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進入的經歷見證(第一輯)

目錄

7 「明哲保身」的撒但毒素使我作惡太多

福建省 思穎

神話說:「在人的血液裡,不知含有多少不潔的成分,在人的骨髓裡不知含有多少撒但的毒素,日積月累,人都習以為常,並不覺撒但的苦害,因此人都無心去打聽『健康生存之術』。」看到這段神話就讓我想到自己深受「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明哲保身但求無過」的撒但毒素腐蝕侵擾,從而變得懦弱卑鄙,沒有正義,以至在盡本分中幹了太多抵擋神的事,使神家利益受到嚴重損失,給弟兄姊妹的生命帶來極大的虧損,使自己在信神的路上留下了永遠的污點。是神的審判刑罰喚醒了我的良知,使我認識到憑「明哲保身」的撒但毒素活著只能抵擋神、背叛神,最終遭神厭棄;同時也讓我認識到人活著就得有正氣,就得追求光明,就得為滿足神而捨棄自己的一切利益。

今年7月份的一天,我接到消息說:「小區帶領和小區事務長等人都被大紅龍抓捕了。」這突如其來的「噩耗」讓我頓時慌了手腳,「明哲保身」這一哲學使我意識到得先保護好自己,於是第一時間我就和配搭姊妹商量找房子搬家。出事第二天,講道員找到我們著急地問我:「你知道神家的祭物放哪裡嗎?還有一個小區帶領也找不到了,不知道有沒有出事?其他講道員也聯繫不到,聯絡線都斷了……」當時我不假思索脫口而出:「我不知道祭物放在哪裡,今年年初我澆灌過盡特殊本分的弟兄姊妹,但因『大幫轟』出了環境,這些家都搬了,這個本分已交接給臨近小區的姊妹,現在我也不知道了。等找到另一個小區帶領之後再安排吧!」因著我本性自私卑鄙,所以對自己所講的這一番話也不以為然,心想:我又不是帶領工人,我若到處去找祭物,別人會說我太狂妄自大,不按原則辦事。所以我也沒用心去尋求該怎麼配合,只是配合去找小區帶領,簡單地處理了一些隱患,卻沒主動去配合轉移祭物。後來得知另一個小區帶領也出事了,我們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若再不轉移祭物就會很危險。想起上面說過患難見真情,要雪中送炭,不要雨後送傘,我這才開始想辦法配合轉移祭物以消除隱患。在神的帶領下很快就找到了兩個保管家,當天我準備和講道員去轉移時,一姊妹說我是有隱患的人亂出面不安全。受著「明哲保身」這一毒素支配我又開始考慮自己的安危,心想有幾個被抓的人在這段時間都與我見過面,不知我是否也已被大紅龍跟蹤,萬一在配合中被大紅龍盯上那不是自投羅網了嗎?於是我就開始膽怯退縮,就想讓講道員獨自去安排處理這些事。

不料,我的心思意念逃不過神的鑒察,神的話臨到了我:「當行一切對神的工作有益的事,不該做毀壞神工作利益的事,當維護神的名、神的見證、神的工作。」「今天就是現在,我在發怒,你們都應對我忠心,為我獻上你的全人,不可再耽延,若不聽話,我就伸出我的手擊殺你,從中讓每個人都認識我,今天對誰都是烈怒、威嚴(比審判更厲害)。」又想到人的交通上說:「在這最後的關鍵時刻,人的實行應該以吃喝神話第一,神的託付第一,盡本分第一,滿足神第一,神的榮耀第一,這樣實行才是忠於神。以前的聖徒常說:『我們的得失並不要緊,神的旨意當留心。』這應該是所有人的座右銘。具體實行表現如下:若有撒但的攪擾臨到,那就是維護神的見證、工作第一,要憑真理戰勝撒但……如果有涉及切身利益的事臨到,那就是神家的利益第一,放棄個人利益體貼神心要緊……」神話和人的交通讓我羞愧難當、無地自容,小區出了這麼大的環境,正是需要人體貼神的心意,積極主動地起來配合各項工作的時候,可我卻像一個局外人,膽小怕事,處處為自己考慮,明哲保身不能挺身而出,不維護神家的利益,我哪有一點忠於神的實際呀!我的本性不是太自私卑鄙了嗎?試想如果不儘快轉移祭物,及時排除隱患,萬一祭物落入大紅龍手中,弟兄姊妹遭到大紅龍的持續跟蹤、追捕最終全軍覆沒,那我不間接成了猶大了嗎?這樣的我有何資格活在神面前呢?有何臉面享受神的一切供應呢?想到這,我心裡倍受責備,便來到神面前向神悔改,之後與姊妹一起同心合意禱告:就算豁出性命也要保護好神的祭物,不讓大紅龍的陰謀得逞。禱告後我的心裡才有踏實平安的感覺。

接下來,在配合轉移祭物及排除隱患的過程中,我看到處處都是神在維護自己的工作,同時,也讓我看到這次出環境自己也難辭其咎、難逃罪責。從這次被抓放回來的弟兄姊妹那裡了解到弟兄姊妹用的手機早在「大幫轟」時就已被大紅龍監控跟蹤,一直跟蹤到帶領工人這邊。上面一再要求帶領工人不能用電話,可我明知道小區帶領違背上面的要求頻繁用電話,卻為了能在帶領心中留下好印象,就以我又不是抓她們工作的為由,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我明知道小區帶領不按原則做事,環境惡劣也不隱蔽,可我卻怕得罪她,不提醒也不勸阻;當我看到一姊妹被大紅龍通緝還經常跟家人打電話聯繫甚至跑回家時,我提醒了一次她不聽,為了維護肉體關係,怕她說我轄制她,就不再與其交通,導致她出事後所有的血汗錢(59萬元)都被大紅龍擄走……回想這一幕幕神給我擺設的都是我力所能及可做到的,而我卻總以「明哲保身」來回應聖靈內在的帶領,不能站在神一邊維護神作工,最終釀成大禍。此時的我內心倍受譴責。隨後,我又反省自己一路走來因著實行「明哲保身」幹了太多悖逆、抵擋神的事:我做小區配搭時,弟兄姊妹在盡本分中一喊難,我就不敢細摳細問,怕失去在他們心中的地位,致使教會生活沒有果效,傳福音不按原則,甚至把有邪靈作工的人也傳進來;看到小區帶領隨意把一個受邪靈攪擾的姊妹定罪為邪靈作工,我為了保全自己也沒指出來,致使那個姊妹消極,惶惶不可終日;2011年上面要求選兩個帶領,我明知道辦事員不按原則,一人獨裁指定某人(後來顯明是惡人)做小區帶領,我也不敢說,怕我一說出來可能自身難保會被撤換,所以寧可神家利益受虧損也不得罪人,結果因著這個惡人胡作非為,使整個小區的工作都處於癱瘓之中,好幾處教會陷入混亂,沒有正常教會生活,不但福音工作受到攔阻,就連傳進來的新人也退去不少,給神家工作帶來巨大的虧損。最後辦事員被撤換,我也因著過犯累累失去聖靈作工,不久也被撤換等等。此時我才看清「明哲保身」這一毒素真是害我太深,它使我做了太多在神眼中看為惡的事,使我變得沒人格、沒立場、沒人性,臨到事絲毫不考慮神的心意、神家的利益,就考慮自身的利益,沒有一點真正人的模樣;因著這一撒但法則讓我變得越來越懦弱、自私、詭詐,只要涉及自身利益之事就不敢堅持真理原則,處處維護自己、保全自己,置神家利益於不顧;也正是因著這一撒但毒素,讓我在神面前總是行不出真理,站不住見證,尤其是在關鍵時刻、在神需要我為神作見證之時,更是不能豁出自己,反而是背叛神,成了撒但的笑料。看到自己真是不配稱為神家的一員,一直以來都是憑撒但的這一哲學活著,處處在彰顯撒但,嚴重觸犯了神的性情還不知曉!特別是這次,小區出了這麼大的環境,在這最需要人體貼神心意、維護神家利益的關鍵時刻,我卻畏首畏尾,貪生怕死,不能挺身而出行出正義,不能配合神的作工,盡到自己的責任與本分,反而耍詭詐推託逃避做縮頭烏龜,我真是連看家狗都不如,實屬是背叛神的人!今天我沒落入大紅龍手中,完全是神的保守,是神再一次給我悔改的機會。我懊悔地向神禱告:「神啊!我不配活在你面前,我應該被你咒詛毀滅。在你面前我沒有盡上忠心,從沒有按著你的要求去實行真理,盡好本分,幹了太多抵擋你、攪擾教會的事,我被撒但苦害得懦弱無能,站不住正義,行不出真理,我現在願意背叛撒但這一毒素,做一個有正義感的人,站在神的一邊體貼神的心意。」

後來,我又看到神話說:「年少人不該沒有真理,也不該對虛偽與不義包藏,而是應該站住該有的立場,不應隨波逐流,有敢於為正義、為真理奉獻、拼搏的精神;年少人應該有不屈服於黑暗勢力的壓制,有改變自身的生存的意義的勇氣……你們當按著我的話去實行,尤其是年少人不該沒有辨明事理、尋求正義與真理的心志,你們當追求的是一切美與善的事物,應該得著一切正面事物的實際,而且對個人的人生要負責任,不可輕視。」神話照亮了我前面當行的路,同時也讓我更為自己的所作所為感到羞恥與厭憎。是啊,人活著該有立場有原則,該有正義有正氣,不能隨波逐流,不明事理,這才有人的模樣啊!像我以往那樣卑鄙齷齪地活著哪配稱為人,簡直是撒但的奴才。想想今天我還能在神家中盡本分都是神的高抬憐憫,以後,我絕不能再處處保全自己,無論臨到什麼事,都能面向神去做,不包藏不義,敢揭露一切反面事物。從今以後,我願意竭力追求真理,用實行真理來取代自己身上的各種撒但哲學,凡事能堅持真理原則,憑神話而活,追求做一個真正有正義感的人來安慰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