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生命進入的經歷見證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11 神的刑罰審判使我脫離了情感的轄制

廣西省 無名

我是一個情感很重的人,自從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以後,就一直受著情感的轄制、捆綁,不能好好盡本分,因情感一次次地背叛神還不知醒悟,直到神的烈怒向我顯明,我才向神回轉,是神的刑罰審判使我脫離了情感的轄制,得以自由釋放地活在神的面前。

那是2006年,我接受全能神作工三年了,有一天小區帶領安排我盡小區配搭的本分,我一聽很是抵觸,心想:我盡教會帶領這個本分已經很勉強了,孩子才三歲,剛上幼兒園要接送,丈夫還逼迫,曾經燒過我的神話書,這種情況怎麼盡這個本分啊,我怎麼也通不過。小區帶領就和我讀了一段神話:「你們中間的很多人不都在是與非之間徘徊過了嗎?家庭與神、兒女與神、和睦與破裂、富足與貧窮、地位與平凡、被擁護與被棄絕等等一切正與反、黑與白的鬥爭中你們選擇了什麼,想必你們不會不知道吧!和睦的家庭與破裂的家庭之間你們選擇了前者,而且毫不猶豫;錢財與本分之間你們又選擇了前者,甚至連回頭上岸的心志都沒有;奢侈與貧苦之間你們選擇了前者;兒女、妻子、丈夫與我之間你們選擇了前者;觀念與真理之間你們仍選擇了前者。面對你們的種種惡行,簡直讓我對你們失去了信心,簡直讓我吃驚,你們的心竟然如此不得軟化。」聽著神的話語,我感覺就像是神在面對面地審判我,我的心像刀扎一樣難受,我清楚地知道是神在拯救我,這三年來我一直受情感轄制,根本盡不好本分,都是應付糊弄,現在該是我選擇道路的時候了。可一想到孩子,我的心又軟了,家庭與神,兒子與神,丈夫與神,我好難選擇啊!小區帶領看我很為難就讓我考慮幾天。回到家,丈夫因我回來晚了指著我大罵,還說明天就把我送到派出所,說完他的心臟病就犯了,趴在床上不能動(自從他燒書後就得了腦血栓和心臟病,而且每抵擋一次就加重一些),我看到了神不容人觸犯的性情。又想到神說的「和睦的家庭與破裂的家庭之間你們選擇了前者」,我傷神心太多了,這次一定要滿足神。第二天我裝好衣服,留了一封信給他,就出來了。

然而,我雖然人出來了,但心還在家裡,盡本分時總受攪擾,想到孩子太小,家裡沒有個女人不像個家……越想越覺得虧欠他們,書也看不進去,完全活在了黑暗中。一個月後,我決定回去看一下孩子,當坐在回家的車上時,神話一直在引導我「人並沒有勝罪與擺脫肉體的能力」,可我認為看一下孩子就回來,不會背叛神的。到了幼兒園,兒子看見我愣了一下便放聲大哭,好像很委屈似的,我看到兒子哭,又看看他的衣服、鞋子髒得不成樣子,頭髮很長也不剪,我的心難受得不知怎麼形容,本來打算看一眼就走的,可是我已沒有力量返回接待家庭。我把兒子送到家門口,讓他自己進去,可他死死地拽著我的手讓我跟他一起回家,我不由自主地跟他走進了家門……第二天,丈夫跟我提出條件說:「我們倆談判,如果行你就留,不行你就走。第一,你把書全部燒掉;第二,你當著我的面說不信全能神了;第三,你達到以上兩條,我就把這個門面給你,所得的錢歸你,接送小孩由你負責,小孩的生活費由我負責。你現在馬上回答我,行的話我們倆簽上合同。」我好久沒說話,心裡在激烈地爭戰,我知道這是撒但的詭計,丈夫就是一個活鬼,但我情感太重,太愛這個孩子了,我想了想說:「第一條,我達不到,書我還給別人,第二條,我從此以後不信了。」丈夫聽後猖狂大笑。在這場屬靈爭戰中我沒有為神站住見證,我徹底背叛了神。

當天丈夫就把門面轉給了我,我做起了老闆,兒子每天都很高興,丈夫對我也有了笑臉,按理說我應該有享受了,但恰恰相反,我比以前更痛苦,以前是肉體沒有得到滿足而痛苦,現在是心靈受責備、受控告、受煎熬,那種滋味無法形容。我知道自己背叛了神,是撂挑子回來的,而且又在撒但面前否認神,傷透了神的心,已不可挽救,該受咒詛。我無臉來在神面前禱告,也無臉見弟兄姊妹,全能神啊!你以後怎麼對待我都行。看到神話說:「那些只接受審判卻總不能被潔淨的人,也就是在審判的工作中逃走的人將永遠被神厭棄。他們的罪狀比那些法利賽人的更重、更多,因為他們背叛了神,他們是神的叛逆者,這些連效力都不配的人將受到更重的懲罰,而且是永久的懲罰。」神話在嚴厲地審判我,神在向我發怒,我體嘗到神的性情公義聖潔不容人觸犯。神擺設環境一次次地拯救我,讓我脫離家庭情感的轄制,可我總是逃脫神的審判刑罰,我就是那個神所厭憎的在審判中逃走的人。我活在了黑暗中,無法原諒自己,如同行屍走肉,心靈裡的痛苦與恐懼沒有人能夠知道。有一天我似睡非睡時,突然有一個黑影撲過來雙手掐住我的脖子,我窒息了,我想這下可能會死了,情急之中我禱告全能神:神啊!我錯了,我向你悔改,求你救我!我不斷地呼求,那邪靈鬆手了,我知道是全能神憐憫了我,神還在拯救我。從那以後我每天睡覺都害怕,只有不停地呼求全能神的名才會平安。一週以後,我的肚子突然隆起一個大包,一摸都很痛,我知道這是神的公義性情臨到了我,雖然嘴說願意順服,但還是怕自己得絕症死去,我含著淚躺在床上默默地禱告:神啊!我為了家庭、為了兒子背叛了你,我領略了你公義不可觸犯的性情,活在了魔鬼邪靈的殘害中,這是我罪有應得,我願順服你公義的懲罰,但我身量太小,求你加給我信心。後來我的病痛越來越嚴重,每天晚上睡到半夜三四點鐘,就被痛醒,不能躺著睡,只能靠著睡。每天在外面忙完生意回來忙家務,心靈裡還受著煎熬,真是生不如死啊!弟兄姊妹不斷地來扶持我,告訴我要多禱告神,神會給我開闢出路,多虧弟兄姊妹的幫助,不然真不知道該怎樣活下去。

到了2007年上半年,小區帶領來找我,說給我一個盡本分的機會,還說:「你這一年多被撒但苦害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你就甘心這樣墮落下去?神的愛海闊天空,他不計較人以往的過犯,你考慮考慮。」她的話讓我久久不能平靜,我知道神的拯救又一次臨到我,神話也在裡面引導:「若是讓你們重新選擇一次,你們又會是怎樣的態度呢?難道還會是前者嗎?你們還給我的仍會是失望與痛苦的憂傷嗎?你們的心仍會是僅有的一點溫馨嗎?你們仍然不知道怎樣做才能安慰我的心嗎?此時,你們正在選擇什麼呢?」神的話句句在敲打著我的良心,神給過我多次成全的機會,可我每一次都是選擇前者,真是傷透了神的心。回想這一年多,我被撒但苦害,辛辛苦苦掙來的錢基本都拿去治病了,家庭的纏累、錢財的困擾、丈夫的轄制,這些黑暗權勢捆綁著我,把我折磨得沒有一點人樣,我快要窒息了,快要崩潰了,我不能再這樣下去,我要選擇滿足神一次,來彌補我以前的過失。但我知道如果我選擇神,面臨的還是一場生死戰,我只有來到神面前禱告:全能神啊!我知道前面的路很難走,我的信心太小,但我相信你是全能的,求你加給我力量和勇氣。在神的帶領下,我有了信心與神配合,開始盡本分,但時間久了丈夫發現了,他的鬼性又發作了,又開始罵。有了上次的失敗,我沒那麼怕了,我知道得禱告神,求神加給我力量和信心,才能勝過這個魔鬼,很奇妙,他每次罵過我之後,心臟病、腦血栓就開始發作,不能說話只能躺著,我看到神一直在給我開闢出路。

這樣爭爭吵吵的又過了一年,到了2008年,我知道這樣下去也不是個辦法,盡本分太受轄制,但一想到要離開這個家,就想到兒子,心裡對兒子還是放不下。我看到上面的交通說:「到底什麼是蒙拯救?……蒙拯救得經歷神的作工,得達到一個實際的果效:能得勝撒但,能站住見證,是真正歸向神的人,永遠不會再背叛神了。這樣的人才是蒙拯救的人,是不是?真正蒙拯救的人永遠不會再背叛神了,永遠不會再追隨撒但了,寧可死他也不會再回到撒但的權下了,真正蒙拯救的人會憑神的話活著,他不會再抵擋神了,不會再背叛神了。」以往對蒙拯救這個真理很模糊,如今聖靈使用的人把蒙拯救的真理交通得很清楚,就是指脫離撒但黑暗權勢說的,今天我還被這些黑暗權勢捆得結結實實,與蒙拯救相比差得太遠了,神啊!我要追求蒙拯救,願你來拯救我。我又看了基督的交通:「我們說了這麼多,就是讓人認識人的悖逆本性的根源、實質主要是從人的思想觀點裡頭來的……你看尤其中國的傳統婦女就認為什麼呢?女人必須得相夫教子,做賢妻良母。……或者是當你做賢妻良母與盡本分衝突的時候,你說你怎麼選擇?你要是選擇盡好本分對神家負責任,或者是做到自己能做到的,對神絕對忠心,那你就得放下做賢妻良母,這時你心裡會怎麼想?你的思想裡會起什麼樣的波動?你是不是會認為自己很虧欠自己的兒女,你這個虧欠、不安從哪來的?當你盡受造之物本分的時候你沒有盡好,你會覺得不安嗎?你沒有不安,因為你思想觀點裡頭沒有這個東西。所以當你盡本分沒有盡好的時候你沒有責備,因為你良心裡頭沒有裝備這個正面東西,你裝備的是什麼呢?做賢妻良母,如果不做賢妻良母就不是一個好女人,就不是一個正經女人,是不是這個標準?這個標準束縛著你,致使你在盡本分的時候、在信神的時候也把這個東西帶著,如果做賢妻良母與盡本分這兩個事情發生衝突的時候,或者要同時進行的時候,你能勉勉強強選擇盡本分或者是對神忠心,但是心裡頭會有一份不安,會有更多的責備,不盡本分的時候自己就會在家好好對自己的兒女或者丈夫,更多地去補償他們,哪怕自己的肉體受更多的苦。你能這樣做是受一種思想支配,但是在神面前,我們的責任與義務、我們的本分盡沒盡到呢?我們有沒有責備呢?是不是沒有責備?或者當我們盡本分應付糊弄的時候,或者是根本不想盡本分的時候,我們有沒有責備,有沒有控告呢?沒有絲毫的控告。這就是人這個敗壞性情裡頭、人性裡頭沒有這個東西……我們心裡所存的每一樣東西都是跟神敵對的,這就包括我們自己認為的好的東西,甚至我們自己已經認為是正面的東西,我們把它列入到真理裡頭去了,列入到正常人性裡頭去了,列入到正面事物裡頭去了,但是在神那兒看是神厭憎的東西。」我反覆地聽,把基督所交通的每一句話都抄下來,反覆地看,禱告神,求神開啟光照我,讓我能明白這些真理的真意。通過神話的揭示再加上這幾年我被家庭捆綁的事實,我認識到自己太注重家庭、兒子、丈夫了,一天不照顧好他們就覺得虧欠他們,當神家安排我盡本分,不能照顧好他們時,我的心就不願意順服,就埋怨神對我要求太高,一點不體諒我的軟弱,雖然我也吃喝神話去解決情形,能認識到這是我情感太重、太自私,但還是沒有從根源上解決問題。今天看到神解剖人的情感裡還有一種撒但毒素——賢妻良母,就是這個撒但毒素捆綁著我,使我認為不那麼做就不是一個好女人、好母親。甚至丈夫罵我是一個惡毒的女人時,我更加認為是自己沒有盡到一個女人的責任,所以我總也恨不起他,因為我的思想觀點跟他的觀點一樣。今天聽到基督交通的這些話我才醒悟,原來我的這一觀點是反面事物,是神所厭憎的,跟神是敵對的,我看到了這個毒素的危害,如果不解決我還會背叛神的。我又聽到基督說:「就是讓我們每一個人都認識到:我們的生命、我們的靈魂都來自於神,不是來自於父母,更不是來自於這個人類,或者是來自於這個社會,來自於大自然,而是神給我們的……我們的兒女是藉著我們的肉體生出來了,但他們自己的命運是什麼樣的?他們的命運誰在掌握著?神在掌握著。所以說,你沒有必要對任何人盡義務、盡責任,只有對神盡上你受造之物該盡的本分,這是人最該做的,這是人一生當中最該完成的頭等大事、終身大事。」聽了基督的交通,我轉變一個觀點,我的兒子是藉著我肉體生下來,我掌管不了他,即使我在他身邊,把他照顧得無微不至,我也決定不了他的命運。我認為丈夫得病是因我信神造成的,卻不認識他的實質就是一個抵擋神的惡魔,即使沒有我,他照樣抵擋神,同樣會遭神的懲罰,這是他的實質決定的。幾年來我為了做個「賢妻良母」,盡本分應付糊弄走過程,總想趕時間回來照顧他們,弟兄姊妹臨到問題不能及時解決,帶的新人澆灌不到位,許多人退去,給弟兄姊妹生命帶來嚴重虧損,這次我一定要豁出去!於是我鄭重地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你拯救我吧!我沒有勝罪的能力,我只有依靠你,我相信萬事萬物都在你的手中,願你作工在我身上。」神垂聽了我的禱告,過了兩個月左右,這個魔鬼知道我經常出去,發了瘋一樣罵我,說「虎毒不食子」,說我比老虎還惡毒,連兒子都不要。撒但在攻擊我的致命處,我就禱告,神開啟我:萬物都在接受著神的甘甜與雨露的滋養,我們活著這口氣息都是神給的,不敬拜神的人才是最惡毒的人。他罵了一會兒病又犯了,躺在床上不能說話。第二天,他把我告到了縣刑警支隊,大紅龍來了,但只是勸一下就走了。我看到了這都是神的作為,通過他一次又一次的表演,我看透了這個魔鬼,他就是一個地道的邪靈,我禱告神加給我力量,鼓足勇氣跟他談了離婚的事,我對他說:「我們分手吧!太累了。」出乎我意料的是,他也心平氣和地說:「分吧!我也好累,這幾年跟你這個女人過得太痛苦,每次跟你鬧完後,我都會發病,再跟你過下去,這條命就沒了,你那個神太厲害,會懲罰人的,你走吧!」我從心裡意識到這些都是神的作為,是神在拯救我,為我開闢出路,正像神話所說的:「人的心、人的靈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無論你是否相信這一切,然而,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我看到這段神話,不得不對神的全能與公義發出真實的感謝與讚美,若不是神的保守,我怎能逃脫大紅龍的魔掌;若不是神的憐憫,魔鬼丈夫不可能這麼輕易地讓我走;若不是神加給我力量和信心,我根本沒有勇氣提出離婚衝破這撒但黑暗勢力的轄制。感謝神帶領我走出地獄、墳墓一樣的家庭,榮耀歸給全能神。

是神的審判刑罰拯救了我,把我從家庭裡帶出來。但撒但的毒素還在我裡面扎根,神還繼續擺設環境來顯明我,使我能徹底脫離情感的轄制。2010年的一天,我到一個接待家庭,她是我以前的同學,我們是同時接受這步工作的。她丈夫問起我家裡的事,又看到他們夫妻恩愛、家人團聚,母子相依、讀書寫字,我心裡很痛苦,怨言、委屈一股腦地又出來了,感覺自己虧欠丈夫、孩子,我的情形很受攪擾,無法安心盡本分,只好停下來靈修。我看到神話說:「幾千年的『民族氣概』給人的內心深處遺留下的流毒、封建思想將人都束縛得沒有一點自由,使人沒有志氣,沒有毅力,不求上進,消極後退,奴役性特別強,等等這些客觀因素給人的思想風貌,個人的理想、道德、性情造成了一個不可磨滅的污穢的醜相,似乎人都生活在恐怖主義黑暗世界裡,沒有人想到超脫,沒有人想到理想的世界裡,只是安分守己地過著日子:生兒育女,出力、流汗、幹活,夢想有一個安逸、美滿的家庭,夫妻恩愛、兒女孝順、歡度晚年,安然地度過自己的一生……」神話告訴我,我痛苦的根源還是因這個「賢妻良母」撒但思想的束縛,雖然丈夫不能束縛我了,但這個撒但毒素還能控制我,使我身不由己地抵擋神,神擺設這麼個丈夫、兒子和這樣的家庭背景,就是顯明我根深蒂固的撒但毒素,我一定要脫去這些,不再受它的控制、擺佈。明白了神的心意後,我有意識地看神全能主宰這方面的話語,聽基督第十六輯的講道交通,感謝神的恩待,我再一次衝破了撒但的黑暗權勢。

2012年,兒子十歲了,我寫了一封信讓一個姊妹帶給他。姊妹回來告訴我:孩子很聽話,長得很成熟,也很懂事。此時,我明白了,沒有任何人能改變人的命運,神是人生命的源頭,我幾年不在他的身邊,他照樣健康地成長,沒有媽的日子,他還比較成熟、懂事呢!

十年了,風風雨雨跟隨神一路走過來,回想神在我身上所作的工作,不禁從內心發出真實的感謝和讚美,若不是神的審判刑罰,至今我仍活在肉體情感的捆綁中無法擺脫,以至永遠失去蒙拯救的機會;若沒有神的審判刑罰,沒有神的愛手一次次地拉著我,我不知早死在什麼地方。雖然在神的審判刑罰中我體嘗了神公義不可觸犯的性情,受了痛苦,但我也看到了神對我真實的愛,體嘗到了神對我的憐憫與拯救。我自己都不愛我自己,自甘墮落,但神的愛手還一直不離開我,竭力地拯救我,使我一步步從撒但的網羅中走出來,擺脫了「賢妻良母」這個撒但毒素的捆綁,得以自由地在神家追求真理,追求蒙拯救。感謝全能神把我帶到今天,我願把自己的一生完全獻給神,來還報神的愛,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

上一篇:經歷中看到我消極防守的實行法太荒唐

下一篇:沒有愛神之心才是我走失敗之路的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