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進入的經歷見證(第一輯)

目錄

1 我願做一個順服神要求的人

江西省 小苗

信神這些年來,在神的審判刑罰、試煉熬煉、對付管教之下,我自認為對神稍有些順服了,但這次上面要求主要帶領工人隱蔽靈修,並且都要寫經歷見證文章,我心中滿了悖逆、抵觸,在神的顯明中我看到自己還是一個對神沒有順服的人。

上面來信要求帶領工人在這段環境惡劣時期隱蔽靈修裝備真理、寫生命經歷見證文章。我拿到上面的信後翻來覆去地看了好幾遍,但我並不是從中尋求真理,琢磨怎樣落實好這項工作,而是看能不能找到可鑽空子的地方:是不是文化不高就可以不寫,生命經歷淺也不用寫呢?如果真是那樣,我就有理由藉口推辭不寫了。可看來看去始終找不到空子可鑽,我倍感沮喪,心中充滿了種種顧慮:這麼多年來,我還沒有寫出過一段能見證神的文字,很多時候是為了應付上層帶領的要求而寫,再說自己信神這麼長時間,又是做帶領的,如果不寫怎麼說得過去呢?要是寫得不好,弟兄姊妹會怎麼看呀?會不會說「這還是帶領工人,連篇文章都寫成這樣,整天要我們寫經歷文章,原來自己也不怎麼樣」。我越這樣想,心裡越覺得為難,再看到上面的信中說:「現在正是最後的危險時期,在隱蔽的三五個月期間,寫點見證文章與靈修心得對自己生命肯定太有益處,另外也能清楚自己信神多年到底明白多少真理,得著多少真理,有多大變化,是否能事奉神作實際工作達到神滿意,對該怎樣追求裝備真理就更透亮了。」看到這些話,我倍受熬煉。因我做帶領多年,只知整天挎著包到處顯露自己,滿足於講字句道理,並沒有真正在生命進入上求過真,現在上面一向我求真我就傻眼了。所以在寫經歷見證文章的這一要求上,我始終活在「難」字裡。

一晃半個月過去了,我仍未能從難處裡走出來,遲遲沒有動筆寫文章。直到有一天,我在靈修時看到《寫講道交通見證神的意義》,頓時心中有所醒悟。聖靈使用之人說:「如果人真能體貼神的心意,對教會工作有負擔,就應該把自己的真實經歷與認識寫出來,見證出來,這是事奉神最實質的工作。誰能把神見證得好,讓神選民對神都能有認識,這就是事奉神最實質的工作。如果光用口偶爾說說講講,當時好像有點果效,過後人就忘記了,這樣的作工就達不到見證神的果效。人的作工如果達不到見證神的果效,那就不是在事奉神了……」又看到神話說:「你在神話的範圍內活著,在神要求的情形中活著,那你是屬神的人,神就作工在你身上,你不在神要求的範圍內活著,而活在撒但的權下,那定規就是活在撒但的敗壞之下。你只有活在神的話中,把心交給神,才能達到滿足神的要求,神怎麼說你就怎麼做,神的話成為你生存的根基,成為你生活中的實際,那你才是屬神的人。你真按著神的心意去實行,神就在你身上作工,此時你就活在神的祝福之下,活在神的面光之中,你也摸著了聖靈的作工,而且覺著有神同在的快樂。」神話和聖靈使用之人的交通使我豁然開朗。看到自己之所以感覺寫文章難是因為自己這些年來就沒有真正追求真理、注重進入實際得著真理,更沒有作事奉神實質性的工作。我不願寫文章是因自己的本性太不喜愛真理,活在撒但黑暗權勢之下受名譽地位、虛榮臉面的捆綁,明知神的心意也不主動去迎合,不願背叛自己,還總為自己不實行真理找理由、找藉口,甚至想偷懶耍滑,我真是太悖逆,太不明白神的心意了。這讓我看到自己根本不是在神要求的情形中活著,與神沒有正常的關係,而是活在撒但的悖逆性情裡,受黑暗權勢的捆綁與轄制,對神沒有一點順服。想想自己信神這麼多年,看了那麼多神話,聽了那麼多講道,從神那裡得了那麼多恩典,卻不思還報神的愛,不能將神在我身上的作工給見證出去,不能把自己從神那裡得到的實際收穫用文字表達出來,讓弟兄姊妹得著造就益處,真是太虧欠神了!再說我經歷了神的這麼多作工,領略了神的這麼多奇妙智慧,看見了神的這麼多作為,若還不能起來見證神,那我不就是死人一個,哪配活在神面前,哪配稱為人呀!現在神家要求寫經歷見證文章,這不正是操練見證神的好時機嗎?這對我自己的生命進入不是太有益處了嗎?我應該跟上聖靈的作工,做一個單純順服的人。在聖靈的感動下,我有了信心與力量,毅然拿起筆來寫文章,並暗下決心:我再也不講理由、不找藉口了,更不願活在名譽地位、虛榮臉面的捆綁轄制之中。我願單純順服神、滿足神,即使文章寫得不好,我也要不斷操練,永不放棄,一定要把神見證好。

後來我又看到神話說:「到了最終,你若能說出:我沒有什麼更好的,我用良心還報神的愛,我得講究點人性,更高的我談不上,我也沒那麼高的素質,什麼神作工異象、作工的意義,這我不明白,我就是還報神的愛,神讓我幹什麼我就幹什麼,盡上我的所能,就是把受造之物的本分盡上,這樣我就感到欣慰了。這就是你能作到的最高的見證了。這是對一部分人要求的最高標準,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你能做到什麼程度就做到什麼程度,不要求你太高,只要你盡上你的所能就是你的見證了。」是啊,神對人的要求其實並不高,可我卻總是誤解神的心意,活在悖逆情形中,一個勁地喊難叫苦,真是太沒有良心理智了。其實神要的並不是我能把文章寫得怎麼華麗,要有多少高深的認識,而是我能否迎合神的要求,盡上自己的全力來與神配合,只要我能把自己所能及的做到,神心就得安慰了。神對人有望眼欲穿的了解,神從來不強人所難,神的心最美最善!認識到這些後,我感到自己若不能把親身經歷、親眼看見的見證出去,那就不配活著,這樣的朽木毫無用處。於是我向神起誓說:「神啊,我若不積極配合,不盡全力來見證你的作為,願你的烈怒臨到我。從今以後,我願做一個有良心有理智、能順服神的一切要求的人。」

後來我就開始操練寫文章,邊寫文章邊禱告神,想到神話說:「見證神主要多談些神怎麼審判、怎麼刑罰人,用哪些試煉來熬煉人變化人性情,你們受多少苦,流露多少悖逆敗壞,做了多少抵擋神的事,最後達到怎麼被征服,該怎麼還報神,把這方面的語言說得實實在在點,通俗點,別說空洞理論,說點實在話,說點心裡話,就這麼經歷就行了……」於是,我就將自己在神的作工中流露了哪些敗壞,後來在聖靈的開啟光照下我又是怎麼認識的實實在在地寫了出來。當我這樣去配合的時候,感覺靈裡有享受,對自己的敗壞看得更清楚了,對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拯救工作更明白了一些。這讓我看到寫文章對人的生命進入太有益了!同時也體會到寫文章並不是一件多難的事,並不在乎人有多高的文化知識,有多麼深的經歷認識,只要人實實在在與神配合就能在真理上有所得著。通過這次寫文章,我嘗到了聖靈作工的甜頭,也更有信心與神配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