能排除點私心?有人性、有良心的人絶對能做到這一點。唯獨有一類人做不到這一點,那就是敵基督。好事他要占盡,對他不利的事他一律拒絶不配合,這就是敵基督。

敵基督操控局面除了做這些事之外,還有一件更噁心的事。敵基督這些死黨他們勾結在一起,能不能順服神家的安排,把本分盡好,維護好神家的工作,盡上自己的責任與義務呢?(不能。)所以説,他們是勾結在一起。一説是勾結,可見他們在一起所説所做的事情就都是見不得人的勾當了。哪些勾當呢?這些人表面上看是一團和氣,長幼有序,互相之間特别地有愛心,特别地客氣,特别地尊重,有禮貌,有人品。事實上,這都是外表,都是騙人的,都是偽裝出來的。他們為什麽能這麽客氣,能表現出極大的對彼此的尊重與禮貌呢?這裏是有原因的。他們能勾結在一起的目的,不是為了要互相取長補短,互相扶持着進入真理實際,達到遵行神的旨意,達到把教會工作作好,而是要互相利用,互相依賴,互相幫助。他們勾結在一起的目的是為了人多勢力大,大樹底下好乘凉,要辦私事。所以,他們在一起看起來很和氣,好像是一家人親親熱熱,對年齡大的稱阿姨,對年紀相仿的稱姐妹,稱哥稱弟,叫得特别親熱,滿了世俗之氣。如果人不知道實情還誇他們有愛心,互相幫助,彼此依靠,誰有什麽難處都能伸出援助之手,他還挺高興、挺滿意,説「我們本來就是一家人,我們信的是一位神」,説着互相之間還要遞個眼色,傳遞一下愛心,更加確認他們就是一家人,就是死黨。那他們在一起到底辦哪些事,説他們是勾結在一起呢?比如説,某某大姐是企業老總,在社會上關係、人脉特别地廣,為弟兄姊妹辦了好多事,多數弟兄姊妹都受她的恩惠,所以稱她為大姐。誰家有什麽事,兒子升學、姑娘找工作等,必然找她商量,讓她幫忙解决。哪個人病了,還要找熟人拉關係,走後門看病。他把有用的人都列為家人,列為死黨。他們勾結在一起就是辦這些事,互惠互利,共贏天下。所以,他們在一起看着特别的融洽、和諧,其樂融融的,從來不吵嘴,但是和睦的背後每一個人都暗藏着心機,想着怎麽利用對方、利用其他人,而自己又怎麽能够幫得上别人,與别人能够互惠互利,能够答對别人的人情。敵基督成立了家天下有了死黨後,日常生活中的小事都有團隊幫忙了,都有家人幫忙了,而找工作、上大學、升職、看重病、搬遷,甚至被抓坐監之後還能找人花錢疏通關係,把人贖出來,這些事都能辦到。在敵基督來看,家人是不是有用?是不是能靠得住?家人之間是不是能互相依靠、互相幫襯哪?(是。)所以,在這樣的家天下之中,看到的不是人與人之間以神的話作為交往的原則,人做事都憑良心,憑神話活着,人能敬拜神,人與人之間有正常的來往,有心與心敞開的交通,能够互相取長補短,能够敞開心亮相自己,交通、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没有這些。這樣的團夥,這樣的家天下,是敵基督一黨的家天下,没有真理掌權,没有聖靈作工,没有神話在人的心裏。而敵基督一黨的人却在這裏活得游刃有餘,有滋有味,他們把這裏當成了自己的家,其實這裏不是神的家,不是教會,而是社會,是敵基督團夥。

敵基督把他們的家天下變成了社會團體,變成了敵基督的團夥。他們行可憎毁壞之事,做事、説話就是外邦人的做派,每一個人都油嘴滑舌,油腔滑調,痞性十足,陰險邪惡,誰也不接受真理。他們個個都在外表上偽裝得客客氣氣,講文明、懂禮貌、懂規矩,甚至有教養、有素質、有人品,事實上個個都是陰險、卑鄙、狡詐、邪惡之徒。他們之間互相勾結,拉關係,講勢力,講排場,講在社會的族群關係,講誰在社會上的勢力大、地位高、名望高,誰在社會上的手腕高,神的話、真理、神的行政,或者説他們的信仰在這裏根本就絲毫看不見,他們的信仰是一場游戲,也是一種欺騙。這些邪惡之徒他們把神的家變成了一個社會團體,變成了互相勾結的邪惡之徒的家天下,還口口聲聲説「我們在信神,我們在神家中盡本分,我們在神家做了怎樣的事,我們是如何跟隨神的,我們是如何給弟兄姊妹謀福利、辦事的,是如何幫助、扶持弟兄姊妹的,我們是如何團結的」等等這些冠冕堂皇的説法。他們用邪惡的方式,用人的手段,用撒但的處世哲學,用撒但對待邪惡人類的方式對待弟兄姊妹,把這樣的方式在神家中如法炮製,還覺得自己是在為神家辦事,是在幫助弟兄姊妹,是在榮耀神、見證神,豈不知這些行為、做法的實質背後就是敵基督在操控局面。他們把跟隨神的人籠絡在他們的權下,把名稱為教會的團體變成了他們的家天下,變成了社會團體,變成了在撒但權下的人的團體。這樣的團體還是神家嗎?(不是。)敵基督這麽做噁不噁心?(噁心。)你們有没有見過這樣的敵基督團夥?當你進入到他們中間的時候,你的感覺是什麽?他們外表看一團和氣,但當你跟他交通真理、交通神的心意的時候,他們表現出來的態度與他們之間的一團和氣截然相反,那就是特别地反感,特别地不感興趣。你一交通真理,他就覺得你是局外人,你一交通教會工作,他更覺得你是局外人,你一交通教會工作的具體細節到底做没做、做得怎麽樣的時候,他就該犯睏了,該露出鬼相了,又抓腦袋又摳耳朵,又打哈欠又流眼泪,甚至還打噴嚏。這不是邪靈附體了嗎?為什麽一交通真理這些人的鬼相就出來了呢?他們個個不都挺有愛心的嗎?怎麽一交通真理就不感興趣了?這是不是被顯明了?辦外面事他們不是熱心挺大、挺有忠心嗎?有忠心這不就是實際嗎?有實際那交通真理人應該高興才對,應該有渴慕的心才對,為什麽會出現邪靈附體的現象呢?這就證明,他們平時的一團和氣全是假的,真理把他們顯明了。

敵基督操控局面這事是不是確實有?輕者是一個人操控多少人,嚴重的是一個團夥操控多少人,操控所有的事。一個人操控的事、操控的局面是有限的,所以敵基督為了擴大自己的勢力,為了讓自己的地位更穩,他得訓練一班人,他得把控、限制一班人,幫着他控制局面,來輔佐他,保住他的地位、權力,來操控局面。敵基督一成立團夥,他的勢力範圍就大了,他能操控的事情也就多了,他涉及的面也就廣了,所以受害的人隨之也就增多了。你們如果遇到能控制局面的敵基督團夥怎麽辦?你們有没有見過這樣的團夥?這幫人主要的成員有四五個、十幾個,他們分别負責辦各項事情。比如,有專門調整人事的,有管錢財的,還有應對上面的,還有無論發生什麽事都能及時地幫敵基督掩蓋的,還有專門出謀劃策的,專門出壞點子害人的,還有專門傳閑話的,專門挑撥的,還有專門充當惡人幫凶的,還有專門探信的,甚至還有專門給這些人置辦福利的,專門給看病的。總之,這幫人裏充當各種角色的都有。敵基督對在社會上没什麽勢力、老實巴交的,没有辦事能力的人,他不搭理,他專門找那些在社會上有地位、有名望、有勢力的,當過官、做過大生意、見過世面的,有辦事能力的,能給他張羅來好東西的人。比如説,買一部車正價四十萬,一個投機倒把、會辦事的人用半價給敵基督買了部二手車,不比新車差,這樣的人如果靠攏他,他會不會吸納?(會。)敵基督吸納的都是這些人。他要幹什麽?他就是要把神家、把神作工的地方變成社會,變成社會團體,讓神的工作、讓真理在人中間没法通行,他要達到自己的目的。如果一個普通信徒,就是一個心眼兒信神,能撇家捨業,人又老實,也没什麽辦事能力,他要不要?(不要。)如果這人的丈夫、兒子都做生意能挣錢,在社會上有勢力,没人敢欺負,對于這樣一個老太太,有没有利用價值?雖然就她本人來説没什麽利用價值,但是就她的家庭來説,她太有利用價值了。她不缺錢,家裏還能接待人,有事找她她還能讓家人幫着處理,這樣的人對敵基督來説就有利用價值了。這樣的人他就想方設法地靠攏她,讓她站到他這邊,想方設法地迷惑她,為他所用。敵基督在看哪些人有利用價值的事上他看得準,至于哪些人有真實的信心,哪些人真心信神,哪些人人品好,盡本分有忠心,澆灌牧養之後能有長進,能真實地付代價,他不關心,不稀罕。你越正直他越反感,你越有良心、有理智他越反感。你正直説真話,他反感你、噁心你,他看見你就繞着走,你跟他接觸,他表面跟你説點客套話,就不跟你掏實底,除非你有利用價值。他喜歡有利用價值的人,對他的權力、地位有利的人,就是這個人如果為他所用,能幫他辦事,能幫他掩蓋真相,幫着他做壞事還能找到合適的藉口,幫着他迷惑弟兄姊妹還神不知鬼不覺,没有人能揭露、能看透,這樣的人是他利用的對象,是他收納的對象。如果有個人會唱贊歌,跟誰就給誰唱贊歌,誰有地位他就追隨誰,他不分辨,這樣的人敵基督用不用?這樣的人對敵基督來説有利用價值,但是敵基督要謹慎地對待。有些事只讓他最親近的人知道,對這樣的人就不讓知道了。如果開會論級别的話,最機密的會議,這樣的人就不讓參加了,三等四等的機密會議,普通的會議,這樣摇擺的人才可以參加。因為摇擺的這些人要是再上來一個帶領就能隨時背叛他,揭露他,對這樣的人他要謹慎地對待,分情况利用。所以,敵基督對于操控局面這個事他是很謹慎的,做這類事他是很有章法、很有度的,該怎麽做,利用哪些人做,哪些人是親信,哪些人是一般親信,在他心裏是分等級的。

敵基督每接觸一個陌生人,比如上層帶領,或者是一個他不太熟悉的人,他都先探測,這個人人品怎麽樣,有没有什麽追求,有没有什麽愛好,是不是真信的,信神幾年了,有没有真理實際,對他有没有分辨,對生命進入有没有負擔,各方面他都衡量、觀察,然後用各種方式套話、測試。如果一看這人就是個糊塗蟲,那他就放鬆警惕,不搭理了。如果一看這人挺精明,不容易測透,那就得小心。敵基督掌控局面,就是一手遮天,什麽事都想説了算,包括各類人都要在他的掌控之下。神家的規定在他那兒就是一句空話,就是一張廢紙,神的行政、神的性情在他那兒就像空氣一樣,根本就不存在。他的野心、欲望不僅僅是把人控制好,讓人聽他的就完事了,而是要控制所有人所經歷的每件事,還有發生在他眼皮底下,他勢力範圍以内甚至以外的事情他都想控制。控制的目的是為了什麽?為了保住他的權力,保住他的地位,保住他的名聲。對于敵基督操控局面這個事可以用一句話來形容,那就是一切盡在掌控之中。所以,對于敵基督來説,大事小事他都不敢忽略,涉及到他地位的,涉及到他勢力範圍的所有事情他都不敢忽略,他都要參與,都要干涉,任何的好處他都不會錯過。對于教會當中的很多事情,他都要積極參與,掌握事情發展的情况。比如説,有些人不太聽他的,對他不是那麽順從,總對他有想法,他就想辦法治這些人,對付修理還找不着藉口,怎麽辦呢?神家下發的一些書籍、講道録音他就想辦法控制,看誰比較聽話就及時地發給誰,如果你不聽他的,你在這個期間表現得不太好,他就説這次來的東西有限,他就不發給你,他就看你的表現。你如果想明白了,看透事了,摸着敵基督的心理了,主動承認錯誤了,敵基督會找個藉口説,「這次神家下發的東西够人手一份的,這次有你的」。等過段時間一看,你又不靠近他了,他還治你,再來東西時都不通知,乾脆就不給你,甚至還要找藉口没收你手裏原有的。尤其是敵基督一旦發現誰知道他背後做了壞事能舉報他,他就先下手為强,主動承認錯誤,認識自己,先來軟招。一看軟招還不行,好像不踏實,還能舉報他,他就想方設法讓更多的人去圍攻、去强行地威脅這個人,一直到這人妥協了,表態説不舉報了,他才善罷甘休。甚至有些敵基督還要惡人先告狀,怕别人揭發、檢舉他,就先下手為强,主動揭發、檢舉别人之後找個藉口把人開除了,把人隔離了,阻斷人與上面的來往、與教會的來往,這下他就踏實了,就不用擔心了。這是不是操控局面?(是。)敵基督做的這類事,可以説不是一件兩件事,不是一種兩種方式。敵基督為了操控局面,為了穩固自己的地位,為了讓自己的家天下能够不動摇,他做了很多事,包括在教會當中改變人事制度,包括讓更多的人去圍攻一些比較有正義感的弟兄姊妹,包括告訴弟兄姊妹上面如何器重他,也包括他給上面寫信,告訴上面他的工作作得怎麽好,還包括他認識自己,主動地揭發、檢舉自己,等等。他用各種各樣的手段、方式來操控局面,控制他的死黨,欺騙弟兄姊妹,同時也欺騙神家。這些就是敵基督控制局面的種種做法。當然,具體的做法還有更多,這裏就不一一再講了。基本上敵基督控制局面這個實質是板上釘釘的,控制局面的這個實質所表現出來的這些做法也是肯定存在的。

敵基督除了把持權力、操控局面之外,還有什麽做法是可以證實他把神家當作個人的家天下的?把持權力主要交通的是人事方面,操控局面主要是控制事情的發展,還有一樣你們有没有想到?敵基督把持權力這是外表的作法,操控局面這也是在外表人能看得見的,他好控制,但是唯獨有一樣是誰都很難控制的東西,是什麽?聖經上説「人心比萬物都詭詐」(耶17:9),就人心是最難控制的。最難控制的敵基督會不會控制?他能不能説,「因為人心最詭詐,不好控制,所以我就不控制了,讓他隨便想,我有權就行了,我把人控制好就行了。我控制他的行為,控制他的做法,他心裏怎麽想就歸神管吧,交給神了,我没那個能耐也不用管了」?敵基督會不會這麽妥協?(不會。)以敵基督的實質來看,控制人的全部這是他的野心。對他來説最難控制的是人心,最難控制的也是敵基督最想控制的。他把人籠絡在他的權下,把所有的事情都掌控好,事情怎麽發展,涉及多少人,涉及什麽事,前因後果怎麽樣,結果要怎麽樣,都能够如願以償,按他所設定的去發展。但是唯獨有一樣,人的心到底在想什麽?人的心對他是怎麽想的?對他有没有好感?喜不喜歡他?心裏認不認為他是敵基督啊?對他的這些做法有没有分辨,有没有反感啊?人外表對他恭迎相送、阿諛奉承的時候,心裏到底在想什麽?心裏真的跟外表是一樣的嗎?對他是不是真實地順從啊?這是他很糾結的一件事情。越是糾結,他越想得着答案。這就是敵基督把神家當作個人的家天下的第三條表現——他要探測、掌控人心。探測、掌控人心這個容不容易?探測這是一個動作,掌控也是一個動作,這是做一件事情的兩個不同程度的動作、行為。敵基督有了權力,也掌控着事情發展的前因後果,還有事情的結果,他掌控了這些,那在他手下的人,在他勢力範圍的人心裏到底在想什麽,是不是把他當作神一樣對待,是不是把他當作完全人一樣對待,心裏對他有没有恨、有没有想法、有没有觀念,對他有没有分辨,人心到底怎麽想的,這些挺難測。那怎麽辦呢?好辦。敵基督手下這麽多人,他看誰没有分辨,好利用,就給點好處或者説幾句好聽的,這些人就像皮球一樣,越拍越高,越有勁兒,他就把這樣的人當馬前卒利用起來。利用起來幹什麽?讓這個馬前卒替他去探測人心。「這段時間咱們教會李姊妹娘倆奉獻得越來越少了,她娘倆原來挺能奉獻,現在也不怎麽來咱們這兒了,她倆最近怎麽樣啊?有没有接觸外人啊?家裏有没有發生什麽事啊?你去看看,扶持扶持。」這個人到李姊妹家一看,家裏也没有陌生面孔,這娘倆在家日子過得還挺安穩,不像是遭了什麽難。為什麽不來呢?再打聽打聽,「最近你們在家裏有没有什麽新亮光啊?我這段時間挺軟弱,給我交通交通吧。」這娘倆一看他是來尋求真理、尋求幫助的,就交通説:「最近我們得了個新亮光,人信神不能追隨人,不能光依賴人,遇到事得來到神面前禱告,這是最高智慧。靠人靠不住,只有依靠神,神能賜給人真理、生命,賜給人當行的道,人不行。我以前就總依賴人,後來通過一個姊妹交通……」「通過一個姊妹?那姊妹在哪兒呢?是不是外人啊?」「也不算外人,就是原來咱們教會的一個姊妹,出去盡本分幾年回來了。」「這不還是接觸外人了嗎?你輕易接觸外人,這得跟教會報告啊。」你看,打聽到消息了吧?這個消息裏面有兩樣最重要的信息:第一個是這娘倆不想靠近帶領了,對帶領有點分辨了;第二個是接觸外人了,外人跟她們説了什麽,具體詳情不知,人家不説,有意隱瞞,那就是對帶領有二心了,開始防備了。這個人回去跟帶領一報告,敵基督聽完心裏高不高興啊?他會不會想「太好了,我手下的人終于對我有分辨了」?(不會。)他會怎麽想?「壞事了,這娘倆原來挺聽話的,在教會當中是真心信的,奉獻又多,自從這個不知名的人跟她們接觸之後,這倆人就有點不太聽話了。那她們以後還能不能奉獻啊?這就麻煩了,這就危險了。」敵基督心裏忐忑了。忐忑的原因是什麽?人的心不受他操弄了,不受他掌控了,人要變心了,所以他忐忑。以前這兩個人老實巴交的,挺聽話的,對他没什麽分辨,他説什麽就是什麽,現在變心了,要弃絶他了,不靠近他了,對他有分辨了,弄不好還能檢舉他,這是不是壞事了?這是不是敵基督探測、掌控人心的具體表現?(是。)

敵基督一看誰有异樣,就趕緊打發親信、跑腿的去了解情况、掌握緣由。如果没有任何的變動,人還跟原來一樣,對他没變心,那他就放心了,不忐忑了,也不緊張了。如果發現有什麽异樣,是他所不知的,不是他所操控的,不是他所想象的,那就麻煩了,他就擔心起來了,就着急上火了,着急之餘就該下手了。下手達到的目的是什麽?人的心得跟他是一條心,别變心,人心裏怎麽想一定得讓他知道,「我在想什麽,我對你没有變心」,時時刻刻要向他彙報,表忠心,表决心,表真心。他要時刻掌控人心的動態、想法,人心思想的方向、原則,一旦發現誰對他有二心了,他就要下手改變你,如果改變不了,不能成為朋友,那就要成為敵人。成為敵人的後果是什麽?就要被他整治、壓榨,這是一種方式。另外還有一種方式,敵基督對靠近他的人,或者不靠近他的人,對他若即若離的人,他總測不透,「你心在想什麽呢?你琢磨我什麽呢?我偷吃教會祭物,獨斷專行,横行霸道,這些事你有没有分辨呢?你看没看見?你了不了解啊?」甚至有的人在背後搞淫亂,還琢磨,「都有誰了解啊?了解的這些人心裏都怎麽想的?我是不是用一個什麽辦法來偽裝,來製造個假象,測測這些人,套套這些人的心裏話,看看他們到底是怎麽想的啊?」敵基督會不會這麽做?對于敵基督這樣的邪惡之人,做這樣的事情對他來説那是手到擒來、運用自如,他太會做這樣的事了。他把人召集來,説:「今天叫大家來没别的目的,就是檢討一下這段時間我在教會當中作工作的不足,也認識一下自己這段時間所流露的敗壞性情。你們有一説一,有二説二,不定罪,咱們心對心地、面對面地敞開心交通,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在神家都是公開,都是顯明,都是赤露敞開,咱們都把事做在神面前,誰也不用防備誰,弟兄姊妹放寬心。我先檢討我自己。這段時間,由于自己懶惰,貪享肉體安逸,没把工作作好。前段時間福音工作不太好,教會生活我也没太操心,我忙福音工作也抽不出身來。當然責任也在我,我憑人的想象,認為教會生活靠弟兄姊妹自覺,不用我太操心了,你們都是成年人,神的話又説得那麽清楚,所以我就全力以赴地抓福音工作了,不過福音工作我也没作好,我得在這兒向弟兄姊妹認錯,求弟兄姊妹原諒,也求神原諒。在這兒,我給大家鞠一躬吧。」大家一看,「變了,這人不像以前那麽奸詐了,今天怎麽這麽老實呢?不對勁,不能亂説話,看看他以下怎麽説。」説着説着,他又認識自己是魔鬼撒但,自己没作實際工作,願意接受上面的任何處置,也願意接受弟兄姊妹的任何指責、批評,還説「哪怕撤掉我,不讓我當帶領,我也甘願做一個最小的。我提拔咱們教會的李姊妹和她女兒接管我的工作」。接班人都給選好了。態度是不是挺誠懇的?還用懷疑嗎?説着他還哭了,然後又把他家姊妹拉過來,「你這段時間也没作一點實際工作,盡打岔攪擾了,還瞎對付弟兄姊妹,你也該撤。」先拿自己開刀,又拿家人開刀,讓人覺得他是真心的。大家一看,就説,「其實我們早就對你們有分辨了,你們有什麽事也不跟大家商量,幾個人在私下裏議論議論就作决定了,這也不符合神家的工作原則啊。再一個,選誰做帶領,你們幾個人就拍板了,我們都不知道,連知情權都没有,選上來的人不作實際工作還攪擾,你們也不撤换。」三言兩語,弟兄姊妹有這麽説的,有那麽説的。敵基督一聽,「壞事了!不過,他們把真心話一股腦兒地全倒出來,這也是好事,這有利于我作工作。他們如果不説這些話,在背後給我捅刀子,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直接交一封檢舉信給上面,那我不就完了嗎?幸虧我用這一招,幸虧我機靈,反應快,及時地掌握了這些人心裏的想法。」便假惺惺地説:「感謝弟兄姊妹對我的信任,感謝弟兄姊妹今天能心掏心地指責、批評我的錯誤,以後我一定改,如果不改的話,願懲罰、咒詛臨到我。」敵基督探測、掌控人心,不僅僅是溜墻邊、趴門縫,在事態嚴重的時候他還有殺手鐧。什麽殺手鐧?講民主,講自由,給人足够的言論自由,給人充分的發表自己的言論、心聲的自由,讓人把心聲都説出來,哪怕是抱怨都説出來,然後抓住與他意見相左、心裏對他有想法的人的軟肋,一網打盡。敵基督這做法怎麽樣?太邪惡了!是不是有點像大紅龍啊?(是。)他倆本身就是一夥的,他們的本性實質是一樣的,大紅龍不就是這樣嗎?你看見敵基督如何表演,那就是看見大紅龍的醜惡嘴臉了。

敵基督善于用好聽的話、用對的話引誘人,讓人跟他交心。當把人的實情都套出來、都探測出來之後,結果是什麽?敵基督會不會因為人對他所説的這些實話而悔改,而就此罷手,停止作惡,放下手中的權力,放弃自己對權力的欲望,解散他的家天下呢?永遠不會,而是會變本加厲。他想方設法在掌控了人心之後,把與他相合的留下,與他不相合的一律處置。咱們不排除教會當中有一些被開除、清除,還有被没收書籍的弟兄姊妹,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之下被處理的,這些人是被冤枉的。那被冤枉的這些弟兄姊妹怎麽辦?能不能因為神家出現了敵基督,把自己整治成這樣,自己没辦法信神了,就不信了?(不能。)向敵基督、向黑暗勢力、向邪惡勢力妥協、低頭合不合適?是不是你們該選擇的道路?(不是。)那該選擇的道路是什麽?當你發現誰是敵基督的時候,我告訴你,你如果覺得他的勢力很大,揭露他的話你能被清除,被隔離,被没收書籍,那你先不要硬碰硬,你要想方設法在保住自己書籍的情况下,在保證自己不與教會斷了聯繫的情况下,趕緊揭發、檢舉他,弃絶他,不要跟他正面衝突。你跟他講道理没有用,你用愛心感化他也没有用,你跟他交通真理也没有用,你改變不了他。在你不能改變他的情况下,你最該做的事不是跟他面對面地談心、理論,等待他的悔改,而是在不讓他知道的情况下揭露他、檢舉他,讓上層處理他,讓更多的人起來揭發他、檢舉他、弃絶他,從而達到讓教會剪除他。這是不是好的辦法?(是。)如果他想套你心裏怎麽想,看你對他有没有分辨,你認定他是敵基督,你怎麽辦?你得識破魔鬼撒但的詭計,不能中了他的圈套,不能掉在他給你挖的陷阱裏,對撒但魔鬼得用智慧,不能對他説實話。因為能讓你説實話的對象是神,還有真正的弟兄姊妹,撒但、魔鬼、敵基督,你永遠不能跟他説實話。只有神配知道你的心在想什麽,只有神配主宰你的心、鑒察你的心,没有任何人尤其是魔鬼撒但有資格控制你的心、鑒察你的心。所以,對于魔鬼撒但他想套你的實話,你有權利對他説「不」,有權利拒絶回答他,有權利不告訴他,這是你的權利。如果你説,「你這個魔鬼,你想套我話,我不跟你説實話,我不告訴你。我就檢舉你了,怎麽了?你敢整治我?你整治我,我就舉報你,你整治我,神咒詛你,神懲罰你」,這行不行?(不行。)聖經上説「你們要靈巧像蛇,馴良像鴿子」(太10:16),這個時候就得靈巧像蛇,得有智慧。我們的心只能讓神來鑒察,只能讓神占有,只能給神,只有神配擁有我們的心,撒但魔鬼他不配!所以,我們心裏怎麽想,我們心裏想什麽,敵基督没有資格知道。他套你話,探測你,他的目的是想掌控你,你得看清這個事。所以,你别告訴他實話,你得想辦法聯合更多的弟兄姊妹揭露他、弃絶他,把他從地位上拉下來,絶不能讓他得逞,把他從教會中剪除,讓他再没有機會在神家中攪擾,在神家中掌權。

敵基督探測、掌控人心這是真實存在的,從敵基督的實質上來看,他做這些事太容易了,太常見了。在各處教會中,敵基督常常派自己的心腹打入到弟兄姊妹中間,探測情報,打探小道消息。打探到的有時候就是家長裏短,人與人之間閑聊的内容,根本就無關緊要,但是敵基督把這些都上綱上綫到人的思想、人的觀點這個高度上,以便能及時地掌握人心所思所想的動向,好讓他能够自如地掌控局面,自如地掌控每一個人的情况,來及時地應對。對于權力、地位,敵基督做的事可是够具體的。具體到什麽程度?哪個人處事是什麽觀點,對待物質是什麽觀點,對待金錢是什麽觀點,對待地位是什麽觀點,對待信神盡本分是什麽觀點,對待辭掉工作是什麽觀點,他都要瞭如指掌。瞭如指掌之後,敵基督不是用真理來供應人,來改變人的錯誤觀點,來解决問題,而是為他的地位、權力,還有他的家天下服務。這就是敵基督探測、掌控人心的目的。對于敵基督來説,他所做的都是那麽有意義、有價值,但是,所有的敵基督眼中認為的有意義、有價值的這些事情,恰恰是被神定罪的,恰恰是背叛神的,是與神為敵的。

好了,今天就交通到這兒吧。再見!

上一篇: 第一百一十五篇 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三十)

下一篇: 第一百一十七篇 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三十二)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你們當思想自己的所作所為

從你們生活中的所作所為來看,你們都需要每天有一篇話語的供應來補給你們,因為你們的缺少太多了,你們的認識與領受能力太貧乏了。現實生活中的你們生活在没有真理、没有良智的氣氛與環境之中,你們没有生存的本錢,没有認識我與真理的根基,你們的信僅僅是建立在渺茫的信心或很教條的認識與宗教禮儀之…

將神定規在「觀念」中的人怎能獲得神的「啓示」呢?

神的作工在一直向前發展,雖然作工的宗旨不變,但他作工的方式在不斷地發生變化,這樣,那些跟隨神的人也在不斷地變化。神的作工越多人對神的認識就越全面,而且人的性情也隨着神的作工在相應地變化着。但因着神的作工總是在變化,那些不認識聖靈作工的人、那些謬妄的不認識真理的人都成了抵擋神的人。…

作工异象 二

恩典時代傳的是悔改的福音,只要信就得救,現在不談得救,只談征服與成全,誰也不説一人信神全家蒙福,不談一次得救永遠得救,現在没人説這話,這是老掉牙的東西。耶穌當時作的工作是救贖整個人類,凡信他的罪就得以赦免,你只要信他他就救贖你,你只要信他就不屬罪了,你就從罪裏出來了,這就是得救了…

第五十四篇

各教會的情况我是瞭如指掌,你們不要認為我不清楚、不明白,對于各教會中不同的人,我更是了解,更是明白。我現在急切的心意就是要操練你,使你更快地長大成人,早日合我使用,使你們的所作所為都滿有我的智慧,讓你們在哪裏都能彰顯神,這樣,就達到我的最終目標。我兒!應體貼我的心意,不要讓我手把…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