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篇 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三十五)

今天咱們接着總結敵基督的各種表現。上次聚會總結了敵基督的人性品質,你們説説都有哪些?(第一條是撒謊成性,第二條是陰險毒辣,第三條是少廉寡耻、不知羞耻,第四條是自私卑鄙,第五條是攀附權貴、欺壓弱勢,第六條是對物質的欲望超乎常人。)一共是六條。從這六條來看,敵基督這類人的人性品質是没有人性,没有良心、理智,人格低下,人性品質惡劣。如果你對一個人的性情是什麽、性情到底好壞不知道、看不透,但是通過了解他的人性品質,比如説他有撒謊成性、少廉寡耻、陰險毒辣等等一些惡劣的人性品質,從這幾方面就可以定性這個人不是有良心、心地善良、人性品質高貴的人,初步可以定性這一類人是人性壞、人性極差、人性惡的人。人性惡的這類人如果没有地位,就暫先定為惡人,那能不能從他的人性品質上就完完全全、徹徹底底地定性這類人為敵基督呢?如果光從人性的這幾方面表現來看,這類人百分之八十可以定性為是敵基督一類的人。他不是光有敵基督性情,不是簡單的人性惡、人性壞、人性差,就可以初步定性為是敵基督一類的人。因為凡定為敵基督的這類人没有人性好的,没有又誠實、又善良、又單純、又正直,對人又真誠,還知廉耻的,没有一個具備這些人性品質的人是敵基督的。敵基督這類人的人性首先是很差的,他没有良心、理智,更没有有人性、人格高貴的那些人所具備的人性品質。所以,從敵基督這一類人的人性品質上來看,如果他没有地位,只是一個普通的跟隨者,只是盡本分中的普通一員,但因他的人性品質很差,具備了敵基督人性品質的那幾項,那就可以初步定性這一類人是敵基督。對于看不透的這類人該怎麽辦呢?不能提拔,不能給他地位。有些人説:「給他地位不就能够確定他是不是敵基督了嗎?」這話對不對?(不對。)如果給這類人地位,他就要做敵基督做的事了,敵基督做哪些事他就會做哪些事。首先,他會搞獨立王國,另外,他會控制人。那這一類人會不會做對神家有益的事?(不會。)這類人有了地位就能搞獨立王國、胡作非為,就能打岔攪擾、拉幫結夥,就能做惡人所做的一切事情。這就等于把狐狸引進葡萄園了,把神選民交在惡人手中,交給魔鬼撒但了。這類人一旦掌權,那就板上釘釘、確定無疑地是敵基督了。如果光從人性品質上來確定一個人是不是敵基督,對于很多不明白真相的人,很多不明白、分辨不透敵基督性情實質的人來説,就覺得好像有點過分,「怎麽一棒子把人打死,把人定罪了?人家還没做什麽事就定人家為敵基督,這似乎對這類人有點不公平。」但是,從敵基督的性情實質上來看,這類人絶對没有好的人性。首先,這一類人絶對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其次,這一類人絶對不是喜愛真理的人;再者,這一類人絶對不是順服神話、能敬畏神遠離惡的人。不具備這幾樣的人,他的人性品質是高貴還是低賤,是好還是壞?這是很顯然的事。

上次聚會交通了敵基督的人性品質所表現出來的方方面面的行為,還有説話方式、處事方式等等。如果從一個人的人性品質不能完全斷定這個人是否是敵基督,那我們就有必要交通一下敵基督這一類人的性情實質到底是什麽。這樣,一方面從敵基督的人性品質來看、來分辨,另一方面從敵基督的性情實質來看,這兩方面結合就能斷定一個人是只有敵基督性情還是確確實實就是敵基督。今天咱們就來總結一下敵基督的性情實質到底有哪些,這是更能看清、更能分辨出或者更能定性一個人是否是敵基督的另外一方面更重要的特質。

對于「性情」咱們之前作過一個具體的總結,人的敗壞性情到底有哪些?(第一是剛硬,第二是狂妄,第三是詭詐,第四是厭煩真理,第五是凶惡,第六是邪惡。)大致就是這六條,剩下的比如自私卑鄙等類似性情的一些説法,跟這六條中的某一條或某一項有些關聯、類似。你們説,人性品質與性情實質有没有區别?(有區别。)區别在哪兒?人性品質主要用良心理智來衡量,説這個人有没有人格,人格尊不尊貴,有没有尊嚴,有没有人性道德,道德水準怎樣,做人有没有底綫,有没有原則,人性是善是惡,是否是單純誠實的人,涉及到一個人的人性品質就指這些。人性品質基本上就是一個人日常生活所表現出來的對善惡、對正反面事物、對黑白是非的選擇、傾向,是針對這些的。這個基本上不涉及真理,就用良心標準、人性善惡來衡量,不太能上升到真理的高度。如果涉及到性情,就得用一個人的實質來衡量。他喜歡善還是惡,對待正義與邪惡、正面事物與反面事物他所表現出來的,他的選擇還有他的性情到底是什麽,他的反應是什麽,這就得用真理來衡量了。如果一個人人性品質相對善良,有良心、有理智,能不能説他没有敗壞性情?如果一個人很善良,他有没有狂妄?如果一個人很誠實,他有没有剛硬的性情?(有。)可以説,一個人的人性品質無論多好,人格多麽高貴,都不能説他没有敗壞性情。一個人有良心、有理智,能不能就代表他從來不抵擋神,没有悖逆呢?(不能。)那這個悖逆是怎麽産生的?是因為人有敗壞性情,人的性情實質裏有剛硬、狂妄、邪惡等等。所以,一個人的人性品質再好不代表他没有敗壞性情,不代表他可以不追求真理就能不抵擋神,就能不背叛神、不悖逆神,就能順服神。所以,人的人性品質好不代表他有真理,不代表他没有敗壞性情,只不過人性品質如果很好,相對誠實,心地善良,單純,知廉耻,正直,那這類人能够接受真理、喜愛真理,能够對神所作的有順服,因為他具備了接受真理的人性品質。

人性品質只是用良心、道德、人格這幾樣基本的條件來衡量好壞,但是性情實質就得用那幾樣敗壞性情來衡量。一個人的道德水準很高,有人格,也有良心,有理智,心地也善良,這只能説他的人性品質相對不錯,但是并不代表這個人明白真理,具備真理,能按真理原則辦事了。這就證實什麽呢?他雖然有好的人性品質,人格相對高尚一些,行事為人的道德水準相對高一些,但是并不代表他没有敗壞性情,不代表他就有真理了,也不代表他的性情都是合乎神要求的。如果一個人的敗壞性情没有任何的變化,也不明白真理,那這個人人性品質再好也不是真正的好人。一個人如果在性情上有相對的變化了,就是做事能尋求真理了,也能積極主動地按真理原則辦事,對真理、對神有順服了,雖然敗壞性情還時常地流露,有狂妄,有詭詐,嚴重一點的還有凶惡性情,但是從整體來看,他做事的源頭、方向、目標能按真理原則辦事了,做事的時候有尋求,也有順服,那能不能説這類人就比性情一丁點兒都没有變化的人的人性品質更高貴了呢?(能。)你們琢磨琢磨,如果一個人的人性品質光有天然的好,就是這個人天性人性品質就不錯,但是絲毫不明白真理,對神還充滿觀念、想象,不知道怎麽經歷神的話,也不知道怎麽接受神的擺布安排,更不知道怎麽順服神所作的一切,那這個人是不是真正的好人?(不是。)嚴格地來説就不是什麽真正的好人,只不過可以準確地説這個人的人性品質不錯。人性品質不錯是指什麽説的?就是相對有人格,做事、與人相處比較公平公正,不占人便宜,相對誠實,也不坑人害人,做事有良心,具備一定的道德水準,不是僅僅不觸犯法律、不違背人倫,而是比這兩樣標準更高一些。人與他相處就覺得他比較正直,跟他在一起不用防備,因為他不坑誰也不害誰。像外邦人所講的義氣,為朋友兩肋插刀,還有比較正面一點的人的道德倫理觀,就是相對合乎道德水準,合乎人與人之間相處的比較正當的一些人性品質,具備這些的就算是不錯的人了。但是,與明白真理,能實行真理、順服真理相比,這樣的人性就不是什麽高貴的人性了。就是説,一個人的人性再好也代替不了性情變化,代替不了明白真理、實行真理。

人性品質是針對人的良心、道德、人格説的,要衡量一個人的人性品質,那就衡量他的良心、道德、人格是怎樣的,而性情是用真理、用神話來衡量的。如果一個人的人性品質方方面面都很好,大家都認為他是個好人,可以説是敗壞人類眼中完美的人、完全的人,似乎没什麽毛病,無可挑剔,但是用真理來衡量,他所謂的那點好簡直不值得一提,一看他的性情狂妄、剛硬、詭詐、邪惡,甚至還能厭煩真理,更甚至能表現出凶惡的性情。這是不是事實?(是。)衡量一個人的性情實質是什麽怎麽衡量?用真理來衡量,用一個人對待真理、對待神的態度來衡量,這樣,這個人的敗壞性情就徹底地、完完全全地被顯明出來了。儘管這個人在人眼中認為很有良心,有人格,道德水準也很高,在人中間被推崇為聖人、完人,但是來到真理面前、來到神面前,他的敗壞性情就被顯明得體無完膚,所有敗壞人類具有的敗壞性情他一樣都不少。當神發表真理的時候,當神向人顯現的時候,當神作工的時候,他與其他人一樣表現出剛硬、狂妄、詭詐、厭煩真理、邪惡、凶惡的敗壞性情,一樣都不少。這人不是很完美没有缺點嗎?他不是聖人嗎?不是人眼中的好人嗎?對了,他只是人眼中的好人,因為人没有真理,人類都有一樣的敗壞性情,所以人類衡量人的標準只是用良心、人格、道德來衡量,并不是用真理來衡量。不是用真理衡量出來的人性品質會是怎樣的呢?是不是真正的好人?很顯然不是,因為人衡量、評價出來的好人,他的敗壞性情一點都不少。那這個敗壞性情是怎麽産生、怎麽暴露出來的呢?當神没有發表真理、没有向人類顯現的時候,人的敗壞性情似乎不存在,但是當神發表真理、當神向人類顯現的時候,這個人眼中的聖人、完人的敗壞性情就全部暴露出來了。從這一點上來看,人的敗壞性情與人的人性品質其實是共存的,并不是神來顯現的時候人才有敗壞性情,而是當神發表真理、當神向人類顯現的時候,人的敗壞性情被暴露出來了,這時候人才知道、才發現,原來好的人性品質背後也有敗壞性情,人眼中的好人、完人、聖人與其他人一樣也有敗壞性情,而且一點都不少,甚至比别人更隱秘,更具有迷惑力。那到底什麽是敗壞性情、什麽是性情實質?一個人的敗壞性情才是一個人的實質,一個人的人性品質只代表一個人外表的一些做人的條條框框,并不代表一個人的人性實質。説一個人的人性實質是什麽就指他的性情是什麽,一個人的人性品質是什麽,就指他這人是不是有好心眼兒,心地善不善良,人格怎麽樣,有没有道德水準,等等這些淺顯的東西。什麽是人性品質,什麽是性情實質,你們是不是明白了?這個事只能會意,不能用一個詞或者一句話來定義,這是一個很複雜的事,如果定義了,把這個事説得很片面,似乎是規範了,但反倒説不清楚了。對這個事不定義,就這麽解釋,大家一會意就明白了。

剛才説到人的敗壞性情一共有六條,剛硬,狂妄,詭詐,厭煩真理,凶惡,邪惡。這六條中哪些是相對嚴重的,哪些是相對普通、平常一點,程度相對淺一點、情節比較輕一點的?(剛硬,狂妄,詭詐。)對了,看來你們對敗壞性情這些方方面面的表現還有點感覺、有點認識。這三條雖然也屬于被撒但敗壞的人類具備的敗壞性情,論實質也是讓神厭憎的,是不合真理的,也是能抵擋神的,但是這幾條程度相對輕一些、淺一些,就是比較大衆一些,敗壞人類中的每一員都不同程度地具備這三條。剛硬,人都具備;狂妄,人都狂,連三四歲小孩都狂;還有詭詐,小孩一會説話就會撒謊騙人,這是詭詐性情。除了這三條以外,其餘的那三條,厭煩真理、凶惡、邪惡相對前三條程度可就嚴重多了。如果説前三條是普通的敗壞性情,那後三條就是非普通的敗壞性情了,程度更加嚴重。更加嚴重是指什麽説的?就是這三條在情節上、實質上,在人抵擋神、悖逆神還有對抗神的程度上更加嚴重了。這三條是直接否認真理、否認神,與神叫囂,攻擊神、試探神、論斷神等等人所表現出來的更嚴重的性情。這三條性情與前三條有什麽不同之處呢?前三條比較大衆化,是所有的敗壞人類都具備的敗壞性情的特質,就是每一個人,無論年老年少,無論是男是女,無論生在何方,是哪個人種、哪個種族,都具備這三條。後三條是根據人的實質,在每一個人身上不同程度、多多少少都具備,但是只有敵基督這一類人他是敗壞人類中具備邪惡、厭煩真理、凶惡這三種性情程度最嚴重的。除了敵基督以外,普通的敗壞人類只是在一定程度上,或者在某些環境、某些特殊的背景之下會流露邪惡、厭煩真理、凶惡這些性情,只是偶爾地會流露。他雖然有這樣的性情,但他不是這類人,他的實質不是邪惡的,不是凶惡的,更不是厭煩真理的。這就涉及到人的人性品質了。這類人相對心地善良,有人格,正直一些,知廉耻,等等,他的人性品質相對好一些。所以,對于後三條嚴重的敗壞性情他只是偶爾流露,只是在一定的環境、背景之下會流露這樣的性情,但是這些性情在他整個人的實質裏不占主導。

比如説,這類人在盡本分的過程當中應付糊弄,臨到神的管教了,他心裏就不服,「憑什麽管教我?别人都應付糊弄,為什麽不管教别人?為什麽只讓我臨到這樣的管教、責打了呢?」這個不服是什麽性情?是很明顯的凶惡性情。他埋怨神不公平、神偏待人,這就有點跟神對抗、叫囂了,這就是凶惡性情。這類人的凶惡性情在這種情况下會流露出來,但不同的是,這類人心地善良,有良心知覺,有人格,相對正直,當他埋怨神的時候,流露凶惡性情的時候,他的良心會發揮作用。他的良心發揮作用的時候會與他的凶惡性情産生争戰,他的思想裏就會産生出一些想法來,「不能這麽想,神祝福我很多,神也恩待過我啊,我這麽想不是没良心嗎?不是抵擋神讓神傷心嗎?」這是不是良心作用?這個時候好的人性品質就起到作用了。良心在裏面一起作用,他的怒氣、埋怨、不服就會一點一點地淡化、放下、消除。這是不是良心達到的果效?他流露的是凶惡性情,但是因為這類人有良心、有人性,他的良心就能遏制住他的凶惡性情,使他變得理性。當他變得理性、冷静下來的時候,他就會反省,認識到自己也能抵擋神,這個時候心裏不知不覺會産生虧欠、懊悔,「剛才太衝動了,抵擋神、悖逆神了。神管教這不是神愛我嗎?這不是偏得嗎?我怎麽還耍蠻呢?我這不是惹神生氣了嗎?我不能那麽做,我得禱告神,向神悔改、回轉,放下手中的惡,不能再悖逆了。既然承認自己應付糊弄了,那以後就不應付糊弄,就得認真做,尋求怎麽做才是盡到忠心,盡本分的原則是什麽。」這是不是好的人性品質起到的作用?不可置疑,這類人也有凶惡性情,但他通過良心作用、通過理性的衡量,最後是凶惡性情占主導了還是他喜愛真理、好的人性品質占主導了?(好的人性品質。)那這一類人的敗壞性情裏有凶惡,能不能説他就是有凶惡實質的人呢?能不能説他的實質是凶惡呢?這就不能了。客觀地説,這類人流露的敗壞性情當中有凶惡,但是因為他有良心、有理性,相對喜愛真理,那他的凶惡性情就是一種敗壞性情,并不是實質。不是實質的根源在哪兒?就是他這個敗壞性情能變,雖然有流露這樣的敗壞性情,也能悖逆神、抵擋神,不管時間長短,但通過他人性品質裏的良心、人格、理智等等這些的作用,讓他的凶惡性情没有主導他的行為與對待真理的態度。最終的結果是什麽?他能認罪,能悔改,能按真理原則去做,能順服真理,能接受神的擺布,没有怨言。雖然流露了凶惡性情,但最終的結果是他没有悖逆神,没有對抗神的主宰,他順服下來了。這就是普通的敗壞人類的表現。這類人只是有敗壞性情,并不是有這一類性情實質的人,這是準確的。

再比如説邪惡,人在神面前流露出來的最邪惡的性情是什麽?試探是不是?試探就是一個很明顯的邪惡性情。有的人信神之後,因為曾經走過一段偏路,作了一些惡,有很多過犯,就擔心自己没有好的歸宿,結局不保,擔心自己會下地獄,總是為自己的結局歸宿擔驚受怕,總是很牽挂,總琢磨,「我的結局歸宿到底好不好呢?到底是下地獄還是上天堂啊?到底是神子民還是效力者?到底是滅亡的還是得救的啊?哪句神話説到這方面了,我得找找。」他一看神的話都是真理,都是揭露人的敗壞性情,没有找到這方面,就總琢磨再去哪兒打聽打聽。之後,他找到了一個被提拔重用的機會,就想探探口風,「上面對我是什麽看法?如果看法還不錯,證明我以前做的那些壞事、留下的過犯神没記念,神還會拯救我,我還有希望。」這是什麽性情?邪惡。這種做法是試探,這種性情是邪惡。接着,他順着自己的想法張口就説:「我們那兒多數弟兄姊妹對業務不太精通,信神時間也短,我是信的時間最長的,我跌倒失敗過,有一些經驗,也有一些經歷,如果有機會的話,我願意擔重擔,願意體貼神的心意。」他用這話來試探,看看上面有没有意思要提拔他,對他有没有放弃。其實他不是真的想擔這個責任、這個擔子,他説這話的目的僅僅就是為了投石問路,看看自己還有没有希望。這就是在試探,這個試探的做法背後的性情是邪惡。不管這個做法出來多長時間,他是怎麽做的,付諸實施有多少,總之這個做法所流露出來的性情肯定就是邪惡,因為人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有很多想法、顧慮、擔心。當流露邪惡性情的時候,怎麽做是有人性、能實行真理的人,能證實這一類人是只有這類敗壞性情,而不是有邪惡實質的人?當這麽做事之後,有良心理智、人格尊嚴的人話一出口,心裏就難受痛苦,就受煎熬了,説:「我信神這麽多年怎麽能試探神呢?怎麽還能對自己的歸宿念念不忘,還用這種方式套神的話,讓神給個準信?這也太卑鄙了。」内心就不安了,但是事做了,話也説出去了,也收不回來了,心裏就明白了,「我這人雖然有點好心,有點正義感,也是有人格尊嚴的人,怎麽還能做這一類卑鄙的事呢?這是小人勾當啊,這麽做不是在試探神嗎?不是在向神勒索嗎?這也太卑鄙無耻了。」這種情况下,人是來到神面前禱告認罪還是硬着頸項堅持自己的做法是合情合理的?(禱告認罪。)那他從開始想到做,再到禱告認罪的整個過程,哪一階段是正當的敗壞性情流露?哪一階段是良心作用?哪一階段又是在實行真理?從想到做這個階段是受邪惡性情支配的,再到能反思這一階段是不是受良心作用支配了?開始省察,感覺到這樣做不對了,這是受良心作用的支配了,之後是禱告認罪。禱告認罪也是在人格、良心、人性品質作用的支配下,能懊悔,有悔改,感覺虧欠神,認識自己的人性、自己的敗壞性情,達到能實行真理。這是不是三個階段?從有敗壞性情流露,到有良心作用,再到能放下手中的惡,有悔改,放下自己的肉體欲望、想法,背叛自己的敗壞性情,能實行真理這三個階段,這都是有人性、有敗壞性情的普通的人該做到的。這一類人因為有良心知覺,人性相對好,就能達到實行真理。能達到實行真理,言外之意就是這類人有希望蒙拯救,也就是人性好的這一類人蒙拯救的機率相對是大的。

那敵基督與這類人所不同的是什麽呢?在第一個階段,敵基督與任何一個敗壞人類所流露的在外表來看基本上是一致的,但後兩個階段就不一樣了。比如説,一個人流露了凶惡的敗壞性情,緊接着需要良心作用了,那敵基督没有良心他怎麽想?有哪些表現?他會埋怨神不公平,處處抓他的把柄,處處為難他、刁難他。這是没有良心作用的表現。再接着就是死不悔改,不管多明顯的錯誤、多明顯的敗壞性情,他都不接受,不會承認自己有錯,還要變本加厲,想方設法地在私下裏再做事。從敵基督流露敗壞性情開始,他的人性品質怎麽樣?他没有良心,不知道省察,他流露出來的就是凶惡、惡毒,打擊報復。他會編造謊言掩蓋事實,把責任推到别人身上,也會設計陷害别人,讓弟兄姊妹看不到真相,他還會極力地表白、辯護,各處散布。這就是凶惡性情在延續。不但没有良心知覺,不省察、不反省、不認識自己,還要變本加厲繼續流露凶惡性情,與神家叫囂,與弟兄姊妹叫囂、對抗,更嚴重的是與神對抗。那這類人在一段時間之後,當這個事情平息下來了,他會不會悔改認罪呢?雖然没有良心作用,但事情已經過去了,真相大白了,衆所周知這是他的責任,他應該承擔這個責任,但他能不能承認?能不能有懊悔、虧欠?(不能。)他還是一個勁兒地對抗,「反正我没做錯,即便錯了我的存心也是好的,即便錯了也不是我一個人的錯,怎麽不找别人總找我呢?我錯在哪兒了?我也不是故意做錯的,你們都有錯,怎麽不追究你們的責任呢?再説人這一輩子誰還能不犯點錯?」他有悔改嗎?有虧欠嗎?他不感覺虧欠,也没有悔改。甚至還有的人説,「我付了那麽多代價你們怎麽没看着呢?怎麽就没人誇我呢?也不給點賞賜,臨到事了就找我的責任、找我的問題,這不是抓把柄嗎?」他是這樣的心態、這樣的情形。這是什麽性情?很明顯就是凶惡性情,死不悔改,事實擺在眼前了還不承認,還一個勁兒地對抗。嘴上雖然没駡,但心裏説不定駡多少遍了,駡帶領眼睛瞎,駡弟兄姊妹没有一個好東西,没事的時候都巴結他,没地位了就没人搭理他了,也没人跟他交通,連個笑臉都看不着。他還在心裏駡神,論斷神不公義。從頭到尾,他所流露出來的性情都是凶惡的,没有一丁點兒良心的作用,也没有一丁點兒悔改、懊悔的意思,他更不打算回頭,尋求真理原則,來到神面前認罪悔改,順服神的擺布安排,就一個勁兒地講理、對抗,一個勁兒地埋怨。這類人與能悔改的一類人流露了同樣的敗壞性情,但他們在性質上是不是有區别?哪類人具有敵基督性情,哪類人具有敵基督實質?(不悔改的這類人是有敵基督實質的。)能悔改的一類人是什麽人?是同樣有敵基督性情的敗壞人類,但不是敵基督。有敵基督實質的人是敵基督,有敵基督性情的人是普通的敗壞人類。這兩者哪類是惡人呢?(有敵基督實質的這一類人。)這是不是會分辨了?就看哪類人做錯事了,一臨到對付修理,臨到被撤换、被管教等等這些環境,他的良心一點兒控告都没有,一個勁兒地講理,就不回頭,也不反省,還能肆無忌憚地論斷、散布。要是没人搭理他,他能不能就此罷手?不能。他就在心裏消極對抗,「既然神家不公平,人對我也不公平,神也不恩待我,也不替我做主,那我盡本分就走過程,反正盡好了也不得賞,也没人誇,也得挨對付,我就這麽應付糊弄。讓我按原則辦事,讓我做事跟人商量、配搭,尋求真理,想都别想。我就不冷不熱、不卑不亢的,讓我做我就做着,不讓我做我就走,你們愛怎樣就怎樣,反正我就是這樣,你們别想對我要求太高,要求高我也不搭理。」這是不是凶惡性情在延續呢?這類人能不能悔改?(不能。)這就是有敵基督實質的一類人的表現。

同樣,敵基督流露邪惡性情的時候也是一樣的,他從來不反省,因為他没有良心,臨到什麽事,流露什麽敗壞性情,有什麽存心、欲望、野心,他没有良心約束,所以説在合適的時機,在對他有利的時機,他怎麽想就要怎麽做。做了之後,無論後果怎樣,過程怎樣,結果怎樣,他都義無反顧,仍然堅持他的觀點,仍然保留他的野心、欲望、存心還有他一貫做事的方式方法,没有責備。為什麽没有責備呢?因為這一類人没有良心,少廉寡耻,不知道羞耻,所以,在他的整個人性裏没有一樣東西能約束他的敗壞性情,也没有一樣東西來衡量他所流露的敗壞性情是對還是錯。所以,這一類人在流露邪惡性情的時候,他不管别人怎麽看,也不管過程是怎樣的、結果是怎樣的,從始到終他没有責備,没有難過,没有懊悔、虧欠,更没有回轉。這就是敵基督。從這兩個例子來看,敵基督這一類人有一個最明顯的特徵是什麽?(没有良心理智。)没有良心理智導致他的表現是什麽?他所流露出來的性情産生的結果是什麽?(不會反省、悔改。)不會反省、悔改的人能不能實行真理?永遠不會。

單有敵基督性情的人不是敵基督,有敵基督實質的人才是敵基督。這兩者外表的人性肯定是有區别的,在不同人性的支配之下,他們對待真理的態度也是不一樣的。對待真理的態度不一樣,所選擇的道路也就不同,選擇的道路不同,所産生出來的對敗壞性情的影響也就有所區别。有敵基督性情的人因為有良心作用,有理智,知廉耻,相對喜愛真理,當他流露敗壞性情的時候,他内心能有責備,能反省、認識自己,也能承認自己的敗壞性情、敗壞流露,從而能够背叛肉體,背叛自己的敗壞性情,達到實行真理,達到順服神。而敵基督則不然,他因為没有良心作用,也没有良心知覺,更不知廉耻,所以當流露敗壞性情的時候,他没有一個方式方法來衡量他所流露的是對還是錯,是敗壞性情還是正常人性,到底是否合乎真理,他從來不反省這些。那他是怎麽表現的呢?他始終堅持自己流露的敗壞性情與選擇的道路是對的,他怎麽做都是對的,怎麽説也是對的,一味地堅持。這樣一來,他做了再大的錯事,流露了再嚴重的敗壞性情,他都不會認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更不會對自己流露的敗壞性情有認識,當然他也不會放下自己的欲望、背叛自己的野心、背叛自己的敗壞性情而選擇順服真理、順服神這樣的道路。從這兩種不同的結果來看,有敵基督性情的人有機會能達到明白真理而實行真理,能達到蒙拯救,而只有敵基督實質的這一類人不能達到明白真理而實行真理,也不能達到明白真理而順服真理,從而達到蒙拯救這樣的結果,這就是兩者的不同。

今天要交通的重點主要還是總結敵基督的性情實質到底是什麽。剛才説到人的六方面敗壞性情當中前三條是情節與程度相對輕一些的,後三條是情節與程度相對嚴重一點的,那用哪三條來定性有敵基督性情實質的這一類人更為準確?(厭煩真理,凶惡,邪惡。)既然把範圍縮小到這三條了,前三條就不交通了。那有敵基督性情實質的這類人是不是没有剛硬、狂妄與詭詐這樣的敗壞性情?(不是。)那為什麽不用前三條來定性敵基督的性情實質呢?(因為前三條普通的敗壞人類也都具備,它不代表一個人的本性實質。)這話概括得挺準確。就是涉及到實質這樣的話題,前三條敗壞性情程度相對輕一些,而真正能概括敵基督性情實質的是後三條——厭煩真理、凶惡與邪惡,這三條敗壞性情更能準確地定性敵基督的性情實質。雖然不用前三條來定性敵基督的實質,但是在敵基督身上那三條敗壞性情是一丁點兒不差都有,而且比常人更嚴重。他的剛硬可以用凶惡、厭煩真理、邪惡來概括,來定性,來形容他剛硬的程度,而他的狂妄、他的詭詐同樣也可以用這三種性情來概括,來定性。很顯然,敵基督性情實質的主要特徵就是厭煩真理、凶惡與邪惡。

在這三條敗壞性情中,邪惡是敵基督性情實質裏最全面的一方面性情的概括,也是敵基督性情實質裏最常見的一項。為什麽用邪惡來形容敵基督的性情實質呢?説敵基督這一類人很邪惡,那從他的思想上來看,他每天都想什麽、説什麽,他都做什麽事,能證實他是有邪惡實質的一類人呢?這是不是該揣摩的問題?(是。)那就得先從他的所思所想、言談舉止、為人處世上來分析、觀察,來判斷這類人的邪惡實質到底存不存在。首先來看敵基督這一類人他每天所思想的都是什麽。有的人心裏想:「我在這個人群裏也不算是最有能耐的,恩賜也不算是最高的,那我怎麽能提高點知名度,能被大家高看,能光宗耀祖,頭上有光環呢?怎麽能説服别人讓别人聽我的,都仰望我呢?地位這是個好東西。有的人説話可有威信了,别人有什麽事都找他,怎麽就不找我呢?怎麽誰也看不着我呢?我有頭腦、有想法,我做事有思路,對事情有判斷能力,人怎麽都不搭理我、都不高看我呢?什麽時候能出人頭地呢?什麽時候大家有事都來找我,都能擁戴我呢?」這是想什麽呢?想的是好事還是壞事?是正面事物還是反面事物?(反面事物。)有的人看到别人關係好,就琢磨,「他倆關係怎麽那麽好呢?我得想辦法挑撥挑撥,讓他倆關係不好,這樣我就不孤立了,就有伴了」。看誰盡本分有熱心,勁兒挺大,盡本分做什麽事總有亮光,他就嫉妒,就琢磨怎麽能把這個人拉下水,怎麽給這個人潑凉水讓其消極。這是做什麽呢?(挑撥離間。)不管他用什麽方式,都歸結到挑撥離間這裏面。他想的這些事,不管做没做,這樣的思想都是反面的。還有的人琢磨,「新選的那個帶領怎麽看我啊?我得靠近帶領啊。他跟我關係不太好,也不太熟,我怎麽巴結他呢?我手裏有點錢,我看他缺什麽就給他買什麽。要是缺電腦,我也不願意花那個錢,萬一他以後不做帶領了,這錢不是白花了嗎?要是缺手套、衣服之類的,這我還能買得起,這錢花得值,有錢得花在刀刃上,不能白花。另外,我要溜鬚、討好帶領,光動嘴還不行,得來點真格的,我得觀察觀察這個帶領喜好什麽。還有,每天吃飯的時候我就幫他打飯,他吃完飯我就幫他刷碗。帶領説誰不好,我就跟着説誰不好,帶領要是説誰好,我就趕緊也舉薦他,説他的好。」這是在想什麽呢?(討好人,溜鬚拍馬。)還有的人在神家幹活的時候盡琢磨,「别人出力都挺實在,我得出巧力,不能犯傻,太累了不行,萬一以後神家不要了,這力不白出了嗎?這不是費力不討好嗎?要是一點不幹吧,就得被神家打發走。那怎麽辦呢?帶領在的時候我就使勁幹,幹到冒汗,讓帶領看着就行;帶領不在了,我就去上厠所,就去喝水,或者找個角落呆着。别人鏟三鍬土,我鏟半鍬就行了,别人抬東西走三趟五趟,我走一趟就行了。能歇着就歇着,能偷懶就偷懶,可不能那麽實在呀,那麽實在累病了、累垮了誰心疼啊?誰給治病啊?帶領能管你嗎?神能管你嗎?神能負責你這些事嗎?所以,幹活的時候得想好了在哪兒幹最顯眼,要偷懶的時候在哪兒呆着最不容易被人發現,最不引人注意。」這是在想什麽呢?(偷奸耍滑。)

終日思想的盡都是這些事的這一類人,他的人性品質怎麽樣?人格低下,陰險。從他的性情上來看,這是什麽?(邪惡。)他所想的這些事的性質,有没有一樣是正直的?有没有一樣讓人聽起來是高貴的,是光明正大的?有没有一樣是善的?(没有。)所以概括來説,具有敵基督實質的這一類人,他的性情邪惡所表現出來的第一條就是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無論大事小事,思想裏面都充滿了惡。具體來説,對人他要做一些事,對神他也有不同的表現、不同的作法。那對人他都做哪些事?思想裏面都産生哪些性質的作法?在我剛才舉的幾個例子當中,你們能不能看到這類人在不停地算計人?他一個勁兒地算計,只要跟他有交往的、有接觸的人都是他算計的對象。其次,雖然有時他做事的時候不説話,但他做事的方式方法、源頭不是實打實地去做,不是在實行真理,只是一個假象。那這個性質、作法是什麽?是不是欺騙?這是欺騙、偽裝,對人也有試探。既然他能欺騙人,能偽裝,那他能不能引誘、迷惑人?(能。)還有,這類人在人中間為了地位、名望,為了面子,為了自己的利益,與人的争鬥是不斷的。争名望,争誰説了算,争誰的點子多,誰的主意高、合理,誰被大家擁護,誰能得着更多的福利,就争這些。其次,他没有地位都這樣算計人,那有了地位呢?在他領導之下的人就得整天被他整治。拉攏,收買,排斥打擊异己,拉幫結夥,挑撥離間,這都是整治的範圍。終日所思想的都是惡,所表現出來的每一樣作法的性質是不是這些?(是。)敵基督這類人做事的性質就有這些,他所思所想的當然也有這些,做出來的就更不用説了。那這類人的性情能不能準確地説是邪惡的?(能。)在一個人群裏,大家都安分守己守住本位,該做什麽就做什麽,一有敵基督出現,他在裏面挑撥,當着甲説乙不好,當着乙説甲不好,這兩個人就没有原因、没有理由地鬧彆扭了。這是不是挑撥造成的後果?那敵基督算計的表現有哪些?好比説教會要選舉了,一些没有野心的人就覺得,「神讓誰做帶領我就擁護誰,我也不起刺兒,也不搗亂」。居心不良的人可不這麽想,他一看這次選舉自己又没希望,心裏就盤算,「我給大家買點好東西,現在教會裏缺什麽呢?我買一台空氣清新機放在聚會點,大家一呼吸新鮮空氣就想到我了。那大家選舉的時候,第一人選是不是就能想到我呀?所以這事不白做,這錢不白花。」想到這兒,他趕緊買了一台最便宜的、外表好看的空氣清新機,讓大家知道他的好,他認為花這錢最後肯定能當選。另外,他還想:「這段時間得小心點,别説錯話,别説消極、不造就人的話,見人就説奉承的話,常誇人,『你長得真好看啊,你真追求啊。你信神年頭雖然没我多,但是比我追求多了,你人性好,像你這種人性好的人就能蒙拯救,我就不行』。」既表現得自己謙卑,還要處處誇别人比自己强,讓别人覺得得到了充分的尊重。他處處小心,這就是在算計。敵基督做這類事是手到擒來,一般人算計不過他。外邦人有句話是怎麽説的?(被人賣了還幫着數錢。)敵基督就做這類事。多數人都是他出賣的對象,都是他算計的對象。

你們説,敵基督這類人接不接受修理對付?承不承認自己有敗壞性情?(不承認。)他不承認自己有敗壞性情,挨了對付修理之後還當着多數人的面認識自己,説自己是魔鬼撒但,没人性,素質差,做事考慮不周全,不能勝任神家給的本分,最後還説這是神的熬煉,是神對他的拯救,讓人看見他是多麽地能接受對付修理,多麽地順服真理。他接受完對付修理只這麽交通,而自己所做的錯事、壞事、打岔攪擾的事、惡行一丁點兒都不揭露,那他所交通的那些是什麽話?是不是引誘、迷惑人呢?(是。)他迷惑人要達到什麽目的?就是為了讓人看不透他,讓人不把他定為是惡人,相反還讓人認為他是接受真理、接受對付修理的人,是能悔改的人。那他為什麽不把自己所作的惡,還有給神家帶來的損失也敞開交通呢?(他説了人就對他有分辨了。)對他有分辨了,能看透他了,看透他是什麽人性、是什麽性情實質了,人就該弃絶他了,還能上他的當、受他的迷惑嗎?還能高看他嗎?還能吹捧他嗎?還能崇拜他嗎?就都不能了。這就是他的目的。他避重就輕地談認識自己,避重就輕地談接受對付修理,來引誘、迷惑人崇拜他,這個方式是不是挺邪的?有些人還真上當了,被撒但迷惑之後,很受激勵,還流了好幾回眼泪。你當時特别崇拜他、高看他,没想到他是個敵基督。這就是引誘、迷惑。

敵基督整人治人的事是不是挺多?敵基督有一句名言,説「小樣兒,我讓你不服我,不出三招,我讓你對我五體投地,喊我祖宗,不服我整死你」。敵基督要做什麽?要整人治人了。他要整治什麽人?你順着他、溜鬚他、崇拜他,他能不能整治你?(不能。)你要是對他服服帖帖的,他一看你對他没有任何威脅,你就是個熊包、是個奴才,他不整治你。他做一些壞事,有一些惡行,看誰對他有分辨,看誰能揭露他、揭發他,看誰能把他從地位上拉下來,看誰能壞他的名聲、壞他的好事,他就琢磨整治誰了。敵基督整人治人不是一時興起,而是整日地觀察、試探,看看誰在背後説他壞話了,誰不服他,誰對他做的事有分辨,誰對他總是愛搭不理的,誰不向他靠攏。觀察一段時間,發現有兩三個人,聚會的時候他就針對這幾個人的問題開始交通了。他表面上説的都是對的話,事實上是有針對性的,是有原因、有目的的,他的目的就是為了給這幾個人敲敲警鐘,警告警告。如果這幾個人不敢了、退縮了,事情發展得如他所願,那就算了;如果這幾個人還像以前那樣,也不向他靠攏,還想向上面揭發、檢舉他,還想罷免他,那這幾個人就是他下一步要整治的對象。如果這幾個人老實、聽話了,被治趴下了,害怕了,他就不搭理了;如果還有人不服他,還想揭發、檢舉他,那他就想其他辦法,就該來點硬的、厲害的,就該琢磨抓人把柄,找機會整人治人,直到把人開除出教會他才罷手。敵基督對待异己就是這樣整治,不達目的誓不罷休。敵基督整人治人手段毒辣,先給你扣個帽子,找一個名目,然後就開始整治你,讓你服他、順服他才算完事,否則没完。在教會裏,敵基督一貫挑撥離間、拉幫結夥,目的就是結黨控制教會,這事是不是常見?敵基督拉幫結夥成立黨派、團夥,拉攏一些勢力、一些與他能勾結的人,能説會道的,關鍵時候能替他説話的、能替他幫腔的、能替他遮掩惡行的、能替他辯護的人,讓這些人替他做事,甚至能替他打小報告,能幫他當傳話筒。如果他有地位,這個團夥就是他的獨立王國;如果他没有地位,就在教會當中形成一股勢力,攪擾、干涉教會的正常秩序,攪擾正常的教會生活、正常的教會工作。

敵基督的邪惡實質最常見的一種表現,就是特别善于偽裝,假冒為善。本來性情挺凶惡,特别的陰險毒辣,特别的狂妄,外表還表現得特别的謙卑,特别的和善,這是不是偽裝?這類人每天都在心裏琢磨:「我穿什麽衣服能讓人看着我比較像基督徒,比較正派,比較屬靈,比較有負擔,比較像帶領呢?我吃飯擺什麽架勢能讓人感覺我文雅,有風度,端莊,够高尚呢?我走路什麽架勢能讓人感覺我有領導風範,有氣質,看着像高人,不是一般人啊?我跟人説話什麽語調、什麽用詞、什麽眼神、什麽表情能讓人覺得我是高貴的人,我像社會精英、像高級知識分子啊?這些外表的穿着打扮、言談舉止,怎麽做能讓人高看,能讓人看一眼十年都不忘,能永遠活在人的心中呢?我説哪些話能够收買到人心,能够暖人的心,能够讓人對我印象深刻呢?我得多幫助人,多説人的好話,在人面前應該時常講神的話,講點屬靈的術語,多給人讀神話,多為人禱告,説話别大聲,壓低聲音説話,讓人都攏起耳朵聽我説話,讓人覺得我温柔、體貼,有愛心,大度,能包容人。」這是不是偽裝?這些都是敵基督這一類人内心所思想的。他們思想裏所充滿的東西都是外邦潮流裏的東西,完全代表他們的思想觀點是屬世界的,屬撒但的。有一些人背後打扮得像淫婦、妓女,甚至像蕩婦,穿着特别地迎合邪惡潮流,特别的時尚,到教會裏,到弟兄姊妹中間就是另外一套行頭,另外一副嘴臉。他們是不是極善于偽裝?(是。)敵基督在心裏所思想的,還有他們做出來的,以及他們方方面面的表現與流露出來的性情足可以説是邪惡的,哪一樣都能説明他的性情實質。敵基督這類人不往真理上琢磨,不往正面事物上琢磨,不往正道上琢磨,不往神的要求上琢磨,他思想的還有他所選擇的作法、方式、目標都是邪的,都是偏離正道的、與真理不相合的,甚至是相違背的。總的概括,都是惡,只不過這些惡的性質是邪的,所以統稱為邪惡。他就不往做誠實人上琢磨,不往單純敞開上琢磨,不往有忠心、有真心上琢磨,就往歪門邪道上琢磨。比如説,人能單純敞開亮自己的相,這是正面事物,是實行真理,那敵基督是這麽做的嗎?(不是。)他是怎麽做的?他一個勁兒地偽裝,不但不單純敞開,一旦做了壞事讓人看出馬脚,就一個勁兒包裹、表白、辯解,還掩蓋事實,最後再把自己的理由説一番。他的這些作法有没有一樣是奔着實行真理去的?(没有。)那有没有一樣是合乎真理原則的?就更没有了。

剛才交通、解剖的是敵基督性情實質的第一條——邪惡。咱們是先從敵基督的思想觀點,他整日所思想的事物以及應對各種事物的方式方法來解剖敵基督的邪惡性情,同時從敵基督思想裏所存在的這些東西來解剖他所流露的,還有他在各種思想支配之下所做的各種事情的性質與性情實質。剛才舉了一些事例,在這些事例當中,你們有没有看見有這些行為、有這些性情流露的人中有人性比較好的?有這些流露、表現的人,他們的人性品質裏具不具備誠實、善良、單純、真誠、正直等等這些品質?很明顯,不具備這些。相反,這些人的人性品質是陰險毒辣,撒謊成性,自私卑鄙,少廉寡耻,這些人性品質特徵是相當的明顯。可以準確地説,思想裏整天想的都是這些事的人,在這些思想支配之下産生各種行為的這些人,人性品質是特别的差,都是人性極差的人。差到什麽程度了呢?没有良心,没有人格,更没有正常的理性。這幾樣東西都没有,能不能説這一類人是人呢?可以確切地説,不具備這些人性品質的人不是人,只不過是披着一個有人模樣的外衣而已。有些人説:「是不是披着羊皮的狼啊?」這只不過是個比喻。披着羊皮的狼是什麽東西?實質就是狼。狼跟魔鬼、敵基督在實質上有没有區别?狼捕獵,吃牛、吃羊那不是貪婪,而是神命定的天性。但狼有一點是敵基督這類人不具備的,狼如果有人收養它,把它養大,或者曾經救過它的命,狼永遠不會傷害他,還知道報恩。但是敵基督這一類人享受着神的恩典,享受着神的帶領,享受着神話語的供應,却處處算計神,處處與神為敵、與神對抗,神作什麽事他都不能順服也不能阿們,就要唱反調。那説敵基督這一類人是披着羊皮的狼,這話合不合適?這個比喻準不準確?(不準確。)以前在宗教裏的時候,説誰是敵基督、誰是惡人,那就是披着羊皮的狼,這只不過是人在不明白真理,不明白各類人人性實質、性情的情况下打的一個比方,但真理講到這個程度,再打這個比方就不太貼切了。魔鬼就是魔鬼,敵基督就等同魔鬼,他都不配與神造的萬物生靈相提并論。神所造的萬物,比如狼等等一些食肉動物,它對神有没有抵擋?有没有悖逆?它會不會與神叫囂、對抗?神説一句話它會不會背後論斷、定罪、攻擊啊?它不會,它不做這事,它就是按照神給它命定好的本能、生存環境去生活,神造它什麽樣它就是什麽樣,它不偽裝。而敵基督就不同了,他專門針對正面事物、真理做事。

交通完敵基督的邪惡性情針對人的各種表現之後,再交通交通敵基督整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裏針對神的種種表現都有哪些。這方面咱們之前很大篇幅已經講過了,有很多,總結總結。先從程度輕的説,然後逐步地過渡到程度嚴重的。首先是疑惑,其次是研究神,再接着是什麽?(窺視。)窺視是一種行為還是一種明確的思想?(行為。)這個程度不够,就偷摸地看,不知道是害怕、是敬畏神,還是在研究神,這還不太清楚,没法定性。你看疑惑這裏有思想,産生出來的思想能定性為這是在疑惑神。還有哪些?猜忌、防備、索取、交易,這些是不是?(是。)還有没有?(試探神。)這個性質是很嚴重的。往後就越來越嚴重了,否認、定罪、論斷、褻瀆、謾駡、攻擊、叫囂、對抗。這些詞有一些在表面意思上看是有一丁點兒的相似,但是細追究這裏的深淺程度或者説側重點是不一樣的,從不同角度或者從敵基督的不同作法上可以判斷出這些詞性質的不同。

疑惑,研究,猜忌,這些是相對初步的敵基督對神的一些表現,光是在心裏疑惑,「有没有神呢?道成肉身像神嗎?是不是神呢?我看就是個人吧。他説的話都是真理?哪句像真理啊?只不過有些話是人説不出來的,是人不知道的。奥秘、預言這一類的話好像人説不明白,但先知不也能説嗎?説神公義,神怎麽公義啊?説神主宰一切,那撒但怎麽總幹壞事呢?神在哪兒啊?撒但抓捕、迫害我們的時候,殘害我們的時候,神怎麽不管呢?到底有没有神啊?」這是什麽?(疑惑。)人没有真實信心的時候,人不認識神的主宰,不認識神的性情、神的實質的時候,人不明白真理的時候,人心裏會産生這些疑惑,但是隨着人逐步明白真理,逐步經歷神的作工,逐步認識到神主宰的時候,這個疑惑會變成人的信心,會逐步地被解决掉,這是每一個跟隨神之人的必經之路。但是對于敵基督這一類有邪惡實質的人,他的疑惑能不能被改變?(改變不了。)為什麽改變不了?(敵基督就是不信派,他不承認神。)理論上講他是個不信派,所以他一直疑惑神。從客觀原因上來講,這一類人他天性不接受真理,不接受正面事物,而神所作的一切都是正面事物、都是真理,因為他厭煩真理、仇視真理,所以神所作的這一切的一切即便所有的人都公認是事實,是神主宰,神的主宰與神一樣是的的確確存在的,敵基督他也不承認、不接受這是事實。他不承認、不接受,在他心裏對神的疑惑是永遠都打消不了的。明明是事實,人都看見了,就是平時信心最小的人經歷了多少年之後,他對神的疑惑也都消除了,對神也有真實的信了,唯獨敵基督這一類人不能改變他對神的疑惑。從客觀理論上講這類人是不信派,不接受真理,事實上,就是因為敵基督這一類人厭煩真理,還有他的邪惡實質,這是根本原因。神作的事不管有多少人來證實,有多少人來見證,有多大的事實擺在敵基督眼前,他也不相信神的實質,也不相信神主宰萬物,這就是太邪了。這一點可以用一個事來説明,神主宰萬物這麽大一個事實,這麽明顯一個事實,敵基督他看見了也不相信、不承認,還疑惑神,而外邦人、魔鬼、邪靈講的所謂的佛祖、神仙做的一些事,他都没見到,是没影的事,他就相信,這就是特别犯邪。神無論作多麽大的事,多麽驚天動地的事,他都懷疑、藐視,都一個勁兒地在心裏疑惑,而魔鬼撒但就做一件詭异的事就把他征服了,他就服到五體投地。神作多大的事,他對神都不能産生敬畏,不能産生真實的信心,而撒但無中生有地編出一件事來,他都相信、崇拜得五體投地,這就是犯邪。敵基督疑惑神,這個事實是一直存在的。他從來就不相信神主宰萬物,也從來不承認神是真理,不管有多少人見證,有多少事實可以證明,他都不能承認,也不能相信。一方面,這是敵基督的邪惡性情實質。另一方面,可以看出這一類人真的就不是人。為什麽説不是人呢?他不具備正常人性的正常思維。不具備正常人性的思維指什麽説的?就是他對正面事物,對真理,對所有事情背後的實質、根源没有正確的判斷與領會,通過讀神的話,通過聽道,通過經歷體驗神的話,他也不能確認、不能相信,還是在疑惑。很顯然,這一類人就不具備正常人性的思維。不具備正常人性思維的人,不具備領受真理、領受神話,領受正面事物、事實的這一類人不是人。不是人還不能説他是動物,因為動物不具備邪惡性情,而他有邪惡性情。所以説還是那句話,這類人就是的的確確的敵基督,是鬼性。疑惑,這是敵基督對待神所表現出來的思想裏的一個狀態,也是他行為當中所流露出來的一種性情實質,這是最淺顯、最基本、最表面的,也是最常見的。

敵基督在心裏對神充滿了疑惑,那他對待神的話、對待神的性情還有對待神的作工有没有真實的接受?有没有真實的順服?對待神有没有真實的跟隨?很顯然,答案是没有。那隨之而來的是什麽?這類人來到神家後,就琢磨,「神在哪兒呢?看不到,只能聽到聲音。通過聲音判斷是個女性,通過説話判斷有文化,不是文盲,通過説話方式、説話内容來看,講的都是些什麽啊,怎麽一聽就迷糊呢?好多人聽了説是真理,我怎麽聽不出來呢?盡講人性裏的事,盡講人性情的事,盡講人做事流露出來的各種情形的事,這裏有生命?有道路?不太明白,反正每個人聽完都説得忠心盡本分,得讓神滿意,追求達到蒙拯救,而且很多人還寫出一些見證文章,作出一些見證。這個人是不是神啊?像不像神啊?没見過他的面,要是見了面,興許相相面還能有一個確切答案,現在光聽聲音,光聽説話内容,好像還是有點没底。」這是在做什麽呢?這是研究,想找答案,想從中看出點實底、實情、實質,然後好確定是否跟隨、怎麽跟隨,確定自己想要得的福氣、歸宿、自己的欲望能不能在這個人身上找到答案,從這個人身上能不能確切地知道天上的神到底是什麽樣的,到底存不存在,天上的神的性情,對待人的方式方法、態度,他的能耐、本事、權柄到底是什麽樣的。這是不是在研究呢?這很明顯是在研究。敵基督這一類人在研究神的同時,能不能接受神的話語作生命,把神的話語當成是人生活、行事的指南與目標呢?(不能。)普通的敗壞人類,他研究一段時間覺得,「那個路不對,心裏不平安,那麽研究找不着答案。信神怎麽能研究神呢?研究神能得着什麽啊?信神研究神神就向人掩面隱藏了,人得不着真理。不行,都説神的話是真理,能讓人從中找着道路、得着生命,我不能再研究了。」他在聽道期間、在讀神話期間逐步地發現人有敗壞性情,又逐步地發現人的敗壞性情不解决,人跟神不能相合,人不能盡好本分,什麽也做不好,逐漸又發現人盡不好本分是因為人的敗壞性情當道,人的悖逆當道,人做事都是憑敗壞性情去做,不能按真理原則辦事。接下來人就該琢磨了,「怎麽做是合乎真理原則呢?敗壞性情流露,這個怎麽解决?」最能解决人敗壞性情的是真理、是神的話,最能直接達到讓人進入真理的是人得尋找真理的原則,在做每件事的時候都找到一個原則,這樣目標、方向、路途就確立了,實行法就確立了。這幾樣確立之後,人就有路可行了,人在做事的時候就不容易觸犯行政,不容易流露敗壞性情,也不容易打岔攪擾,更不容易抵擋神了。人這樣一經歷,感覺信神找到合適的路途了,這個道是人的需要,是人該進入的,是人信神的正道,也是人生的正道,比研究神、總觀望神好多了。研究神没用,研究神人流露的各種敗壞性情解决不了,盡本分期間人所出現的各種問題也解决不了。所以,人會逐漸地從研究神過渡到尋求真理原則這條路途上來。這是普通的敗壞人類正常的進入方式,正常的經歷過程。而敵基督則不然,他從進入到神家,邁入神家門檻的第一天開始就覺得,「神家每一樣事情都那麽新鮮,跟外邦世界不一樣。在神家,都要做誠實人,大家在一起像一家人,好熱鬧啊。」他把弟兄姊妹都研究完了,彼此都熟悉、了解透了,該研究神了,「神在哪兒啊?神在作什麽?神怎麽作?天上的神不好研究,難以測透,也够不上,現在有一個便捷的途徑,就是神來在地上了,這樣就方便研究了。」有一些人可以有幸接觸到地上的神,親眼看到這個人,研究起來就更方便了。怎麽研究呢?研究他的談笑風生,在什麽事上這麽説,在哪些事上用那種方式説;他笑的時候、開心的時候是什麽背景,是説到哪些事,他不開心、生氣的時候是説到哪些事;他在什麽情况下不搭理人,什麽情况下跟人挺和氣;什麽情况下對付人,什麽情况下不對付人;哪些事他留意,哪些事他不關心;人在背後研究他,在背後欺騙他、坑他他知不知道。研究完大方向的他又研究具體的,這個人吃什麽、穿什麽,平時生活規律是怎麽樣的,都喜歡哪些東西,喜歡去哪兒,甚至喜歡什麽顔色,不喜歡什麽顔色,喜歡晴天還是陰天,颳風下雨出不出去,具體到這些事。從始到終他一直在研究,却忽略了具有神身份的這個人是來作什麽的,他説:「我不管你來是作什麽的,只要你入我的眼,讓我能研究,值得我研究,那你就是我研究的對象。」研究的目的是什麽?就是「能確認你真是神,我才踏踏實實、死心塌地、撇下一切跟隨你。因為信神就像押寶,既然你説你自己是神、是道成肉身,那我信你就等于把寶押在你身上,我不研究能行嗎?我不研究對不起我自己,我不研究是對我自己的歸宿、前途命運不負責啊,那我就得研究到底」。研究來研究去,他到今天都確定不了,「這個人到底是不是基督?是不是神所道成的肉身?不太清楚。反正跟隨的人挺多,現在福音擴展的情况比較良好,看這個勢頭好像能傳開,那我不應該掉隊,但是還得研究。」這就是死性不改。

敵基督有邪惡的性情實質,他就不會停止研究。在一個單位、一個集體就研究各類人,利用各類人,研究上司喜歡什麽,他的軟肋是什麽,然後對症下藥。來到神家,他的本性不改,一樣還是研究。他就不知道研究神不是人信神該走的路,研究神人永遠不會明白神所作的,永遠不會看到神所發表的都是真理,也永遠不會認識、意識到神所作的這一切都是為拯救人的,神所發表的這一切真理都是為拯救人類的,敵基督永遠認識不到這一點。他只看見神選民一直受撒但迫害、追捕,只看見惡人在教會中作惡攪擾,只看見宗教界敵基督勢力一個勁兒地毁謗、定罪神,神却一直不解决。所以,他就一直持守自己的觀念想象,始終不能接受神所發表的任何真理。結果怎麽樣?他們的觀念想象就成了他們抵擋神的證據,這些所謂的證據在敵基督眼裏就是他們不相信、不承認神的身份與實質的理由。正因為他們不接受真理,所以這些事實背後所包含的真理,人所該明白、該認識的真理,還有神的心意,他永遠永遠都看不到。這就是他們研究的結果。同樣在這些事實面前,那些追求真理、喜愛真理、對神有真實信心的人,不管神家發生了哪些事,他們都能從神領受,都能正確對待,都能等候神,安静在神面前禱告神,尋求摸神的心意,同時也能認識到、領受到這些事的發生都有神的美意。神為了顯明惡人,剪除惡人,會作很多人意想不到的事。同時,神為了成全神的選民,讓神的選民長分辨、學功課,也利用效力的、惡人來作一些惡。一方面,顯明他們,剪除他們;另一方面,讓神的選民看見什麽是正面事物,什麽是反面事物,什麽樣的人是神稱許的,什麽樣的人是神厭憎的,什麽樣的人是神淘汰的對象,什麽樣的人是神祝福的對象。這些都是神的選民該學的功課,這是追求真理的人在神面前所達到的正面的效果,也是人該明白的真理。而敵基督因為有邪惡的性情實質,他永遠都得不着這些最珍貴的東西。所以,他只有一種狀態,在神面前除了疑惑之外就是一直在研究,研究不透還在研究。你問他累不累,他説:「不累,研究神好玩啊,研究神有意思,有興趣,有吸引力啊。」這是不是鬼話?儼然一副撒但的嘴臉,儼然是敵基督的本性實質,絲毫没有接受真理的意思,也絲毫没有接受神拯救的意思,就是來研究神的。

接着説下一個——猜忌。從字面上看,猜忌是什麽意思?研究神有一些具體的表現、思想、行為,猜忌同樣也有,一點不差。有的人研究完神之後也不知道神的性情到底是什麽、神的喜怒哀樂到底是什麽,也確定不了神到底存不存在,更確定不了這個普通的人是不是基督,有没有神的實質。他不明白,也不清楚。之後,他得着跟神相處的機會了,一看,「他跟我交通人應付糊弄,是不是我盡本分應付糊弄的事誰給傳出去了,讓這個人知道了,所以一見面就説我這個事?這肯定是因為有人告狀,基督知道了之後針對我揭露的。那是誰告的呢?基督知道我是這樣的人還喜不喜歡我了?心裏是不是煩我了,看不上我了?那能不能準備撤换我啊?」等了一段時間一看没撤换,「嚇死我了,我還尋思基督小肚鷄腸呢,結果没這樣作,放心了」。有的人説:「那次跟基督見面我説話語無倫次,好像没文化的潑婦,説話有點兒不着調,顯露原形了,基督能不能對我印象不好啊?以後會不會提拔我呀?以前聽那意思好像要提拔我,這不見面還好,一見面盡是事。以後可不見了,見面躲着點,有多遠躲多遠,千萬千萬别打交道,别相處,别近距離接觸,要不然的話,他該看不上我了。」這是一些什麽想法、什麽做法?(猜忌。)這就是猜忌。還有的人説:「上次聚會的時候神問了一個挺簡單的問題,我没回答好,露餡了,神心裏會不會認為我這人素質也不怎麽樣,以後不培養我了?上次有人揭露我做的一件事,説我愚昧,做事欠考慮,神知道了,以後還會不會成全我呀?我在神心裏的地位到底是高、是低、是優、是惡啊?到底是哪一個檔次的呢?以後跟神説話得打草稿,不能隨便亂説話,不能心裏怎麽想就怎麽説,得在心裏多想想,多過過腦子,多思考思考,好好組織語言,把自己最優秀、最擅長的那一面讓基督看到,這多好啊,這多完美啊。」這就是猜忌。

猜忌是敵基督邪惡性情的又一樣特徵。他除了疑惑、研究,還有猜忌。總之,不管他思想裏想的側重哪一項,都與實行真理、尋求真理無關。那這些作法或者是思想、方式能不能證實敵基督這一類人的性情實質是邪惡的?(能。)他無論是疑惑也好,研究也好,猜忌也好,總之他不往真理上注重,總不回頭,就是一個勁兒地用這幾種方式思考涉及神的事,用這幾種方式來對待神,絲毫不尋求真理。不管做這幾件事情多累、多苦,他都不厭其煩地在繼續、在重複,不管研究了多長時間,猜忌了多長時間,有没有結果,他還是照着這條路一如既往地在繼續、重複。他就不會省察:「我這麽對待神是受造之物該有的方式、態度嗎?我這麽對待神的性質是什麽?流露的性情是什麽?這麽對待神合不合乎真理?神是不是厭憎呢?那神厭憎的事我一直這麽做,最終的結果是什麽?會不會被神撇弃、淘汰啊?既然有不好的結果,我為什麽就不能按着神的話、神的要求去做、去實行呢?」他有没有反省?(没有。)他為什麽没有反省?因為他的人性品質裏没有良心、理性。他没有良心,所以他做了這麽没理智、這麽荒唐的事都没有知覺;他没有理性,就導致他從來不知道自己是誰,自己應該站的位置、站的角度、站的地位是什麽,他從來感覺不到自己就是一個普通的人,是一個敗壞的人,是神所厭憎的撒但的種類、撒但的後裔。人所該接受的是神的話、神的要求、神所供應人的真理,而不是與神平起平坐來研究神,與神談笑風生,像與人相處一樣與神相處,這是不是非人類做的事?敵基督這一類人的人性品質在這個時候顯明了,而敵基督的邪惡性情實質也在支配他不厭其煩地做着這些毫無價值、毫無意義、損人不利己的事,但是他自己還放不下,還意識不到這條道路的錯誤,也意識不到做這些事背後的性質到底是什麽。不管在這事上下了多少功夫、受了多少苦、失敗過多少次,他心裏就是没有責備、没有控告,也没有虧欠,他就要與神平起平坐,甚至用俯視的方式研究神、藐視神,對神一而再、再而三地疑惑、猜忌。信神不管多少年,他對神的態度、對待神的方式從來没有改變,除了疑惑就是研究,除了研究就是猜忌,像中了邪、着了魔一樣,這就是敵基督邪惡實質的幾方面表現。敵基督天性就邪惡,人説:「你不研究神不行嗎?不疑惑神不行嗎?不猜忌神不行嗎?你不做這幾樣事,你就能明白真理了,你就能把神當神待,對神就會産生真實的信心了,你就能名正言順地成為神的子民了,就能名正言順地成為一個受造之物了。你有機會成為一個合格的受造之物,這不是名副其實的神的選民嗎?這事多好啊。」敵基督却説:「我才不那麽傻呢,做合格的受造之物有什麽好處?没勁。我疑惑神、研究神、猜忌神,那才有意思呢。」就如大紅龍説的「與天鬥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這就是敵基督邪惡的本性實質的一個準確的定義,一個真實的寫照。總之,概括起來説就是敵基督太邪惡了,邪惡到極處了。信神却絲毫不接受真理的人都是邪惡的人。有許多人總想給敵基督悔改的機會,認為他們總有一天會悔改的,這個説法對嗎?俗話説「狗改不了吃屎」,「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所以,你不能用對待人的標準、方式去對待敵基督、要求敵基督,他就是這麽個東西,他不研究神、不猜忌神、不疑惑神他心裏難受。這就是受邪惡本性支配的。

接下來該交通防備了。敵基督有一個最大的也是最清晰的思想觀點,他説:「人的命運千萬别讓神主宰、别讓神掌控,神一掌控人就完了。人得自己掌控自己才能得到幸福,吃喝玩樂才不愁,神不讓人吃喝玩樂,神不讓人過好日子,盡讓人遭罪了。所以我們的幸福得自己把握,不能把命運交在神手裏,不能什麽事都被動地等待,讓神預備,讓神開啓、帶領,可别做那樣的人。我們有人權,有自主行動的權利,我們有自由意志,不需要事事都向神報告、事事都向神尋求,那顯得多無能啊,傻瓜才那麽做呢。」這是做什麽呢?(防備。)還有的人説:「你要是在神面前起誓就得小心點兒,説話措辭可得想清楚,人在做天在看啊。」有的人禱告説「神啊,我這一生都獻給你了,青春獻給你了,我不找對象、不結婚」,結果説完這話後悔了,「神能不能照我的話成就啊?我真需要對象的時候怎麽辦呢?真想結婚的時候怎麽辦呢?神能不能報應我啊?壞事了。」從此以後,他就悶悶不樂、鬱鬱寡歡,見到异性趕緊躲,就怕臨到報應。這是做什麽呢?(防備神。)還有一類人説:「為神花費這不是容易的事,也不是簡單的事,得留後手,把自己的後路都預備好了之後再為神花費,要不然的話,你彈盡糧絶的時候神才不管你呢。你為神花費是你自己的事,神主宰萬物那是又一碼事。神主宰萬物,就你那麽個小人物,神能管嗎?神光管大事,這些小事神不管。所以,自己把自己的後路都得預備、籌劃好了,萬一到時候神不要了,被打發了,神也不能憐憫。」這是什麽想法?(防備。)人的心眼兒不少啊。還有些人做了帶領後也付了一些代價,也有一些真實的花費,結果因為人性不好,性情惡劣,有敵基督性情,給神家帶來不少虧損,就被打發走了。從此之後,他學會老實做人、低調做人了,跟誰都不交心了,説:「我以前盡跟人交心了,實底都讓人知道了,結果人跟神家一反映,就把我打發走了。所以,我得學會封閉自己,學會包裹自己,學會防守,學會保護自己,可别隨便跟人交心,甚至跟神也不能交心了。我再也不相信神是真理、神是信實的了,我更不相信弟兄姊妹,没有一個人是值得我信賴的,家人也不行,親人也不行,追求真理的人就更不用説了。」這是做什麽呢?(防備。)敵基督這一類人經歷對付修理、失敗跌倒,經歷被顯明,他們最終總結出一句話「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其實他没少害人,最後還偽裝自己,總結出這麽一條,這是不是真理?(不是。)信神多年,經歷了很多失敗挫折,經歷了神的顯明,經歷了神的對付修理,也經歷了弟兄姊妹不同方式的對待,正常情况下,人應該在這些失敗的教訓當中認識自己、反省自己,尋求真理,在神話當中找到自己失敗的原因,找到自己跌倒爬起來之後該實行的路。但是敵基督這類人却不是這樣做的,多次跌倒失敗之後,他變本加厲了,對神的疑惑更加重了、更多了,對神的研究更强烈了,對神的猜忌程度也更深了,同樣,對神的防備之心也充滿了,他的防備裏滿了埋怨、氣憤、不服、不忿,甚至逐步地産生否認、定罪、論斷。這是不是越來越危險了?(是。)從敵基督對待神,對待神所擺設的環境、人事物,還有對待神對他的顯明、管教等等這一系列的神所作的這些事的態度上來看,他有没有一丁點兒尋求真理的意思?有没有一丁點兒順服神的意思?有没有一丁點兒相信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而是有神主宰的這樣的認識與意識?很顯然,没有。他的防備根源上可以説是來自于他對神的疑惑,他對神的猜忌根源上也可以説是他對神的疑惑,而他對神的研究産生出來的結果可以讓他對神加以猜忌,同時也加以防備。從敵基督思想裏産生出來的各種思想觀點,以及在這些思想觀點支配之下所産生的各種作法、行為來看,這一類人簡直是不可理喻,没法明白真理,没法對神産生真實的信心,没法徹底相信、承認神的存在,相信、承認神主宰萬物、主宰一切。這些都是因為他的邪惡性情實質所導致的。

好了,這次就交通到這兒。再見!

上一篇: 第一百一十九篇 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三十四)

下一篇: 第一百二十一篇 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三十六)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救主」早已駕着「白雲」重歸

幾千年來,人一直盼望能够看見救世主的降臨,盼望能够看見救世主耶穌駕着白雲親自降臨在渴慕盼望他幾千年的人中間,人也都盼望救世主重歸與人重逢,就是盼望那與人分别了幾千年的救主耶穌重新歸回,仍舊作他在猶太人中間作的救贖的工作,來憐憫人,來愛人,來赦免人的罪、擔當人的罪,以至于他擔當人的…

你對「十三封書信」持守什麽態度

在聖經新約裏有保羅的十三封書信,這十三封書信都是保羅作工時寫給信耶穌基督的衆教會的,也就是在耶穌升天以後,保羅被興起之後寫了這些書信。他的書信是作主耶穌死後復活升天的見證,也是傳講讓人悔改背十字架的道。當然,這些道與見證都是在教訓當時猶太各處的衆弟兄姊妹,因為當時的保羅是做主耶穌…

第二十九篇

你可知道時間緊迫嗎?那麽你要在短期内靠我脱去一切在你身上不合我性情的東西:愚昧、遲鈍、心思不清明、心軟、意志脆弱、謬妄、情感太重、糊塗没有分辨。這些都要盡快脱去。我是全能神!只要你肯與我配合,我能醫治你的各樣疾病。我是察看人心肺腑的神,知道你身上的各樣病和不健全的地方,這些都是攔…

對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

在弟兄姊妹中間總釋放消極的人是撒但的差役,是攪擾教會的,這樣的人有一天都得被開除出去,都得被淘汰。人信神若不存着敬畏神的心,若不存着順服神的心,那這樣的人不僅不能為神作什麽工作,反而成了攪擾神工作的人,成了抵擋神的人。信神的人不順服神、不敬畏神,而是抵擋神,這是信神之人的最大的耻…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