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生命進入的經歷見證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31 神的審判刑罰對我是極大的拯救

陝西省 塵小

2012年7月,帶領安排我到另一個省市配合工作,當接到通知後我心裡既緊張又興奮,還有一絲的顧慮。緊張的是這是一次難得的操練機會,不知自己能否幹好工作;高興的是讓我出去到別的地方工作,證明自己還可以;顧慮的是萬一工作幹不好,給家鄉的弟兄姊妹丟臉,自己還落得個身敗名裂,多划不來。後來帶領說那個地方的弟兄姊妹多數都是新人,我一聽是新人,認為肯定各方面經歷淺顯一些,之前所有的顧慮都消失了,信心百倍地準備大幹一番。

到了地方以後,帶領先安排我負責三個小區的清除開除工作和調整帶領工人的工作,我心想:這些工作在老家都已作得差不多了,對於「五種人」我也多少有些分辨,可能是新人教會弟兄姊妹分辨差一些,這項工作才進行得緩慢,只要我多給弟兄姊妹交通這方面的真理,弟兄姊妹會分辨了,這項工作很快就會結束的。同時心裡也小瞧這邊的帶領工人,認為工作幹不起來是他們的素質太差,所以工作果效才會這麼差勁。在多方面比較一番後,我暗立心志,一定要好好努力配合,爭取在短時間內把這幾個小區的工作給搞起來,不能讓這裡的弟兄姊妹小瞧我。神是公義聖潔的神,神鑒察人心肺腑,我的這些心思意念怎能逃出神的眼目呢?不久神就開始擺設環境對付我。在配合清除開除工作中,我和小區帶領工人因對一個人的定性發生了分歧,我堅持認為自己領受準確,是他們謬了,於是趕緊給他們交通「扭轉」,怕因帶領工人領受偏差而耽誤這項工作的進展。後來帶領對照工作安排交通後,我才發現是自己定性錯了,當時我像是挨了當頭一棒,感到極沒有面子,心想:剛到這邊還沒等我露一手呢,第一輪就失敗了,帶領工人會怎麼看我呢?以後我交通他們還會信服嗎?但對於這個「小誤差」我很快扭轉了過來,我堅信「路遙知馬力」,這次只是一個小小的意外。

接下來聽帶領說有個小區帶領已失去了聖靈作工,作不了實際工作,讓我趕快過去調整。當時自己對這個小區帶領沒有分辨,心想:不能就這樣草率,萬一把人家撤錯了,冤枉了好人,不僅會耽誤那一帶的弟兄姊妹,還會耽誤神家培養人才的工作。我認為自己這是對弟兄姊妹的生命負責,遲遲沒有撤換此人。後來另一帶領將這個小區帶領失去聖靈作工的具體表現給我談明白後,在事實面前我才不再持守自己。神一次次地擺設環境並沒有將我的心「刺」醒,我仍一心想著趕快幹出點成績挽回自己的顏面,挽回自己在帶領心中的印象。於是我趕快投入到工作中調整帶領工人、抓福音工作……但因著我沒有真理實際,作工作沒有原則、智慧,看不透人的實質,只是憑著自己以往的作工經驗死套規條,也不尋求禱告摸神心意,更不在工作安排上下功夫,在實際的配合中,我不能把假帶領的種種表現、本性實質及假帶領作工作的後果給弟兄姊妹交通清楚,使弟兄姊妹明白真理後棄絕假帶領,而是憑著狂妄自大的性情蠻幹,導致被撤換的假帶領不能心服口服,弟兄姊妹也因不會分辨站在假帶領一邊替假帶領說話,最終自己不但沒有將假帶領撤換,反而給教會帶來了麻煩、混亂。可此時的我不但不反省認識、恨惡自己的無能,反而將眼睛盯在了弟兄姊妹身上,埋怨他們太麻木、太愚昧,被假帶領坑害了還不知道。

聚同工會時,帶領針對我的情形對付我,同工們你一言他一語地紛紛指責我,當時我恨不得找個地縫鑽下去,信神這麼多年我從來沒有這麼狼狽過,像是受了奇恥大辱一樣,感覺沒臉活在神家了,心想:用我這種人是弊多利少,除了打岔攪擾什麼實際工作也作不了。後又聽到72輯講道中弟兄說:「各牧區差派的人自己都看不清楚,瞎提拔啥呀,這是不負責任,給其他牧區送些破爛貨什麼用啊,經過誰印證了你就給派過去了……」這些話字字句句扎在我的心上,我感覺一下掉進了無底深坑,神這次把我徹底顯明了,我一點希望也沒有了。此後的日子,那個狂妄的我一下子消失了,也不想說話了,臉上也沒有了笑容,總感覺在弟兄姊妹面前低人一等,抬不起頭,說不出話,覺得連接待家庭的姊妹都比我有實際,我好像站在哪兒都是多餘的,我一下子消極得超了負荷。後來藉著帶領和同工的交通扶持,神的開啟、引導,看到神說:「你們的本性就是沒有刑罰、咒詛就不肯低頭,也不肯服氣,沒有眼見的事實就達不到果效,你們的人格太低賤,不值錢!不用刑罰、審判難得將你們征服,難得將你們的不義、不服壓倒,你們的舊性實在是根深蒂固,若將你們放到寶座上,你們就不知天高地厚,更不知何去何從,你們連自己從哪來的都不知道,怎麼能認識造物的主呢?沒有今天及時的刑罰與咒詛,你們的末日早就臨及你們了,更何況你們的命運,不更是危在旦夕嗎?沒有這及時的刑罰、審判,你們不知要狂妄到什麼地步,也不知要墮落到什麼地步,這刑罰與審判將你們帶到今天,維持了你們的生活……你們不應該更好地接受今天的刑罰與審判嗎?還有什麼選擇呢?」看著神的話語我感受到了神對我的刑罰審判、修理對付,更體會了神的憐憫慈愛和良苦用心,雖然神讓我遭遇挫折、失敗,我受了痛苦,但神沒有一點恨我的成分,更沒有淘汰我的意思,神完全都是為了挽救我,因為我的本性太狂妄,若沒有這些事實臨及的刑罰審判,我不知要墮落到什麼地步,根本不會認識自己的半斤八兩,不會低調做人。神的話語給了我力量,使我又有了配合的勇氣,也使我認識到自己狂妄得失去了理智、人性,沒有一點自知之明,把以往聖靈的開啟、帶領當成了自己的真實身量,明白點字句道理當成有實際,總想露一手讓人高看,還恬不知恥地認為自己能幹工作了,是來指導工作來了,連自己是什麼身分都忘記了,簡直狂昏了頭。

當我低調了一段時間後,因著對自己的狂妄本性只是道理的認識,並沒有達到真實的恨惡、背叛,更沒有對神產生真實的認識與敬畏,我的老本性又發作了。劃分區後,我被安排到另一個地方,認識了新的弟兄姊妹,我暗下決心:一定要吸取上次的失敗教訓,決不能老病重犯,凡事多跟弟兄姊妹一起交通、商量,帶著負擔靠著神作工,不再憑著狂妄的本性去作惡了,上次失敗得那麼慘,我得把握住這次的機會,挽回幾分尊嚴。於是我好了傷疤忘了疼,又開始為地位臉面奮鬥了。神知道我的老本性猶如法老王一樣剛硬、悖逆,對付我自信的辦法還是有的。剛開始一段時間,我還能和弟兄姊妹一起耐心地交通、尋求,上面下發的工作安排我趕快見面交通落實,在一起交通「162條原則」,解決我們各自的情形和工作上的難處,白天忙一天,晚上幹到深夜,披星星戴月亮,不敢鬆氣,也絲毫不覺得苦。一段時間下來,該交通的也交通了,該吃喝的也吃喝了,話也沒少說,人也沒少見,可就是沒有果效。我再也偽裝不住了,埋怨小區帶領,嫌他們不迎合上面工作安排,沒跟上聖靈作工的流,自己給他們指的路也不採納。見面時自己也沒有好話,心裡帶著嫌棄,說話帶著火氣,甚至有時忍不住還要教訓幾句。我不知不覺又忘記了自己的身分、地位,把自己當成了真理的主人,把別人當成真理的傀儡,誰工作有果效我就另眼相看,完全搞起了自己的經營。神的公義性情又一次臨到了我,工作中的失誤、漏洞越來越多。因著我不負責任,事務人員沒有調整到位,買辦公用品時丟了5000元現金;一搞接待的弟兄家的房子突然著火,燒毀了神家一台電腦和一些神話書籍;教會的福音工作、回訪新人、教會生活、調整帶領工人,各項工作果效都不好;敵基督也開始迷惑弟兄姊妹……周圍環境四起,即使這樣,我這顆剛硬的心也沒有向神回轉來反省自己,還是一門心思想把工作抓好挽回殘局給自己掙回臉面。此時的我已經完全喪失了人性理智,被撒但支配、愚弄得早已不知去向。

隨後我被撤換下來在家裡靈修,心裡倍受煎熬,肉體上也有病痛臨到,這次我徹底垮掉了,整個人像被抽乾了一樣,已到了死亡的邊緣,神剝奪了我的所有,我再也無力掙扎。我開始後悔來到異地他鄉,因為在這裡讓我受盡了羞辱,丟掉了所有的臉面、尊嚴,我開始想念家鄉的弟兄姊妹,懷念以往的生活……越想越傷心,越想越絕望,但又想到信神這麼多年卻不認識神,就這樣放棄還有幾分不甘心,於是我拖著疲憊不堪的身子來到神前禱告,跪在那裡委屈的眼淚奪眶而出:「神啊,我知道你的心意總是好的,你怎麼作都是公義的,也都是為了拯救我,雖然使我的肉體受了一些痛苦,可你都是為了潔淨我,因我被撒但敗壞太深了,已無人的樣式,靈裡麻木到極處,總是不認識神的作工,更無法領受你的愛,願神能開啟我,使我明白神的心,不再受撒但的捉弄抵擋神。」禱告後,我吃喝了《不學無術的人不就是畜生嗎?》這篇神話,神說:「在走今天的道路中你當怎樣追求才是最合適的?你當把自己看為一個什麼樣的人物來追求?你當知道,你該怎麼對待今天這所臨到你的一切,或試煉或苦難,或無情的刑罰或咒詛,臨到這一切,你都應當作慎重的考慮。……因為今天臨到你的畢竟是一次一次的短短的試煉,或許對你來說並不是很大的精神壓力,所以你就聽之任之,並不將其當作追求上進的寶貴的財富,你,太大意了!竟然將這寶貴的財富當作你眼前浮過的雲彩,你並不寶貝這短短的似乎對你來說並非很重的一次一次的嚴厲的擊打,而是將其冷冷地觀望,並不將其掛在心上,只是當作一次偶爾的碰壁,你,太傲氣了!對這一次又一次的猶如狂風暴雨的猛烈的侵襲,僅是採取輕慢的態度,有時甚至冷冷地一笑,露出你那滿不在乎的神情,因為你從來沒想過,為什麼屢遭這樣的『不幸』,難道是我對人太不公平了嗎?是我專挑你的毛刺嗎?雖然你的想法並未像我說得這麼嚴重,但你那『神態自若』的神態早將你那心海世界刻畫得維妙維肖,不用我說,你內心深處隱藏的僅僅是不近人意的謾罵與人幾乎看不見的縷縷憂傷之感。因著遭受這樣的試煉而感覺太不公平,因此而謾罵;因著試煉而感覺世界的荒涼,因此而充滿惆悵。你並不把這一次一次的擊打、管教視為最好的保護,而是將其看作蒼天的無理取鬧或是對你的合適的報應,你,太無知了!大好的時光都讓你無情地封在了黑暗之所,一次一次的美好的試煉與管教都讓你視為仇敵的攻擊。你不會適應環境,更不願適應環境,因你並不願意從這一次又一次的、被你看為殘酷的刑罰中得著什麼,你也不尋求也不摸索,只是聽天由命——走到哪兒算哪兒,那些在你看為殘酷的責打並沒有將你的心改變,也並沒有將你的心佔有,而是將你的心刺傷。你只是將這『殘酷的刑罰』視為今生的仇敵,卻並沒有得著什麼,你,太自是了!你很少認為自己太卑鄙因而遭受這樣的試煉,而是認為自己太不幸了,而且說我總是對你挑毛揀刺。事到如今,你對我說的、對我作的到底有幾分認識?別以為你是天生的才子比天矮一分、比地高萬丈,你並不比別人聰明,甚至可以說,你比任何一個在地球上的有理智的人都傻得可愛,因為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從沒有自卑感,似乎你對我作的都明察秋毫。其實,你根本不是什麼有理智之人,因為你根本不知道我要作什麼,更不知道我正在作什麼,所以我說你甚至比不上一個對人生毫不覺察但卻仰賴上天的賜福而種地的老農。你對你的人生太不屑一顧,竟然不曉得有知名度,更沒有自知之明,你,太『高大』了!……我奉勸你,無論何時你都當記住,你僅僅是一個受造之物!雖與我同生活,但你該知你的身分,別把自己看得太高了,縱使我不指責你、對付你,而且與你笑臉相對,但也不能充分證明你與我是同類,你,應當知道自己是『追求』真理的,本不是真理!」神的話句句針對我的情形,從神的揭示審判中我看見了我的撒但醜相。是啊,我太大意了!太傲氣了!太無知了!太自是了!太高大了!神的句句話語猶如一把把利劍刺痛了我麻木的心,我似乎從夢中醒來,懊悔自己錯過了那麼多被神成全的機會。每一次的刑罰審判、擊打管教裡面都包含著神對我的良苦用心,都是神精心的擺佈安排,可我不知天高地厚,狂妄得失去理智,忘記了自己的身分、地位,對神的作工一點不認識、不理會,一次次的拯救都被我當成了仇敵的攻擊,心裡充滿了埋怨、不滿,甚至謾罵,神將我的心理動態顯明得維妙維肖,連我自己都覺察不到的心思意念,神都鑒察得一清二楚。回想這一次次的環境臨到,我不但不能從中禱告摸神的心意,認識自己的本性實質,找出自己失敗的根源,反而變本加厲地追求地位,我真是典型的撒但形象,死抱地位不放,神剝奪了,我還總想拼命再奪回來。看到自己的狂妄本性真的是根深蒂固,信神後一直追求得到名譽地位,追求出人頭地,根本不是一個追求真理的人。我幾乎忘記了自己是一個經撒但敗壞了幾千年的已無人樣式的蛆蟲,忘記我本是追求真理的,並不是真理的主人。工作上出現偏差漏洞時,總是嫌小區帶領不負責任,用家用人沒有原則,總是給別人交通讓別人進入真理;各方面果效遲遲上不來時,讓別人反省自己是否與神還有正常關係;教會生活不正常,帶領工人喊難叫苦時,想方設法去用真理解決別人的問題,把眼光盯在別人身上;每一次神把自己顯明時,總認為事出有因,在事裡糾纏,不認識自己的本性。回想自己的種種表現,今天臨到這樣的下場,都是因為自己太狂妄,不追求真理造成的,信神幾年一直忙於怎麼讓自己的名譽不受損失,不讓自己的地位下滑,把神作在我身上的審判刑罰的拯救工作看成是對我的羞辱,並沒有得著什麼,到現在對神的作工還沒絲毫的認識,不但生命性情沒有變化,反而撕破醜惡的嘴臉來與神抗衡,我真是狂妄得失去了理智,像我這種不學無術的畜生若再不悔改,遲早會將自己斷送。此時我明白了自己屢遭這樣的「不幸」正是神公義的性情臨到了我,更是對我及時的拯救,讓我能夠深刻地反省自己。

我仆倒在神面前,痛哭流淚向神禱告:神啊,你的話使我明白了你的心意,自至始至終你所作的對我都是拯救,你的刑罰審判對我是最真最實的愛,我體嘗了你的公義威嚴,更享受了你的憐憫慈愛!神啊,願你的擊打管教、刑罰審判不離開我,因為我的本性太狂妄了,只有你的刑罰審判才能使我蒙拯救,才能使我變化成正常的人。以後不管臨到什麼事,我願追求認識你的作為,寶愛你的刑罰審判,達到認識神,多多接受神的審判刑罰,使自己的狂妄本性能徹底變化,不再惹神憤怒!

上一篇:我認識到違背聖靈的引導就是嚴重的抵擋神

下一篇:我體嘗到有地位沒有真理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