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進入的經歷見證(第一輯)

目錄

22 經歷中看見神的性情發表出來的都是愛

黑龍江省 知恩

2013年6月15日上面的講道交通《必須經歷進入神話的真理實際才能達到被神成全》中說:「為什麼有些帶領工人還在繼續走敵基督道路,還在追求地位名利為維護自己的地位權勢作工?如果真是追求真理的人應該為神選民的生命進入作點實際工作,應該為國度福音的擴展作點實際工作,起碼寫出幾篇對人有造就的經歷見證文章,能真實見證神的作工,能解決神選民生命進入的難處,這才是真正有真理實際的人。做神選民名副其實的帶領工人應該注重根據神話用真理解決神選民的實際難處,能公正地處理教會中的各種實際問題,能公平地對待人,絕不轄制、打壓神選民,這是教會各級帶領工人起碼應該做到的。如果真是追求真理的人,他的所作所為肯定會得到神選民的贊成與支持,如果人真有一點真理實際絕不會處處顯露出狂妄自大、高高在上的派頭,絕不會口出狂言轄制人、束縛人、捆綁人、隨意定罪人,而是對神選民心平氣和實行愛心幫助、勸勉,引導人明白真理、實行真理,並且憑愛心交通真理解決人的問題、難處並達到果效,這才是神選民的好帶領、好工人。現在有些帶領工人絲毫沒有真理實際還能狂妄自大、口出狂言、目中無神,心裡根本沒有神選民,並不是為神選民做事、為還報神愛盡本分,已經處在危險邊緣,這樣的人早已走上敵基督的道路,若不悔改都是被神厭棄、淘汰的對象。」當時看完這段交通我並沒有跟自己對號,也沒有通過上面這樣嚴厲的對付修理來反省自己的所作所為,直到神的公義性情臨及我才稍有醒悟,認識到自己受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沒有絲毫敬畏神之心,嚴重違背工作安排作工,胡作非為作惡抵擋神早已走上敵基督道路,若不是神及時審判刑罰拯救我,我早已命喪黃泉了。

自從2012年10月12日上面關於擴展福音工作的二號工作安排《關於國度福音擴展的規劃與實施》下發以後,多數追求真理的弟兄姊妹都能明白神的急切心意,積極站起來配合傳福音,因著神的祝福福音工作迅速擴展開來,到了12月份,各地福音工作都已開展得轟轟烈烈。大紅龍看見自己的末日就在眼前開始瘋狂反撲,利用電視、網絡等媒體大肆編造、傳播謠言毀謗褻瀆神,靈界爭戰非常激烈。此時上面下發通知,要求各級帶領工人必須作好澆灌新人的工作,使新人儘快在真道上扎下根基站立住,否則帶領工人就是在本分上欺騙神、背叛神。看完通知我心想:前段時間傳福音時為了爭名奪利虛報那麼多數字欺騙神,這回我可不能再重蹈覆轍走老路了,得把新人澆灌供應好,作點實際工作來彌補以往的過犯。然而在狂妄自大的本性驅使下,我還是身不由己地走上了抵擋神的道路。剛開始澆灌新人的工作有些難度,因為傳福音時為了攀比數字,傳回來的人有很多不合原則,再加上大紅龍的反傳、攪擾,所以回訪時果效不好,弟兄姊妹都活在自我刑罰中,我自己也有些消極。不久,別的牧區在回訪新人上獲得了聖靈作工看見了神的作為,並把回訪回來的新人成立了新人教會和新人小區,上面把他們的成功經驗介紹給了各個牧區。我們看完後也馬上配合聖靈作工,實行成立新人小區,確實達到了一些果效。隨著聖靈作工的帶動,各個區的果效越來越好,成立的新人教會和新人小區數陸續超過了我們。這時,我的老本性又發作了,開始追逐名利、攀比數字,不管聚會的人數夠不夠,只要有考察數就成立新人教會或小區。一段時間後,雖然成立教會、小區的數字是上來了,但一半以上的教會和小區光有空頭數字沒有幾個正常聚會的新人。就這樣我還不知悔改,反而變本加厲,開始肆無忌憚、明目張膽地違背工作安排作工,胡作非為抵擋神。因新人教會和小區成立多了,選帶領工人自然也有了難處,於是我自作主張把老教會拆分了,兩三處老教會得的新人聚會的、單看的、考察的只要夠400-500人就合成一個新人小區,新人小區帶領和講道員就在這兩三處老教會帶領中選,這樣老教會的人就沒有教會帶領了。接著我又把老人中能盡本分、能澆灌新人和傳福音的都分散到一線、二線或新人小區裡,不能盡本分的就組織在一起聚會,找一個組長專門帶著,讓老小區的帶領工人直接抓新人小區,老小區的二線都變成一線,這樣就成立了二十隊一線,每一個新人小區成立一隊二線……做完這一切我心想:這回能盡本分的老人,再加上這麼多一線、二線人員都在新人小區裡全力以赴回訪新人、翻新人,一段時間後新人小區的空頭數就填滿了。狂妄自大的我絲毫不尋求工作安排的原則,做了抵擋神、違背原則的事也絲毫沒有知覺,還憑想像認為這是跟上「聖靈流」了,這下選帶領的問題解決了,成立這麼多新人教會和小區不用總選帶領了,可以集中精力重點抓回訪新人的工作了。就在我準備摩拳擦掌大幹一番的時候,教會裡怨聲四起,檢舉信開始不斷地往上遞,質問帶領工人教會行政機構為什麼要如此改革,把老教會取締沒有帶領是根據哪一條工作安排;還反映老人現在連聚會的地方都沒有,因沒有帶領有了事都不知道找誰;設立的新人教會多數是空架子,劃分小區不合原則,教會帶領不按原則選舉等等。然而為了維護自己的權力地位,此時的我已經喪心病狂失去了良心和理智,即使神興起教會的弟兄姊妹起來反對,我也不到神面前反省自己的惡行,還認為是教會裡一些「刺兒頭」藉著劃分小區在找茬攪擾福音工作。就這樣,頑固的我仍然一意孤行,堅持走著敵基督道路。

神是聖潔公義的,他怎麼會作工在我這胡作非為的人身上呢?又怎麼會祝福我這絲毫不敬拜神、早已背叛神之人的工作呢?新人教會和小區設立快兩個月了,各方面工作果效都上不來,當我下教會走一圈回來後幾乎癱軟了,了解各小區的實際情況,真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呀!新人小區裡幾乎都是空頭數字,沒有幾個能聚會的,最好的小區能聚會的人才200左右,最次的小區才17人能聚會,多數小區平均都是80-90左右的新人聚會;而老人教會因沒有了教會帶領變得一盤散沙,處於無人管理、無人澆灌的狀態;還有,因當時受名利地位心支配,我一心要把新人教會、小區儘快劃分出來不落在別的區後面,結果把選舉原則拋在腦後,劃分小區時直接任命了一部分帶領,以至於有些帶領根本不合格,作不了實際工作……此時,弟兄姊妹的檢舉信還是接二連三地告到上面,面對這一切我真是軟弱無力了,心想:設立了這麼多空教會,這不是欺騙神嗎?現在教會一盤散沙,弟兄姊妹的反對聲不斷,難道真的是我違背工作安排被神厭棄了?如果自己所做的真是出於聖靈的開啟帶領,為什麼神不維護呢?其實這正是神的刑罰臨到,也是聖靈在裡面開啟引導我反省自己,但是因著我抵擋神的天性跟保羅一樣,悖逆聖靈內在的引導、開啟,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根本沒往深處去挖掘、認識,反而轉念想到:也許神是在熬煉我的信心,既然設下這麼多空架子,那還是得在回訪新人、翻新人、得新人上竭力配合,爭取早點把教會人數填滿,有的帶領工人沒實行選舉現在就改正實行選舉。於是我又擺開陣勢,猶如古代類人猿「手持古代石器」又一次上擂台與神比試高低。我起早貪黑地找帶領工人、給一線聚會;在電話上不斷叮囑,也不管環境是否許可;為了監督果效五天一報表(回訪表、得新人表、加添教會人數表),整天忙得不可開交。看見弟兄姊妹的勁兒逐步都起來了,都有信心願意在回訪新人、得新人的工作上竭力配合,把新人小區人數填滿,也都寫了起誓書,我認為這樣的配合獲得了聖靈作工,自己是在忠心盡本分,哪裡知道自己正在為撒但的詭計盡「忠心」,更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惡行已經激起了神的怒氣,神不容我再任意妄為抵擋他了。

6月22日,大紅龍的魔爪伸向了整個東北區,開始大肆抓捕帶領工人,一些帶領工人、視頻製作人員連同接待家等十幾人都在同一時間被抓,因著電話監控我也差點落入大紅龍的網羅中,是神的保守我才躲過一劫。接著我又陸續聽到其他兩名帶領工人、事務人員也相繼被抓的消息。面對這些突如其來的噩耗和殘酷的事實,我只感覺如同五雷轟頂,震驚、心痛、惶恐、無助充滿我全人,我不由地想到:現在大家都有信心竭力配合,各項工作也都有目標有計劃地在逐步進行,怎麼會突然臨到這麼大的惡劣環境呢?難道這麼做真的不合神心意?我是不是真的觸犯神了?又看到事務工作被迫停止,福音工作受到攔阻,弟兄姊妹流離失所,我的心猶如進入火爐一樣倍受煎熬,再不敢亂動亂做了。正在這時,上面傳達信件過來,讓主要帶領工人必須轉移到安全的地方隱蔽靈修,並說:「根據神選民檢舉信中反映的情況,可以肯定以往東北區的工作有些混亂,肯定存在許多問題,什麼改組聚會,重新設小區,有些說法到底是怎麼回事,上面都不清楚也不符合工作安排,這裡面肯定存在一些問題。……東北區教會可能沒有實行選舉……從中判斷出東北區的工作肯定有問題……肯定違背了工作安排,帶來了一些混亂。這值得人反省深思,如果人能違背工作安排另搞一套,這樣的人給神選民帶來的虧損也太大了……現在環境惡劣時期隱蔽靈修,這是反省的機會,如果沒有好的靈修反省,說不定人以後還會走什麼偏路,這是真實的。」上面這句句嚴厲的對付修理把我作惡的事實一一揭露出來,我才突然從迷霧中醒來,原來我真的嚴重違背了工作安排觸犯了神的性情,神正在向我發怒。尤其看到上面說「東北區的工作有些混亂,肯定存在許多問題,什麼改組聚會,重新設小區……沒有實行選舉……違背了工作安排,帶來了一些混亂」,我的心像刀剜一樣難受,我把老教會拆得亂七八糟,帶領都給取締了,設了那麼多新人教會、小區,全是虛數,嚴重欺騙神,這不是違背工作安排直接與神對立嗎?我能明目張膽地直接違背上面的工作安排,我不就是地道的敵基督嗎?純粹是撒但差來打岔攪擾神家工作的!因著我的胡作非為,給神家工作和弟兄姊妹的生命帶來了這麼大的虧損,這是我永遠無法彌補的過犯,我還怎麼有臉面對弟兄姊妹,怎麼向神交賬?這回我作了這麼大的惡,神肯定不能饒恕我了,就等著受懲罰吧。就這樣我活在了消極中,感覺自己的臉面地位、前途命運全都沒有了。

因環境惡劣時間緊迫,我把工作安頓好以後,神家安排我隱蔽靈修。到了地方我的肉體是安全了,但我的心靈卻像在陰間受懲罰一樣的痛苦,日夜寢食難安,白天看神話心也靜不下來,腦海裡老是想環境的事,怕再有弟兄姊妹被抓。又想起自己違背工作安排作惡的一幕幕,心裡如同刀絞一樣難受,晚上還夢見弟兄姊妹又有被抓的了,自己又是安排接待家又是挪祭物的……這真是一種無聲的刑罰,正如上面所說:「如果人真能完全按照工作安排辦事,他心裡就有平安、有喜樂,也有安慰,如果作工期間盡違背工作安排另搞一套,那心靈裡肯定得受痛苦煎熬沒有一絲安慰,這是事實。」此時的我就像個罪犯,犯罪後逃離了現場,殘局留給弟兄姊妹去處理,給弟兄姊妹帶來了傷害與痛苦。當我看到神話說:「我鋪張諸天、創造萬物之時就不容讓任何一個在我以外的受造之物來隨意做我的參與者,我更不容讓有何物來隨意打亂我的作工與我的經營,我不容讓任何人,也不容讓任何物,我豈能放過那對我慘無人道的人呢?我豈能赦免那背叛我話的人呢?我豈能放過那悖逆我的人呢?人的命運豈不在我全能者手中嗎?你的不義、你的悖逆我豈能將其看為聖潔呢?你的罪孽豈能把我的聖潔玷污呢?」神威嚴烈怒帶有權柄的話語像利劍一樣刺透了我的骨節與骨髓,在審判著我的悖逆與不義。我明知道設立那麼多新人小區,聚會的實際人數根本不夠,但為了自己的臉面地位,仍是硬著頸項設立了一個個空架子來蒙蔽人、欺哄神,還自信地認為過一段時間人數就能填滿;私自將老教會的帶領工人取締,將教會拆得四分五裂,致使弟兄姊妹失去帶領工人的扶持澆灌,失去教會生活;明知道帶領工人應該選舉產生,但我為了省事,為了儘快將工作安頓好以贏得別人的賞識,竟憑己意指定帶領工人,置工作安排的原則於不顧;上面三令五申不許帶領工人打電話,我卻當作耳旁風,認為不打電話工作就盯不上去,因此不顧環境惡劣逆天而行,每天電話不斷……我實在是狂妄無知、愚頑瞎眼不認識神,為了一己私慾竟一次又一次地任意妄為,公然違背工作安排憑己意亂做,像大紅龍一樣弄虛作假、粉飾太平。神是公義聖潔的神,他的性情如同烈火不容人觸犯,怎能容我在神家裡和尚打傘無法無天呢?怎能容我打著事奉神的旗號公開抵擋他、拆毀他的工作呢?因此神的刑罰審判一直沒有離開我,在我的作工範圍內,老人教會支離破碎、一盤散沙,新人教會和小區有名無實,弟兄姊妹反對、質疑的聲音一直不停,檢舉信隔三差五地遞上來。就神這樣的刑罰、責打我仍不醒悟,對神絲毫沒有敬畏,還繼續胡作非為、另搞一套,搞自己的小經營。神一次次地興起環境對付修理,為的是讓我醒悟回頭反省自己,嚴格按照原則作工,而我卻負隅頑抗避開神的審判走自己的路,直到神興起更惡劣的環境來管教、擊打,我才被迫俯伏在神面前反省、認罪,看見信神只追求地位不追求真理實在太可怕,看見自己的本性就是抵擋神、背叛神的,更看見自己走的一直是敵基督的道路。之後我又看到神話說:「如今我在你們中間作工你們尚且如此,若到有一天你們無人關問的時候,那你們不都成了佔山為王的響馬了嗎?到那時你們闖下塌天大禍,殘局又由誰來收拾呢?」神話的揭示讓我無地自容,神早已把我的本性看穿,知道我的本性會支配我做出抵擋神的事。今天神還在親自作工指導人,還有上面的工作安排在引路、掌舵,我都能狂妄得把神撥到一邊,獨斷專行、隨心所欲,對神沒有一點敬畏與懼怕,若有一天神離地而去,我不是更加肆無忌憚嗎?更會像天使長一樣猖狂、囂張,跳到神的位子上與神平起平坐,讓人仰望敬拜。想起當初我隨從己意把老教會的帶領取締,安排到不成形的新人小區當帶領時,曾迷惑弟兄姊妹說:「現在神家工作主要是福音工作、澆灌新人,所以成立新人教會和小區是配合聖靈工作,帶領工人到新人小區當帶領,也是重點配合這兩項工作,老人信神這麼多年也該起來配合傳福音、帶新人了,不起來配合盡本分就是被顯明淘汰的對象。」撒但利用我的存心施行詭計來迷惑別人,來瓦解破壞神的工作,使得老人因著沒有帶領生命長不上去被斷送了,新人教會設立了那麼多卻不成形,我天天忙也達不到果效,這不是為撒但詭計盡忠心嗎?如今神還沒有離地,我就闖下了塌天大禍,成了無法無天的響馬、敵基督,我的確應該被神咒詛、被神懲罰,就是被懲罰了也彌補不了我給神家工作和弟兄姊妹的生命帶來的虧損。按我的所做所行更應該讓大紅龍抓去受苦、受折磨,然而神卻沒那麼作,而是讓我藉著經歷這場環境看見自己所作的惡,看見自己的為所欲為給弟兄姊妹帶來的傷害及給神家工作造成的嚴重損失,由此內心經受了火一樣的試煉,從中認識自己事奉神所走的錯誤道路,以便早日悔改變化。

感謝神的開啟帶領,使我藉著靈修反省認識到自己的事奉是抵擋神的事奉,自己所走的確實是敵基督的道路,若不是神的審判刑罰及時臨到,我連悔改的機會都沒有了。這次的經歷也讓我對神的性情有了一點認識,心裡對神生發了一些敬畏,同時也體嘗到神的刑罰審判、威嚴烈怒中包含著神極大的愛,真正認識到神性情發表出來的對人都是愛。正如神話所說:「神是用他的審判來成全人,神愛了人,也拯救了人,但是他的愛裡包含多少東西?有審判、威嚴、烈怒、咒詛……他咒詛你是為讓你愛他,是為了讓你認識肉體的本質;他刑罰你,是為了讓你醒悟,認識自己裡面的不足,認識到人的不堪不配。所以說神的咒詛,神的審判,神的威嚴、烈怒,都是為了成全人。神現在所作的,在你們身上所顯明的公義性情,都是為了成全人,這就是神的愛。」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神的心意,消除了對神的誤解。當我意識到自己的胡作非為嚴重地觸犯了神的性情,意識到自己一直走的是敵基督道路時,我認為自己已經完了,只能等著受懲罰了。現在才知道我消極是因為對神不認識,神的愛裡不光是慈愛憐憫,他對人最大的愛就是審判、威嚴、烈怒、咒詛。神審判刑罰我,藉著大紅龍的抓捕對付管教我,是為了讓我醒悟,認識自己受抵擋神的本性支配已經走上了不歸路,早已忘記了神的教誨之言;神咒詛我是為了讓我愛他,因為我被撒但敗壞得早已成了撒但的子孫,即使信神也不是為了愛神,而是和神搞交易,愛裡的摻雜太多,愛的是名利地位、前途命運,信神這麼多年一直為這些追求,尤其在這次的福音擴展工作中更是顯明得淋漓盡致。通過神的審判刑罰、威嚴烈怒甚至咒詛臨到,我才看見自己人性的低賤、自私卑鄙、醜陋不堪,實在不配事奉神,更不配神來拯救。我在神前做了那麼多打岔攪擾的事,就應該享受神的公義性情,即使被神咒詛也是罪有應得,然而神並沒有按我的過犯來對待我,雖然我從神享受到的都是審判刑罰、無情的擊打,雖然在這無情的擊打中我也受了一些痛苦,但這審判擊打中卻沒有一絲的懲罰,只有神不盡的愛與拯救。不僅如此,為了喚醒我這悖逆的人,神家還不惜花費人力物力把我安排到安全的地方靈修反省,從中更讓我看見神的良苦用心,神的愛真是用言語無法表達。經歷了這次的審判刑罰,神顯明了我的敗壞本性,使我認識到了自己盡本分中的摻雜,更認識了神的公義威嚴不容人觸犯的性情,這是我生命的需要,是我該經歷認識的。我應該老老實實接受神的審判刑罰,反省自己找到失敗的根源,在以後的日子裡去追求性情變化,以彌補我留下的過犯,重新做人來安慰神心。

當我靜下心來再看6月15日上面的講道交通中那段話時,我真是蒙羞愧悔,原來上面揭露的一點不差就是我:在盡本分中胡作非為,走的是敵基督道路,不追求真理,沒有真理實際,不能用真理解決神選民的實際問題,反而狂妄自大站地位教訓人、轄制人。當神選民提出我做事違背工作安排的反對意見時,我不但不反省自己,不根據神話真理解決問題,還打壓人、不許人說話,成了進葡萄園偷吃葡萄、踐踏葡萄的狐狸。上面已經在提醒勸勉、嚴厲地揭露、對付修理甚至定罪,就這樣愛的拯救臨到,我竟然仍是麻木無知覺,不往自己身上對號,仍然避開神走自己的道路,最後神萬般無奈施下了他的公義、威嚴、烈怒的性情,也正是神這樣的性情臨到,才把我從死亡的邊緣拯救回來。此時我才真真切切地看見了神的愛,不禁跪在神面前向神禱告:「神啊!感謝你公義威嚴的性情拯救了我,使我看見自己被撒但敗壞得沒有了人樣,雖然信你但心中絲毫沒有敬畏你的心。因著背叛你、抵擋你的本性,我不知不覺走上了敵基督道路,利用你給我的成全機會搞自己的經營。雖然我走了失敗的路,但正是因著這樣的失敗與顯明我才認識了自己的本性實質,得著了審判刑罰,體嘗到了你的愛。神啊,以後我願學會低調做人,嚴格按照工作安排作工,不再追求一文錢不值的名譽地位而抵擋你。我也不願再消極,因為我看見了蒙拯救被成全的路,不管我敗壞有多深,人性有多差,只要我追求認識你,順服接受你的審判刑罰,你就一定能把我潔淨成全,因為你性情發表出來的對人都是拯救、都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