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基督審判台前的經歷見證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與人配搭得有理性

塞班島 王晴

一天,我在審核一份文稿,發現後半部分還有很多明顯的小問題,我心想:「這劉弟兄是怎麼看稿子的,這麼多明顯的問題怎麼沒發現呢?這也不涉及什麼專業知識,稍微認真一點就能看出來的,是不是著急忙慌應付糊弄看完,沒有好好檢查啊?這可是盡本分的態度有問題啊!之前聚會時交通過,盡本分不能憑著處世哲學做老好人,發現對方有什麼問題就給對方提提,這是互相幫助。我得給這個弟兄提一下這方面問題。」

下午,我把稿子中存在的問題給劉弟兄說了:「我今天看這份稿子時,發現後半部分有些問題,這些問題根本不涉及什麼專業知識,也不是原則問題,只要用點心都是可以避免的,我覺得就是咱們疏忽造成的,給我的感覺好像是草草地看完就過了,不知道你是不是受什麼情形影響了呢?」信息發出之後,我本想看看弟兄對這事是怎麼認識的,沒想到他回覆說:「我現在顧不上審核文稿,其他本分佔的時間比較多,覺得精力不夠,以後可能就不怎麼參與這項本分了……」看著這條信息,我的火氣忍不住地往外冒,心想:「我給你提盡本分中存在的問題,是想幫助你盡本分達到更好的果效,你不反省認識自己卻這樣答覆,這不是找理由搪塞嗎?你的本職工作不就是審核文稿嗎?這項工作多重要啊,你應該放在第一位啊,這樣教會文稿工作才不會耽誤。」於是,我帶著不滿、指責的語氣說:「你如果精力達不到就別做了,看組裡怎麼協調一下。我知道你忙,只是想說一下,既然接了一項本分就儘量踏踏實實地做好,因為這不是自己的事情,是神交給我們的託付和本分,不能應付糊弄……」本來還想再給弟兄提個其他方面的問題,可我信息還沒寫完,弟兄卻突然下線了。我頓時覺得很尷尬,心裡不是滋味,心想:「一說你的問題就逃避,這也不是接受真理的態度啊,我第二個意見還沒說完呢,管你願不願意聽,你下線了我也要把信息給你發過去,好讓你知道自己存在的問題。」我又生氣又委屈,「給你提缺欠也是好心在幫助你呀,你怎麼這個態度,看來你不是個接受真理的人!」我感到臉面受損,心裡發堵,特別難受,過後我心想,「弟兄不願接受我給他提的意見,那我就給他發神的話,神的話說得很清楚,或許看了神的話他就能認識到自己的缺少了。」可當我把神話語發過去,他明明在線,也遲遲沒有回應我,我心裡的火更大了,心想,「給你發神的話你都沒反應,你當我是空氣啊,太不把我放在眼裡了!」此時,我盡本分心也安靜不下來,對弟兄產生了成見,不想搭理他了。

第二天一想到這個事,我心裡就堵得慌,不知道該怎麼經歷。我心想:「這天天在一個組裡,以後這本分還怎麼盡呢?」後來,我鼓起勇氣主動找弟兄敞開來談。當我說完臨到這件事前前後後自己心裡的想法時,弟兄也敞開心說他自己的想法:「覺得給別人提問題沒錯,你說的也對,但是給我的感覺是你站在一個至高點上指責別人哪兒不對,好像你沒有敗壞,都是別人的錯。你也不了解實際背景,別人是不是有什麼情形、難處,你只是說別人的問題,指點別人這個事應該怎麼做,對人要求很高,一點兒也不理解體諒別人,我覺得從你那兒得不到幫助、益處,所以心裡抵觸就想躲避,能不說話就不說話,能發信息就不想跟你通話,不想溝通……」突如其來的這番話句句都像針一樣扎在我心上,我心裡有種說不出的難受,心想:「我給你提問題是想幫助你啊,也是為了能和諧配搭盡本分更有效率,可怎麼會是這樣的果效呢?我這叫要求高嗎?」我心裡覺得很委屈。原來我認為自己給弟兄提點問題是在實行真理幫助他,沒想到在他那兒感受到的竟然是這些,這個反差讓我措手不及,有種被人棄絕的滋味……通話結束後,我跪在床上失聲痛哭:「神啊!我是想實行真理,可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面對這些問題我很想逃避。神啊!我知道這樣的環境臨到有你的美意,可我認識不到自己的問題,願你引導我去反省認識。」

早上靈修時,我看到一段神的話:「人說:『你怎麼這麼橫呢?』『這算什麼橫啊?我心裡著急呀,我這是為神家工作負責任。』還打著這個旗號,做事還挺傷人,沒商量,這叫狂妄本性。你們會不會那麼做事啊?你們是不是容易流露這些性情啊?也可能沒這麼嚴重,心裡很想那麼做,但是因為怕影響不好,顧及點面子,就商量著,其實心裡還挺橫,會不會這樣?(會。)這不好啊,沒人性。」(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進入真理實際最基本的實行原則》)「他不是隨便說一句話而已,他是想控制你,他這麼強烈地要求你做什麼,要求你如何做,他帶有一種性情,他不僅僅是要求你做一個事,而是想控制你的全部,把你這個人控制了,讓你成為他的傀儡,成為他手中的玩偶,你喜歡什麼、做什麼、如何做,全憑他一句話,他就高興了。……這裡帶不帶有強行的意思?就是不管你聽不聽,不管你什麼感覺,有沒有享受,理解不理解,他強行要求你就這麼做,聽他的,不給你說話的機會,不給人自由,這叫凶。惡指什麼?他通過強行地灌輸、壓制你的手段,達到控制你聽他擺佈的效果,他就心滿意足了,這就叫惡。他不讓人有自由意志,不讓人自己學會揣摩,什麼事順其自然,明白真理,一點一點自然地長大,他要控制人,他不讓人尋求真理明白神的心意,不把人往神面前帶,而是把人帶到他面前,讓人聽他的,他就是真理,他是萬物的中心,他說的都對,不讓人分析對錯。強行地、帶有強暴性質地擺佈、控制人的行為、人的心思,這種性情就叫凶惡。」(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認識性情是性情變化的基礎》)

揣摩神的話,看到神話語揭示人做事跟別人沒商量,憑血氣做事,強行要求別人聽自己的或是按照自己的意思來,這是凶惡性情的流露,這樣做沒有人性,神不喜歡。回想自己整個過程的流露,看到弟兄看過的文稿還有挺多明顯的問題時,我心裡就嫌棄他盡本分應付糊弄不求真,就想給他提點提點,改變他;當弟兄因著盡本分時間比較緊,有一些客觀原因,沒有按我想像的反省認識自己時,我不是站在弟兄的角度去理解他,還以文稿工作重要為理由去指責他;看到弟兄沒有接受我的指點,反而迴避我,傷了我的面子,我就爆發血氣,心裡論斷對方不接受真理。即便弟兄解釋說明自己的難處,我也絲毫不理會,還站在自己的角度去衡量,並沒有考慮他的實際難處和背景,也沒有安靜在神面前尋求真理解決問題,而是帶著血氣、帶著狂妄性情把自己的要求強加給他,強行讓他接受、聽從,不允許他拒絕、講理由,我這不就是凶惡性情的流露嗎?當看到弟兄沒有及時回應我的信息,我就生氣對他有想法,認為他不接受真理,根本沒有考慮他的感受,看到弟兄已經抵觸迴避我了,我仍不反省自己,還認為自己指點的是對的,是他不接受真理。我把自己放在了真理的位置上,認為自己說的、做的都是對的,不管對方願不願意就應該聽、應該接受,我這麼做不就是想控制人、擺佈人,讓人聽我的,以我為中心嗎?我這不是狂妄得失去理智了嗎?想到神是正面事物的源頭,從神而來的是讓人釋放自由,即便是修理對付、責備管教,人感受到的不是受捆綁、受轄制,而是神的愛與憐憫,達到的是正面的果效。可從撒但來的給人帶來的都是反面效應,讓人感到受壓、受轄制,想遠離逃避。我的所做所行都是撒但狂妄、凶惡性情的流露,怪不得弟兄心裡抵觸,不願和我溝通,這都是我流露出來的性情讓他反感、不滿,也讓神噁心、厭憎!

姊妹在灵修看神的话

後來,我又看到神的話說:「如果你們自己意識不到,常常流露這樣的性情,會造成什麼後果?(弟兄姊妹不願意跟這樣的人在一起相處,就會棄絕他。)他沒法跟人在一起和睦相處了,他像瘟疫似的,人反感透了,只要他一來,大夥就都得走,因為誰也不想受他控制。人信神願意跟隨神,不願跟隨撒但,他總想控制人,人能不棄絕他嗎?首先,這樣的人在弟兄姊妹中間常常被棄絕,讓人厭煩,如果不能回頭,不能悔改,那這樣的人可能本分都盡不好,也盡不長遠,他沒法跟人和諧配搭,盡不上本分就得走了。另外,還會有什麼後果呢?(給教會生活帶來攪擾。)這又是一方面,在弟兄姊妹中間成為害群之馬,攪擾教會生活。對他個人有什麼損失?(生命永遠沒有長進。)生命肯定是不長了,生命不長有什麼後果啊?在弟兄姊妹中間總被棄絕,生命總也不長,總想掌控人,總想取代神,沒有生命進入,最後自己把自己孤立起來了,他還沒有悔改,總也不變,那神怎麼處理呢?對於這樣的人,神是怎麼定義的?神給定義為非人類,神不拯救了。他的結局是不是就定了?這樣的人沒希望了,就沒什麼活著的價值了,太可憐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認識性情是性情變化的基礎》)神把常常流露狂妄、凶惡的性情不知悔改的嚴重後果揭示了出來,憑狂妄、凶惡性情活著,總想控制人,實質是想取代神,與神爭奪人,這是觸犯神性情的事,若不悔改不僅弟兄姊妹棄絕,也會遭神厭棄,神就不拯救了。想到弟兄敞開心說的話,我總是憑狂妄、凶惡的性情無理智地要求他,強行地想讓他接受我的意見,卻不能交通真理解決問題,讓弟兄得不著益處、造就,反而受轄制、捆綁,不想和我溝通,不願跟我一起盡本分了。看到我不但沒有給人帶來益處,反而讓人厭煩,我的活出根本沒有一點人樣,說話做事也沒有理智,讓神讓人都厭憎、反感。我越想越難受,我一個敗壞至深的人,別人有的敗壞我也一樣不少,我卻站在高的位置上指責弟兄的不是,強行要求別人按著自己的要求來,讓人以我為中心,這不是跟天使長一樣想掌控人,讓人聽從順服嗎?在中國,中共搞獨裁專制,奉行「天上地下,唯我獨尊」「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等撒但哲學,不允許老百姓有信仰,更不許人向它提出異議,它恨不得控制人的思想,讓人都對它言聽計從,敬拜、順服它。我的所作所為也和中共一樣,尊自己為大,總想控制人,讓人聽從我的。現在我還沒有地位都狂成這樣,若有地位那不更要掌權控制人嗎?如果我一直憑著這樣的狂妄性情活著,不及時尋求真理解決,這樣下去肯定會遭神厭棄、懲罰的。認識到這裡,我感到有些害怕,同時也恨惡自己這樣的撒但性情,於是我下決心一定要追求真理變化自己狂妄、凶惡的性情,活出一個真正人的樣式。

之後,我便向神禱告,尋求解決這方面敗壞性情該進入的真理,我看到神的話說:「在神家盡本分,無論做什麼事都得有原則。好比說,你的本分忙,需要找些人一起做,如果出現衝突了,人家也正忙著,這事你怎麼處理呀?(協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進入真理實際最基本的實行原則》)「凡事按原則辦事最基本的是什麼?(有理性,有人性。)這就對了,抓住根源了。人辦事再有原則,再有真理,首先得在有人性、有理性的基礎上面對一切事情,處理一切事情,這才是進入真理實際最基本的實行原則。做事不要顧及面子,不要顧及地位,不要顧及名聲,不要顧及自己的利益,要顧及神家的利益,要顧及神是怎麼看的、神是怎麼要求的,顧及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其他人的感受。……你們要是掌握好這個原則,那不管到哪兒,辦事、說話、言談、舉止都能讓人佩服、器重。」(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進入真理實際最基本的實行原則》)神的話告訴我不管做什麼事,實行哪方面真理,都得建立在有人性、有理性的基礎上,和人配搭時站好自己的地位,學會與人協商,體諒別人的難處,不能只顧及自己的利益,站在高的位置上要求人,得有理智,學會考慮對方的感受,這樣做事才能達到果效,這也是正常人性的活出。

隨後,我又看到兩段神的話:「我剛才跟你們怎麼交通的?我那麼訓你們了嗎?(沒有。)我是把這事跟你們說清楚,讓你們明白這裡的真理,人別有任何的誤解,別做沒理智的事,別說沒理智的話,明白了真理人就按真理去實行,再實行就準確了,就不再那麼說了,也不再那麼認為了,人的觀點就放下了。」(摘自神的交通)「交通真理說心裡話,把一個事說清楚,講明白,能讓人得造就,得益處,明白神的心意,從誤解、謬解裡出來,這事需不需要站高位呀?需不需要用教訓的口氣來說呀?不需要教訓,不需要大聲,也不需要喊,更不需要用生硬的詞語、語氣、語調,就學會用正常的聲調,站在正常人的位置、地位上交通,心平氣和地說,說心裡話,爭取把你所明白的、把他需要明白的都倒出來,都說清楚,說明白。說明白之後他也明白了,你的負擔也得到解決了,他也不誤解了,你也更透亮了,這是不是都得造就的事?這事需要擰著勁說嗎?很多時候不需要強行灌輸。如果他不接受怎麼辦哪?有些話是真理,事實上是那回事,但難道你一說人家就能接受嗎?他需要什麼才能接受進去,才能變呢?需要一個過程,你得給他轉變的過程。」(摘自神的交通)我才明白給弟兄姊妹提點交通是為達到扶持幫助的果效,神不讓人做老好人,是希望我們在一起配搭能有理性,互相取長補短,彼此幫助,共同按真理原則盡好本分,維護教會工作。而我只是守住了外表的做法,發現問題給弟兄提了,但卻不知怎麼實行能達到幫助對方的果效,讓人好接受,更沒有尋求幫助人的原則,只憑著天然血氣去做,流露的都是敗壞性情,讓人不得益處,也達不到果效。從神的話中看到,神跟人交通是心平氣和,耐心引導,把事情說清楚,讓人明白這方面真理,人如果不接受,神不強行灌輸,而是給人轉變的過程。從神話語的字裡行間中,我看到基督的卑微隱藏,基督的身分雖是神,至高無上,但基督並不站高位,從不因著人的敗壞教訓人、嫌棄人,而是循循善誘一點點地交通真理,根據每個人的身量對待人,從不強迫人,我越想越覺得神的性情太可愛了!想想自己是一個被撒但敗壞的人,滿了狂妄、凶惡的性情,還總想以自我為中心,自己認為對的事就強迫別人接受、實行,所活出的確實沒有人樣,實在太沒理智了!我感到很蒙羞,這才明白神擺設這個環境的良苦用心,原來我認為的實行真理摻雜著個人的敗壞性情,也正是神要潔淨變化的地方。同時,我也從神的話裡找到了實行路途:跟弟兄姊妹相處、交通應站在平等地位上,心平氣和地與人交通,讓人明白神的心意,即使別人一時接受不了,也不能強迫人,得給人時間,給人轉變的過程,這樣才是正常的溝通,才能達到互相幫助的效果。

感謝神的顯明,我看到自己缺少太多,沒有正常人性的活出,同時對以後該怎麼和弟兄姊妹相處也有了些路途。接下來再跟弟兄配搭盡本分時,我就有意識地往這方面真理上操練實行進入,站在平等的地位上學會和弟兄商量,互相幫助,取長補短,知道他情形不好時,我也能主動與他談心,憑愛心幫助交通。漸漸地,我和弟兄能正常相處了,盡本分也達到了更好的果效,感謝神!這都是神話語達到的果效。

後來,神又擺設環境給我實行進入真理的機會。一次,我審核一個姊妹整理的稿子,發現裡面有很多不該出現的錯誤,有的明顯語句不通順,還存在語法問題,很顯然是檢查時沒有做到位。我心裡對姊妹滿了嫌棄,心想:「你是怎麼整理稿子的啊?聽你說最後又通讀了一遍,怎麼還能出現這樣的問題呢?以你的專業水平不應該整理成這樣啊!既然我看到問題了,就得找機會給姊妹點一點,讓她以後在本分上多用點心,這樣對姊妹也是一個幫助。」這時,我想到上次和弟兄配搭失敗的經歷,以及之前看過的神話語:「這事需不需要站高位呀?需不需要用教訓的口氣來說呀?不需要教訓,不需要大聲,也不需要喊,更不需要用生硬的詞語、語氣、語調,就學會用正常的聲調,站在正常人的位置、地位上交通,心平氣和地說,說心裡話,爭取把你所明白的、把他需要明白的都倒出來,都說清楚,說明白。……是為了能了解彼此的情形,能取長補短,能互相扶持,能幫助對方,就能達到這個效果。」(摘自神的交通)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神要求人活出正常人性,跟弟兄姊妹相處站平等地位,要有理智,學會包容、理解,能憑愛心互相幫助扶持。想到自己以往和弟兄姊妹配搭盡憑敗壞性情,所做所行沒有正常人性,給弟兄姊妹沒有帶來益處,今天我不能再憑敗壞性情對待姊妹,應該實行真理,站平等地位心平氣和地和姊妹談心,擺對自己存心,看怎麼能幫助到對方。於是,我向神禱告:「神啊!我發現姊妹盡本分存在一些問題,想幫她指出來,但我性情狂妄,說話容易站高位轄制人,願你引導帶領我,使我能放下狂妄性情,站好自己的位置,存著幫助姊妹的心交通。」我試著按神的話去實行,問問姊妹她看完我修改後的稿子怎麼想的,是不是整理時有什麼背景或是情形導致出現這樣的錯誤。當我擺對存心,不再帶著狂妄性情去指責姊妹,而是站在平等位置上心平氣和地溝通交流時,姊妹也敞開心談她自己的情形反應以及她對自己的反省認識。藉著和姊妹談心,我指出姊妹盡本分應付糊弄的問題,她也承認接受,願意注重變化這方面的敗壞性情。感謝神!我體嘗到一點按神的話實行活出正常人性的甜頭,既指出了姊妹的問題幫助到對方,也盡到了自己的本分和責任,我和姊妹之間不但沒有隔閡、距離,反而更近了,心裡也很釋放、踏實,自己對與人配搭該進入的這方面真理也更透亮了。

在經歷當中我確實體會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後沒有正常的人性,憑狂妄、凶惡的性情活著還渾然不知,根本沒有一點真正人的樣式。是神精心擺設環境顯明、對付我,藉著話語引導帶領我認識自己的敗壞和缺少,教我怎麼與人正常相處,怎樣和弟兄姊妹和諧配搭盡本分。感謝神的愛與拯救!我知道自己這方面敗壞性情根深蒂固,得需要明白更多的真理,需要有意識地去實行進入,追求生命性情的變化活出人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