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基督全能神發表的經典話語

目錄

十 神選民必須進入的真理實際方面的經典話語

(二)如何禱告神、敬拜神方面的經典話語

22 什麼是真實的禱告呢?就是和神說心裡話,摸著神的心意和神交通,在神話上與神交通,感覺和神特別近,覺得神就在你的面前,覺得有話跟神說,心裡特別亮堂,感覺神特別可愛,你就特別受激勵,弟兄姊妹聽了有享受,就覺得你說的話是他的心裡話,是他要說的話,你所說就代替他要說的,這是真實的禱告。當你有真實的禱告之後,心裡就得平安,心裡就有享受,愛神的勁就能起來,覺得愛神是人生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事,這證明你的禱告達到果效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關於禱告的實行》

23 禱告時得有一顆安靜在神面前的心,有一顆真誠的心,是和神有真實的交通、禱告,不是要你說好聽的話來欺哄神。禱告圍繞神現在要作成的,願神多開啟光照你,將自己的實際情形與難處帶到神面前禱告,包括和神立的心志。禱告不是為了走過程,乃是用一顆真心來尋求神,求神保守你的心,使你的心能夠時常安靜在神面前,在神給你擺設的環境當中使你能認識自己、恨惡自己、背叛自己,從而使你和神有一個正常的關係,真正成為一個愛神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關於禱告的實行》

24 神對人要求的最低標準就是人能向他敞開心,人若將真心交給神向神說真心話,那神就願意在人身上作工,神要的不是人彎曲的心而是單純誠實的心。人對他不說真心話他就不感動人的心,也不在人身上作工,所以禱告最關鍵的就是能向神說真心話,將自己的缺欠或悖逆的性情向神訴說,向神完全敞開自己,這樣神才能對你的禱告感興趣,否則神會向你掩面的。禱告的最低標準是必須能維持你的心能安靜在神面前,心不離開神,或許這一個階段你沒有更新更高的看見,但你必須以禱告來維持現狀,不能倒退,這是最起碼必須達到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關於禱告的實行》

25 禱告不是走走形式、走走過程或背背神話,就是說禱告不是學話、不是模仿,禱告必須得達到心能交給神,與神交心來接受神的感動。禱告要達到好的果效,必須建立在讀神話上,在神話裡禱告才能有更多的開啟與亮光。一次真實的禱告的表現是:對神所提出的要求有渴慕的心,而且願意達到,對神所恨惡的也能恨惡,在此基礎上加以認識,對神所闡明的真理有認識不模糊。禱告之後有心志、有信心、有認識、有實行的路,這才叫真實的禱告,這樣的禱告才達到果效了。但禱告必須建立在享受神話、在神話裡與神交通的基礎上,心能尋求神而安靜在神面前,這樣的禱告已經進入與神真實交通的地步。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關於禱告的實行》

26 當神造了人之後,將靈賜給人,便囑咐人,若不呼求神不能與神的靈接通,因而天上的「衛星電台」不能在地上被接收,在人的靈中沒有了神,便留下了空座給別物留著,這樣撒但就會乘機而入,而當人用心來接觸神的時候,撒但頓時慌作一團,在倉皇中逃走。神藉著人的呼求賜給人所需,但神並不是起初就「住在」其內,只是時時因著人的呼求而給予人資助,人因著內在力量的存在得以剛強,因此撒但不敢隨意到此處來「遊玩」,這樣人若與神的靈時時接通,因而撒但不敢來攪擾。若無撒但攪擾,人的一切生活就正常,神便有機會在人裡面作工,毫無攔阻,這樣神所要作的就能藉著人來達到。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十七篇說話的揭示》

27 你最難的時候,你最摸不著神的時候,在你最痛苦、在你最孤獨的時候,在你覺得外表上好像遠離神的時候,人最應該做的一件事是什麼?呼求神。你呼求神就有力量;你呼求神,你就能感覺到神的存在;你呼求神,就能感覺到神的主宰;你呼求神,你禱告神,你把你的命交在神的手中,你就能感覺到神就在你身邊,神沒有離棄你。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具備真實的順服才是真正的信》

28 禱告的內容是什麼呢?隨著你心裡的真實情形與聖靈所作的一步一步地禱告,按著神的心意與神對人的要求來與神交通。剛開始操練禱告的時候,先把自己的心給神,不求摸神的心意,只求能把心裡話向神訴說。你到神面前這樣說:「神啊!我以前悖逆你,今天才認識到,我真是敗壞可恨,以前都是虛度光陰,從今以後我要為你活著,活出有意義的人生,滿足你的心意。願你的靈一直在我身上作工,一直光照開啟我,讓我在你面前作剛強響亮的見證,讓撒但在我們身上能看見你的榮耀、看見你的見證、看見你得勝的證據。」這樣禱告的時候,你的心就完全得著了釋放,你有這樣的禱告之後,你的心與神更近了,若你能經常這樣禱告,聖靈在你身上必然作工。總這樣呼求,在神面前立心志,到有一天你的心志在神面前就能蒙悅納,你的心、你的全人都能被神得著了,最後你就成了一個被神成全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關於禱告的實行》

29 禱告是不看你禱告的話說得多好,只要說心裡話,說實在話,根據你自己的難處說實在話,站在受造之物的角度上、站在順服的角度上說:「神哪,人的心太剛硬你知道,神哪,在這事上你引導我,你知道我有軟弱,我差得太多,不合你用,我有悖逆一做就打岔你的工作,都是不合你心意的,求你作你自己的工作,我們只是配合配合……」這話你都說不出口你這人就完了。有人想:「我禱告還得分辨禱告得有沒有理智,這也禱告不成啊。」這沒事,操練一段時間就好了,禱告禱告有些話說得不合適了就知道了。禱告與神的關係是最直接的,人與神的關係就是在禱告的時候是最親近的,平時你做事的時候還能馬上跪下來禱告嗎?不能。人跪下來禱告時與神的關係是最近的了。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禱告的意義與實行》

30 禱告最基本的常識:

1.不能盲目地隨意說幾句話,必須自己心裡有負擔,即必須有目標地禱告;

2.禱告必須得有神的話,在神話的基礎上禱告;

3.禱告不能老生常談,老掉牙的東西不許提起,專門操練說聖靈現實的說話,這樣才能與神接上頭;

4.集體禱告必須圍繞一個中心,必須是聖靈現時的工作;

5.所有的人都得學會代禱,必須在神的話中找著代禱的部分,而且在此基礎上有負擔,常常為此而禱告,這也是體貼神心意的一種表現。

個人的禱告生活是在明白禱告的意義、禱告的常識的基礎上的,在日常生活中常常為自己的缺欠而祈求禱告,為了達到生命性情有變化,在認識神話的基礎上而禱告。每個人都得建立自己的禱告生活,為了在神話上有認識而禱告,為尋求對神作工有認識而禱告。把自己的實際情況交在神面前,實事求是不講究方式,關鍵一點是為了達到有真實的認識,有對神話的實際經歷。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關於禱告的實行》

31 臨到事頭一件要做的就是趕緊禱告,禱告不是光有口無心嘴裡磨叨磨叨就完事了,這不解決問題。可能你這樣禱告三次五次、十次八次都沒什麼收穫,那你也別洩氣,還得禱告。臨到事先禱告這代表什麼?代表你這個人把神放在第一位了。臨到事先問神,先讓神知道,讓神來做主,讓神來幫助你,讓神作你的主導,給你指導方向,你把神放在第一位了,你心裡有神。你心裡沒神,臨到事你先來火了,發脾氣了,先不願意了,先消極了,這就是心裡沒神的表現。在實際生活當中凡事臨到都得禱告,頭一件事就是跪下來禱告,這是最關鍵的。禱告意味著你在神面前對神的態度,你心裡沒神就不會這樣做。……所以臨到事第一是先有禱告,禱告的內容是存著尋求的態度去尋求,去摸索,表明自己的想法、觀點、態度,這是該有的。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凡事都得用真理的眼光來看待》

32 禱告主要是說實話:「神哪!你知道人的敗壞,今天我又做了一件事沒有理智,我這裡面有存心,但是我這個人詭詐,當時沒按著你的心意去做,沒按著真理去做,按著我的意思去做了,我還辯護,現在我認識到自己的敗壞了,求你能更開啟我,讓我在真理上明白,能實行出來脫去這些東西……」就這麼說,實際的事實際地交代、實際地說:「神哪!我願意脫去敗壞,願意性情變化、實行真理……」很多時候人不是真實的禱告,光是回想回想,光是在思想上有認識、有悔改了,但是在真理上並沒有認識透,這得藉著禱告,禱告之後這個認識程度就比你回想認識的程度深多了。聖靈作工感動給你的情形、給你的感覺、給你的感動讓你對這件事認識得特別深,懊悔的程度也特別深。你懊悔得深對這個事認識得就透。你光浮皮潦草地省察,之後也沒有合適的實行的路,在真理上也沒什麼進展,還是達不到變化。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禱告的意義與實行》

33 你看有些人每天看神話也沒看出這果效,看完神話之後交通交通心裡就亮堂了,也有些路了,如果聖靈再給你一些感動,再給你負擔,再給引導,那就大不一樣了。如果你光自己看神話之後有點小感動,當時流淚了,但是幹一會兒活兒之後一時的感動一會兒就消失了。如果你有一次流淚的禱告、懇切的禱告或者是真心實意的禱告,禱告完之後三天那勁兒還下不去,是不是都有這樣的經歷?這就是禱告達到的果效。禱告的目的就是人能來到神面前接受神要給人的東西,你時常禱告,時常來到神面前,那你就時常跟神有關係,裡面就總有他的感動,總接受他的供應,總接受人就變化了,光景就越來越好,不下沉了。尤其弟兄姊妹在一起共同禱告,禱告完之後勁兒特別大,滿臉冒汗,感覺得的真多。其實在一起幾天也沒交通什麼,是一禱告把人的勁兒激起來了,恨不得一下子把家、把世界都撇棄,恨不得什麼都不要,唯獨有神就夠了,你看這個勁兒多大。聖靈作工給人這個力量人永遠享受不完哪!你不靠著這個力量,硬著自己的頭皮、硬著頸項走,或者憑著自己的毅力、心志走能走到哪兒去!那走不多長、走不多遠就得跌倒,就得墮落,走走那股力量就沒有了。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禱告的意義與實行》

34 要做誠實人,要為除掉詭詐的心而禱告神,藉著禱告隨時潔淨自己,藉著禱告被神的靈感動,你的性情隨之就逐步變化了。真正的靈生活就是禱告的生活,就是被聖靈感動的生活。被聖靈感動的過程,就是人性情變化的過程,沒有聖靈感動的生活不是靈生活,還是屬於宗教儀式,常常有聖靈的感動,有聖靈的開啟、光照的人,才是進入靈生活的人。人的性情是隨著禱告不斷地變化的,人越被神的靈感動,積極成分、順服成分越多,人的心也逐漸得著潔淨,性情也隨之逐漸變化,這是真實的禱告帶來的果效。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關於禱告的實行》

35 禱告是人與神配合的一種途徑,是人呼求神的一種方式,是人受神靈感動的過程。可以說,沒有禱告的人是沒靈的死人,說明他無接受神感動的器官;沒有禱告就達不到正常的靈生活,更不能跟上聖靈的作工;沒有禱告,就是與神斷絕了關係,不能獲得神的稱許。作為一個信神的人,禱告越多,即接受神的感動越多,這樣的人就越有心志,越能接受神的最新開啟,因此,這樣的人才能被聖靈儘快地成全。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關於禱告的實行》

36 禱告不是一種儀式,有很多的意義,從人禱告就可以看見什麼呢?人在直接事奉神。你如果把這事看成儀式,那你保證事奉不好神。跟神沒有用心的禱告,沒有真實的禱告,可以說在神那兒你不算數,沒有你這個人,沒有你這個人你哪有聖靈作工啊,所以人作作工作就癟了,以後沒有禱告就沒工作了,是禱告帶來的工作、禱告帶來的事奉。說你是帶領的、事奉神的人,但你從來沒有在禱告上下功夫、在禱告上求真,這樣事奉來事奉去就栽了。……人能常常來到神面前,能常常禱告,證明你把神當一回事了。你常常自己作,常常沒有禱告,常常背著神做這個做那個,那你不是在事奉神,而是在搞自己的經營,搞自己的經營不就被定罪了嗎?在外表來看你好像沒做什麼攪擾的事,也沒有什麼褻瀆,但是你是在做自己的事,那你不是在打岔嗎?是不是?雖然在外表上看你好像沒打岔,但是在性質上你是抵擋神。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禱告的意義與實行》

37 雖然說人跪下來禱告是在一個無形的空間當中,說說話禱告禱告,但你得看清楚人的禱告也是聖靈作工的一種途徑,人在對的情形裡禱告尋求,聖靈同時也在作工,這是兩種不同角度的神與人的一種默契,或者說是神在幫助人處理一些事,這是人來在神面前的一種配合,也是神作成人的一種方式,更是人生命正常進入的路途,不是一種儀式。禱告不是光能激一激人的勁,或喊喊口號,不是這樣,如果光是那樣,那走走過程喊喊口號就可以了,用不著求什麼,用不著敬拜也用不著敬虔了。禱告的意義挺深哪!人常有禱告,而且你會禱告,經常有順服的禱告、理智的禱告,那你裡面時常都特別正常。如果你經常禱告口頭幾句口號,沒有什麼負擔,也不琢磨在禱告的時候怎麼說是有理智,怎麼說是沒有理智,怎麼說不是真實的敬拜,對這個事從不求真,那你的禱告就沒有成功的時候,而且你裡面的情形總是不正常,對於什麼是正常理智、真實的順服、真實的敬拜、該站什麼角度這些方面的功課、這些方面的進入永遠不會太進深,這都是細微的事。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禱告的意義與實行》

38 現在你們得掌握,你禱告時所說的話有沒有理智,不管你這個人愚昧也好,或者是有意這麼作也好,你的禱告沒有理智聖靈是不會在你身上作工的,所以說,你禱告的時候說話得有理智,口氣得合適:「神哪!你知道我的軟弱,你知道我的悖逆,只求你加給我力量,讓我能經得住這樣的環境,但是要按你的意思,我只這麼求,我不知道你的意思是什麼,就按你的意思成就,哪怕就是讓我效力,哪怕是讓我作襯托物,我都心甘情願,但是求你加給我力量,求你加給我智慧,讓我在這事上滿足你,我只願順服你的安排……」你這樣一禱告完之後感覺特別踏實,如果你光是一個勁兒地求啊求啊,求完之後也是一堆空話,因為你的意思已經定規了。當你跪下來禱告的時候這樣說:「神哪!你知道人的軟弱,你知道人的情形,求你在這事上開啟我,讓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只願順服你的一切安排,我的心願意順服你……」你這樣禱告聖靈就這樣感動你,你禱告的路如果不對那就乾乾巴巴,聖靈不感動你,你光在那兒叨咕叨咕、默禱默禱或閉上眼睛隨意說幾句,這純屬應付糊弄,你應付糊弄聖靈能作嗎?人來在神面前都得規規矩矩的,敬虔地來到神面前,你看在律法時代祭司獻祭的時候都跪著。禱告不是那麼簡單的事,人來到神面前還張牙舞爪,還想鑽到被窩裡躺著閉著眼睛,這還能行!我說這話並不是非得要求人去守一個什麼規條,最起碼人的心得向著神,人在神面前得有敬虔的態度。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禱告的意義與實行》

39 在你們的日常生活當中,你們經歷神、禱告神都是馬裡馬虎,一邊幹活一邊禱告,這樣能算把心交給神嗎?心裡想著家裡事,想著肉體的事,總是一心二用,這是把心安靜在神面前嗎?因為你的心總在外面的事物上,不能回到神的面前。要想把心真實地安靜在神的面前,必須作有意識的配合工作,就是說,你們每個人都應該有個人的靈修時間,避開一切人、事、物靜下心來,安靜在神的面前。每一個人必須都有個人的靈修筆記,把對神話的認識、對靈裡的感動都記錄下來,不管是深還是淺,有意識地把心安靜在神的面前。若你一天能有一個小時或兩個小時真實的靈生活,那你一天的生活就感覺充實,心裡亮堂。若每天都有這樣的靈生活,你的心能更多地歸給神,你的靈就會越來越強,越能走上聖靈所帶領的路,神越加倍祝福你。……你的靈生活越多,你的心越能被神的話佔有,總掛念著這些事,總以這些事為負擔,之後,再藉著靈生活把你的心裡話都向神訴說,你願意怎麼做,你心裡想的是啥,你對神的話有什麼認識、有什麼看法都向神說,一點也別隱藏,操練向神說心裡話、吐露真情,心裡有的儘管都說出來。你越這樣說,越覺得神可愛,你的心越被神吸引,這時你覺得只有神最親,無論如何你也離不開神。你天天作這樣的靈修,總也不忘記,似乎是你的終身大事,這樣,你的心才能被神的話佔有,這才叫被聖靈感動。似乎你的心總被神佔有,在你的心中總有你自己所愛的,誰也奪不去,此時神就真正活在你的裡面了,神在你的心裡就有了地位。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正常的靈生活將人帶入正軌》

40 把心安靜在神面前這是進入神話的最關鍵的一步,是所有的人現在急需進入的功課。把心安靜在神面前進入的途徑:

1.把心從外面的事上收回,安靜在神面前,用專一的心向神禱告。

2.心安靜在神面前吃喝享受神的話。

3.平時自己用心默想思念神的愛,揣摩神的作工。

先在禱告這方面開始著手,有專一的心,有定時的禱告,無論時間怎麼緊、活怎麼忙,或者什麼事臨到,每一天都正常地禱告,正常地吃喝神的話。不管在什麼環境裡只要吃喝神的話,靈裡就特別有享受,而且不受周圍人、事、物的攪擾,平時心思念神的時候,外面事打擾不了,這就是有身量了。先從禱告這方面開始著手,安靜在神面前禱告最有果效,然後就是吃喝神的話,在神的話上能揣摩出亮光來,能找著實行的路,知道神說話的目的是什麼,領受得不偏左右。在平時心能正常地親近神,能思念神的愛,揣摩神的話,不受外面事物攪擾。當你的心安靜到一定程度時能達到靜念,無論在什麼環境裡,裡面思念神的愛,裡面真實地親近神,到最後達到一個地步心裡發出讚美,甚至比禱告還好,這是有一定身量了。你能達到以上所說的那些情形,證明你的心真安靜在神面前了,這是第一步基本功。人能安靜在神面前以後才能有聖靈的感動、聖靈的開啟光照,才能跟神有真實的交通,並且還能摸著神的心意,摸著聖靈的引導,這就進入靈生活的正軌了。操練活在神面前達到一個深度,能背叛自己、恨惡自己,活在神的話中,這是真把心安靜在神面前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關乎心安靜在神面前》

41 你心若真安靜在神的面前,那就不受外界任何事攪擾,不被任何人、事、物佔有。若在這方面有進入,那些消極的情形或人的觀念、處世哲學、人與人的不正常關係、心思意念等等一切反面的東西自然而然就消失了。因為你總揣摩神的話,心裡總親近神,總被神現實的說話佔有,那些消極的東西不知不覺就脫去了。新的正面的東西佔有你,舊的反面的東西就沒有地位了,所以你不要去注重那些消極的東西,這些不用你自己用力克制。你要注重安靜在神面前,多多吃喝享受神的話語,多多唱詩讚美神,讓神在你身上有作工的機會,因現在神要親自成全人,神要把你的心得著,他的靈感動你的心,你隨從聖靈的引導活在神面前就滿足神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關乎心安靜在神面前》

42 怎麼尋求聖靈的感動呢?最關鍵是活在神現實的說話裡,在神所要求的基礎上禱告,禱告完之後,聖靈必定感動你。如果你沒在神的現實說話的基礎上尋求也是不行的,你應這樣禱告:「神啊!我是抵擋你的,實在太虧欠你,我太悖逆了,總是不能滿足你。神哪,願你拯救我,我願為你效力到底,我願意為你死,你審判我、刑罰我,我都沒有怨言,我抵擋你我該死,讓所有的人都因著我的死看見你的公義性情。」當你這樣發自內心禱告的時候,神會垂聽的,也會引導你的,如果不在聖靈現實說話的基礎上禱告,聖靈不可能感動你。如果你按著神的心意、按著神正要作的去禱告:「神啊!我願意接受你的託付,在你的託付上忠心,為著你的榮耀,我願獻上自己的一生,能夠讓我所作所為達到子民的標準,讓我的心受你的感動,願你那靈時時開啟我,讓我所作所為都能羞辱撒但,最終被你得著。」圍繞神的心意作這樣的禱告,聖靈必定作工,不在乎禱告的話有多少,關鍵看你是不是摸著神的心意。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神的最新作工跟上神的步伐》

43 作為一個追求生命的人,首先必須把心完全獻給神,這是先決條件,願弟兄姊妹與我一同禱告說:神啊!願你在天之靈施恩於在地的人,使我的心全部歸給你,使我的靈受你感動,能在心與靈之間看見你的可愛之處,使地上的人有福看見你的佳美。神哪!願你的靈再次感動我們的靈,使我們的愛天長地久、永恆不變!神在我們所有的人身上作的都是先檢驗我們的心,當我們把心全部傾注在他的身上之時,神便開始感動我們的靈,只有在靈中才可看見神的可愛、至高、偉大,這是聖靈在人身上所走的路。你有過這樣的生活嗎?你體驗過聖靈的生活嗎?你的靈是否被神感動?你是否看見聖靈怎樣在人的身上作?你的心是否全部歸給神?當你把心全部交給神的時候,你便能直接體驗聖靈的生活,而且聖靈的工作會不斷地向你顯明,此時,你就會成為聖靈所使用的人。你願意成為這樣的人嗎?在我的記憶之中,當我受聖靈的感動第一次把心交給神的時候,我便俯伏在神的面前大聲求告:神哪!是你開啟了我的雙眼,使我認識了你的拯救,我願把心全部交給你,我只求你的旨意成就,只願我的心在你的面前得著你的稱許,只求通行你旨意。這次的禱告最使我難忘,使我深受感動,在神面前我痛哭流淚,這是我——一個被神拯救之人在神面前第一次成功的禱告,也是我的第一個心願。在這以後的日子裡,我常常接受聖靈的感動,你有過這樣的經歷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路……(三)》

44 有的時候在享受神話時靈裡受感動,覺得非愛神不可,裡面的勁還特別大,沒有放不下的東西,你有這個感覺就是被神的靈感動了,你的心完全歸向神了,你就會向神禱告:「神啊!我們真是你預定揀選的,因著你的榮耀,我感到自豪,因著我做你的子民而感到榮幸,為著通行你的旨意我願完全為你花費、為你獻上,把我的一生、把我的畢生精力都獻給你。」當你這樣禱告的時候,心裡對神有無限的愛與真實的順服,你有過這樣的經歷嗎?人如果常常被神的靈感動,就會有特別奉獻的禱告:「神哪!我願意看見你得榮的日子,我願意為你活著,為你活著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事,我絕不願意為撒但活著、為肉體活著,今天能為你活著這是你的高抬。」當你作這樣的禱告以後,覺著非得把心交給神,非得把神得著,在有生之年得不著神死也不甘願。作完一次這樣的禱告之後裡面就有一股使不完的勁,你也不知道那是從哪來的勁,裡面就有無窮無盡的力量,特別覺得神可愛,覺得神值得人去愛,在這個時候就是受了神的感動了。凡是有過這樣經歷的人,都是受神感動的人。常常受神感動的人生命會發生變化,他能立下心志願意完全得著神,愛神的心也比較堅強了,他的心完全歸向神了,什麼家庭、世界、纏累、前途都拋到九霄雲外,願把一生的精力都獻給神。凡是被神的靈感動的人都是追求真理的人,是有希望能被神成全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神的最新作工跟上神的步伐》

45 真實的敬拜怎麼產生的?人看見神,人真認識神,沒有不敬拜神的,沒有不敬畏神的,一看見神人就害怕了。現在人在神道成肉身作工期間,對道成肉身的神的性情、所是所有,人越有認識,人越覺得寶愛,對神越有敬畏。往往越沒有認識越大大乎乎,把神當人對待了。人若真認識神、真看見神,他就恐懼戰兢。為什麼約翰說「以後要來的那一位,我給他提鞋都不配」?他心裡雖然沒有太深的認識,但是他知道神的可畏。現在有多少人能敬畏神呢?不認識神的性情怎能敬畏神呢?人不認識基督的實質,也不了解神的性情,更不能真實地敬拜神了,人光看到基督外表的普通正常,對他的實質沒有認識,這樣,人就容易把基督當作一個普通的人對待,對他能採取輕慢態度,能欺騙,能抵擋、悖逆、論斷,能自以為是,對他的話不當一回事,能隨意對待他的肉身,能起觀念、褻瀆。要解決這些問題就要認識基督的實質、基督的神性,這是認識神的主要方面,是所有信實際神的人必須進入達到的。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對道成肉身的認識》

46 因著靈與靈的相間,所以所有信神的人都對神有渴慕之情,都願意接近,都願意傾心交談,但又不敢接觸,只是望而生畏,這都是靈的吸引力。因為神本是讓人愛的神,在他身上有無窮無盡讓人愛的成分,所以人都愛他,都想在他面前向他吐露真情。其實,人都有一顆愛神的心,只是撒但的攪擾使麻木痴呆、可憐的人不能認識神。所以神說出人對神的真情:「人不曾在心底深處而厭憎我,而是在靈深處依戀我……我的『實際』使人不知所措,摸不著頭腦,但又都願意接受。」這正是所有信神之人心靈深處的實際光景。當人真認識神的時候,人對神自然就變作另一種態度了,而且人能因著靈的作用而發出內心深處的讚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十五篇說話的揭示》

47 彼得禱告說:神你寬待我的時候我高興、我得安慰,你刑罰我的時候,我心裡更有安慰、喜樂,雖然我有軟弱,有難言之苦,有眼淚,有憂傷,但你知道我的憂傷是因我的悖逆,是因我的軟弱。我因不能滿足你的心意而哭泣,因夠不上你的要求而憂傷、懊悔,但是我願意達到這個境界,願意盡我的全力去滿足你。你的刑罰作了我的保守,你的刑罰作了我最好的拯救,你的審判勝過你的包容與忍耐,沒有你的刑罰審判,我享受不到你的憐憫慈愛。到如今,我更看見你的愛超過諸天、勝過一切,你的愛不僅僅是憐憫慈愛,更是刑罰審判,我在你的刑罰與審判中所得的太多了。沒有你的刑罰審判,就沒有一個人能得著潔淨,也沒一個人能體嘗到造物主的愛。雖然我百經試煉,我百經患難,以至於九死一生,使我真正認識了你,得著極大的拯救,若你的刑罰、審判,你的管教離開了我,我就活在了黑暗之中,活在撒但權下了。人的肉體有何益處呢?你的刑罰、審判離開了我,就如你的靈離棄了我,又如你再不與我同在,這樣,我怎能生存下去呢?你給我病患,又奪去我的自由,我能生活下去,但你刑罰審判離開了我,我就沒法生活下去。我沒有了刑罰、審判也就失去了你的愛,你的愛太深,我無法表達,失去了你的愛,我就活在了撒但的權下,不能見到你的榮面,你叫我如何生活下去?這樣的黑暗、這樣的生活我難以走下去,我有你的同在就如見到你一樣,我怎能離開你呢?我真心地懇求你,求你不要將我最大的安慰奪去,哪怕是你星星點點的安慰之語。我享受了你的愛,如今我已無法遠離你,你叫我怎能不愛你呢?我因你的愛流了許多憂傷的淚,但我總覺得這樣的生活更有意義,更能充實我自己,更能改變我自己,更能達到受造之物該具備的真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

48 正如彼得所經歷的,當他最軟弱的時候他禱告:神哪!無論何時何地,你知道我都想念著你,無論何時何地,你知道我都願意愛你,但是我的身量太小,軟弱無力,我的愛太有限,我對你的真心實在太少,與你的愛相比,我簡直不配活著,我只希望我這一生之中不白活著,不僅是能夠還報你的愛,更能把自己的所有都獻給你。只要滿足你,作為一個受造之物我就心安了,沒有什麼別的要求。雖然我現在軟弱無力,但我不能忘記你的囑託,不能忘記你的愛。我現在僅僅是還報你的愛,神哪!我心中難受萬分,如何能將我心中的愛還給你,能盡上我的所能,能夠滿足你的心願,能夠將我所有的都獻給你,人的軟弱你都知道,我怎樣才能夠得上你的愛呢?神哪!你知道我身量小,你知道我的愛太少,在這樣的環境裡我怎樣才能盡上我的所能呢?我知道我應該還報你的愛,我知道我應該把自己的所有都給你,但現在我身量實在太小。求你加給我力量,加給我信心,讓我更能有純潔的愛獻給你,更能把自己所有的都獻給你,不僅是能夠還報你的愛,更能達到讓我體嘗你的刑罰、審判、試煉,以至於更重的咒詛,你讓我看見了你的愛,我沒法不愛你,我今雖軟弱無力,但我又怎能忘記你呢?你的愛、你的刑罰、你的審判都使我認識了你,但我又感到我無法滿足你的愛,因你太偉大了,我如何才能把自己的所有都獻給造物的主呢?他有這個要求,但身量不夠,此時的彼得心如刀絞,痛苦萬分,在這樣的環境之下他不知如何是好,但他仍然繼續禱告:神哪!人的身量是幼小,人的良心也是脆弱的,我只能達到還報你的愛,現在我不知道怎麼能夠滿足你的心意,盡上我的所能,盡上我的所有,把我自己所有的都獻給你,無論你審判,無論你刑罰,無論你賜給,無論你奪取,你讓我都毫無怨言。多少時候當你刑罰審判我的時候,我裡面總有怨言,總也達不到純潔,總不能滿足你的心願,出於無奈才還報你的愛,我此時更恨惡我自己。彼得是因著尋求更純潔的愛才作出這樣的禱告的,他是在尋求,也是在祈求,更是在自責,向神認罪,覺得虧欠神,覺得恨惡自己,但又帶有幾分憂傷、消極,他總是這麼感覺,自己總好像夠不上神的心意,不能盡上自己的所能。這樣的環境中,彼得仍追求約伯的信心,他看見了約伯當時信心那麼大,是因約伯看到一切都是神賜給的,神奪去他的一切也是理所當然,神願意給誰就給誰,那是神的公義性情,約伯並沒有什麼怨言,還是能稱頌神。彼得也認識了自己,他心裡禱告說:「現在我不能只滿足於用良心還報你的愛,還給你多少愛,因我的意念太敗壞,不能將你看成是造物的主。因我仍不配愛你,我要達到能夠將我所有的都獻給你,心甘情願,對你所作的都認識,沒有一點選擇,讓我看見你的愛,而且能夠有讚美你的聲音,能夠稱頌你的聖名,讓你在我身上得著大的榮耀,我願意為你站住這個見證。神哪!你的愛何其寶貴,又何等美麗,我怎能願意活在惡者手中呢?我不是你造的嗎?我怎能活在撒但的權下呢?我寧願讓我的全人都活在你的刑罰之中,我也不願意活在那惡者的權下,我願將我的身心都獻給你的審判,都獻給你的刑罰,只要我能得著潔淨,能把自己所有的獻給你,因我厭憎撒但,不願活在它的權下。藉著審判我發表你的公義性情,我心甘情願,沒有一點怨言,只要能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我願一生陪伴你的審判,因此認識你的公義性情,脫離惡者的權勢。」他總這麼禱告,總這麼尋求,達到較高的境界,不僅是能夠還報神的愛,更重要的是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不僅是良心不受控告,而且能夠高過良心標準。他這樣的禱告不斷地達到神的面前,以至於他的心志越來越高,他愛神的心也越來越大。儘管他痛苦萬分,但他仍不忘記愛神,仍然在尋求,達到能夠明白神的心意。他禱告中有這樣一段話:我只做到報答你的愛,根本沒有為你在撒但面前作見證,我根本沒有掙脫撒但的權勢,還活在肉體之中,我願以我的愛來打敗撒但,來羞辱撒但,來滿足你的心意,我願將自己的全部都交給你,絲毫不交給撒但一點,因撒但是你的仇敵。他越往這方面尋求,越受感動,他對這些事認識得越來越高,不知不覺他認識了當脫離撒但的權勢,將自己完全歸給神,這是他所達到的境界。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

49 彼得在刑罰中能這樣禱告:神哪!我肉體悖逆,你刑罰我,你審判我,我以你的刑罰、以你的審判為喜樂,即使你不要我,但我能從你的審判之中看見你的聖潔、公義的性情。你審判我,讓別人能在你的審判之中看見你的公義性情,我也就心滿意足了。只要能把你的性情發表出來,使你的公義性情讓所有的受造之物都看見,而且讓我能夠藉著你的審判使我愛你的心更純潔,能達到一個義人的形象,你這樣的審判是美善的,因你的美意本是此。我知道我身上的悖逆還很多,仍不配到你面前,我願更多地讓你審判,或是環境惡劣或是大的患難,無論你怎麼作,對我來說都是寶貴的,你的愛太深了,我願任你擺佈,沒有一點怨言。這是彼得經歷神作工的認識,也是彼得愛神的見證。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

50 當時的作工並不像現在面對面地說話,恩典時代聖靈的作工特別隱祕,彼得也沒少經歷受苦,有時達到一個地步,他說:「神哪!我沒有別的,只有一條命了,我這命雖然在你手裡不值錢,但我也願意獻給你,雖然人不配愛你,人的愛、人的心都不值錢,但是我相信你明白人的心意,雖然人的肉體不能接受你的悅納,但我的心願你能悅納。」他一禱告這樣的話就受激勵,尤其是「把心全部獻給神,就是不能為神做什麼,但我忠心滿足神,一心一意為著神,相信神必會鑒察我的心」。他說:「我一生不求什麼,只求我愛神的意念、我心所願意的能被神悅納,我跟主耶穌接觸那麼長時間,但我從來也沒有愛過他,這是我最大的虧欠,雖然跟他在一起,但我也不認識他,而且背後還說了一些不三不四的話,想起這些更覺得虧欠主耶穌。」他總在這方面禱告,他說:「我塵土不如,我什麼也不能做,我只有將一顆忠心獻給神。」

……回想自己以往的作工和今天自己的身量,常常來到耶穌面前禱告,總因為不能滿足神的心意、不能達到神的標準感到懊悔虧欠,這些事成了他最大的負擔。他說:「有一天我一定要拿出我的所有所是獻給你,什麼最寶貴我把什麼獻給你。」他說:「神哪!我只有一個信,我只有一個愛,我的性命不值錢,我的肉體不值錢,我只有一個信,只有一個愛,對你在意念上有信,在心中有愛,我就有這兩個獻給你,其餘沒別的。」……後來彼得痛苦到一個地步,耶穌提醒他:「彼得,難道你忘了嗎?我不屬世界,只因為工作我早走一步。你也不屬世界,你真忘了嗎?我對你說過兩次你就不記得了嗎?」彼得聽了說:「我沒有忘!」耶穌又說:「你曾經與我在天上有過歡聚的時候,在一起同在過一段時間。你也思念我,我也思念你,雖然說受造之物在我眼中不值得一提,但天真、可愛的人我怎能不愛呢?你忘了我的應許了嗎?你在地要接受我的託付,我在你身上的託付你應該完成,到有一天我必定把你帶到我的身邊。」這之後彼得因這受了更大的激勵,得到了更大的啟發,所以他在十字架上能說出:「神!我愛不夠你!你就是讓我死,我仍愛不夠你。不管把我靈魂帶到什麼地方,不管是不是按著你以前應許的成全,不管你以後怎麼作,我也愛你,我也信你。」他持守的是信,持守的是真正的愛。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認識「耶穌」的過程》

51 不知多少次,我試煉他,當然,他也被弄得死去活來,但就在這數百次試煉當中,他不曾有一次失去信心對我失望。就是我說我已丟棄他,他也不灰心失望,仍然按照以往實行原則來實際地愛我。當我告訴他,他愛我,我也不稱許,我要把他最後扔在撒但手裡,但在這種不臨及其肉身而是話語的試煉之中,他仍向我禱告:神哪!天地萬物之中有何人、有何物、有何事不是在你全能者手中呢?你要對我施憐憫之時,我心以你的憐憫而大大歡喜,你要對我實行審判時,我雖不配,但我更覺得你的作為是何其的深奧,因你滿有權柄、滿有智慧,我雖肉體受苦,但靈裡得安慰。我怎能不為你的智慧、作為而發出讚美呢?即使讓我在認識你之後而死去,我何嘗不是甘心樂意呢?全能者啊!難道你真的不願讓我看見你嗎?難道我真的不配受你的審判嗎?莫非我身上有你不願意看見的東西嗎?在這種試煉之中,彼得雖不能準確地摸著我的心意,但足以見得,他以為我使用(哪怕是接受我的審判,使人看見我的威嚴、烈怒)而驕傲、自豪,並不因著受試煉而苦悶。因著他在我面前的忠心,因著我對他的祝福而給幾千年來的人作了標杆、作了模型。這不正是你們該效法的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六篇說話》

52 神為所有人作的一切都甚好,何不趁此而發出讚美呢?若到一個地步,或到有一天,你真能像彼得一樣在試煉當中發出深處的禱告嗎?若也能像彼得一樣在撒但的手中仍發出對神的讚美,那才是「從撒但的捆綁中得以釋放、勝過肉體、勝過撒但」的真實含義,這不是更實際地見證神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三十二篇說話的揭示》

53 一個真實通行神旨意的人,能夠在神的審判刑罰中、試煉中發出內心深處的讚美,完全順服神背叛自己,從而以一顆真誠、單一、純潔的心來愛神,這就是一個完全的人,也正是神所要作的工,是神要成就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關乎神作工的步驟》

54 如果有一天人真明白神心意了,他會說:「哎呀,原來我敗壞得這麼深啊,我才認識到啊,多虧神拯救啊,現在我才看見光明的人生,走上人生的正道,我不知道該怎麼感謝神。」如同人夢中初醒恍然大悟,這不是蒙了極大拯救嗎?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要認識人的本性有共性也有區別》

55 數年的經歷過去了,經歷了熬煉之苦、刑罰之苦的人類變得飽經風霜,雖然失去了往日的「光彩」與「浪漫」,但卻不知不覺中懂得了做人的道理,懂得了神拯救人多年的良苦用心。慢慢地,人開始恨惡自己的野蠻,恨惡自己的難以馴服與對神的種種誤解與奢求。時光不能倒流,逝去的往事成了人懺悔的記憶,神的話語與神的憐愛也成了人新生活的動力。人的傷口在一天天癒合,身體強壯了,站立起來看到了全能者的面目……原來他一直守候在我的身旁,他的笑容、他的美麗容顏還是那樣動人,他的心還是那樣牽掛著他造的人類,他的雙手還是當初那樣的溫暖而有力。人似乎回到了伊甸園中的時刻,但此時的人不再聽從蛇的引誘,不再躲避耶和華的面容,雙膝跪拜在神的面前,迎著神的笑臉,獻上最珍貴的祭物——噢!我的主,我的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人在神的經營中才能蒙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