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進入的經歷見證(第二輯)

目錄

8 這次我掙脫了「縣官不如現管」的枷鎖

福建省 雪仁

前陣子我們各教會中陸續出現大紅龍去找有案底或信神出名的弟兄姊妹的現象,又發現大紅龍還暗中跟蹤弟兄姊妹伺機一網打盡,這惡劣的環境使我們的傳福音工作一度陷入困境。這時我聽上面的講道交通談道:「在合適的環境裡都應該傳福音見證神,在危險的環境裡先別動,根據環境採取靈活方式。比如『大幫轟』,危險環境裡不能實行啊,那有的都是大紅龍的探子,你在那兒一實行沒幾分鐘就有人報告了……環境惡劣時不能採取『大幫轟』傳福音了,應該採取隱祕傳福音的方式,一說隱祕那就是小打小鬧……在任何環境裡都應該採取靈活方式傳福音見證神,不要死守規條……」於是,我就結合上面的交通與二線指揮聚會,讓他們在這環境中暫時先採取隱祕方式傳福音。

幾天後,我接到一線指揮的來信說:「前幾天區裡剛給我聚會都沒說不能『大幫轟』,只說單個傳也行,是不是你們沒交通清楚或二線指揮聽錯了,你們趕緊再去交通一下。」經了解才知道是二線指揮寫信告訴一線指揮「小區帶領怕環境交通偏了,讓我們不要實行『大幫轟』傳福音……」因一線指揮不了解情況才給我寫信,我一看完信就開始琢磨:區裡剛跟她聚完會,莫非是我實行有偏差?如果我再這樣交通的話,弟兄姊妹會不會說我怕死?會不會說我是被顯明出來的沒聖靈作工的假帶領?我這麼實行到時會不會地位不保被撤換?我越想心越慌,但轉念又想:現在教會環境這麼惡劣,很多弟兄姊妹被大紅龍跟蹤,萬一因我不按原則做事出事了,豈不是損失更大?我心裡一直這麼徘徊著、爭戰著,最後藉著向神禱告開始反思:我到底憑什麼活著,為什麼之前聽了上面的交通後心裡很透亮也知道該怎麼行,可一聽到上層帶領工人的說辭跟自己不一樣,就不知所措開始發矇呢?隱約中我想到聖靈使用之人曾經交通過「縣官不如現管」這一話題,我就找到上面的講道交通:「現在教會裡有一些人不分辨誰對錯,上面做得對錯、假帶領假工人做得對錯他不分辨,他憑什麼對待人呢?『誰現在管著我我就聽誰的,「縣官不如現管」,上面聖靈使用的人離我太遠了,他要是離我近,直接管著我我當然聽他的,這些教會帶領、小區帶領、區帶領離我近,我先聽他們的,免得被他們開除或者隔離,我怎麼實行根據誰現在能管我,我不根據誰有真理、誰沒真理。』這樣的人也不尋求真理,也不知道誰有真理,不會分辨,就知道誰現在是他的官,是他的頂頭上司,他就順服誰,這是不是撒但的奴才?誰管他都跟,這樣的人是喜愛真理的人嗎?這樣的人信神也白搭,不能蒙拯救,都是廢品。」看了上面的一番話使我倍受刑罰,以往我聽到這段交通時只是承認自己有這方面的撒但毒素,但並不覺得這一毒素在我身上扎根這麼深,讓我在權勢與真理之間徘徊這麼久難做抉擇。面對現實的情形我不得不反省自己一貫以來受此毒素支配,做出的屈服權勢背叛真理原則的惡行:在2011年取締假帶領、假工人時,一姊妹從別的地方調回來被選上做小區帶領,那時我是講道員,剛跟這姊妹接觸還覺得她比以往的小區帶領交通得好一點,後來接觸多了發現她常常高舉自己、顯露自己,並轄制另一個小區帶領。我心裡感覺她不太對勁,可因著受地位的轄制,覺得她是小區帶領直接管轄我,也就不再去分辨她是否有聖靈作工。可後來當我下教會時,聽到多數弟兄姊妹都反映這個小區帶領會轄制人,會站高位拍桌子教訓人,有些弟兄姊妹被對付後消極得爬不起來,甚至都不想盡本分了,並且她還在教會中拆另一小區帶領的台。我聽了弟兄姊妹的反映,再加上觀察她平時和我們在一起交通也沒有聖靈的開啟光照,心裡確定這個小區帶領已經完全沒有聖靈作工,是假帶領早該取締撤換了。但我受著「縣官不如現管」的毒素支配不敢檢舉,暗自思忖:她是小區帶領直接管我的,萬一被她知道了給我穿小鞋怎麼辦?以後可能連地位都不保。我得學聰明點,別沒事找事,畢竟我還是她的作工對象,再說她做小區帶領也是區裡安排的,如果她真沒有聖靈作工到時候區裡自然會將她取締撤換的。就這樣我為了個人利益,為了保全自己的地位選擇了沉默,不久整個小區都活在黑暗中沒有聖靈作工,好幾處教會混亂不斷,弟兄姊妹沒有正常的教會生活,我們幾個同工聚會也像打擂台似的,爭爭吵吵,完全被聖靈撇棄活在黑暗中,可面對這樣的窘境,我也沒有去尋求真理。直到幾個月後,區裡派人來調查才把這個小區帶領撤掉,整個小區才慢慢恢復了正常的教會生活,混亂也隨之平息了。事後我並沒有在這個環境中認識自己學到功課,所以這個撒但毒素仍然存在我裡面,繼續支配我做出打岔攪擾神工作的事。

記得2012年國度福音大擴展時期,當一線指揮給我們落實福音工作時說:「現在是12月份了,全能神的福音必須在這5天之內達到家喻戶曉,人人皆知。因別的地方都開始配合了,你們是最落後的一個小區,所以今天晚上趕緊配合全部通宵用喇叭去喊……」我聽後就想:這樣不合原則,也行不通,我們這兒是農村,三更半夜地去叫喊不被人罵才怪。但又一想:人家是上層工人,是直接負責抓我們這個範圍福音工作的,而且各個地方都這麼配合,如果我不配合,到時候給我扣個「打岔攪擾福音工作的假帶領」的罪名,弄不好還得被撤換,算了,還是「順服」吧。就這樣我再次在「縣官不如現管」的撒但毒素支配下違背了真理原則,開始隨波逐流。不久,因我們大張旗鼓地搞所謂的「大幫轟」,嚴重違背了工作安排,導致環境四起:外邦人的褻瀆、毀謗,各宗各派的造謠、定罪,大紅龍的誣陷、定罪、追捕、迫害,各種敵勢力的攻擊撲面而來,各種流言蜚語到處橫行肆虐,致使神的名受羞辱,福音工作陷入癱瘓,多數新人被各種反面傳言迷惑陸續退去,弟兄姊妹消極的消極、回世界的回世界、被抓捕的被抓捕……這都是因我憑著「縣官不如現管」的撒但毒素活著,給神家工作造成的虧損,給弟兄姊妹帶來的災難,給自己留下的累累過犯。時至今日再次想起這些過犯,我的心還是隱隱作痛,它成了我心中永遠無法癒合的傷痛。正是這一毒素使我完全成了一個見風使舵、自私卑鄙、崇尚權勢地位的撒但狗奴才。回想恩典時代,以色列的眾百姓明明看見耶穌行了那麼大的神蹟,心裡也清楚地知道耶穌是神的兒子,但還是屈服於祭司、法利賽人的權勢,把神釘在了十字架上——犯下了滔天大罪,最終導致以色列遭受亡國之痛;再看當今各宗各派多少信徒明知神的話是真理,就因著屈服牧師、長老的權勢而背叛真道,棄絕真理,從而失去蒙拯救的機會;如今跟上神末世作工的人,又有多少人在正邪之戰中,因畏懼假帶領、敵基督的權勢,怕自己地位不保而站不住立場,最終成為神厭棄、懲罰的對象。想起這些血淋淋的教訓,我不寒而慄,再看自己雖然信神多年,但卻不能順服真理、順服神,而是憑著「縣官不如現管」的撒但毒素,順服地位跟隨人,我真是太低賤了!在我的心中「信神理應敬拜神,尊神為高、尊神為大」這個信念早已蕩然無存,而那些唯利是圖的撒但觀點「誰帶領我,我就聽誰的,誰對我有利,我就跟隨誰」卻成了我的立世之本,若照此「信」下去我隨時隨地都能棄絕真理遠離神,最終成為羞辱的記號。此時我感到「縣官不如現管」這一毒素成了我尋求真理、實行真理最大的攔路虎、絆腳石。

回想以往,再看今天神給擺設的環境,我知道這又是一次挑戰,也是神給我的一次彌補過犯的機會,我得謹慎小心地對待。於是,我向神禱告並尋求相關的真理,看到聖靈使用之人曾交通說:「在神家掌權的是誰呀?是神,也是聖靈。神是不是全能的?神是全能的。在神家如果誰做的不是出於聖靈的,聖靈能不能作事把他顯明了?聖靈還能在他身上作工嗎?還能給他權柄嗎?難道神不能主宰一切嗎?對神得有信心,神家是基督掌權,也是聖靈掌權,這是最主要的。」「在神家是基督掌權、真理掌權、聖靈掌權,任何一個人沒有實權,記住這個事啊,神家是基督掌權、真理掌權、聖靈掌權,任何一個人沒有實權。」此時我才明白之前我能憑「縣官不如現管」這一撒但毒素活著,臨到事不能堅持真理原則就是因為對神家是真理掌權沒有真實的認識,對神的全能主宰、公義信實也不認識,導致自己心中沒有神的地位,認為帶領能決定我的地位、前程,帶領若看好我,我就能在神家亨通,帶領若對我沒有好印象,那我便地位不保。現在我才明白神家是基督掌權,神話掌權,真理掌權,人的地位、前途取決於人自己是否能蒙神稱許,自己是否是真實順服神、憑真理原則行事的人,除此之外,任何一個人都決定不了人的命運。因任何一個人都沒有權力,無論是哪一級別的帶領工人都得順服神,按照神的要求、按照上面的工作安排盡本分,才能得到神的維護,蒙神稱許,無論是誰也別想在神家胡作非為,就是級別再高的帶領工人不能順服神、順服真理,不能按神的要求事奉神也照樣被神厭棄淘汰。帶領工人自己都保全不了自己,又豈能保全別人的地位,他們不也都在神的主宰命定之中嗎?而我卻迷信帶領、迷信頂頭上司,認為他們能決定我的命運,我只有在他們面前表現得好,讓他們看重認可才能保住地位不被撤換,因此為了討好帶領、不得罪上司,寧可違背真理原則得罪神,我真是太瞎眼無知了。我心中崇拜的是一個個高大的形象,我相信的是權勢地位,我並不相信基督決定一切,真理決定一切,我無視神的權柄,藐視真理,我把權勢、頂頭上司看得高於一切,把神看得太渺小,我的所作所為、思想觀點都是對神的藐視與褻瀆!我為了一己私利,為了自己的地位,奉行著撒但的處世哲學,做撒但的狗奴才,唯唯諾諾、委曲求全,沒有一點正義感,不能為真理、正義而站立。我這才看到自己在神面前不是一個誠實正直的人,而是一個唯利是圖、背信棄義的卑鄙小人。我恨惡自己太卑鄙醜陋,活得沒有一點尊嚴與人格,沒有一點人的樣式,所做所行太讓神傷心失望,我立志悔改重新做人,這次一定要站住真理正義。後來我又看到上面的交通說:「因為在神家神話的權柄高於一切。你如果在任何時候,在任何人面前,只要你確定是神話的權柄、確定是真理那你就要堅持,不怕得罪人,不怕得罪地位比你高的人,不怕得罪頂頭上司,你就是堅持真理,堅持神話,這樣的人保證能成為絕對順服神的人,保證是被神成全的對象。你們願不願意成為絕對順服神話權柄的人?就包括在任何人面前,在聖靈使用之人面前,『如果你做的不合乎神話我也不聽你的,我順服神話、順服真理第一,聖靈使用之人所做的工作安排、講道、交通如果完全合乎神話我就順服,不合乎神話我就不順服』。你如果能堅持住這個原則那你就厲害了,我就欣賞你、佩服你,我絕對不會打擊你,我還得提拔你……」上面的交通給了我明確的路途,更給了我實行真理、站住正義的勇氣與力量。今天在神家我無須害怕因得罪人而危及自己的地位,只要確定自己所做的合乎真理原則,確定自己所行的合乎真理,那就該堅持到底,在任何人面前都要堅持真理、堅持神話,同時別人說的話、做的事符合真理就接受,不符合真理就要敢於揭露,堅持真理原則,這樣的人才是蒙神稱許的人。確定了實行的路途之後,我不再憑「縣官不如現管」這個撒但毒素活著,立即根據我們小區現實的環境結合上面所交通的給一線指揮寫了一封信。信發出後我靈裡踏實有享受,心裡喜樂、平安,良心不受控告,感覺這次終於站在神一邊實行了真理,享受到了神與我同在的快樂。

感謝神的開啟與帶領,使我這次能實行真理,終於背叛了「縣官不如現管」這一撒但毒素。以後我願更加努力地追求真理,操練凡事都尋求真理,為實行真理、站住正義而受苦付代價,不僅要完全掙脫「縣官不如現管」的枷鎖,而且還要成為一個能憑真理原則活著的人,讓神高興、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