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

遊戲 拜拜(有聲讀物)

長 進

2016年6月份的時候,我在本分之餘,開始在平板電腦上搜尋各種遊戲。一天中午,我找到了一個角色扮演類的遊戲,那個遊戲裡面的很多環節和我之前喜歡的網遊很是相似,3D畫面也十分精美,打鬥場面也很刺激,憑我玩遊戲的經驗,能夠確認這個遊戲正是我所喜歡的那一種。其實,我也知道玩遊戲不好,但想到我只是用業餘時間消遣一下,只要不沉迷在遊戲裡就可以了。下午的時候,我就毫無顧忌地用兩個小時的時間玩通了裡面所有功能上的操作,心中不覺暗自竊喜,終於找到一個好玩的遊戲了!就這樣,在我絲毫沒有防備的時候,試探已經悄悄地臨及我。

一開始我只是用業餘的時間來玩,隨著遊戲等級越來越高,我的心被遊戲吸引了,在上面花費的時間也越來越多,一週不到的時間,我和平板幾乎可以用形影不離來形容。白天盡本分的時候,我把平板偷偷放在顯示器旁邊,掛機遊戲,時時關注遊戲裡的戰況。晚上休息的時候,大家都睡了,我就偷偷地在被窩裡面玩,還用被子把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的,以防平板透出來的光線被還沒有睡著的弟兄們看到。有時晚上玩得很晚,白天盡本分的時候一點精力也沒有。當時我整個人已經完全沉迷在遊戲裡,甚至連上廁所都會帶上平板……因著心被遊戲佔有,讀神的話也沒有絲毫的開啟和亮光,也不願禱告了,裡面摸不著神的同在,每天心裡都空蕩蕩的。由於遊戲裡的每個時間段都有不同的任務,一到遊戲任務的時間,我的心就會受攪擾,有時甚至會停下手中的本分去完成遊戲裡的任務,等完成任務再來盡本分時,思路就跟之前的有些接不上,就得從頭開始,導致我盡本分的效率很低。有時候會想到對本分掉以輕心就是嚴重的背叛神,有時候腦海裡也會閃現一些神的交通:「人打遊戲時間長了,人的意志就沒有了。外邦人有一個詞叫什麼?『頹廢』,總打遊戲,總玩電腦,人就頹廢了。『頹廢』這是外邦人的詞,用咱們的話說,這人就沒有正常人性了,被遊戲裡打打殺殺還有虛擬世界那些東西灌滿了,正常人性的東西就被它剝奪了,被它充滿、侵佔了,人思想裡的東西被它侵佔了,思想的空間被它侵佔了,這樣人就頹廢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信神應首先看透世界邪惡潮流》)我心裡很清楚遊戲不是正面事物,玩遊戲會使自己墮落、頹廢,甚至被斷送。我也知道這是出於聖靈的提醒,但我不願意接受從神來的審判,因為一旦在真理上求真,就意味著要放棄遊戲。因著我捨不得丟棄遊戲,所以一次次地選擇了放棄實行真理。就這樣,我偷摸著玩遊戲玩了半個多月。就在我沉迷於遊戲而執迷不悟的時候,神的審判刑罰臨到了我。

神的審判刑罰

一天下午,我突然發現有一張卡裡的素材找不到了,我心裡一驚:是不是當時那個弟兄給我卡時,我忘記拷貝了?不由得冒了一身冷汗,心想:「要是真沒了,會耽誤工作進度的,我這不是打岔攪擾教會工作嗎?」我越想越害怕:看來這次是要在神面前形成了一次過犯。當確定素材真的沒有拷貝時,一直處於心跳加速的我迅速找到給我卡的那個弟兄,問弟兄還留沒留備份,弟兄遞給我一張卡,說只剩這張卡裡的素材沒刪除,其他的都刪除了。當我接到那張卡的時候,看到還有一絲希望,我趕緊跟神禱告說:「神啊!我知道自己沉迷遊戲,在本分上玩忽職守讓你厭憎,今天的事是你對我的提醒,不管這張卡裡是不是我沒有拷貝的素材,我絕對不會再這樣下去了……」回來後打開卡,看到卡裡正是我忘記拷貝的那些素材,我心裡的一塊大石頭終於落地了,心裡不住地向神獻上感謝!我心裡很清晰地意識到,今天臨到我的這件事絕對不是偶然,是神在藉著這件事向我說話,藉著這事對我提出警告,想到之前讀過的一段講道交通中說:「神跟我們說話的方式是什麼?一個是聖靈的開啟光照,這是神跟我們直接交往說話的方式。還有什麼?藉著各種人事物向我們說話,給我們警示,藉著各種環境來引導我們,跟我們說話,藉著各種試煉熬煉用事實跟我們說話。如果你真是有靈的活人,這些你就應該能悟到,應該能明白。如果我們這樣經歷神作工,這是不是與神的真實交往啊?雖然我們眼睛看不見,但是用我們的心、用我們的靈完全能感覺得到。……一次你疏忽了,兩次你疏忽了,十次八次你還定真不了嗎?神恨惡人的悖逆,當人有意識悖逆神的時候,體貼肉體滿足自己的時候,神就掩面,神就遠離,那時我們靈裡的感覺就是黑暗,就是下沉,就是痛苦,摸不著神,沒有一點快樂享受。在這裡神向我們作了什麼?顯明他性情的工作。告訴你什麼了?『你悖逆神,我不喜歡你,我向你掩面,我遠離你,我不搭理你。』就這個意思。」(摘自《講道交通(十)·關於神話〈認識神是達到敬畏神遠離惡的途徑〉的講道交通(三)》)從這段交通中我認識到,神在通過人事物來與我對話,通過人事物來傳達神的心意。今天臨到的事有驚無險,這是神向我提出的警示,同時也傳達著神的態度和神的性情:神厭憎我的悖逆,當我明知故犯,不理睬聖靈的責備,有意識悖逆神的時候,神向我掩面,我裡面的情形是黑暗的。最近這半個月的時間裡,我明知自己的心被遊戲佔有,心不在焉地對待本分,也明知自己情形不正常,靈裡黑暗下沉,但卻不知向神悔改而是選擇躲避神,為了滿足肉體有意識地悖逆神。因著我把心思和精力都用在遊戲上,不但生命進入受虧損,而且在本分上掉以輕心,差點耽誤了教會工作,若不是神維護自己的工作,這就形成了一次無法彌補的過犯。經歷了神這次的警示、對付,我對神的公義性情有了一點點認識,當我違背神話真理活在邪惡中的時候,是神最恨惡、厭憎的。之後的一段時間裡我不敢再明知故犯,肆意放縱自己的肉體喜好,尤其是在盡本分時,我一旦有想玩遊戲的心思意念,就會有意識地背叛肉體,安靜在神面前,不願在本分上掉以輕心,重蹈覆轍。

一段時間後,我的頭腦裡還是會偶爾出現遊戲的畫面,心裡依然會牽掛著遊戲。因為沒有尋求真理解決這個問題,慢慢地我的心志動搖了,開始遷就自己,心想:「也不用對自己要求太高了,每天只要規劃好時間,玩遊戲不耽誤本分應該就可以吧。」就這樣,我因著克制不住自己就又開始玩了。當玩遊戲的時候,為了不讓身邊的弟兄姊妹看到,我就跟做賊一樣時不時地留意別人有沒有注意到自己,手在玩遊戲的同時,還時不時地用眼睛的餘光掃視著周邊的環境是否「正常」。這種不誠實的眼神和做賊心虛的心態經不住神的鑒察,我感覺自己在神眼中就像是一個跳梁小丑一樣,但還是選擇無視神的鑒察。有時為了能擠出玩遊戲的時間,我早上就少睡會兒覺,起來的第一時間不是靈修,而是完成遊戲裡的每日任務。本想著能不耽誤本分就可以,實際則不然,當遊戲裡的某個任務跟我盡本分的時間發生衝突的時候,我就會很想去玩,可是本分還要盡,即使我勉強選擇了盡本分,但為了能趕上遊戲裡的某個任務的時間,心裡就受攪擾,在本分上就應付糊弄,只為完成任務,有時做出來的素材弟兄姊妹看著都不滿意,還要讓他們來重新修改。因著一天到晚我滿腦子裡充滿的都是遊戲裡的場景,盡本分時腦袋木木的,沒有聖靈的開啟光照,靈裡絲毫感覺不到神的同在;聚會交通的時候,自己也沒有什麼話可說,靈裡很乾巴,不得釋放;平時讀神的話也成了走形式。我也知道不能再繼續玩了,這樣下去會斷送自己的,可我的心總是身不由己地被遊戲牽引著。就這樣我硬著頸項又玩了半個多月後,神的管教又臨到了我。

神的管教

一天晚飯後,我和幾個弟兄一同散步。附近有處約4米多高、50多米長的鋼索滑道,我們常用繩子繫在身上,被另一個人牽著從一頭滑向對面。輪到我的時候,我中途手突然失力,從4米多高的高空中掉了下來,下落的過程中,我的雙手和繩子摩擦著,因著下落的速度很快,雙手十指有八個都被繩子磨破了,其中右手兩個手指有一層皮被摩擦得脫落了。掉下來後不到一分鐘,因著摩擦產生的高溫,我的手掌立刻起了好多泡,產生劇烈的疼痛,這種疼痛難以形容,我從小到大還沒有感受過這種疼痛。回來後,兩隻手疼得難以挪動鼠標和操作鍵盤,我心裡很清楚今天發生的這件事是神的管教臨到了我。晚上,我看到神的話說:「當試煉再次臨到你的時候,神還要看你在這個時期的觀點、想法與你對神的態度是否有所長進。……神時時守在人的身邊觀看人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甚至每一個心思意念。對於人身上發生的每件事:人的善行、人的過失、人的過犯,乃至於人的悖逆與背叛,神都會一一記錄下來,作為定規人結局的證據。」(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怎樣認識神的性情與神作工要達到的果效》)從神的話中我看到,神時時守在人的身邊鑒察著一切,人臨到事的觀點、人對神的態度,神都在看著,記錄著人的一言一行。想想這兩個月以來,玩遊戲使我的靈生活、盡本分都受攪擾,心裡雖然常常有責備,但我一直無視聖靈的開啟與責備,為了滿足自己肉體的喜好,就把神當成空氣,一次次悖逆神的話、違背聖靈的開啟光照,做了很多經不住神鑒察的事。想到不久前自己剛經歷過神的對付管教,差點給神家工作帶來打岔,而現在我仍然沒有悔改,外表看我玩的是遊戲,其實走的是一條悖逆神的道路。如今劃破的手連操作鼠標、鍵盤都困難,我心裡清楚是自己不務正業該遭神管教!當看到神的話說:「對於惡的、屬罪的東西、邪惡的東西他會深發怒氣,以至於怒氣不斷。」(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面對遊戲的試探,我一直都知道遊戲裡那些暴力的東西屬於邪惡,人追求這些是神不稱許的,但我仍是不能背叛它。藉著親身經歷神的管教和審判,我才體會到神對這些邪惡事物的態度是恨惡的,是有怒氣的,神的公義性情中有對邪惡事物的咒詛,我再這樣沉迷下去的話就是在挑戰神的怒氣。如今,我所臨到的管教正是出於神的公義性情,是神對我悖逆本性的刑罰和審判,也是對我的保守和拯救。如果我依然執迷不悟、剛硬到底的話,接下來臨到自己的只能是神的厭棄和淘汰!這次的管教讓我第一次深刻地感受到:神的存在是那麼的真實,而且神透明、公開地傳達著他的性情,在鑒察我的所思所想、所作所為的同時,為我預備著合適的環境,給我警示,給我管教,同時還給我機會,等著我回轉。這次的管教讓我對神有了點敬畏,之後的一段時間裡我不敢再與神較量,然而神的檢驗並沒有結束。

自那次管教後,我把遊戲刪了,期間再沒接觸遊戲,有時不經意間看到平板近在咫尺,雖然頭腦裡還是會浮現出遊戲的畫面,但心與遊戲之間隔著的是不久前經歷過的那次管教,隔著的是經歷中對神性情的體會,這些成了約束自己放蕩肉體的防線。自上次的管教後,我已經有段時間沒再接觸遊戲了,手上的傷疤早已癒合,疼痛也隨之消失。然而沒過多久,有一次幾個弟兄幾乎都出去了,我心想在這樣的環境中放蕩肉體不用躲躲藏藏了。開始的幾天我還能背叛自己,不放蕩肉體,可沒有堅持幾天,自己想玩遊戲的心越來越強烈,就又一次在平板上下載了那款遊戲。安裝好遊戲後,我遲遲不敢登錄,但想到遊戲裡面的那些場景和各種華麗的技能,就很想再去體驗體驗,我心跳加速,戰戰兢兢地再次登錄了遊戲。玩遊戲的時候我感覺神就在看著我,也感覺這種行為是在試探神,但我還是抱著僥倖心理:就玩這一次,以後就不玩了。可是有了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也隨之而來。之後的一段時間裡,遊戲又一如既往地回到了我的生活裡……但是這個時期玩遊戲我心裡感受更多的是難受、自責、痛恨和懊悔,恨自己不爭氣,一點實行真理的心志都沒有。因著背叛不了肉體感覺虧欠神的時候,我就一個人關在屋子裡打自己的臉,當我打自己耳光的時候能感受到神的心是憂傷的,想到神的話說:「他的『哀』是因為他所期盼的人類落入黑暗之中,是因為他在人身上作的工作並不能達到他的心意,是因為他所愛的人類並不能盡都活在光明之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了解神的性情很重要》)從神的話中我感受到,神看見我落在撒但的網羅中,被撒但愚弄、苦害而無力掙脫,神的心是哀愁的,是憂傷的;神希望人能夠接受真理,實行神的話,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中,儘早擺脫撒但的苦害。可面對試探,我卻沒有背叛肉體與撒但決裂的心志,一次次陷在試探中,不尋求神的心意與要求,更不體會神的心是否憂傷,只顧滿足自己的私慾,隨從肉體繼續玩遊戲,一點見證都沒有,我真是太自私、太墮落了!儘管我這樣的悖逆,但神仍沒放棄對我的拯救,當體會到神心憂傷、神對我的牽掛時,我的心就受感動,眼淚也止不住地流,我就跟神禱告說:「神啊!我太悖逆,太低賤!在這段時間的顯明中,我已經對自己沒有信心了,沉迷遊戲給我帶來的都是苦害,讓我常常遠離你、躲避你、悖逆你,即使我曾經歷到你的管教,但是憑我自己還是絲毫不能勝過試探。神啊!我不想活在黑暗中,不想活在與你對立的情形中悖逆傷你心,更不想被你厭棄。神啊!你是我唯一的依靠,求你拯救我擺脫遊戲的誘惑,變化我悖逆的性情……」那段時間,我的心不再躲避神,常把這事帶到神面前向神交託仰望。有時我很想在神面前立下誓言,但又害怕自己真立誓言後做不到,那段時間我的心一直處於掙扎的狀態。一天,我聽講道交通中說:「最貪玩的指什麼人說的?包括最愛打遊戲的人,這樣的人都沒出息,都得被淘汰。我最厭憎、恨惡的,神也最厭憎、恨惡的就是三十來歲、二十多歲的人沒事打遊戲。遊戲機都屬於魔鬼的遊戲,他就對那個感興趣,那破玩意兒是真理嗎?是正面事物嗎?有的人玩那玩意兒一玩幾個小時都不吃飯、不睡覺,這種人純粹都是魔鬼,一事無成,那是被淘汰的人,是人類當中的垃圾、渣滓、廢人、不務正業的人。現在神家盡各種本分的人,有沒有沒事偷著打遊戲的?把這樣的人隔離,他如果不悔改不要他盡本分。……一點真理都不能接受的人是不是敗類呀?都是敗類!什麼是敗類?就是一點真理都不接受,不可救藥了,這都屬於敗類,屬於不可挽救的人。」(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第一百二十五輯》)聖靈使用之人針對人玩遊戲、不走正道很嚴厲地對付了三次。每一次的對付,句句都扎在我的心上,好像是神在面對面地審判刑罰我一樣,使我認識到神對玩遊戲這類人的態度是厭憎、恨惡的。想想我在這兩個多月的時間裡心都在遊戲上,無心追求真理,沒有心思盡本分,心裡裝的都是污穢、不義,頹廢地隨從世界邪惡潮流,不但本分耽誤了,自己的生命受虧損,也辜負了神的恩待。神供應我真理、生命,而我卻不追求得著,不肯丟棄邪惡選擇真理,始終沒有生發與遊戲決斷的決心,我這不是魔鬼嗎?不就是最讓神厭憎、遭神懲罰的對象嗎?如果再執迷不悟,繼續背著神玩遊戲,我的命就真的被斷送了,一旦到了神不再忍耐寬容我的時候,臨到我的只會是神的厭棄。我很害怕自己會在遊戲上栽倒,被神淘汰,也很害怕自己跟隨神的生涯就這樣結束了,就很想脫離遊戲的捆綁。聖靈使用之人的修理對付讓處於徘徊中的我鼓起了與遊戲決裂的勇氣,當天晚上,我便向神立下了永遠不玩遊戲的誓言。

向神立下了永不再玩遊戲的誓言

此後的日子裡,遊戲雖然不再玩了,但想到在這將近三個月的時間裡我的心被遊戲佔有,明知真理也不實行,一次次地悖逆抵擋神,對待神給的託付掉以輕心、應付糊弄,看到自己敗壞太深,悖逆太嚴重,有時候就會想神還拯救我這樣的人嗎?我心中隱隱地感覺到自己與神有了距離,有種不配讀神的話、不配跟神禱告的感覺。我就把自己的這種情形向神禱告,之後想起大衛的經歷:大衛在男女上有了過犯,但是當他臨到神的審判的時候,他能馬上接受順服,能真實的悔改,他以自己餘生的悔改表明了他在神面前的真心。揣摩著大衛的經歷,讓我看到神的性情是公義聖潔的,即使是神稱許的人犯罪抵擋神了,同樣也會受到刑罰咒詛,我今天悖逆了神,而且本性完全是抵擋神的,又豈能逃脫神公義的審判與刑罰呢?反省中有點領悟到,我心裡跟神有隔閡,只不過是不想面對也不想接受神的公義性情臨及自己這一事實,如果我能夠從心裡真實地接受神的性情是公義的,不僅在別人身上有公義,在我身上絲毫也不例外,那我就不應該跟神有距離,不應該防備、誤解神,反而更應該因著親身經歷到神的公義而獻上感恩、讚美才對。揣摩著神在大衛身上所作的,我也認識到神不根據人的過犯來定人的結局,而是根據人的實質,看人犯罪之後有無真實的悔改,看人信神最終追求的是什麼,如果人能悔過自新,神會隨之改變他對人的態度。正如神的話說:「神的性情是完整的,並不是分裂的,他無論是發怒還是憐憫寬容人,都是他公義性情的發表。神的性情是活靈活現的,他根據事物的發展而改變他的心思與態度,他對尼尼微人態度的轉變告訴人類他有心思、有意念,他不是機器人、不是泥像,他是活生生的神自己,他可以向尼尼微人發怒,也可以因著他們的態度而饒恕他們的過去,他可以決定降災禍於尼尼微人,也可以因著他們的悔改而改變他的決定。」(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從神的話中,我對神的公義性情有了點認識,神對待人是有原則的,當人頑固悖逆神時,神擊打管教人,人如果始終剛硬到底,神就會懲罰咒詛人;但當人有真實悔改的時候,神還會憐憫人、寬恕人,給人悔過自新的機會。大衛能用餘生證實自己的悔改,實行敬畏神遠離惡,我與神立下了誓言,那我是否也能用上自己的一生來守住?此時我明白了神的公義性情臨到對我是一個極大的保守,目的是為了帶領我走上人生的正路。神的公義性情中不光有威嚴、有烈怒,更有憐憫、有寬容,神不紀念人的過犯,只要人能向神回轉,遠離惡道,不再悖逆神、抵擋神,就能得到神的憐憫,不被神定罪淘汰。這時我對神的公義性情能在自己身上顯明有了一點感恩,感受到神的審判、刑罰、擊打、管教雖然帶有神的公義、威嚴,但對我是保守,更是拯救。這種真實的體會是神寬容忍耐我的悖逆換來的,有神的心血代價,也包含著神的愛。雖然玩遊戲悖逆神的那段時期是我最不願面對的,但其中有苦也有甜,苦是因著我剛硬、悖逆所受的刑罰,甜是我對造物主公義性情有了切實的體會、認識,還有對神寬容憐憫性情的感恩,所以我不能放棄追求真理的心志與決心。

遊戲,拜拜!

反省自己平時也承認玩遊戲不好,明知玩遊戲對自己是苦害,可為什麼還是陷入其中很難走出來,這裡面一定有真理可尋求。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就是你在那樣的環境裡,在你身量還幼小的時候,你沒分辨的時候,你就能先入為主把那些邪惡潮流的東西當成正面的,當成很正常、很正當的一個事情,『為什麼我不能模仿模仿?為什麼我不能有那樣的願望?這是很正常的』。這是撒但毒害人的一種方式,你說撒但邪惡不邪惡?撒但敗壞人真是多種方式啊。可以說,凡是看過這類電影的人都有這樣的願望。有一個小孩,看完魔幻電影後,沒事就在自己家後院騎著一個苕帚飛,一開始怎麼飛也飛不起來,終於有一天真的飛起來了。他不是自己飛起來的,是一種外界的力量使他飛起來了,飛起來之後,身不由己地發出跟電影裡一樣怪異的叫聲,這是一種靈進到他裡面去了。騎苕帚這個事是人類正常生活的一部分嗎?騎馬、騎牛都行,非得騎個苕帚,還要飛起來,這是可能的事嗎?這一看就不是正常人該做的事。苕帚就是個物質的東西,它不長翅膀飛不起來,只有借助邪靈的力量才能飛起來,這是撒但做的。撒但盡做那些人意想不到的、詭異的、彆扭的事,正常人不做的事。看這類電影的時候,人只是當電影看,豈不知有的人還真去模仿,真去這麼做,還真飛起來了,這事一成真,你就感覺噁心了。這個時候,你感覺中這樣的毒可不可怕呢?當你意識到它的可怕、意識到它的噁心的時候,你對撒但作的有沒有點分辨呢?你的態度應該是什麼?是不是應該棄絕這些東西?沒事你就整理整理自己的思想,看看自己思想裡還有哪些怪異的事。你們的思想裡怪異東西多,為什麼呢?因為你們這個年代中毒太多了,飛簷走壁,當蜘蛛俠,當蝙蝠俠,這些事太多了!凡是正常人性不該有的,正常人性不具備的,不是正常人性需要的,你硬追求,硬下功夫去品,去體驗,就有可能招來另外一種靈來作事。人一旦被邪靈擄去一次就麻煩了,神就不要了,那就不是危險不危險的事了。你被撒但擄去了,神還能要你嗎?神不要你,你就危險了。這事怎麼解決?人應該常常求告神,不要陷入試探,不要被撒但迷惑。在這個邪惡的時代,在這個污鬼、魔鬼群居的時代,能夠祈求神的恩待、神的保守常常與你同在,讓神看顧你,保守你,使你的心不遠離神,爭取能達到用心靈和誠實敬拜神。這個道對不對?那你們願不願走這條路啊?你們是願意常常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之下,常常活在神的管教之下,還是願意活在自己的自由世界之中呢?如果管教你們,讓你們有時候肉體受點痛苦,你們願不願意呢?(願意。)到時候看看你們的表現。你們誰不聽話或者誰太悖逆,生了大病,看看你們埋怨不埋怨。別看你們現在說願意,『願意』這兩個字不好做到,就怕年輕人不定性,不務正業,心裡沒正事。」(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信神應首先看透世界邪惡潮流》)從神的話中我認識到,網絡遊戲就是撒但殘害人的工具,撒但借用網絡遊戲誘惑人,使人陷在裡面無法自拔,覺著現實的世界沒有意思,活在它為人製造的一個虛擬的世界中,脫離現實,脫離正常人性裡的一切,從而遠離神,沒有心思來接受神的拯救。我平時大腦放空的時候,頭腦裡浮想的多數是電影、動漫、遊戲裡面的打鬥場景,想像著自己也能像那裡面的角色一樣能御劍飛行,能為所欲為,能憑著「義」字當先逞英雄……頭腦裡這些畫面都不屬於正常人性裡該有的,我卻以此為享受,沒有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對,更不認為這些是屬於邪惡的。我這段時間沉迷在其中,心裡就會常常琢磨如何提高遊戲裡角色的等級和裝備,吃飯、走路,甚至讀神的話時腦子裡也會常常出現遊戲的畫面。遊戲裡的角色等級越高,地位也就越高,玩的時候心裡越有滿足感,無形中我就把在遊戲裡所使用的角色當成了自己的化身,不知不覺身陷撒但的網羅卻絲毫沒有覺察,完全成了撒但的玩物。從神的話中我也看到,人如果沒事總去追求、去體驗、去想像、去品那些非人類的東西,有可能就會招來另外一種靈,人一旦被邪靈擄走,神就不要了,神就放棄了,人的命運也就可想而知了。沉迷於遊戲就能讓人走向一條不歸路,頓時我感到有點毛骨悚然,原來遊戲的背後竟然隱藏著撒但這樣惡毒的詭計。藉著神的開啟與顯明,我對撒但的詭計有點分辨的時候,對自己沉迷遊戲就感覺後怕,想到神告誡人「人應該常常求告神,不要陷入試探,不要被撒但迷惑」,從中看到,當我們看不透邪惡潮流的時候要常常求告神,讓神來看顧保守,寧願活在神的管教之下,也不要放蕩地活在自己的自由世界裡。這時我有了背叛肉體、實行真理的心志與信心,不再給撒但作工的機會,不再上它的當。知道自己失敗的根源後,再臨到這類的試探,我就有了實行的路途。有時我獨處的時候還會有想玩遊戲的衝動,當有這樣的心思意念時我就有意識地將心安靜下來揣摩神的話,神的話說:「你以為你的誓言都已廢去了嗎?我告訴你們,就是你們的肉體廢去,你們的起誓卻不可廢去,末了的時候,我要按著你們的起誓來定你們的罪……」(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們的人格太卑賤!》)因我已經在神面前立下過誓言,也曾經歷過神的管教,體會到神的公義性情不容人觸犯,神在鑒察我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也按著我的所做所行來定我的結局,這時我就能保守自己的腳步,不敢再做出悖逆、試探神性情的事。有時候我晚上睡不著,頭腦裡還會冒出遊戲裡的場景,當我想隨從心思意念在心裡去體驗那種感覺的時候,就會想到神的話:「遊戲那是魔鬼的世界。……現在,世界上多數年輕人思想靈魂裡都是什麼東西?……思想裡的那些東西已經不能用『骯髒』『邪惡』這兩個詞來形容,太多的東西是非人類的東西。」(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信神應首先看透世界邪惡潮流》)當我想到神話語的時候,知道這些意念是撒但的詭計,就能有意識地去背叛它,不再去想遊戲裡的那些畫面、場景。盡本分的時候,當我在電腦上無意間瀏覽到某個網遊的宣傳片時,就很想關注一下,這時想到講道交通中的話:「聰明人見禍躲藏,愚昧人前往受害。」(摘自《講道交通(七)·什麼樣的人才能被神成全》)我知道自己的本性就是喜愛這些邪惡的東西,容易在這方面跌倒,需要更加謹慎自己的腳步,藉著安靜在神面前就能約束自己,不給撒但作工的機會。

至今已經有一年多的時間了,我不僅沒再接觸過一次遊戲,而且在這方面的心思意念出來的時候,我對其有分辨並能夠背叛它,心靈裡得到了自由釋放。是神的公義性情使我蒙了保守和拯救!經歷中我體會到,當我明知故犯,繼續悖逆神時,神向我顯明他不可觸犯的公義性情,使我產生敬畏神之心,對遊戲的追求才開始「放手」。若不是神的公義性情,我還沉迷在遊戲的世界中不能自拔,仍受著撒但的苦害和捉弄,把自己的精力和時間都用在邪惡事物上,頹廢地活著,不知道什麼是人生正道,是神公義的審判拯救我脫離了遊戲的試探。感謝神!因著神的公義性情,才使我對善惡與美醜有了分辨;因著神的公義性情,才使我對邪惡的道路望而卻步;因著神的公義性情,才使我產生了喜愛正面事物、嚮往光明的心。經歷中我真實地體會到,神對我的愛太實在!我身上還有很多不合神心意的地方,願今後能更多的經歷神的審判、責打和管教,使我對神的公義性情認識更深,早日成為一個敬畏神遠離惡的人被神得著!

感謝您的聆聽,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

上一篇:什麼是有人性

下一篇:你的作工合神心意嗎

你可能喜歡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