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各类书籍 生命進入的經歷見證 16 神的刑罰審判喚醒了我罪惡的心靈

16 神的刑罰審判喚醒了我罪惡的心靈

山東省 渺小

往事不堪回首,因著我受撒但的「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人活臉,樹活皮」「光宗耀祖」等毒素支配,跟隨神十幾年來,心底頑梗的我一直在錯誤的道路上尋覓、奔波,為著地位、名利、前途盼望而苦苦奮鬥著、努力著……以至於事奉神多年犯下了累累惡行。是神一次次嚴厲的審判刑罰、擊打管教將沉迷於撒但毒素中的我慢慢喚醒,使我終於看清了「地位、名利」的邪惡實質,認識到只有追求真理才最有意義、最有價值,才能活出真正的人生,因此能向神回轉,逐步脫離撒但的這一黑暗權勢,走上了人生的光明正道。

1997年,我隨父母一同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當時,我還正上著學,因聽傳福音的弟兄姊妹說,神的工作馬上就要結束了,凡是不能在神末世作工中達到蒙拯救的人都將落入千萬年稀有罕見的災難中被毀滅,因此我想:既然這個世界馬上就要被神毀滅了,那我再考上大學功成名就也沒用了,還不如在神家好好盡本分做個得勝者剩存下來有前途呢!於是,我毅然放棄了學業開始在神家盡本分。因著我的熱心追求,不久,我被提拔為小區帶領。從此,我盡本分的勁頭更足了,覺得自己前途無量,肯定能成為得勝者剩存下來。為了能得著夢寐以求的福分,我努力地撇棄、花費,天天起早貪黑地奔波於弟兄姊妹中間,不管什麼工作我都儘快落實,不敢怠慢,希望藉著我的積極表現,能被繼續往上提拔,因在我認為:地位越高得福越大,地位越高就越能被神成全。所以,我天天馬不停蹄地穿梭於各教會中,很賣力地奔跑忙碌著,但對自己裡面卑鄙的存心摻雜卻毫無覺察,反而認為自己追求得很正當、很正確,直到神的審判刑罰、試煉顯明接連臨到,我才對自己的錯誤追求稍有認識。

2003年,因著我不務正業,不進入真理,而陷在男女情感裡失去了聖靈作工,禱告打盹,吃喝神話無亮光,聚會也乾巴,各方面工作作得一塌糊塗。不久,我便被撤換了。當聽到被撤換的消息時,我整個人猶如掉進了無底深坑,痛苦萬分、心如死灰:上面的工作安排說2003年是關鍵年,可我卻在這關鍵時刻被撤換了,這不是眼看到手的福氣就這樣失去了嗎?俗話說「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而我卻越走越下滑,這樣不就完了嗎?還哪有前途盼望?再說,家鄉的弟兄姊妹都知道我「高升」了,而我現在卻一敗塗地,這讓我怎麼面對他們啊……我越想越消極、痛苦,整個人失魂落魄,渾身癱軟,雙腿像灌了鉛一樣走不動路,而且走到哪裡都覺得低人一等,抬不起頭來。就在我消極得無力自拔時,神話開啟了我:「你們的大腦對前途、命運這類事最敏感,除了這些事其餘的事都是麻木痴呆,都是一竅不通,你們到底信的是什麼?是前途還是神?你信的還不都是你的美好的歸宿嗎?還不都是前途嗎?你現在對生命之道看透、得著了多少?……就知道追求高的地位,認為沒希望了就後退,提到被成全和以後的歸宿,你們就高興了,你們信神就是為了得福,就是為了自己能有美好的歸宿。」「現在多數人都是這種情形:為著得福我得為神花費呀!為得福我得為神付點代價呀!為得福我得為神撇棄一切,為得福我得完成神的託付盡好我的本分。這是受得福存心支配的,完全是為得神的賞賜,為得著冠冕才為神花費的,這種人心裡沒有真理,肯定只明白一些字句道理到處炫耀,所走的路正是保羅的路。這種人信神就是一個勁兒地作工,在他的心中好像工作作得越多證明對神越忠心,作得越多肯定神越滿意,作得越多肯定在神面前越該得冠冕了,保證在神家得福最大,他認為如果能為基督受苦,能為基督傳道,能為基督死,性命都不顧,並且把神所託付的本分完成好,這就是神最祝福的人,這就是得福最大的人,肯定就是得冠冕的人。這正是保羅所想像的、所追求的,正是保羅所走的路,保羅就是在這個思想指導下來作工事奉神的。這種思想存心是不是來源於撒但的本性?就像世人一樣,在世界上我得追求知識,有了知識以後可以出人頭地,可以當官,可以有地位,我有了地位之後可以大展宏圖,把我的家業、我的事業搞到什麼地步,外邦人不都走這個路嗎?受這種撒但的本性支配的人信神以後只能像保羅一樣:『我得撇下一切來為神花費,在神面前有忠心,到時候得冠冕最大,得福最大。』這跟世人追求世界是一樣的,同出一轍,都是受一個本性所支配。人有撒但的本性在世界上就是追求知識、追求地位、追求學問、追求出人頭地,如果在神家裡就追求為神花費、忠心,最後得冠冕、得大福。」神話的審判刑罰讓我瞠目結舌、自愧蒙羞,把我多年來的追求與心理動態都揭示得淋漓盡致。我信神多年的確是為了得福、得冠冕,並不是為了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回想自己在世上就追求知識、地位,出人頭地、光宗耀祖,當得知神的工作馬上結束而毀滅世界時,我覺得自己的追求目標已無法再實現,便毅然放棄了學業,捨棄了青春,加入到盡本分的行列,希望自己能剩存下來成為不被毀滅的一員,並且為了得到高的名分、福氣,我把地位看作寶貝,一直為被提拔而拼命地花費付出。反省自己做帶領幾年來,我不管是禱告、吃喝神話,還是聽交通都是為了作工,並以作工的多少來衡量自己是否合神的心意,還以此與同工比試高低,但我從不注重真理進入,以至於今天失去地位,我裡面徹底失去了追求的目標,失去追求的動力,不知自己該何去何從。此時我才明白,我這樣的追求觀點是來自於撒但的本性,所走的正是保羅走過的失敗的路。就我這樣的追求、這樣的撇棄花費都與神無關,在神眼中根本不承認,我的信純屬自我愚弄、瞎胡鬧,根本得不到真理生命,也不會認識神帶來性情的變化,即使我為此跑斷腿、累斷腰,最後殉了道,也不蒙神稱許,反倒被神定為是作惡的人。看到了自己的錯誤追求與危險處境,我才認識到自己被撤換是神的精心擺佈與安排,是神對我最及時的拯救,這其中包含著神的良苦用心,若不經歷神這樣的審判刑罰,我不會明辨是非,會繼續受撒但毒素的蒙蔽愚弄而在錯誤的道路上不知覺醒。明白了神的心意,我從內心裡感謝神的拯救,深深感受到這次的撤換是我生命進入的一個轉折點。經歷了這次審判刑罰後,我開始有意識地省察自己的存心,反省自己所走的道路,在神話中尋求真正的信神目標。我看到神話說:「我定規一個人的歸宿不是根據其年歲的大小,不是根據其資格的老幼,也不是根據其受苦的多少,更不是根據其可憐的程度,而是根據其有無真理,除此以外別無選擇。」「追求愛神的人,不應追求個人的利益,不應追求個人盼望,這是最正確的追求法。你所追求的是真理,實行的是真理,得到的是性情的變化,那你所走的路就是正確的路。你所追求的是肉體的福氣,實行的是自己的觀念中的真理,性情沒有一點變化,對肉身中的神沒有絲毫的順服,而且仍是活在渺茫中,那你所追求的定規將你帶入地獄,因為你走的路是失敗的路。你是被成全還是被淘汰都在乎你個人的追求,也就是『成功與否在於人所走的路』。」神話給我指明了正確的追求道路,知道了追求得到真理是信神最正確的路,追求性情變化達到愛神的路是成功的路。此後,我便以追求得著真理達到性情變化為目標而追求。我先在靈生活上下功夫,用心禱告、吃喝神話,每天晚上都寫靈修筆記,將自己每天得著的亮光開啟及所流露的敗壞、學到的功課都記錄下來,以此反省認識自己,並有意識地把自己的敗壞與弟兄姊妹敞開交通、解剖亮相。這樣堅持了一段時間後,我逐步從地位、臉面的陰影、轄制中走了出來,情形一天比一天好轉,每天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新的收穫,感覺自己過得很充實。經歷了這次跌倒失敗,我體會到追求地位太坑人,認識到地位不能拯救人,地位高低不能決定人所得真理的多少,更不能決定人最終的結局歸宿,而是否得到真理才是衡量人信神成功與失敗的唯一標準。想想自己做小區帶領幾年,整天忙忙碌碌地奔跑,作的工、跑的路都不少,但因追求的目標不對,所以也沒有什麼收穫。通過經歷了四五個月的熬煉,我感覺自己的收穫勝過之前幾年的追求,真實體會到神的審判刑罰、試煉熬煉對人的生命太有益處,的確是神對人極大的拯救、極大的愛。當我的情形得到扭轉後,神又一次高抬我做了小區配搭,隨後又被提拔為辦事員。可因著我對自己的本性實質並沒有太深的認識,敗壞性情也沒有變化,所以隨著地位的提升,我的撒但本性再次暴露了出來。

2006年,在我做辦事員期間,帶領將我調到本區事務工作最多的中心地帶盡本分,因此我便沾沾自喜,認為是自己有工作能力,已成了帶領培養的對象。隨後,我又發現區帶領有事還經常找我商量,每次監察員給辦事員聚會還都讓我參加,有時還讓我與區配搭一起聚會,因此我更確定自己是帶領要培養的「人才」了。2007年,通過聽上面的講道交通,以及教會生活中對六個階段的交通,我覺得自己那幾個月明白了許多以往不明白的真理;再加上自己有點「剽襲」能力,聽完上面的講道交通後就能學出個一二三來,而博得了弟兄姊妹的好評與同工的羨慕,尤其還聽一姊妹說,我所負責的範圍對六個階段的考核結果在整個區裡是最好的……這一連串的「喜訊」使我喜不自勝、忘乎所以,完全把聖靈的作工與聖靈的開啟光照當成了自己的身量,看成自己的實際,覺得自己已經得著真理進入保險箱了。從此,我開始故步自封、自命不凡、目空一切,認為自己是神家中不可多得的人才,是同工中的佼佼者,甚至看區帶領與區配搭也不過如此,如果讓我幹,我也許做得比她們還好。不知不覺,我作工說話開始變相地見證自己、顯露自己,甚至抬高自己、貶低別人,整天大搖大擺,什麼也不在話下,把誰也不放在眼裡。2007年底,區裡九個辦事員要合併成四個,幾個辦事員聽到這個消息都因怕被撤換而倍受熬煉,唯獨我高枕無憂,暗暗竊喜,堅信自己肯定會被留下。果然不出所料,我第一個被留下了。但神鑒察人心肺腑,我的假相能欺騙人卻騙不了神,正當我得意忘形時,神的公義性情臨到了我,帶領讓我交接工作回家反省。這一變故猶如晴天霹靂,給了我一個致命的打擊:怎麼會這樣?我心裡翻江倒海,百思不得其解:是不是帶領搞錯了?為什麼把我這樣的「人才」打發回家呢?雖然心裡不解、難受,但我裡面有個意念:神不會作錯事,神作的都有意義,自己認識不上去只管順服,不要抵擋。我勉強順服下來後,不斷地來到神面前禱告祈求神開啟光照我,讓我認識到自己在哪些地方觸犯了神,能明白神的心意,學到該學的功課。隨著不斷地反省認識,我內心的流露一幕幕像電影一樣逐漸在我腦海中浮現。這時,我想到聖靈使用之人的交通:「凡是作工不見證神、高舉神的人,絲毫沒有認識自己的人,都屬於敵基督的種類。這些人作了幾年教會工作以後,得點聖靈開啟光照或明白點真理,學說點屬靈的話,贏得一些人的贊成,跟隨吹捧的人也隨之增多,便開始自命不凡,覺得自己已得著真理了,可以與基督平起平坐,便開始無所顧忌地作工了。不再把自己看成是敗壞人類中的人,好像自己並未經撒但敗壞一樣,很少講認識自己的敗壞,很少見證神,處處見證自己,所以說話口氣也變了,心態也變了,不知不覺站在基督的地位上開始作工,覺得自己活著就是基督,滿有真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誰也不服,講道、交通站基督的地位,甚至還能模仿基督的話教訓人。這足以證明事奉的人已經走上敵基督保羅的道路,完全是抵擋神的事奉。這是敗壞人類不追求真理、不認識人類敗壞實質帶來的可怕後果。人明白點真理就瘋狂,忘記自己是什麼,更不知什麼是性情變化,哪有一點理智呢?不認識自己的人就是最沒有理智的人,就是最危險的人。這種人有點恩賜就特別狂妄自大,誰也不服,不知不覺走上了敵基督的道路。」這些話句句觸及到我的最痛處,讓我恐懼戰兢,我不就是個地地道道的敵基督嗎?我工作有點果效,得點聖靈開啟,就猶如變了態的畜生,狂妄得不知道天高地厚,忘乎所以,處處高舉自己、見證自己作了多少工,受了多少苦,熬了多少夜,帶領如何器重,自己多麼有能力……說話的口氣變了,對人的態度也變了,動不動就站在神的地位上教訓人、轄制人,不知不覺我把弟兄姊妹帶到了自己面前,使他們都開始仰望我、高看我,而我也心安理得地享受著弟兄姊妹的崇拜、擁戴,覺得自己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走到哪裡都端著個官架子,像大紅龍的官員一樣到處招搖撞騙、耀武揚威,說話口氣、走路的架式都充滿了撒但的狂妄、高傲,完全就是老魔鬼顯形,一副標準的撒但相,已經演變成了不折不扣的敵基督,觸怒了神的性情,而我卻還毫無覺察,依然像一個不知羞恥的精神病患者在大庭廣眾面前脫光了衣服盡情地表演著自己的撒但醜態。我越想越羞愧、越想越痛苦,深感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心裡沒有神,沒有真理,沒有敬畏神的心,只有撒但的毒素法則與背叛神的本性,以至於完全喪失了人性理智。神破例高抬我,給我機會操練事奉神,可我卻不識抬舉,不但沒有將真理交通給弟兄姊妹,讓人來順服神、敬拜神,反而厚顏無恥地站在神的地位上肆意高舉、見證自己,讓人把我當神一樣仰望、崇拜,我這樣瘋狂地與神為敵,怎麼不惹神忿怒、傷心呢?我狂妄自大,作工全憑恩賜、知識,根本不注重追求真理與自己的生命進入,作工講道滿口的字句道理與觀念想像,不知不覺誤導人、迷惑人,使弟兄姊妹都受了字句道理的毒害,不但不能明白真理進入實際,反而都崇尚高深的字句道理,卻不注重進入真理實際,乃至像我一樣狂妄自大,目中無神、自命不凡,誰也帶不了。而且,因著受我的字句道理的迷惑,弟兄姊妹對我這種早已失去聖靈作工的敵基督種類不但不會分辨,反而還盲目崇拜、跟隨,看到我完全充當了撒但的差役,成為被撒但利用來敗壞人、迷惑人、吞吃人的工具,成了攔阻人追求真理達到蒙拯救的攔路虎、絆腳石。想想神選民信任我而選舉我做帶領,盡心盡意接待我,可我竟昧著良心與撒但同流合污來抵擋神,坑害斷送神選民,把他們帶入歧途,耽誤他們的蒙拯救。面對自己的累累惡行,我痛苦萬分、懊悔不已,深知自己嚴重攪擾、拆毀了神的工作,耽誤了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覺得自己罪孽深重,已經傷透了神的心,只等著神的咒詛與懲罰。可是,神並沒有按我的所做所行待我,仍然寬容我、饒恕我,把我打發回家讓我反省認識,給我悔改變化的機會。此時,我不敢再奢望神的饒恕,也不敢奢求神家再給我安排任何本分,只願在有生之年多傳福音將功折罪,無論神怎麼作,我都甘願順服。幾個月的熬煉使我如同死裡復活,我對自己有了一些真實認識,並願完全順服下來接受神此次的擊打管教。然而,我做夢也沒有想到,一天,我突然接到了讓我出去盡本分的通知。見到久別的弟兄姊妹,我激動的心情無法表達,感恩、虧欠的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流,那一刻,我完全沉浸在神的愛裡,心裡百感交集,只覺得神是那樣的至高偉大、美麗善良,對我的愛太大、太深,我無法還報,就是把性命獻上也報答不了萬一。我深感這幾個月的熬煉是神的厚愛,也是我的偏得,因為這次審判刑罰雖然是我接受神作工以來受到的最嚴厲的打擊,也是我流淚最多的幾個月,但這幾個月卻是我收穫最大的幾個月,因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對自己背叛神的本性實質有了一些真實認識,也實實際際地體嘗到了神的愛與拯救,感受到神就在我的身旁守候,就在我最軟弱、最消極的時候,神一直在暗中保守我、扶持我、引導我,讓我一步步走出死陰的幽谷而重新站立起來。在這樣的審判刑罰中,我實際地嘗到了神話如同兩刃利劍刺透人心的痛苦滋味,也實實在在地感受到神的審判刑罰、試煉熬煉的確是神成全人最好的方式。

經歷了這次審判刑罰、試煉熬煉,我低調了許多,以往的狂妄自是、自命清高、野蠻浮躁的性情減少了許多,也有了一點自知之明了,知道今天能有機會盡本分純屬神的破例高抬,因此我暗立心志:一定要好好把握機會將心獻給神,竭力盡好本分安慰神心,若不能還報神愛誓不為人!之後,我在作工中開始注重凡事禱告尋求真理,遇事有意識地與弟兄姊妹交通、商量,聚會時也有意識地敞開亮自己的醜相,並操練高舉神、見證神,在盡本分中力求達到最佳果效,深怕再次觸犯神的性情讓神厭憎。因著我的一點點配合,我看見了神的祝福,嘗到了聖靈作工的甘甜,工作越來越有果效,我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平安與享受。並且,我也不斷被提拔,隨著地位的不斷提升,我又一次忘記了神的忠告之言:「不管你是跟隨神多久的一個人,你的本性仍舊是背叛神的。……無論你的生命有多大,無論你的經歷有多深,無論你的信心有多大,無論你生在何處或走向何方,你背叛神的本性會隨時隨地地發洩出來。……背叛神是每一個人的天性。」忘記了自己的本性是百分之百的背叛,忘記了自己的性情還沒有變化,隨時還有沉淪滅亡的危險……我的狂妄本性再次在不知不覺中惡性膨脹,認為自己經歷了幾次的試煉,已經有點身量了,而不知羞恥地把自己列在了有真理有人性、有正義感合神使用的帶領工人之列。儘管上面一次次苦口婆心地針對假帶領、敵基督所走的道路實行審判、解剖,並下發了許多的工作安排與講道交通,但都沒有喚醒我麻木的心,沒有使我認真反省自己所走的道路,我一直若無其事、高枕無憂,滿認為自己身上有聖靈作工,又擔任著神家的重要託付肯定沒問題,若我不是對的人,神家還會一再提拔我嗎?就這樣,我又一次陷在撒但的詭計中,生命進入也隨著我的狂妄自信而終止在我的觀念裡。2012年10月,上面要求擴展福音的二號工作安排下發後,因著我沒有真理,再加上特別仰望、崇拜地位權勢,而被敵基督的謬論迷惑蒙蔽,沒能及時落實工作安排,致使整個區的福音工作幾乎處於停止狀態,沒有任何果效。後來藉著上面來信以及差派人來交通,我才知道自己受了敵基督的迷惑,違背了工作安排,已經被聖靈作工落下了。尤其聽到各地福音工作都搞得轟轟烈烈,弟兄姊妹都已衝破大紅龍黑暗權勢的轄制、壓制實行「大幫轟」傳福音見證神,各地區的福音工作如日中天,有的區一天能傳20多萬、30多萬甚至50多萬人,我就心急如焚,立即吸取別人的成功經驗,從上到下都配上了手機,每天打電話催果效,並讓弟兄姊妹買來喇叭、音響到大街上實行「大幫轟」。為了更快達到果效,我還用外邦人的邪說謬論(2012年12月21日天黑的謠言)發動弟兄姊妹傳福音,並要求他們在21日之前把可傳的線索全部傳完。結果,全區上下一片沸騰、忙碌,許多地方的弟兄姊妹幾十人、幾百人聚集敲鑼打鼓、打著橫幅在大街上傳福音,而且福音果效也明顯上升。看著弟兄姊妹都活了起來,福音工作果效也上來了,我心裡有說不出的高興。期間,儘管上層帶領打電話說這種傳福音方式弊病多,不能再用了,但剛嘗到甜頭的我根本聽不進去,仍然急功近利、我行我素。後來,上面12月15號的來信指出八種傳福音方式屬於打岔攪擾福音工作,堅決不許再用,而被眼前利益沖昏頭腦的我不屑一顧,只顧多得人來維護自己的地位與臉面,致使弟兄姊妹還是繼續大張旗鼓地傳,甚至有人還半夜三更拿著鑼鼓、鐵盆、鐵桶大街小巷地連敲加喊,不但沒有把福音對象傳過來,反而把大紅龍給敲來了。接著,各小區環境四起,大批大批的帶領工人與傳福音人員被抓(約有四百多人),我也被環境逼得無處藏身。即使這樣,心底頑梗的我仍沒有醒悟,每天關心的仍是傳福音所得的人數,而對傳進來的新人則不管不問……結果,新人見21日天並沒有黑,又加上大紅龍的反傳謠言,而大批大批地退去,弟兄姊妹也都活在消極中怨聲載道,整個區的福音工作陷入了停止狀態,教會生活也是一團糟。這時,我對帶領緊催福音工作也產生了抵觸情緒,覺得她們要求太嚴,自己達不到,甚至嚴重到一個地步一聽上層帶領來信就害怕、打怵。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為了多要人數不挨對付,我天天約見帶領工人摳人數,有時坐車跑幾百里路就只為要個人數,而且天天通宵達旦地整,致使帶領工人都像大紅龍的官員一樣忙著玩數字遊戲,而根本不再關心弟兄姊妹的教會生活,更不交通神話來解決弟兄姊妹的實際問題。由於我偏行己路,脫離了聖靈作工的流,將整個區的神選民帶向歧途,最終失去了神的祝福,完全落在了黑暗之中:雖然我整天忙得身心疲憊、渾身乏力,但福音果效卻一天不如一天,很多弟兄姊妹被抓,帶領工人情形不好,而且我還接二連三地出門碰壁、坐車丟包、病痛折磨……儘管如此,我的心已陷在罪惡的漩渦裡難以自拔,無心理睬神的作工,又加上我一直崇拜、仰望的帶領被定為敵基督開除了,我的心也徹底垮掉了,覺得自己跟她是一路貨色,她是第一個倒下,第二個倒下的肯定就是我。因此,我的情形也越來越下滑,最後糟糕到一個地步,徹底失去了聖靈作工,禱告無感動,吃喝神話無亮光,甚至都害怕聚會,即使聚會也是應付著走過程,根本發現不了問題,更解決不了任何問題。因我沒有聖靈作工,每次聚會良心都受控告、受責備,裡面一直有一個強烈的想法:我已經沒有聖靈作工了,不能再幹了,我得趕快引咎辭職,否則會坑人更多。但地位名利慾卻驅使我喪失了良知:好不容易熬得今天這個地步,我若放棄了以後就再也沒有機會了……我實在割捨不掉這個地位,怎麼也不甘心就此引咎辭職。於是,我見到弟兄姊妹就假裝剛強,竭力掩飾自己,生怕他們看破我的真相,但神不容許我再繼續作惡坑害神選民,也不忍心看著我再繼續墮落下去,神終止了我作惡的腳步,停止了我的事奉,我被撤換靈修反省。面對這次的失敗跌倒,我對自己徹底失去了信心,看到自己信神多年卻沒有得著真理進入實際,經歷了多次的失敗挫折也沒有走上正道,生命性情也毫無變化,至今仍是一個原封未動的活撒但,我開始懷疑自己的靈不對,根本不是神拯救的對象,定規自己就是神作工顯明出來的稗子,天生就不是一個喜愛真理的人,注定走不上追求真理的路,並認為自己就是為神效力的工具,命定就是扮演假帶領、敵基督角色的人物,是神為神選民預備的效力的反面材料……我對神滿了誤解,覺得神對我太不公平:為什麼命定別人是蒙拯救被成全的對象,而命定我是效力的工具?為什麼對別人是拯救、是愛,而對我卻是恨、是利用?我這麼多年來奔波勞苦,僅是被神利用效了一步力,如今我效完力沒有用了,也該被神淘汰了……我越想越心酸、越痛苦,覺得自己簡直太不幸了!想想當初自己信心百倍,主動放棄學業前途,懷著一肚子美好願望來跟隨神,本想能信神成功得到神的稱許,可如今青春已逝,十幾年的付出換來的竟是兩手空空、一無所獲,甚至是臭名遠揚、身敗名裂,覺得自己的人生太淒涼悲慘,前途暗淡無光。此時的我一片茫然,感到進退兩難,向前走經歷不上去,後退又怕遭神懲罰,我被困在撒但的黑暗權勢中熬得死去活來。慢慢地,我開始後悔自己的選擇,後悔自己生下來,後悔信神,後悔做帶領工人,裡面的抵擋、背叛一股腦兒地發洩了出來,幾次想破罐子破摔徹底放棄,只想以死來結束自己悲慘的人生,可是我又實在不甘心。痛苦煎熬中,我只有來到神面前禱告,祈求神拯救我勝過撒但的試探與詭計,能在神的審判刑罰中順服下來,明白神的心意,解決我對神的誤解與隔閡,使我有信心重新站立起來走追求真理的路,而不背叛神。尋求中,我看到神話說:「你當知道,你該怎麼對待今天這所臨到你的一切,或試煉或苦難,或無情的刑罰或咒詛,臨到這一切,你都應當作慎重的考慮。……因為你從來沒想過,為什麼屢遭這樣的『不幸』,難道是我對人太不公平了嗎?是我專挑你的毛刺嗎?雖然你的想法並未像我說得這麼嚴重,但你那『神態自若』的神態早將你那心海世界刻畫得維妙維肖,不用我說,你內心深處隱藏的僅僅是不近人意的謾罵與人幾乎看不見的縷縷憂傷之感。因著遭受這樣的試煉而感覺太不公平,因此而謾罵;因著試煉而感覺世界的荒涼,因此而充滿惆悵。你並不把這一次一次的擊打、管教視為最好的保護,而是將其看作蒼天的無理取鬧或是對你的合適的報應,你,太無知了!大好的時光都讓你無情地封在了黑暗之所,一次一次的美好的試煉與管教都讓你視為仇敵的攻擊。你不會適應環境,更不願適應環境,因你並不願意從這一次又一次的、被你看為殘酷的刑罰中得著什麼,你也不尋求也不摸索,只是聽天由命——走到哪兒算哪兒,那些在你看為殘酷的責打並沒有將你的心改變,也並沒有將你的心佔有,而是將你的心刺傷。你只是將這『殘酷的刑罰』視為今生的仇敵,卻並沒有得著什麼,你,太自是了!你很少認為自己太卑鄙因而遭受這樣的試煉,而是認為自己太不幸了,而且說我總是對你挑毛揀刺。事到如今,你對我說的、對我作的到底有幾分認識?別以為你是天生的才子比天矮一分、比地高萬丈,你並不比別人聰明,甚至可以說,你比任何一個在地球上的有理智的人都傻得可愛,因為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從沒有自卑感,似乎你對我作的都明察秋毫。其實,你根本不是什麼有理智之人,因為你根本不知道我要作什麼,更不知道我正在作什麼,所以我說你甚至比不上一個對人生毫不覺察但卻仰賴上天的賜福而種地的老農。……我勸你還是在這大好的時光裡、在這難得的機會來到之時學點什麼,別來糊弄我,我不需你用你那諂言來騙我,你尋求我並不都是為了我,而是為了你自己!」「雖然現在你看不透,覺著好像我跟你過不去,你總認為我對你天天刑罰審判、天天責備都是因為我恨你,你接受的是刑罰審判,其實對你都是愛,也是極大的保守。如果你認識不到這步工作的更深意義,你根本經歷不上去。你應該因著這樣的拯救而得著安慰,不要執迷不悟,走到現在,對這征服工作的意義你也該看清了,不該再有這樣、那樣的看法了!」神話如同一把利劍刺透了我的心,使我無言以對,不得不靜下心來反省自問:我為什麼屢遭這樣的不幸?為什麼殘酷的刑罰總是與我相伴?難道真的是神與我過不去?不是!而是我身上的敗壞太深太重,我的靈太麻木,死得太厲害,只有神這樣的刑罰審判才能將我麻木痴呆的靈喚醒,才能更好地拯救我。回顧自己走過的路:我自始至終都在為地位名利、為前途盼望追求奔波,走著一條與神為敵的道路,雖然幾經神的審判刑罰,但我並沒有因此改變自己的追求,只是在神管教擊打後夾起尾巴老實幾天,可當一旦獲得點聖靈作工便又老病重犯,獸性發作,繼續為自己的野心慾望奔波忙碌,甚至為維護自己的地位、臉面急功近利,任意妄為,胡幹蠻幹,違背工作安排另搞一套,不顧弟兄姊妹的死活,竟把他們推到風頭浪尖上,送進大紅龍的魔爪中任其摧殘,使弟兄姊妹身心受傷害,我簡直太毒、太惡了!我把自己的利益建立在弟兄姊妹的生命之上,像大紅龍一樣殘忍惡毒,對弟兄姊妹沒有一絲善人之道,我這不是撒但惡魔嗎?不是與神作對的畜生嗎?我整天虛張聲勢,注重虛假數字,卻不作一點實際工作,上面一再要求澆灌好新人,而我卻只關心得人的數目,而對新人的澆灌工作不管不問,結果大批的新人被謠言、觀念再次擄去,我這不是明目張膽地玩弄虛假數字欺騙神嗎?不是領著弟兄姊妹走敵基督道路嗎?我把整個區的神選民帶入歧途,推向死亡的絕地,嚴重攔阻了神旨意的通行,成了撒但打入神家內部的奸賊、強盜,成了吞吃人靈魂的惡魔,可我不但不內疚自責,向神懺悔認罪,反而還與神講理詭辯。而且更令神痛心的是,我跟隨神多年,就連最起碼的立場都沒有,竟在敵基督被顯明開除之時,我吃裡爬外,站在敵基督一邊同情她、可憐她,為她打抱不平……一幕幕、一樁樁的惡行令我膽戰心驚、痛苦萬分,我作惡太大了!傷神心太重了!我被撤換完全是神公義性情的彰顯,是神對我、對神選民極大的拯救,因為像我這樣狂妄自大、自私卑鄙、心地惡毒、彎曲詭詐的人做帶領簡直就是禍國殃民,就是神家的災難,就是對神選民的坑害、斷送、迷惑與耽誤,即使效力都得不償失。自己作了這麼多的惡,根本不配活在天地間,早該被神擊殺、毀滅,免得繼續殘害人,但神還留著我這口氣息,給我反省悔過的機會,可我卻不識好歹,還竟敢昧著良心向神講自己的歪理,埋怨神不祝福我,我簡直是一個不可理喻、不要命的狂徒!還哪有心、哪有靈?豈不是該受咒詛的敗類嗎?神何曾利用我效過力?想想神家一次次提拔使用我,給我操練、變化的機會,讓我藉著盡本分來追求真理脫去撒但敗壞性情蒙拯救,並因著我不務正業而一次次審判刑罰我、管教擊打我,竭力地引導我走人生正道,只恨我被撒但敗壞太深,絲毫不喜愛真理,始終執迷不悟,硬著頸項追求地位、名利,最終落得個過犯累累、兩手空空,這一切的惡果不都是因我太狂妄不追求真理造成的嗎?不都是撒但的苦害嗎?可我卻不恨惡自己、不恨惡撒但,反而顛倒黑白,將一切的不義都嫁禍於神,我這不是一個不通靈的謬種嗎?哪有一點領受能力?又有什麼挽救餘地呢?我本性惡毒、詭詐,總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站在不義之人的位置上來看待神在我身上所作的每一件事,絲毫不認識神可愛善良的實質,以至於信神多年不但對神沒有真實的認識與愛,反而對神的誤解雪上加霜,我這哪是在信神?簡直就是在褻瀆神、誣衊神。現在,回顧自己走過的每一步路都凝聚了神的心血代價:起初,是神把我從黑暗的世界中揀選到他的家中,接受他的看顧保守,是神一再高抬提拔我,精心餵養、澆灌我,使我逐漸明白真理,是神在我狂妄自大時一次次給我管教責打,使我幡然醒悟、迷途知返,又是神在我遭遇失敗挫折而消極絕望無力前行時給我安慰、扶持與鼓勵……儘管我多次抵擋神、背叛神,但神對我的愛卻沒有一點減少;儘管我對神的誤解、埋怨傷透了神的心,但神仍用審判刑罰一次次將我拯救;儘管神在我身上的心血代價總是空勞無獲,但神始終如一地為我操勞備至;儘管神的愛從我換來的是怨恨、背叛、誤解、謾罵,但神仍對我不離不棄,以他極大的愛與忍耐等待著我的回轉;儘管我不追求真理,一再偏行己路,甚至連我自己都覺得已不可救藥,但神卻仍不放棄,還在用他的愛來呼喚我的心。相比之下,我的所做所行給神帶來的傷害太大了,享受了神這麼多的愛,不能還報神愛已是虧欠萬分了,而我竟反過頭來說神的不是,我真是該死、該滅,死有餘辜。今後,我只願做牛做馬為神效力,寧可一無所獲也要做神忠實的跟隨者,即使為神受苦一生,也不再去為撒但效力。感謝神的審判刑罰喚醒了我的心、我的靈,使我裡面對神的誤解埋怨煙消雲散,我不再因著失去地位而痛苦,反而覺得神今天作在我身上的工作實在太好,這是神對我極大的愛、及時的拯救,神用他特有的愛把我從死亡的邊緣中拉了回來,使我又一次從死亡中活了過來,從此又有了生命的生機與活力。

經歷到今天,我真正明白了神在我身上所作工作的良苦用心,神一次次嚴厲審判管教我,不是有意跟我過不去,更不是恨我,而是對我這個悖逆之子的拯救與最深沉的愛,是為了喚醒我被撒但毒害的心靈,潔淨我身上的敗壞性情,扭轉我錯誤的人生觀、價值觀,更是為帶領我走上正確的人生正道,活出有意義的人生。沒有這一次次「殘酷」的刑罰,麻木的我根本不會醒悟,更不能真實認識自己的無恥之態,也不會對自己有真實的懊悔與痛恨;若沒有這「殘酷」的刑罰,就憑我的狂妄本性,早已闖下塌天大禍被神擊殺不知死在什麼地方了。雖然這一次次「無情」的審判刑罰讓我受盡痛苦,流了不少的眼淚,甚至達到悲痛欲絕、死去活來,但正是神這一次又一次嚴厲的審判刑罰刺痛了我的心與靈,使我看清了自己被撒但敗壞的可憐相,更讓我看清了只有追求真理才最有意義、最有價值。經歷過後我深深體會到,神的審判刑罰對我是最真、最實的愛,是對我最及時的拯救與保守,更是神賜給我最實際、最寶貴的生命財富。正如神話所說:「神的刑罰、神的審判是人最好的保守、最大的恩典,只有神刑罰人、審判人,人才能覺醒,才能恨惡肉體、恨惡撒但。神嚴厲的管教使人擺脫了撒但權勢,脫離自己的小天地,能夠活在神的面光之中。刑罰、審判實在是最好的拯救!……人的一生要想得著潔淨,性情達到變化,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得接受神的刑罰審判,讓神的管教、擊打不離開,使你脫離撒但的擺佈,脫離撒但的權勢,活在神的光中。」現在,我越吃喝神話越覺得真理的寶貴,越覺得信神只有腳踏實地地追求真理、經歷神作工達到認識神、性情得變化是最根本的,也是唯一蒙拯救的路。以後,無論神怎麼作、怎麼對待我,無論把我放在什麼環境裡,我都願腳踏實地地追求真理,渴望神能將更多更重的審判刑罰賜給我,不離我左右,使我的生命性情早日得著變化,讓神的心能因著我的活出而得著安慰。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基督的座談紀要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國度福音全能神經典話語(選編)

    末世基督的見證人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聽神聲音看見神顯現

    跟隨羔羊唱新歌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事奉之路

    全能神教會歷年工作安排精要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得勝者的見證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講道供應文選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生命進入的經歷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