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進入的經歷見證(第一輯)

目錄

26 是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喚醒我這麻木的心

四川省 嚮往

每當看到神話說:「殘酷的人類啊!勾心鬥角、你爭我奪、爭名奪利、互相廝殺何時到頭?儘管神的話語說了千千萬,但人無有醒悟的,為家庭為兒女、工作、前途、地位、虛榮、錢財,為吃為穿為肉體,有誰真正為了神?即使是為了神的人也幾乎很少有幾個是認識神的,有幾個不為自己個人的利益?有幾個不為維護自己的地位而壓制別人、排斥別人?所以說不知多少次神被迫被判為死刑,多少殘酷的法官給神定了罪,把神重新釘在十字架上……」我心裡就特別受刑罰。回想以往因我不追求真理,在盡本分中屢次和同工配搭比試高低,為爭名奪利甚至能壓制對方、排斥對方,不但自己生命受了虧損,也給神家工作帶來了虧損。儘管神擺設好多環境來拯救我,但麻木的我絲毫不理會神的意思。而神仍在憐憫我、拯救我,藉著一次次的刑罰審判我才醒悟,看見自己敗壞太深,沒有人性,所做所行傷神心太多。

1999年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當時我家盡接待的本分,看到有的弟兄姊妹交通得很好,不論什麼問題都能找神話解決,我們都願意與他們接觸,有什麼問題都願與他們敞開心交通,我很羨慕他們,心想:我若有一天也和他們一樣弟兄姊妹都圍著我,我也能解決好多弟兄姊妹的問題該有多好呀!帶著這種存心我開始追求,那是2007年我蒙了神的高抬與厚愛,盡上了小區帶領的本分,作工對象不對的情形、弟兄姊妹的難處、小區中存在的各種問題弟兄姊妹都跟我反映,我有種「眾星捧月」的感覺,覺得這幾年的努力值得,現在我也能交通一些真理,也能解決弟兄姊妹的一些難處了,雖然工作量大一些,問題多一些,但我「任勞任怨」。為了能保住這個位子,滿足自己的虛榮心,盡本分時我表現得很好、很積極,不管帶領交通落實哪項工作,有時同工覺得難或不願配合,可我每次都答應得很好,再有難處也不說出來,我都積極迎合,即使有不明白的地方我也附和,以此博得帶領的好評。

為了能讓帶領高看,能在同工之中脫穎而出,我開始琢磨怎樣做能達到我的目的:福音工作上最能露臉,能證實自己有工作能力,還能博得帶領的好評,只要福音工作有果效,其他工作果效不好也不算大問題,帶領也不會對付修理我的。於是我開始安排佈置工作,在抓福音工作上我改變了作工方式,對弟兄姊妹不再循循善誘,只要他們說福音工作存在哪些難處時,我就對付修理他們,開始對教會帶領實行卡、壓、逼、管的手段來追問果效,只要果效不好我就發火:「怎麼回事才得這幾個人,還想幹嗎?下個月再沒果效就得撤換。」也不考慮弟兄姊妹的身量大小,也不用真理解決弟兄姊妹臨到的問題與難處,一味地實行卡、壓、逼、管的手段來達到保住自己地位的目的。很快果效上來一些了,我心裡很高興,認為果效上來了,我在同工中也是數一數二了,開始欣賞自己。沒有多久調來一個弟兄,他人長得好又會說話還能交通,他下教會走了一圈,弟兄姊妹都誇獎他會交通。我心裡很難過,人都說他會交通,言外之意就是我不會交通唄!這個弟兄若不來就好了。衡量一下自己各方面還真的不如他,但我不想甘拜下風。此時,我活在爭名奪利的情形中,無心搭理教會裡存在的各種問題,開始注重自己的穿著、自己的言談舉止,聚會時故意顯露自己的高明,讓弟兄姊妹高看,還有時貶低與我配搭的弟兄,觀察著作工對象對我的態度。我活在了不對的情形中無法自拔,處處與這個弟兄比高低,徹底失去了聖靈作工。不久神的公義性情臨到了我,我被撤換了,當聽到「撤換」兩個字的時候,我心如刀絞,臉面、地位、前途湧上心頭……在神的審判刑罰中我對自己的本性沒有一點認識,反而猜測帶領在別的地方解剖我,我以後怎麼見人呀,認識我的人會怎麼看我呢?我活在了撒但的網羅中開始發怨言,後悔當初不該盡帶領的本分,要不做帶領怎麼能落到這個地步……我越想心裡越苦,活在了神的刑罰之中,晚上經常失眠,盡胡思亂想,最後我的精神幾乎崩潰了,有幾次都想到柏油路上讓車軋死……此時我知道自己的情形很危險,但我無力掙脫,不得已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哪,此時此刻我活在了黑暗之中被撒但愚弄,心裡很痛苦,今天臨到我的一切我不願接受,想逃脫你的刑罰審判,我已背叛你發怨言了,神哪!求你保守我的心,使我能反省認識自己,願神憐憫我。」過後我看到人的交通中說:「有一些人神對他也特別地恩待、高抬,提拔他做帶領,提拔他做工人,安排他作重要工作,可是,他沒有還報神愛的心,老為自己的肉體活著,老為地位、名譽活著,老想見證自己,讓人都尊重他,你們說這樣的事是不是善行啊?不是吧。這樣的人就是不知道什麼叫安慰神的心,他不體貼神的心意,他只為滿足自己;這樣的人就是傷害神心的人,這樣的人他所做的都是惡行,嚴重地傷害了神的心,太傷神心了!神提拔人做帶領、做工人,那是為了培養你,為了讓你達到被成全,可人不但不體貼神的心意,反而為自己做事,不為見證神、讓神選民得著生命進入而作工作,盡為見證自己、為達到自己的目的、為了使自己在神選民心中有地位而做事。這樣的人就是最抵擋神、最傷害神心的人,這是屬於背叛神的表現,用人的話說,叫不識抬舉,用屬靈術語說,這樣的人是抵擋神的惡人。」這段交通猶如兩刃利劍扎在了我的心上,讓我倍受刑罰,我能做帶領是神的恩待、高抬,神是為了讓我達到被成全,可我卻不體貼神的心意,不知還報神愛,老為地位、名譽活著,盡為見證自己,其實質就是抵擋神、背叛神,我的所作所為讓神厭憎,神停止了我的事奉,從中讓我看到神家是真理掌權、神掌權。回想自己的追求:認為維護好跟帶領的關係就能保住自己的地位,為此我在帶領面前點頭哈腰,隨聲附和,但在弟兄姊妹面前卻又是一副嘴臉,我太醜陋了!為了地位不擇手段,想利用弟兄姊妹達到自己出人頭地的目的,對弟兄姊妹的生命不負責任,一直採取壓、卡、逼、管的方式,導致作工對象都害怕我、遠離我,不敢與我交心,但我並沒有回轉反省自己。神把這個弟兄擺在我的面前,我不但不藉著這樣的環境學功課,反而爭名奪利更厲害,表演著自己的肉體,最後讓神厭憎失去聖靈作工,今天臨到撤換是神的公義性情臨到了我,是對我最好的審判,也是最好的拯救,更是神極大的愛,否則我正走敵基督的道路還渾然不知,是神止住了我作惡的腳步,我悔恨當初自己追求的出發點就不對自己也沒注重解決,才導致今天的失敗。那段時間每當唱225首經歷詩歌:「我觸犯你性情後,落在了黑暗之中,嘗盡撒但的苦害,真是淒涼又無助,良心控告和譴責,讓我生不如死,才知良心平安是多麼幸福。多少成全的機會都被我錯過,真是辜負了你的良苦用心,就是我獻所有又怎能彌補你心創傷。神啊實際神,多想再回到從前,一切都重新開始。心中滿了奢侈要求,怎能與你相合;盡貪享地位之福,怎能不跌倒。從未體貼你心意,盡與你消極對抗,事奉你的同時還在抵擋欺騙。若不是你的憐憫,我哪還有今天,按我所作所為早已死有餘辜,我的這口氣息是你忍耐換來的,神啊實際神,真不該讓你為我受這麼多的苦。你的生命言語,牽動著我的心,你的叮嚀與囑託,給我無窮的力量,使我從挫折失敗中重新站起來,知道了生命的價值,知道我受造為何。面對你的最後要求,我怎能再迴避,願以實際表現來報答你的代價,無論是得福受禍,我只求滿足你,願將自己交給你,哪怕一無所獲也要緊緊追隨你。」我就會痛哭流淚。這樣的熬煉伴隨我一年多光陰,使我對自己的前途命運放下了一些,雖然當時讓我死去活來,猶如蛻了一層皮似的,但不知不覺我追求地位前途的慾望不那麼強烈了,我感到這樣的熬煉對我太有益處。

2012年帶領安排我與一弟兄負責一個地方的清除開除工作。因自己已好長時間不作教會工作了,對一些原則都不太明白與掌握,教會中存在的一些疑難問題及在清除開除工作中涉及定性的問題,我就覺得有些難度。而這個弟兄一直作教會工作,正彌補了我的缺少,是我該吸取的,這也是神的愛,神沒把難擔的擔子壓在我的身上。配合中,工作是由他彙報,涉及定性的事也是他交通得多,給作工對象聚會時也是他先交通,甚至多交通,久而久之好像沒有我的存在,我裡面的東西就出來了:咱倆配搭,你交通得是比我強,但在福音工作上我比你強,再能交通也得有實際呀,上面不是交通作清除開除工作的同時不能耽誤福音工作嗎?你老是講、講、講,顯露自己,還不如咱倆分開,這樣我也能發揮特長,我不是沒能力,別看我交通不如你,但作實際工作比你強,況且福音工作是我的強項。這時帶領來信說,因工作的需要讓我倆分開,一人負責一個範圍。雖然我負責範圍的各項工作沒有這個弟兄負責範圍的果效好,但我很高興,這回「英雄有用武之地了」!別看現在各項工作果效不好,等我把果效抓起來時就證明我有工作能力。分開後我馬上投入到工作中,開始安排佈置,跟弟兄姊妹交通工作安排又找神話,經過一番努力各項工作的確有些好轉。我不由得想:弟兄的果效啥樣呢?會不會比我好?等我們聚會時得知我的福音工作的確比弟兄的好,比他得的人多,我暗自高興:我終於比你強了,可以揚眉吐氣了。我正高興時聖靈在我裡面責備:「你這不是竊取神的榮耀嗎?」我心裡一沉,是呀,傳福音是每個神選民的義務和責任,可我卻把福音工作當成爭名奪利的一個途徑,再說能得些人是弟兄姊妹的配合,是神的祝福,我又有什麼可自誇的。想到這我的臉紅了,我太卑鄙了,神是聖潔的不容我裡面有敗壞存在,當我認識到我的情形時,我感謝神使我迷途知返,我不願再為名利地位去追求了。以後的日子裡我注重在神話上下功夫,臨到事從神領受,不知不覺我裡面爭名奪利的心小了,只是與同工比愛神的心,能取長補短。不久我被提拔盡另一項本分,我很意外,知道是神對我的高抬,我很珍惜這個本分,願與神配合盡自己的全力來滿足神的心。

2012年8月份帶領給我交通,安排我到外地盡本分,當時我滿口答應,等要走時,帶領說:「還是讓那個弟兄與你配搭,這樣對神家工作有利……」她徵求我的意見,我說「可以,我願意和這個弟兄配搭」,當我們見面在一起聚會時,弟兄敞開心說:「選上你,我還有些不服氣,你交通得還不如我呢!」他不經意的一句話,卻使我裡面翻江倒海,原以為對弟兄的成見已經放下,但聽他這麼一說,我裡面的東西又出來了:真後悔,不該答應和他一起去,他知道我的半斤八兩,還以為到了那邊,我這個「外來的和尚會唸經」呢,唉!如今沒辦法了。我強裝笑臉好像無所謂,但我想:我是不會交通,但為什麼先選了我,還是我比你強,不信作工場地見。我倆坐車到目的地後,便開始投入到盡本分中。剛開始我們見作工對象時,我禱告背叛肉體,約束自己得和諧配搭,他針對作工對象的情形交通時我注意聽,並為他禱告,福音工作我交通。過段時間,我聽他交通得比我透亮時,在與作工對象聚會時就一句話也不想交通,盼望著聚會早點結束,總想逃避。那時我們負責範圍的跨度大,正好我想了個辦法,若是分開抓我就不受轄制了,等我把我的想法跟弟兄說明時,他說「既然跨度大對工作不利,咱倆分開也行」,他同意了。分開後跟作工對象聚會時我就滔滔不絕,又交通又安排又佈置,我對他們滿了「負擔」。不久各項工作就見果效了,相反弟兄那邊的工作沒有什麼起色,我也不管不問,好像與我無關。這時帶領給我們聚會得知我們分開抓,給我們交通我們的工作職責,和諧配搭的真理,我也願意接受,不再「分家」。但我倆都以我們工作熟悉一些先這麼走著為由,還是各幹各的,怕帶領說我,我也到弟兄負責的地方去給作工對象交通,但總覺得不是自己範圍的,若交通好了,他們有果效了,又好像是弟兄抓的工作,我應付一下,以自己這邊有行政事務的工作為由,匆匆地回來了。弟兄那邊一直沒有果效,我並沒有自責與害怕,對神沒一點敬畏的心,即使帶領交通了幾次我也沒當一回事。直到彙報工作時,我傻眼了,雖然我負責的地方得了很多人,但我倆加起來整個範圍得的人並不多。此時我才感到害怕,為了證實自己,「作工場地見」的不對存心支配著我,在福音工作上我是比他強了,但那邊的福音工作幾乎停止,上面說任何情況下福音工作都不能停止,我成了攔阻神旨意通行的攔路虎、絆腳石。我不得不在神話裡尋求導致今天這個局面的根源,當我看到神的話說:「作為每個事奉的人,你得能做到凡事維護教會的利益,不為個人利益著想,不能搞獨來獨往,你拆他的台,他拆你的台,能這樣行的人就不配事奉神!這種人性情太壞,沒有一點人性,純屬撒但!是畜類!在你們中間直到現在還有這樣的事,甚至在交通中互相攻擊,故意找藉口,因為一點小事就爭得面紅耳赤,誰也不肯放下自己,彼此各存心腹事,都在觀察著對方,也在戒備著對方。這樣的性情怎能事奉神呢?這樣的作工弟兄姊妹怎麼能得供應呢?你不僅不能把人帶入生命的正道上,反而把敗壞的性情注射給弟兄姊妹,你不是坑人嗎?你的良心太壞了,簡直是壞透了!你不進入實際,不實行真理,而且還不知羞恥地在別人面前暴露你的鬼性,你太沒臉皮了!把弟兄姊妹交給你帶,都讓你給帶到地獄裡了,你不是壞了良心的人嗎?也太不知羞恥了!」神嚴厲的話語揭示了我的本性實質,使我感到蒙羞。我能盡這本分是神的恩待高抬,把弟兄姊妹帶到神面前是神對我的託付,可我不進入實際,不實行真理,為了名利地位不顧神家利益,與這個弟兄明爭暗鬥,搞獨來獨往。現在正值福音擴展之際,神巴望更多的真心尋求的人早日歸回神的家中,可我不務正業,沒有愛神之心,不能體貼神的急切心意,把那些尋求真道的人帶到神面前,總是追求一文不值的名利地位,為了證實自己而不去幫助別人,工作上存在的問題也不互相交通,巴望別人趕不上自己,比自己強的地方就嫉妒,甚至排斥,拿工作作賭注,在弟兄姊妹面前顯露自己,話裡話外地高抬自己,貶低這個弟兄。我的性情太壞了,沒有一點人性!神厭憎這樣的人,我若不變化怎能事奉神呢?不進入實際又怎能把弟兄姊妹帶到神面前呢?此時我哭著來到神的面前禱告:「神哪!我錯了,都是我的悖逆,不知體貼你的心意,為證實自己,和這個弟兄賭氣,為了讓他服我,我昧著良心對工作不負責任。如今福音工作已受虧損,我在你面前已留下過犯,但我願意悔改,與這個弟兄和諧配搭,把福音工作的被動局面打開,我若還為地位爭鬥,願神你懲罰我,我願接受神的鑒察,阿們!」禱告完,我馬上坐車到弟兄那裡,與他敞開心交通,認識自己在神面前的悖逆,以及自己的打算計劃,我們互相交通認識自己。事後我們同心合意與神配合,開始扭轉工作上存在的偏差,查找漏洞、失誤,並總結我這邊成功的經驗,嚴格按著工作安排實行,不久福音工作就有了起色。從中我看見了神的公義性情,神是聖潔的不容許我裡面有污穢敗壞,當我被撒但愚弄不能自拔時,是神伸出了拯救之手把我從死亡的邊緣拉回來,使我脫離撒但的權勢得以回轉,我願追求真理,不再悖逆,願在神託付我的事上盡上我的忠心。

當我看到神話:「你們配搭時很少有人說:我想讓你給我交通這方面真理,因我不透亮。或說:你在這方面比我有經歷,給我指點一下好嗎?這樣做不好嗎?你們在上面真理聽得多,事奉方面懂得也多,你們配搭著下教會作工的人若不互相學習、互相交通、互相補足,還從哪能學功課?臨到什麼事的時候,你們都當互相交通,達到對你們的生命有益處。你們對各樣事仔細交通之後再作決定,這樣才是對教會負責任、不糊弄。下教會都走了一圈,再聚到一起,把所發現的問題與作工碰到的難處都交通出來,把所得的開啟、光照交通出來,這是事奉方面不可缺少的實行。你們得達到為了神的工作,為了教會的利益,為了把弟兄姊妹都帶起來,有和諧的配搭,你配搭我的,我配搭你的,互相補足,達到更好的作工果效,以此來體貼神的心意,這才叫真實的配搭,這才是真正進入的人。」在神話中我找到了實行進入的路,知道了怎樣配搭事奉,我明白了神的心意,因每個人都有其長處,神就是讓人發揮其長處來配合神家工作,同時人的短處也得著了補足。和這個弟兄配搭正是我的需要,我在交通真理這方面差一些,是神的愛安排我與弟兄配搭,藉著弟兄的長處補足我的短處。我卻不明事理,與弟兄在一起不明白的也不尋求,有時他給我交通時我還不願意聽,和他勾心鬥角,這樣不僅使自己的生命受虧損,福音工作也受到了虧損。在以後的日子裡,我操練進入這方面的真理,自己不明白的地方或看不透的問題,就向這個弟兄尋求:這方面真理我不透亮你給我交通一下可以嗎?有時工作上存在難處我也尋求:這方面我不太懂你給我指點一下好嗎?從那之後我們配搭著下教會都能互相學習、互相補足,臨到什麼事的時候,我們也能互相交通,教會中存在的問題也能在一起找神話解決,成了生命靈裡的夥伴,能彼此包容、擔待、理解。有時我倆意見不統一,就本著只要對弟兄姊妹生命有利,對神家工作有利就行,即使臉面受些苦,我們也能放下自己。我們配搭得很愉快,各項工作也有了起色。

如今我已體嘗到神的愛,從心裡向神發出感謝與讚美。是全能神改變了我,使我不再為前途命運考慮打算,能為了通行神的旨意、完成神的託付盡上自己的全力,能以神的心為心,以神的負擔為負擔,不再考慮前途得失,哪怕前途一無所有,什麼也得不著,也要以愛神的心來信神。作為一個事奉神的人就應為神獻上自己的一切,神希望人都能成為神的知己,這是神對人殷切的期望。我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雖然我現在還有許多敗壞,有許多肉體的軟弱,但我願意追求成為神的知己,能急神所急,想神所想,無論臨到什麼試煉、患難、痛苦都能以神家利益為重,追求成為一個合格的事奉神的人。」正如神話所說:「事奉神的人應該是神的知己,是神所喜悅的,能夠對神忠心無二。不管在人背後做的,還是在人面前做的,都能在神面前獲得神喜悅,在神面前能夠站立得住,不管人對你怎麼樣,你總是走自己該走的路,來體貼神的負擔,這才是神的知己。神的知己能夠直接事奉神是因著他有神的重託、神的負擔,他能以神的心為心,以神的負擔為負擔,不考慮前途得失,哪怕前途一無所有,什麼也得不著,但是他總以愛神的『心』來信神,所以說這樣的人就是神的知己。神的知己也就是神的知心人,只有神的知心人才能急神所急,想神所想,雖然肉體痛苦軟弱,但能忍痛割愛去滿足神,神把更多的負擔加給這樣的人,神要作的藉著這樣的人發表出來。」我願按神的要求去追求,只有走的路對了,才能獲得聖靈的作工,我願在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上下功夫,不再為那一文錢不值的名利地位去追求,這樣只能斷送我自己。我也從神的話中認識到了神喜悅什麼樣的人,什麼樣的人得神的稱許,我雖還有許多的敗壞需要得潔淨,還要經歷許多的審判刑罰之苦,但我看到了這是對我唯一的拯救,願神的審判刑罰伴隨我前行,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