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進入的經歷見證(第二輯)

目錄

18 在神的帶領下我學會了和諧配搭

福建省 沈敬

信神以來,我都在教會裡操練盡本分,自以為自己的人性很好,能與人相處得來。當看到神話說:「我看見你們這麼長時間的事奉幾乎沒有多大長進,尤其是在『和諧的配搭』這個功課上,更是一片空白!……你們稀裡糊塗,把這方面的功課都當作兒戲,甚至有很多的人不僅不實行這方面的真理,而且還明知故犯,就事奉多年的人竟會互相打架、吵嘴,這不都是你們的現實身量嗎?」我對這些話不屑一顧一翻而過,根本不接受神的審判,認為自己與好多弟兄姊妹配搭過,相處得都還不錯,雖然有時也會有不同意見,但外表的正常人性包容忍耐還是有的,怎麼會互相打架、吵嘴呢?就這樣,我一直活在自己的觀念想像中,認為自己人性好能與人和諧配搭。然而,藉著前段時間的顯明我才看清自己的偽善面具,看清自己所謂的和諧配搭的真相,也才明白了到底該怎樣進入和諧配搭。

因著環境惡劣上面要求帶領工人隱蔽作工,不能像以往那樣在外面跑轟轟烈烈地作工了,我和配搭姊妹相處的時間自然就多了起來。在此期間,由於姊妹活在情感的熬煉中情形不怎麼好,自然在工作上負擔少了些,於是,我裡面不知不覺對她產生了看法和成見,心裡開始抵觸了:你再受熬煉,也不能因情形不好不配合工作吧……漸漸地,我越看姊妹身上的問題越多,不是嫌棄她粗心,就是在心裡論斷她不接受真理,有時看她受熬煉臉色不好,我心裡就抵觸,認為她沒有正常人性不好相處……但每當這時,我總是憑自己的意志努力克制著,實行外表的包容忍耐,認為「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可內心對姊妹的成見卻越來越大,終於有一天我的撒但本性徹底暴露了出來。一天,我剛從外面回來,姊妹一臉莊重地摳問我一些工作上的問題,我心裡馬上抵觸開了,口氣也很衝:「你是不是看我沒有聖靈作工,什麼事都不放心,什麼責任都推到我身上……」那一刻我完全喪失了理智,再也沒有了往日的「忍耐」,把對姊妹的不服不滿一股腦兒全都倒了出來,心裡還嘀咕著:以後你能做都你自己去做吧!出了問題看你再找誰!發洩完之後,我傻眼了,我怎麼會這樣呢?怎麼這麼不可理喻呢?這不是拿神家工作撒氣嗎?這時,我想起之前所吃喝的神話:「就事奉多年的人竟會互相打架、吵嘴,這不都是你們的現實身量嗎?」在神話的審判中,我不禁蒙羞加慚愧,想想自己剛才所表演的那一幕,不就是在打架、吵嘴嗎?對照自己的醜態才反省自己之前對待神話的態度,看到自己真是太狂妄、太藐視真理了,也看到自己真是太不認識自己了,總活在觀念想像中以為自己人性好能與人和諧配搭。現在才知道那只不過是因著以往沒有合適的環境,沒這樣與人天天呆在一起共事而沒被徹底顯明罷了,今天當神擺設一個合適環境時我的本性就暴露得淋漓盡致,開始對姊妹不服不滿,甚至跟姊妹吵架、鬥嘴,沒有一點正常人性的活出。這時,我不禁反省自己近段時間以來跟姊妹相處的狀況:自隱蔽作工起,當看到姊妹因情形不好而流露一些敗壞以及看到她的一些缺欠時,我裡面早已對她有了成見與看法,但我不是尋求真理來解決自身的問題,而是奉行撒但的法則「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在外表上不露聲色,表現得很大度,但在心裡卻一直貶低論斷她,甚至已達到無法容忍的地步,以至這次姊妹監督過問我工作上的問題,觸及我的臉面自尊時,我便再也忍耐不住,開始對她大動肝火……反省中,我才看到自己太沒人性了。別人情形不好而流露一些敗壞我就不能正確對待,不能擔諒別人;別人有缺欠,我也不能正確對待,總是對別人要求很高、很苛刻。我這不是太狂妄不認識自己了嗎?不是太沒理智了嗎?好像我是聖人,沒有敗壞似的。再說,今天神擺設環境藉著姊妹的敗壞流露不是來成全、檢驗我的人性嗎?不是讓我學功課嗎?同時不也是讓我作為警戒的嗎?可我絲毫不尋求神的心意,不注重學習自己該學的功課,實行自己該進入的真理,活出人的模樣來,反而一味地把眼光盯在對方身上,抓住別人的一點敗壞流露、一點小缺欠就不放,我真是太愚昧無知了!這時,我才看到原來跟姊妹的配搭相處中我根本沒有反省認識自己,也沒有尋求進入真理原則,只是奉行撒但的法則,憑自己的意志在外表上用力克制,最後經不起時間的考驗,撒但本性再也摀不住爆發了出來。此時我才有點明白神的心意,因自己太狂妄不認識自己,也不明白在配搭中該怎樣進入真理,所以神精心安排了這樣的環境來顯明我,為的是讓我能認識自己的本性,不再被自己的假相所蒙蔽,能進入和諧配搭的真理實際。我不禁從心裡感謝神對我的顯明與拯救。之後便與姊妹一起敞開心交通,兩人的關係緩和了一些。

但因我被撒但敗壞太深,且對自己狂妄自大的本性只是在外皮上稍作一番認識,並未尋求進深的認識,也未尋求真理來解決,沒過幾天,我又老病重犯了。因我們所負責範圍的一些帶領工人被抓,我們住的地方不安全,需要搬家。我們把東西都收拾好決定晚上就搬,可到了晚上姊妹突然改變計劃要去辦別的事,還問我這樣合不合適。我心裡的怨氣馬上就出來了:真是反覆無常,你都打算好了還來問我。隨後又與姊妹衝了起來:「你決定好就行了,不用問我!」雖然最後家是搬了,但我心裡一直耿耿於懷不得釋放,晚上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回想這一段時間以來的配搭,覺得真是太苦了,後來竟連背叛的意念也出來了,活在了痛苦的熬煉之中。不得已,我來到神前禱告:「神啊!我現在已活在背叛你的情形之中無力自拔,我不認識自己總感覺姊妹沒有愛心,姊妹難為我,我經歷不上去了,我不想與姊妹配搭了。但一想到引咎辭職,我的心又很痛,想想你為了拯救我付出了這麼多的心血代價,為了讓我活出正常人性,精心安排這樣的環境,把我的撒但本性一點點顯明出來,就是為了變化我、成全我,但我卻不體會你的良苦用心,絲毫不顧及你的傷與痛,不願受苦來變化自己,一心只想逃避你給擺設的環境,甚至還想撂挑子,拒絕你的託付。神啊!我看到自己的身量太小太脆弱,一個配搭事奉就能導致我背叛你,我沒有勝罪的能力,但我不願這樣明明地抵擋你,求你帶領我認識你的作工明白你的心意,能認識自己的敗壞。」

之後,我看到上面的講道交通說明:「哪些撒但性情導致人不能和諧配搭,必須得弄清楚,第一個最主要人都是狂妄自大,狂妄自是,誰也不服,因為人有狂妄自大、狂妄自是,就不願意順服真理,就不願意接受別人的建議,就不願意聽話順從別人,人都想為首,都想讓別人順服他,所以人與人之間就沒法相處,這就是問題的根源所在。」「凡是不能在盡本分中和諧配搭的都是人性有問題……狂妄自是,想自己說了算,是不是敗壞問題?看不起別人,老瞅別人不如自己,老覺自己比別人強,是不是敗壞性情問題?出現這些敗壞性情問題,如果這些敗壞問題不解決,能不能達到和諧配搭?永遠不能產生和諧配搭……」從上面的交通中,我找到了與姊妹不能和諧配搭的根源。原來,是因著自己的本性太狂妄自大、自高自是,總看不起別人,覺得別人不如自己,並且總想高居人上,總想讓別人聽從我的,若別人提出不同的意見時,心裡就不舒服,若是讓自己聽對方的就更不願意了。仔細回想和姊妹一起配搭這段時間的情形表現:姊妹因情形不好對工作負擔少了點,我就認為自己比姊妹有負擔,就看不上她;姊妹因情形不好有些敗壞流露或有些缺欠,我就看不慣她,並且論斷、定規她,總認為自己比她好,比她強。另外,我認為自己信神、做帶領時間長,比姊妹有經驗,因此總愛在姊妹面前擺老資格,總想把自己的一套灌輸給姊妹;掌權慾特別強,總想自己說了算,當姊妹有不同的意見時,我總持守自己的,並總要說服對方讓她聽我的;作工中只顧維護自己的臉面地位,不維護教會的利益,不願將教會中發現的問題拿出來與姊妹共同交通尋求解決,當姊妹監督我的工作時,我還不肯降卑自己、反省自己,流露的是老虎屁股摸不得的撒但性情,尤其上次姊妹出於對工作負責多問了幾句,觸及到了我的臉面與地位,覺得自己低於人下,便把姊妹當作仇敵來對待,往日的「包容忍耐」一掃而光,竟像潑婦一樣耍蠻撒潑。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至深,狂妄至極,理智全無。與姊妹相處總也不看她身上的優點,不會吸取對方的長處,更不允許人監督自己、反對自己,總想搞專權獨裁,簡直就是一個活脫脫的魔鬼。這時,我才對自己狂妄自大的本性有了更深的認識,正因著這個撒但本性使我活得人不人鬼不鬼,正是這個撒但本性使得我不能與人正常相處,而我以往從不以神話看事,不承認神話所說的敗壞人類與誰都處不來,還以為自己憑著撒但哲學「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憑著外表意志克制就能與人和睦相處。現在才看到撒但哲學總歸不是真理,人的辦法總歸不是辦法,人憑撒但哲學、憑人自己外表的克制只能忍一時靜一刻,卻不能從根源上解決問題。人若不認識自己裡面的敗壞本性,不找著相應的真理原則來進入,那麼撒但本性早晚要爆發出來,休想達到能與人和諧配搭。

過後,我又去找和諧配搭方面的相關真理。在神的帶領下,我看到神話說:「你們配搭著下教會作工的人若不互相學習、互相交通、互相補足,還從哪能學功課?臨到什麼事的時候,你們都當互相交通,達到對你們的生命有益處。你們對各樣事仔細交通之後再作決定,這樣才是對教會負責任、不糊弄。下教會都走了一圈,再聚到一起,把所發現的問題與作工碰到的難處都交通出來,把所得的開啟、光照交通出來,這是事奉方面不可缺少的實行。你們得達到為了神的工作,為了教會的利益,為了把弟兄姊妹都帶起來,有和諧的配搭,你配搭我的,我配搭你的,互相補足,達到更好的作工果效,以此來體貼神的心意,這才叫真實的配搭,這才是真正進入的人。……作為每個事奉的人,你得能做到凡事維護教會的利益,不為個人利益著想,不能搞獨來獨往,你拆他的台,他拆你的台,能這樣行的人就不配事奉神!」又看到上面的工作安排說:「配搭事奉不分正副,兩個人站平等地位,以交通真理達成共識為原則,這需要彼此順服,就是誰說得對、合乎真理就應該順服誰,以順服真理為原則,真理是權柄,誰能交通出真理、看事準確就應該順服誰,無論辦什麼事、盡什麼本分都是以順服真理為原則……」神話與上面的工作安排給我指出了配搭事奉的原則與一些實行的路途。以往自己總憑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行事,總想掌權讓對方聽我的、順服我,所以總也無法與人達到和諧配搭。今天我明白了要進入和諧配搭的實際,必須先解決自身的撒但性情,得有理智,學會與人站平等地位共事,還得學會背叛肉體放下自己,一切讓神話真理掌權,以順服真理為原則。不管臨到什麼事或發現工作中的問題與難處,都應本著體貼神心意、維護神家利益的原則共同尋求交通。無論是誰只要交通得對、符合真理原則、對教會的工作及弟兄姊妹的生命有利就順服誰;誰看事較準確,有聖靈的開啟就順服誰;遇到意見不統一時,要學會否認自己、降卑自己,不能持守自己搞專權獨裁,能彼此尋求達成共識;若發現有違背真理原則的地方時,不能維護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不維護個人的臉面地位,不充當老好人,一切以維護教會工作為原則,堅持正義,堅持真理原則不妥協、不讓步;為了教會的利益、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兩個人能同心合意,互相學習、互相補足、取長補短、彼此順服。這樣才能達到和諧的配搭,兩個人的生命進入才能得益處,教會的各方面工作才會有神的祝福與帶領。這時,我想到神家行政機構的調整,兩名帶領不分正副,沒有主次,主要是針對人身上狂妄自大、專權獨裁的敗壞性情,讓人能放下自己順服真理,達到讓神在人心中掌權的果效,這正是神對作工之人極大的保守與對神選民生命的負責。因神知道人被撒但敗壞太深,具有天使長的本性,若一人做帶領容易搞獨裁、行偏差給教會工作帶來打岔,這對作工之人也是個斷送,對神選民也是坑害。若人能互相取長補短,各人發揮自己的長處,對作工之人的生命有利,對神家工作也有利,能更好地作好神家的各項工作。這是神作工的智慧,更是神對人的愛與拯救,包含著神的良苦用心。可我辜負了神的良苦用心,總憑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活著,不追求真理,導致不能與姊妹和諧配搭,耽誤了神家的各項工作,坑害了神選民,也給自己生命帶來虧損。此時,我不由得俯伏在神前懺悔:「全能神啊!感謝你的顯明,讓我看到自己的真實面目就是一個魔鬼撒但,沒有一點正常人性,所作所為流露的全是鬼性。你如此恩待、高抬我,給我操練事奉神的機會,不僅用話語來審判刑罰我,還擺上實際的人、事、物來修理對付、試煉熬煉我,就是為了脫去我身上狂妄自大、專權獨裁的撒但性情,從而活出正常人性,進入事奉神的正軌。可我卻不識好歹,不追求滿足你的心意,只為自己的地位名利爭爭吵吵、斤斤計較,實在傷透了你的心。神啊!我願向你回轉,背叛自己這狂妄不服的撒但性情,不能再充當撒但的差役抵擋打岔你的工作,願意順服你給我擺設的環境與姊妹有和諧的配搭,在你所託付的各項工作上盡上自己的所能,追求滿足你的心意。」

第二天早上,我與姊妹一起敞開心交通了彼此的情形,感謝神的開啟光照,我們都認識到是中了撒但的詭計,撒但就是利用人的致命處、薄弱點來破壞人與人的正常關係,以此來拆毀神的工作。當我們為個人的臉面地位爭爭吵吵時,怎會考慮神家的工作呢?此時,我更恨惡自己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也有了背叛肉體的決心。為此我們又看了配搭事奉的七條原則,立下心志要和諧配搭,聯起手來配合好教會的各項工作。之後我們在配合工作之前,都會一起尋求交通,不再持守自己,而是互相商量,能以真理原則為準,出現問題不再互相抵觸,能彼此擔諒,相處中多了一份愛心與幫助,我們也都露出了久違的笑臉。感謝神的帶領,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