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生命進入的經歷見證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9 我再也不憑己意作工了

江西省 柳梅

以前我理論上也知道做帶領工人千萬不能憑己意,一定得按原則作工,否則就會打岔神的工作,但作工中並不注重這方面的進入。直到那段時間,自己憑己意作工而遭神顯明對付,我才認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才看到作工不按原則就會給神家帶來虧損,給弟兄姊妹帶來傷害。

2012年11月我在小區做講道員。那時正值福音大擴展,為了地位和臉面,我拼命發動福音工作,但一直不見果效。對此我並沒有反省自身存在的問題,反而著急上火,認為福音沒有果效的教會肯定是教會帶領有問題。一次帶領聚會,我摳問其中一個帶領的福音工作,見他對福音工作不甚了解,還說去澆灌新人時心存膽怯,我一聽直冒火,心想:這樣的人哪能做帶領?不換掉肯定攔阻福音工作。於是,我未衡量其一貫表現,也不與其交通真理,當場就把他撤換了,並安排一個原先從本教會調走的姊妹回來接替工作。不料,這個被撤換的帶領極為不服,不僅寫信誣告新任帶領,還在弟兄姊妹面前挑撥離間,散佈該帶領的一些壞話,使一些弟兄姊妹受迷惑,對這帶領產生看法,甚至消極。得知這些情況後,我更斷言被撤換的帶領顯明了,便與新任帶領交通要講分辨,這是神在試煉她,要站住見證,過後我便將這事拋之腦後了。

不久,我到另一處教會了解福音情況。到那裡後,只見福音執事在忙著找「大幫轟」需用的家及該配合的人,教會帶領則很晚才來,又聽福音執事說該帶領只顧著下小組,對福音工作不怎麼操心。我心想又是個沒負擔的,第二天就讓福音執事接替了該帶領的工作。不曾想教會弟兄姊妹對換帶領一事想法很大,說以往選舉帶領要幾天,現在說換就換掉了,小區帶領工人不按原則作工。聽到這些話,我心裡「咯噔」了一下,過後也翻看了一下「教會選舉的原則」和「調整帶領工人的原則」,但我沒往心裡去,認為現在是非常時期,要擴展福音工作,不能和以往相比。可後來,這處教會的工作果效一直下降,教會生活不正常,福音工作也沒人配合。於是,我慌忙找新選的帶領談心,竟意外得知其曾被邪靈附過。無奈,我只好將其撤換讓教會重選,這次選舉又選上了原帶領。我以為事情就這樣結束了,卻不知該帶領的丈夫因對之前妻子被撤換一事通不過,這次死活不讓妻子做帶領,否則就要拔光妻子的頭髮。教會發生了這一連串的事,我才意識到是自己不按原則作工之故,同時聯想到先前調整那處教會帶領風波不斷也是這個原因,這都是神對我公義的審判,只是我麻木痴呆沒有知覺。這時,我的良心倍受譴責與煎熬,想想兩處教會的混亂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是我不按原則作工給工作帶來了虧損,給弟兄姊妹帶來了痛苦與傷害,我悔不當初……但事已至此,我只好向神禱告悔改,並求神帶領我在這些事上真實認識自己,以便能在以後的工作中更好地背叛自己、實行真理原則。

一天,我看到神的交通說:「人現在一臨到事,不管三七二十一,這事你會做,那事你會做,就沒有神的地位了,都是自己的意思了,也不管作法合不合適,或是否合乎真理,只知道硬著頸項,憑著個人的意思行……這樣的人心裡根本沒有神,只有自己,他做事根本不可能按著真理去做。不按真理做就是按己意做,按著自己的意思做就是離開神,就是心中無神。……你信神卻心中沒神,這豈不是在犯罪?豈不是在自欺?這樣信下去能有什麼果效呢?信神的意義又在何處落實呢?」「有些人對待上面工作安排的態度太放肆了,他認為,頂上是作工作安排的,我們是在底下作工作的,有些話、有些事我們就可以靈活運用,到底下就可以改動,因為頂上只是說,我們底下是做,我們了解底下情況,頂上不了解底下情況,所以說我們可以隨便做,底下這些人交給我們,我們就可以隨便做,怎麼做都可以,誰都無權干涉。……他是在事奉神嗎?是在盡本分嗎?對神有忠心嗎?有順服嗎?他純屬是撒但的差役,他作工作是魔鬼掌權,是破壞神經營計劃的、攪擾神工作的,他是什麼信?純屬是魔鬼、敵基督!」神話如利劍刺中我的心口窩,讓我看到自己就是個狂妄自大、任意妄為、心中沒有絲毫神地位的人。我為了名譽地位,見兩個教會的福音果效不好,就開始著急上火,胡亂調整帶領,既不詢問對方詳情及緣由,又不向多人了解徵求意見,也不根據撤換人的原則衡量其一貫表現,更未尋求神,而只聽對方隻言片語或聽信他人片面之詞就妄加定規,立馬將人撤換了;在選用新的帶領上我更是憑己意另搞一套,違背工作安排直接指定任命,即便是弟兄姊妹提出異議,被撤換之人散佈消極迷惑人,教會出現混亂我仍不予交通扭轉,還覺得自己沒錯,特殊時期就該特殊處理。我真是太放肆了!對神沒有一點敬畏與順服。我作工中早已站錯了地位,早把神、把工作安排與真理原則撇到一邊了,我早不把神放在眼裡,而是自己做主想咋做就咋做。我這哪是在信神盡本分,分明是撒但掌權,是在打岔攪擾神的作工,在嚴重抵擋神、觸犯神。想想教會本是真理掌權、神話掌權之地,在調整帶領一事上,弟兄姊妹都有表決權、選舉權,可我卻在這兒橫加攔阻,個人專權,導致弟兄姊妹享受不到公平待遇,心受創傷,甚至誤解神的作工;調換一個帶領這原本關乎到一個教會至少幾十個弟兄姊妹生命的大事,我理應慎重對待、綜合考量,可我卻不經多方打聽,見誰會配合福音工作就草率任命誰,結果用錯對象,使教會工作受虧損,給弟兄姊妹生命帶來損害,這不純屬是魔鬼撒但在坑害人嗎?此刻,我才深切體會到作工中若不按真理原則行事,只能打岔攪擾神家工作,給教會帶來虧損,給弟兄姊妹帶來傷害。幸虧神的審判刑罰、修理對付及時臨到我,否則我連自己走在敵基督的道路上還不知曉,作出了大惡還渾然不覺,最終真不知自己會死在哪裡。我越想越後怕,於是趕緊尋求真理的實行來避免自己再老病重犯。

後來,我看到神話說:「在一個特別的事上你做得神很不滿意,當時要做這事的時候你裡邊若琢磨:這個事拿到神面前神會怎麼樣呢?這個事如果神知道了是高興還是反感呢?神會不會痛恨呢?你沒尋求吧?即便有人提醒你,你還認為這事不算啥,不算違背原則,也不屬犯罪,結果做壞了,惹得神對你大怒,甚至恨惡。事必三思免之後悔,這是你當守住的。如果事先你先尋求、省察,省察透了再做,這不就把握了嗎?」「工人作工作必須注意兩點:一個是準確地按著工作安排所規定的原則去作,不能違背原則,別有自己的想像,別憑己意去行,一切為神家工作著想,一切以神家利益為重;另外一條也是最關鍵的,就是在凡事上要留心隨從聖靈的引導,嚴格地按照神話去行。」神話給我指明了路途,讓我看到在作工中必須注意幾點:一是務必嚴格按上面的工作安排去做,別有自己的想像;二是凡事得先拿到神面前尋求再定奪,不能盲目按著自己的頭腦意思去行事;另外,在尋求過程中還得留心隨從聖靈的引導,不能將自己的意思先定規了,那就無法獲得聖靈作工。聯想到自己,就是因為在作工中從不注重實行真理,從來就沒有進入這些實行原則,而是自己想怎麼做就怎麼做,所以太容易抵擋神、觸犯神,因著我總不注重實行原則,靈裡就麻木痴呆,不敏銳,遭到聖靈對付管教也不知所以然。就如我在選帶領一事上加添了自己的想像,認為特殊情況特殊對待,福音大擴展期間調整帶領用不著選舉,結果違背工作安排另搞一套還自以為很對;在看人看事上我更是沒有尋求神的意思,僅憑自己一時之見就定規了,絲毫不給聖靈作工的機會,這樣必然會出錯。我若在以後的作工中能有意識地背叛自己,不憑己意,凡事尋求尋求神、尋求按真理原則實行,那我就能因著實行真理而得蒙神的保守,就不致闖出大禍惹神大怒,讓弟兄姊妹唾棄了。

期間,當我對這些事有所認識,認識到自己作惡給弟兄姊妹帶來了傷害後,我帶著虧欠內疚之心去找新選的帶領(丈夫反對的那個)夫妻倆,但因沒碰到人而致歉未成。不久我就被調到別的地方盡本分,再沒機會向人道歉。現在聽說那個姊妹還在做帶領,丈夫也不反對了。聽到這消息,我感到高興的同時又有幾分難過,更清楚先前她丈夫那麼反對她再做帶領,完全是我給人造成的惡劣影響,也是神對我公義的審判。雖說現在弟兄可能因消除了之前的陰影態度有了轉變,但在我心裡卻留下了永遠的遺憾與虧欠。

後來在隱蔽靈修期間,一名講道員來條尋求說,他在某處教會選帶領時不順利不知是不是存在問題。看到這張條,我就想起了自己以往的過犯,我趕緊回條建議其根據相關原則衡量實行,再禱告尋求神印證。感謝神擺設了這麼多環境、人、事、物來變化我、操練我,使我在經歷中認識自己、進入真理,也讓我看到作神家的工作不同於做自己的私事,一旦不按原則、不按神的要求去作,給神家工作帶來的就是虧損,就是作惡打岔。而神是公義不容人觸犯的神,人若常常憑己意做事必遭神厭棄。感謝神的憐憫,還給我悔過自新的機會,我願在以後的盡本分中,存著敬畏神的心,凡事尋求真理原則,不再做打岔攪擾神家工作的事。同時,我也願意更多地接受神的審判刑罰,認識自己的本性,在追求真理上下功夫,在工作安排上下功夫,使自己能早日達到合格地盡本分。

上一篇:我如此「將功贖罪」太卑鄙

下一篇:經歷中看到我消極防守的實行法太荒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