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生命進入的經歷見證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23 在神的審判刑罰中我認識到自己走的仍是錯誤的道路

安徽省 王偉

2001年我接受了神的這步工作,記得當時我的一個親戚給我傳福音時說:「你天天還在家忙活,××姊妹(和我一個派別)接受全能神作工都幹帶領了,她還到××地方聚會,接觸的都是一些大帶領!」這句話一下子打動了我的心,我不由得對那姊妹羨慕不已。接受不久,我就見到了她,她說了一些自己下教會的事,還說我要早信也和她一樣幹帶領了。後來,她給我安排到離家30多里的小排聚會,問我嫌不嫌遠,我說:「我都後悔信晚了,再遠我也要去。」為了能做上帶領,再苦再累我都不怕,家人的攔阻,世人的譏笑、毀謗,我全然不顧。

經過一番努力,半年後我終於做上了教會帶領。第一次見到小區帶領,聽她唱歌、交通、摳工作,我很是羨慕,心想:我要有她那個地位就好了,一個教會帶領太小了,有時工作搞不好還得挨對付,還得受別人管制,到有一天我能摳別人的工作,讓人都聽我的那該多威風……因著受「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這些大紅龍毒素的支配,我便義無反顧地離開家盡本分。在盡本分中,只要帶領讓落實的工作,哪怕再苦再累我都用心去完成,有時忙到半夜,甚至通宵達旦我也從不叫苦喊難。後來,我被提拔為小區帶領,得到弟兄姊妹的誇獎、帶領的高看,我更認為自己是一個追求真理的人,是神家不可多得的人才。沒過多久,我又被提拔為辦事員,真是平步青雲,我更是不知天高地厚,任何人都不放在眼裡,簡直飄飄然了。當帶領帶我去見交接工作的姊妹,看見她活在消極痛苦中時,我心想:你不體貼神的心意,把工作搞得一團糟,給神家帶來這麼大的損失,你還感到受委屈呀?神家又沒虧待咱,是你自己不追求,怪誰?我幹保證比你強。於是,我暗立心志保證一個月內把空缺的帶領工人全部調整好。那段時間,我不分晝夜一撥接一撥地聚會交通,也不感到疲勞,那個勁兒可大了。一個多月過去了,工作調整得差不多了。帶領來見我和幾個小區帶領,為了獲得他們的高看,我便誇誇其談起來:只要依靠神沒有難成的事,難就難在人不配合,其實神把人選早就預備好了,只要你配合就能看見神作為……我嘴上說是神作的,心裡卻沾沾自喜,認為還是我配合得好,以後讓我幹什麼大工作也不在話下了!我就這樣欣賞著自己,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誰了。那天帶領的交通我幾乎都沒聽進去,一心想著下次如果提拔人那是非我莫屬了,那個狂勁簡直沒法說。

「上帝讓他亡,必先叫他狂。」西方宗教界的這句名言正應驗在我身上。因我狂妄頂天,對神沒有認識,厚顏無恥地竊取神的榮耀,最後失去聖靈作工無法再配合工作,三個月後被放下靈修。當時,我渾身都癱軟了,猶如掉進了萬丈深淵,委屈的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直往下流,誤解、埋怨、辯解、表白一齊湧上心頭,甚至想到早知今日何必當初,真是爬得高摔得慘啊!這下可好,不僅不能做「人上人」,反而成了被神厭棄、被弟兄姊妹唾棄的對象,這下完了!我多年的勞苦換來的就是這樣的結果!我越想越難受,越想越痛苦,越想心裡越不平衡,這麼多年的奔波忙碌,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呀!神家怎麼說放下就放下了。在靈修的半個月裡,我真是日不思茶飯,夜不能安然入睡,天天以淚洗面,甚至感到活著也沒什麼意義了。我陷入極度的痛苦中難以自拔,多次來到神面前向神呼求,求神帶領我明白神的心意。後來,我在神話中看到:「你若現在不順服下來,到最終你得個咒詛回去就高興了嗎?生命的道你不注重,只注重地位、稱呼,你的生命怎麼樣了?你付了這麼多代價我也不否認,但你看看你自己的身量,看看你那些實行,走到今天還講條件,這就是你的心志換來的身量嗎?你還有沒有人格?你還有沒有良心?是我作錯了嗎?是我對你要求錯了嗎?」神話的揭示讓我無言以對,是啊!難道是神作錯了嗎?自己信神以來注重的是什麼呢?是生命的道還是地位、名譽?回想自己接受神這步工作就是衝著做帶領來的,雖然在盡本分中盡力吃苦,的確付出了一些代價,但都是無利不起早,都是為了達到做大帶領的野心慾望,想在神家撈個一官半職,得到權力、地位,從來不注重神所發表的真理,對神的心意與要求更是無心關注,而是被地位、名利沖昏了頭腦。當得到地位、名利時,我就洋洋自得,誰也不放在眼裡,還等著做更大的帶領,真是野心通天,當神挪去我的地位時,便一反常態與神反目為仇,活在消極痛苦中與神對抗,甚至覺得活著都沒意思,可見我被撒但捉弄得實在可憐可悲,信神的觀點根本不正。在神的顯明中,我才看到自己哪是一個信神的人,簡直就是一個地地道道的不信派!名譽、地位這些大紅龍的毒素腐蝕了我的良心,泯滅了我的人性,使我竟這樣肆無忌憚地在神面前爭奪地位,與神講條件、講理由,完全暴露出一副撒但的醜惡嘴臉。這時,我才認識到自己信神多年不是在盡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而是利用神達到自己的目的,走的仍是一條沉淪滅亡的路。感謝神的審判刑罰,感謝神的剝奪,使我看到自己的危險,對神的心意也明白了一些,認識到只有追求真理才能走上蒙拯救的道路,追求地位、名利必定得失敗跌倒。

因著我的生命經歷還是太膚淺,神又擺設環境來拯救我。2011年5月,我和一個姊妹負責一個區的工作,我知道這是神的高抬,還時時提醒自己不能老病重犯,要凡事多尋求多交通。那時神家正在調查假帶領、假工人,我倆在一起商量分頭配合產生負擔,對各方面都求真求細。我看到上面交通假帶領就是貪享地位之福,不管弟兄姊妹的死活,打壓弟兄姊妹、開除弟兄姊妹,心想:我不能再成為一個假帶領,如果那樣就太沒人性了。一次帶領問我對地位怎麼看的,我說:「在地位上已經受苦了,不想再受害了。」帶領說:「現在你倆先配合以後再選,咱得有良心,有幾個小區的假帶領、假工人都沒有排查,要有負擔,要有愛弟兄姊妹的心,才能配合好這工作。」可好景不長,三個多月後我又開始受名譽、地位的控制。我起早貪黑給小區帶領交通,每天把時間安排得滿滿的,自認為不閒著就能把工作作好,就能保住地位,得到上層帶領的好評。帶領找我交通,為了讓她看到我很忙、很有負擔,我見面就說自己是抽時間出來的。然而,我的虛偽、假冒迎來的是神更重的審判刑罰。後來,有幾個小區都出現大的混亂,弟兄姊妹沒有教會生活。其中一個小區有30多人被敵基督迷惑走,教會帶領工人就佔三分之一,打假人員去了也無法平息。因我實在作不了工作被再次撤換。我又陷入消極之中,想想自己來到這個地方也沒少受苦,沒少跑路,在調整帶領工人上也很賣力氣,下了不少功夫,怎麼就沒有果效呢?現在又搞得個身敗名裂、臭名遠揚。後來,我在神話中看到:「保羅就是天天為神作工,只要有工作他就去作,他覺得這樣作能得著冠冕,這樣作能滿足神,但他並不追求如何在作工中變化自己。……保羅就追求外表的名譽、地位,追求在人的面前顯露自己,他並不追求自己能在生命進入上進深,他注重的是道理,不是實際。」「而保羅只是外面作,雖然他也下功夫,但他作工是為了把工作作好好去領賞賜,一旦他知道自己得不著賞賜,那他就能將工作撂下。」神話點透了我的真實情形與本性實質,雖然跟隨神多年,但走的還是敵基督保羅的道路,為了地位什麼苦都能受,根本不在神話上下功夫,更不追求性情變化。雖經受一次挫折失敗,但觀點還是沒有多大轉變,不知不覺又被地位、名譽控制。看到弟兄姊妹被敵基督迷惑我不感到內疚虧欠,看到弟兄姊妹沒有教會生活,也不為此感到痛苦,還有幾個盡特殊本分的姊妹都出了環境,給神家的財物、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都帶來了極大的虧損,我良心也不受譴責,但一失去地位我就熬得死去活來,看到我整個人已完全被撒但控制。我追求的觀點、所走的道路全是錯誤,活在名譽、地位中,盡本分簡直就是打岔攪擾拆毀神的作工,真是在作惡!神在我身上作的工太多,我卻沒有一點生命性情的變化,實在是傷透了神的心。後來,我認識到自己被放下是神對我的保守與拯救,對弟兄姊妹更是拯救,如果不是這樣的審判刑罰,沒有神及時的顯明,我總是不能低下這高傲的頭,是神用心良苦的作工把我從撒但權下拉出來,也看到神的作工太艱辛,拯救人真是不容易。神啊!我看到了你的愛,我願在神話上下功夫,不論你把我放在哪裡,都求你保守我能真實地順服下來。

神對人瞭如指掌,他知道我的缺少和需要,更知道我心靈深處隱藏的敗壞有多深,再次擺設環境讓我來經歷。2013年6月,我被安排到一個地方配合教會工作,我也知道自己在地位上總是跌倒失敗沒有見證,害怕自己再老病重犯。藉著禱告,聖靈在我裡面開啟:人是受造之物,理應任神擺佈,應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順服造物主的安排。之後我也願意盡力配合。當時和我配搭的姊妹是個新人,對她做事我總是不放心,總要求她做什麼事都得跟我商量。如果我們的觀點不一致,我就不想跟她交通,有時就在心裡賭氣,即使交通也是指責她。後來看她不聽我的了,我就想方設法抓她的把柄,如:用家、接觸人方面,說她不按原則。一天我看到她的簡歷上說她是2009年接受的,因受逼迫外出打工半年,2011年才正式盡本分,這使得我更加狂妄,心想:兩年多的新人幹這工作能行嗎?於是便讓她原來所在的小區帶領工人寫對她的評價,想藉此抓把柄。雖然我嘴上說讓辦事員幫她,其實就是想讓他們也說這人不行。當時我想:你們也見過她,還聚了兩次會,都引導不上去,把我和她放在一起配搭,這不就是讓我帶一個新人嗎?因著我始終活在錯謬的觀點裡,雖然也吃喝神話,但卻沒有聖靈的開啟,總是不能順服下來。在吃喝133段神話中的第8段時,我只是認識到自己的存心不對,與神沒有正常的關係,但並沒有認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更沒有尋求真理來解決這個問題,因此感到特別痛苦。後來上層帶領說要過來,我想:見到她我一定要把心裡的話全部倒出來,要不就給我換個地方裡。誰知那天我一開口,就遭到一頓修理對付,我便認為帶領對姊妹都是安慰,對我好像都是恨。我感到自己沒人理解,心裡的委屈無法訴說。帶領交通了她的一些經歷,我也得到一些啟發,找到了自己抵擋神的根源,但心裡還是受煎熬,靈裡仍不得釋放。在回去的路上,我想到第75輯講道交通上說「當你認為自己比別人強沒有和諧配搭時,該尋求真理」,我心裡突然間被觸動了,於是我向神禱告:神啊!你是鑒察人心肺腑的神,我對你的審判刑罰沒有認識,對自己也沒有認識,不能恨惡自己,我在弟兄姊妹面前還是偽裝,不是從心裡認識到你的愛與拯救,而是感到痛苦、委屈。神啊!願你帶領我從你的話語中能真正認識到自己的本性實質就是魔鬼,也讓我認識到你對我的一片良苦用心,真實認識到你的刑罰審判就是你對人真實的愛與拯救。

之後,我看到神話說:「你的存心目的都是為了我嗎?你的言語舉動都是活在我面前嗎?你的心思意念我都鑒察。你裡面沒有責備嗎?你拿出一副假臉給人看,還坦然自若裝出一副自以為是的模樣給人看,這是為自己掩護,想把你的惡掩護起來,甚至想方設法推到別人身上,你的心何等詭詐!」神話就像利劍一樣刺進了我的心裡,揭開了我的真面目,我的心是何等的陰險、狡詐、惡毒,對配搭姊妹心存惡意,當面說好話,背後卻下毒手,看到別人不合自己意,就不擇手段地抓把柄整治人,對人沒有絲毫愛心,還想讓上層帶領按著我的意思來,否則就不服不滿,真是無法無天、為所欲為!人的交通上說:「誰跟誰接觸了,誰跟誰說話了,誰到哪裡去了都得跟他說,你是大紅龍啊?只有大紅龍才轄制老百姓,不給老百姓自由,都得依它的,它讓你怎麼說就怎麼說,不聽它的就革你的命!」從中看到我就是一個原封未動的大紅龍子孫,到哪兒給弟兄姊妹帶來的都是轄制、痛苦,活不出正常人性,對弟兄姊妹沒有愛心,看到別人有缺少不但不耐心幫助,還嫌棄、指責,拐彎抹角地拆台,想盡一切辦法抓把柄,企圖將人整倒,我這樣和那些假帶領、敵基督的實質有什麼區別?在神的開啟下,我看到自己根本不能順服神的安排,總想與合自己觀念的人、事、物接觸,不如所願就心存抵擋,真是悖逆神到了極點。神話說:「神到底如何帶領人這是神自己的工作,人理當順服,不應有這樣那樣的看法,因為人只是塵土。我們既然有尋求神的意思,就不應把自己的觀念擺在神的作工中讓神參考,更不應用自己的敗壞性情來有意識地極力抵擋神的作工,這不就是敵基督了嗎?這樣的人還談什麼信神呢?我們既然相信有神,既然想滿足神、想看見神,就應當尋求真理之道,尋求與神相合之道,不應硬著頸項與神對立,這樣做有什麼好果子吃呢?」神話的審判使我蒙羞慚愧,也使我感到害怕,靜下心來反省自己這十幾年來到底做了些什麼,實行過多少真理,給弟兄姊妹帶來哪些幫助與益處,走的到底是什麼道路。想想自己雖然信神多年,但因不追求真理,性情沒有多少變化,總受狂妄本性支配,臨到不合自己觀念的事就不順不服,從不尋求神的心意,硬著頸項抵擋神,拒絕接受神的刑罰審判,所走的正是敵基督道路。再回想自己盡本分的生涯,外表雖付代價,但都是建立在追求地位、名譽的基礎上,每次失去地位、名譽都痛苦得要死,從沒作過多少實際工作,給弟兄姊妹帶來的除了迷惑和坑害之外,還能有什麼呢?在與人相處配搭上也是醜相百出,處處抬高自己、貶低別人,認為自己比別人知道得多,比別人強,從不認識自己,沒有一點正常人性。想到保羅的經歷,一生為神作工傳道,肉體也受了不少苦,但因追求的觀點不對,至今仍在地獄裡受刑罰,我若長此下去,再不好好追求真理,等待自己的不也是地獄的永刑嗎?此時我才看到自己實在太危險,太需要神審判刑罰的作工了,也真正明白了神為拯救我的良苦用心,看到我所臨到的這一切都是神的周密計劃,都是神為成全我而精心安排的,若不是臨到一次次的顯明及挫折失敗,我不會認識自己的敗壞本性及不對的追求觀點,還會在錯誤的道路上繼續前行,最終只能落個被淘汰的下場。藉著經歷神的刑罰審判,我的肉體雖然受了一些苦,但這的確是我生命的需要,是神對我極大的拯救與真實的愛,我太需要神刑罰審判的作工了,太需要苦難熬煉了。今後我願轉變以往的追求觀點,願神帶領我走上追求真理性情得著變化達到認識神的成功之路。

上一篇:經歷神的審判刑罰、修理對付對我太有益處了

下一篇:只有順服神的審判刑罰才能得著神的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