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未分类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

神的審判扭轉了我錯誤的追求

加拿大 心戀

從小我的臉面地位心就特別重,很在意別人對我的看法、評價,也很喜歡享受那種被人高捧、誇讚的感覺,為了能讓人說個好,我就是受再多的苦也感覺值得。信神後因著受臉面、地位心的支配,我常常因得不到人的誇讚、高看而痛苦、難受;盡本分總想出頭露臉,一旦慾望得不到滿足,情形就會受影響,還常常因此悖逆抵擋神。在神一次次的審判顯明中,我才認識到追求臉面地位走的是錯誤的道路,是神話語的帶領使我逐漸看清了臉面地位對我的苦害,扭轉了我錯誤的追求,使我一點點掙脫出撒但的網羅。感謝神對我的拯救!

剛開始得知這邊教會有電影組、素材組時,我心裡很激動,心想:「如果我能在視頻上露一面,我的父母、認識我的弟兄姊妹不就都能看見我了嗎,那得多風光啊!」這時我便對上鏡頭蠢蠢欲動。但因著本分的緣故,我一直沒有機會接觸電影組,後來聽說有演員培訓我就積極參加,雖然有人說我年紀太小,上鏡機率特別小,我心裡有過失落,但我仍是堅持去參加,不願錯過任何一個機會。後來教會負責人讓我到電影組操練盡本分時,我感到十分慶幸,心想:「到電影組盡本分,這可是我夢寐以求的事啊,俗話說『近水樓台先得月』,如果我真到了電影組,不管是盡哪方面本分,上鏡的機率都會很大了呀!」這彷彿離自己的夢想又近了一步。同時我也心存感激:既然神給了我這個操練的機會,我可一定得好好盡本分,不能辜負神的心意啊!由於教會負責人只是讓我先跟著操練,並沒有明確說我就是盡培訓演員本分的,我就猜想:「教會負責人他們是不是還要考驗我一段時間,看我適不適合盡這個本分呢?那我可得好好表現,抓住這個機會,不然就不能留在電影組了,那以後能上鏡露臉的機會就更微乎其微了!」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我每天都積極參與培訓,隨身拿個小本,聽到關鍵的地方我就趕緊用筆記下來,每次發到組裡的相關資料我也認真去看,做筆記,想要裝備更多有關表演方面的知識,以便在盡本分的時候能發揮出來,這樣我留在電影組盡本分的機率就大了。在培訓演員的時候我盡力地表現自己,好讓大家看到我在演戲方面還是比較通的,也為以後能上鏡表演打基礎。當時我住的地方離培訓地點很遠,每天都是早出晚歸、忙忙碌碌的,有時感覺也挺累,但一想到自己能在電影組盡本分,我就覺得受這點苦不算什麼,每天配合的心勁兒特別大。幾天後,演員培訓的兩個姊妹帶了一個弟兄來培訓,並介紹說弟兄是她們的新配搭,坐在一旁的我很驚訝,有點不知所措,心想:「是不是我近來配合得不好,所以負責人又找了新的人員來頂替我了,那我在電影組還能盡點啥本分呢?演員都是三四十歲的,像我這麼小的估計也當不了全職演員,這樣,我不就得離開電影組了嗎?那以後上鏡露臉的機會可就沒有了……」看著大家都爭先恐後地練習時,我竟不知道該幹些什麼了,身上也沒勁兒了,彷彿這幾天盡本分的火熱勁一下子都被抽走了,我失落到了極點,心裡有種說不出的難受,好不容易熬到結束,回家的路上我覺得天都是灰暗的,腦子裡特別亂。無助之下我來到神的面前禱告,求神帶領開啟我明白神的心意。看到神的話說:「撒但敗壞性情在人裡面根深蒂固,作人的生命,人的追求都是什麼?人想得什麼呢?在撒但敗壞性情的驅使之下,人的理想、盼望、志向、人生目標方向都是什麼?是不是與正面事物相違背的?首先,人總想做明星、名人、名角,這些是不是正面事物啊?想出大名,露大臉,光宗耀祖,與正面事物一點也不相符,再一個,與神主宰人類的命運這個規律是背道而馳的。為什麼這麼說呢?神要的人是什麼樣的人?是不是偉人、名人、高大的人、驚天動地的人?是不是這樣的人?(不是。)那神要的是什麼樣的人?你們說說。(腳踏實地,當一個合格的受造之物。)哎,腳踏實地,做一個合格的受造之物,能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這是其中一個。還有呢?(敬畏神遠離惡。)」(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尋求真理順服神才能解決敗壞性情》)神話語的揭示使我認識到,追求出頭露臉,總想當明星、名角讓人高看是反面事物,這樣的追求是與神的心意背道而馳的。想想自己來電影組不是為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滿足神,而是為了有機會在電影中露臉,讓認識我的人都羨慕、高看我。當組裡來了一個弟兄盡演員培訓本分,我便認為是要取代我,擔心自己不能留在電影組,那我以後上鏡的機會就更小了,所以就消極軟弱、痛苦難受,這都是因著自己的野心、慾望破滅了導致的。我的痛苦都是來源於錯誤的追求觀點。神並沒有要求我這樣活著,神只是讓我做個腳踏實地盡好自己本分的人。現在我得按著神的要求去追求,去實行,這樣既能蒙神稱許,還活得輕鬆,多好啊!接下來不管教會安排我在哪裡盡本分,我都得擺對存心,放棄自己的野心慾望,要為滿足神盡上自己受造之物的本分。之後負責人告訴我讓我繼續盡演員培訓的本分,在盡本分期間,我不再注重怎麼能上鏡露臉了。看到弟兄姊妹身上的長處,我就主動學習、尋求,大家也都鼓勵我,盡力幫助我,當我扭轉了自己的錯誤觀點,把心用在本分託付上時,我心裡感到踏實得安慰。

不久後,出乎意料地,我被選為電影《叩門》主人公女兒的扮演者,當時別提心裡有多高興了,想到自己能在電影中出現,認識我的人都能看到我的表演時,我心裡就特別激動,覺得自己夢寐以求的願望終於實現了。在拍攝的時候,我積極地迎合,主動去問周邊的弟兄姊妹怎麼能表演得更好,有時一個動作或者表情不自然,我就反覆地練習;陪主人公走戲我也鉚足了勁地去表現,爭取把自己最好的表演效果展現出來,讓大家都看看我演女兒這個角色還是挺合適的;對於大家的提點我也全盤接受,一點不消極。整部片子的拍攝過程中,我的心勁兒莫名的大,彷彿什麼難處都打不倒我。同時也擔心在拍攝期間會不會發生什麼意外的事情,生怕自己的角色會被換掉,直到我參演的鏡頭都拍攝完畢後,我懸著的心才完全放下來,心想:等電影上傳以後,家鄉的弟兄姊妹就能看到我了,到時他們肯定都會羨慕、高看我……可沒過多久,上面交通說《叩門》劇本需要重新修改,特別是主人公女兒的角色定位需要成熟穩重一些,年紀從原來的二十出頭變成了接近三十。當聽到這些的時候,我心裡便開始緊張起來,心想:現在劇本這樣一改,是不是就會把我換掉呢?之後我就特別關注電影組的安排,尤其是對演員的調整,當看到演員表中還是寫著我來飾演女兒時,我就暗自高興,但在沒有正式開拍之前,我還是有些擔心、顧慮,時刻關注著演員表有無變動;為了能繼續演女兒的角色,我在導演面前刻意表現出自己成熟的一面,有什麼觀點都在心裡斟酌幾遍才發表,生怕自己表現太衝動會讓大家覺得我不穩重;我也開始注重自己每天的穿著打扮夠不夠成熟,有時一天換了兩三件衣服才滿意。有一天中午,導演突然告訴我下午讓我和一個姊妹一起再試一次鏡,聽到這個消息時,我心裡一沉:看來還是要換掉我呀!看到安排試鏡的這個姊妹不管是長相氣質,還是年齡、性格,都很符合新劇本中女兒的角色,我能繼續演女兒的希望幾乎沒有了!瞬間,我就像洩了氣的皮球一點勁兒都沒了,下午的試鏡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度過的。不出所料,最後還是因為我不夠成熟,不適合這個角色,決定讓那個姊妹來飾演。這樣的變動,我一時難以接受,心裡難受極了,等大家都走後,我一個人跑到廁所裡蹲在地上直掉眼淚,心想以後還會不會有我這個年齡段的角色讓我演呢?同時心裡也很抵觸:「導演明知道我不合適,還安排姊妹和我試一次鏡,這不明擺著讓我丟臉嗎?現在全電影組的人都知道我的角色被換掉,大家會怎麼看我啊,會不會覺得我不是一個對的人,所以不適合上鏡、不配拍電影見證神呢?我連個女兒的角色都沒演好,那以後我還怎麼有臉培訓弟兄姊妹呀?導演應該也不會再考慮讓我做演員了吧?那我不就再沒有上鏡的機會了嘛!早知道我就不參演這個角色了,現在不僅沒有上鏡的機會,還丟人現眼了一番,這次真是丟人丟到家了……」反面的東西像開了閘的水一樣呼呼地往外冒,壓都壓不住。那幾天,我總覺得自己被換角色是個丟臉的事,聚會對我來說都是煎熬,我的心情很沉重,每天都提不起勁來,盡本分時也不去想該怎麼盡會更好。和演員走戲時,我還總受換角的影響,受臉面地位的轄制而活在消極被動中,演員的表情、動作有哪些不合適,我也絲毫看不出來,只能做些表面工作。心裡的痛苦也日益漸增,無助中我默默向神呼求:「神啊!我失去了電影裡飾演的角色,心裡感到很痛苦、軟弱。神啊!我現在靈裡十分黑暗,求你開啟我明白你的心意,帶領我明白真理。」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在你們的追求中,個人的觀念、盼望、前途太多,現在這樣作工就是為了對付你們的地位之心,對付你們那些奢侈的慾望,就這些盼望、地位、觀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人心裡存在這些東西,都是因為撒但的毒素一直在腐蝕著人的思想,人始終未能擺脫撒但的這一誘惑,活在罪中卻不以為罪……雖然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對地位你們仍是不放鬆,一直苦苦地『追問』著,而且天天在觀察著,深怕有一天身敗名裂,人貪享安逸的心始終沒有放下。……你越這樣追求,越沒有收穫,地位心越強的人,越得經受更大的對付,越得經過大的熬煉,這樣的人太不值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神的話一針見血地把我敗壞性情的根源問題揭示了出來,「人活臉面,樹活皮」「人過留名,雁過留聲」這些撒但毒素早已成為我的生命,我處處都是為自己的臉面地位而活。有露臉的機會、能讓人高看的時候我就信心百倍地配合,渾身有使不完的勁;當女兒的角色定位改動後,我擔心自己會被換掉,為了能繼續飾演這個角色,便絞盡腦汁地表現自己;當失去角色後,我就痛苦、難受,覺得顏面盡失,在弟兄姊妹面前抬不起頭來,甚至還消極對抗,對神的託付掉以輕心、應付糊弄。我常常為臉面地位患得患失,活在痛苦、壓抑中,心靈不得釋放,這都是撒但對我的苦害。今天臨到這個環境,是神的作工臨到了我,是對付我的地位之心,更是神對我的拯救。神給我盡本分的機會,是藉著本分來讓我經歷神的作工,對神產生真實的認識,最後能得著真理,脫去敗壞性情,達到蒙神拯救。其實不管人盡什麼本分,都是為了盡上受造之物的功用來見證神、滿足神,而不是為了自己能出風頭、露大臉。我盡演員培訓本分,也很清楚選一個合適的演員對一部電影是多麼重要,我應該考慮的是誰演哪個角色更合適,更有分量,更能達到見證神的果效。可自己卻絲毫不考慮神家利益,處處為自己能否上鏡考慮打算,看到自己實在太卑鄙了,我這樣的追求太低賤、太不值錢了!現在我失去了神的同在,落在黑暗中,這是神的公義,是我的所作所為太令神厭憎、恨惡了。

我又看到神的話說:「你們認識到這個性質的嚴重性了嗎?嚴重到什麼程度呢?人這樣做的存心就是想模仿神,想自己當神,想讓人把他當神來拜,想取締神在人心中的地位,想趕走在人中間作工的神,從而達到他控制人、吞吃人、佔有人的目的。在人的潛意識裡都有這樣的慾望與野心,人人都活在這個撒但敗壞的實質裡,都活在與神敵對、背叛神、想成為神這樣的撒但本性裡。」(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神的話使我感到十分扎心,原來總想讓人高看的性質就是想當神,是想要取締神在人心裡的地位,實質是與神為敵、是背叛神的,這不就是天使長的本性嘛!想想外邦那些明星就是追求讓人吹捧、高看,當人的心裡都滿了他們的形象時,心裡就沒有神了,人都把他們當神來敬拜,這不就是在與神爭奪地位嗎?外表上我盡著本分,但追求的是上鏡露臉,讓人高看,想在人心裡有地位,實質就是在與神爭奪人,和天使長的本性是一樣的,要是這樣一直追求下去,遲早有一天我會觸犯神的性情,遭到神的咒詛懲罰。想到這兒,我心裡既害怕又厭惡自己這樣的撒但性情。感謝神的作工帶領,若不是神的審判刑罰,我到現在都還麻木無知覺,仍在這錯誤的道路上追求、狂奔,最後落得個遭神厭棄、淘汰的下場!同時我也深深地感受到,神所擺設的環境是神公義性情的彰顯和流露,更是對我極大的拯救和保守!這時的我心裡不再埋怨,而是對神滿了感謝。

看到神的話說:「不求在人面前如何,讓我滿足不是更有價值、更有分量的嗎?不更是永永遠遠的終生喜樂平安嗎?」(摘自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你做事別做在人前,得做在神前,你接受神的鑒察,接受神的檢驗,這樣你的心就擺正了;你總惦記做給人看,那你的心總也擺不正。」(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神的話明確地給我指出了實行路途:作為受造之物,理當追求活在神的面前,注重實行真理,做神所喜悅的人,這樣活著才最有價值。感謝神的帶領保守,漸漸地我不再受臉面地位的轄制,也能把心投入到自己的本分上,情形也越來越好了。在拍攝《叩門》這部電影的過程中,我幾乎全程都跟主要演員一起排練、走戲、拍戲,不可避免地也會和扮演女兒角色的姊妹一起排練。剛開始的時候我感到很尷尬,面子上也過不去,總感覺和姊妹之間有隔閡,但想躲又躲不了。有時看到姊妹走戲找不到感覺,我心裡還會閃過一絲惡念,心想:電影還沒上傳之前,誰演這個角色都不敢說完全確定,如果你演不好,那我是不是還會有機會參演呢?但心裡立馬就意識到自己這樣的流露太自私卑鄙,太惡毒,靈裡也受責備,想起自己的本分是神交給我的託付,我應該把自己的利益先放在一邊,面向神在本分上盡到自己的忠心,追求讓神滿意才是最有意義的,藉著禱告,自己的心態慢慢得以扭轉。過後我也主動和姊妹談心、敞開自己的流露,有時間也會和姊妹一起探討表演方面的路途,姊妹有問題了也會找我聊,感覺到我們靈裡相通沒有距離,我心裡也釋放自由,感謝神!

一天下午,負責人說我們工作人員的名字需要寫在電影片尾的演職人員表裡。當時我聽到這話,心裡一陣竊喜,隨即就陷入自己的小心思裡:我沒有在這部電影的鏡頭裡出現,要是演員表裡寫上我現在的化名,那家鄉的弟兄姊妹看到是不是也不知道這部電影有我的參與呢?那我是不是應該寫以前的名字呢?……只要一空閒下來,我心裡就會不由自主地被這些事纏繞。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你做每件事的時候都得檢查個人的存心對不對,如果能按神的要求做,跟神的關係就正常了,這是最低標準。藉著你察看自己的存心,若有不對的存心出來的時候,你能背叛它而且能夠按神的話去行,這樣你在神面前就成為一個對的人……你做一件事有沒有價值、意義,就看你存心對不對,就看你觀點正不正。」(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與神的關係如何》)神的話說得清楚明瞭,人盡本分做事的存心對不對,觀點正不正,這很關鍵,這直接決定了人做事有無意義與價值。人若能心存敬畏,一心只為滿足神、見證神,哪怕做的事情很小,也會獲得神的稱許,有神的祝福伴隨。相反,若人的存心不是為滿足神、見證神,那人所做的一切都是糞土,一文錢不值,甚至還會遭到神的厭憎、恨惡。反省中我認識到自己雖然沒能做演員在電影中出現,但卻想著利用演職人員表裡的名字變相地炫耀、顯露一下自己,讓別人看到我雖然沒有上鏡,但還是個導演助理,也算挺好的了,自己的卑鄙存心真是太令人作嘔了。藉著尋求禱告我的心也平靜了許多,不再苦惱演職人員表上到底要寫什麼名字,而是踏踏實實地把自己現在的靈名寫上。立時覺得活在神前真的很輕鬆。之後看到上傳的《叩門》電影時,我的心裡感覺很充實,滿滿的都是對神的感謝和讚美。

時間過得很快,不久我們電影組又接到了新的劇本,隨之而來的便是新一輪的選定演員。剛接到新劇本時,發現其中有三個店員的角色是二十到三十歲之間的,我心裡又有些許的盼望,身不由己地盤算著:「上部電影我屬於後期配合,這次的電影不知道我能不能上鏡?就目前來看,我的年紀也夠得上飾演這三個店員的要求,不知道可不可以參演?那我該怎麼表現才能讓弟兄姊妹選我,讓導演看中我呢?教會裡的姊妹都沒有演戲經歷,如果我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訴她們,那她們會不會演得比我還好,最後我落選呢?這次好不容易才有了適合我年紀的角色,要是不把握住這次機會,恐怕以後上鏡的機率就更小了……」但想起自己在上部電影《叩門》中所經歷的一幕幕,我意識到自己又開始為能露臉而計劃打算了,便來到神的面前禱告,願識破撒但的詭計,站在真理一邊背叛肉體,單純地為盡好本分滿足神活一次。

看到神的話說:「做事別總為自己,別考慮自己的利益,別考慮人的利益,別考慮自己的地位、臉面、名譽,先考慮神家的利益,把神家利益放在第一位,體貼神的心意,先考慮自己盡本分有沒有摻雜,盡沒盡上忠心,盡沒盡上責任,盡沒盡上全力,是不是全身心地為你的本分、為神家的工作著想,你得考慮這些。你一考慮這些,你的本分就不會差太多……」(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神的話給我指出了實行的路途,也讓我明白了神的心意和要求,我們能放下自己的臉面地位和個人的打算,把本分放在第一位,處處想著神家利益,這樣才能滿足神。想到這次試鏡中肯定會有一些對表演陌生的姊妹參與,她們平時都沒參加過培訓,可以說都是新手,我雖然是試鏡中的一員,但我也是盡演員培訓本分的,我更應該盡我所能地幫助大家一起進入,爭取把我們各自最好的一面都發揮出來,共同為著我們的電影能拍出最好的果效而努力,這是我的本分,更是神的心意。後來我們組織了幾個適齡的姊妹來參與試鏡,在試鏡之前,我們一起交通了幾段神的話,藉著交通我們明白了一些神的心意,我也不再考慮最後自己能不能飾演,而是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幫助其他姊妹入戲、找感覺,並把自己悟到的、看見的都分享出來,一心想著能把自己的本分盡上,爭取在這次的環境中不留下遺憾。感謝神的開啟,我發現這樣實行後盡本分時就會得到以前沒有的亮光,弟兄姊妹都特別放鬆,在試鏡的過程中,大家都互相幫助、提點,整體下來我心裡都很踏實、有享受,與上次試鏡女兒角色的感受完全不一樣。試鏡結束後我還是照常投入到自己的本分中,沒有被試鏡結果到底如何而影響,真是感謝神的保守!過了幾天,導演發信息說讓我和其他兩個姊妹去試裝,並說經過大家衡量決定讓我們三個飾演店員的角色,下午就可以一起走戲練習。我心裡很平靜,願珍惜神給我這次盡本分的機會,盡自己所能地去配合,不再為自己能出頭露臉而做,只為滿足神、見證神獻上自己的一份!

回顧神在我身上的一步步帶領和拯救:我因深受撒但哲學的薰陶敗壞,樹立了錯誤的追求觀點,總想出名、露臉,獲得人的誇讚、好評,在人心中佔有一席之地,走的正是與神背道而馳的道路,若不是神的拯救之手及時臨到,我還會在錯誤的道路上狂奔,最終遭神懲罰、淘汰。感謝神用審判刑罰來喚醒我,帶領我一點點脫離臉面地位的捆綁、控制,扭轉了以往錯誤的追求觀點,並給我指出了正確的人生方向,使我體會到了放下臉面地位,按著神的要求實行真理,面向神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才是人生正道。神的作工真是太實際了,感謝神對我的拯救!

願將一切榮耀都歸於至高無上的全能神!

上一篇:第一部分 介绍

下一篇:在盡本分中你有哪些應付糊弄的表現?你是如何解決應付糊弄達到對神忠心的?

你可能喜歡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