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進入的經歷見證(第一輯)

目錄

24 神的審判刑罰拯救了我

山東省 陳超

每當看到神說:「你所追求的是真理,實行的是真理,得到的是性情的變化,那你所走的路就是正確的路。你所追求的是肉體的福氣,實行的是自己的觀念中的真理,性情沒有一點變化,對肉身中的神沒有絲毫的順服,而且仍是活在渺茫中,那你所追求的定規將你帶入地獄,因為你走的路是失敗的路。你是被成全還是被淘汰都在乎你個人的追求,也就是『成功與否在於人所走的路』。」我就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平靜,因我從實際經歷中切實體驗到了這話的真實含義,真實認識到人信神若不追求真理,而是按著自己敗壞的肉體觀念追求地位、權勢,那就不會真實順服神,不會接受神的帶領,就定規不會得到生命性情的變化,即使盡本分也會在不知不覺中作惡抵擋神、打岔攪擾神家的工作,最終觸怒神的性情而遭神恨惡、厭棄。是神的審判刑罰、試煉熬煉拯救了我,使我在慘痛的失敗中幡然醒悟,而從錯誤的道路上勒馬回頭,逐漸走上了人生的光明正道。

2013年1月,「大幫轟」傳福音的工作剛剛告一段落,接下來是緊鑼密鼓地回訪、澆灌新人。一天聚會時,帶領與我們交通了2012年12月23日上面的通知,其中一項工作是要求特別注重澆灌新人,讓新人儘快在真道上扎下根基,因為這些人都是福音擴展的成果,也是神用心血代價換來的……帶領還與我交通,讓我先在一個小區作個示範點,用承包的辦法回訪新人,並設立新人教會。當時,我躊躇滿志,心想:這些新人都是神用心血代價換來的,我一定配合澆灌好,不流失一個靈魂!回去後,我就馬不停蹄地忙碌起來,沒幾天,就在一個小區設立了10處新人小區,並將成功經驗寫出來上報給帶領。隨後,這些經驗又在四個區推廣實行,一個月左右,四個區就設了150處新人小區、2000多處新人教會……不久,上面下發了「山東區兩項重點工作已見成效值得推廣」,看到上面對我們工作的肯定,我高興極了,同時心裡又有了一個大膽的計劃:「大幫轟」時,我們山東區的福音工作因受敵基督攔阻沒有果效,今天,神在回訪新人上祝福我們,使這項工作有了果效,現在中華大陸還沒有設立新人區的,我得設出第一個新人區,寫出工作彙報上交,給帶領個驚喜,讓帶領看看我的工作能力。就在這一存心的支配下,我立即趕到某地設立新人區,並很快設立了一個由20處新人小區組成的新人區,還寫出了講章。之後,我將區帶領向我彙報的所設新人小區及教會的數量如數彙報給帶領。看著帶領高興的樣子,我心裡也美滋滋的,雖然嘴上說著感謝神的話,但心裡卻想:我雖剛幹這項工作,但也不比別人差,看來我還有點能力,工作也沒感覺難嘛!然而,就在我陷在沾沾自喜的情形中自我欣賞時,神公義的審判刑罰悄悄臨到了我。

春節剛過,我就聽區帶領反映新人教會的很多新人被大紅龍的反傳謠言攪下去了,有的新人教會只剩下七八個人;有的光設了兩名帶領、三名執事,除此之外教會裡根本沒人,只是個空架子;還有很多新人小區的帶領工人不合用,有的乾脆甩手不幹了……聽到這一消息,我心裡一驚:怎麼會這樣?為了查明實情,我趕緊針對一個區、一個小區、一個新人教會挨個排查、摳問,最後的結果正是如此,有的地方800多處新人教會,而能達到70%以上正常聚會的只有300多處,其餘的都不合格。這時,我傻眼了,心怦怦直跳:怎麼會是這樣?這可怎麼向神交賬?惶恐中,我想起上面的交通中說:「凡是在傳福音中虛報數字,只報給多少人傳過福音的虛浮沒意義的數字而不報傳福音實際得人實數的,這是明目張膽地弄虛作假欺騙神的作法,這樣的人可咒、可詛!」我陷入了痛苦的熬煉中:我不就是明目張膽地虛報數字欺騙神嗎?不正是可咒、可詛的對象嗎?想想我對所設立的2000多處教會都是道聽途說的,並沒有一處是實實際際落實的,對於所設立的教會具體有多少人聚會,有多少人真心信神,又有多少人能做帶領工人,我都從未了解,一概不知,我光知道急功近利,忙著在數字上下功夫,將道聽途說來的一個連自己都不了解虛實的數字報上去就享受起了「勝利成果」,我這不是嚴重的欺騙神嗎?想到這裡,我的心瑟瑟發抖,只感到自己已嚴重觸犯了神的性情,神肯定不會饒恕我了,若不開除隔離也得撤換,肯定是沒好了。從此,我就像做了賊一樣,心天天提到嗓子眼上,隨時等待著神對我的處置。帶領知道情況後與我交通,既然過犯已經產生,那我們只有接受教訓,認罪悔改,趕緊迎難而上積極配合把新人找回來,彌補過犯才是當前該做的。帶領的一番話讓我的心裡有了絲希望,我想:把新人找上來就能代表我的悔改,神就還會憐憫我的。這時的我雖然心裡火燒火燎的難受,但我不敢怠慢,為不徹底淪為敵基督而立即行動了起來。

我晝夜不停地給區帶領和辦事員聚會、交通,接連通宵達旦,熬得我只感到頭昏腦脹、昏天黑地。可半個月過去了,不見果效;一個月過去了,還是老樣子。而且,無論我走到哪裡,聽到的都是埋怨、誤解、消極的聲音。於是,我又竭力交通162條原則,但還是沒果效。失去了神帶領的我就像無頭的蒼蠅一樣漫無目標地忙碌著,天天見人聚會,忙得連神話也顧不上吃喝,坐在車上就算休息了,但工作卻仍毫無起色。我天天活在極度的煎熬中生不如死,開始煩區帶領,埋怨她們光說不幹,而且心裡越來越沒勁,只是勉強硬撐著。一天,我看到一段神話:「……人本性裡敗壞的東西必須通過試煉解決,人裡面哪些地方沒通過就必須在哪些地方受些熬煉,這是神的安排。神給你擺設環境,迫使你在這環境裡面受熬煉來認識自己的敗壞,最終達到寧可死也能放下自己的企圖、慾望,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所以對於人來說,如果沒有幾年的熬煉,沒有一定的苦難,人在思想上、在心靈裡面擺脫不了肉體敗壞的轄制。人在哪方面還受撒但的轄制,在哪方面還有自己的慾望,還有自己的要求,那你就應該在哪方面受苦。只有在苦難中能學到功課,就是能夠得著真理,明白神的心意。其實,許多真理都是在苦難試煉的經歷中明白的,沒有一個人說,在安逸的環境裡面、在順境裡就明白神的心意,就認識到神的全能智慧,領略到神的公義性情,那是不可能的事!」神審判刑罰的話語使我痛苦死寂的心有了一點知覺,不禁回到神面前反省,才認識到自己這段時間的情形:我努力地設教會、設小區是為了爭名奪利、爭光露臉,為了在中華大陸排第一,當別人的頭;我寫出成功的講章是為出人頭地,顯示自己的能力;我留下過犯後賣力地想挽回局面,還是想保住自己的地位,免得被撤換……看看自己信神多年,如今還是狂妄自大、野心十足,污穢敗壞得破爛不堪,整天為名為利絞盡腦汁,心裡卻沒有一點為神的成分,我實在是被撒但敗壞至極的破爛物,不值錢的賤貨,心已壞透了,已變成黑心了!本來神給我託付是為讓我操練做人,而我卻不老實、不規矩,竟不知天高地厚,企圖高居人上,佔山為王,這怎能不惹神厭憎、憤怒?在神的帶領下,我認識到自己帶著這狂妄的野心即使跑斷腿、累斷腰也不會蒙神悅納,更不會有果效隨著。於是,我努力地扭轉自己的觀點、擺對自己的存心,希望藉著自己的轉變能儘快得到神的祝福把新人找回來。但是無論我怎麼擺存心、轉觀點,工作不但不見果效,反而越來越陷入困境:各級帶領工人都活在怕淘汰的情形中,都在用人的辦法配合,不分晝夜地忙著聚會交通,既顧不上靈修,也沒有個人的生命進入,個個都活在黑暗中受刑罰;老教會的弟兄姊妹白天晚上忙著找新人,幾乎都沒有了教會生活,並且因著找不回新人而陷在消極中喊苦叫難、怨聲載道,甚至有的去打工掙錢;還有支一線隊因不注重進入真理,受到邪說謬論的迷惑,陷入混亂;有的地方大紅龍不停地攪擾,弟兄姊妹都活在轄制中,既不敢聚會,也不敢傳福音……這時,已是焦頭爛額的我徹底垮了,我仆倒在神面前痛哭流涕:神啊,我抵擋了你,就該遭你咒詛、懲罰,但我願意悔改、變化,願你引導我,使我能認識自己……這時我想起神話說:「你若憑著你的能力、你的知識去做你的事業,那你永遠是一個失敗者,你永遠是一個沒有神祝福的人,因為神不接納你所做的一切,他不承認你是在做正義的事業,也不認可你是在為人類謀福利,他會說你做的事都是在用人類的知識與人類的力量而努力推開神對人類的保守,是在否認神的祝福,他會說你是在引導人類走向黑暗,走向死亡,走向漫無邊際的人類無神失去神祝福的開端。……人類沒有了神的祝福就等於人類沒有了太陽,不管統治者多麼兢兢業業地為他的人民貢獻什麼,不管人類在一起召開多少次正義大會,都不會扭轉乾坤,都不會改變人類的命運。」神的話句句敲打著我麻木的心,我不禁捫心自問:這些日子以來,我所有的努力真的是為滿足神做的嗎?真是為了見證神、為了扶持好神選民而做的嗎?不是!我全是在憑著自己的素質、能力來博得神的歡欣,爭取神的祝福。我根本沒有進入真理原則,按著神的要求用真理扶持、澆灌弟兄姊妹,引導他們進入真理實際,而是一直在緊追不捨地向他們要工作果效,誤導他們走保羅的道路!將他們都陷入了無神帶領的死亡絕地!我越想越害怕,彷彿看到了神像獅子一樣威嚴、烈怒不容觸犯的性情,禁不住恐懼戰兢,俯伏在神面前泣不成聲:「神啊,我的本性太邪惡了!所作所為都是抵擋你、觸犯你,你向我掩面不搭理我,使我體嘗到離開你生不如死的滋味,心裡如油煎一樣的難熬,這是我與你作對的後果,我知道自己罪孽深重不配你再施憐憫,不管你怎麼對待我都願接受。神啊,我不求你饒恕我,只求你能開啟、憐憫弟兄姊妹,帶領他們走出黑暗,使他們能活在你的光中。神啊,我的心太黑了、太毒了!如今在你的刑罰審判中我才覺得良心有了點知覺,才有了點同情心,才覺得新人可憐,為把新人找回來,我願意繼續與你配合,若我再為名利作工,就讓我立即死去,我不配活在你面前。」因我知道自己已觸怒了神的性情,給弟兄姊妹帶來了太大的災難,心裡再也沒有了為自己的成分,我只有痛苦地向神求告,求神對弟兄姊妹施下憐憫。在這樣的熬煉中,我不知神還會不會憐憫我,我只有在神面前悔改,無聲地等待,我熬得死去活來,不知這熬煉何時到頭。

2013年3月,就在我像一隻失迷的小羊無路前行時,神的救恩臨到了我,74輯講道交通與3月5日上面的交通下來了。帶領來給我聚會,並帶著我一段一段地聽講道,聽一段針對教會弟兄姊妹的難處交通一段,聽著聽著,不知不覺我心裡透亮了,認識到今天工作四面楚歌、陷入困境,並不是神不作,只因我太自私卑鄙,沒有愛神的心,盡本分的摻雜太多,一心只為名利、為前途追求,即使有了過犯傷透神心也仍不悔改,仍不能為愛神去盡本分,而是一直為自己的前途命運苦心奔波,所以聖靈在我身上一直沒有作工的機會。此時,我心裡悲喜交集,激動萬分,神沒有按我的過犯待我,他又一次向我施下了憐憫,讓我在黑暗中看見了光!我心裡暗暗向神獻上感謝:「神哪!你沒離開我,我如此悖逆你,你還在開啟我,還能讓我聽懂上面的講道,是你的救恩再次臨到了我,我願意再奮起,即使在逆境中也追求愛你!」我這本無希望的人如同找到了救命稻草,從無底深坑裡爬了上來。我急忙召集區帶領聚會,也與他們一段段地針對教會存在的問題聽講道交通,漸漸地,我們都看見了光,看見了前行的道路,裡面的情形越來越好,又有了與神配合的信心,決定以自己的行動來追求愛神一次。我們都深知這是神又一次憐憫了我們、寬赦了我們一切的過犯,大家都痛哭流淚地向神禱告悔改,願意接受真理,接受神的親自帶領,迅速帶著弟兄姊妹聽交通,順服神的作工,接受神的最新亮光,直至達到果效。就這樣,我們都在神的帶領下逐漸活了過來,所有的帶領工人都互相帶動,接受上面的交通帶領,立定心志把新人找回來安慰神心。隨之,各方面的工作起死回生,原來一個區十天找回新人80多個,福音工作幾乎停止,自聽了講道後,同樣的時間竟找回新人5000多;原來設立的新人教會藉著找回的新人越來越多,合格率也越來越大,而且福音工作果效也不斷上升;弟兄姊妹通過聽講道,不知不覺信心大增,都相信大紅龍在神的主宰之下,它只不過是為成全神選民效力的工具,因此不再受大紅龍轄制,都願忍受一切逼迫患難傳福音見證神,以還報神的拯救之恩。從此,弟兄姊妹都恢復了正常的教會生活,都懷著對神的感恩之心信心百倍地投入到了各自的工作中。看著弟兄姊妹現在的熱火勁,我內心充滿深深的自責與虧欠,我知道都是因著我盡本分不走正路,一味地為自己的地位圖謀,給弟兄姊妹帶來這麼大的災難與痛苦,將他們都置於水深火熱的黑暗中失去神的帶領,生命受到極大的虧損,尤其一想到每個新人都是神用心血代價換來的,都是弟兄姊妹冒著生命危險傳過來的,可自己不給予及時的澆灌,使得多少新人退去,想到這些,我的心就不由得顫抖、痛苦,真覺得自己罪孽深重,對不起弟兄姊妹,對不起神的拯救和憐憫,心裡痛恨自己太卑鄙、太惡毒,不配活在人世間。因此,我常常向神禱告:神哪,是你再次恩待了我,若不是你道成肉身來拯救我們,就我這樣一個充滿叛逆、抵擋的狂妄之徒,即使有十個我、二十個我也早已被你擊殺、咒詛,哪還有我活著的餘地!神啊,感謝你道成肉身拯救我,感謝你讓我親身經歷、體嘗你的刑罰審判,使我切實感受到了你對我極大的愛與拯救。一天,我看到神說:「我們就應該有一個心志:無論臨到多大的環境,無論臨到什麼樣的難處,無論我們如何軟弱、如何消極,我們不能對性情變化這方面的事失去信心,也不能對神所說的話失去信心。神給人有應許,需要人有心志也有這個毅力去承受。神不喜歡懦夫,神喜歡有心志的人,即使你流露了好多敗壞,即使你走了很多彎路,或者中間有很多過犯,曾經抵擋過神,或者是有些人對神心存一些褻瀆也好,或者是埋怨也好、抵觸也好,這個神不看,神只看人有朝一日能不能變化。」我滿含熱淚一遍遍讀著神這慈母般的安慰、鼓勵之語,心裡有說不出的感動和虧欠,我真實感受到了神對我的寬容和理解,認識到只因著我太敗壞,神才不得已這樣審判刑罰,我彷彿看到神一直在等待、期盼著我能有毅力、有心志從失敗跌倒中爬起,為得真理而站立,等待著我的心能真實歸向他。不知不覺,我對神的誤解完全消失了,只願盡好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來報答神的愛,安慰神的心。

感謝神的審判刑罰,使我從失敗挫折中明白了只有追求真理、實行真理,追求性情變化才是一條最正確的路,除此之外全是虛空、全是失敗。雖然審判刑罰使我裡面受了痛苦,但這也讓我認識了自己的敗壞本性,認識到自己走錯了道路而從此勒馬回頭、死裡逃生,若不是神的審判刑罰,就按我這狂妄自大、任意妄為的撒但本性,也許早已成為敵基督闖下塌天大禍,而被神咒詛擊殺,哪還能像今天一樣得以在神前站立?想想我一次次悖逆抵擋、一次次跌倒失敗,都是神的審判刑罰、試煉熬煉將我帶領出了死亡的泥潭,使我一次次放棄自己錯誤的追求而接受神的帶領,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中追求人生。神對我這個敗壞之人的愛太大了、太深了!我今生今世都無法報答,即使將性命獻上也不能還報萬一。神啊,感謝你對我的愛!大衛為了完成建造聖殿的宏願讓人類都敬拜神,他一生嘔心瀝血、兢兢業業為你建造聖殿,別無他求,為通行你旨意奮戰終生。我也願在你面前立下誓言,今後,決不再為一文錢不值的地位去拼搏,只願接受你更重的刑罰審判,以便使自己早日得潔淨、得變化,能像大衛一樣為你花費,和弟兄姊妹同心協力擴展你的福音,建立更多的教會,讓人人都來追隨你、敬拜你,以獻上我畢生的精力來完成你的託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