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未分类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你在臨到的事上是如何禱告依靠神、仰望神的?你看見神怎麼成全你的禱告了嗎?

韓國 敬畏

神的話說:「人大部分的時間都活在一種自己無意識的狀態下,就是不知道依靠神對還是依靠自己對,然後大多數的時間選擇依靠自己,依靠有利的周圍條件、周圍環境與人事物,這是人最擅長做的。人最不擅長做的就是依靠神、仰望神,因為人覺得仰望神太麻煩,人看不著,人也摸不著,人覺得渺茫不現實,所以人在這方面的功課是最差的,進入最淺。你不學會仰望神、依靠神,那你總也看不到神在你身上的作工、引導、開啟……」(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信神應首先看透世界邪惡潮流》)神揭示的正是我的真實情形,信神這些年,我在仰望神、依靠神這方面的真理上沒有多少進入,在我心裡總覺得臨到事禱告依靠神有點渺茫,依靠神也得自己去配合呀,所以即使禱告,多數時候我也只是走走形式。每臨到一個託付的時候,我都是用頭腦先想一遍看看自己能不能做,感覺自己能達到的我就憑自己去做,覺得自己達不到的就消極後退。一個本分盡過之後,我心裡只清楚自己在這個過程中做了哪些事,但對於神是怎麼帶領的卻沒有多少實際的經歷認識。後來神針對我的悖逆與缺少,實際地擺設了一些環境,使我在難處中依靠神、仰望神,看見了神的奇妙作為,對神的全能主宰有了一點真實的認識,也體會到依靠神、仰望神是那麼的實際,那麼的重要!

隨著我們教會陸續上傳的福音電影、視頻越來越多,引起了各國各界人士的關注,這次有兩位外國教授要來我們教會考察,教會安排我作為主要的解答人員來解答兩位教授提出的問題,同時也讓我代表教會向他們提一些問題,大家互動交流。剛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我在心裡衡量了一下:雖然這個本分是有難度,但想想我學的是英語專業,再加上距離他們來教會還有一些時間,利用這段時間我再多下點功夫練習練習,到時應該能夠正常地交流。為了這次的交流達到好的果效,我就提前開始練習英語,但在練習的過程中,我聽說其中一位教授當地口音很濃,而且在談及信仰的話題時,有一些宗教術語、用詞是我們平常接觸不到的。聽到這個消息後,我馬上意識到憑著我現在的英語水平,就算努力裝備,短期之內也達不到更好地與他們交流,這時我心裡開始犯難了:如果兩位教授提出問題或者發表觀點時用的很多都是專業詞彙,那我聽不懂又怎麼和他們交流啊?有的地方我即便是能聽明白單個生詞的意思,也很難準確地理解他們的問話,這樣,我就很難針對他們真正想了解的來交通真理、見證神。看現在的情況,要在短時間內達到跟他們能正常對話真的很難啊……此時我的信心越來越小,心想:「神啊,一起盡本分的幾個姊妹中我的英語水平並不是最好的,為什麼選我呢,我夠不上啊!神啊,我知道你是全能的,但是有些單詞我從來沒有接觸過,就算我盡全力去準備,能準備的內容也是很有限的,這也有實際的難處呀!而且這段時間我澆灌的外國新人,有幾個因為遇到些事不知道該怎麼經歷,我也得花時間去跟新人交通,這樣一天忙下來也沒有多少時間準備。」面對種種難處,我感覺憑著自己的能力根本達不到現場互動交流的水平,心裡慢慢開始想退縮了。當我有這些想法的時候靈裡越來越黑暗,感覺摸不著神了,表面上也在盡著本分,但是心裡就是提不起勁。這時我看到一段神的話:「你得看清楚,神不管在哪個期間、哪個階段作工作,都需要一部分人來配合,這一部分人配合神的作工或者配合傳福音,這是神命定好的。那神對命定好的每一個人是不是都有託付啊?每一個人都有使命,都有責任,都有託付。神給你託付,你是不是就有這份責任哪?你就應該擔起這份責任,這就是你的本分。本分是什麼?是神給你的使命。……你們哪個人盡現在的本分是偶然發生的,像抓鬮似的,抓到哪個算哪個?不是偶然的,那是神萬世以前就命定好的。」(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順服神的實行原則》)從神的這些話中我漸漸明白了,在一起盡本分的幾個姊妹中雖然我的英語水平不是最好的,但是今天這個託付臨到了我,這不是偶然的,是神主宰安排的,有我該學的功課,我該順服下來尋求神的心意。論英語專業水平,跟外邦有這方面才華的人比起來,我根本不值得一提,我也從來沒有跟教授級別的人物交流過,今天神卻給我這麼好的機會來見證神,這真是神對我極大的高抬啊!我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能擔當這個責任,為著神旨意的通行盡上自己的本分,這是多榮耀的事啊!揣摩著神的話我明白了神的心意,心裡越來越覺得有種責任感,從心裡願意接受這個託付了,但是還是感到壓力很大,於是我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神啊!今天這個本分臨到我,我知道是你的安排,但是面對這些難處,我感覺自己身量小,有些夠不上,求你開啟我,讓我知道在這個環境中該怎麼經歷你的作工。」

之後,我看到神的話說:「有很多時候神給人的試煉那就是加給人的擔子,神加給你多大的擔子,你就應該挑起多重的擔子,因為神了解你,你能承受得了。神不會超過你的身量或者超過你的承受極限,不會給你的擔子超過你的極限,肯定是你能承受得了的。但是不管給你什麼樣的擔子,給你什麼樣的試煉,你們記住這一點:你無論禱告神是否明白神的心意,無論禱告神是否得著明確的開啟光照,這是不是神對你的管教或者是神給你的一個什麼警示,不管是否得著這樣的開啟光照,你手中的活兒、你的本分別停,守住自己的本分,別停,這樣神就滿意了,你就站住見證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常常揣摩真理才能有路行》)揣摩著神的話,我的心安靜了下來。是啊,神對人的要求都是人能達到的,神從來不趕鴨子上架,強人所難,都是根據人的實際情況、實際身量來加給人託付,都是人能夠得上的。從神的話中也看到,神要求人在任何背景下都要盡好自己的本分滿足神,為神站住見證,這是一個受造之物該活出的實際,是人當做到的。記得之前教會安排我盡剪輯本分時,我對剪輯技術一點也不懂,但是組裡剛好有一個弟兄對這方面比較擅長,我跟一個姊妹就一起依靠神來學習,沒有想到的是,看起來挺難的剪輯技術,沒有一點基礎的我們竟然幾天就學會了,一週以後就做出了第一個視頻,當視頻做出來的時候我們真是從心裡感謝神。想想自己從一開始什麼都不懂到能做出視頻,都是神的帶領,是神在安排人、事、物一步步幫助我,讓我一點點掌握技術,這都是神的奇妙作為。後來當我調換本分時,原本想著以後用不上這項技能了,但在接下來盡本分時剛好又用上了,因為會剪輯視頻,這項本分中存在的一些問題也都迎刃而解了。經歷中我看到自己所掌握的這些技術,也都不是自己的能力能達到的,都是神在帶領。面對這次與教授的交流,我也要多多仰望神、依靠神,盡全力來配合,雖然我現在的英語水平還遠遠達不到要求,但是神提早預備我學習英語專業,之前也有過跟外國人交流的經歷,我不知道這幾天的練習過後能提高多少,但是我相信神不會把超出我承受能力的擔子加在我身上,我只管盡我所能地把自己該盡的本分盡上,這樣就站住見證滿足神了。越揣摩神的話我心裡越有力量,也有了順服的心,我跟神禱告說:「神啊,雖然現在我還不能勝任這個本分,但是我知道這樣安排必有你的美意,在之前的盡本分中我已經看到了你的大能,這次我也願意實際地依靠、仰望你,去經歷你的奇妙作為。」禱告後我心裡有了配合的心志,雖然也知道接下來面臨的難處還是很大,但是我心裡對這個本分不再抵觸了。接下來,我跟姊妹們一起練習英語的時候也不再喊難了,有不懂的就問,當我這樣實行時,心裡覺得踏實了許多。在接下來的幾天裡,每當澆灌外國新人跟練習英語的時間有衝突我沒有時間練習時,或者感覺需要準備的內容太多我感到有難度時,我都有意識地跟神禱告,願神帶領我經歷這個環境。就這樣,經過幾天的練習我也掌握了一些不常用的宗教術語。

有了這幾天的經歷,我以為自己在依靠神、仰望神這方面的真理上有點進入了,但事實臨及時,我的真實身量再一次被顯明得淋漓盡致,同時也藉著神話語的開啟帶領,讓我在實際環境中又一次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

兩位教授來教會考察的日子馬上就到了,我心裡盤算著:我各方面還都夠不上標準,但是如果我能把他們大概想要了解的內容以及我們想要和他們提問的內容提前裝備一些,那現場提問、交流難度就沒那麼大了。可是眼看著離教授來考察的時間只有兩天了,文稿還沒有準備好,在這種情況下我心裡焦急得坐不住了,又開始活在難處當中,我像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一會兒催催負責的姊妹,一會兒又看看文稿內容出來的進度,心裡一點也安靜不下來。在教授來考察的前一天,我們準備交流的內容文稿終於定下來了,但是等著弟兄姊妹幫忙翻譯成英文稿還需要時間,這個時候我心裡更沒有神的地位了,著急得已經完全坐不住了,心想:不能再等了,現在沒有人翻譯,那我就自己翻譯,我要是不做好前期準備這怎麼能行啊?於是我拿起稿子就開始翻譯起來。可當我翻譯的時候才發現:裡面涉及到的屬靈詞彙實在太多了,很多單詞都是翻譯的時候上網現查的,每翻譯一個句子我都是模棱兩可,確定不了翻譯的是否準確,而且翻譯過後就忘記了。就這樣我磕磕絆絆地用了一個下午也只是翻譯了一小部分。本想著自己翻譯可以讓我加深對稿子的熟悉程度,沒想到稿子沒有熟悉多少,我的信心卻在一點點被摧垮,陷在難處裡無法自拔,即便是這樣我也沒有停下來尋求神的心意。到了晚上,雖然其他弟兄姊妹也參與一起翻譯,但卻說最快也要到凌晨三點才能把稿子翻譯完。聽到這個消息,我徹底承受不住了:這可怎麼辦?今天是最後一天,明天下午教授就要來了,現在稿子還沒有出來……我彷彿都能想到自己面對兩位教授時無法順暢交流,說話張口結舌的尷尬場面。姊妹讓我先休息,說早上給我打印出來,當時我幾乎都聽不進姊妹在說什麼,心裡特別著急。就在我心裡難受得不知道怎麼面對這個環境的時候,我的腦海裡浮現出神最新交通裡的一句話:「己意特別強的人一般有什麼表現?先定規,先計劃,先打算……」(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順服神的實行原則》)我感覺神在面對面地跟我說話一樣,回想這段時間自己的表現,不就是神所說的這種情形嗎?做什麼事我心裡根本沒有神,滿腦子都是自己的計劃、打算,已意特別強!一開始我覺得自己英語水平夠不上,那我就提前準備,當自己提前準備的計劃被打破之後,看到時間太緊迫我又自己翻譯,不依靠神,都憑自己做,哪裡還能看到神的權柄和主宰?現在我心裡擔心害怕,完全是活在沒有神的狀態裡,活在難處中,這又怎能獲得神的帶領與祝福呢?這時我才發現自己信神這些年對神沒有一點認識,實際身量真是小得可憐,我便在心裡默默地跟神禱告:「神啊!感謝你對我的顯明,我才看到自己的身量太小,信神幾年就像不信派一樣,心裡一點神的地位也沒有,遇到難處總想憑著自己的能力去做,就不會仰望神、依靠神。神啊!我現在只願來到你的面前,把一切難處都交在你的手中,求你帶領引導我。」禱告後想到神的話說:「整個宇宙的每一件事,無一不是我說了算,什麼事不是在我手中?我怎麼說就怎麼成,人,誰能改變我的心志呢?難道是我在地立的約嗎?什麼也攔阻不了我的計劃的前進,我無時不在作我的工,無時不在計劃我的經營,人,誰能插上手呢?還不是我在親自擺佈一切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一篇說話》)神的話加給了我信心:是啊,萬事萬物都在神的手中,在神沒有難成的事,神的工作是神自己在作,神計劃要作成的事必定能成就,在人達不到的事在神無所不能。這次讓我盡這個本分也是神早就主宰安排好的,在人來看不管有多大的難處,在神沒有難成的事,相信神要成就的事就一定能作成。這時我又想到舊約聖經中記載的:在以色列人遭到米甸人的攻擊面臨危險的時候,耶和華神選用沒有作戰經驗而且在本邦族中絲毫不起眼的基甸,來率領三百名以色列人與米甸人作戰,結果打敗了米甸的十萬大軍;還有當非利士人攻擊以色列神選民的時候,神完全可以選用作戰經驗豐富而且身材高大的人來為他作戰,但耶和華神並沒有那麼作,而是選用了還沒有成年的大衛,當時大衛連盔甲都穿不起來,但靠著對神的信心打敗了巨人歌利亞。基甸和大衛,在人看當時都是最不起眼的人,根本擔不起神的託付,但就是在不起眼的人身上神的作工成就了,藉此彰顯了神的大能。這時,我對自己現在所臨到的這事也有了些認識:論英語水平,在我們組裡我不是最好的,但今天臨到這個本分,神的心意就是讓我學會依靠神、仰望神,觀看神的作為,越是在人來看不可能的事,越能體現神的權柄和大能。同時我也明白了神這麼擺佈環境的良苦用心:表面來看,沒有提前準備是人的疏忽或者人沒有配合到,但這背後都有神的許可。如果弟兄姊妹提前把要準備的內容都給我準備好了,我就會憑著自己的素質、恩賜去死記硬背,而不會去實際地仰望神、依靠神,最後即使達到了果效,我還會認為是自己努力付出的成果,就不會真實看到完全是神的作為,對神也不會產生真實的認識,真實的信心。想到這些我心裡亮堂、踏實了,也有了與神配合的心志。

第二天一大早,我拿到翻譯好的稿子先把生單詞查了一遍,剛查完想通讀一遍,負責人又找我有重要的事,處理完這些事距離下午兩位教授來考察的時間就不多了,我就沒有時間讀稿子了,心裡不由得有些著急。此時我突然意識到這是神擺設環境來檢驗我的信心,我不能再憑自己計劃、打算了,我得把自己交給神,真心依靠、仰望神,尋求神的帶領,想到這兒,我的心慢慢平靜了下來,知道這一切都是神在主宰。雖然我沒有時間準備,但是藉著跟神不斷地禱告親近,我有了信心、力量。當教授即將到來時,我的心不由得又緊張起來,怕萬一到現場他們說的一些宗教術語我聽不懂怎麼辦……我的心被這些意念攪擾著,根本安靜不下來。我趕緊向神禱告:「神哪,我知道萬事萬物都在你手中,但是現在我還是擔心現場我會聽不懂,也表達不好,心裡很緊張安靜不下來,求你保守我的心,讓我學會在實際環境中依靠你,經歷你的奇妙作為。」禱告過後我的心慢慢安靜了下來,願意依靠神來盡這個本分。接下來,當和兩位教授對話時我心裡一點都不緊張了,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因著種種原因,我對預想要交流的內容準備得很少,但是我所準備的這部分內容在跟兩位教授交流的過程中基本都用到了,而且更奇妙的是,雖然教授帶著當地口音跟我交談,但我基本都能聽懂,我感到神就在暗中幫助我、引導我。我心裡不斷地讚美神:「神啊,你真是太全能了!人的心思意念都在你的手中,教授他們要說什麼話全在你的主宰安排之下。神啊,我感謝你!」當我依靠、仰望神與神配合時,越交流我的心裡也越來越釋放,交談中氣氛比較輕鬆、幽默,跟教授交談的內容也多了,以往不太認識的生僻單詞我幾乎都聽懂了;有的沒有提前預備提問的問題,現場我心裡有感動就隨從聖靈的引導來提問,沒想到兩位教授對我所提的話題很感興趣,當我把要交通的真理談得比較清楚透亮時,兩位教授對我們的解答也表示很滿意;當提及中共利用謠言栽贓抹黑我們教會的話題時,他們還對中共政府所作所為的存心和目的有了些真實的分辨。通過這次的交流,兩位教授都對我們教會有了一些真實的了解。感謝神,我知道這都是神作工達到的果效!我以前總認為人的配合佔主導作用,對神的全能主宰沒有什麼真實的認識,但在這次經歷中我實實際際地看見了神主宰一切的權柄。大家看到我的英語水平長進這麼快都覺得很吃驚,但是我心裡很清楚,我沒有絲毫可誇口的地方,平時連讀都讀不通順的稿子,今天現場竟能達到這樣的果效,這全是神的大能。我心裡禁不住向神發出讚美:「神啊,是你讓我在實際經歷中看到了你的全能,看到了你的主宰,我感謝讚美你!」想到神的話說:「神的權柄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是存在的,無論在什麼情況下神都按著他的心思、按著他自己的意思主宰安排著每一個人的命運,主宰安排著萬物,這事不會因著人的改變而改變,不以任何人的意志為轉移,也不以任何時間、空間、地理的變動而變動,因為神的權柄是神自身的實質。……神的權柄無處不在、無時不在、無刻不在,天地廢去,他的權柄卻永不廢去,因為他是神自己,他擁有獨一無二的權柄,他的權柄不受任何人事物、空間、地理的轄制與限制。無論何時神都在一如既往地施行著他的權柄,彰顯著他的大能,繼續著他的經營工作,主宰著萬物,供應著萬物,擺佈著萬物,任何人都不能改變,這是事實,這也是亙古不變的真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阿們!有了這一次的奇妙經歷,在接下來臨到的每件事上我都注重依靠神、仰望神。當我這樣經歷的時候,感覺對神的認識比以前實際多了,在很多以前不注意的小事上都能看到神的帶領引導。接著神又給我擺設了合適的環境來檢驗我。

不久,教會要製作一個英文節目,也安排我參與配合。我參與的部分台詞稿至少有兩千多個詞,而且這中間有大部分是我不會的,翻譯的弟兄姊妹的語言習慣跟我是截然不同的。導演姊妹跟我說打算五天就要拍完,聽到這個消息我又活在了難處中:這麼短的時間我要熟悉這些台詞,還要在現場脫稿表達出來,這怎麼可能啊?當我的觀點和難處再一次出來的時候,我才發現:我原以為自己通過上次的經歷,在依靠神、仰望神這方面的真理上有些進入了,對神有些認識了,但當神再次給我擺設環境時,我又活在了難處當中,看到自己的身量還是太小。由於太過於緊張,多年不犯的胃病也開始發作了,此時我心裡想:這麼多台詞要背,五天拍完不可能啊,這可怎麼辦?……我雖然知道要相信神的全能主宰,但心裡又很小信,在擔心顧慮中掙扎著,心裡特別痛苦。這個時候我來到神面前跟神禱告:「神哪,我經歷了你的許多奇妙作為,也看到了你的大能,但是再次臨到事時我看到自己的信心還是這麼小。神哪,願你加給我信心、力量,使我真實地相信你、依靠你。」禱告後,我的心慢慢安靜了下來,回想自己這幾天的表現,我在心裡反問自己:我還是一個信神的人嗎?我信神把神信到哪裡去了?這個時候我才意識到這幾天自己光想著難處,根本沒有注重讀神的話,認識、明白神的心意。這時我想起神的話:「就一點小事,如果神不開啟你,你永遠沒這個靈感,沒這個靈感你在這方面就突破不了,憑著人的那些頭腦、智慧、素質,有很多東西那就是幾百年甚至上千年人類都突破不了的。為什麼突破不了呢?那就是沒到神的時候,神不作,你人再能耐也沒用。這個事得看透,是吧!你得相信一切都在神手中,人只是配合,人如果有真心,神會看到,神會為你開闢一切出路,什麼難處都不是難處,得有這個信心。」(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信神最重要的是生命進入》)藉著神話語的開啟引導,我心裡有了方向、路途,也有了信心:是啊,一切都在神的手中,只要人真心依靠、仰望神,神必會為人開闢出路。想想神家拍攝的電影、合唱團視頻,弟兄姊妹都不是專業出身,但是當大家都真心仰望神、依靠神,在盡本分中肯付代價,為完成神託付獻上真心時,就看到了神的帶領,短短幾年的時間就達到現在的水平。如果沒有神的帶領,單憑我們這些人的能力與素質是根本達不到的,但是大家同心合意依靠神,在神的帶領引導下一個個見證神的影視作品都陸續製作完成了,有很多人都是看了這些電影視頻來尋求考察,接受神末世作工的,這的確是神已作成的事實呀!現在我盡這個本分,憑我的素質、英語業務水平是沒法達到的,但是我相信在神沒有難成的事,我願實際地仰望、依靠神,與神配合。

在神話語的開啟引導下,我有了信心,也有了實行的路。當我真正順服下來,在這個環境中注重向神仰望、用心與神配合的時候,神也給我開闢了出路。組裡安排了一個會英文的姊妹跟我一起練習,慢慢地我的心也能投入進去了。在接下來的幾天裡,我們一起依靠神、仰望神,不論拍攝的時間多麼緊張,我們都會先在一起讀神的話建立跟神的正常關係,然後再背台詞。雖然有難處,但我有信心去經歷了,每次當我覺得靠著自己達不到,又想喊難的時候都會有意識地來到神面前跟神禱告,求神帶領。當我真實跟神禱告的時候,在每一個難處中都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有一次本來需要一上午準備的內容,沒想到一個小時就準備好了;原來一直記不清的生單詞,在現場拍攝的時候也順下來了;還有好幾次面對鏡頭因為心裡緊張,思路也變得不清晰了,一說台詞不是錯這裡,就是錯那裡,錯了多次之後我心裡很慌亂,不知道該怎麼辦,這個時候我就來到神面前跟神禱告,禱告過後我的心就平靜了下來,思路也逐漸清晰了,鏡頭很快就通過了;還有些時候我擔心自己的動作不好,又擔心自己的表情不對,心總是靜不下來,這個時候我也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安靜在神面前盡好這個本分,不知不覺我的心就從這些不對的心思意念中收回來,投入到角色中……每次經歷都讓我覺得很奇妙。這次的拍攝,實際達到的果效比我們預想的好很多,這讓我真實看到了仰望神、依靠神的重要。回想這幾天神對我的顯明、幫助和帶領,我的心裡很受感動,我深知能達到這樣的拍攝果效,靠著自己是沒有辦法達到的,是神在暗中默默地安排著這一切,一步步地帶領我走過來的。

看到神的話說:「當你把最後一根救命稻草寄託在神身上的時候,希望神幫助你的時候,你的心才是真誠的,雖然你嘴裡沒說幾句話,但是你的心已經動了,就是你把真心,把真誠的心交給神了,神就垂聽。當神垂聽的時候,神看到了你的難處,神會引導你,會開啟你,會幫助你。」(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信神應首先看透世界邪惡潮流》)藉著這段時間的經歷,我實實際際地體會到了神的全能與主宰,也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只要人真心仰望神、依靠神,神就是人隨時的幫助!只要人把自己的難處帶到神的面前,憑信心與神配合,在現實生活中必能得到神的帶領,處處都能看見神的奇妙作為。依靠神、仰望神實在是我們信神之人該實行的一條路。以後不管再臨到什麼難處,我都願意真心依靠神、仰望神去經歷神的作工,達到真實認識神,對神有真實的信心!願將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

上一篇:審判中的覺醒

下一篇:你在盡本分中還存在哪些為地位作工的表現?針對這些實際問題你是怎麼解決的?

你可能喜歡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