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未分类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

在神擺設的人事物、環境中你是怎麼尋求真理順服神的?

清 明

回想以往我在臨到不合己意的事上,常常是簡單地認識一下自己的敗壞,然後克制克制就過去了,在真理上我沒有什麼進入,也沒有尋求真理順服神的實際,也很少體會到神的話在我身上要達到的果效。藉著揣摩考核題「在神擺設的人事物、環境中你是怎麼尋求真理順服神的?」,我就有意識地往這方面進入,才認識到每天臨到的人事物、環境,不管是大事還是小事,都是神為把真理作到我裡面,使我能逐步明白真理進入順服神的實際而擺設的。在這個過程中,我也對神所說的「順服神是人來到神面前得各項真理的一個最基本的功課」(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順服神是得著真理的基本功課》)有了一點初步的體會。

我在文字組盡本分有一年多的時間了,藉著聖靈使用之人的指導幫助,以及組內弟兄姊妹相互配搭,我對整理文稿的相關原則基本掌握了。後來,當我們整理出來的文稿拿去檢查時,聖靈使用之人說我們整理的多數地方都合適。聽到後我雖然嘴上說感謝神的帶領,但心裡卻不由得沾沾自喜,覺得自己在整理這類文稿上已經基本掌握原則了,沒有大的偏差了。一段時間後,其他幾個地方文字組的弟兄姊妹接連對我們整理的文稿提出建議,有的說某個字、詞用錯了,有的說某處的標點符號用得不規範,會改變原來要表達的意思,還有的說文稿個別地方有出入,等等。每次看到這樣的信件,我心裡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應該不是我們的錯誤吧?!弟兄姊妹是不是雞蛋裡挑骨頭,也太吹毛求疵了吧?接下來,又有其他教會的弟兄姊妹也對我們整理的文稿提出類似的意見。當我再打開文檔看時,常常又會生發這樣的念頭:文稿中個別地方有些出入,這不也是難免的嗎?再說我們也是按原則儘量修改、完善的,這樣修改就可以了,我們可都是專門搞文字工作的,在文字方面我們是最掌握原則的,你們還給我們提意見呢,這不是班門弄斧嗎?總之,不管是誰提的意見,提的是對是錯、合不合適,我的心裡總是不服,總想把別人提的意見都否決掉,有時看到確實是問題才無可奈何地接受,但心裡很不舒服。看到自己面對別人提的意見心裡總是抵觸,我也知道這是受狂妄本性的支配,也想放下自己從神領受,接受神擺設的人事物,但為什麼每次一看到弟兄姊妹提的意見,心裡總是不由自主地抵觸呢?我想到神的話說:「要想實行真理,要想明白真理,首先你得明白自己身上臨到的難處、自己身邊發生的事情的實質是什麼,是什麼問題,涉及哪方面真理,得尋求這個。然後按著你的實際難處去尋求真理,這樣逐步地經歷,你就會在你身邊發生的每一樣事上看到神的手,看到神所要作的、在你身上要達到的果效。」(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的重要性與追求真理的路途》)揣摩著神的話,我有點明白了,為什麼我活在這種情形裡走不出來,就是因為在臨到的這些事上,我都是簡單地對號,承認自己有狂妄性情,卻沒有更細節地尋求這方面敗壞性情所涉及的真理,從根源上去認識、解決,所以想實行真理背叛撒但性情卻無能為力,事情過後對神為我擺設人事物的用意,在我身上要達到的果效也沒有什麼認識與收穫。從神的話中我發現了自己的缺少,同時也明白了臨到難處需要細節地尋求真理,逐步進入明白真理、實行真理的實際。這時,我向神禱告:「神啊!面對弟兄姊妹接連提的意見,我心裡總是抵觸、不服,還總想反駁。看到自己本性很狂妄,不服人,不能順服你擺佈的這一切,我也知道這樣的環境一再臨到,肯定有你的心意,但我現在只是認識到自己本性狂妄,不知道還涉及哪些方面的真理是我該去認識、該去進入的,願你帶領我能明白真理,明白你的心意。」

後來,我想到神的交通裡的一段話:「你看人沒有資本的時候,人還知道小心謹慎,別做錯事,有點資本就端起來了,一端起來,這就面臨個問題。面臨個什麼問題呢?知不知道?(狂妄自是,目中無人,目中無神。)一端起來就麻煩了,這是肯定的。人這一端著,一論資排輩,一覺著自己有資本了,這個時候人與神之間的關係是什麼?人與神之間有沒有關係了?(沒有了。)沒關係了,很危險。沒關係了,把神擺一邊了。人自己私下裡成立了團體,獨立的團體,獨立的團隊,把盡本分的場所變成了人搞獨立王國的場地,把人事奉神、敬拜神的場所變成什麼了呢?變成人的團夥啦!變成了人的團夥,那這裡還有沒有真實的敬拜?(沒有。)沒有了,有沒有真理生命的進入?(沒有。)這些人是在做什麼呢?是在盡本分嗎?(不是。)那是在搞什麼呢?是不是在搞人的事業呢?是不是在搞人的經營呢?搞人的經營,搞人的事業,那你搞得再好,人心裡都沒有神了,人做事、盡本分不憑著真理了,是不是就都與神無關了?這是不是很可怕的事?」(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時時活在神面前才能走上蒙拯救的路》)對照神話語的揭示我才醒悟過來,意識到自己為什麼這麼抵觸別人提的意見。自從我進文字組之後,不知不覺就覺得自己有資本了,覺得教會的許多文稿都是我們組配合整理的,聖靈使用之人也常給我們交通各方面的原則,有些我們拿不準、看不透的問題也常常尋求聖靈使用之人解決,在我心裡就覺得文字方面的相關原則我們組是最掌握的,再加上組內弟兄姊妹要麼是某某文字組「出身」,要麼是在教會盡文字工作多年,文筆、文法還有文字方面的各種格式、要求也是比較掌握的……就這樣,我的撒但性情急劇膨脹,就覺得指導教會的文字工作我們是最有發言權的,不知不覺我就把我們組凌駕於別的組之上,處處想維護本組的「權威」「臉面」,聽不進別人的一點意見,還總想著否決別人。因著覺得自己有資本了,我早已把神擺到一邊,把盡本分的場所當成自己獨立的團隊,成了在搞人的事業、人的經營,所以臨到別人提的任何意見,我首先不是存著尋求、順服神的心,而是總想維護自己心中「小團隊」的「地位」「利益」,這樣的盡本分與真理無關,與神的心意無關。

接著,我又看到神的話說:「比如說,你們盡過文字組的本分,經常盡這樣的本分,在生命進入上沒有長進,沒有任何的突破,所明白的道理就那些,多長時間也沒有一點真理實際的認識,那你們會怎麼想呢?你們會做哪些事呢?知不知道?你們會有哪些敗壞性情的流露?(狂妄自大。)狂妄自大是變本加厲了,還是原封未動啊?(變本加厲。)為什麼能變本加厲呢?(覺得自己有資本了。)有資格了,是吧?這個資格的大小根據什麼呀?資格的大小是不是就根據盡這個本分的年頭多少?再一個,盡這個本分自己總結的經驗多少,是不是就根據這個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時時活在神面前才能走上蒙拯救的路》)藉著神話語的揭示我才認識到,這一段時間以來我在生命進入上根本沒有多少長進,讀神的話只是注重道理的裝備,表面上也在用心琢磨相關的原則,也很努力地去提高文字方面的業務,但我所付的這些代價不是真正地想盡好本分滿足神,而是追求自己所參與整理的文稿能讓弟兄姊妹看了無懈可擊,以顯示自己的水平。所以當我覺得自己對原則比較掌握了,文字方面的經驗、水平似乎也越來越提高時,狂妄自大的本性就變本加厲,甚至到了唯我獨尊、故步自封的地步,當弟兄姊妹一提出意見時,我的態度就是抵觸,想一概加以否決。神深知我的實際情形與需要,便興起弟兄姊妹提出一個個的「意見」來對付、修理我,讓我在痛苦難受中來尋求真理反省認識自己,使我看到自己已走在了錯誤的道路上。表面上看似在盡著本分,其實我並不是想藉著盡本分來追求性情的變化,而是在搞自己的經營、自己的事業,我所做的已經完全背離了神的心意,所走的完全就是抵擋神的道路。感謝神為我擺上這樣的環境,讓我認識到自己不進入真理實際的危險。認識到這些後,我心裡感到有些害怕,就想著:我怎麼做才是真實的順服神、順服真理呢?

神的話說:「好比說,別人給你提個意見,這事怎麼辦哪?怎麼做合真理啊?先接受過來,一聽,怎麼回事?哦,我這麼做有點問題?有點問題那咱就看看吧!別帶搭不理的,這涉及到你的本分範圍之內的事了,你就得認真對待。這個態度是對的,情形是對的。情形一對,你有沒有流露厭煩真理的性情啊?(沒流露。)沒流露仇視真理的性情,這樣一實行就代替人的敗壞性情了,你就實行真理了。這樣一實行真理,達到的果效是什麼?(有聖靈引導。)有聖靈引導這是一方面,就是在神看你這個人實行真理了。有時候有聖靈引導,把問題改過來了,有時候這個事你聽完之後一看,很容易就明白了,很簡單的事,就是人頭腦能達到的,改過來就行了。這是小事,大事是什麼呢?就是你這麼一實行,在神那兒看,你這個人是實行真理的,你是喜愛真理的,你不是厭憎真理,不是仇視真理,神看到你的心的同時也看到了你的性情,這是大事。就是你在神面前的做事、活出、流露,做每一個事的態度、心思、情形,你的這些表現在神面前都是最重要的。」(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不能常常活在神面前就是不信派》)從神的話中看到,當神給人擺設人事物、環境的時候,神看重的不是事情的對錯,而是看人在神面前的活出、流露,看人臨到事時的態度、心思和情形,看人是否是用實行真理來取代自己的敗壞性情,還是仍舊以自己的敗壞性情來對待這個事,這也是神檢驗人臨到事時是喜愛真理、實行真理還是厭憎真理、仇視真理的。我在神的話中認識到這些後,對弟兄姊妹提出的一個個建議心裡不再抵觸了,因為我知道此時神正以期許的目光看著我,我願按神的要求去實行。當我扭轉自己的情形再去看弟兄姊妹提出的建議時,感覺神作的太好了:一方面弟兄姊妹提的多數都合適,是我沒有考慮到的,也是我的缺少,神藉此補足我;同時,神也在本分上向我求真,使我能更加用心,精益求精;更重要的是,我體會到了神給我擺設周圍人事物的良苦用心,也體嘗到了尋求真理順服神所帶來的釋放自由。

講道交通中說「順服神是最根本的真理實際」,這個功課需要人長期的實行進入。我的本性根深蒂固,再加上沒有敬畏神之心,所以臨到事還是有太多的自己的慾望、打算,並不能單純地順服神。不久,神又為我擺上人事物,讓我再一次學習尋求真理順服神的功課。

一次,在整理一份文稿時,我覺得有一處提到的例子可能會給人帶來誤解、歧義,按以往的原則,我覺得這樣的例子沒有必要保留,於是我就提出是否刪除。當時,我很想讓自己的意見在配搭的幾個弟兄姊妹當中通過。沒承想,與我配搭的一個姊妹的意見傾向於保留,因著意見不同我們沒能達成共識。看到這樣的結果,我心裡很不是滋味,但想到神的話說「你得學會尋求、等候,學會順服」(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生命進入得從盡本分開始經歷》),那我還是應該按神的要求實行,不要持守己意,把這事禱告交託在神手中,等姊妹尋求其他弟兄姊妹的意見再說吧!過了一天,我們組裡一起討論這個事,等我們其中的三個人談了建議刪除例子的意見後,其他的六七個弟兄姊妹都說應該留下。當聽到多數人持反對意見時,頓時我心中的無名火一下子上來了,就覺得自己盡這個本分算是久的,原則也算是比較掌握的,他們多數人都沒有具體參與這項本分,現在倒好,一起「聯合」起來要壓倒我的意見;再加上我原本認為最多是尋求一下盡過這項本分的兩個弟兄姊妹的意見就行了,沒想到現在卻有這麼多人參與進來發表觀點,這和我起初想的反差也太大了,我的火更大了。此時,我雖然也知道多數人提出異議肯定有神的心意,應該放下自己尋求做事的原則,但心裡受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著,就任憑別人怎麼說,我都堅持自己的意見不肯讓步。後來,我想到神的話說:「臨到事不能自是,你覺著『我說了算,你們沒資格說,我懂原則,你們懂什麼啊,你們不懂,我懂!』這叫自是。自是,這是撒但敗壞性情,這不是正常人性裡的東西。那什麼叫不自是呢?(聽取大家的建議,大家一起衡量。)大夥看了都通過,大夥贊成,這樣做多好。只要有一些人或者一部分人提出異議,咱就得在業務方面較較真,不能睜一眼閉一眼,說:誰?提出什麼來了?怎麼的?你懂還是我懂啊?我不比你懂啊?你懂什麼呀?你不懂!這性情不好,是吧?雖然也可能提出異議的那個人是不太懂,是外行,你也有理,你做得是對,但是你這種性情就是問題。」(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不能常常活在神面前就是不信派》)此時我所流露的不正是神所揭示的這種性情嗎?當別人提出不同的意見時,我就覺得自己是專職盡這方面本分的,別人不如我懂原則,沒有資格發表意見。我一直堅持自己的意見,這不正是自是的撒但性情的顯明嗎?我以自己為是,以自己為真理,頑固持守自己的,絲毫沒有一點尋求真理的意思,我流露出的這種狂妄自是的性情太讓神厭憎了!其實我對自己的建議是否正確並沒有十分的把握,即便是對的,也不應擺資格持守自己,而是應該存著尋求順服的態度和大家共同交流,互相補足,這樣所盡的本分才會越來越好。但是當我認為自己的建議是對的時候,我就頑固地持守自己,認為我比別人掌握原則,根本聽不進別人的任何意見,也沒有一點尋求真理順服神的意願與表現,似乎真理就掌握在我的手中。看到自己的情形已經到了一個可怕的地步,我能憑著這樣狂妄的性情活著,其實是完全把神撇在一邊了,心裡沒有一點神的地位。這時,有弟兄姊妹提議例子保留,加點話完善一下,還有人提議既然意見不統一,那就向聖靈使用之人尋求吧。我也意識到這是神擺佈的環境,昨天還想著要按神的要求,學會尋求、等候、順服,但其實內心深處並不是真想尋求真理原則順服神,還是希望自己的意見能被認可,當等來的結果和自己所盼所願的不一樣時,我也就沒有了真正想尋求、順服的心,所流露的還是想憑撒但的本性活著。想到這裡,我覺得還是應該放下自己,按神說的,即使自己的意見有理、是對的,也不能憑撒但性情活著,而是應該按原則實行,實在拿不準、意見不統一時可以尋求聖靈使用之人,藉著聖靈使用之人的指點幫助可以更好地掌握這方面的原則,這樣,以後再臨到這類事也能有準確的實行原則了。

過後,在向聖靈使用之人尋求的文檔裡寫說明的時候,我很想把建議刪除例子的原因寫在前面,把保留的建議寫在後面,目的是想讓聖靈使用之人先看到我的建議,好贊同我的觀點。此時,我裡面受責備,意識到自己並不是想真正順服神,讓神來主宰這一切,看到自己的所思所想讓神厭憎,我想用人的辦法來達到自己的目的,存心就想和弟兄姊妹爭個高低,並不是想在自己的本分上達到按真理原則辦事,維護神家利益,力求自己所盡的本分能達到該有的果效。我不禁向神禱告:「神啊!我實在太詭詐,不相信你的主宰,也沒有一點想順服你的意思,我想用撒但的手段來滿足自己的慾望,我的存心太卑鄙了。神啊!我願背叛自己的撒但本性,存著單純的心來順服你給的結果。」禱告後,我尊重多數人的意見,把保留例子的建議寫在了說明的前面。此時,我的心是平靜的,因為經過這兩天的經歷,從自己的己意大,到有了想尋求真理順服神的想法,再到神擺設更多的人事物顯明我的摻雜太多,到後來明白點神的心意,在神一步一步的帶領下,使我在這個事上願意實行真理順服神的心大了點。後來,尋求的結果是聖靈使用之人同意把那個例子刪除。雖然自己的意見被採納了,但我更多的是感受到神所說的:「神看一個人的心的時候,他不是光用眼睛看,他是給你擺設環境,用手去觸摸你的心。為什麼這麼說呢?就是神給你擺設一個環境的時候,他看你的心對這個事是反感、厭憎、喜歡還是順服,還是安靜地等待,還是尋求真理,神看你的心是怎麼變化的,是朝什麼方向走的。你心裡的變化,對神給你擺設的人事物你心裡的每一個心思意念、每一個想法,你心情的每一個轉變,神都會感覺得到。」(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不能常常活在神面前就是不信派》)在這個事上,神是在用他的手來觸摸我的心,神一直在看著我是厭煩他為我擺設的人事物、環境,還是有一顆尋求真理的心,願意在這個過程中來尋求真理原則,尋求神的心意,達到能從心裡去真正順服神。我感受到神不僅在鑒察著我的每個心思意念、想法的轉變,更感受到神是在一步步引導我學習、進入尋求真理順服神的功課。

回想當時組裡弟兄姊妹在一起討論這個事的時候,我的反應為什麼那麼大?到後來寫文檔的說明時,我為什麼又會流露很想把自己的意見寫在前面的念頭呢?神為什麼為我擺上這個環境?神要藉此讓我明白、得著哪方面真理呢?我想到上一次經歷中看到的神的話:「人自己私下裡成立了團體,獨立的團體,獨立的團隊,把盡本分的場所變成了人搞獨立王國的場地,把人事奉神、敬拜神的場所變成什麼了呢?變成人的團夥啦!變成了人的團夥,那這裡還有沒有真實的敬拜?(沒有。)沒有了,有沒有真理生命的進入?(沒有。)這些人是在做什麼呢?是在盡本分嗎?(不是。)那是在搞什麼呢?是不是在搞人的事業呢?是不是在搞人的經營呢?」(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時時活在神面前才能走上蒙拯救的路》)原來我的這個撒但本性並沒有徹底轉變,當神擺佈弟兄姊妹否決我的意見時,我就一點也聽不進去,實質就是想著這項本分由我們配搭的幾個弟兄姊妹說了算,不容許其他人插手;當寫文檔的說明時,更顯明我就是想在盡本分的場所搞自己的經營,來滿足自己的慾望,達到自己的目的。我又想到神的話說:「雖然現在的人與律法時代的人經歷了神不同的作工,但是人的本性實質是相同的。在現在這樣的作工背景之下,人依然能做出類似殿比神大一樣性質的事,比如人把盡本分當成是職業……把有點技術含量的本分當成是自己的事業,而把敬畏神遠離惡當成是一句宗教的教義來守等等。人的這些表現不正與『殿比神大』的性質是一樣的嗎?只不過兩千年前的人是在有形的殿堂裡搞個人的經營,而今天的人是在無形的殿裡搞個人的經營罷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神話語的揭示使我認識到,自己不知不覺中又搞起自己的經營,實質是把「敬畏神遠離惡」當成一句道理,在盡本分中並沒有進入這方面的真理實際。所以當我盡本分時間長了,就把神擺到一邊,目中無神,總想以自己的「資本」來否決別人提出的意見;當神興起弟兄姊妹否決我的建議時,我也不是存著敬畏神的心尋求神的心意,而是擺老資格,認為別人不如我懂原則,所以對別人提出的建議我拒不接受。如果我是真正存著敬畏神遠離惡的心盡本分,就會想著這是神的託付,應該存著恐懼戰兢、小心謹慎的心接受神的鑒察,事事都想著自己所做的神滿不滿意,而不是想滿足自己的慾望。這樣,不管臨到什麼不同的意見時,我也就能背叛自己的撒但本性,來尋求神的意思、尋求真理原則順服神,使自己所盡的本分越來越合神心意,最終達到合格地盡受造之物的本分。這正是神為我擺上的一次次功課,為的是讓我認識到之後去實行進入的。過後,我有意識地往這方面去操練進入:在盡每項本分時,首先安靜在神面前禱告,求神帶領我在這個過程中能始終存著一顆敬畏神、順服神的心;在和弟兄姊妹討論問題時,我接受神的鑒察,尋求神的引導、開啟,不持守自己的觀念、經驗,學會順服對的、合乎真理的觀點;面對別人提的意見時,我從神領受,以認真負責的態度去對待,從而看到自己的缺少、不足,看到我沒有可狂妄的資本;當狂妄自是的本性不知不覺又要發作時,我求神管教我,使我能體嘗神公義的性情。藉著這樣的操練、實行,我慢慢地感覺到自己越來越能真實地順服神,把本分當成是神的託付,盡本分中憑己的意思就會少了點,能更多地尋求神的帶領、神的心意,面對不同的意見時,我也能比較容易地接受別人的提點了。

神的話說:「你順服神,到最終你的結果、收穫是你對神有認識了,對神給你擺設的環境有理解了,有真實的體會了,就是你理解到神那份心了。神的什麼心?神的良苦用心,神恨鐵不成鋼。神不想讓你活在敗壞性情當中,神想讓你脫離敗壞性情,不得已用這種方式……審判刑罰你,對付修理你,責備你,管教你……你在神這樣作的時候,作這樣的事的時候,你都能理解到神的那份良苦用心就行了,你有真實的順服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什麼是實行真理》)神的話把神的心意都向人顯明了,不管神怎麼揭示審判或對付修理人,都是為了潔淨人、變化人,把我們從撒但敗壞性情裡拯救出來,作成合神心意的人。在這兩次的經歷中,我真實地體會到,在神擺設的一切人事物上能尋求真理順服神,收穫的是對神拯救人的良苦用心有所認識、理解,看到神拯救人就是藉著發表真理刑罰審判人,再藉著各種環境顯明人、對付人、熬煉人,讓我們認識自己的敗壞、缺少與錯謬的觀點、作法,同時,神又開啟引導我們進入真理實際,逐步脫去我們身上狂妄自大、自高自是等敗壞性情,成為真正順服神、敬畏神的人。藉此,我不僅對神拯救人的實際作工有了一些真實認識,而且從心靈深處更加印證神所說的「順服神是人來到神面前得各項真理的一個最基本的功課」(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順服神是得著真理的基本功課》),神的話太實際了,順服是人經歷神作工的前提,也是人得著真理蒙拯救被成全的前提,沒有順服一切都是空談。我立下心志:在今後的日子裡,無論神給我擺設什麼環境,我都願存著順服的心尋求真理,按照神的要求實行,憑神的話活著,達到明白、得著更多的真理,成為一個真實順服神、蒙神稱許的人。

上一篇:你在盡本分中還存在哪些為地位作工的表現? 針對這些實際問題你是怎麼解決的?

下一篇:在神擺設的人事物、環境中你是怎麼尋求真理順服神的?

你可能喜歡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