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未分类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神的審判刑罰改變了我的追求觀點

美國 任重

神話說:「神作工在每一個人身上,不管方式是什麼,不管是用什麼樣的形式,不管對人說話是什麼樣的語氣,最終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拯救你……」(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要得著真理就得從身邊的人事物上學功課》)揣摩著神的話,回想這一年多神在我身邊擺設的人事物,一幕幕如同放電影一樣:我為了追求出人頭地,讓人高看,常常活在撒但的愚弄之下與神對抗,痛苦不堪,沒有一點人的模樣;是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喚醒了我的心,改變了我錯謬的追求觀點,使我逐步擺脫了名譽地位對我的捆綁與苦害。在經歷中我體會到神的刑罰審判、試煉熬煉、管教對付,雖然不合人的觀念,人不好接受,但經歷過後看到神所作的都是為了變化潔淨我,神的愛隱藏在每一件事的背後。我真實地感受到神對我的拯救之恩太大、太實在了!

我從小就喜歡唱歌,做明星夢,走到哪兒都不忘顯露自己,愛在人群裡露臉,享受那種當「星」的感覺。2016年春天,剛來到這邊教會不久,姊妹就來找我,問起我以往盡過哪些本分,有什麼特長。我心想:姊妹是不是來選演員的,那我可得把自己的特長好好跟姊妹說一下,我便激動地跟姊妹聊起自己的「光榮史」……過了一會兒,姊妹從包裡拿出攝像機,打開鏡頭對著我說:「姊妹,你自我介紹一下吧,放自然一些。」我喜出望外:「看來自己做演員真有希望了!我一定要好好表現表現。」於是我激動地坐直了身子,清了清嗓子,儘量使自己說話清晰,聲音動聽一些。自我介紹完後,為了更有把握被選上,我趕緊補充說:「姊妹,我清唱一首歌可以嗎?」姊妹點點頭說:「可以。」我那會兒的表情啊,真是可以用「眉飛色舞」來形容。自從姊妹找過我之後,我就一直期待哪一天能正式上鏡。沒過幾天,來了好消息,拍攝組找我去拍攝,我心裡美滋滋的,真把自己當「星」了,心裡竊喜:看來這回我做演員是有希望了。我激動得一路小跑著趕往拍攝現場!結果趕到現場一看,哇,這麼多人哪!個個看起來都挺精神的,不由得心裡開始緊張起來,不免為自己捏了一把汗,便暗暗給自己加勁:「這回我一定得好好表現,不能輸給別人啊!這要一旦落選,以後再做演員的機會就很小了!」等到試鏡開始了,我使上渾身解數表演著每一個動作,希望自己能超常發揮。每次鏡頭轉到我這兒時,我都會加大動作幅度,聲音也故意顯得比別人洪亮,唯恐自己沒被人注意到。可越想演好就越找不到感覺,緊張得手心都冒汗了,心更是安靜不下來,一遍不如一遍,後來台詞也說得顛三倒四的。我心想:這下完了!這回要是敗下陣去,那以後還能有出頭之日嗎?心裡覺著有些失落。結束後,負責人讓我們回去等消息。回到家我躺在床上,滿腦子都是當時試鏡的畫面,雖然心裡隱隱感到希望不大,但還是期待自己能被選上。沒過多久,我收到信息說我沒有選上,那一刻,我真是萬念俱灰,趴在被窩裡偷偷流淚,心裡委屈、不服:「咋就不選我呢,我只是緊張沒發揮好而已,其實我還是有表演天賦的,好歹我在我們那邊的教會還算是個人才呢,現在倒好……唉,這也太丟人了!」我心裡難受極了,就打開神家視頻看了起來,偏偏就看到以往跟我一起配搭的姊妹出現在鏡頭裡了:姊妹走在公園的草地上,邊走邊唱,藍天白雲映襯下笑容格外燦爛……看著視頻我心裡翻江倒海般的難受,又羨慕又嫉妒,眼淚也禁不住地流了下來,心想:「人家都上視頻了,這一下子就出名了,可我呢……我多想加入他們的行列呀!我也不求演主角了,哪怕當群眾演員也行啊,露不了正臉拍個背影也好哇,這倒好,參選一次就被刷下了,這讓弟兄姊妹怎麼看我呢!」我越想越難受。接下來,看到住一起的姊妹們參加演員培訓回來練習動作、表情時,我心裡急得像貓抓似的,坐立不安,被「演員夢」折騰得死去活來。正在這個時候,家裡的姊妹們推選我盡接待本分,負責管理家裡的大小事務。當聽到大家說「姊妹,你心細想得周到,你當選最合適!」時,我心裡更難受了,心想:「我即使做不成演員,也不至於當個管家婆吧?!以往我好歹還是做帶領同工的,若是讓認識我的弟兄姊妹知道我現在盡接待本分,會怎麼看我呢?」我越想心裡越不是滋味,嘴上沒拒絕,但心裡像堵了一堵牆,有一百個不情願,在廚房裡對著鍋碗瓢盆撒氣。那段時間我飯也吃不下,覺也睡不著,每天如行屍走肉一樣,感覺前途一片迷茫!就這樣,我在心裡悖逆著,抵觸著,卻不知反省自己。這時,我的臉突然過敏了,起了一層疙瘩,從額頭一直慢慢擴散到下巴,臉上結了一層硬硬的、厚厚的皮,一摸上去像生了一層鐵銹,又癢又痛。一連十幾天都不見好轉,疼得我睡不了覺,癢得都用手抓破了皮,也不敢出門見人。看著自己這狼狽不堪的樣子,我心裡痛苦極了。痛苦中,剛硬的我才來到神面前尋求。我看到神話說:「撒但敗壞性情在人裡面根深蒂固,作人的生命,人的追求都是什麼?人想得什麼呢?在撒但敗壞性情的驅使之下,人的理想、盼望、志向、人生目標方向都是什麼?是不是與正面事物相違背的?首先,人總想做明星、名人、名角,這些是不是正面事物啊?想出大名,露大臉,光宗耀祖,與正面事物一點也不相符,再一個,與神主宰人類的命運這個規律是背道而馳的。為什麼這麼說呢?神要的人是什麼樣的人?是不是偉人、名人、高大的人、驚天動地的人?是不是這樣的人?(不是。)那神要的是什麼樣的人?你們說說。(腳踏實地,當一個合格的受造之物。)哎,腳踏實地,做一個合格的受造之物,能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尋求真理順服神才能解決敗壞性情》)神的話揭示的正是我的情形,我的追求目標就是做明星、名人、名角,覺得只有出大名、露大臉活著才有意義,活著才光彩。從神的話中看到,這些都是反面事物,都是與神的主宰背道而馳的,根本不是神所要的。而神要的是人能腳踏實地地做一個合格的受造之物,在造物主面前盡好自己的本分。回想這段時間,我為了能選上演員簡直費盡了心思,絞盡了腦汁,認為只有做演員才能出人頭地、揚名四海。落選後,就感覺多年的理想破滅了,就不順不服,對神誤解、埋怨,甚至都不想呆在這裡,看到自己已經完全活在與神對抗的情形裡了,不能順服神的擺佈安排。今天我的臉過敏,不正是神的刑罰、管教臨到我了嗎?是神興起環境來審判我、對付我的虛榮臉面,看看自己一心只為名譽地位活著,忘記了自己是一個連螞蟻都不如的受造之物,竟妄想讓人高看,在人心裡佔有一席之地,這不是在與神爭奪地位嗎?我的表現讓神厭憎、恨惡!認識到這些,我心裡感到既虧欠又蒙羞。

第二天靈修,我向神禱告後,看到一段講道交通中說:「有的人盡本分就注重虛榮、臉面,『哪個本分能使我露臉,我就盡哪個本分;哪個本分是埋頭苦幹,人都看不見,不露臉,隱藏,做無名英雄,那我不做,我做表面的活、有虛榮的活』。他就想在人面前露臉,一露臉他就樂了,受多少苦都行,出多少力都行,他老追求滿足自己虛榮,這樣的人不喜愛真理。」(摘自《講道交通(十)·關於神話〈認識神是達到敬畏神遠離惡的途徑〉的講道交通(一)》)看了這段交通,我心裡很受責備,自己就是這種情形,盡本分就注重虛榮臉面,喜歡幹那些出頭露臉的活兒,只要能讓大家說個好,受多少苦、付多少代價都值,看到自己不是個喜愛真理、追求真理的人。其實在教會做演員是為了拍好電影見證神的作工,盡受造之物的本分,而我卻把它當成施展才華、出人頭地的跳板,只要能出名、能露臉就不惜一切代價地去爭奪;今天讓我盡接待本分,我卻因著這個本分不能讓我出頭露臉,就感覺自己是大材小用了,是把我放在犄角旮旯裡了,就不幹了。在事實的顯明中,我才看到自己錯誤的追求觀點:我想藉著在教會拍電影、當演員來滿足自己出人頭地、揚名立萬的野心慾望。我的存心目的真是太卑鄙了!此時,虧欠的淚水禁不住流下來,我恨自己這段時間以來對神的悖逆、抵擋,便來到神面前立下心志:「神啊!我的所作所為太讓你噁心、厭憎了,我只為自己的慾望野心追求,沒有想到該怎麼盡好本分來滿足你,我太沒人性了,不配活在你面前。神啊!我不願再爭名奪利了,也不願為這張臉活著了,無論是做演員也好,還是做飯、料理事務,都是在神面前盡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神啊!今天大家舉薦我盡接待的本分,這有你的美意,雖然出不了名,露不了臉,但這是我一個受造之物該做的,我願意盡上我的本分,學會腳踏實地地做人、做事,盡好本分滿足你!」

當靜下心來時,我看到神話說:「你得學會捨,學會放,學會讓,推薦別人,讓別人出頭,別一臨到出面的事、露臉的事就打破頭要爭,要搶;你學會往後退,但是本分還不耽誤,做一個默默無聞、盡本分不在人前顯露的人。你越捨,越放,心裡就越平安,心裡空間就越來越大,你的情形就會越來越好……」(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讀了神的話我心裡亮堂了,要想擺脫名譽地位的捆綁與束縛,得學會捨,學會放,學會讓,默默無聞地盡好自己的本分,這才是神喜悅的。感謝神話語的引導帶領,我願意背叛肉體放下自己,不再活在敗壞性情中爭名奪利,願意憑神的話活著,擺對存心盡好自己的本分。藉著神的揭示審判、對付管教,我的野心慾望漸漸地放下了不少,再看到視頻中有我認識的弟兄姊妹時,心裡想當「星」露臉的慾望就不那麼強烈了。是神的話使我明白了在神家沒有明星也沒有名人,只有受造之物在造物主面前盡本分,完成自己的託付。後來,我就安心在家盡一些力所能及的本分,承擔起一切家務,再有想出頭露臉的心思意念時,我也跟家裡姊妹敞開心,解剖亮相自己,不願再活在名譽地位的捆綁中,這時我心裡踏實了很多,再也沒有了之前的那種焦躁不安,靈裡得著了釋放,情形逐漸好了起來,臉上也有了笑容。當自己的心稍向神回轉時,我的臉很快就好了,真的看到神的性情活靈活現。之後,每當再流露爭名奪利的性情時,我就有意識地背叛自己不對的存心。有時弟兄姊妹到我們住的家拍攝素材,我就在心裡默默地為出演的弟兄姊妹禱告,那時就不在乎露不露臉、能不能做演員了,心裡感到很踏實、很平安,才知今天神的管教、對付與顯明正是對我的保守,心中不免生發了對神的感激之情,感到神這樣的管教、對付太好、太及時了,都是為了潔淨變化我,帶領我走正道!

轉眼大半年的時間過去了,有了以上的經歷,我對神拯救人的心意也明白了一些,意識到追求名利地位的確不是人生正道,也不是做人的根本,神也不喜悅。在這期間,雖然我盡的是接待本分,當看到周圍弟兄姊妹調換一些在我看來能露臉的本分時,自己還會流露一些臉面、地位的敗壞性情,但藉著禱告能夠順服下來,也不會影響自己盡本分。然而,神知道我的敗壞性情仍是根深蒂固,再次擺設環境來潔淨、拯救我。

去年7月的一天,我突然接到通知,教會選舉事務執事讓我去參選。起初自己的心裡也沒有太大反應,覺得事務本分跟我這本分也沒啥兩樣,這麼長時間盡接待的本分也習慣了,覺著盡這個本分也挺好,但現在既然選上候選人,那我就去參加選舉吧。結果到了選舉現場,看到上層帶領鄭重其事地主持選舉,氣氛有些莊重、嚴肅,我心裡開始翻騰了:「對呀!事務執事那也屬於同工級別哪!要是被選上也算是有地位了,就能被人高看了。」那一刻,「帶領同工」這四個字一下子刻在我心裡抹不去了,我又生發了追求名譽地位的念頭,盼望著自己能被選上,想到以往自己做過帶領,今天真要是連事務執事都選不上,那豈不是又要丟人現眼嗎?我可得好好表現自己,不能落選了啊。當聽到選舉還要宣讀弟兄姊妹對每個候選人的評價時,我心想:到底弟兄姊妹對我的評價會是啥樣啊?在宣讀評價的整個過程中,我心裡就像揣了個小兔子,邊聽邊衡量著:在這幾個候選人裡,我還是佔有一定優勢的,要是被選上那我就擺脫鍋碗瓢盆了,一夜之間就由「廚房」上到「廳堂」了,到時候弟兄姊妹提起我,就會說我是個事務執事,有頭銜了,頭也能抬起來了。為了證明自己有一定的實力,輪到我自我介紹時,我就說以前自己都盡過什麼本分、有什麼長處,在世上還當過公務員,見識過什麼場合,等等。到公開唱票時,每聽到有我一票時我心裡就高興,聽到唸別人名字時我就有一絲難受,最終結果大大出乎我的預料,我以三票之差落選,選上的竟是一個信神時間很短的小姊妹。聽到這個結果,我猶如當頭一棒,臉上火辣辣的,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心想:「剛才我還誇誇其談顯露自己,這下我的臉往哪裡擱啊?早知如此還不如棄權好了,省得在這兒丟人現眼!」我強忍著眼淚走出了選舉現場。回家的路上,我兩腿發軟,渾身無力,心裡空落落的難受極了,感到莫名的孤獨、空虛,真想大哭一場,心想:難道我以後就這樣了,永遠與鍋碗瓢盆打交道了?回想以往,自己也是有身分地位的人,不管在家還是在單位都被人捧著;信神後,在教會做了帶領,弟兄姊妹也高看;而如今呢,演員夢破滅了,帶領同工也沒份了,天天除了鍋碗瓢盆,就是洗菜、揉面,滿身的油煙味……想到這些我心裡就堵得慌,越想越不是滋味,開始消極怠工。那幾天我飯不想做了,衛生也不願收拾了,臉上也沒了笑容,接下來就生病了,感冒咳嗽持續了好多天,喉嚨都咳破了,嗓子也啞了,吃藥都不管用。我心裡很軟弱,晚上躺在床上回顧自己信神這幾年的歷程:多少時候臨到本分挑挑揀揀,喜歡盡顯在人前能讓人高看的本分,盡著本分卻與神搞著交易,要名要利要祝福,真是傷透了神的心!我也恨自己,這個敗壞性情什麼時候能變呢?難道今天做不了帶領同工、露不了臉就能死嗎?我信神難道就為了爭個臉、出個頭嗎?痛苦黑暗中,我跪下向神禱告:「神哪!你知道我現在的情形,這次選舉,我心裡怎麼想的雖然人不知道,但你察看得清清楚楚。我也知道自己爭名奪利不合你心意,心裡很難受,但又感到無法控制,這種患得患失的滋味讓我倍受煎熬,神啊!我知道自己錯了,但我就是無力擺脫,願你引領我走出黑暗,神哪!求你拯救我!……」禱告後,我看到一段神的話:「撒但就是用名和利來控制人的思想,讓人的思想只想著名和利,為名利奮鬥,為名利吃苦,為名利忍辱負重,為名利犧牲自己的一切,為維護名利、得到名利作出任何的判斷或者決定。這樣,撒但就給人戴上了一個無形的枷鎖,這個枷鎖戴在人身上,人沒有能力去掙脫,也沒有勇氣去掙脫,人就不知不覺地在戴著枷鎖的情況下,一步一步艱難地往前走。為了這個『名』和『利』,人類就遠離神,背叛神,人類生存了一代又一代,就越來越邪惡,越來越黑暗,就這樣,一代又一代的人被毀在了撒但的名和利當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從神的話中看到,原來名利地位正是撒但控制人、捆綁人的一種無形的枷鎖,是撒但苦害人、吞吃人的手段方式,人不明白真理、沒有分辨就識不破撒但的詭計,就無力掙脫撒但的牢籠,只能被撒但踐踏、捉弄,被這一枷鎖牽著鼻子走!撒但真是太邪惡了,為把人佔有吞吃,早已將追求名利地位的種子深種在我的心裡,成了我的生命。想想自己從小就為了追名逐利想當演員、當歌星,來到教會也追求當帶領同工、追求當演員出頭露臉,今天為了得到「帶領同工」的頭銜,一個勁兒地顯露、證明自己,當得不到時就一蹶不振,破罐子破摔,神的話也不想讀了,甚至消極軟弱得連本分都不想盡了,被名譽地位折磨得死去活來!我信神不是為了盡本分滿足神,而是妄想利用盡本分來搞自己的經營,得不到名譽地位就拿本分撒氣,與神對抗,看到自己完全被名利捆綁,失去了人性理智,喪失了尊嚴,根本沒有一點人樣。此時,我看清了自己悖逆、痛苦的根源,撒但就是利用名譽地位來捆綁我、束縛我,最終目的就是讓我遠離神、背叛神,走向不歸路!因我心靈深處喜歡名利地位給人帶來的安逸與享受,看不到它帶給我的虛空和痛苦,所以才被捆綁苦害到如今,看到自己沒有真理真是識不破撒但的詭計,只能被撒但捉弄得神魂顛倒。原來這麼多年自己苦苦追尋的人生方向竟是一條不歸路,這條路就是撒但精心設計的陷阱啊!神一次次擺設環境就是為了讓我看清撒但敗壞人的伎倆、手段,擺脫名利地位對我的捆綁、毒害,扭轉我不對的追求觀點,能夠追求真理走人生正道,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之下,活出有意義的人生!明白了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我不願再為名利、地位活著了,也不願再悖逆傷神心。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你能盡上自己的責任,盡上自己的義務與自己的本分,放下私慾,放下自己的存心、動機,體貼神的心意,把神的利益、神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這樣經歷一段時間,你就覺得:『這樣做人好啊!活得光明磊落,不是窩囊、齷齪、卑鄙,而是光明正大,這樣活著是人該活出的形象,是人該做的。』」(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還有講道交通中說:「不管咱們在神家盡什麼本分、是什麼地位,咱們只要能活出真理、滿足神,能正常敬拜神,這樣的人生最快樂。不要受野心支配,不要受存心支配,要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摘自《講道交通(一)·順服神的意義》)神的話和聖靈使用之人的交通使我認識到只有放下自己的存心慾望,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達到滿足神,這樣活著才光明磊落。神的心意是讓我們在盡本分的過程中追求性情變化,脫去敗壞得著潔淨,憑神話活著,活出真正人的樣式,釋放自由地活在神面前,這樣的人生才有意義、有價值。不管自己是盡哪方面的本分,都有神的主宰安排,我都應接受順服,盡心盡力盡到自己的責任,把託付完成。明白了神的心意後我又重新振作起來,願意擺對存心,面向神盡自己的本分,不再活在撒但詭計裡。於是我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神啊!我明白了不管今天盡什麼本分都是你的命定,我願單純順服你的擺佈安排,就是讓我盡一輩子接待本分我都毫無怨言,只求滿足神心意,不想再為著自己能不能出頭露臉而活著了,只願意實行真理,活出人模樣!」接下來的時間裡,我盡接待本分也能用心盡了,除了每天盡好本分,一有空就把心安靜下來,禱告、讀神的話,調整自己的情形,藉著不斷地在神的話上實行進入,不知不覺情形好了很多,與神的關係也越來越正常,心裡也有了喜樂平安。

幾個月後,因教會人員調動需要調整帶領同工,事務執事工作範圍也有一些變動,還要重新選事務執事,我又被選上候選人。當教會帶領通知我過幾天去參加選舉時,我心裡又有一絲想法:這次我是不是能被選上呢,如果選上了,上次落選失去的臉面也能挽回來了!但很快就意識到這是神的檢驗臨到我了。於是,我趕緊在心裡默默地禱告神:「神啊!願你帶領幫助我勝過這次名譽地位的試探,我不願再受撒但敗壞性情的控制與捆綁,願你鑒察我的心!」禱告後,我心裡平靜了,也坦然了很多,整個選舉過程中,從讀每個人的評價到自我介紹我都接受神鑒察,就沒有上次的那種故意顯露、表現自己了,而是能做誠實人和弟兄姊妹敞開亮相自己的缺少不足。但是,當我最後拿起筆來投票時,看到上次被選上事務執事的小姊妹也來參選,我猶豫了片刻:該投誰呢?如果投給小姊妹,她的票數是不是就比我的多了呢?那我選上的機率不就小了嗎?當有這樣的想法時覺得很羞恥,也噁心自己、恨惡自己,這不又在爭名奪利嗎?我趕緊向神禱告背叛咒詛自己的想法,想到神話語詩歌:「神哪!無論我是有地位或是沒有地位,我現在認識自己了認識自己了,我地位高是你的高抬,低也是你的命定,一切都在你的手中,我沒有什麼選擇,我只有完全順服在你的權下,因這一切都是你的命定。……你用我,我是個受造之物;你成全我,我也是受造之物;你不成全我,但我仍要愛你,因我只是一個受造之物。」(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從神的話裡看到,無論地位高還是地位低都是神主宰命定好的,人再爭奪也沒用。作為一個受造之物,我該做的就是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揣摩著神的話,我的心靜下來了,不管最終選舉結果如何,我都願順服神的擺佈安排,選上是神的高抬,選不上也是神的主宰命定,選不上也願意在現在的本分上盡上自己的忠心滿足神,不再用本分大小、有無地位,是否能出頭露臉來衡量所盡的本分了。短暫的爭戰過後,我能正確對待這次的選舉了,根據原則衡量,看到小姊妹在我們幾個候選人中更適合盡這個本分,雖然她信神時間短,但會料理事,有一些工作能力,心也向著神家,是個對的人,我就把這一票投給了小姊妹,心裡特別的坦然,覺得自己終於實行了一次真理,勝過了試探,掙脫了名譽地位的捆綁。沒想到最後宣讀投票結果時,我被選上了教會的事務執事,那一刻我從神領受的不再是地位名譽而是我的責任使命,是一份沉甸甸的責任與負擔,於是我和弟兄姊妹表心志:願在以後的本分中與大家和諧配搭,腳踏實地、老老實實做人,把本分盡好還報神的愛!

經歷中,我深深體會到腳踏實地把每天的本分盡好,明白一點真理就實行一點,活出一點,心靈裡收穫到的那份平安喜樂是地位名譽無法相比的,也是無法替代的!如今在神話語的帶領下,我明白了只有追求真理,本本分分做人,在造物主面前盡好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活得才有價值、有意義。這一年多來,神藉著一次一次審判刑罰、擊打管教,迫使我來到神面前尋求真理,使我對追求名譽地位的實質和後果有了些認識,有了背叛自己撒但本性的信心與決心。當再面臨名利地位的試探時,我就會從內心深處厭憎、恨惡這種撒但的敗壞性情,從而更加痛恨、懊悔自己,更加生發了追求愛神滿足神的心。今天我能有這一點點的轉變,都是神的審判刑罰達到的果效,接下來我願意接受神更多的審判刑罰,站在受造之物的位置上,盡好自己的本分來滿足神。感謝神的作工改變了我錯誤的追求觀點,帶領我走上人生正道!願將一切的榮耀都歸於神!

上一篇:你對神的公義性情有多少認識?

下一篇:你是如何進入敬畏神遠離惡的真理的?

你可能喜歡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