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進入的經歷見證(第一輯)

目錄

13 全能神給了我真正的人生

福建省 立維

我是在父母的爭吵聲中長大的,每當看到別人家有說有笑、其樂融融時我就異常羨慕,不禁生發嚮往之情,在我看來,人活著沒有什麼能比擁有一個幸福溫馨的家庭更有價值,所以我人生最大的心願就是做一個相夫教子的賢妻良母,擁有一個幸福溫馨的小家庭。然而,儘管為此我任勞任怨,一心想要靠著自己的雙手締造和諧美滿的家園,甚至不惜付上所有,幾次三番棄絕神、背叛神,卻終是徒勞。事實讓我看到,無論我如何努力,理想與現實還是漸行越遠,原來我所期望的「夫妻恩愛」竟是鏡花水月,我所努力捍衛的家庭最終還是支離破碎……而每當我傷痕累累、悲痛欲絕時,全能神都沒有放棄對我的拯救,他一直帶著愛守候在我身旁,等著我回轉。

2003年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半年後神家安排我到其他縣城盡本分,期間經常因著對丈夫孩子的思念跑回家。每當看到孩子瘦小的身軀,丈夫一人忙裡忙外憔悴的面孔時,我總是心疼不已,愧疚之感湧上心頭:我不是個好妻子,不是個好媽媽。久而久之,丈夫也對我產生了反感,有次他衝我抱怨:「我發現你是最自私的人,你只為你自己蒙拯救,你有沒有考慮到身邊的人?人活著不就是為了家嗎?你連家都不顧了,頭腦有沒有問題啊?是不是瘋了?……」在丈夫劈頭蓋臉的指責下,我沉默了:是啊,我是最自私的人,為了自己的蒙拯救拋下了關愛我的丈夫、思念我的孩子,為人妻為人母的責任我都沒盡到,我真的很不該。此時,我突然想起傳福音時有人說:「你信神以後會不要家,不要丈夫、孩子……」我猛然一驚,我不就漸漸變成這樣了嗎?隨之我對神開始產生誤解、埋怨,就跟神說:神啊,你是真神這毋庸置疑,但你在末世為什麼要安排人四處作工呢?現在丈夫也對我不滿了,如果再這樣下去我的家庭就要破裂了,如果因信神把家給信沒了,那我辦不到。後來得知丈夫在背後哭時我的心都快碎了,看來我真的傷他太深了,想到這裡我更感虧欠,因此決定以後再不離開家了,神家要讓我盡本分就盡小的,不要太追求,也不要擔大託付,這樣本分也盡著,孩子、家人也照顧著,兩全其美了……在此期間弟兄姊妹也與我交通,可我覺得神的要求太高我達不到,最終撂下本分跑回家了。

回到家後,我想盡一切辦法彌補自己對丈夫、孩子的虧欠。我把家打理得井井有條,無微不至地照顧著孩子;為了讓丈夫感受到我對他的關懷,我還跑到自家廠裡在工作上給予幫助,在生活上更是對他體貼入微:端茶、送水、熬補品,洗衣、做飯、搞衛生,可謂是典型的賢妻良母。看著家裡因著自己的「努力」又恢復了往日其樂融融的溫馨畫面,再加上閒暇之餘自己還能盡點本分,我感覺這樣的人生圓滿了。但是,這樣的幸福並沒維持多久,我就發現丈夫變了,一開始總是三更半夜才回來,發展到後來便夜不歸宿,還常找理由搪塞我。一天晚上,丈夫如往常一樣打來電話說有事不回來了,我正準備掛斷電話時,電話裡又傳來了丈夫的聲音(他不知道電話沒掛斷):「我老婆很好騙的,說什麼就信什麼,我們可以放心去玩了。」接著就聽到他與女人的打情罵俏聲。我瞬間猶如五雷轟頂,不禁一陣眩暈,聯想丈夫最近反常的舉動,我頓時明白丈夫背叛了我!那一刻我就像一隻受傷的豹子對著電話怒吼:「你還在跟女人玩!快給我滾回來!」丈夫回來後向我保證,並起了毒誓:「我如果再找女人的話,被雷劈死。」我相信了他。可沒過多久他又老病重犯了,要麼在外找女人,要麼泡在網上跟女人聊天,我跟他吵他也不理我。於是我們開始分居,那時我氣得吃不下飯得了胃病,後來還得了腰肌勞損,終日以淚洗面,整夜失眠,甚至想一死了之。這時神話浮現在我腦海:「你離開今天的刑罰與審判,面臨你的將會是什麼呢?難道離開今天的審判,你就可以脫離這苦難的人生了嗎?離開了『這地』,臨到你的不是痛苦的折磨或魔鬼的殘害嗎?會不會是難熬的日夜呢?你以為你今天脫離這審判就可永遠避開那以後的煎熬嗎?臨到你的將是什麼呢?還會是你所盼望的世外桃源嗎?」面對神的審判之語,我無地自容,怪只能怪我自己對神話信不來,總以為靠著自己的雙手就能締造美麗的家園,雖然盡點本分也是無所用心,可哪知丈夫短時間內就由一個賢夫演變成了「陳世美」,一手將我推向了痛苦的深淵,使我痛苦不堪。我不由地俯伏神前禱告:「神啊,曾經我不相信你說的話,可是現實讓我服氣了,我這才看到離開你臨到我的確實就是痛苦的折磨、魔鬼的殘害,根本不是我所盼望的世外桃源。此時我心裡好痛苦,我不知道該如何走出來。神啊,願你拯救我,我願意為你花費……」第三天,神興起一姊妹來找我,她問:「有個本分需要離家去配合,你願不願意?」悖逆的我在痛苦中向神呼救,可當神的愛手真臨到時,我卻以孩子小為由拒絕了,欺騙了神。結果沒過幾天我一萬五千元錢買的摩托車就被人偷了,我知道這是神的公義性情臨到,是我拒絕了神的託付、背叛了神,激起了神的怒氣,但是麻木的我卻一意孤行,還是陷在家庭裡。因著丟車的事情,丈夫看我越發不順眼,對我冷嘲熱諷:「你不是會跑嘛(盡本分),你不是有雙腿嘛,你還可以跑呀,你別想讓我給你買車。」丈夫的話讓我很寒心,但我卻看不透事,反而遷怒於神,認為若是我沒盡本分的話,丈夫就不會這樣對我。神為了讓我看清事實,又擺佈了新的環境。

後來,丈夫為了跟我離婚,竟然在我去聚會的時候跟蹤我,並以此相挾,要求我淨身出戶,我不同意,他便給我扣個「信邪教」的罪名將我告上法庭。我怕孩子將來被後媽虐待,只好苦苦哀求:「只要不離婚,我不反對你在外面找女人。」那一刻,為了維護家庭的完整,我什麼尊嚴都不要了。最後丈夫跟我談判,要求我跟在他身邊做全職的家庭主婦。這意味著我連僅有的本分及教會生活都要終止了,當時我的內心激烈地掙扎著:如果答應了,那我就徹底背叛神了,信神的路就到此為止了;要是不答應,我這個「家」就只能劃上句號了。思前想後最終我選擇了前者,心想:作為女人,如果最終丈夫孩子都沒了,活著也沒意義了,所以哪怕有一線希望我也要挽回。我甚至還天真地認為:丈夫之所以去找女人想與我離婚都是因著我信神的緣故,只要我順著他,那他一定會回心轉意的。我把想法跟弟兄姊妹說了,他們流著淚挽留我,勸我:「你丈夫的心早已不在你的身上了,並不是你信神才變成這樣的,而是他的實質就是污鬼邪靈,你為這樣的人背叛神不值得呀……」弟兄姊妹的良言相勸並沒有挽留住我那顆剛硬的心,我完全向撒但妥協了,又一次撂下本分跟他走了。

為了挽回丈夫的心,我更加盡心盡意地照顧他,但萬萬沒想到我的一顆真心卻換來他對我的更加冷酷無情。一次,我無意中在丈夫的通話記錄裡發現那女人的電話號碼,就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直接打過去罵她,丈夫得知後不但理直氣壯地罵我,還抽出皮帶打我……那一刻我滿心淒涼:我為了他背叛了神,得到的卻是他對我一而再再而三的背叛。我捫心自問:我這樣值得嗎?我何必來受這個苦呢?那時我活在了極度的黑暗中,心裡很痛苦壓抑,但沒有超脫的力量,每天活得惶惶不安,總覺得這個家隨時都會破裂,又想到我一再地背叛神,會不會哪天就有天災人禍臨到我?我會不會被撒但侵吞?我想向神回轉,可我覺得神不會要我這個悖逆之子了,因我總是背叛他,總在傷他的心。就在這時,我猛然想起第359首神話詩歌《人能迷途知返神心就特別得安慰》中唱道:「神以前說過咒詛你的話或厭憎、恨惡你的話,但今天你變了,神對你的態度也隨之變了。不管神怎麼作人,怎麼對人,怎麼恨人、厭憎人,到一個時候人能回頭,神就特別得安慰,就是人心裡還有一點神的地位,還沒完全喪失人性,還有點信神的意思,有點認祖歸宗的意思。若你始終沒回來神就覺得可惜,若你能回來真心信神,神心裡就特別得享受。神尋找失迷的羊不是一種道理的作法,說明神對人類的心意,神對人類愛得多深,神對人帶著期盼,不願人離神而去,這是神的一種性情,是神的一種心理。所以,不管人有多少軟弱、誤解,之後能醒悟過來,能有認識回轉過來,神就特別得安慰。在這邪惡的時代還能站立住,還能承認有神,能迷途知返,這是激動人心的事。所以,不管人有多少軟弱、誤解,之後能醒悟過來,能有認識回轉過來,神就特別得安慰。」我感動得失聲痛哭,神雖然也厭憎恨惡我一再地背叛他,但神對我還有憐憫、寬容,神還沒有放棄我,他一直在等著我回轉,他還要我。此時我才深感神的愛似海深,這種胸懷是任何一個人都無法達到的,因此我更覺羞愧萬分,神的話撫慰了我,於是我又俯伏在神面前:「神啊!我雖遠離你、背叛你,但苦難之中我才真正體嘗到你是我唯一的安慰,我沒辦法離開你。之前雖因信你遭受了些家庭的逼迫之苦,但我的心是平安的,如今離開你後我不但得不到我想要的家庭幸福反而更加痛苦。神啊,求你拯救我脫離這苦海,我願為你花費。」三天後,神又感動一姊妹千里迢迢來找我,讓我「回家」,那一刻我就像長期漂泊在外飽經風霜的流浪者突然見到親人一樣的激動,對神這巧妙的安排更是感動不已,儘管我對神那麼絕情,但神依然對我不離不棄。我就跟姊妹說:「孩子還在讀書,等她放假了我一定回去。」但我心裡知道這只是我的託辭,因我對丈夫仍抱有幻想,仍在等著他回轉。神對我瞭如指掌,他知道我對丈夫的實質並沒有看透,即使歸回神家,終有一天還是會背叛神,所以神又一次為我擺上筵席……

一天傍晚,我像往常一樣去打熱水(廠裡燒大鐵鍋可供熱水給工人冬天洗澡),我打了一大桶熱水放在一邊,鄰居家的一個四歲小女孩站在我的後面,我怕她被燙著就勸她趕緊離開,誰知她竟倒退幾步掉進了桶裡,除了頭、手、腳外,其餘部位全泡到滾燙的熱水裡,孩子那撕心裂肺的尖叫聲把我的魂都快嚇散了,我趕緊將她拉出來,但孩子的全身都已通紅,有些地方開始脫皮,她姑姑趕緊把她送去醫院。六神無主的我想找丈夫給點安慰,可他卻冷酷無情地說:「今天掉進去的幸好不是我的孩子,要是我的孩子,我就跟你不客氣。這是你自己惹的禍,你自己擔,我不會給你出一分錢。」那絕情的話猶如一把利劍直穿我的心,疼得我簡直沒法呼吸,我的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掉了下來,心裡一陣悲涼:神啊!這就是讓我一次次背叛你的人,我曾經因著他撂下本分背叛了你;因著他幾次違背聖靈的感動而拒絕了你;因著他放下自己身為女人的尊嚴容忍他在外找女人;因著他我差點走上了絕路……可我現在得到的卻是眼淚、痛苦、傷害、病痛、打罵、棄絕。正當我悲痛欲絕之時,一首神話詩歌浮現在我的腦海:「那些生活在神話之外,逃脫試煉之苦的人,不都在世界中飄蕩嗎?猶如秋後的落葉到處飄零。你真能因躲開神的刑罰而獲得那世界上的一絲欣慰的笑嗎?你真能用你暫時的享受來掩蓋你心中不可掩飾的空虛嗎?世界真是你的安息之所嗎?」我心中悲呼:這是報應啊,是背叛神的後果啊,是我罪有應得、自作自受!我恨自己總是不相信神的話,只能在心中一遍遍懺悔著:神啊,我後悔了,我真的後悔了,我後悔當初不聽你的話,不聽弟兄姊妹的勸阻,我以為我撇開你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幸福家庭,可我不但得不到想要的人生依託,反而被撒但愚弄得死去活來,苦不堪言。現在也不知道那孩子生死,不知會賠多少錢……接著我聽說孩子醒來後說是被我推進桶裡的,我當時真感覺天昏地暗,無路可走的我只能俯伏在神的面前向神呼求:「神啊,我知道今天臨到這樣的災禍是我自己造成的,是我自投於撒但的網羅中,我很痛苦,也很無助,我不知道該怎麼辦,願你為我開闢出路。」禱告之後,我鼓起勇氣打電話給孩子的父母,表示我願意承擔自己該承擔的責任,不曾想神再次向我顯明了他奇妙的作為,孩子父母竟說:「其實這問題我們也考慮了很久,孩子會臨到這事也許是天意吧,為什麼我們的孩子總喜歡黏著你,這說明你平時就很疼愛她,我們怎麼會相信是你把她推到熱水裡,你放心,我們不會讓你付一分錢的。」當我放下電話時,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此時我的心中唯有讚美:「我的神啊,我一次次地欺騙你、背叛你,你還這樣眷顧我,沒有離開我,沒有棄絕我,一直守候在我的身邊,讓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你的愛與憐憫,我向你發出感謝和讚美。我知道今天這事完全是你為我開闢出路,把我從困境中救出,是你的全能在主宰一切,同時也讓我真正看清丈夫不值得我為他付出,他不是我的依靠,他也成不了我的依靠,家庭不值得我守衛,因家庭帶給我的只有傷害、痛苦,並不是我的歸宿,唯有全能神你才是這個世界上真正愛我的那一位,唯有神家才是我真正的歸宿,也唯有你才是我真正該追求的,我願把自己的餘生都交給你。」後來,我得知那孩子僅治療7天就出院了,連醫生都說太不可思議了,如此大面積的燙傷,不但恢復得快而且沒留下一點傷疤,簡直就是奇蹟。最後那孩子又承認是自己不小心掉進水裡的。我不禁感嘆:神太全能了!神的作為真是太奇妙了!神對我的愛實在太深了!

飽嘗了五年悲愁垂涕的生活,我毅然決然回到了神家,甘心情願地接受神的託付。在神家雖然有時盡本分應付糊弄會臨到修理對付,工作沒果效或看見自己沒變化也會受苦受熬,但過後明白神心意了,就追求往上夠。當追求滿足神的時候,心靈深處既甘甜又平安喜樂;而且在神家與弟兄姊妹相處能彼此敞開、認識自己,活在神愛中沒有成見、隔閡;而且無論走到哪兒都有弟兄姊妹接待,大家都對我關懷備至,從不讓我缺吃少穿,我感受到無比的溫暖。更令我想不到的是,我身上多年的婦科病、胃病漸漸地好了,身體也胖了許多,人也精神了,不像以往那樣整天愁眉不展的。此刻我更感到神家才是我最好的歸宿,正如神話所說:「他既造人就帶領人,既拯救人就把人拯救得徹底,將人完全得著,既帶領人就能將人帶入合適的歸宿之中,他既造人、既經營人就要對人的命運前途負責,這才是造物的主作的工作。雖然征服工作是藉著取締人的前途而達到的,但人到最終還得被帶入神為人預備好的合適的歸宿中。」我不得不對神話心服口服,人是神造的,神最知道人的需要,最知道怎樣的安排才對人的生命最有益。神在經營著這個人類,也在拯救著這個人類,而瞎眼的我卻對此一無所知,神話說了千千萬,詭詐的我卻不相信,還認為信神不能信得太真,萬一家沒有了就虧大了,還以為自己最知道自己的需要,自己最愛自己,所以就按著自己的意思一意孤行,一味地追逐自己想要的幸福家庭,卻絲毫不理會神的話語,總是拒絕神的愛,今天才知道這是撒但的詭計,它知道人類的最薄弱點——情感重、家庭觀念重,就用撒但的毒素來控制人、苦害人、吞吃人,它害怕我們認識神、明白神的心意,得著真理了,我們就完全屬神了,它就苦害不了我們了,看到這撒但太圓滑、詭詐、惡毒了。今天藉著神話的帶領才知道神最愛人,他奪去了人肉體的前途、命運,是為了人能夠進入他為人類預備好的合適的歸宿,讓人得著真正的幸福。

後來我又看到神話說:「你得為真理而受苦,為真理而獻身,為真理而忍受屈辱,為得著更多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難,這是你該做到的。你別因為享受家庭的和睦而丟掉真理,別因為一時的享受失去了你一生的尊嚴、你一生的人格。你應當追求一切美的、善的事物,追求更有意義的人生的道路。這樣庸俗地活著而且一點追求目標都沒有,這樣還不是虛度嗎?你能得著什麼呢?你應當為一個真理而捨棄一切的肉體享受,你不應該為一點點享受而丟掉所有的真理,這樣的人沒有人格,沒有尊嚴,沒有存活的意義!」是啊,人為家庭、為丈夫、為兒女活著,忙忙碌碌受盡一切苦又有何意義呢?不都是虛空嗎?人最終得著了什麼?即使人的家庭溫馨和睦,還不是要兩手空空地離開這個人世間嗎?只有追求真理、為真理受苦才是最有價值的,因為真理是最美善的,只要人願意付代價,人最終進入的是神為人預備的永遠的歸宿,得著的是真理、是性情的變化,人找回的是人早已失去的人格、尊嚴、良心、理智,人踏上的是最有意義的人生之路,人看見的是至高神尊貴的容顏,人過上的是心靈充實自由的生活,也只有這樣人活著才有價值,才有意義。而且,受造之物本就是從神而來,自然也應該回到神那兒去。今天我才知道為何有那麼多人都願意離家盡本分,不是因為這些人傻,也不是因為他們著了魔,或是無情感,更不是他們不想家、不賺錢,而是因為他們都看見了造物主拯救人類的良苦用心,看到神在苦苦呼喚這些受苦至深的人回轉,默默地忍受著人對他的誤解、埋怨,希望人的心、人的靈能醒悟過來。神一直守候在我們的身邊,等待著我們的回轉,希望我們能回到他的臂膀之下,不再迷茫不再哭泣,他要拯救人類脫離惡者的苦害。今天這些人能離家都是因著看到神的愛太偉大、高尚、聖潔、無私、美善,人的心都被吸引、被感動了,都是心甘情願地來還報神愛的。

後來,丈夫發現我還在信神,他又原形畢露,給了我三個選擇:一、不信神跟他走;二、各走各的;三、送進大紅龍監獄。面對這事,我心裡很平靜,回到房間我腦海中浮現的全是這五年來的點點滴滴,想著自己一次次背叛神選擇相信丈夫後的下場是受的傷害一次比一次大,簡直是生不如死!我不禁反思:我為何總是為了家庭背叛神呢?為何總要去挽留對我根本就沒有愛的丈夫呢?我打開神話,看到神話說:「似乎人都生活在恐怖主義黑暗世界裡,沒有人想到超脫,沒有人想到理想的世界裡,只是安分守己地過著日子:生兒育女,出力、流汗、幹活,夢想有一個安逸、美滿的家庭,夫妻恩愛、兒女孝順、歡度晚年,安然地度過自己的一生……幾十年、幾千年、幾萬年以至於到現在人仍然這麼虛度著,沒有一個人創造最美的人生,只是在黑暗的天地之間互相廝殺、爭名奪利、勾心鬥角,有誰曾尋求神的心意?誰曾搭理神的作工?就人的所有這些被黑暗權勢所佔有的部分早已成性,所以神的工作要想開展是相當難的,對神今天的託付人更是無心去理睬。」在神話中我找到了答案,原來,這一切都是撒但毒素的薰陶、封建思想的苦害,使人的人生觀、價值觀墮落、腐朽。撒但把「合家歡樂」「夫妻恩愛」「夫唱婦隨」「賢妻良母」等毒素種在人裡面,讓人如痴如醉地去追求,之後又給人設下陷阱——盡情地敗壞人,利用人的邪惡本性引誘人搞婚外情,致使多少家庭因此而爭吵、打罵,甚至互相廝殺,將人愚弄得痛不欲生。轉身又「教導」人「家和萬事興」「家醜不外揚」,讓人逆來順受,活著沒有一點尊嚴,但又不甘心忍受屈辱,只能選擇了卻此生。這正是撒但的陰險之處!而我不也成為這些犧牲品之中的一個嗎?為了營造一個幸福的家庭,我甘願當牛做馬整天圍著家人轉,只想精心照顧著他們,最終卻換來丈夫的背叛;為了挽救破碎的家庭,我忍屈受辱,活得沒有人格、尊嚴,只求丈夫回心轉意,得到的卻是丈夫對我的冷酷無情、背叛傷害。我活在撒但的權下不知不覺中被它愚弄著、踐踏著,被它玩弄得牛頭馬面、死去活來,差點走上了不歸路——以死告終。我所追求的都是虛空,悲切!正因為我被這些毒素牢牢地控制著,使得我無心嚮往光明,追求有意義的人生,更不知道受造為何。接著我又看到神話說:「因為不信神的人都是為肉體活著,為撒但活著,你們今天是為神活著,是為通行神的旨意而活著,所以說你們的人生是最有意義的人生。只有這班被神揀選的人才能活出最有意義的人生,其餘在世上的任何一個人也不能活出像你們這樣有價值、有意義的人生。因著神的揀選,因著神的高抬,更因著神的愛,你們摸著了真正的人生,知道怎樣活著最有價值,並不是你們追求得好,乃是神的恩待,是神開啟了你們的靈眼,是神的靈感動了你們的心,使你們有幸來到他面前。」神的話讓我倍受感動,神為了拯救我,真是煞費苦心,看到自己真不配神這樣的恩待。經歷了幾年家庭的挫折,我終於明白神向人提出要求的真正含義,是為了讓人脫離撒但的苦害,活出真正有意義的人生。從中看見神的心最美、最善,唯有神——造物主才會憐惜、疼愛人。回憶這一路走來,我如此愛丈夫,得到的卻是冷酷無情、絕情絕義;而忘恩負義的我一次次拒絕神、背叛神,但神卻默默地忍受著我給他帶來的傷害,包容、忍耐,守候在我的身邊,期盼著有一天我能醒悟、回轉,這一切都讓我真實地體會到神的愛。如今我體嘗到了神對人真實的愛,也明白了只有為神、為真理而活,為通行神的旨意活著,這才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人生。我再也不願回到撒但網羅去作任何無謂的犧牲了,我要留在神家好好追求真理、追求愛神,追求活出一個真正的人生。

如今,當有人再度提起「幸福小家」之時,我已不再羨慕、嚮往了。我深知是全能神的愛一直看顧、保守著我走到今天,是全能神的話扭轉了我錯謬的人生觀,讓我看透家庭婚姻的實質,是全能神帶領我走上了人生的正道。同時,我也明白了為什麼那麼多人寧願留在神家做最小的,也不願回到魔鬼窩裡,為何會有越來越多的人歸回全能神的家中,不是這些人傻,也不是這些人無情無義,而是大家都體嘗到神的愛是何等的偉大、高尚、聖潔、無私。我不願再懦弱地活著,我要重新活一回,並立下心志——餘生獻給神,終生還報神的大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