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進入的經歷見證(第二輯)

目錄

5 狂妄自大的本性給我帶來了累累過犯

江西省 劉勇

我剛被提拔為區辦事員時,因缺少操練,對各項工作的原則也不掌握,處理事沒智慧,於是每次聚會我都積極尋求,用心聽交通,通過一段時間的操練和聖靈的帶領,我對各項工作慢慢摸著點門路,尤其從去年八九月份開始,自己負責範圍的福音工作逐見果效,還在小區帶領中培養了幾個能做辦事員的苗子,我便引以為傲,認為自己素質還可以,開始飄飄然。慢慢地,我變得目空一切,誰也不放在眼裡,再也沒有以往那種「謙卑」尋求了,最終神的性情臨到了我,我負責區域的工作果效一落千丈,我自己也因失去聖靈作工被撤換了。

撤換後,我不但不反省自己,還對做帶領工人望而卻步,我告訴自己以後千萬別再做帶領工人了,爬得高、摔得慘啊!靈修期間,沒了工作上的壓力,倒是清閒了許多,可是我心靈深處感覺很痛苦,常恐懼不安似乎有一種不祥之感,好像自己隨時會有災禍臨到。我失去了往日的平安、踏實、依靠,摸不著神的同在,好像掉進了黑暗的深淵,絕望無助。區裡安排我修改講章,我像個木偶一樣捧著稿紙,看了幾天一點思路都沒有;每次與接待家庭的弟兄姊妹一起聚會只是讀讀神話,也不知怎麼交通;接待家庭的弟兄不會維護環境,我多次交通也解決不了問題。為此我心裡倍受煎熬,不禁自問:我往日的雄心壯志哪裡去了?我往日的能幹又哪裡去了呢?我信神這麼多年,現在別說是一個教會,就連接待自己的弟兄姊妹都澆灌不了,對他們存在的情形我都不知如何解決,我怎麼落到如此地步了呢?此時,我不得不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哪!我現在落在黑暗痛苦中,什麼也做不了,我完全束手無策,我知道自己肯定觸犯了你,但我現在認識不到,願你開啟我,我願意認罪、悔改,重新做人……」

藉著多次的禱告尋求,神憐憫了我,有一天,我看到神話說:「你們的本性就是沒有刑罰、咒詛就不肯低頭,也不肯服氣,沒有眼見的事實就達不到果效,你們的人格太低賤,不值錢!不用刑罰、審判難得將你們征服,難得將你們的不義、不服壓倒,你們的舊性實在是根深蒂固,若將你們放到寶座上,你們就不知天高地厚,更不知何去何從,你們連自己從哪來的都不知道,怎麼能認識造物的主呢?沒有今天及時的刑罰與咒詛,你們的末日早就臨及你們了,更何況你們的命運,不更是危在旦夕嗎?沒有這及時的刑罰、審判,你們不知要狂妄到什麼地步,也不知要墮落到什麼地步……」這些話如同兩刃利劍直刺我的心,想想我現在的情形,為什麼如今我什麼也做不了,其實我根本不知自己原本是個什麼東西,不知自己的半斤八兩,今天被神顯明我才看到自己的真實面目,知道自己原本一無是處,一無所有,以往能作點工作都是因著聖靈的作工才達到的,並不是我原本就有能力、有才幹,比別人好、比別人強,回想那時我在作工中的心態是目空一切,誰也不放在眼裡,我才意識到自己被撤換乃至到現在絲毫摸不著神同在,完全落在黑暗中,這一切都是針對我的狂妄本性而來的,也是針對我的狂妄頑劣、桀驁不馴的撒但性情而來的。這時,作工中的一幕幕清晰地浮現在我腦海:當看到自己作工有了些果效後,我外表不露聲色,心裡卻是沾沾自喜狂得不得了,認為自己行,有工作能力,於是就目中無神,高高在上,覺得自己能幹大工作,對身邊的那些帶領工人都不放在眼裡,覺得他們也不過如此,尤其是後來聽到自己熟悉的帶領工人一個個被撤換時,心裡更是得意忘形,故步自封,認為還是自己有真理實際,以往那種自卑感蕩然無存。甚至隨著狂妄本性的不斷滋長,我開始唯我獨尊,目空一切,覺得自己作這個工作已是綽綽有餘,再來點大的工作也可以,就是做區帶領也行,所以目中無人,唯我獨尊,弟兄姊妹與我交通,我只是當面附和,心裡卻對他們所講的嗤之以鼻,就是區帶領指導監督工作我也不屑一顧:有次區帶領發現我工作範圍內有兩個祭物保管家不合適,跟我交通說要更換,我抵觸不接受,心裡還冷哼:「你剛來知道什麼?你又不了解這些家的真實背景。」以至她說她的,我持守我的;一線、二線人員與教會弟兄姊妹配搭不和諧,區帶領對付我,我心想又不是二線與教會配合不好,一線人員太自是不配合就是你區帶領的問題;區帶領摳工作,說我澆灌工作沒有跟上去,我認為他是故意找茬,別人跟我這裡都差不多,也沒聽他說過。發展到後來,我甚至對上面的工作安排也敢公然對抗:上面弟兄要求「傳福音『大幫轟』必須先寫講章」,我雖然口頭上也交通落實,心裡卻想:如果叫我寫講章,我是寫不好,弟兄姊妹真能寫好麼?我心裡充滿抵觸,覺得這只是一種形式;上面要求凡是在大紅龍體制內的弟兄姊妹最少要寫一篇揭露大紅龍的文章,我再次疑惑,弟兄姊妹素質差,能寫出好文章嗎?認為上面是強人所難;上面要求必須作好澆灌回訪工作,我負責的範圍遲遲不見果效,我仍不緊不慢,抱著無所謂的態度,認為現在環境不好,沒果效是正常現象等等。此時我才看到自己狂妄得不可一世,完全是天使長的發表,心中無神,目中無人,自是自高,藐視一切,若不是神及時取締了我的事奉,說不定我現在已成為佔山為王的響馬,公然稱王稱霸與神分庭抗禮了。現在想想我能作點工作,明白點字句道理,就誰都不放在眼裡,連帶領監督工作也不接受,開始藐視行政機構,就是在與神抗議,在搞敵基督經營,我的事奉完全是在作惡;上面要求寫講章、寫揭露文章,我也抵觸,肆意論斷、定罪、不給用心執行落實,直接攔阻了聖靈作工,致使弟兄姊妹跟不上聖靈作工的步伐,未能在這項工作上學到功課、明白真理,沒有預備上善行;上面要求必須作好澆灌回訪工作,我仍掉以輕心、不緊不慢,導致新人不斷流失,考察真道的人不接受神的作工,一個小區幾萬新人,真正澆灌到位的只有幾百人,真不知五個小區要斷送多少無辜的靈魂,我簡直就是一個十惡不赦的惡魔、吞吃人靈魂的活鬼,大紅龍殺人千千萬,我斷送人靈魂也無數,心中卻無知覺,我真是一個地獄之子,沒有人性、不可理喻,可咒可詛。此時,我痛心疾首,我還有什麼資格消極埋怨神,神若追討我的罪,我就是有一萬條命都不夠啊!神哪!我犯下的罪孽,我願用餘生來彌補……看到自己犯下的種種惡行,都是在嚴重打岔、攪擾、拆毀神的作工,我這才認識到自己的本性太狂妄,太輕浮,太低賤,如同馬尾提豆腐——提不起來,也不配承受神的祝福。自己本出生撒但魔鬼踐踏之地,沒有見識、沒有素質,話都說不明白更別說幹工作,神高抬我、恩待我,讓我作點工作,可是我有點作工果效就目中無神,高高在上,誰也不放在眼裡,我真是太沒有良心理智,太讓神厭憎了。這時我更加認識到自己這段時間之所以落在黑暗中摸不著神,是因我嚴重觸犯了神的性情,神已厭憎痛恨我到一個地步,向我掩面了。可我作了這麼多的孽,傷害了神的心還不自知,甚至被撤換後仍不知反省自己,還在跟神耍蠻較量,認為做帶領是爬得高、摔得慘,告訴自己以後再也不做帶領了,好像是帶領這個地位把我坑了,卻不認為是自己的狂妄本性把自己給斷送了,我真是麻木無知至極!若不是神的審判刑罰一直沒離開,讓我看到自己一無所有,什麼也做不了,我還不會向神回轉,仍會活在自己的小天地裡對抗神,最終觸怒神遭神厭棄。現在才看到把我撤換讓我靈修是神對我極大的愛,神對我的刑罰審判更是對我極大的拯救。若不是神的刑罰審判及時顯明我,我會更堅信自己有真理實際,導致越來越墮落,更不會追求真理;若不是神向我隱藏,讓我在黑暗痛苦中煎熬,我會越來越狂妄,以至做出更多觸犯神性情的事來遭神擊殺;若不是今天神的公義性情臨到我,及時將我撤換,讓我懸崖勒馬,那我信神多年終將落得慘敗的結局,因我不知不覺已走上了敵基督的道路,再走下去就成了名副其實的敵基督,那是萬劫不復啊!

回顧自己失敗的經歷,我清楚地看見因著狂妄自大我觸犯了神的性情,狂妄自大給我帶來累累過犯,這才意識到神說「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這句話的分量。之後我又看到神話說:「人的性情自己不能變化,必須得經過神話語的審判刑罰、苦難熬煉,或對付、管教、修理,之後才能達到順服神,對神有忠心,不應付糊弄神。人都是在神話語的熬煉之下性情有所變化,經過神話的揭示審判、管教對付的人才不敢亂做了,沉著穩重了,最主要的一點是能順服神現實的說話了,對神的作工能順服了,即使不合人的觀念,也能放下觀念存心順服了。」「你不了解神的性情就不可能去為神做你該做的事,你不認識神的實質就不可能對神有敬畏與恐懼,而是只有漫不經心的應付與搪塞,更是不可救藥的褻瀆。……你們不了解神的性情那就很容易觸犯神的性情,觸犯了神的性情就等於觸怒了神自己,這樣你最終所結的果子就是觸犯行政。現在你該明白,認識神的實質的同時就可了解神的性情,而了解神性情的同時也就是明白了行政的本身。」這些神話給了我實行的路,讓我認識到要解決狂妄自大避免觸犯神的性情,首先得接受神話的審判刑罰,認識自己的身分、地位、實質,看見自己的卑鄙、醜陋、低賤、一無所有,這樣才能低調做人;還要多多地接受神的管教顯明、修理對付、試煉熬煉,達到對神的性情有認識,生發敬畏神之心,才能在盡本分中更多地尋求神的心意,按著上面的要求行事。現在才看到我對自己的狂妄本性沒有認識,不認識神的性情,太容易抵擋神,觸犯神的性情了,不知不覺就把神撥到一邊,充當撒但的差役來打岔拆毀神的作工,走上敵基督的道路。以往我還以為總有野心想控制神選民搞獨立王國才是走敵基督道路,卻不知道自己本性狂妄,不追求真理,按自己的處事原則作神所託付的工作也是走敵基督道路。我知道當初自己犯下的惡行都是因為自己的狂妄本性,又因著自己不追求真理,所以臨到實際情形也不會根據神話去解剖、去認識自己的本性實質,也不接受神的審判刑罰,更不能從中認識神的性情。現在我知道追求真理達到對神有認識太重要了,只有了解神的性情、認識神的實質才能對神產生敬畏與恐懼,才不敢胡作非為,從而狂妄本性也能得到解決。所以,解決這個狂妄本性必須接受神話的刑罰審判、苦難熬煉、對付管教,放下觀念,存心順服,對神的性情有真實的認識,從而產生敬畏神的心才能逐步達到。

感謝神的作工,感謝神的審判刑罰,使我對自己狂妄自大的本性有了一點認識,看到自己的本性就是與神為敵的,走的正是地道的敵基督道路,也領略了神的公義威嚴不容人觸犯的性情,按我的所作所為及給神家工作帶來的虧損早該遭神咒詛懲罰,但神並沒有按著我的過犯來對我,而是審判刑罰拯救我,給我機會彌補,我不能再虧欠神。從今以後,我願更多地接受神的審判刑罰、擊打管教,達到真實認識自己、恨惡自己;時刻存著敬畏神的心,嚴格按著工作安排來盡本分,行事中更多地尋求考察,事前三思,事後反省,即使是自己認為看透的事也得多尋求,並徵求別人的意見,防止出差錯;要時刻提醒自己就是糞堆裡的蛆蟲、淤泥裡的雜質,神的意念高過諸天,神所作的都是好的,上面安排的都是對的,人只有順服、接受,以便將狂性扼殺在萌芽狀態。相信只要我能嚴格地按神話真理去實行,慢慢地,我觸犯神性情的事就會越來越少,愛神之心也會逐步生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