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進入的經歷見證(第一輯)

目錄

6 作工打揍 坑人害己

廣西省 莫華

你供應人真理不一定非得打、揍,人才能得著真理……」這句神話我以往看過多次,也交通過多次,都沒當一回事,自己也曾因著「打、揍」弟兄姊妹,多次向人道歉,但對這句神話沒有什麼進入,認為「嚴師出高徒」,我存心是對的,是為了工作,只不過是心急了點、口氣重了點,根本看不到我的「打、揍」給神家工作和弟兄姊妹的生命帶來多麼嚴重的危害。直到前段時間神擺設了很多環境,我才對神的話有了一點真實認識,才扭轉了自己的觀點。

前段時間因著調整帶領工人,我了解到有些新選的教會帶領不知怎麼抓工作,有好多事不會做;有一些問題小區帶領沒有發現,有的發現了也不會解決。我回去後與小區帶領聚會就一個勁地摳工作,摳到她們覺得一點實際工作沒作還不肯罷休,還一個勁地解剖應付糊弄的實質,交通盡本分的過程中不實行真理、不求真就是作惡等等。交通完了也沒問她們的感受,還自我欣賞,認為自己能發現問題、解決問題。兩天後我跟她們結賬、查賬,她們只拿兩聯單,並說上次查賬時辦事員說有兩張就行了,我一句話遞過去:「原則上怎麼說的,必須保留三聯單以備查賬,我們今天是信神還是信人啊?」這一說她們倆又沒話了,答應下次拿三聯單再來查賬,我又以為這下達到果效了。過了兩天我又去一個小區,一個講道員對我說:「A姊妹(小區帶領)說怕見你,怕你摳工作。」我聽後心裡特別難受,但馬上又想我摳工作是正當的,就沒當回事。後來見該小區帶領有些受我轄制,我也不知反省自己,還理直氣壯地點她情形:「有的人怕摳工作,如果人作實際工作了怕什麼呢?藉著摳工作才能發現自己的偏差,發現偏差又不是定人的結局,而是為了讓人扭轉,如果因我摳工作時站地位轄制人了那我可以道歉,但該摳的我肯定得摳,那是我的本職工作。」聚完會時一個不太愛說話的小區帶領說:「以往有什麼事很愛跟××姊妹聊(那是她以前的帶領,人性好,喜歡跟弟兄姊妹敞開交通,以自己的經歷帶動人)。」這時我才知道A姊妹一直不敞開的原因是受我轄制。還有一小區帶領說到教會走了一圈回來壓力好大,想著聚會可以釋放一下,誰知壓力更大了。這時我才意識到是自己有問題了,但也只認為是自己身量小交通真理不透亮,或者是因小區帶領剛起來操練,要處理的事多導致壓力大,後來我引用了弟兄交通的一句話回應她們:「『有壓力才有動力』,沒有壓力才不對勁了呢。」第二天我又去見兩個教會帶領,有一個教會帶領是信兩年的新人,看事觀點像外邦人一樣,老見證自己、顯露自己;另一個不會安排工作,很多該作的工作沒作。我開口就解剖她倆,她倆都不說話了,我自己也一句話交通不出來,一點亮光沒有,整個聚會就在尷尬狀態中度過了。一次次的刑罰臨到,我的心痛苦煎熬,絲毫體嘗不到聖靈作工的快慰,這下我才不得不俯伏在神面前禱告反省:為什麼這段時間總是碰壁,沒聖靈作工,與弟兄姊妹之間有隔閡,感覺大家在一起很受拘束,不得釋放?難道真像她們說的是我摳工作太嚴厲了?但我摳工作嚴厲不是為了作好工作嗎?不是為了讓她們更好地認識自己工作的偏差、漏洞嗎?不嚴厲些、口氣不重些她們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能變化、能馬上落實嗎?就這樣我又受煎熬又想為自己開脫,非常痛苦!

後來我又看到那段神話:「你供應人真理不一定非得打、揍,人才能得著真理,你沒有真理,你光打光揍,人都怕你懼你三分,不等於人都明白真理了……時間長了人家從你得不著生命供應、得不著實際東西,反而厭憎你、噁心你。……這不是作惡嗎?作工應以交通真理、供應生命為主,你瞎對付瞎教訓能讓人明白真理嗎?」神說的字字句句敲打著我的心,喚醒著我的靈,這時我才如夢初醒,原來我是靠打、揍讓弟兄姊妹「明白真理」「實行真理」的,我憑血氣教訓、指責、揭露、對付弟兄姊妹,導致他們都受我轄制,都怕我、遠離我,正如神說的:「人都怕你懼你三分……時間長了人家從你得不著生命供應、得不著實際東西,反而厭憎你、噁心你。」再看看這段時間自己打、揍的結果,小區帶領都怕我,不與我交心,我摸不著他們的情形,也沒法解決他們的問題,另外,在各項工作上也絲毫沒打出果效來,我把他們都打消極、打趴下了,福音工作、澆灌工作不但沒果效,反而更不好了。神要求我們作工應以交通真理、供應真理為主,人明白真理才能認識自己的敗壞實質、敗壞真相,也只有明白真理、明白神的心意才有動力實行神話、滿足神的要求,並不是口氣重就能讓人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也不是說話嚴厲就能讓人明白神心意、實行出真理來,看到我的觀點太謬妄!我這種「打、揍」的嚴厲方式完全是撒但整治人的手段,是站地位憑著血氣教訓指責,與宗教官員一樣站高位教訓人、轄制人、打擊人。弟兄姊妹作的工作不合我意,不能為我爭光,我心裡就生氣、不舒服,以此來發洩自己,根本不是為了體貼神的心意,按著神的要求在盡本分中高舉神見證神,做弟兄姊妹的奴僕交通真理來服事人,與弟兄姊妹站在平等的地位上,針對存在的問題給弟兄姊妹耐心交通解決,再結合自己的經歷來引導他們,讓他們明白真理,明白神的心意,同時認識自己的敗壞與缺少,在神的要求上去進入,以此把弟兄姊妹帶進神話的實際。難怪神說:「這不是作惡嗎?」我不認識自己一貫實行「嚴厲」作法的性質,還狡辯說:「有的人就不能哄,必須嚴一些,尤其那些老油條!」導致有的帶領工人下到教會也這樣模仿,自己不但沒給人帶來益處,反而把大紅龍毒素、把撒但的性情注射給弟兄姊妹,這不是在敗壞人嗎?哪是盡本分見證神?神給我盡本分的機會讓我操練見證神高舉神,而我卻藉此機會盡情地表演撒但、彰顯撒但,致使小區帶領受我薰陶,也模仿我下到教會裡教訓指責弟兄姊妹,導致多少弟兄姊妹深受大紅龍手段「打、揍」的苦害,活在痛苦、消極與無奈中,苦不堪言,這惡果不是自己造成的嗎?我自己盡本分不走正道,把人也都帶到了保羅的路上,這不是在作惡嗎?想到這裡我感到不寒而慄!

我沒想到我慣用的嚴厲作法——打、揍會造成這麼嚴重的後果,但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的呢?在神的引導下,我看到一段神話說:「好比你裡面有狂妄自大,不讓你抵擋神也不行,非得抵擋,你不是故意的,是由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視神,狂妄自大就使你不把神放在眼裡,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舉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處處顯露自己,狂妄自大最後使你坐在神的位上見證自己,最後把出於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觀念都當作真理來供奉。你看這個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人做了多少惡事!」神話的揭示道出了我作惡的根源,我站高位教訓人、轄制人,把弟兄姊妹當作該打該揍的奴僕,不與弟兄姊妹站平等地位耐心交通幫助,我頑固地持守自己絲毫不聽從弟兄姊妹多次的提醒指責,並多次為自己狡辯,對他們施加壓力,尤其是我把自己的這套撒但法則——打、揍才能達到果效當作真理傳授、供奉給了作工對象,我盡本分不見證神高舉神,反而釋放撒但毒素迷惑人、敗壞人,致使無數弟兄姊妹深受其害……這一切的惡行不都是由我狂妄自大的本性在裡面支配導致的嗎?因著狂妄自大我看不上弟兄姊妹,認為他們該打、該揍,否則達不到果效;因著狂妄自大,我無視神一次次的刑罰,絲毫不從中反省自己;因著狂妄自大我太相信自己,儘管看到自己的作工方式不能給人帶來益處,仍心裡剛硬,不傾聽弟兄姊妹的心聲;因著狂妄自大,我處處為自己說話,為自己辯解,最後將出於自己的撒但法則當作真理供奉給了弟兄姊妹,這些惡我都作到了,而且一點不差。狂妄自大使我藐視神話不把神話當回事,神明明告訴作工不一定非得打、揍,作工最低限度得讓人不消極被動,得因人而異,不搞一刀切,自己作工幾年,卻與神對著幹,一直把自己的觀念、想法當作真理來供奉,認為「嚴師出高徒」,不但自己這樣做,還教導作工對象也這樣做。想想自己真是狂得無法無天,把自己的意思當真理供奉給人,讓所有人都按著自己這一套來實行,真是不知廉恥,完全是在高舉自己、樹立自己,我不是在盡本分,而是在作惡,與撒但一樣在敗壞人、毒害人。

神說:「你用天然個性來事奉神,按照個人的喜好來事奉神,還總認為自己願意的就是神所喜悅的,自己不願意的就是神所厭憎的,完全憑著自己的喜好來作工作,這叫事奉神?到頭來你的生命性情一點沒有變化,反而因著事奉神更加頑固,使你的敗壞性情根深蒂固,這樣,在你的裡面就會形成一種以你的個性為主的事奉神的條條道道,按著個人的性情事奉而總結的經驗,這是人的經驗教訓,是人的處世哲學。這樣的人都屬於法利賽人、宗教官員,這樣的人若再不醒悟、不悔改,到末了必然成為末世出來的假基督,是迷惑人的。……事奉神的人若是隨從個性,按著己意來,隨時都有被淘汰的危險。……這樣的人在神面前必會倒下,這屬於保羅一類的人,是倚老賣老、擺老資格,神不會成全這樣的人,這樣的事奉屬於打岔神的作工。」看到自己信神多年,從來沒有按著真理、原則盡本分,而是按照自己的意思、自己的喜好來作神家工作,狂妄自大的本性驅使自己做了太多的惡事,不知傷害了多少弟兄姊妹,致使多少弟兄姊妹消極,就這樣我還遷就自己,認為只是一個敗壞流露而已,還是把撒但的法則當作正面事物來推廣實行,不知不覺打岔神的作工,成了地道的「法利賽人」「宗教官員」,成了迷惑人的,走上了敵基督的道路。想想現在帶領工人、弟兄姊妹活在消極被動的情形中,福音工作下滑,新人澆灌不上去,教會生活沒享受,帶領工人作工沒原則,弟兄姊妹遇事不會進入,看到自己竟然給神家工作、給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帶來如此大的危害,我深感自己作了大惡,心中恐懼害怕,同時因著不明白神的心意,裡面還有些消極,覺得自己作惡抵擋神被神顯明淘汰了。但神在恨惡我悖逆向我發出怒氣的同時,他還在包容憐憫著我,還在竭力拯救著我,就在我對神誤解消極定規自己時,一首神話詩歌清楚地浮現在我腦海裡:「神沒有恨人的成分,他所作都是真實的愛,就是刑罰審判也是神的愛……神不願人再墮落,不忍心讓人墜落陰間,神才幾番刑罰審判,幾番熬煉……他是為了把你們往正道上帶,也是極大保守,更是極大恩待。」還有神話:「以審判來揭示人的墮落,從而讓人悔改,讓人奮起,能追求生命、追求人生的正道,是為了喚醒那些麻木痴呆的人的心……」藉著神話的開啟我才看到,神精心擺設這麼多人、事、物來顯明我,擺設環境對付我,又藉著話語審判刑罰揭露我,甚至定罪我,都是為了拯救我,因我狂妄的本性根深蒂固,沒有神嚴厲的審判刑罰再加上事實的顯明,我是不會服下來的。神是用審判刑罰和事實的顯明,讓我看到自己的危險、可怕,從而喚醒我的心靈,不讓我再墮落下去。當我對自己有些認識卻消極、誤解神時,神話又安慰我,使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看到神對人的愛實實在在,神拯救人少了哪一方面的話語自己都跟不到現在,自己的敗壞性情都不能得潔淨。回想自己作工幾年很少說見證神愛這方面的話,很少說安慰、鼓勵弟兄姊妹的話,為了維護自己的臉面、地位,把弟兄姊妹當成奴僕一樣打、揍,對弟兄姊妹沒有一點愛心,沒有一點人性,自己不注重追求真理、進入實際,也不注重把弟兄姊妹帶進真理實際,不帶領人去認識、感受神的愛,反而給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造成極大攔阻,心中倍感虧欠。

人的交通中說:「對於弟兄姊妹在作工中所出現的漏洞、偏差,我們應該正確對待,如果有的弟兄姊妹在一件事上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現同樣的漏洞或者明知故犯,我們就應該給予責備或者警告;如果弟兄姊妹作工沒經驗,或者是因著不知道該怎麼做導致在作工上出現一些漏洞、偏差,我們應該理解他們,多從正面幫助、指導他們,因為我們哪一個人作工作都不可能不出現一點漏洞偏差。」「事奉神的人必須與弟兄姊妹心連心,能夠與弟兄姊妹打成一片,沒有地位之分,能與弟兄姊妹和睦相處,這樣的人才是神選民所擁護、所贊成的人,你如果老高高在上,老覺得自己高人一等,誰也不如你,這樣神選民慢慢就會跟你疏遠,不會跟你交心……你怎麼幫助神選民,你怎麼帶領神選民?」神說:「交通要明白靈裡的事,要有智慧,摸著對方的心,服事人自己必須是對的人,交通的是自己所有的。」從神話與人的交通中我找到了實行的路途,以後作工不能再繼續打揍,我應該正確對待弟兄姊妹作工中出現的偏差漏洞,發現以後存著真實的愛心與他們站平等地位上交通,從而摸著他們的真實情形從正面幫助指導,應把相關的神話真理拿出來交通,讓人明白真理服從真理,藉此把人帶進真理的實際,而不是用自己的道理規條轄制人,強行讓人按著自己的意思如何做,這是以權壓人。感謝神將實行的路向我顯明,我願扭轉自己按著神話去實行,往這方面去進入,不是注重作法,而是用心去實行,聖靈使用的人交通過得用人的心去支配行為,心裡有愛了才會對弟兄姊妹在行為上有真愛。

不久,我又去見一個教會帶領,聽小區帶領常說該教會帶領肉體大,老往家跑,有一次與配搭合不來生氣跑回家呆了兩天,她如果沒有這方面弱點就可以用了。我聽後暗下決心,禱告神保守我,這次一定得實行真理,與姊妹站平等地位憑愛心幫助,不能繼續打、揍。見到教會帶領後我先與他們聊天,後來該教會帶領把難處說了出來,說她是從縣城調去農村教會做帶領,與她配搭的姊妹是個作工有十幾年的老人,她信神還不到兩年,有好多工作不會作,配搭又沒有教,有一次做人數表,配搭埋怨福音工作起不來,弟兄姊妹不配合,好像把責任都推到她一個人身上了,她就覺得委屈,跑回去兩天,後來覺得不對勁,自己是信神又不是信人,怎麼能因為和人產生想法就不盡本分呢?就又回來盡本分了。再一方面她在家裡承包的幾十畝果園原來都是她一手打理,現在出來盡本分,丈夫年齡大,身體弱,一個人在家她不放心,加上在家享受慣了,出來受不了苦也是一方面難處……聽她說完後我們從正面與她交通了認識神作工、神擺設人、事、物、環境的意義,怎樣才能和諧配搭,以及神對情感的態度、情感給人帶來的危害,神作工結束時人存留下來是為了擴展全宇的福音工作不是為享受家庭和睦,以及盡本分、受苦的意義等等,最後談到小區的工作需要人起來配合,她也願意背叛肉體順服神家的安排,忍痛割愛滿足神。通過這事我的確看到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按神話行就蒙祝福,與弟兄姊妹那層隔閡也漸漸消失了。雖然自己的本性根深蒂固,但我相信只要實行神話,在每件事上進入神話真理實際,就一定能擺脫撒但毒素的控制,達到真實的性情變化,事奉到神的心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