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進入的經歷見證(第一輯)

目錄

27 隱蔽靈修使我從錯誤道路上回轉

黑龍江省 小草

因我們當地環境比較惡劣,多數帶領工人相繼被抓,所以,神家把我安排到別的地方隱蔽靈修,並把我和鄰區的姊妹安排在一個接待家庭住。剛靈修沒有幾天,上面就來信說:「現在是你們隱藏靈修反省自己的最好時機……必須認識自己盡本分的失誤與所走的錯誤道路,必須認識自己的本性實質與致命處在什麼地方,給自己帶來多大的虧損以及對神家工作的危害有多大,必須認識自己現實的生命進入該怎樣實行,還要根據這三方面寫出最實際的講道文章與經歷見證……」剛開始對神家的這項規定,我並沒有從中尋求摸著神的心意,後來通過靈修寫文章,我才明白了神的心意,真實地反省到自己信神多年一直走在錯誤的道路上,也認識到自己不追求真理、不實行真理的撒但本性,是神的愛又一次把我從死亡線上拉回來,使我重新走上正確的道路。

當看到上面要求寫文章時,我心想:以往總是找理由、找藉口,認為自己盡本分忙沒有時間寫,再加上自己文化素質差、生命進入淺寫不出好文章,一直都沒有實行過神家的這一要求,今天有這麼好的機會靈修,而且寫出合格的文章還要傳給上面,還得轉給追求真理的弟兄姊妹看。於是,我暗立心志一定要預備上這方面的善行,好好寫文章,爭取配合好神家這項工作。為了寫出好的文章,我天天看神話找題材,幾天之內就寫出一篇文章正準備往上交時,帶領就轉來幾篇合格的經歷見證文章供我們閱讀、參考。看著這些合格的文章再對照自己的文章,我的臉面、地位全出來了,心想:幸虧沒交上去,這要拿上去得多丟人哪,這區帶領就寫出這樣的文章,不行,我得重新審視我的文章不能被他們落下,怎麼也得選上一兩篇,不然弟兄姊妹會怎麼看我呀。不甘示弱的我又開始為搞好自己的小經營「奮鬥拼搏」了。以往肉體懶惰早晨不願起來吃喝神話,現在我把鬧鈴定到四點,早早地就起床看神話、找神話、寫文章。為了自己的文章能入選,我起早貪黑地忙也沒覺得太睏,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寫好了兩篇文章交上去了,接下來的日子我就等著來信看看自己的文章能不能被選上。正當我等得心急如焚時,帶領來信了,我迫不及待地打開看看有沒有我的文章,打開一看是和我一起住的姊妹的文章,此時的我就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渾身無力,心涼了半截,心想:我的文章一定是寫得不合格石沉大海了,要不怎麼沒有呢?看著別人的文章被選上,我心裡很不是滋味,對姊妹滿了嫉妒,又想到上面會怎麼看我,連篇文章都寫不出來還能當帶領嗎?弟兄姊妹又會怎麼看我?此時此刻,臉面、地位、前途命運一股腦兒地往外冒,我心灰意冷,再也沒勁寫文章了,活在了痛苦的熬煉之中。烈日炎炎、驕陽似火的盛夏,外面的太陽暴曬得像個大火爐,我心裡也猶如火一樣燃燒,站在窗前望著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心中感到一絲淒涼與無助,甚至想死了算了,像我這樣跟隨神多年也不追求真理,如今連篇文章也寫不出來活著有什麼價值。這時,神引導我來到神面前禱告,當我跪在神面前時已是淚如雨下:「神哪!你知道此時我內心的虛空與痛苦,我的心願意滿足你,但是受撒但本性的控制我總是身不由己地抵擋你,看到自己的文章沒有被選上我就消極,灰心失望,甚至要以死來與你對抗,我看見自己悖逆抵擋神的本性實在是該遭咒詛。神啊!求你光照開啟我,也願你狠狠地審判刑罰我,使我能認識你,更能認識我自己。」禱告完後,我翻開神話,看到神說:「嘴上說著背叛老己實行真理,手裡卻幹著另外的活計,心中另有打算,這是什麼人?怎麼心與手就不能是一呢?講那麼多道就成了空頭字句了,這不是令人痛心的事嗎?你若不會實行神話,就證明你並未進入聖靈作工的方式裡,並未有聖靈的作工,沒有聖靈的引導。若你說你只能明白神的話不能實行神的話,那你不是喜愛真理的人,神不是來救贖這樣的人的。」神句句嚴厲審判刑罰的話語深深地扎在我的心上,使我蒙羞加慚愧。是啊,我不就是神話所揭示的這樣嗎?嘴上說得好聽,這回一定得好好寫文章來高舉神見證神,但心裡卻另有自己的打算與圖謀,想利用寫文章來樹立自己的形象,高舉、見證自己,以穩固自己的地位。我這樣為名為利與神爭奪榮耀,與神爭奪選民,不正是敵基督的表現嗎?當面一套背後一套,打著滿足神的旗號搞自己的經營,我的內心是何等的彎曲詭詐,我這樣的心口不一怎能不讓神厭憎呢?神家曾多次要求寫文章,可自己信神多年一直不追求真理,就怕寫文章,也根本不打算背叛肉體實行真理,如今藉著靈修寫文章才顯明自己沒有真理的可憐相。因為我無論做什麼都是為名利地位去做,從來就不注重實行真理滿足神,根本就沒有進入聖靈作工的方式裡,沒有得著真理又怎麼能寫出好的文章來見證神呢?今天我的文章沒有發表出去,這是神對我的愛,讓我藉此反省自己,看見自己的貧窮、可憐、瞎眼,從而追求真理,更是神的公義性情臨到了我,是神在審判我的悖逆,刑罰我的不義,以此來潔淨變化我裡面不對的追求觀點與卑鄙存心,而我卻不理解神的良苦用心,因著文章沒有被選上就要尋死覓活,以死來對抗神對我的拯救,我實在是不明事理的撒但子孫。此時,我明白了神的心意,不管我的文章能否被選上,我要實行真理,盡我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來滿足神,不再高舉自己、見證自己、表演撒但讓神傷心。

是神的愛把我從消極情形中帶了出來,使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獲得了聖靈作工又有信心配合繼續寫文章。沒過幾天又來信了,當我打開看時,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寫的文章竟然被選上了一篇。此時我的心真是悲喜交加,高興的是神藉著這篇文章給了我一點安慰,是在鼓勵我要繼續努力實行真理;悲哀的是我這被撒但敗壞的人實在是不可理喻,在神面前猶如潑婦一樣和神耍蠻,從來不會體貼神那顆善良的心。神總是擔諒著我的軟弱,為我的幼小而操心,為我的悖逆與敗壞而流淚流血,可我卻一點都不理解神,一點安慰都不能給神,總是悖逆傷神心,此時我想起第186首神話詩歌:「人在憂傷之時,神來安慰;人在軟弱的時候,神來扶持;人在失迷之時,神來引路;人在痛哭之時,神拭去其眼淚。但當神憂傷之時,誰能以心來安慰?當神悲傷之時,誰能補足神心的創傷?當神心急如焚時,誰能體貼神的心呢?」神話詩歌在我心裡蕩漾,不知不覺淚水模糊了我的視線,我越想越難過,越想越恨自己,不由仆倒在神前向神禱告:「神哪,我因著不能滿足自己而軟弱、憂傷、痛哭,但你不看我敗壞的一面,忍受著傷痛還用你的話語來開啟光照引導我,使我的心得到安慰,能從消極情形中走出來。而你的心因著我的悖逆與敗壞帶來的傷害又有誰來安慰呢?神哪,我的心實在是太麻木、太冰冷,與你的愛相比我簡直不配活著!神哪,我願在這段靈修的時間裡,藉著寫文章來反省自己跟隨你這些年給你帶來的傷害,認識自己悖逆抵擋你的撒但本性,使我麻木的心靈能醒悟過來,踏踏實實地追求真理來彌補對你的虧欠。神哪,願你引導我更深地認識自己,認識你的愛。」

神最知道我生命的需要和缺少,九月初,藉著上面的講道交通及時地澆灌與牧養,使我對自己信神多年所走的錯誤道路有了進深的認識,對神的愛也有了一些更深的體嘗。我聽到上面的講道交通中說:「現在我看見許多帶領工人盡本分、作工作盡守規條,根本不尋求真理,也不實行真理,有人說:那看有許多人作工作外表沒做錯事啊,也沒有作惡,那這樣的人到底能不能被成全呢?這是不是問題呀?帶領工人作工作沒有作惡,該做啥做啥,那這樣的作工作、這樣的盡本分到底能不能被成全?簡單地說,帶領工人盡本分忙得挺歡,成天忙碌,外表上作了很多的工作,神選民也沒看見他作過惡,你們說這樣的帶領工人能不能被成全,這裡面有什麼真理可尋求嗎?這裡面有問題了,按人的觀念,哎,他做帶領做得挺好,他盡哪方面本分也不錯呀,沒作惡,挺忙碌啊,看樣子還挺忠心,你們說這樣的帶領工人能不能被成全?」「那愛神與實行真理什麼關係呀?這裡面關係大了,比如說,你做一件事到底是為滿足誰,還是為滿足自己的私慾、喜好呢,還是為滿足神、愛神而做的,這是不是實行真理的原則呀?實行真理必須是為了滿足神、愛神來做事,這是實行真理的標準,那如果你做事外表上雖然看不出是作惡,但是是為了達到己的目的,是為了滿足己的喜好,是為了滿足自己做事的慾望,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地位讓人高看,讓人崇拜,這是什麼問題呀?這是不是保羅所做的?這是不是走敵基督道路啊?」面對上面嚴厲的對付修理與解剖,我的心又一次受了審判,看到我受撒但敗壞的本性支配做什麼事都有自己的存心目的,都不是為了尋求一方面真理,實行一方面真理。就像這次藉著靈修寫文章,在外表看我早起晚睡忙得不可開交,好像是在實行神家的要求,在接待家庭的姊妹來看做帶領真是不容易呀,起早貪黑的覺睡得也少;其實,我外面所做的這些都是假相,就是背叛肉體也不是為了實行真理,而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慾望,完全是為了自己的地位、臉面在做事,達到讓人高看、崇拜的目的。若不是神的審判刑罰及時臨到,把我的醜相完全暴露在光中,我還認識不到自己是一個迷惑人的敵基督。此時,我開始反省自己在神家盡本分多年,做什麼事是為了實行真理而做的。回想自己多年作工所走過的路:為了信神我在外盡本分多年受苦花費,沒有結婚;在盡本分中,因著受敗壞本性支配不能作好神家工作,被撤換多少次我也沒有離開,仍然在神家盡本分;因著我憑己意作工,高舉自己、見證自己,把人都帶到自己面前,觸犯神的性情失去聖靈工作,靈修反省三個月,當時也有想回家的念頭,但最後沒有隨從肉體背叛神;因我狂妄自是,作工中盡講字句道理,沒有實際以至把神家工作搞砸了,神利用大紅龍效力將我抓捕並勞教兩年,以此來對付我的撒但本性,出獄隔離後又出來盡本分;因我被撒但敗壞得和大紅龍的本性一樣有了地位就能打壓人,搞獨裁統治,神興起環境,藉著民主選舉,教會混亂寫檢舉信,把我告到上層帶領那裡,以此來審判刑罰、對付修理我的撒但本性,雖有軟弱但過後又從中爬起來繼續盡本分;現今又因著自己沒有敬畏神的心,盡本分憑想像、己意作工,違背工作安排胡作非為亂拆教會,不實行民主選舉,給教會造成混亂,不聽上面的安排隨意亂打電話,激起神的怒氣,神興起大紅龍迫害抓捕,導致多數帶領工人被抓,工作幾近癱瘓,如今自己也無法盡本分只能在家隱蔽靈修等等。以往我把自己這些外表的受苦花費,無論臨到什麼試煉、跌倒、失敗也沒有離開神,都當成自己實行真理的「標誌」,當成自己換取歸宿的資本,致使我越來越狂妄自大,根本不把神放在眼裡。在外表看,弟兄姊妹認為我很追求真理,神家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提拔順服,撤換也沒有怨言,不管臨到什麼事也沒有背叛神。在人看不能被定罪,但人不知道我做每件事背後的存心,今天藉著反省才認識到自己以往那些表現都不是為了愛神滿足神而實行真理,其中都帶著個人的私心,是為了達到自己得福的慾望,為了得到名利地位,讓人崇拜仰望,這走的不正是敵基督的道路嗎?這時,我才認識到自己以往把那些外表的作法當成實行真理,這樣的觀點是錯誤的,真正的實行真理不是看人外表怎麼做,而是看人做事的出發點,看人是帶著什麼樣的存心來盡本分為神花費,若是為了愛神滿足神,那人所做的在神看是在實行真理,蒙神稱許,相反,若人做事帶著個人的存心,是為個人利益而受苦付出,這樣的花費不但不能蒙神悅納,還會被神定罪。我又看到神話說:「不行真理的、不滿足神的、打岔他工作的都是惡人,這些人都是不可成全的人,都是神所厭棄的人。相反,那些實行真理能夠滿足神的、為神的工作而全然花費自己的都是被神成全的人,神要作成的正是這樣的一班人,神所作的工作也正是為了這些人。他所說的真理是針對那些肯實行的人說的,他不對那些不行真理的人說話,所說的長見識、長分辨是針對那些可行真理的人說的,所說的被成全的也是針對這些人說的。聖靈的作工是針對可行真理的人說的,有智慧、有人性這些都是針對肯實行真理的人說的,那些不行真理的人即使也聽了許多真理,也明白了許多真理,但因著其是惡人中的人,他們所明白的真理就都成了道理,成了字句,對他們的性情變化與他們的生活並無一點意義,他們都是對神不忠心的人,都是看見神卻得不著神的人,都是被神定罪的人。」神話的字裡行間流露出神威嚴、烈怒、不可觸犯的性情,句句審判、定罪的話語使我看到自己不實行真理的後果與結局。我認為天天跑路、撇棄花費,各種試煉熬煉臨到不離開,就是在實行真理,我並沒有用神話真理原則來對照自己的所做所行,而是在實行自己觀念中的真理。在神眼中凡不能為滿足神而做的,不為還報神愛而全身心花費自己的都是在作惡,正是不實行真理、打岔攪擾神作工的惡人,用外表的受苦、講字句道理來迷惑弟兄姊妹更是詭計多端的惡人,是被神懲罰的對象。神鑒察一切,我的存心與所做所行都在他的眼中被看為惡,因我不尋求真理,知道真理也不去實行,而是憑著自己的觀念、己意作工,講字句道理迷惑人,性情沒有一點變化,這就是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我走上了敵基督道路。通過上面講道交通的對付修理與解剖以及神話語的審判刑罰,使我對自己的本性和導致自己走上錯誤道路的根源有了一些真實的認識,感謝神這樣的拯救臨到了我。

藉著這樣的反省,不僅讓我認識到自己抵擋神的本性實質與所走的錯誤道路,更讓我看到了神美善的實質。神以他極大的忍耐、寬容與我的悖逆相對,為了喚醒我這麻木痴呆的心靈付了多少心血代價,如今回想起來,才深切地感受到神所作的一切對我都是愛,是對我最大限度的拯救。我看到神話說:「從作工步驟上、時間上,哪個步驟多長時間,哪個步驟說多少話,哪個步驟用哪些口氣、用哪些方式,再配合哪些真理讓你明白,這裡面都包含著他的良苦用心,都是他精密的安排、精密的計劃,他一直在用他的智慧來引導人類,來供應人,來服事人,一點一滴將人栽培到這麼大,帶到今天。凡是經歷過來的人到現在都有些認識,就我不說很多人都能說出來,一步一步的過程都讓人記憶猶新,這裡面的愛就不是用語言可以表達出來的。」「雖然人是受造之物,都是經撒但敗壞了,人不值錢,是賤貨,本性是這樣,但他並沒有按著人的實質去對待人,並沒有按著人該受的報應來對待人,話語雖然嚴厲,但始終以忍耐、寬容、憐憫待人……」「神對人類的愛是沒有條件、沒有索取的,他從人能得著什麼?人對神都是冷冰冰的,誰能把神當神待?人連一點安慰都不給神,到現在神也沒有得著人真實的愛。神只是無私地奉獻……」神語重心長的話語中帶著淡淡的哀愁,神的心在憂傷。從我信神到如今,神在我身上付出的心血代價無法數算,為了使我這被撒但敗壞得沒有一點人樣的人能恢復正常人的良心理智,神精密地安排計劃擺設多少效力品來成全我,又一直用他的話語來熬煉、揭示、教導、開啟、責備、提醒、勸勉、安慰。當我為前途命運擔憂,活在婚姻的熬煉中時,是神話的及時開啟使我不致迷失方向,落入撒但的網羅中被它苦害;當我狂妄自大高舉自己見證自己時,神興起大紅龍抓捕,使我受盡痛苦來到神前反省認識自己;當我貪享地位之福不作實際工作時,神藉著教會中的混亂來審判刑罰我,讓我看到自己沒有真理實際的可憐;當我憑己意胡作非為搞獨立王國時,聖靈離棄我,使我在跌倒失敗中認識自己的本性實質就是抵擋神與神為敵的,從而能低調做人,不敢再違背工作安排作工作……我所經歷的每一個環境都是神的精心安排,其中都包含著神對我極大的愛與拯救,我能跟隨神走到今天,是神一次次擺設環境修理對付,加給我苦難熬煉,又用他的話語一點一點地引導供應、澆灌餵養,才把我栽培到現在。而我這屬撒但的人卻一點不理解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不知道感恩於神,更沒有還報神愛的心,反而把神的心血代價當成自己的功勞、資本到處去炫耀,讓人注重自己的形象,想佔有人,在人心裡有地位,這不正是標準的抵擋神的保羅嗎?我雖然敗壞到不可救藥的地步,按我的所做所行早該被神懲罰、咒詛,但神並沒有按我的本性實質來報應對待我,而是默默無聞帶著傷痕在愛著我,用他無私的愛在等待著我醒悟的那一天,希望有一天我能明白神所作這一切工作的良苦用心與心血代價。神的愛太無私、太偉大了!此時,我發自內心地向神禱告:「神啊!你愛我一直在默默地為我付出、忍受著,一直在漫長地守候、等待著,而我卻麻木痴呆,總是以一顆冰冷的心來對待你,你給了我真實的愛,我卻沒有愛你的心,我愛的是前途命運,是地位名利,是讓人擁護高看。神啊!我這樣的敗壞、沒有良心實在不配你來愛,你來拯救,我與你為敵,走上不歸路,但你對我還是不離不棄,擊打、管教、提醒、勸勉、引導我走正路,神啊!我這低賤的人沒有什麼能還給你的,我只有在這有限的時間裡來追求愛你,用我的一顆真心來還報你對我的拯救,在你面前能有敬畏你的心,在每天臨到的事上都能尋求真理,有意識地實行真理,不再憑己意做事,不再實行自己觀念中的真理,如果我再為個人利益圖謀,不能為了愛你而實行真理,願你興起環境及人、事、物來狠狠地審判、對付、修理我,咒詛懲罰我也可以,使我能向你回轉,不再抵擋你、背叛你。神啊!我願更多地在你的審判刑罰中發現你的可愛之處,我願更深地愛你,更多地藉著你的修理對付認識自己自私卑鄙醜陋的靈魂,使我能厭憎恨惡我自己,追求性情變化來滿足你,讓你能因著我在地上有合你心意的活出而得享受、得安慰。」

感謝神的帶領,如今我明白了上面要求在隱蔽靈修期間寫文章是為了讓我更好地反省自己、認識自己,看看自己信神多年到底走的是什麼道路,這樣繼續走下去的危險後果是什麼,以便能使我的生命有長進,能更好地實行真理來滿足神,有合神心意的事奉。如果不是藉著這樣的靈修寫文章,我還不會真實地反省自己,還會憑著觀念、想像、己意事奉神,在保羅的錯誤道路上越走越遠,不追求真理,也不實行真理,最終只能自取滅亡。隱蔽靈修正是神對我最真實的拯救,使我認識到自己所走的錯誤道路,也明白了該如何走以後的道路,在凡事上都能存著敬畏神的心尋求真理,做每一件事的時候都能為了愛神滿足神去做,不再為自己的地位名利毫無價值地活著,只有這樣才是實行真理,只有這樣實行真理才合神心意,才是有真理實際蒙神稱許的人。感謝神藉著隱蔽靈修把我從敵基督的道路上拉回來,走合神心意的事奉之路,我願重新做人來安慰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