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進入的經歷見證(第二輯)

目錄

20 全能神帶領我找到真正的人生

四川省 馮艷

我是一個虛榮臉面強而且地位心特別重的人。因為有恩賜,從小就是父母的寵兒,長大後又因著神的祝福,我的工作和婚姻都很順利,工作是當老師,家長為了討好我,全是給我戴高帽;丈夫完全順著我而且對我呵護有加,就連家務都很少讓我做,在這樣一個環境的嬌慣之下我變得特別虛浮而且脆弱。我天天在人前炫耀自己,當別人露出羨慕的表情時我就暗自高興,還偽裝出無所謂的樣子;當別人不高看我時我就特別失落。跟家長在一起交談時也常常說一些文縐縐的詞語顯得自己很淵博,如果有哪個家長表情不對,我又會為沒在對方心裡佔到地位而悵然若失。其實,像這樣活著特別累,我心裡也不願意,但到那種場合就又身不由己地露出這樣的嘴臉。

2010年4月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在神話的引領下,我才開始慢慢地經歷神對我的審判刑罰、責打、管教和拯救。因著有一些恩賜,再加上我為了讓別人高看,就每天吃喝神話,很快就開始盡本分了,我覺得自己就是神所愛的人,當我正想在弟兄姊妹面前顯露炫耀自己時,我們小點上又來了一個姊妹,姊妹也有恩賜,而且信神時間比我長得多,盡過很多本分,我就有些嫉妒她,當看到弟兄姊妹都對姊妹的交通贊同,而對我的交通沒反應時,心裡很難受,慢慢地我對姊妹由嫉妒變成了恨,就開始與姊妹爭鬥起來,於是在交通中我就有意地高舉、見證自己,一會兒說自己在工作上家長給我送禮,我反省認識到自己的存心有多麼敗壞骯髒,以藉機顯示自己在社會上多麼有地位,一會兒又說自己因為盡本分放棄了多少賺錢的機會而受苦受熬,以此來誇耀自己多麼愛神。因著我外表極力地偽裝,弟兄姊妹也開始對我心生仰望。雖然每次帶著這種不對的存心交通心裡特別受責備,但看到這樣交通還能達到「果效」時,我就身不由己繼續顯露自己。當我在人心中佔有「一席之地」之後,我的撒但本性又開始變本加厲,想讓這個姊妹徹底失去「地位」,為我獨佔鰲頭掃除障礙。在一次聚會中剛好那個姊妹沒來,我心裡想:正好藉著這個機會貶低一下她,抬高一下自己。可當我剛開口說幾句時,另外一個姊妹就說:「別說了,你在拉幫結夥了。」當時聽到這句話我一下子被打懵了,立時惱羞成怒,不服、辯解一起湧上心頭:拉幫結夥是啥人幹的,是敵基督啊!你說我是敵基督,而且還當著這麼多弟兄姊妹的面,我的臉往哪裡擱,以後還怎麼見人啊?我心裡十分痛苦,但我還是強裝鎮靜,維護自己最後的一絲「尊嚴」,那場聚會我強忍著聚完了,回到家我就癱倒了,躺在床上,一個勁兒地流淚:她怎麼能那樣說我呢?是不是神不愛我了?我越想越覺得委屈,也不禱告,心裡一個勁兒地抵觸,弟兄就給我讀神話:「殘酷的人類啊!勾心鬥角、你爭我奪、爭名奪利、互相廝殺何時到頭?儘管神的話語說了千千萬,但人無有醒悟的,為家庭為兒女、工作、前途、地位、虛榮、錢財,為吃為穿為肉體,有誰真正為了神?即使是為了神的人也幾乎很少有幾個是認識神的,有幾個不為自己個人的利益?有幾個不為維護自己的地位而壓制別人、排斥別人?」「你們各人都在眾人中升為至高,升為眾人的祖宗。你們又甚是蠻橫,在所有的蛆蟲中橫衝直撞,尋找安樂的地方,妄想吞吃那比自身小的蛆蟲;你們的心地陰險毒辣,勝過那滄海中沉沒水底的幽魂,居住在糞土中的最底層,將那從上到下的蛆蟲攪擾得不得安寧,互相廝殺一陣,便安靜下來了;你們並不知自己的地位,竟然在這糞土中還互相侵略,能爭出什麼東西來?你們若真有敬畏我的心,怎能背著我的面卻互相你爭我奪呢?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個小小的糞土中的臭蟲嗎?還能長上翅膀化作天空中的白鴿嗎?」神話一下子把我點醒了,神話揭示人自私卑鄙、嫉賢妒能、排斥異己不都是我嗎?想想這段時間因著我的自我誇耀導致弟兄姊妹都對我產生了仰望之心,我不但沒有敞開亮相自己,反倒沾沾自喜開始享受,與神爭奪地位,這嚴重觸犯了神的性情,為了自己的地位,我還要排擠姊妹,我的人性太惡毒了!我流露的完全是撒但的形象,難怪姊妹要那樣對付我,這是神藉著弟兄姊妹的修理對付讓我反省自己,讓我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這麼深!神擺設環境是為了拯救我,可我對神卻充滿了誤解埋怨,我太可恨了!想到這裡我心裡不難受了,反而心裡對神充滿了感激與說不出的羞愧。當我認識到這些時,才覺得自己的撒但本性好可怕,竟能讓我這樣作惡。雖然認識到了,但接下來我怎麼面對弟兄姊妹呢?我心裡又犯難了,想去聚會又不好意思。於是我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神啊!你知道我的虛榮臉面有多重,這麼多弟兄姊妹都看到我的敗壞了,我無法面對,可我又想去參加聚會,我該怎麼辦,求你帶領我!」神話開啟了我:「不追求生命的人不能有變化,不渴慕真理的人得不著真理,你不注重追求個人的變化與進入,總是注重那些奢侈的慾望,轄制你愛神、親近神的東西,這些東西能將你變化了嗎?能將你帶入國度之中嗎?」神的話一下點醒了我:是啊,今天來信神我們都是為了追求生命性情的變化,難道別人都看不到我的敗壞,我的生命性情就變化了嗎?難道別人都高看我,在災難中我就蒙保守了嗎?我到底信的是神還是人的高看?我心裡有底氣了。管別人怎麼看,不高看就不高看,要這些東西沒用,只管去面向神,到時候別人不接納我再說。結果到聚會時弟兄姊妹不但沒有排斥我,還擔心我勝不過去,我心裡特別受感動,覺得神家才真正地有溫暖和愛呀,如果不是神的愛,弟兄姊妹之間又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包容和愛呢?要是在世上,大家早就成了仇人了,回想我之前的所作所為真是覺得抬不起頭來。這件事過後,我看到了自己的卑鄙醜相,弟兄姊妹也看到了我的敗壞流露,我反倒輕鬆了,在聚會中也能老實點了,能認識解剖自己的敗壞了,也單純釋放了,這樣實行後我很踏實,對自己之前的敗壞醜相有了幾分厭惡。我從心裡知道這是神的拯救,因為憑著我自己根本做不到,以前也想放下虛榮臉面說些真心話,但沒有神的作工,沒有神話的揭示我無路可行,真是太感謝神了!

雖然這次經歷讓我認識到了自己的卑鄙醜相,能放下一些名譽地位了,但我卻沒有更深地進入神話真理解決這個敗壞問題,所以神的審判刑罰再次臨到了我……

2013年7月份,因著調換本分我要和另外一個姊妹配搭,還沒調換前我就不願和這個姊妹配搭,因為姊妹是直性子,看問題能一針見血地點出來,從不給人留情面,而且對於這個新的本分我什麼都不懂,心裡就總怕做不好要挨修理對付,名譽地位受損。於是我小心翼翼地維護著和姊妹的關係,滿腦子想的都是如何能維護好虛榮臉面,心裡根本沒有神家工作,沒有負擔,更別提什麼正義感了。在安排工作上我儘量裝出一副什麼都聽姊妹的樣子,生怕挨修理對付,所以當自己多問幾次,姊妹說得不合我意時,我就放在心裡不說話,心裡受轄制也不跟姊妹敞開,怕別人看到自己的短缺之處,內心裡也想實行真理做誠實人,但這個虛榮臉面又支配著我不願和姊妹說真心話,心裡很痛苦。我雖多次向神禱告:「全能神啊!願你感動我的心,讓我能背叛肉體,背叛虛榮臉面,不受人的轄制,能實行真理滿足你,憑自己我無能為力,願神帶領我。」但我還是實行不出來。一次姊妹在安排一件事上直接指責我做得不對,看著姊妹一副瞧不起的表情時,我徹底爆發了,鬼相也出來了:「我好受你轄制,你自己去做吧!」然後我奪門而出,眼淚也忍不住地掉下來了。後來姊妹跟我道歉,我心裡根本不接受,覺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就想引咎辭職。痛苦中我翻開神話:「但人本性裡敗壞的東西必須通過試煉解決,人裡面哪些地方沒通過就必須在哪些地方受些熬煉,這是神的安排。……所以對於人來說,如果沒有幾年的熬煉,沒有一定的苦難,人在思想上、在心靈裡面擺脫不了肉體敗壞的轄制。人在哪方面還受撒但的轄制,在哪方面還有自己的慾望,還有自己的要求,那你就應該在哪方面受苦。只有在苦難中能學到功課,就是能夠得著真理,明白神的心意。」在神話的引領下,我漸漸冷靜下來:是啊,我被撒但敗壞得太深,總是注重名譽地位,在心靈裡面擺脫不了肉體敗壞的轄制,我的敗壞本性必須通過試煉解決。神良苦用心地安排這一切,目的就是為變化拯救我,可我不認識,竟然還想背叛神,如果不擺設環境來變化我,以後在更大的環境中我肯定會離神而去的,這是本性的東西,我也無法控制。回想從接受這個託付到今天,這一次次的熬煉不都是神的擊打、破碎、拯救嗎?如果擺設一個合我意的人,我的肉體是不受熬煉了,但我能流露這麼多敗壞,能有這麼多機會去變化嗎?神在乎的是我的生命,而我在乎的是自己的肉體,我的本性真是與神為敵的。我開始反省這段時間為了維護這個名譽地位而犯下的種種惡行:有一次,一個教會出現一個姊妹抓帶領工人的把柄並在小點上散佈,我知道後覺得很嚴重應該趕快跟這個姊妹交通扭轉,解決這個問題。但因為這個教會之前是我在配合工作,具體情況與我配合的姊妹並不了解,她就要求先去辦其他事情,我怕意見不合要挨修理對付也就沒吭聲,最後導致那個姊妹把自己的成見散佈給了兩個點上的弟兄姊妹,幾個弟兄姊妹都因著對帶領工人的做法產生成見也開始抓把柄了,最後都沒辦法聚會,還產生了混亂,事情鬧大了,這時才趕快解決,雖然最後弟兄姊妹從這件事上學到了功課,也不在表面的事上糾對錯了,但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卻受到了虧損,教會生活也因此受到了影響。又有一次,因一個姊妹沒有按著我所要求的把事情處理好,而這項工作由我來負責,我怕交不了差就硬卡著讓姊妹幾天之內做好,姊妹也犯難了,這項工作一定要證據確鑿,不能有一絲的馬虎,那就一定需要時間。看到交通沒達到果效,我就對姊妹產生成見,甚至背後論斷姊妹沒有聖靈作工了,導致姊妹也消極了。還有時候因別人不高看自己,看著一起配搭的姊妹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我也不主動與姊妹配合,就想看姊妹的笑話,甚至背後拆台,貶低姊妹抬高自己。看看自己所做的這一切,我開始對這個名譽地位有點覺得噁心了,在這個毒素的支配下我作了多少惡啊!我不願再這樣活著,於是我來到神面前向神尋求。打開神話:「其實在神造的萬物中,人是最低賤的,雖然人在萬物中是主人,但在萬物中只有人在受著撒但的愚弄,只有人經撒但百般地敗壞,人根本沒有自主權,多數人都活在撒但的污穢之地中,而且受著撒但的嘲弄,被撒但捉弄得死去活來,受盡人間滄桑,受盡人間的苦難,而撒但將人都玩弄之後,便結束人的命運。所以人的一生盡是撲朔迷離,從未享受過神為人預備好的可享之物,而是讓撒但糟蹋得破爛不堪,到了今天,人更是精疲力竭、無精打采,根本無心去搭理神的工作。」「神對這些人的素質、存心、觀點感到極度地厭憎,領受能力差、麻木到極點、腐朽又庸俗、奴隸性太大、脆弱無毅力,猶如牛馬一樣得牽著走,對靈裡的進入、對神工作的進入絲毫不理會,根本沒有為真理受苦的心志,就這樣的人被神作成談何容易?」神話的揭示和人的交通讓我看到了自己被撒但敗壞的真相,我之所以身不由己地作惡全是因為撒但的愚弄,讓我貪戀地位、虛榮臉面,讓我變得腐朽又庸俗,脆弱無毅力,活出的全是奴才相,沒有尊嚴、沒有人格,更沒有心思去搭理神的作工,在盡本分中表演的盡都是撒但,心雖不願意抵擋神但又無力擺脫。如果沒有神的拯救我又該歸向何方呢?我的結局又會是怎樣呢?只能被撒但愚弄活在這個名譽地位中越陷越深最後被拉向地獄,此時我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神啊,我不能再注重這一文不值的名譽地位了,這個東西太害人了,讓我身不由己地抵擋你。願神加給我一顆真實喜愛真理的心,別再為這個毫無價值的東西爭爭吵吵,寢食難安。」

感謝神的作工,讓我看到自己被敗壞的真相,自從我決心背叛撒但以後,神也帶領著我慢慢地去變化……

在一次聚會中,我又因姊妹交通得有享受、有亮光,而自己交通不出來心裡就難受,名譽地位又在一個勁地作怪,我趕緊來到神前向神禱告:「神啊,願你加給我背叛名譽地位的心志,你知道我的軟弱,更知道我的缺少,願你親自帶領我。」禱告完後,我翻開神話,剛好翻到:「現在你們所過的每一天都很關鍵,對你們的歸宿與你們的命運都很重要,所以你們都要珍惜你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珍惜現在所度過的每一分鐘,爭取一切時間來使自己有最大的收穫,以便不枉活此生。」看著神的話,我明白了神的心意,是啊,現在時間這麼緊迫,太多的真理我還沒有裝備,光去注重別人怎麼看自己有什麼價值呢?人的高看可以決定我的命運嗎?人的關注可以左右我的歸宿嗎?顯然不能,那我一個勁地追求又有何價值呢?自己沒有開啟光照可以聽別人的呀!不也得造就嗎?漸漸地,我的心安靜下來了,聽到弟兄姊妹的交通也得開啟享受了。當不那麼注重名譽地位時,我覺得心裡與神更貼近了,不管別人怎麼看我都能安靜下來,不怎麼受攪擾了。和弟兄姊妹相處也能單純敞開得釋放了,這時我享受到了神的愛和拯救。

感謝神一步步地帶領引導,讓我能認識真正的自己,回想自己由一個受撒但踐踏、被名譽地位捆綁活在空虛痛苦中的人,變成今天這樣能踏踏實實地活著與人敞開心扉的人,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這是我以前所不敢想像的事,今天卻成了現實。雖然現在還沒有達到完全地活出人樣,但在神的拯救之中我真的看到了神的大愛與全能,在神的話語之中我也看到了什麼是真正的人生:「唯有神是真理,神掌管天地萬有,主宰一切……你憑神的話活著,你會感覺到心靈深處亮堂、踏實、甜蜜無比,真得著人生了。」我願更加努力地追求真理、認識神來變化自己,凡事憑神話活著,最終活出有意義、有價值的人生!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