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進入的經歷見證(第二輯)

目錄

14 原來這麼多年我一直在忠於頂頭上司

安徽省 文靜

神話說:「你們跟隨我這麼多年來並未對我有一絲一毫的『忠於』,而是圍著你們所喜愛的人、喜愛的東西團團轉,甚至無論何時何地都牢牢掛在心上,而且從未丟棄。你們熱衷於你們所喜愛的任何一樣東西,熱愛任何一樣你們所愛的東西都是在跟隨我的同時,甚至都是在聽我話的同時,所以我說,你們都是在利用我要求你們的忠心而忠心於你們的寵物,珍惜你們的寵物。儘管你們也為我獻出一二,但這並不代表你們的全部,並不代表你們真正忠於的是我。你們將自己置身於自己熱愛的事業中,有的人忠於自己的兒女,有的人忠於自己的丈夫,有的人忠於妻子,有的人忠於錢財,有的人忠於工作,有的人忠於頂頭上司,有的人忠於地位,有的人忠於女人。」剛開始信神時我就讀過這段神話,但我只認為地位、錢財、情感是我身上存在的三大致命處,必須時時謹慎小心,注重追求真理來解決,至於忠於工作與頂頭上司我就沒必要解決了,因為我信神都是在神家盡本分,又不是在世上工作,哪來的頂頭上司,因此我便忽略了這方面的問題。神的交通說:「或者在自己認為不需要變化、不需要接受對付的地方,我們就更應該在這方面認識自己,因為你本來以為好的地方你肯定就不去挖掘它,也不去注重它,也不去解剖它到底有沒有抵擋神的東西。」真是一點不假!正因為我從來沒有注重接受神話的審判刑罰,不能根據神話認識自己,也沒有揣摩過「忠於頂頭上司」有哪些表現,我到底是不是這類人,導致我這麼多年來一直把忠於頂頭上司當作是忠於神,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我認為上層帶領稱許我,神也會稱許我,上層帶領對我所作的工作能滿意,那神也一定滿意,所以盡本分總為討得帶領的好評,不管他們說什麼,我都照聽不誤,甚至有時明知不合真理也要聽從,從來也沒有反省過自己。直到我聽到第75輯講道交通中說:「受帶領轄制的人不能隨從真理,不能順服真理,是真正跟隨神的人嗎?他是跟隨帶領。所以跟隨帶領能違背真理,違背神的心意,還能順服帶領的就不是真實跟隨神的人,更不是真實順服神的人,他屬於跟隨帶領的人、順服帶領的人,說白了,只順服撒但權勢卻不順服神話,這樣的人他這樣信神,走這樣的道路,能不能被神成全?你們是不是這樣的人?反省反省自己:你真是絕對順服神的人嗎?你順服帶領有幾分?順服神有幾分?順服帶領的心大還是順服真理的心大?如果帶領與真理相違背,走的道路不是神喜愛的道路,那你到底聽不聽從帶領,順不順服帶領?這些事與人的生命進入、走什麼道路有直接關係,這事挺關鍵。」這時我才感覺這的確是個關鍵問題,不能不注重解決了。

我靜下心來開始反省自己,這一反省讓我如夢初醒,才看見多年來我還沒有走上追求真理的道路,我所走的就是跟隨帶領的路,根本不是在信神跟隨神。如:每次遇到什麼難處、問題我總是先找帶領問問,若找不著帶領了才來到神前禱告尋求,但心裡還盼著哪天再問問帶領;無論上層帶領點我什麼缺少或對付修理我,我都能接受,即使有時接受不了也不會當面反抗,而是放心裡事後揣摩,但弟兄姊妹給我提的缺欠就是事實都不能接受,還要跟人講理;有好多次上層帶領給我們聚會,有人與帶領發生衝突,我不加分辨就站在帶領一邊,維護帶領,幫帶領對付那個不服帶領的人;神說了許多話我看後並沒有馬上就實行,可是帶領無論安排我做什麼,那是雷厲風行,寧可放下手中重要工作都要把帶領交代的事辦好,達到讓帶領滿意;神話要求我們看神話都要有靈修筆記,把對神話的認識、靈裡的感動都記錄下來,我從來沒有注重實行,可每次帶領帶我聚會交通我總是認真記錄,生怕漏掉一句帶領所說的關鍵的話。尤其是對帶領的話不管對錯,我都不加分辨地聽從,甚至明知不對也要聽從,為討好帶領違背良心、違背真理。例如:2010年12月份來了一份工作安排,其中《關於2011年教會生活的安排》中說到「聚會時如果弟兄姊妹因為認識得膚淺交通的話很少,就應再輪流讀一遍神話……」,教會帶領說小區裡安排下來:要把庫裡神話朗誦光盤找出來,聚會中不管是識字不識字的都要聽神話朗誦,不用讀神話,因為教會中有人操練識字讀得不通順,即使識字的讀得也沒有朗誦的好,光盤不夠就讓小組長走哪帶哪。當時我覺得不太合適,也提醒了一句,但帶領說:「是讓你聽神話朗誦,又不是讓你聚會聽講道。」我就沒話了,認為反正是小區裡交通下來的應該沒錯,就照做吧。又如:2012年12月擴展福音時,我作為一線人員帶動教會發書,發書前要先與對方交流,了解人合不合原則,如果屬於「五不傳」的對象就不能發,還要見證神的作工讓人接書考察,並要記下姓名、地址以便回訪,我個人最多一天發三十幾本,一個教會只有上百本,可帶領說別人一人一天發上百本,一個教會就發近千本,就我是最少。我就尋思別人是怎麼發的呢,正好有個一線人員推薦一個方法,叫「三快,一分鐘搞定」,即快步到人面前,快說「這是寶書,救你全家性命,一定要看看,一定要收好」,快離開,免得人回過神兒把書還給我們,一分鐘搞定了。我聽了覺得這樣做違背神話,違背傳福音原則,這哪叫傳福音?純粹就是欺騙!但姊妹說:「現在神作工就是快,慢了就不行,只要書在對方手上,神話有威力,神話能征服人,神的工神自己作。」結果為了數字,為了討得帶領的好評,我也不再堅持就隨從了。還有,2013年1月至3月,因我所在小區的帶領工人全部被抓,當時環境惡劣,沒有帶領工人來交通,一線指揮也不能來指導工作,不過工作安排與交通還照樣下發,我們就按著山東區的方式實行「大幫轟」,設立新人教會(一處至少二十人左右)。正當這時一線指揮讓我去交通,說我落後了,還非得二十人才能設教會,現在關鍵先把教會設立起來,只要有一個人好就可設立帶領,再藉上面這一個人翻一處教會,三五個人也可設立教會。因著是一線指揮的話,雖覺不妥但還是聽從了,本來只是成立一個小聚會點,硬給設立成教會。後來,雖然一線指揮又來扭轉這方面的偏差,但我已犯下了惡行,設了一些空架子教會欺騙神。

想想這樣的事實在太多了,可以說我對帶領說的話是十分的順從,即使有時心裡覺得不對,還對付自己:不能有觀念,神作工就是不合我的觀念,我應順服。在我看凡是帶領所交通的話都是從上傳下來的,是一層一層交通下來的,不能不聽,不能反抗,要是反抗肯定會說我不順服,要被撤換、淘汰回家。我能這樣認為一是因我對什麼是「神的作工」不認識,錯把帶領做的都當成是神的作工,我真是太謬、太渾了;另一原因就是我裡面根深蒂固的撒但毒素「縣官不如現管」,上層帶領工人就是我的頂頭上司,不能得罪,頂頭上司是直接關係我「命運」的,上司說我好或說我不好,一句話就能決定我的去向。我將撒但毒素運用到了極致,卻把神的話丟在一邊,我根本就不認識神家是真理掌權、神話掌權、基督掌權、公義掌權,就以為是帶領在掌權,我聽帶領的勝過聽神的,我對神的順服可以說連一分都沒有。我一直以來盡本分就好像是為帶領做的,總想著我怎麼盡本分帶領能說好,能得到上層的誇獎。我把自己的前途命運寄託在了帶領身上,所做的一切事都是為了讓帶領稱讚、認可,把事奉官家老爺的一套拿到神家發揮,我這哪裡是在信神?真是荒謬至極、卑鄙無恥,一直與撒但同流合污,一直都在抵擋神、背叛神。我從來就沒有在盡本分中尋求真理,尋求實行原則,到底怎麼做合乎真理,怎麼能滿足神的要求,能讓神稱許,從來就不考慮這些問題,所做的一切與真理沒有一點關係,都是憑著撒但本性、處世哲學行事。

我越反省越看到自己信神信得太糊塗!信得太遲鈍!信得太可憐了!我的素質太差了!早在2010年上面就已經對「神作工不合人觀念」這方面作了特別交通,讓我們分清什麼是神的作工,分辨帶領所說的話合不合真理,尤其2011年神家主要交通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解決我們信神卻跟隨人的問題,讓我們認識信神只能聽神的,只順服真理,只根據神話真理、根據上面的工作安排盡本分行事,帶領工人說的合乎真理我們必須順服,但這不是順服帶領工人,而是順服真理,是在順服神,如果帶領工人說的不合乎真理我們就不能順從,否則就是順從撒但的地位、權勢,是抵擋神、背叛神。可我在那次屬靈爭戰中根本沒學到功課,正如神話所說:「在教會中存在著許多沒分辨的人,迷惑人的事出現之時,他們偏偏站在撒但一邊,說他們是撒但的差役他們還覺著太冤枉,說他們沒有分辨,而他們每次總是站在非真理一邊,沒有一次非常時期是站在真理一邊的,沒有一次站起來為真理而爭辯的,他們真是沒分辨嗎?為什麼他們偏偏站在撒但一邊呢?為什麼他們從不為真理說一句公平合理的話呢?真是他們一時的糊塗而造成的嗎?越是沒分辨的人越不能站在真理一邊,這說明了什麼?是不是說明沒分辨的人是喜歡罪惡的人?是不是說明沒分辨的人是撒但的孝子賢孫?為什麼他們總能站在撒但一邊與撒但同言共語呢?他們的一言一行、他們的表情就足以證明他們並不是什麼喜愛真理的人,而是厭憎真理的人。」想到這段話,我更感扎心痛苦,今天才看見自己正是神話揭示的這一類人,是不喜愛真理厭憎真理的撒但的孝子賢孫,是正宗的撒但差役。我根本沒有信神的實質,真正的信神是相信神的話,心中有神的地位,憑真理做人行事,只接受合乎真理的交通、安排,凡違背真理原則出於人意的就能予以批駁並棄絕,能維護神的見證,堅決按神心意盡本分。而我不能順服神,不喜愛真理,崇尚地位權勢,誰有權勢我就聽誰的,誰是我的頂頭上司我就忠於誰,完全顯出一副撒但的奴才相,哈巴狗一條,沒有一點人格與尊嚴,真是撒但的種類,在關鍵時刻從來不能站在神一邊為真理說話,一次次被撒但利用失去見證,太讓神噁心、厭憎了!其實,我信的就是權勢、地位,一直忠於的就是頂頭上司,若說我是一個信神的人,簡直就是在褻瀆神。以往我還嘲笑宗教裡那些聽信牧師的糊塗蟲,現在才發現自己還不如他們,他們沒有聽到神今天這些說話,沒經歷神這麼多的作工,可我吃喝了這麼多神話,經歷了十幾年神的作工,卻仍舊是順服撒但權勢而不順服真理的人,我比他們更可悲,比他們更該受重重的懲罰。

神話說:「面對你們的種種惡行,簡直讓我對你們失去了信心,簡直讓我吃驚,你們的心竟然如此不得軟化。多年的心血換來的竟會是你們對我的放棄與無可奈何,而我對你們的期望卻是與日俱增,因為我的日子已經全部展示在每個人的面前了。……不過我對你們仍舊放心不下的是面對非正義與正義,你們總是選擇前者,不過那都是你們的過去。我也希望將你們的過去都一一忘掉,但是很難作到,不過我有一個很好的辦法,那就是讓將來代替過去,讓你們過去的影子消失來換回今天真正的面目,這樣只好麻煩你們再重新選擇一次,看看你們到底是忠於誰的人呢?」神啊!面對你的話語我無顏站立,只能仆倒在你面前向你悔改,我簡直已經不可救藥了,但你卻沒有放棄對我的拯救,在你的工作就要結束之時給我反省的機會,引領我走出誤區,讓我醒悟過來認識到自己信神多年所走的錯誤道路,看看自己到底是忠於誰的人,這是你對我最大限度的拯救。神啊!我怎能再讓你為我放心不下,我願重新起步,從此好好追求真理,立志做一個能絕對順服神、忠於神的人,擺脫撒但的權勢,在一切的事上來尋求真理,達到明白真理按真理實行,不管是誰、有無地位,只要說的合乎真理我就應順服,若再有地位說的不合乎真理,我也絕不聽從,我要堅持真理原則不再奉行撒但哲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