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進入的經歷見證(第二輯)

目錄

3 我品嘗到了進入神話實際的甘甜

重慶市 小余

神話說:「真正的『信神』的含義是人能在相信神是萬物的主宰的基礎上來經歷神的說話,經歷神的作工,達到脫去敗壞性情滿足神的心意以及達到認識神,這樣的歷程才叫信神。」這句神話我熟讀會背,給別人讀、講、談更是手到擒來,可我對這句神話卻只有道理上的認識,直到神給我擺設了一次特殊的環境,我才親身經歷了神主宰萬有的權柄。

「大幫轟」時,我因傳福音兩次被抓捕。第二次被釋放後,我便帶著被「監視居住」的特殊身分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小縣城。那天,我與一個姊妹約好晚上7點在車站碰面,不見不散,晚上,我一路急走趕到車站。初到這個陌生的縣城,我四處觀望,搜索著車站來來往往的人影,心想:我先到了,她還沒來?想到大紅龍聲稱要在年底將我們一網打盡,時下環境緊張,一直站在那裡不好。於是,我就在街邊附近的門面店轉悠,半小時後回來還沒見到姊妹,我心裡嘀咕:莫非是我離開這半小時錯過了?還是她臨時有事延誤了?工作變動不是人能預料的;或許是正在路上往這裡趕呢……夜幕降臨,大紅龍的巡邏車時隔十幾分鐘就一輛在大街上來回巡視,我的心怦怦直跳,然後一邊在人群中尋找著姊妹的身影,一邊禱告求神保守。又半小時過去了,天色暗了許多,可姊妹還沒出現,我知道車站是個是非之地,不可久留,心裡不禁有些焦急:是堵車還是有什麼棘手的事?神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呢?不過別多想了,說好了不見不散的嘛,再等等,我安慰著自己。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我邊沿街走,邊急切地呼求神,睜大眼睛密切地注視著周圍的人群,高度戒備著隨時有可能出現的突發狀況。想到前兩次被抓捕的經過,我沒理智地向神禱告:神啊!都快10點啦,這個姊妹還來不來呀?明知道我第一次來這個地方,路也找不到,家也找不到,再加上我這特殊的身分,我實在不想再有第三次!此時,膽怯、誤解、埋怨一起湧上心頭。這次流浪街頭讓我想起第一次「大幫轟」關押被釋放後,走在大街上不敢回接待家的感覺,淒涼、無助……但那晚還有24小時營業的快餐廳可呆,今晚如果姊妹不來的話,我又能去哪裡呢?就在我胡思亂想、猜測埋怨時,一輛巡邏車迎面而來,車裡穿警服的司機還特意從車窗探出身子望了我一眼,霎時間,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不會吧!大紅龍放我出來已經三個月了,我沒回當地派出所報到,在這「龍瘋時期」,他們會不會早已把我列入「通緝犯」的名單了?神啊!神啊!願你保守我!這時,警車從我身邊擦身而過,雖然沒看到車上下來人抓我,但我的心還是緊張得就像熱鍋上的螞蟻,又像是虎口邊就地被擒的獵物。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斃!我把包裡的內存卡、接待家的鑰匙以及我的筆記本攥在手裡,一旦他們來抓我就隨手往江裡扔,以此應對突發環境。為了掩飾內心的不安,我佯裝納涼的路人走進一家飾品店,一照鏡子,我嚇了一跳:原來一路疾走趕車,加上心急沒等到人,我早已是滿臉通紅有別於路人,以至惹眼。就在我憂心忡忡、惴惴不安時,神話突然開啟:「真正的『信神』的含義是人能在相信神是萬物的主宰的基礎上來經歷神的說話,經歷神的作工,達到脫去敗壞性情滿足神的心意以及達到認識神,這樣的歷程才叫信神。」神話使我那慌亂的心平靜了下來,給了我安慰和力量,也成了我最艱難時刻的依靠和幫助。是啊!我信的是獨一真神,是萬物的主宰,大紅龍也在神手中,也是由神擺佈、調動的,是為成全神選民而效力的。再說,上面弟兄也交通過:「出於神的試煉防不勝防,若真是神許可的試煉臨到,那麼即使在安全的環境中也會被抓;如果神不許可,那麼就算在險境中——大紅龍的眼皮底下照樣能虎口脫身。」我信神多年,平時總給別人交通神主宰萬有這方面的真理,可關鍵時候,自己怎麼不會實行運用呢?看到自己信神卻不會憑神話活著,讓撒但捉弄得膽怯成這個樣子。後來,我禱告神:「神啊!我相信萬事萬物都在你的手中掌握,大紅龍也在你的手中,我今天是否被抓也是你說了算,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理應任你擺佈,如果你許可我第三次受試煉,我不應該有任何選擇、要求,我願意面對,我願意在這樣的環境中去經歷你的作工、經歷你的說話、經歷你主宰萬有的權柄。」當我進入神話的時候,心裡竟越來越平安、踏實!此時,我收好了手中攥濕的筆記本、卡、鑰匙,心想:已經10點多啦,姊妹肯定不會來了。走在乘涼的人群中,聽著一家家店舖拉捲簾門的聲音,那一刻的我真羨慕他們有家可回,我向神訴說:神啊!依我現在的處境,今晚能去哪裡過夜呢?住旅店得要身分證,可我是個有案底的外地人,那不是自投羅網嗎?要麼去樓梯間坐一夜?也不行,如果被當小偷舉報不是剛好送上門?神啊!我到底該去哪裡呢?想到這裡,心裡不免有些傷感:天下之大,居然沒有我的容身之處。我終於也設身處地地體驗到了基督沒有枕頭之地、沒有安息之所的處境。我邊走邊禱告,慢慢地走到了江邊,看到大橋下的夜市裡面有很多人在乘涼、吃飯,熱鬧非凡。這時,一個意念閃過:這或許是我今晚最佳的棲身之處?於是我來到橋下察看地形,決定了今晚的容身之處後,我如釋重負,坐在江邊耐心地等待著人潮散去……夜裡12點多,我謹慎地走到橋下禱告:神啊!神啊!願你保守我,但願外邦人發現不了我,只要挨過這一夜,明天就好說了。我半坐半倚著水泥柱子反省自己:昨天住在村裡的新人家,沒電也沒洗澡,晚上還在玉米地中間的空地上餵了一會兒蚊子,覺得受苦了呢。可對比今天這樣的境遇,昨晚卻是「天堂級的享受」,既有飯吃,又有接待家的維護,我真是不識好歹,身在福中不知福。此時的我,躺在硌人的石頭水泥地上,回憶著「過去」,不知漫漫長夜將如何度過,也無心思理會蚊蟲的叮咬,竟不知不覺地睡著了……凌晨2點多我被突然傳來的一陣怪叫驚醒,一個年輕人吼叫著朝我這邊跑來,我高度緊張,不覺心跳加速,只能急切地呼求神:神啊!神啊!全能的神啊!他可千萬別靠近我,願你保守我……剛剛禱告完後,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現了:那人竟在離我兩米的空地上坐了下來。我驚魂未定,不禁想起《耶穌生平》中那個被群鬼所附的人,原來現實的生活中真如神話所言——邪靈、污鬼遍地遊行。為了不讓他在漆黑的橋下發現我,我紋絲不動,故作鎮靜,豆大的汗珠卻從額頭上滲了下來,心裡不住地呼求神:「神啊!神啊!我的神啊!……」不到一分鐘,他站起來跑了,我望望漆黑的天空,輕撫著胸口,長長地出一口氣……感謝神!感謝神!是我的神保守了我!讓這些污鬼、邪靈不能靠近我、傷害我!回過神來,我看了看錶:離天亮還有漫長的3個小時,不知什麼時候我又睡著了。大約4點多,同樣的一幕再次出現,在我全力地呼求神後,神再次保守看顧我,那人走了……這一夜,驚心動魄,我全身的冷汗打濕了衣服。好不容易熬到了凌晨5點,天開始濛濛亮,在聽到路人鍛煉身體的叫喊聲後,我安心地走上馬路……

後來,我才得知:原來那晚姊妹在另一個車站等我到10點多鐘,我們陰差陽錯。接待家的弟兄聽完我的經歷後激動地說:「只要過了晚上10點鐘,大紅龍發現夜不歸宿者都會盤問,身分不明的都會予以拘留……」而我,竟在神奇妙的看顧保守下安然地度過了這有驚無險的一夜!那時,我想起神話說:「他的作為無處不在,他的能力無處不在,他的智慧無處不在,他的權柄無處不在。這一切一切的規律法則是他作為的體現,是他智慧與權柄的流露。誰能逃脫他的主宰?誰能逃脫他的安排?萬物都在他的眼目中存活,更在他的主宰之下生息。他的作為與他的能力使人類不得不承認他的確實存在,不得不承認他主宰著萬物這一事實。」今天,我能臨到這樣的環境有神寶座的許可,更是神精心的擺佈安排,這不合人觀念的環境雖然於我的肉體無益,但卻使我對神主宰萬有這方面的真理有了真實的經歷,加深了我對神話的認識,使我對神的信更真了,也更敢依靠神了。現在才明白,以前對這方面的真理只有字句上的認識,沒有真實的經歷,根本不實際。

回想以往:我只是一個高談闊論的「演說家」,因著自己年輕、能說會道就沾沾自喜,還常以令人羨慕的「高身分」盡著澆灌新人的本分。我很少在經歷神話、實行真理上下功夫,卻以自己能講字句道理而自我欣賞,導致信神多年,空有滿腹道理,卻沒有對神真實的認識,生命性情也沒有變化,還不知不覺把人都帶到了自己的面前,這樣下去不但會斷送我自己,更會耽誤別人,完全不合神的心意。

之後,我又看到弟兄在6月15日的講道交通中談到:「追求真理必須老老實實地從經歷、實行神話開始,這樣才能獲得聖靈作工的引導與成全。人只有獲得聖靈作工才能對神的作工有真實的經歷、認識,才能達到在神話中明白真理、得著真理,這樣人盡本分就能夠達到順服神、滿足神……」這才明白,聖靈現實的作工步驟就是要帶領人進入真理實際,我也應該在經歷神話、實行真理方面下功夫。今後,我願意扭轉以往的偏差,把所明白的神話在現實生活中多多運用、實行,不再空講字句道理迷惑人,真正地能達到在弟兄姊妹中間用我的實際經歷高舉神、見證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