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進入的經歷見證(第二輯)

目錄

33 一個「老好人」的懺悔

江西省 康銘

一直以來,我都很注重自己在別人心中的形象,總想讓別人說自己好。因此,無論與什麼人接觸,我從不與人爭執,即使別人再不好我也能包容,並且為了讓人說我好,叫我幹什麼都行,就是吃點虧也無所謂。正因著自己的好行為,我在世人中口碑甚佳,尤其在親人朋友面前更是出了名的好人。今天在神家亦是如此,雖做帶領工人但我從不在弟兄姊妹面前擺架子,對人說話總是和和氣氣的,老怕傷著人、碰著人,人都說我人緣好。因此,我便常標榜自己人性好,活在自我欣賞中,每當看到一些狂妄性情較突出的弟兄姊妹流露敗壞時,我就瞧不上,把他們定為人性次。然而,藉著這一次的靈修反省,我才開始對自己向來引以為豪的人性好進行了一番重新的審視。

這次,上面要求帶領工人:「必須認識自己盡本分的失誤與所走的錯誤道路,必須認識自己的本性實質與致命處在什麼地方,給自己帶來多大的虧損以及對神家工作的危害有多大,必須認識自己現實的生命進入該怎樣實行……」看著這幾個「必須」,我不得不開始反省自己。我翻開《講道供應專輯》這本生命讀物,看到弟兄姊妹寫的《認識「老好人」的實質很重要》這篇文章,其中解剖老好人的表現中有一條:「在調整人員上,上面要求把不合格的帶領與工人都撤掉,讓那些追求真理、有正義感、具備工作能力的人擔任,他明知有些人不具備這些條件或已失去聖靈作工不能勝任工作,卻一拖再拖不予撤換,總是站在人的一邊體貼人的肉體,怕人消極經歷不上去,絲毫不考慮神家利益,不考慮弟兄姊妹的生命是否受虧損,這是老好人的表現……」這些話字字敲在我的心上,如針扎一般,讓我痛苦不已。文中所列舉的這些表現不正是我身上嚴重存在的問題嗎?原來,我這個老好人為了維護自己的地位臉面早已犯下了種種惡行,走上了一條錯誤的道路。這時往事一幕幕浮現在心頭……

記得傳福音的三號工作安排下來要求我們必須取締攔阻福音工作的假帶領、假工人。當時有一個小區福音工作怎麼也抓不起來,弟兄姊妹反映這兩個小區帶領常講字句道理不作實際工作,還攔阻福音工作的擴展。我明知按工作安排衡量這兩個人是屬於該撤換的假帶領,但為了維護自己在這兩人心目中的形象,便遲遲不予撤換,結果環境四起,才不得已將她們撤換;有個一線指揮失去聖靈作工,傳福音沒有果效需要撤換,但因著他跟我是老鄉,都是北方人,覺得他那麼大老遠來這盡本分不容易,福音果效不好也情有可原,便拖著不撤,後來實在要撤換時,我又不想得罪人,就找個理由讓配搭去撤換;一個帶領工人失去聖靈作工,我也是採取逃避的辦法,不願親自去撤,擔心別人承受不了而惱恨自己。本來按原則衡量,我所負責的範圍有七八個不合格的帶領工人需撤換,但因著我總是維護自己,生怕自己剛從北方過來一下子撤換這麼多人,弟兄姊妹會對自己有看法,以後的工作不好作,說話沒人聽,於是便賴著不換。可又怕帶領知道真相要對付我,便欺騙說這裡沒有人選,誤導帶領認為我活在難處中,讓她往我這兒調人。但神對我有望眼欲穿的了解,終於有一天曝光了。我出去了半個月,一帶領把我們一個小區的3個講道員全部撤了,於是帶領打電話警告我:「你如果再做老好人就讓你回老家!」可我對姊妹的對付、提醒並不當回事,反而覺得她們小題大做,不體諒我一個北方人來這兒幹工作的實際「難處」。不僅如此,我為了維護自己,在盡本分中即使看見有不合真理的作法也不敢說不敢點,更不敢堅持真理原則。記得有一次,我和小區帶領剛談完做帶領的職責,可一個抓我工作的姊妹一到就把帶領工人都帶出去傳福音了,還把接待家庭和盡特殊本分的弟兄姊妹都發動出去傳福音。我當時覺得帶領這麼做不符合原則,想提醒對方,但因怕自己利益受損,便採取聽之任之的態度,而且這種錯誤的作法一直延續到上面來信制止才得以扭轉。因我從不反省自己,也不接受對付修理,結果老好人的詭詐本性愈演愈烈,最終竟充當了敵基督的保護傘,在信神的路上留下了一個永遠洗不淨的污點。

那是今年上半年隱蔽作工期間,我們跟帶領工人都是書信來往。當時有兩個辦事員(夏某和楊某)常寫信攻擊一線人員,總挑一線人員的不是,甚至有意在小區與一線中間製造矛盾,教唆小區帶領不給一線找家住,不讓一線人員到教會配合傳福音,導致回訪工作沒有絲毫進展,並且區裡一個工人也經常向我們反映這兩個辦事員的情況,還反映她倆常轄制他,同時其他辦事員也檢舉她倆沒有聖靈作工。通過各種情況分析,這倆人確實已失去聖靈作工,不能作工作應趕緊撤換,但我還是憑著自己老好人的思想來行事,覺得她們信神時間短,做些打岔的事情有可原,為此只是寫信讓她倆注重靈修反省,並不打算撤換她們。後來事態發展愈來愈嚴重,她們倆已開始為禍一方,一線人員又再次寫信反映夏某嚴重打壓人,楊受夏的指使一起聯合起來攻擊這個工人,使其沒法幹工作等等。按原則衡量這倆人,尤其是夏某必須得立馬撤換,但我卻仍拖延著,想讓配搭去處理這件事,自己就不用露面做得罪人的事。直到後來帶領跟我們交通談分辨,揭露夏某是敵基督,我才如夢方醒,再思想她一系列的表現,確定她正是個地道的敵基督。此時,我心裡有種說不出的苦澀滋味,自責、悔恨、煎熬交織在一起湧上心頭,看到自己做事真是太沒有原則了:儘管弟兄姊妹一再反映她的問題,可我卻漠然置之,不當回事,總憑情感袒護她,認為她信神時間短,情有可原。就在一線人員強烈反映她打壓人、整治人的情況下,我仍不重視,不用神話對照分辨她的所作所為,只是隨意找了個人去處理。結果導致敵基督和其幫凶在那片區域胡作非為,有的一線人員被整消極,弟兄姊妹遭受她威嚇怕被開除而整天提心吊膽。這次如果不是神將她顯明,藉著眾多弟兄姊妹的檢舉揭發,按我這老好人的想法,還會提拔使用她。看到現在教會中有一些受她迷惑的弟兄姊妹仍在為她打抱不平,活在誤解神、埋怨神的情形中,我的心更是痛悔不已。這不都是自己當老好人遲遲不處理而造成的惡果嗎?想到盡本分維護神作工的那條原則裡一段神話說:「究竟什麼是打岔神的經營?什麼是拆毀教會建造?什麼是打岔聖靈作工?什麼是撒但差役?在這些真理上要透亮,不能稀裡糊塗地過去。……都說貼著神的負擔,維護教會的見證,誰貼上了?問一問自己,你是貼著神的負擔的人嗎?為神你能實行公義嗎?你能站起來為我說話嗎?你能堅信不移地實行真理嗎?你敢於向一切撒但的作為爭戰嗎?為我的真理你能不憑情感揭露撒但嗎?你能讓我的心意在你身上得到滿足嗎?關鍵時刻你心擺上了嗎?你是通行我旨意的人嗎?多多問問自己,多多揣摩。撒但的禮物裝在你的裡面,是怨你自己不認識人,不認識撒但的毒素,自己找死。被撒但迷惑得實在不輕,簡直都糊塗了,喝醉了淫亂之酒,東倒西晃,站不住立場,沒有實行的路了。」面對神嚴厲的審判之語,我無地自容,羞愧已極。神家培養我多年,我現在卻是這般模樣,自私、詭詐、齷齪,心中裝的只有自己的臉面、地位,裝的只有屬撒但的肉體情感,人與人之間的不正常關係,而沒有一點體貼神負擔之心,也沒有一點愛護神選民之心,更沒有一點正義正氣與真理原則,以至於為了顧惜臉面,為了體貼人的肉體,我竟一再憑情感縱容敵基督為非作歹。我這哪是在事奉神通行神旨意?純粹是在拆毀神的作工,是在充當撒但的差役瓦解教會、坑害神選民。事實面前,我看到自己根本不是什麼好人,而是對神毫無良心忠心事奉神卻抵擋神的惡僕。其實上面在對待假帶領、敵基督的事上說得非常清楚,尤其三號工作安排中明確談道:「各級帶領工人必須加強監督密切注視,發現假帶領、敵基督必須儘快解決,絕不留情,這是維護神作工忠於神的表現,是為民除害向神選民負責的最大善行。」可我卻不按工作安排作,這不是吃裡爬外、胳膊肘往外拐的敗類嗎?我若真體貼神的負擔,心中裝著神選民,為神選民的生命著想,就應該竭力維護神的作工,對自己所在區域的所有帶領工人都注視了解,以不放過一個假帶領、敵基督為準則,尤其對已經遭眾人非議的帶領工人更應該認真排查,慎重處理。可因我只關注自己的形象,只為維護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而從不注重這關鍵的工作,以至當神藉著環境多次顯明假帶領、敵基督時,我仍不在意,甚至在緊要關頭,我也不立即採取措施,還為了維護自己一再拖延,等著配搭去處理。我真是奸詐、卑鄙到了極處!豈不知因著我姑息養奸給弟兄姊妹帶來多少傷害與痛苦,豈不知我的所作所為正是站在神的對立面與神為敵。我真是該受咒詛,不配活在神面前。

工作安排上說:「『老好人』即沒有正義感,也沒有人生目標,只是誰也不得罪的老好人,這種人又有什麼價值呢?」「『老好人』作不了工作,沒什麼用處,一不能維護神家工作,二不能把人帶入實際。」現在看到這些話,句句都點中我的要害。我就是上面所說的這種沒有正氣、沒有價值、不能維護神作工反倒破壞神作工的老好人。回想我走過的路:因著怕得罪人,怕人不聽我的,常常在臨到問題時採取和稀泥的作法,充當和事佬,憑的是撒但「以和為貴」的處世哲學,根本不是憑真理原則行事;為了維護自己的名譽地位,不惜出賣真理原則,奉行的是「利己、為己」的原則,沒有一點真理實際,更不用說把人帶入實際了。可我還自以為不錯,還論斷貶低別人狂妄自大沒自己人性好,絲毫不知自己做老好人的實質是什麼,自己所作所為能給神家及弟兄姊妹的生命帶來多少虧損。現在才看到像我這樣的老好人實質就是圓滑詭詐之徒,就是沒有原則、沒有立場、沒有正義感的唯利是圖的卑鄙小人,早被神厭憎定罪。我做老好人只能耽誤神家工作,斷送坑害神選民。想想自己因著做老好人而留下的累累過犯:因著我做老好人,對常常講字句道理的小區帶領沒有及時撤換,導致整個小區弟兄姊妹不能進入真理實際,生命受到虧損,福音擴展工作受到攔阻;因著我做老好人,維護自己的臉面,明知帶領發動所有帶領工人以及盡接待、特殊本分的弟兄姊妹傳福音已偏離了原則,也不予以提醒,致使許多帶領工人和盡特殊本分的弟兄姊妹被大紅龍抓捕,重要接待家庭被暴露,處處是隱患;因著我做老好人,一個一線指揮和一個工人沒有聖靈作工需要撤換,我怕得罪人就採取逃避的態度,並沒想過這樣做老好人會帶來什麼嚴重後果。現在仔細回想才讓我感到後怕:一線是傳福音的前沿陣地,指揮就是將領,俗語說「一將無能葬送三軍」,就因著我這個老好人在抵擋、攔阻福音工作,致使多少仍活在黑暗中的靈魂不能早日來到神面前,面臨著被撒但活活吞吃的危險境地;區帶領工人負責一片大範圍的工作,涉及多少弟兄姊妹的生命,就因著我這個老好人,導致那一片教會的弟兄姊妹活在黑暗中無路可走,生命進入停滯不前;更因著我這個老好人,竟讓敵基督搞獨立王國的陰謀得逞,致使那一片教會黑雲壓城,一些弟兄姊妹被打壓,心靈遭受極大創傷,甚至還有一些弟兄姊妹因仰望、崇拜敵基督,信神卻跟從了人,從此留下了污跡。面對這一切,我的心靈倍受刑罰與煎熬,良心也深受譴責:「神啊,這些都是我作的惡,我沒有臉見你,更對不起弟兄姊妹,我這個老好人給這一片區域的教會與弟兄姊妹帶來了災難,不僅坑害了別人,也斷送了自己!」

這次的靈修反省的的確確是我生命的需要,藉此我看到了神對我的拯救,若不然,我根本不會去認識挖掘自己的本性實質,最後被撒但愚弄致死也不知是怎麼死的。藉著這次靈修反省讓我認識到「老好人」並不是真正的人性好,而是籠絡人心把人帶到自己面前的詭詐惡毒之徒,其實質與敵基督同出一轍,只不過是名稱上有所區別罷了。同時也讓我看清了「老好人」不是做人該有的原則,不僅坑人還害己。就如自己因著奉行不得罪人的原則雖然贏得了人對我的誇讚,但卻因作惡觸犯了神,心靈失去了安寧,不僅靈魂深處的煎熬使我痛不欲生,那觸犯神的記錄更成了我一生中永遠洗刷不掉的污點。今天若不是神愛的臨及,讓我反省自己,我在老好人這個光環的籠罩下不知還會做出多少抵擋神的惡事,最終自己落得什麼樣的結局都不知道。此時,我深感解決老好人的問題太重要了,便尋找相關神話來吃喝。

一天,我看到神說:「解決本性就從背叛肉體做起,背叛肉體也得有原則,稀裡糊塗能背叛肉體嗎?臨到事就順從肉體了。……有一條原則挺關鍵,就是事必三思,拿到神面前考察考察;另外,到晚上老得省察自己光景,這是一條原則。檢點自己的行為:哪些事做得合真理,哪個事違背原則。這兩條最關鍵!一個是當時考察,一個是事後省察。第三條,把什麼叫實行真理、什麼叫辦事有原則弄透亮,這個一透亮做事就準確了。這三條你守住就能把自己約束住,老本性就不能顯形,不能發作,這也是解決本性的基本原則。」神話清楚地給我指明了實行的路,要想解決老好人的問題,除了認識自己的本性外,還得有意識地背叛肉體實行真理,在凡事上尋求真理按真理行,不能再像以往一樣什麼事都和稀泥,稀裡糊塗就過去了。另外,每天還得多多反省自己臨到事是否實行真理,總結失敗原因,解剖實質根源,再進入實行。感謝神的帶領,昔日的過犯已成今日的警示,神的愛和憐憫給了我追求真理的動力,我立定心志:埋葬老好人,蛻變成新人!

就在我立心志的第二天,神開始擺設環境,當時整理講道稿的幾個人沒負擔,剛好我們在一起,想交通交通、點點他們的情形,但是撒但本性又出來作怪,又顧慮若我點他們情形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對我有看法。當我想再次維護臉面時,神開啟我一段神話:「一個人是否是真心追求並不在乎人對其如何評價,也不在乎周圍的人對其看法如何,乃在乎其人有無聖靈作工與聖靈的同在……」又想到昨天在神面前立的心志,我就背叛自己放下臉面,跟他們交通神現時的心意,加給他們負擔,並修理、對付了組長,限期跟他要果效。還有,當我發現一姊妹說話囉嗦、盡搶話題、對待工作不負責、盡本分沒有忠心時,我也藉著一起交通讓其認識自己的實在情形,並交通對待託付漫不經心的後果及嚴重性,端正她對待託付的態度。當我實行真理時雖然臉面上過不去,但我卻得到了心靈上的釋放與安慰。我願繼續實行真理滿足神,我不在乎別人對我如何評價了,我得在乎神的感受,得維護神的作工,我不願再傷神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