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進入的經歷見證(第一輯)

目錄

20 藉隱蔽靈修使我不對的追求觀點得到了轉變

吉林省 藍欣

神話說:「現在即使你不是作工的人,但你能盡到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能追求一切任神擺佈,神怎麼說你都順服,什麼患難、熬煉你都能經歷,雖軟弱但心還能愛神。對自己生命負責的人是願意盡到受造之物本分的人,這樣的人追求的觀點就對了,神所需要的就是這樣的人。」以往每當看到這段神話,我都自信地認為自己就是這樣追求進入的:雖然我本性裡也喜愛名利地位,但自從盡本分以來,神家讓我幹什麼就幹什麼,讓做帶領就做,不讓做就順服,不像有的帶領工人被撤換後在家靈修就熬得死去活來,沒了地位就不追求了;在盡本分中,弟兄姊妹有什麼問題我就趕緊去解決,當出現迷惑人事件時,自己也是第一個站出來反駁惡人、敵基督,總之有事之處就有自己出現,我認為這就是盡到自己的本分,是對弟兄姊妹負責任了;當做錯了事情或違背原則了,上級帶領對付修理,自己心裡雖苦,臉面也過不去,但過後藉著禱告神也能接受;當調換帶領工人時,自己也跟對方交通,神家讓盡什麼本分就盡什麼本分,只管順服,人需要什麼環境神最清楚,地位沒用,追求觀點得對,追求性情變化要緊,性情不變化就會與神為敵……為此,我自認為已經走在彼得的路上,已經是在盡受造之物本分了。直到最近,藉著環境的轉變,我的真實面目被顯明得淋漓盡致,在神的審判刑罰之下,我才對自己的本性實質有了些真實的認識,不對的追求觀點也才得到了一些轉變。

2013年7月,因大紅龍的瘋狂反撲,不少帶領工人和傳福音人員相繼被抓,環境極端惡劣凶險。而我們這些剩餘的帶領工人為了所謂的作工果效,竟無視上面的叮囑仍然不停地打電話。後來上面下達了通知,要求主要帶領工人隱蔽靈修,聽到這個消息,我第一個反應就是抵觸:帶領工人每天東奔西跑,工作都抓不起來,還讓幕後指揮,那工作會亂成什麼樣?還不成了一盤散沙?對上面這一要求怎麼也通不過。我對配搭的姊妹說:「咱們每個月得讓弟兄姊妹彙報兩次工作,咱得知道全區工作的進展情況吧!」話一出口心裡就受刑罰,我意識到自己這是公然對抗、違背工作安排的表現,只好停止這一提議。可是多年來一直注重作工的我,說什麼也不甘心就這樣停下來,於是我找到辦事員,把全盤工作都交代給她,囑咐她這項工作怎麼幹,那個人怎麼安排,下小區應該注意哪些問題等等,我對哪方面都不放心,恨不得把所有的工作都事無鉅細說個清楚。當時什麼生命進入、交通真理全被我拋在了腦後,就是一個勁兒地說事、談事。安排了一圈後,我心不甘情不願地隱蔽靈修了。說是靈修,可當我坐下來看神話時,根本安靜不下來,腦子裡充斥的全是方方面面的事,一會兒想起盡特殊本分的接待家沒去看,一會兒想著聯絡人員該上哪兒去找,一會兒又開始琢磨哪個小區還存在環境隱患……這些事在我腦袋裡層出不窮,想停都停不下來。寫見證文章時,我看見自己寫得不好,就不想寫名字和職務,心想這要標明身分該有多丟臉,讓別人一看,這還是區帶領呢,就這水平。越這樣想越是寫不好,弄得我心煩意亂,苦不堪言,渾身上下一點力氣也沒有,坐在那兒如同殭屍一樣。過了一會兒我睏得連眼睛都睜不開了,心裡就想遷就自己:先躺下睡一覺吧,起來再靈修。以前在外面跑,休息時間少得可憐,現在有時間了,也該好好休息休息。想是這樣想,可又無法心安理得地去睡覺,害怕睡習慣了以後一直這樣,更害怕因貪享肉體而失去聖靈作工被淘汰,所以還得坐著看神話,即便是守規條也得守著,可坐在那兒半天又一個字都看不進去。痛苦中我不得不來到神面前反省自己的情形:為什麼以往我作工作很有勁兒,今天一停下來就垂頭喪氣呢?以前我總抱怨吃喝神話的時間太少,現在時間充足了,為什麼卻吃喝不進去呢?為什麼我離開了工作場地,腦子裡還是想著辦事,不能靜下心來靈修呢?原來我的追求觀點根本就不對,信神、盡本分並不是為了追求真理,在作工中追求自己的進入,而是像保羅一樣注重在外面忙碌,喜歡在人前演講、作工,而且越有地位幹得越起勁,今天被圈起來再也無法展示自己的「才能」,無法顯露自己,也沒有地位作為動力了,我就一下子癱倒了,根本不知該怎樣進入,甚至該幹什麼都不知道。以前我總沾沾自喜,認為自己的追求很正確,覺得自己在什麼樣的環境下都能順服下來,也能追求真理,事實證明我太狂妄、太不認識自己了。真追求真理的人不管作不作工,有沒有地位,都能注重自己與神的關係,竭盡所能地追求生命進入,因此能在許多事上實行真理、得著真理;而不追求真理的人一旦停止作工或失去地位,信神的動力也會隨之消失,從此變得一蹶不振、自暴自棄,這就說明人信神的存心、觀點根本沒有擺正。認識到這些,我不由得俯伏下來向神禱告:「神哪,我現在四肢無力、靈裡下沉,這都是因著我不走正路造成的。以前我就向你立下過誓言,如果我信神不追求真理,願神咒詛我永無聖靈作工。今天落在你的刑罰中,這是你公義性情的顯明,神哪,我不願就這樣下去,我得扭轉自己不對的觀點,走上信神的正軌。」禱告後我再次找出已看過多遍的那段神話:「現在即使你不是作工的人,但你能盡到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能追求一切任神擺佈,神怎麼說你都順服,什麼患難、熬煉你都能經歷,雖軟弱但心還能愛神。對自己生命負責的人是願意盡到受造之物本分的人,這樣的人追求的觀點就對了,神所需要的就是這樣的人。」神還說:「若你看完這些話之後,只口頭接受心裡沒有感動,不求搞好與神的正常關係,證明你這個人不注重與神的關係,你的觀點還沒有擺對,你的存心仍然不是為著讓神得著你,不是為了讓神得榮耀,而是為了讓撒但的陰謀得逞,達到你自己的目的。這樣的人都是存心不對,觀點不正。」以前狂妄的我根本不在神話面前對號入座,今天再看這些神話,才發現句句都針對自己的情形。對比自己隱蔽靈修前後的表現,簡直判若兩人。沒有接到上面的通知前,我每天風風火火地作工,甚至為了傳福音多得人不惜違背原則亂打電話,完全就是一個「作工狂」;接到隱蔽靈修的通知後,我一萬個不樂意,覺得英雄沒了用武之地,弟兄姊妹再也見不到自己的「高大形象」了;交接工作時,我對別人千叮嚀萬囑咐,目的就是讓人看見自己多有負擔,以此贏得人的高看;隱蔽後,從外表上看我是靜不下心來,其實是對神家的要求順服不下來,是對神無聲的反抗,因為這樣的環境太不符合自己,接觸不到工作和弟兄姊妹,這意味著自己再也沒有露臉的機會了;就連寫文章、看神話都是為了自己的臉面,心想:在家隱蔽若不看神話,別人會怎麼評價自己……事實面前我才承認,一直以來自己完全是為了名譽、地位、臉面在作工,是在打著盡本分的旗號搞自己的經營;也才看清了自己的本性實質根本不喜愛真理,多年來並不是在追求生命,以往有地位能作工,今天藉著一個靈修、沒有地位了,就不追求生命了,甚至想放棄追求真理。就這樣可憐的情形,還自認為已經走上彼得的路,真是太狂妄無知了!彼得從起初就喜愛、渴慕真理,雖然他作工並不多,但他所作的一切都是為了滿足神,並沒有個人的存心、打算。他不管在什麼環境裡都注重與神的關係,即使是在痛苦的熬煉中他仍然追求真理、追求愛神,以自己的實際活出榮耀神、見證神。彼得的追求觀點無疑是最正確的,而我的追求卻正好背道而馳,完全是為了自己的利益,沒有絲毫為神的成分。看到自己這麼多年來哪裡是在盡本分,簡直就是在作惡。若不是這次的隱蔽靈修迫使我停下來,我最終的結局只能是像保羅一樣被神厭棄,落在神永遠的刑罰之中。

在神話的帶領下,我多次向神禱告,扭轉自己錯誤的心態及觀點,使自己儘早從不對的情形中走出來。當我存著一顆順服的心尋求神的時候,神再一次開啟了我,給我指出了實行的路。神說:「要進入對的情形裡,必須得搞好與神的關係,必須得擺對信神的觀點,是為了讓神將你得著,為了讓神在你身上顯明話語的果效,更多地開啟你、光照你,這樣你就進入對的方式裡了。不斷地吃喝神今天的說話,進入聖靈現時的作工方式裡,按著神今天的要求去做,不守老舊的實行法,不留戀以往的老作法,儘快進入今天的作工方式裡,這樣你與神的關係就完全正常了,你就進入信神的正軌了。」在神話的引導下我如夢方醒,對神今天的作工有了一點認識。人要想走上追求真理的路,首先得有正確的信神觀點,注重搞好與神的關係,這是進入信神正軌的前提。另外還要除去以往老舊的實行法,進入聖靈現時的作工方式裡,跟上神作工的步伐。而我卻置這些於不顧,埋頭幹著自己的活計,這才導致了今天的失敗,不但自己沒有走上信神的正軌,還耽誤了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回想自己在作工中所表現的:每次上面的工作安排或講道交通發下來,自己並不當回事,只是草草地在聚會中讀一遍,再象徵性地交通上幾句就算完事了,根本不注重神現時的心意是什麼;「神選民必須經歷實行進入的百段神話」下發後,我雖然也吃喝、也交通,但並沒有在神話上多下功夫,更沒有全力以赴去實行進入,只是裝備了一些字句道理;隱蔽靈修的要求下來後,我一點順服不下來,多數弟兄姊妹也通不過,說:「帶領工人全隱蔽了,那我們怎麼辦?」聽到這話我才感覺有些扎心,看到自己哪一次都沒有跟上聖靈現時的作工,帶領出來的弟兄姊妹也是這樣,遇事不尋求神的心意、不依靠神,而是仰望帶領工人,這就是自己的作工「果效」,完全把弟兄姊妹帶到了自己面前。此時我才認識到隱蔽靈修是神對我的極大拯救,及時制止了我繼續作惡的腳步。在神的開啟光照下,我也認識到了隱蔽靈修更深的意義。一方面,保護了帶領工人,這對神家工作有利,從中看見神的智慧;另一方面,弟兄姊妹也能扭轉仰望帶領工人這一情形,凡事去尋求神、依靠神,操練過獨立生活,這對弟兄姊妹的生命有利;再一方面,隱蔽靈修是對所有帶領工人有無真理實際的最好檢驗與顯明,人信神多年走的究竟是什麼道路,是不是真正追求真理的人,有沒有明白、得著一些真理,生命進入如何等等都會在靈修期間得到最真實的體現;還有一方面,現在多數帶領工人都注重作工、跑路,很少靜下心來真實反省自己,有時在家靈修一天半天也是坐立不安,好像不作工就是不忠心,因此還沒等反省到自己的實際問題就又接著去跑,完全成了保羅式的事奉法。今天藉著隱蔽靈修人沒法出去作工了,只能呆在家裡老老實實地裝備真理,反省總結自己盡本分中存在的失誤偏差,恢復與神之間的關係,這對帶領工人個人的進入太有利了,隱蔽靈修的確是工作的需要,更是我們生命進入的需要。從中我才體會到一點神的良苦用心,神的每步作工、每樣安排對人都是極大的拯救、極大的愛。

在神的顯明中,我還看到自己對神的作工沒有一點真實的認識與信心。在自己的觀念中認為,帶領工人一隱蔽,各項工作的果效肯定會直線下降,教會也就成了一盤散沙,好像神家的工作就是靠帶領工人在支撐、在掌管,完全否認了聖靈的作工。神的工作自始至終是神自己在作,人所做的僅是一點有限的配合,倘若沒有聖靈的作工,人就是一個廢物,什麼都做不了。聖靈的作工決定一切,沒有聖靈作工人將一事無成。大衛12歲就能打敗非利士巨人歌利亞,靠的不是自己的力量,而是耶和華的權柄能力,也就是聖靈的作工。同樣,全能神教會靠的是全能神的話語,靠的是聖靈的作工帶領,並不是靠哪個人或哪種勢力。今天因著環境所迫,帶領工人退至幕後隱蔽靈修,藉此機會裝備真理,反省認識自己,與神親近、交心,這就為以後盡好本分打下了基礎;弟兄姊妹也除去了心中人的地位,凡事靠神去做,在靈界爭戰達到高峰之際站立起來與神配合,盡上了應盡的本分。不管是帶領工人還是弟兄姊妹,在這個環境中都有當實行、當進入的,都有該學的功課,所有的人都進入聖靈作工的流中,接受聖靈的帶領和成全,這樣撒但就徹底蒙羞失敗了。正如神話所說:「子民越成熟證明大紅龍越垮台……」「這些人越好,教會生活越強,大紅龍就越垮台,這都是在靈界的事,是靈界的爭戰,神那兒一得勝,撒但就蒙羞了,它就垮台了,這步工作非常有意義。

感謝神的作工扭轉了我不對的追求觀點,讓我看清自己並不是一個追求真理的人,認識到了自己所走的錯誤道路。同時也真切地體會到,神的性情中包含著神最真實的愛,儘管這次的環境是因我們違背原則作工帶來的,但神並沒有按我們的過犯來對待我們,相反還安排接待家讓我們隱蔽靈修,開啟我們認識到許多以往不曾明白的真理。現在我從心裡能順服下來了,看到在家隱蔽是神給我的一次認識自己、反省自己的機會,如果神不這樣作工,我根本認識不到自己的追求觀點是錯誤的,自己是在走保羅的路,假如繼續作工,不但把自己坑了,也害了弟兄姊妹。這真是神對我的拯救!從今以後,我願意順服聖靈的作工,在靈修中更多地吃喝神話、反省自己,達到生命逐步進深,走上恢復受造之物本分的人生正道,以後能為神的工作獻上自己的一份,用實際行動來報答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