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未分类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你對待神選民有正常人際關係嗎?

陳 塵

神的話說:「若你與神沒有正常關係,不管你怎麼維護與人的關係,你再努力、再用勁,也是屬於人的處世哲學,你是以人的觀點、人的哲學來維護你在人中間的地位,讓人都誇你,而不是根據神話來建立與人的正常關係。若你不注重與人的關係,而是維護與神的正常關係,願意把心交給神,學會順服神,自然而然地你與所有人的關係也會正常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很重要》)從神的話中看到,與人的正常關係不是靠我們人為的努力、維護建立起來的,而是要建立在與神有正常關係的基礎上,與神的關係正常了,與人的關係自然也就正常了。藉著神這段時間的顯明,再對照神的話,我才看到自己和弟兄姊妹之間並沒有正常的人際關係,都是在憑著人的處世哲學來維護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維護自己的臉面、地位,根本沒有按照神的話去實行真理。後來在神話語的帶領引導下,我才扭轉了自己裡面一些錯謬的觀點,開始注重實行真理,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不知不覺中,與人也有了正常的人際關係。

以前在家鄉盡本分的時候,我們是兩三個姊妹住在一起,可是來到這邊,都是集體生活,八九個或是十來個姊妹一起住。雖然有些不習慣,但因本分上特別忙,我也沒有太去關注周圍的人事物。可是後來慢慢地,我發現到吃飯的時候,姊妹們都喜歡坐在一起談心,一個姊妹很幽默,她說話時,大家就會認真地聽,並跟著一起往下聊,可是當我說話的時候呢,大家就沒那麼關注了。我有一種受冷落的感覺,心裡就挺不是滋味:我和這個姊妹來的時間相差無幾,怎麼她就那麼快贏得大家的喜歡,我就不行呢?每次吃飯後,我坐在電腦前看稿件,姊妹們閒談的歡笑聲就會傳到我的耳朵裡,我的心也靜不下來了,尋思著:「她們在一起多歡樂啊,就我一個人坐在電腦前孤零零的,我是不是有點不合群啊?」不知不覺中,我裡面產生了一個錯謬的觀點:性格開朗、能說能談,說話還幽默就是好啊,能和弟兄姊妹處好關係,大家都喜歡和這樣的人接觸。我也因此有些埋怨:「我這個人怎麼連個幽默話也不會說,怎麼就不夠開朗呢?」但是因為剛盡本分需要熟悉業務,而且天天都要趕稿子,我就只在心裡稍作思想,認為神給人命定的性格都不一樣,不能強求,也沒有在這個事上去尋求真理。為了讓弟兄姊妹也覺得我好相處,我開始想著反正盡本分也不在乎那一點時間,我也得學會跟弟兄姊妹多交談啊。於是,當姊妹們再一起聊天時,我也湊過去想一起聊,可是我越想說越是找不著話題,有時候姊妹們說一些外面的事情或是在一起開玩笑,我也搭不上話,只能附和地跟著笑,心裡還受控告:「這稿子還沒審完呢,說這些也沒什麼意義啊。」我心裡就有一種很為難的感覺,感到挺痛苦的。這時我意識到了自己這樣實行不對勁,於是就把自己的情形和難處向神禱告尋求,求神開啟我明白神的心意。一天,我想到神的話說:「神所談到的無理智這樣一個人,在外表看似乎沒有與人的正常關係,不講外面的愛心、外面的作法,但是在交通靈裡事的時候,他能敞開心,把自己在神面前實際經歷來的光照開啟無私地供應給別人,以此來表現對神的愛,以此來滿足神的心意。……當別人談笑風生的時候,他的心依然在神的面前,或揣摩神的話,或默禱心中的神,尋求神的意思,從不以維護他與人的正常關係為重,似乎在這樣的人身上沒有處世哲學。」(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很重要》)我翻開神話語書接著往下看,看到神的話說:「要想和神建立正常的關係,必須達到心歸向神,在此基礎上,你與人也有正常關係了。若你與神沒有正常關係,不管你怎麼維護與人的關係,你再努力、再用勁,也是屬於人的處世哲學,你是以人的觀點、人的哲學來維護你在人中間的地位,讓人都誇你,而不是根據神話來建立與人的正常關係。若你不注重與人的關係,而是維護與神的正常關係,願意把心交給神,學會順服神,自然而然地你與所有人的關係也會正常的。這樣,你與人的關係不是建立在肉體之上,而是建立在神愛的基礎上,幾乎沒有肉體來往,但是在靈裡有交通,彼此地相愛,彼此地安慰,彼此地供應,所做的這一切都是在心滿足神的基礎上做的,不是靠著人的處世哲學來維護,而是靠著對神的負擔而自然而然地形成,不需要你人為的努力,而依神話原則實行。你願意體貼神的心意嗎?你願意在神面前做一個無理智的人嗎?你願意把心完全交給神而不考慮你在人中間的地位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很重要》)讀完這兩段神的話,使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神是讓我們活出正常人性,不是讓我們維護與人肉體的關係,也不是追求外表的那些作法,而是讓我們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能夠去體貼神的心意,注重去滿足神,在這個基礎上跟弟兄姊妹才有正常的人際關係,生命上才能有所長進。神的話扭轉了我錯謬的觀點,並給了我正確的實行路途:雖然外表不和弟兄姊妹拉肉體關係,但能夠在弟兄姊妹消極、軟弱的時候,去扶持幫助;在神的話上有什麼經歷認識也能夠和弟兄姊妹互相分享;看到弟兄姊妹在本分上有難處時,能夠沒有保留地把自己所會、所明白的都告訴給弟兄姊妹……總之,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滿足神,在這個基礎上建立起來的人際關係才是正常的。而我之前所注重的都是外表的作法,認為和人打成一片,能說能談,能夠被人喜歡就是和弟兄姊妹有正常的關係了,看到我真的太謬妄了。我就尋思:那我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觀點呢?當我再用心揣摩神的話時,就看到自己是想用這些處世哲學、撒但的觀點來維護與人的關係、維護在人中間的地位,是想讓人都誇我好。當我看到姊妹們不注重我,喜歡和另一姊妹交談時,我就覺得自己在人心裡沒有地位了,為了讓人能夠喜歡我,我就開始追求外表的能說能談、風趣幽默,把屬世的那一套拿到神家來滿足自己的地位心。看到我想建立正常人際關係的源頭、出發點都是錯的,所以我才會越追求越痛苦。我又看到神的話說:「神所說的要求人實行出來的這些話、這些真理都是針對人的敗壞本性的,那可不是一個作法,不是一個眼神,不是一種行為,都是針對敗壞本性的……你們到什麼時候都別忘了,能改變你行為的那不是真理,不是神話的原意。真正能改變你性情的,能影響你的心思的,這才是真理。……你無論是接受了什麼樣的觀點,無論走什麼樣的道路,你離神越來越遠,雖然你的行為變好了,你的人緣越來越好,但是你敬畏神的心沒有長,這些你所持守的就不是正面的東西,它絕對不是真理。說你選擇了一種道路、一種生活方式,你接受了一些東西,這些東西能讓你變得真實、誠實,喜愛正面事物,恨惡邪惡事物,恨惡反面事物,能讓你有敬畏神的心,能讓你願意接受造物主的安排、主宰,這些東西才是真理,才是真正從神來的。」(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什麼是真理實際》)通過神話語的揭示,我更加看到了自己所追求的是與真理相違背的,我追求外表的那些好人緣,讓自己的外表活得體面,這不是正道,而是邪惡的道路。我能有這樣的追求是受狂妄本性支配,讓我總是不甘落後於人,總想在人中間為首。我的所做所行、包括心思意念的實質都是在與神爭奪地位,我這樣追求下去,即使我的人緣越來越好,人也都喜歡我,但我卻離神越來越遠。感謝神及時的開啟,讓我認識到了自己錯誤的追求。我又看到神話說:「我跟你說,交心的目的說小了是為了人與人之間有正常人性的溝通,彼此了解心聲,這是小的方面;大的方面,是為了能了解彼此的情形,能取長補短,能互相扶持,能幫助對方,就能達到這個效果。這樣,人與人之間相處的關係是不是正常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有正常人性起碼該具備什麼》)「正常人的性情沒有彎曲詭詐,人與人有正常的關係,不搞獨立,生活不平庸、不腐朽,而且在所有的人中間高舉神,在人中間貫穿神的話,人與人和睦同居,都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之下,地上充滿和諧之氣,沒有撒但的攪擾,在人中間都能以神的榮耀為根本。這樣的人都是猶如天使一樣,單純、活潑,不曾向神發怨言,只為神在地的榮耀而獻上自己的所能。」(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十六篇說話的揭示》)再讀這兩段神的話時,我才真正明白神的心意,神要求我們學會交心是讓我們活出正常人性,讓我們在愛神、滿足神的基礎上和弟兄姊妹互相扶持幫助,取長補短,並且能夠把神的話帶到現實生活中去實行活出,和弟兄姊妹相處也能夠高舉神話、見證神,這樣的人際關係才是正常的。

明白點神的心意之後,我就開始操練不再憑著處世哲學去維護在人中間的地位,平時有什麼開啟亮光就和姊妹們一起分享,有什麼敗壞流露和難處,就和姊妹們敞開交通、尋求真理,看到姊妹們做事有違背真理的地方就提點出來,一起交通真理、互相補足。當提點別人問題的時候,有時我心裡特別爭戰,很怕姊妹們接受不了而對我有成見,我還是想去維護自己的臉面、地位,可當我背叛自己裡面不對的存心,按照神的話去實行時,我看到姊妹們並沒有接受不了,而且也沒有對我產生成見,還能去學功課。之後,姊妹們有什麼難處也願意來找我交通,共同去尋求神的心意,藉著我們在一起交通、尋求,我們的生命也都互相得供應、補足。這樣實行操練了一段時間後,我就覺著自己在人際關係上進入一些了。可是我的名譽、地位心太重,本性太自私,神又接著擺上環境來潔淨我裡面的這些敗壞性情。

後來,因為本分的調整我又住在了另一個接待家,並且還多了兩個配搭的姊妹,每天我們都在一起盡本分。剛開始我挺高興,但相處幾天下來,我發現雖然每天我們三個姊妹在一起,外表上都有說有笑的,但是我幾次談到生命靈裡的事都被姊妹回絕了,而且一個姊妹不知道為什麼總是心情不好,另一個姊妹有時候說話有點衝,我又總是愛看人臉色,所以說話做事就會受轄制,感覺特別不釋放。雖然身邊有了配搭的姊妹,但是我卻覺得還不如沒有了好,反而給自己增添煩惱,我便開始懷念和之前的姊妹們在一起單純敞開,靈裡釋放自由的生活。有一次靈修聚會時,姊妹談到在一起盡本分的過程中她對我有些看法。我這才從心裡意識到,我們之間完全是沒有交心,都活在自己的世界裡確實很容易產生誤會與隔閡,這樣盡本分也不會達到好的果效。之後,我放下自己想去和姊妹交心,可是我想張口的時候,嘴巴好像被封住了一樣,總是害怕姊妹一句話又把我給駁回去,我跟神禱告了很多次,才開口和姊妹敞開自己的情形,但是我也只是談自己的敗壞,涉及到我們之間的問題,或看到對方存在的問題我卻避開不談。當看到另一個姊妹消極的時候,我也去找神的話和姊妹交通,但是我卻不求果效,過後看到姊妹的情形沒有扭轉,我也不再和她交通了,就怕交通多了,姊妹會覺得我強人所難而討厭我。之後,我們三個人之間的問題還是沒有得到解決,雖然和姊妹們的肉體關係處得很好,但卻很少交通靈裡的情形,除了聚會我們也不在一起交通神的話,感覺彼此的心離得都很遠。生活中、本分中有時候看到姊妹們說的、做的明顯不合真理了,我只是避重就輕地交通一下,生怕和姊妹們的關係破裂了,她們會給我臉色看,這樣的話,天天在一起盡本分,抬頭不見低頭見的,那就太痛苦了。我就這樣維護著和姊妹們之間的肉體關係,不願衝破臉面的轄制來實行真理,每天只是做好自己的事情,完成自己該盡的本分。我的情形開始越來越不正常,讀神的話沒有明顯的開啟光照,聚會也是乾乾巴巴,沒有什麼可交通的,即使交通點也是思前想後,擔心交通的話會涉及到姊妹們,她們會對我有看法。就這樣,我的情形越來越不好,甚至聚會時還打瞌睡。直到有一天,我去另外的姊妹家,看到她們住一起能共同學習,在生活中臨到事情大家都能放下自己共同商量達成一致,我就特別羨慕,很想和這些姊妹們住在一起,我才意識到原來我在神擺設的人事物中根本就沒有順服,一直在逃避那個環境。這時,我才開始跟神禱告:「神啊,你把我放在那環境裡的心意是什麼,我又該怎麼去進入,願你開啟帶領我。」

尋求中,一段神的話開啟了我:「你總也不來到神面前接受神給你擺設的這一切,總不用真理來解決這一切,而總想用人的辦法去解決這一切,這樣在神看,你這個人離神太遠,不但你的心離神遠,你整個心思、意念,你整個情形從來就不在神面前……神說你這個人是個不信派,你是仇視真理的人。你在人中間處得八面見光,什麼人都能擺平,你很會處事,跟什麼人都能處得來,最後在神那兒神給你一句評價你就完了,你沒結局了,就把你定型了。神說:這是不信派,打著信神的旗號得福來了,這個人仇視真理,從來不在真理上下功夫,也從來不接受真理。』這樣的評價怎麼樣?是不是你們要的?(不是。)肯定不是你們要的。也可能有的人不在乎,說:無所謂,反正我們也看不著神,我們最現實的問題就是要跟身邊這些人一起相處,這關係要是處不好的話,那在人群中怎麼活呀?那就不好混了。最起碼得把這些人都混熟了,擺平了,以後的事再說。這是什麼人哪?這還是不是信神的人了?(不是。)」(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不能常常活在神面前就是不信派》)藉著神的話與事實的對照讓我看到,在我的心裡根本就沒有神,在神擺設的環境中,我不尋求真理來解決自己的問題,而是仍然用人的辦法與處世哲學來和人相處交往,在神眼裡我就是個不信派。為了能和人的關係處好,為了在人群中混熟,維護自己的名譽、地位,好讓人對我有好的看法,也為了自己不被人棄絕、遠離,能夠維護自己的肉體享受,我寧肯放棄真理不要神,我的這些表現不就是仇視真理嗎?在我心裡就認為和身邊的人處好了才是最現實的,認為若和人的關係處不好、擺不平的話,那我生活在人群裡看人臉色、被人棄絕遠離多痛苦啊。其實是神定規我的結局啊,不是人定規我的結局,我和人處得再好,人都高看我、對我好,但是在神那兒神不承認我了,我就沒有結局了。在神話語的揭示下我才意識到自己的情形已經危險到一個地步了,為了維護自己的臉面、地位,我已經跟神斷絕了關係。這兩週我活在敗壞性情中不實行真理,導致神向我掩面,我讀神的話沒有開啟,聚會也不知該交通什麼,更別提有什麼生命進入了。認識到這些,我趕緊向神禱告、尋求該怎麼扭轉自己不對的情形,該怎樣實行才合神的心意。我又看到神的話說:「沒有語言的溝通,沒有心靈上的溝通,人與人之間不可能知心,不可能互相供應、互相幫助。……你想讓別人對你有信任,首先你得是一個誠實人,誠實人首先得能把心亮出來,讓大家看到你的心,看到你的所思所想,看到你真實的那一面,不要偽裝,不要包著裹著,人才能信任你,才能把你當成一個誠實人,這是做誠實人最基本的東西,這是前提。」(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誠實人應該與人敞開亮相》)看了神的話,我想按照神所說的操練做誠實人,把心裡的那些黑暗面在姊妹們面前敞開亮相,也要主動分享自己的看見和經歷認識。但去實行的時候,我還是只亮相自己的敗壞,對看到的姊妹們的問題還是避開不談,不能達到真正的單純敞開,仍然是在維護和人的肉體關係,明知真理卻不能實行出來,明知道是神的心意卻不能去滿足神。我想到神的話說:「多數人都是寧可得罪神,寧可欺騙神,也要維護與人之間的關係,維護自己在人中間的地位、名譽。這是喜愛真理嗎?這是愛神的表現嗎?瞪著眼睛欺騙,膽子不小啊!平時還覺得我可愛神了,我可敬畏神了,每逢想到神,我就覺得神高大,神偉大,神深不可測。神愛人哪!愛得人感覺心裡一塊冰都被焐化了,臨到事就不實話實說,就讓你說兩個字的實話都那麼費勁。你為了逃避這兩個字多說多少廢話啊?為了維護自己的名譽、維護自己的臉面多繞多少彎?傷多少腦細胞啊?人活得特別累!人要想活得不累,就得先從做誠實人開始,說實話。」(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實行真理才能擺脫敗壞性情的捆綁》)在神審判的話中,我感到了神的怒氣,也感到了神對我敗壞性情的恨惡。我就開始去反思,我真的是一個信神的人嗎?我寧可得罪神都不願意放棄自己的臉面、地位去做誠實人。讀了那麼多神的話,在神面前立了那麼多要追求愛神、滿足神的心志,可是這麼小的環境我就實行不出真理。我謹小慎微,處處看人臉色說話、做事,生怕別人對我有什麼不好的看法,也怕別人棄絕我,時時在維護個人的利益,不去實行真理,我不就是在瞪著眼睛欺騙神嗎?我越揣摩越恨自己,覺得自己真的不配稱為人,不配讀神的話。神的話早就給我們指出了實行路途,讓我們放下個人的存心實行做誠實人,可是我放著正道不走,偏要走撒但的邪道。我不願再活在撒但的權下苟且偷生了,沒有一點尊嚴、人格,我要棄絕撒但,背叛自己的名譽地位心,不管別人怎麼看我,我都要實行真理,活在神的面前,不再維護與人的肉體關係。當我跟神禱告立下心志後,就主動去找姊妹,把自己這段時間的真實光景和姊妹單純敞開,也問姊妹的難處,把看到的問題結合神的話跟姊妹交通。慢慢地,姊妹也能跟我敞開心了,我才知道姊妹是因著被撤換情形一直不太好,才不愛交通,我就又找了一些神的話和姊妹一起交通。後來,我們幾個姊妹也一起敞開心交通,又一起進入與人交心的原則。之後在一起配搭盡本分的時候,我們互相地指點問題,技術上互相分享、學習,遇到什麼問題也操練交通真理解決,靈裡感覺很親近。

當我這樣按照神的話實行時,我也明白了神的心意,越是不合自己觀念的環境,其實越是神對我的考驗和成全,是為了帶領我明白真理、進入神話語的實際。這樣實行之後,我心裡感到特別的踏實、亮堂,聚會、交通也不再受自己敗壞性情的轄制,有開啟、亮光就釋放出來,有經歷就交通出來分享。看到姊妹們有什麼情形或者難處,就跟神禱告尋求,一起交通真理、互相扶持幫助。這幾個月,和這麼多姊妹住在一起,雖然我們的年齡、性格、習慣、生活方式都不一樣,但是看到只要按照神的話實行,我們不再疏遠,靈裡感覺是親近的。我真實體會到神話所說的:「跟神的關係正常了,跟人的關係也就正常了,一切都建立在神話的基礎上,藉著吃喝神的話,按神的要求去實行,擺對觀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與神的關係如何》)藉著這樣的經歷,我對實行真理越來越有信心,背叛肉體的心志和力量也加強了。雖然和人相處時還會考慮自己的臉面、地位,有時候我們之間還會有摩擦,但我能來到神面前禱告,背叛自己不對的存心,能夠和弟兄姊妹敞開自己去尋求、交通真理,我體嘗到了實行真理的甜頭。以後,我只願努力地追求真理,按神的話去實行,逐漸脫去敗壞性情,活出神要求的真正人的樣式!

上一篇:你認識到只注重做事不注重生命進入的危害及後果了嗎?

下一篇:神的審判刑罰使我擺脫了名譽地位的捆綁

你可能喜歡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