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未分类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

審判中的覺醒

夏 雪

2016年5月份的一天,教會安排我到翻譯組盡本分,我心裡美滋滋的,心想:「能進這個組的可都是人才,看來我有特長啊,弟兄姊妹肯定都挺羨慕我的,我一定要好好努力,在組裡不能成為最差的。」剛開始盡本分,由於我幾年沒接觸英語,也沒從事過翻譯工作,好多單詞、句式都忘了,一篇文章磕磕絆絆幾天才翻譯出來。我努力背單詞,記句式,不懂的就查字典;弟兄姊妹給我檢查出來的錯誤,我就接受、改正,認真地學,認真地記……經過一段時間操練,我的業務水平有了長進,翻譯得越來越快,而且翻譯出來的文章出錯的地方越來越少。大家說我基礎知識好,有語法問題都會問我,不確定的地方會讓我來確定,徵求我的意見,還推薦我帶著大家一起學英語。看到這些,我心裡別提多高興了,覺得我比別人強,是這個組的焦點,很享受那種被眾人捧著、誇獎的感覺。幾個月後,因工作上的需要,我所在的翻譯組要選個組長。聽到這個消息,我的心就蠢蠢欲動,心想:「當組長好啊,能在翻譯組做組長,人人都高看,那多風光啊!」想到我的英語水平比她們好,以前我還做過帶領,哪方面與姊妹們相比都佔優勢,覺得我更適合做組長。可選舉結果卻出乎我的預料,與姊妹僅一票之差我落選了。面對這樣的結果,我心裡滿了委屈與不服:「論英語我比姊妹好,論生命進入我也不比姊妹差,我到底哪點不如她呢?……」唉!現在組長的人選已經確定,我只能無奈地順服下來。

自從姊妹被選上組長後,組裡姊妹有什麼事都找她,什麼事都是她出面,她給我分配任務,還不時地跟進我工作的進度。面對這一切,我對姊妹的嫉妒之心油然而生。看著姊妹積極地盡著本分,操心組裡的一切事務,我不但不高興反而心裡很難受,總想證明自己比她適合做組長。當聽到姊妹在聚會中交通得比較有亮光、有路途時,我就絞盡腦汁地揣摩:怎麼談對神話的領受,交通哪個經歷,怎麼解剖自己的本性……我就想談得比她深,比她有路途,讓姊妹們聽聽我比她會交通。平時學英語我也跟她比,我把遇到的好句子記下來,注重積累,就是為了在大家一起學英語時分享出來,以此來顯露自己。雖然是她組織我們一起學英語,但我總是多說多談,有意讓姊妹們都知道我英語比她好,她不如我。我所做的都是跟姊妹比,跟姊妹爭,這一切都在神的鑒察之中。慢慢地,我靈裡黑暗,看神話也看不進去了,可我仍不知反省自己。因著嫉妒姊妹,我怎麼看姊妹都不順眼,有時看到姊妹翻譯的文章出了點小錯,我就嫌她不用心,說她應付糊弄,給她講語法時我就皺著眉頭,帶著嫌棄、教訓的口氣說:「這個用法都跟你說了好幾遍了……」總之,我看姊妹就是不如我,總覺得自己比她更適合做組長。對於姊妹安排的工作我也不願配合,每當姊妹給我分配任務時我心裡滿了抵觸,拉著個臉,不情願地說:「上次的還沒完成呢。」即使姊妹說文章急需翻譯,我心裡也一點不著急,就是翻譯完了我也不想馬上告訴她,而是聽歌、看視頻,被動地等著她來問我。我就是故意偷奸耍滑,不配合她安排的工作,絲毫不考慮工作進度。當姊妹點我不操心、不擔責任時,我不但不接受,還心裡抵觸:「你是組長你該操心,我又不是組長。」當姊妹在本分上出錯,或者其他姊妹給她提缺少時,我就暗自高興,心想:「你不是組長嗎?怎麼還出這種錯誤呢?你這也不行啊!」有一次我們在一起看寫文章的相關原則,姊妹說看前面部分,我偏說看後面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就是身不由己地跟她對著幹;甚至有一次我還藉著給姊妹提意見,發洩對她的不滿,說姊妹這段時間光注重作工,不交通真理,走敵基督道路。姊妹聽完後很痛苦地回答說:「我也知道自己存在這個問題,有好幾次想跟你交心,看你不高興,我也不敢跟你說。」過後姊妹消極了,說她盡不了這個本分,工作上的問題姊妹也不敢說、不敢問了。聽了姊妹的話,我心裡很受責備:「姊妹消極跟我也有關係啊,我在她有難處的時候,不是憑愛心幫助,而是責備她。唉,我這個人是怎麼了?姊妹工作壓力這麼大,我怎麼不理解你呢?我這麼做也不合神心意呀!」可是過後,我還是常常嫉妒姊妹:為什麼選上的是她而不是我,為什麼我出不了頭……我越這樣想,心裡就越痛苦,有時心就像刀絞似的,幹什麼都沒心思,心裡摸不著神,盡本分更是一點勁也沒有,還總是出差錯,明明寫的是張三我就給翻譯成李四,明明告訴我哪些該翻譯可我就是記不住,結果漏掉了……我完全是一種迷迷糊糊的狀態,都不知道文章是怎麼翻譯完的,一點也感覺不到聖靈的帶領。組長檢查我翻譯的文章時,發現有很多明顯的錯誤,甚至有幾段還漏掉了,沒有翻譯。看到本分上出現這麼多問題,文章本來都翻譯完了,就因為我漏掉的這幾段還需要翻譯,耽誤了進度,我心裡很難受,這都是因著自己活在爭名奪利的情形裡,不能獲得神的帶領引導導致的。我知道這是神的審判刑罰臨到了我,是神對我的一個提醒,但是因著沒有在神話裡尋求真理解決問題,我的情形還是沒有扭轉,而且還總想逃避這個環境,不想呆在家裡,也不想看見姊妹,甚至覺得這樣活著太痛苦了,還不如死了算了。我意識到自己的情形很糟糕,痛苦無助中我向神呼求:「神啊!我很痛苦,我不想這樣對待姊妹,可是一臨到事,我總是身不由己地與姊妹對著來。神啊!我活在敗壞性情中,心靈飽受煎熬,我不想再悖逆抵擋你,但是我很軟弱,很痛苦,靠著我,我無力擺脫,只有你能拯救我,我願尋求真理,不願再逃避,你幫助我。」禱告後,我靜下心靈修反省,看到神話說:「所以一聽說神家要培養各種人才,一涉及到地位,涉及到臉面,涉及到名譽,每一個人的心都蠢蠢欲動,總想出頭,總想出名,總想露臉。不想讓,總想爭,爭還不好意思,不爭還不甘心。看誰出頭就嫉妒,就恨,就怨,就覺得不公平,『為什麼我出不了頭?為什麼總沒我?為什麼總讓他出面,為什麼總也輪不到我呢?』有點怨氣。有怨氣自己還克制著,克制還克制不了,就禱告,禱告完好了一段時間,過後一臨到這事還勝不過去,這是不是身量幼小?人陷在這些情形裡面這是不是網羅?這是撒但敗壞本性對人的捆綁。」(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對照神話揭示人追求名譽地位的表現,我感到神話說的就是我,我現在就活在這樣的情形裡:一來翻譯組我就不甘示弱,刻苦學習,就為了在組裡能站住腳跟,嶄露頭角;一說選組長,我的心就蠢蠢欲動,想得到組長的頭銜,能讓別人聽我的,能享受別人的高看;沒選上就跟姊妹爭,爭不過,就對姊妹產生嫉妒,跟她對著幹;當自己的野心慾望沒有得到滿足時,就消極怠工,甚至想死的心都有了。藉著選組長,我的名譽地位心被徹底顯明出來了。我看到自己就是因為受撒但本性支配追求名譽地位才被撒但愚弄、苦害,最終導致神向我掩面,我落入了消極痛苦中。

之後,我又看到神的話說:「殘酷的人類啊!勾心鬥角、你爭我奪、爭名奪利、互相廝殺何時到頭?儘管神的話語說了千千萬,但人無有醒悟的……有幾個不為自己個人的利益?有幾個不為維護自己的地位而壓制別人、排斥別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惡人必被懲罰》)「有沒有教會帶領被撤了之後,過教會生活的時候總打岔,總攪擾,新帶領上來之後說什麼都不對,背後拆台?(有。)這叫什麼?這叫凶惡。意思是:『我當不成帶領,誰也別想在這兒站腳,都得給我滾蛋,我把你擠走了我照樣做帶領。』這是不是光厭煩真理呀?這就不是了。這是不是詭詐呀?(不是。)這叫凶惡!爭奪地位,爭奪地盤,爭奪個人利益,還爭奪個人的名譽,還有為了報仇不擇手段,有一句話怎麼說的?『極盡其能事』。不擇手段,極盡其能事,就是把自己的能耐都用上,想方設法達到自己的目的,挽回自己的名譽、臉面、地位,或者是達到自己報仇的心、報仇的願望、報仇的意願,所表現出來的都叫什麼?(凶惡。)」(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性情變化必須得認識六方面敗壞性情》)神的話像利劍一樣擊中我的要害,揭示出我爭名奪利的敗壞真相,為了地位我排斥別人、攻擊別人,流露的都是撒但的凶惡性情。想想姊妹選上組長後,我處處跟姊妹爭、比:聚會時,我絞盡腦汁地想交通得比她好;學英語時,我也不甘示弱,想佔主導地位。我做事的存心都是想把姊妹比下去,以此來證明自己比姊妹更適合做組長。因著嫉妒,我不願搭理姊妹,在本分上處處挑毛揀刺地跟她對著幹,對姊妹安排的工作我也不願配合,還巴不得姊妹出錯好看她笑話,甚至給姊妹臉色看,並惡毒地攻擊姊妹,說姊妹走敵基督道路,導致她受轄制消極了。因著我爭名奪利,明知道翻譯工作在趕進度,我卻不體貼神的心意,一點也不著急,還偷奸耍滑,導致翻譯的速度、質量都下降。就這樣,為了達到滿足自己名譽地位的野心,我惡毒地置教會工作於不顧。看外表我是跟姊妹對著幹,實際上是拿教會工作當籌碼,攔阻、打岔翻譯工作。我是一個為了自己出人頭地,寧願神家利益受損失的卑鄙惡毒的小人,我的所做所行哪裡是信神的人該做的啊!這跟大紅龍的作法有什麼區別?大紅龍就是唯我獨尊,打壓、排斥異己,誰要是威脅到它的地位,它就不擇手段地整人治人,什麼傷天害理的事都幹得出來。在事實面前,我心服口服,我就是地地道道的大紅龍的子孫,為了地位,我什麼事都幹得出來。神的審判刑罰與顯明使我看到自己的靈魂真是醜陋不堪,實在讓神厭憎痛恨。神恩待我,給我盡本分得真理的機會,我不但不好好配合預備善行,反而還打岔攪擾作這麼多惡,我這不是忘恩負義嗎?外表上看我是在與人爭奪地位,實質上我是與神爭奪在人心中的地位,我這是在走敵基督道路啊!只有撒但才不希望人好,只有神的仇敵才不希望有更多的人起來配合教會的工作,不願看到教會的工作順利開展。我爭名奪利打岔教會工作,充當了撒但的差役。此時我看到自己的本性太可怕了,太邪惡了!追求名譽地位竟然能使我作惡抵擋神。想到神話說:「神要毀滅的是什麼人哪?是哪類受造之物?作惡的,這是明顯的一類。還有與神爭奪地位的……」(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凡事尋求順服才能進入真理實際》)神的話使我恐懼戰兢,看到神的公義性情不容人觸犯,與神爭地位的人都是神要懲罰毀滅的對象,追求地位的人走的就是沉淪滅亡的道路。想想在律法時代,二百五十個首領就是與摩西爭奪地位,想做最高的首領,不服摩西,論斷說神能使用摩西,也能使用他們,其實他們是與神爭奪地位,走敵基督道路,嚴重地觸犯了神的性情,最終神使地開口將他們都毀滅。而我為了與姊妹爭奪組長的位置,不配合她的工作,處處與她對著幹,還論斷她走敵基督道路,我所做所行的性質和二百五十個首領抵擋摩西的性質是一樣的。如果我再追求名譽地位走敵基督道路,硬著頸項與神敵對,就必然會因抵擋神而遭到神的咒詛、懲罰。此時我感到神的愛手在拉著我,當我將要滑落陰間,在危險的邊緣時,不忍心看我墮落下去,及時地審判刑罰將我拉了回來,讓我走正道。沒有選上組長,是為了對付我的地位之心,是根據我的需要來作的,更是神對我極大的保守,我感受到事情的背後有神的良苦用心,也包含了神的智慧作為。想想自己的所作所為已傷透神心,按我的所做所行,早該被神毀滅。感謝神的審判刑罰及時拯救了我,還給我悔過自新的機會。此時,我的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心裡對神生發無限的感恩,我來到神面前向神悔改認罪:「神啊!我錯了,我信你卻不追求真理,把臉面、地位看得高於一切,打岔攪擾作惡抵擋你,太讓你厭憎,讓你失望了!感謝你及時的審判刑罰,使我認識到自己的錯誤追求。神啊!我不願再為臉面、地位而活了,我願向你悔改,重新做人,與姊妹和諧配搭,盡好本分滿足你。」

後來,我又看到神話說:「現在不管你的主觀意願是願意追求真理,還是模模糊糊還不清楚什麼是追求真理,最簡單的一條實行法就是先考慮神家的利益,處處為神家利益著想,放下自己的私慾,放下個人的動機、個人的存心、自己的臉面地位,把這些先往後放,先考慮神家的利益,這是最起碼應該做到的。如果一個盡本分的人連這點都做不到,那還談什麼盡本分?這就不是盡本分了。你應該先考慮神家的利益,考慮神的利益,考慮神的工作,把這些都放在第一位,其次再想自己的地位站沒站穩,別人怎麼看自己。這個可不可以?分兩步走,這樣折中一下,你們是不是就感覺容易一些了?這樣時間長了,你就覺得達到滿足神不是一件難事。另外,你能盡上自己的責任,盡上自己的義務與自己的本分,放下私慾,放下自己的存心、動機,體貼神的心意,把神的利益、神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這樣經歷一段時間,你就覺得:『這樣做人好啊!活得光明磊落,不是窩囊、齷齪、卑鄙,而是光明正大,這樣活著是人該活出的形象,是人該做的。』慢慢地,你心裡滿足個人利益的慾望就越來越小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神的話如同明鏡一樣給我指明了實行的路途,臨到事能先放下個人的臉面、地位,放下自己的存心、私慾,處處考慮神家的利益,盡上自己的本分與責任,只有這樣追求才能滿足神,才能活得有點人樣。以往我總是追求地位、讓人高看,做什麼事都為滿足自己的私慾,活得卑鄙、齷齪,沒有一點見證,以後我不願再追求那些不值錢的東西了。我在神面前立下心志:今後不管是盡本分還是與人相處,我都要擺對存心,放下自己的名譽地位,凡事做在神面前,體貼神的心意,把神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做什麼事心懷坦蕩接受神的鑒察,在自己的本分上下功夫,盡最大的努力滿足神,安慰神心。接下來,我就有意識地背叛肉體,放下自己的臉面、地位,當看到別人有事再找姊妹時,有時我心裡還會流露嫉妒的意念,這時我就默默地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漸漸地,我心裡不再受不對的存心意念攪擾、轄制了。學英語時,還是姊妹帶著大家一起學,有時我心裡也還會感覺不平衡,我就向神禱告,願放下臉面背叛肉體,與姊妹一起學習,互相取長補短,學英語是為了增長業務知識盡好本分,不是為了顯露自己。當我擺對存心活在神面前時,心裡感到釋放,學習英語也有了一些收穫。在翻譯文章的時候,發現組長有翻譯出錯的地方,我不再嫌棄她,而是力所能及地查找資料幫助她,一起提高業務水平。這樣實行過後我心裡感覺特別平安、踏實,與姊妹也能正常相處、和諧配搭了,盡本分也有了果效。同時,我也明白了只有體貼神心意,為滿足神盡本分才能蒙神祝福。

有一次,有一項比較急的翻譯任務需要按時完成,組長馬上給我們分配了任務。當我配合的那部分翻譯完了之後,看到有的姊妹還沒有翻譯好,心想:「我可以幫姊妹再翻譯一些,這樣會快點,如果我只管完成自己的這部分,這樣就會耽延工作。」但轉念一想:「算了,我還是不要提出來了,我也不是組長,工作做好了也不是我的功勞,大家只會說組長有工作能力,我就只管我這一攤就行了!」當我這樣想的時候,心裡感覺不平安,受責備:「我這不還是在為名譽地位盡本分嗎?我信神也不是為了盡受造之物的本分滿足神啊,難道得不到人的高看就不好好盡了嗎?眼看著工作著急,我能配合的都不去做,而是當旁觀者,我這也不是維護教會工作呀……」我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就向神禱告,想到神的話說:「做事別總為自己,別考慮自己的利益,別考慮人的利益,別考慮自己的地位、臉面、名譽,先考慮神家的利益,把神家利益放在第一位……」(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我意識到了今天臨到這個環境是神對我的檢驗,看我能否放下自己的名譽地位,放下個人利益得失,能夠以神家利益為重。我願意背叛自己不對的存心,不再追求讓人高看,只求默默地盡上自己的本分和責任來滿足神,體貼神的心意,覺得這樣活著才有意義。接下來我就想著怎麼能把這個本分盡好呢,雖然自己不是組長,但我也獻上自己的一份。我就主動找姊妹說我們幾個人分工配搭,發揮每個人的長處,我擅長檢查,我就多檢查,過後我們再總結,有哪些偏差、不足,下次彌補過來,姊妹也說這樣果效好。翻譯過程中也很順利,能感覺到大家的目標是一致的,心是往一處使的,很快這項翻譯任務就完成了。這樣盡本分我心裡感到踏實、平安,體會到了做人活著的意義和價值。

感謝神!回想這一段時間的經歷,我對神審判刑罰的工作有了一些認識,真實體會到神對我的愛與拯救,正如神的話說:「神工作中所作的一切全都是愛,沒有一點恨人的成分,就是你看到的刑罰審判也是愛,是更真、更實的愛,這愛就是帶領人走上人生的正道……你們都活在罪惡淫亂之地,都屬於淫亂罪惡的人,今天你們不僅能看見神,更重要的是讓你們得著了刑罰審判,得著了這樣最深的拯救,就是得著了神最大的愛。他所作的對你們都是真實的愛,並沒有惡意,是因著你們的罪惡而審判你們,以此讓你們反省,得到這極大的拯救。這一切的工作都是為了作人,從始到終神一直在竭力地拯救人……你們該知道神的愛是最實在的,只不過因著人的悖逆,務必得用審判來拯救人,否則還是不能把人拯救出來。……他不忍心讓你們再墮落下去,也不忍心看著你們這樣活在污穢之地,讓撒但任意踐踏,不忍心讓你們墜落陰間,只願意把這班人得著,把你們徹底拯救回來,這是征服工作作在你們身上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拯救。」(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內幕(四)》)神審判刑罰我不是因為恨我,而是因著我被撒但敗壞至深,本性裡面充滿了撒但毒素,喜愛名利地位,神不忍心看我在錯誤的道路上追求,被撒但苦害折磨,不得已才嚴厲的審判,這正是父教子般深沉的愛,是我的敗壞需要這樣的審判刑罰。不經審判,我根本擺脫不了撒但的控制、殘害,真正地順服神。這樣追求下去不僅得不著真理,反而會斷送自己蒙拯救的機會,還會作惡抵擋神,激起神的怒氣,最後落得下地獄的結局。在神的審判刑罰中,真實體會到神時時刻刻在人的身邊,鑒察著我的每一個心思意念,當我追求名利地位時,神向我掩面,我就活在了黑暗痛苦中。神公義性情的臨及,才迫使我尋求真理,反思自己,放棄錯誤的追求觀點,擺脫名利地位的捆綁、控制,不再為撒但活著;神的開啟帶領又給我指明了路途,使我活在光明中,注重盡好本分滿足神,心裡感到特別平安踏實。是神的審判刑罰拯救了我,使我活出了點人樣。原來神是這樣實實際際地擺設環境顯明我,拯救我脫離撒但權勢的,顯明是最好的拯救,神的心太美善了。在今後的日子裡,我願更多地接受神的審判刑罰,好好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早日活出一個真正人的樣式。感謝神!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

上一篇:在經歷中你對神的拯救有多少實際的體會?

下一篇:你在臨到的事上是如何禱告依靠神、仰望神的?你看見神怎麼成全你的禱告了嗎?

你可能喜歡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