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生命進入的經歷見證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28 神拯救我太不容易了

吉林省 還報

從小母親就教育我:人活著做人得有良心,知道孝順父母。等我長大了母親又給我灌輸: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得做個賢妻良母,虎毒不食子,丈夫再不好也是「一日夫妻百日恩」,孩子再不好也是娘身上掉下來的肉,到任何時候不能不管。受這樣的家庭教育薰陶,在我的思想裡便認為這就是做人,這樣做了良心就平安,否則就是大逆不道,就要遭到老天爺的報應與懲罰。我爸爸是一個賭徒,從來不顧家,媽媽為撫養我們四個孩子沒少受苦,不管生活多難媽媽也沒有丟下我們不管,看到媽媽為我們受的苦,我從小就立志長大後一定要孝順父母,不讓媽媽再受半點委屈。所以,我十四歲時就在家裡幹活,什麼活都幹,不管生活怎麼苦,我也要孝順媽媽。到了婆家也是一樣,我丈夫又吃又喝,是個夜不歸宿的賭鬼,不往家裡拿一分錢,公公整天對著我說難聽話,氣得我渾身發抖,但我也不跟公婆頂一句嘴。媽媽的話在我心裡深深扎根,成為我生活中做人的指南,一直就這樣遵守著。兒子出生後我帶著他就在這樣的環境中又過了八年,在這八年的時間裡,我們娘倆相依為命,每天提心吊膽,心裡很壓抑、愁苦,過著陰間地獄般豬狗不如的生活,痛苦難言。1995年5月我接受了全能神的作工,因我不追求真理,只是自己在家裡看看神話,但神也沒放棄對我的拯救。因著環境的折磨,我幾次想到過死,都是全能神救了我,每次神都用話語引導我「活為神而活,死應為神而死」,我知道這是神在挽留我,是神給了我生存活下去的勇氣。在這期間,每當弟兄姊妹來澆灌我時,看到我被家庭纏累折磨的樣子,就給我交通真理,說這都是撒但的苦害,要從神話裡看事,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我心裡沒當一回事。到了2001年,我一直盡專職本分,後來神家安排我離開家盡本分,被我拒絕了,心想:我走了家怎麼辦?特別是我兒子怎麼辦?跟著爺爺奶奶過多苦,我出去盡本分,也照顧不了兒子,那我不是沒正事嗎?不是沒盡到一個做母親的責任嗎?就這樣,因著受大紅龍毒素「虎毒不食子」毒害太深,我拒絕了神的呼召,心裡並沒有什麼不安的感覺,也不覺得虧欠神,之後依然在撒但權下過著畜生一樣的生活,被撒但捆綁苦害得不得釋放,還認為這就是順天命、盡人事,這就是良心,是真正的人該做的。通過吃喝神話,雖然也知道我是神造的,我的生命是從神而來的,我應該為神活著,但深受傳統思想的束縛,大紅龍毒素已成了我的生命,成了我賴以生存的根基,即使知道是撒但的苦害也無力掙脫。神不忍心看我墜落陰間被撒但吞吃,一直在我身上作著拯救工作,藉各種環境顯明我,讓我認識撒但,脫離苦海,但我不理解神拯救我的一片良苦用心,我的埋怨、褻瀆、背叛讓神受了許多痛苦,神為拯救我在我身上付出的代價太大了。

公公逼迫我信神,在環境的迫使下,我暗立心志,假如神再呼召我,我一定出去盡本分。神真是鑒察人心肺腑,過了沒幾天,神家讓我離家盡本分,我答應了,但心裡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孩子。當我把八歲的兒子摟在懷裡時,真是心如刀絞,痛苦的感覺無法表達,整天哭得像淚人一樣。兒子望著我說:「媽媽,你哭什麼?」我說:「媽媽要去救人,都是為了你哭唄!」孩子說:「媽媽,你別為我哭了,你去吧。」我深知這是神的擺佈,但因自己受大紅龍毒素苦害太深,心想:傻孩子,媽走了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回來,你就跟著你奶奶吧。在極度痛苦中,神話開啟引導我:「你肩負的重任、你的託付、你的責任,你都知道嗎?你的歷史使命感何在?你將怎樣做好下一個時代的主人?……你可曾想到神的心何等憂傷著急,怎忍看著親手造的無辜的人類遭受這樣的折磨呢?」「為什麼不把這些交託在我手中呢?是信不過我嗎?還是怕我為你安排得不妥當呢?為什麼一再地掛念家裡呢?掛念別人!我在你的心中佔有一定的地位了嗎?」「『以往』早已消逝,切不可再留戀!既在昨天站立住,便應在今天為我盡你的真實忠心,更應在明天為我作那美好的見證,而且要在將來承受我的祝福,這個是你們當明白的。」神話給了我衝出家庭的信心與力量,在神話的加倍感動下,我於2008年3月離開家盡本分,並在神前立下誓言:我要把自己的後半生獻給神,為神活一次,不再受撒但的捉弄與苦害,只要神家不打發我回家,我絕不背叛神自己回家。

因著大紅龍毒素在我裡面扎根太深,在離開家盡本分一年多的時間裡,我一直受情感熬煉,滿腦子想的都是兒子,心完全被他佔有。看見別人的孩子有媽媽在身邊呵護,我的心就如刀割一樣痛苦,覺得自己不能照顧兒子,沒盡到一個做母親的責任,對不起孩子。有時熬得我實在受不了了,就到大山裡去喊:「兒子,媽媽是為了你出來的,神會保守你的。」就這樣,我也不知自己是在與神搞交易,傷神心。我雖然外面盡著本分,每天也跑教會,但心裡總受煎熬,一到晚上就想兒子,偷偷流淚。我便來到神前尋求,看到神話說:「盡本分的受造之物是可存活下來的,不盡本分的受造之物將是被毀滅的,而且都是到永遠的。你愛丈夫是為了盡你受造之物的本分嗎?你愛妻子是為了盡受造之物的本分嗎?你孝順你不信的父母是為了盡受造之物的本分嗎?人信神的觀點到底正不正?你信神到底是為了什麼?你到底要得著什麼?你到底是怎麼愛神的?若不能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不能盡自己的全力,這樣的人都將是被毀滅的對象。現在人與人之間還有肉體關係,還有血系相聯,到以後都打破了,信與不信的本不是相合的,而是敵對的。在安息之中的人都是相信有神的,是順服神的,那些悖逆的都被毀滅了,地上就不存在家庭,還哪有父母,哪有兒女,哪有夫妻關係,這些肉體關係都因著信與不信的本不相合而斷絕了!」神的話句句扣人心弦,問得我啞口無言。是啊,我愛兒子是為了盡受造之物的本分嗎?兒子雖然是我生的,但他的命是神給的,他的一切是由神掌管的,我總覺得自己守在兒子身邊能把他照顧好,以往我在家時每次他生病,我不也是束手無策嗎?肉體上他是我兒子,但我不能主宰他的一切,我總不願把兒子交在神手裡,不是太自私嗎?今天蒙神高抬出來盡本分,這是神在拯救我脫離家庭的纏累,擺脫情感的苦害。可我雖然離開家在外盡本分,但心裡並沒有裝著神家工作,每天外面也跑,心卻不能給神,不能在自己的本分上盡心盡力,我這樣的不務正業,不追求真理,最終能得著什麼呢?神話的開啟使我明白了一點神的心意,從情感的熬煉中走出來一些,每天不那麼痛苦了,也能安下心來盡點本分了,再臨到一些觸景生情的環境也知道背叛肉體了。在此之後,神為拯救我徹底脫離撒但的權勢,把我裡面的摻雜、慾望、觀點,還有自己發現不了的敗壞都要潔淨,又擺設許多環境在我身上作了顯明成全的工作。

2010年3月,我盡小區帶領的本分,五六月份上面來信讓小區級以上的帶領隱蔽靈修。在這期間,我又開始受情感熬煉了,因我住的接待家後面就是幼兒園,每天都能聽到孩子們背詩的聲音,觸景生情,在家時兒子背詩天真活潑的樣子幕幕再現,使我的心急劇作痛,真想把孩子摟在懷裡重新關愛。還有一次,我跟配搭的姊妹出去時,看見一個老太太拉著車,車上坐著一個八九歲的孩子,我一下子深陷其中,彷彿身臨其境,不知不覺淚水模糊了我的視線,回到接待家庭,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放聲痛哭起來。痛苦中,兒子的影子浮現在我腦海裡,心想:這孩子肯定在家盼我呢,跟他奶奶拉車賣菜受苦了!我越想越痛苦,越想越覺得對不住兒子。這時,我不自覺地拿起神話詩歌唱,想以此來解脫痛苦,當唱到:「神還在受苦,你不受苦行嗎?」我便對神產生了惡毒的觀念與論斷,心想:神哪!你受苦幹啥讓我也受苦呀?心裡也知道自己這是在與神抗衡,是對神不可救藥的褻瀆,但受「賢妻良母」與「虎毒不食子」這些大紅龍毒素的支配,想控制也控制不住,活在了悖逆神與神對立的情形中。雖然我嘴上也在神面前禱告認罪,但心裡那個悖逆勁兒始終扭不過來,怎麼也感受不到神的可愛。神有神的尊嚴,神的性情不容任何人觸犯,就我這樣對神的褻瀆早已觸怒神的性情,我活在了神的刑罰之中,惶惶不可終日。我整天昏昏沉沉,看神話也看不進去,教會工作也無心理睬,在接待家的床上一會跪倒一會爬起,禱告也沒話不知說什麼,心裡十分煩亂,怎麼也安靜不下來,甚至有時還想不行回家算了,這樣下去我會瘋的,但又想到自己曾在神面前立的誓言才蒙了保守。經歷了這次刑罰之後,我才真實感受到神的性情不可觸犯,正如神話所說的:「你與神越對著幹,神也就越顯示他威嚴的性情,越重刑『侍候』你……」神的實質是信實的,神拯救人有信心、有毅力,就我這樣與神為敵,褻瀆神、觸犯神的性情,按神的公義性情早該被神擊殺了,但神的愛還是大過了他的公義,神仍沒有放棄對我的拯救,又擺上環境來有意刺傷我麻木的心,讓我能醒悟過來。有一天,我又和姊妹出去辦事,晚上回來時,在市場看見一個八九歲的孩子跟著爸爸賣西瓜,我又止不住自己的淚水,痛不欲生地大哭。就這樣,一看到跟兒子差不多歲數的孩子,就會勾起我對兒子的掛念,就會痛哭流淚。雖然每天我外表也撐著,但心裡早背叛神了,心想:沒有聖靈作工被打發回家更好,這樣我們母子就能重逢了。從此,我一蹶不振,自暴自棄,再也沒有勇氣站起來追求真理,對背叛肉體情感也失去了信心,把自己定規了:我就這樣了,誰變我也變不了了。在靈修的兩個多月時間裡,我每天呆若木雞,吃不下、喝不下,熬得死去活來,甚至一聽到有孩子的哭聲我就受不了,白天晚上都活在想兒子的痛苦之中。有時自己也想,信神這麼多年,吃喝了那麼多神話,怎麼神就沒得著我的一點心呢?一個孩子就把我熬成這樣,我信神多年就落得這樣一個可憐的下場嗎?要良心沒良心,要真理沒得著真理,情感又好像一張無形的網把我緊緊困在其中無法掙脫,我這樣活著有啥意義呢?想活活不起,想死也死不了,猶如兩隻手捧個刺蝟不知如何是好。就在我絕望之際,神又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一天,當唱到544首神話詩歌時,我看到神說:「熬煉對每一個人都是相當痛苦的,都是相當不容易接受的,但神就是在熬煉中向人顯明他公義的性情,在熬煉中向人公開他對人的要求,而且神在熬煉中對人作更多的開啟,作更多的實際的對付修理,藉著事實與真理的對照,讓人更認識自己、更認識真理,讓人更明白神的心意,從而讓人對神有更真、更純的愛,這是神作熬煉工作的目的,這是神作熬煉工作的目的。神在人身上作的所有工作都是有其目的、有其意義的,他不作無意義的工作,不作對人不利的工作。熬煉並不是要將人從他的面前取締,也不是將人滅於地獄之中,而是在熬煉之中改變人的性情在熬煉中改變人的性情,改變人的存心、人的舊觀點,改變人對神的愛,改變人的所有生活。熬煉對人是個實際考驗,是個實際操練,只有在熬煉中人的愛才能發揮其原有的功能……」我邊唱邊流淚,神的話字字句句溫暖撫慰我痛苦的心,神好像一位慈祥的母親在循循善誘引導我,讓我知道神作這一切工作的目的與意義。此時我才醒悟,因我深受傳統觀念的毒害,這些東西在我裡面根深蒂固已成了我的生命,要想脫離撒但的權勢,必須得經過多次顯明、百般熬煉,才能把我裡面老舊的頑固思想改變,這就是神一次次擺設環境顯明我的良苦用心所在。神就是用這種作工方式把我裡面這些屬撒但的東西熬煉淨盡,從而拯救我脫離苦海,不再受老魔王的踐踏蹂躪,讓我親身經歷它的苦害之後再背叛它,重新做人,活在光中。正如神話所說的:「你從它生,享受它的待遇,經過它的敗壞,經過它的折磨,反省之後又背叛它,被神完全得著,這是神的榮耀,所以說這步工作特別有意義。」「人的一生要想得著潔淨,性情達到變化,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得接受神的刑罰審判,讓神的管教、擊打不離開,使你脫離撒但的擺佈,脫離撒但的權勢,活在神的光中。你得知道神的刑罰、審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人活在撒但的權勢之下,在肉體中生存,若不蒙潔淨、得不著保守人會越來越墮落的,要想愛神就得被潔淨、蒙拯救。」神話就是光,是拯救人的光。我明白了神的心意,心裡有了力量,於是我再次爬起來,看到神話說:「歷經幾千年的敗壞人都麻木痴呆,都成了抵擋神的惡魔,以至於人悖逆神的歷史都記載在了『史記』之中,甚至人的悖逆行為人自己也述說不完,因為人叫撒但敗壞得太深了,叫撒但引誘得已不知去向了。……生在如此污穢之地的人嚴重地受到社會的傳染,受到封建禮教的薰陶,受到『高等學府』的教育,落後的思想,敗壞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觀,卑鄙的處世哲學,毫無價值的生存,低賤的風俗與生活,這些東西都嚴重地侵擾著人的心,嚴重地破壞著人的良心,打擊著人的良心,因而人離神越來越遠,人越來越抵擋神。」「其實在神造的萬物中,人是最低賤的,雖然人在萬物中是主人,但在萬物中只有人在受著撒但的愚弄,只有人經撒但百般地敗壞,人根本沒有自主權,多數人都活在撒但的污穢之地中,而且受著撒但的嘲弄,被撒但捉弄得死去活來,受盡人間滄桑,受盡人間的苦難,而撒但將人都玩弄之後,便結束人的命運。」神話就是真理,點透了我痛苦的根源,就是這些大紅龍毒素、傳統思想與封建禮教在侵擾著我的心靈,破壞著我的良心,把我敗壞、勾引得昏迷不醒。特別是看到「麻木痴呆」「抵擋神的惡魔」「封建禮教的薰陶」「撒但將人都玩弄之後,便結束人的命運」這些話,我從心底裡發出一種對大紅龍勢不兩立、不共戴天的仇恨,是大紅龍毒素、傳統思想把我苦害折磨,將我置於死地,使我沉陷罪慾與神為敵,對神抵擋、褻瀆。大紅龍用「賢妻良母」「虎毒不食子」這些東西來毒害我的思想、我的心靈,讓我活在它的權下被它捆綁、奴役、吞吃,不讓我接受全能神的拯救,恢復受造之物的本分來還報神的愛;是大紅龍這老惡魔把我敗壞得麻木痴呆,人不人鬼不鬼,不知自己受造為何,是它破壞了我與造物主之間的關係,使我把神的作工視為仇敵的攻擊,覺得神太無情,讓我們母子骨肉分離,使我對神產生觀念,以此定罪神、抵擋神。此時才知我已完全被大紅龍毒素浸透,成了大紅龍子孫,我的本性就是大紅龍的本性,就是抵擋神的。不由得想起自己在家時被大紅龍毒素苦害的那九年地獄生活,那時活著都不知道真正的人格與尊嚴是什麼,黑白不分,好壞不知,愛與恨也分不清,把真理當成謬理,還用自己頑固不化的思想理論來抵擋神,與神對抗,盡本分明明是正面事物,可因自己的謬妄觀點把盡本分當成沒正事,一次次拒絕神的呼召與託付,神卻一次次忍受著我的棄絕、褻瀆之苦等待著我的回轉。此時,在神話的開啟、揭示下,我才認識到自己深受大紅龍毒素捆綁與神敵對的惡魔本性實質。在神的引領下又反省認識到,我在離家時跟孩子說的話和在大山裡喊的話,都是受大紅龍毒素支配所說的,完全是在跟神搞交易,是怕自己不出來盡本分兒子會受懲罰,出來也是為了孩子能得福,蒙神保守,我的所做所行把自己都蒙蔽了,可見,大紅龍毒素在我裡面扎根有多深。神最知道我的缺少與需要,知道怎麼作才能拯救我,所以一次次精心安排環境來顯明我,只有經歷神這樣的刑罰熬煉我才能醒悟,才能得著變化。此時,我的心痛苦萬分,這時的痛苦不是為想念兒子而痛苦,是因我的所作所為太傷神心,太悖逆神了。是神話的審判將我從虎口中救出,將我從情感的迷霧中喚醒、拽出來,不知不覺我已淚流滿面,俯伏在神面前:「神哪!感謝你的審判刑罰,感謝你的顯明、熬煉,我因被撒但敗壞太深,棄絕你、褻瀆你,我該被你咒詛、懲罰。神哪!我怕兒子受懲罰才離開家,還打著招牌說是盡本分,如果沒有這樣長期的審判、熬煉,我還覺得自己已付出很多,今天我才明白,受苦是因我的敗壞,是因我褻瀆、欺騙、背叛神而落到神的刑罰中。神哪!現在我才認識到自己所做的都是在跟你搞交易,同時還在恨你,神哪,我向你認罪悔改,你重重咒詛我,我無怨言,因我知道,我今天的醒悟都是你的包容忍耐換來的,是你忍受著我的棄絕、褻瀆、羞辱之苦換來的,是我太沒人性,傷你心太重,給你帶來的痛苦太大了。可你還一直默默地忍受著,等待著我的回轉,神哪,如今我認識到了你的刑罰審判是美善的,是給我最大的恩典,你的拯救是真實的,是對我純真無瑕的愛。神哪!在事實面前,我看到了你生命的美麗,發現了你的可愛之處。你能饒恕我,我都要自我刑罰,因我背信棄義、忘恩負義,所做的沒有一點人性,哪是一個有良心的人幹的事。神哪!願你以後多多刑罰審判我,我願在你的審判刑罰中認識你更深,使我的性情能早日得變化,能夠盡好我的本分來滿足你。」

經歷了這一次次的顯明與痛苦的熬煉,我才知道了神是如何拯救人的。撒但藉著它的毒素敗壞人,讓人生不如死,把人變成鬼,而神藉著事實的顯明,讓人看到自己被撒但捉弄的醜態,從而認識撒但的苦害,又藉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與供應,讓人明白真理,擺脫撒但,活在光中,把鬼變成人,恢復受造之物的良心理智與真正人的模樣。現在我才真實體會到,以往自己活在肉體觀念裡,雖然肉體得到滿足,但我的心靈是痛苦黑暗的,是受煎熬、受捆綁的,今天雖然經歷母子離別之苦,肉體享受沒有了,但我明白了真理,活在光明中,心裡特別踏實、平安、喜樂,靈裡的安慰與享受是多少物質的東西所不能換來的。同時,我對「賢妻良母」與「虎毒不食子」這些撒但毒素有了一些分辨,認識到自己持守這些看事觀點實在太荒唐,願意背叛自己的肉體把孩子交在神手裡由神擺佈安排。在神的審判刑罰中,我享受了蒙神拯救的甘甜,也體嘗了憑撒但毒素活著的痛苦,對神產生了愛慕與敬畏之心,這就是神作工的智慧全能之所在。在這樣鮮明的對比下,我才真正認識了神的可愛,知道了真理的可貴。從此,在盡本分時我心裡特別踏實平安,感覺自己不受撒但毒素捆綁了,情感也脫去一些了。就在我自滿自足時,神又一次擺設環境將我顯明了。

2012年6月一次偶然的機會,神家安排我回家辦事,我千思萬緒,因五年沒跟家裡聯繫了,也不知現在家裡什麼樣了。當回到家時,我順利地辦好一切事,家裡都挺好,聽說我丈夫四五年沒回家,孩子跟著奶奶過得很好,自己會做飯能自理了。神保守我們母子沒有見面。現在丈夫被車撞成植物人在治療,打官司給了20萬元錢還沒有取回。得知這些,我心裡清楚是神在主宰一切,無論是好事還是壞事都在神手的安排之下,都是自己生命的需要。因著神的保守,我也沒怎麼受熬煉,可是神要成全人,我想躲也躲不過。2013年3月,我正在配合落實「澆灌新人」「寫揭露文章」兩項工作時,我大姐給我打來電話,說讓我幫丈夫取20萬元錢,我們兩個沒有離婚,必須得我去取,否則官方不給。這下我進入了熬煉之中,又開始為兒子打算上了:這錢要是能取回來,孩子也能花上。想起孩子跟我在家時所過的苦日子,都沒吃過好蘋果,鞋子也要買大點,怕下一年不能穿了。同時臉面的東西也流露出來了:這錢要是不取,別人會怎麼看我,會不會說我沒人情味,到手的錢都不要,兒子會不會也恨我,不認我這個媽了。可又一想現在神家傳過來這麼多人,正是落實澆灌新人工作的關鍵時候,我怎麼能為了一己私利置神家工作於不顧再做沒良心的事呢?這時,我面臨選擇,心裡又痛苦了,我便來到神前向神禱告,把自己的心裡話跟神說,神開啟我想起神話說:「和睦的家庭與破裂的家庭之間你們選擇了前者,而且毫不猶豫;錢財與本分之間你們又選擇了前者,甚至連回頭上岸的心志都沒有……若是讓你們重新選擇一次,你們又會是怎樣的態度呢?難道還會是前者嗎?你們還給我的仍會是失望與痛苦的憂傷嗎?」在聖靈的引導下,我明白了神擺設這環境的良苦用心,這是靈界撒但與神在打賭,撒但又要利用我的致命處來苦害我,神也在看著我的表現,我不能再背叛神,做讓撒但快樂、讓神傷痛的事。在神話的引導下,我知道自己該怎麼選擇了,於是,我立下心志不再為撒但活著,如果我去取錢背叛神,願神咒詛我死去,給與不給都在神手中,我要選擇本分。當我站住立場選擇本分時,心裡特別踏實平安。過了些天,我聽說那20萬元錢給了,事實面前,我看見了神的作為,對神所說的「人的心、人的靈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無論你是否相信這一切,然而,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這些話有了一些真實的體會。我心裡清楚地知道,是神在幫我安排兒子的一切,雖然心裡對神感激萬分,但我抵擋神的本性仍然存在。4月裡的一天,兒子突然和我打通了五年來的第一個電話,他在電話裡一個勁地喊:「媽媽,你怎麼好幾年也不回來,你什麼時候回來呀?」通了二十多分鐘的電話,兒子只是一直在重複著這一句話,我再也無法控制自己,早已泣不成聲,真想馬上飛到兒子身邊享受母子重逢。聽到電話裡兒子一聲聲的呼喚,我的心如被揪出來一般隱隱作痛,我又一次陷入撒但的網羅裡,雖然我也竭力地呼求神,但怎麼也掙脫不了情感的捆綁。現在我明白了,神話的審判刑罰、開啟引導只是喚醒了我的良知,讓我明白了一些真理,但我還沒有得著這方面的真理作生命,所以,當神再次擺設環境時,我還是站立不住,屬撒但的東西還會出來在我裡面攪擾我。我這才認識到情感在我的本性裡扎根太深了,我還需要接受神更多的審判刑罰,還需要神在我身上作更大的拯救工作。

2013年7月,因著大紅龍的逼迫抓捕,上面來信通知主要帶領工人隱蔽靈修。我和配搭姊妹也被安排到接待家庭靈修。一到接待家,我就看到他家的孩子跟我兒子差不多大,又勾起我對兒子的想念。在接待家庭,我不時地注意著接待家孩子的一舉一動,心想:我兒子也這麼大了,能夠自理了。當看見他被父母關愛時,我心裡好不是滋味,尤其是每天下午五點放學時孩子在樓下喊媽媽的聲音,讓我心裡很是難受,就會隨著聲音聯想到兒子在家裡苦苦期盼我回家的場景,同時兒子在電話裡的喊聲「媽,你什麼時候回來呀!」又一次迴蕩在我耳邊,我的心隱隱作痛。不知不覺我靈裡又黑暗了,心裡感覺特別虛空,我意識到自己因著情感又一次抵擋神,我趕緊來到神前竭力向神呼求:「神哪!求你救救我,我被撒但敗壞得太深、太嚴重了,血液裡、骨子裡流露出來的都是抵擋神、背叛神、與神不相合的東西,我的本性地地道道就是撒但的本性。神哪!我知道因情感我又抵擋你心裡黑暗了,我不能再像以往那樣抵擋你那麼長時間讓你傷心了,求你幫助我逃脫撒但的網羅,我不願再受撒但的捉弄而影響自己的生命長進。神哪!我身量太小,沒有勝罪與擺脫罪的能力,但我要與你配合,變化自己這方面的敗壞性情,我就是死也不再回到老魔鬼那裡過陰間地獄的生活,十多年來你對我的恩情太大了,我因一個孩子就背叛抵擋你多少次。神哪!我太沒有人性、沒有良心,求神狠狠地咒詛我,也求神開啟我,讓我明白自己抵擋你的實質根源在哪裡,能得著這方面的真理,徹底脫離撒但的權勢。」在尋求中,看到弟兄姊妹寫的講道文章中談到自私的觀點,我一看句句扎心,其中說到:「現在,多數人在經歷了幾年神的作工之後,對神都有了一些認識,看見了神無論作什麼工作,無論對人提出什麼樣的要求,其實質都是為了拯救人,都是出於神對人的愛。但是有一些弟兄姊妹就沒有這樣的認識,常常在神對人的要求上與神起爭執,甚至能說出『神也自私』這樣的渾話來。比如:當神要求人應當捨棄肉體之福追求愛神時,有人就說神不讓人愛自己的丈夫(妻子)、父母、兒女,專讓人來愛他,神也挺自私的。」又看到上面的交通中說:「什麼叫自私,可能有些人都不清楚。自私主要是指人只為自己活著,不管他人死活,只為滿足個人利益,甚至損害別人,只為達到個人目的,對別人漠不關心,這是自私的真意。如果人的目標正確,人的存心正確,為自己作點事就不屬於自私了。比如,作母親的為兒子受苦太多,身體累壞了,吃點保健品,你能說這是自私嗎?神作工為拯救人類受盡屈辱,體嘗人間痛苦,對人有點要求盼望人都能接受真理,順服神的作工達到蒙拯救,難道對人有點要求就是自私嗎?有些人因為不明白真理,總是按人的觀念隨意論斷神家的工作,這是不是自私呢?隨從己意妄加論斷來滿足自己的私慾,這才叫自私呢!」看完這些話,我好像被扇了嘴巴一樣,臉上一陣陣發熱,心裡特別痛苦。回想自己這些年在情感上流露的一幕幕全是對神的抵擋、悖逆與褻瀆,今天我能留在神家盡本分是被迫的並不是甘心的。當神在我身上作熬煉工作時,我對神產生觀念,認為神受苦為什麼讓我也受苦;當自己觸景生情活在想兒子的痛苦中時,所流露出來的不都是對神的誤解與埋怨嗎?這些本性東西的流露言外之意就是神也自私,為什麼讓我受這些苦,我竟把一切的不義都強加在了神的頭上。在一次次的顯明中,我才認識到自己仇恨真理的本性實質,也認識到自己從未發現的詭詐本性。我又看到神說:「神永遠是至高無上的,永遠是尊貴的,人永遠是低賤的,永遠是一文錢不值的。因為神永遠都在為人類奉獻與付出,而人永遠都在為自己索取與努力;神永遠都在為人類的生存而操勞,而人永遠都不為正義與光明而獻出什麼,即使人有暫時的努力也是不堪一擊的,因為人的努力永遠都是為自己,不是為別人;人永遠都是自私的,神永遠都是無私的;神是一切正義與美善的起源,人是一切醜陋與邪惡的接替者與發表者,神永遠都不會改變他正義與美麗的實質,而人隨時隨地都可能背叛正義,遠離神。」在神話的審判中,我認識到了自己內心深處從未發現的詭詐本性與對神的褻瀆。神是無私的,神的實質就是愛,神所作的一切都是為了人,為了人能脫離撒但的敗壞,活在光明之中,活在神的祝福之中。是我太敗壞、太自私卑鄙,總是背叛神、棄絕神,可神還是在竭力拯救我。在熬煉中,我沒有毅力放棄追求真理,但神沒有放棄我,還是擺設各種環境加倍感動來喚醒我;當我對神褻瀆定罪時,神以他人所沒有的愛與寬容來饒恕我、繼續拯救我,讓我在刑罰中認識他的公義性情,對神產生敬畏之心;當我被傳統觀念束縛活在撒但網羅裡無力掙脫時,神顯出智慧用話語開啟引導加安慰,使我對大紅龍的苦害有了分辨,識破撒但的詭計,站住立場滿足神。這點點滴滴的事實證實了神的實質就是美善的、公義的、信實的,神永遠都是無私的,神所作的都是對我的生命有益處的,神一直都在為我的生命而操勞、擔憂。此時我從心裡感受到神的實質和人的實質截然不同,失聲仆倒在神面前:「神哪!你是無私的,你對我的愛太大了,為了使我脫離情感的敗壞與苦害,你在我身上作了長達十多年的拯救工作,將我的心征服,把我從撒但權下拯救出來,使我不再被撒但捆綁。神哪!我衷心地感謝你,感謝你這些年對我的審判刑罰、試煉熬煉。在你的顯明中,我看到了情感的危害性,情感使我對你誤解、褻瀆、定罪加背叛,使我人性泯滅、良心蕩然無存,我這才對你所說的『情感是神的仇敵』這話有了一些真實的體會。事實面前,我親身感受到你的愛太真實、太偉大,讓我無法用言語表達,我一定要重新做人以善行來報答你,安慰你的心。」

在一次次痛苦的熬煉與刑罰中,我的看事觀點轉變了,擺脫了傳統觀念的束縛,有了人生的方向與目標,知道怎麼做一個真正的人,該怎麼活著有意義、有價值,並超脫了為情感而活的撒但權勢,認識了自己從未發現的自私卑鄙、詭詐惡毒的本性實質,也會分辨撒但的各種謬論和詭計了。在神的審判刑罰中,我的心靈得著了釋放自由,能踏實盡本分了,再看到接待家的孩子時,我的心也不被情感佔有了,感覺自己彷彿變了一個人似的,情形好了,精神面貌也不一樣了。回想自己走過的這十多年的信神生涯,雖然因著撒但的苦害受了許多痛苦與折磨,但神一直沒有離開我,用他的愛手一直牽我走到今天,藉著經歷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生與死的熬煉掙扎,使我的生命一點點長大。這些苦難熬煉是我生命的需要,成了我生命的寶貴財富,沒有這樣長期的磨練,我的情感不會脫去,永遠不會從心裡放棄這些屬撒但的東西來追求愛神。我深知這一切都是神刑罰審判的作工在我身上達到的果效,我由衷地感謝全能神!這一路走過來是全能神一直在陪伴著我,我的轉變是全能神不離不棄的愛換來的,是全能神忍受著被棄絕、羞辱、痛苦打擊換來的,是全能神帶著傷痕愛了我,才有了我的今天。此時,我發自內心地感慨:神拯救我實在太不容易了,神為我受苦太大、太多了!我立志要好好追求真理,以自己的實際活出來加倍還報神的愛,做一個合格的受造之物來滿足造物主,讓神因著我的變化而得享受、得安慰。

上一篇:隱蔽靈修使我從錯誤道路上回轉

下一篇:神的刑罰審判帶我走上追求真理的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