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進入的經歷見證(第二輯)

目錄

34 神的審判刑罰改變了我錯誤的追求

河南省 錢旭

我是個名譽地位心很強的人,無論做什麼事都想得到人的好評,若是落後於人或周圍人對自己評價不好,心裡就特別難受。沒信神前我為地位名譽苦苦奮鬥、拼搏,碰得頭破血流,最終也沒有什麼收穫。接受神末世作工後,一姊妹看我文化素質不錯就鼓勵我,讓我好好信神,好好追求,預備好身量為神擔負擔,當時我心裡就想:在世上追求出人頭地沒能成功,信神後一定要憑著我的知識與能力在神家大展宏圖、出人頭地,讓世上那些看不起我的人都對我另眼相看,讓教會裡的弟兄姊妹都對我高看、仰望。為了實現自己的願望,能在神家佔有一席之地,我拼命地吃苦付代價,不管是嚴寒還是酷暑,只要是帶領安排的我都毫無條件地接受順服,路遠不怕苦,孩子沒人照看也不顧,世人的譏笑毀謗也不理,只要能把本分盡好,帶領能看重就行。因著我外表的熱心追求,再加上文化素質比別人高,教會一直提拔我,兩年時間裡我便由一個小組負責人逐步升級到小區講道員,真是一路扶搖直上。無論到哪兒都有弟兄姊妹的熱情接待與高看仰望,一時間覺得自己在家鄉方圓十來里也算是個不大不小的「人物」了,因著名譽地位心得到了滿足,我別提有多高興了,整天心裡美滋滋的。得到地位之後的我更是熱火朝天、幹勁十足,天天忙著下教會給別人交通、談,盡最大努力完成帶領安排的工作。

半年後,我被提拔為小區配搭。因小區帶領比我信的時間長,所以我們在一起相處時我總是小心翼翼、謹小慎微,唯恐姊妹看不起自己,和教會帶領、講道員見面或與接待家庭一起聚會交通時,我常常察顏觀色,看她的眼色行事,她若不高興或皺眉頭了,我就受轄制覺得肯定是自己交通得不好,就不敢再往下交通了,有時怕說錯我還順著她的話說,心裡雖受壓抑,但為了維護自己的臉面外表也不露聲色。此外,我還在暗地裡跟姊妹爭鬥,尤其是當我們一起見教會帶領時,我總想交通得比她好,讓弟兄姊妹對我刮目相看。可我越是這樣想越交通不出亮光,每次交通後教會帶領都說還是小區帶領交通得好,每當聽到此話,我心裡就像刀扎一樣難受,臉上火辣辣的,頭也不敢抬,坐在那兒一聲不吭。之後,我再和小區帶領一塊見教會帶領時就感覺特別受捆綁、轄制,心想:這該咋辦呢?交通吧,怕弟兄姊妹嫌我交通得不好,不交通吧,又怕回去小區帶領指責,而且坐在那裡一直不交通,自己心裡也受刑罰,那場合真是一分鐘都不想呆,心裡還生悶氣,覺得教會帶領勢利眼,看不起我,氣小區帶領顯露自己,太狂妄。我越是這樣爭競,神越是對付我。一天,我又和小區帶領一塊見教會帶領,本想藉著聚會解剖其中一個教會帶領做事沒原則、太自私卑鄙,誰知剛提到此事,那個教會帶領就先發制人,劈頭蓋臉地說了我一頓。當時幾個人眼睛都盯著我,我頓時感到臉面丟盡,難堪至極,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氣得我一句話也不想說了,心想:這真是惡人先告狀,明明是你的責任,卻全推到我身上,並且還當著小區帶領和幾個教會帶領的面說,讓我的臉往哪兒擱?以後我還怎麼作工作?他們誰還服我?小區帶領又怎樣看我?我越想越氣,以至於她們後來的交通我一句也沒聽進去,坐在那兒一天都沒說話。散會後我回到接待家庭,趴在床上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心想:我這是何苦呢,孩子在家不能照顧不說,在外盡本分還得受氣,越想越感到信神太苦了,要不是信神,咋會受這份窩囊氣?乾脆回家做個教會帶領算了,一邊盡本分一邊還能照顧家……想著哭著,可一想到撂託付背叛神,我心裡更難受,無奈之中,我便來到神面前向神訴說自己的情形。禱告後聖靈在裡面責備我:失去臉面地位了你難受,你想離開,當你爭臉面地位時,神在你心中有地位嗎?這時我又想起神話說:「你們各人都在眾人中升為至高,升為眾人的祖宗。你們又甚是蠻橫,在所有的蛆蟲中橫衝直撞,尋找安樂的地方,妄想吞吃那比自身小的蛆蟲;你們的心地陰險毒辣,勝過那滄海中沉沒水底的幽魂,居住在糞土中的最底層,將那從上到下的蛆蟲攪擾得不得安寧,互相廝殺一陣,便安靜下來了;你們並不知自己的地位,竟然在這糞土中還互相侵略,能爭出什麼東西來?你們若真有敬畏我的心,怎能背著我的面卻互相你爭我奪呢?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個小小的糞土中的臭蟲嗎?還能長上翅膀化作天空中的白鴿嗎?……不知羞恥的賤貨!」神話的揭示像一把利劍直刺我的心,也喚醒了我的靈。是啊!在神眼中我就是一個在糞土中滾來滾去的蛆蟲,醜陋低賤得一文錢不值,就是地位再高,人再高看,也改變不了自己原有的身分與實質。而我不知自身的卑賤,總想讓人高捧、仰望,總想在人心中有地位,神那麼偉大、那麼聖潔,尚且道成肉身卑微隱藏在人中間,從不宣揚自己的身分讓人高看、仰望,也從不強迫別人聽從於他,我一個蛆蟲不如的人,有何資格讓人高看?自己指責別人行,別人指責自己就不讓,這不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嗎?不是太狂妄霸道、無法無天了嗎?認為自己是小區配搭,地位比教會帶領高,自己有資格教訓人,我這不是太沒理智了嗎?再想想今天神家安排我和姊妹一起配搭,是為了讓我們能同心合意作好小區的工作,通行神的旨意,可我不僅不從姊妹的交通中吸取她的長處,與她和諧配搭,共同解決弟兄姊妹的難處,反而處處跟姊妹比高低,比在人心中的地位,比不過時就耍小性子生悶氣,猜測人、埋怨人,當神興起人、事、物對付我使我顏面盡失時,甚至想撂挑子背叛神,真是胡攪蠻纏、不可理喻!我越揣摩越覺得這一段時間自己的流露太醜陋,尤其是面對教會帶領的指責時自己所表現的醜態,更讓我感到蒙羞慚愧、無地自容。在神話的揭示審判下我對自己的地位之心有了一點認識,也有了一點恨惡自己、背叛肉體的心志,於是我主動向那個教會帶領道歉,交通解剖自己的敗壞性情,心裡感覺踏實良心得平安。

2007年年底,小區合併時準備精簡一些帶領工人,並對帶領工人實行民意測調,根據三條標準來決定帶領工人的去留。為了保住地位,我不顧天寒地凍,路滑難行(那年雪下得特別大),整天騎車跑著落實帶領工人的情況,晚上還要與另一名小區帶領整理落實好的資料,每天熬到夜裡三四點,有時甚至能熬通宵,但再難再苦我都心甘樂意,一來為了完成任務,二來為做給小區帶領看,心想:就憑我這沒日沒夜地幹,神家也不會把我調整下去,再說了,論素質、論交通、論看問題的能力、論在小區擔託付的年資她們幾個都不及我,憑這些我也不會被精簡掉的。誰料,當把所有帶領工人的資料落實、整理好,該確定小區帶領工人人選時,小區帶領卻帶來了一個姊妹(小區講道員),讓她做小區配搭,並說讓我先回家等通知,不讓參加這次小區帶領工人的聚會了。聽到此話,我好像一下子掉到了冰窟裡,心裡痛苦極了,我不停地在心中質問神:神啊,我白天忙、晚上忙,辛辛苦苦付出那麼多,難道這些天的「代價」還不足以換個帶領的地位、保住我的「原職」嗎?她們什麼苦也沒受卻享受現成的,而我卻……真是太不公平!那個素質差的姊妹都能留下我卻不能,到底我哪方面不如她?再說了,剛來的這個姊妹比我信的時間還短,我做小區配搭時她還是個講道員,這次卻讓她做小區配搭,這對我太不公平了吧!……就這樣,我帶著一肚子的不服不滿、怨言牢騷回到了家。一路上,感覺車子好慢好沉,我的心也很沉。回到家見到家人,我怎麼也高興不起來,又想到這次凡放下的都屬於七種人之列,以後永遠沒有再做帶領工人的希望了,那我以後還怎麼追求呢?回到教會我又怎麼面對弟兄姊妹呢?我痛苦消沉,又感覺無助,便來到神前訴說自己的情形。禱告後,看到神說:「他的全部作工中所付的代價沒有絲毫的甘心,只是在搞交易,並不是為盡本分而甘心付出,而是為了達到交易的目的而甘心付出,這樣的付出又值幾分錢呢?誰又能稱許他那不乾不淨的付出呢?誰肯對這樣的付出而頗感興趣呢?」「一旦我的手開始作事,這些人便蠢蠢欲動,充當急先鋒,他們只想衝在隊伍的最前列,深怕不被我看到,做他們認為是對的事情,說他們認為是對的話語,但他們從來就不知道,他們所作所為從來都是與真理無關的,他們的行為都是在破壞、攪擾著我的計劃。」神話使我蒙羞無言,開始反省這些日子自己的所作所為:我沒日沒夜地辛苦勞作,比任何人都「忠心」,特別能付代價,全都是為博得帶領的認同、讚賞與器重,為保住自己帶領的位子,根本不是為滿足神盡好本分而甘心付出,我這種帶著存心交易的花費付出,怎能蒙神稱許呢?怎能被神看中呢?當我的勞苦付出沒得到回報時就鬼性發作,不服不滿、怨氣沖沖,對神誤解、埋怨甚至論斷,一下子活在了消極中,再也無心往前走信神的路了。回想自己為保住地位充當急先鋒,不顧一切地衝在前面,深怕別人看不到的種種表現與心理動態,當失去地位慾望破滅時牢騷滿腹、自暴自棄的醜態,才看到自己靈魂深處的骯髒、卑鄙,真讓神噁心厭憎!神啊!你太全能、太聖潔,你深知我內心深處的卑鄙、骯髒,也厭憎我不乾不淨的付出花費,你為讓我能得潔淨得變化才這樣一直對付、熬煉我,這次撤換正是你對我極大的愛與拯救,我不再跟你講理了,願意順服你的安排,無論把我放到哪兒我都順服。

大年初二,小區帶領下通知見我,並安排我到××地方做教會帶領,我趕緊答應了,心想:不管怎麼說,教會帶領大小也是帶領呀,也比回家做個跟隨的強,這次合併小區精簡掉多少帶領工人,不知多少做區帶領、小區帶領的都一放到底,我起碼還比她們強些,還能做教會帶領。再說,像我這做小區配搭的,在教會做個教會帶領還是綽綽有餘的,雖不是有價值培養的一類,但也是合格使用的一類,只要好好幹,照樣有機會再次被提拔到小區做帶領工人。可神作事就是這樣奇妙,我越是認為自己好,越被神顯明得一無是處。一天,小區帶領讓我幫她整理帶領工人的資料,我無意中翻到她彙報工作的底稿——一份對調整好的帶領工人的分類表,看到此份列表,我首先往可培養的帶領那一欄裡找,結果沒找到我的名字,合格的一欄裡也沒有,而在試用一欄裡第一個就是我的名字。頓時,我好像又一次掉進了無底深坑,感覺無比淒涼。那一夜我心裡真是翻江倒海、起伏難平,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心想:你這個小區帶領有沒有搞錯啊?會不會看人呢?難道在你眼中我做個教會帶領也不合格?哼!我就不相信我不合格,這回非幹出個樣來讓你看看……為了爭口氣,也為了證實一下自己的能力,回到教會後,我就準備大幹一番。剛剛聚完會我就趕緊催福音、扶持不聚會的人,馬不停蹄地奔忙於弟兄姊妹中間,有時白天忙不過來,晚上就住在弟兄姊妹家交通扶持他們,但無論我怎樣苦口婆心地交通仍無濟於事,不聚會的人還是扶持不起來。看到自己的付出沒有任何回報,我就開始嫌棄、定規這些人。就在我滿腹牢騷準備放棄他們時,又接二連三地聽到「惡信」傳來:這個聚會點××不聚會了,那個聚會點××不聚會了,這個接待家庭不信的丈夫回來不讓用家了,那個家庭不信的兒媳反對也不能用了,還有的傳福音的弟兄姊妹說「你們帶領再卡福音定額,就不信了」……聽到這些,我如同五雷轟頂,幾乎癱軟下來。還沒等我回過神兒來,小區帶領的條又來了,說我們教會的福音果效最差,還說若再抓不上去就等著被撤換回家吧。面對眼前的這一切我驚呆了,感覺血液彷彿停止了流動,坐在那兒再也不想動了,我心中困惑不已:神啊!你怎麼這樣跟我過不去呢?為什麼我越想讓教會好,教會卻越亂呢?我又不是沒付代價,難道我的付出你一點也沒看到嗎?難道我做個教會帶領都不合格嗎?困惑中,我看到神話說:「你若憑著你的能力、你的知識去做你的事業,那你永遠是一個失敗者,你永遠是一個沒有神祝福的人,因為神不接納你所做的一切……」「在你們的追求中,個人的觀念、盼望、前途太多,現在這樣作工就是為了對付你們的地位之心,對付你們那些奢侈的慾望,就這些盼望、地位、觀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你越這樣追求,越沒有收穫,地位心越強的人,越得經受更大的對付,越得經過大的熬煉,這樣的人太不值錢!得經受許多對付、審判才能徹底放下,就你們現在這樣的追求到最終只能是一無所獲。」「既信神,就得得福,還得保障地位不下滑,保證地位比不信的人高,這樣的觀點在你們裡面不是存了一年兩年的事,而早已存了多少年了,你們的交易腦袋太發達。」神話的揭示使我認識了自己狂妄自大不服輸的本性,總把自己看得很高,總想用自己的努力與代價來證實自己的能耐,想來個一鳴驚人,給自己爭口氣,讓那些低估自己的人蒙羞,從而獲得人的讚賞、誇獎和高看,在神家出人頭地、爭個臉面風光,卻不認識自己的半斤八兩,更不認識一切的工作都是神自己在作,人若離開神的帶領單憑自己的能力去作工永遠是一個失敗者,永遠得不到神的祝福。同時也喚醒了我麻木已久的心靈,使我認識到自信神以來自己內心一直隱藏著「要在神家出人頭地、讓人高看」的慾望,這麼多年自己盡本分全是受這個存心慾望的支配在與神搞交易。當看到自己有希望做高一層的帶領時就幹勁沖天,當看到自己沒了地位時就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渾身癱軟無力,從來沒有真正為追求真理、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而付出,而這些追求、盼望、地位之心都是神所厭憎的,是來自撒但的,人越追求這些,離神的心意與要求越遠,所以神才興起環境一次次來對付我,來改變我的追求,使我不再受撒但的捉弄和苦害。明白神心意後,我不再消極軟弱,並在神面前立下心志,願接受神的鑒察,背叛自己不對的存心與奢侈的慾望,腳踏實地、老老實實地盡本分,以自己的忠心來滿足神。

然而我被撒但敗壞太深,血液、骨髓裡都是撒但的毒素,已成了我的生命,使我身不由己地受它的控制與擺佈,身不由己地沿著撒但指引的路往前行。兩個月後我又被提為小區配搭,過了三個月又被提為小區帶領。做小區帶領期間,我的舊性又開始發作,追求地位名利的野心又開始蠢蠢欲動,為了得到上層帶領的誇獎,為了讓弟兄姊妹對自己有個好印象,我又開始不辭勞苦地花費付出,特別是為了不讓弟兄姊妹抓把柄,說我不作實際工作,我就使勁花費、奔跑忙碌,整天不停地給教會帶領、執事聚會,聚了一圈又一圈。真是「功夫不負有心人」,一段時間下來,我迎來了各教會帶領工人對自己的好評和弟兄姊妹對我的高看仰望,他們有的說我對教會有負擔,對弟兄姊妹有愛心,交通有路途,能幫助他們解決問題,還有的人說我追求真理,能撇能捨等。就這樣,我被地位名譽沖昏了頭腦,更加賣力奔跑、花費,奢望著一直活在這樣的「鮮花與掌聲」中,絲毫不知苦與累。作工中我乾脆來了個「大包幹」,不管是事務性的事還是教會中的工作,不管是該配搭做的,還是該講道員做的,我都「大包大攬」,找家、找人時不跟配搭商量,教會弟兄姊妹不管反映啥問題,我都親自出馬解決,完全把配搭和講道員給架空了,我名譽上是個小區帶領,實質上卻成了一個「總管家」,結果路沒少跑,苦也沒少受,工作卻幹得一塌糊塗:配搭和一名講道員失去聖靈作工需撤換,遲遲沒選舉出來;有些該調換的教會帶領不能及時調換,耽誤了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一個教會帶領因受家庭轄制撂託付回家了,從別處調來一個,幹了一星期又撂託付了,可我為了不讓其他教會帶領說自己不作實際工作,只忙於給他們輪班聚會,而將這個教會找教會帶領的事一拖再拖(達一個多月),導致那個教會的弟兄姊妹生命受虧損,怨聲載道;2008年底上面要求重新調整帶領工人,把凡屬七種人的帶領工人都淘汰,我為了維護自己在人心中的地位,沒有嚴格按上面的要求執行,有時即使看出某人不合格該撤換,我也不當面給其交通、撤換,大多是讓配搭或講道員去做,自己充當老好人,若是提拔培養哪個人我就親自給其交通,想讓人知道他是我提拔的,以便日後能聽自己的。導致各教會帶領工人遲遲調換不好,把工作搞得一團糟,我也被撤換做小區配搭。我再次因失去臉面風光而心中不服,與神抵觸,以至於當姊妹接我的工作時,我心裡還在賭氣,心想:你有本事,這些實際工作你一個人都幹完吧,不讓我幹才輕鬆呢!心裡一下子把工作全撂完了。當姊妹點我工作作得不好,並指出工作上的偏差時,我表面上沒反駁,心裡卻跟她抵觸,結果不到兩個星期,我完全失去了聖靈作工,落入了黑暗之中,被安排回家靈修反省。得知消息的那一刻,我心裡難受極了,痛苦的滋味簡直無法表達,真想放聲大哭一場,但又怕接待家庭的姊妹聽見後會小看自己,便強忍淚水趴在床上。這下子,我所有的希望都破滅了,生活好像沒有了目標方向,回到家雖沒消極得不吃不喝,但也只是勉強支撐著,心想:再怎麼樣也不能因沒帶領地位而不聚會、不盡本分,這要讓弟兄姊妹都知道了,會怎麼評價我,我得讓弟兄姊妹看看,不管怎麼說,我還是比別人身量大點,比別人追求,即使沒了帶領的地位,我也照樣不消極。於是我就每天聚會、吃喝神話,自己出去傳福音。本想著靈修一段時間神家還會提拔我,可三個月過去了,還沒聽到神家要提拔我的任何消息,我等不及了,就在心裡跟神講理:神哪,你都熬煉我三個月了,還不說用我,你還要熬煉我多長時間呢?半年後的一天,我收到一個通知,說是小區配搭要見我,我心裡高興極了,心想:唉呀!可算盼到這一天了,就知道神不會把我忘記的,熬了有半年了,小區裡也該用我了吧。誰知,小區配搭和我見面交通後卻說:「你在熬煉中還沒學到功課,現在還不能用你,你還繼續在家反省吧。」姊妹的一席話如同當頭一棒,頓時我坐在那兒呆若木雞,心裡怎麼也平靜不下來,地位之心始終放不下,特別是聽說××、××都被提拔做帶領工人了,就更受不了了,心想:我不比××強嗎?為啥提她不提我?這以後弟兄姊妹會咋看我呢?不讓到小區裡盡本分,起碼在教會給我個位呀?……我越想心裡越難受,回家之後一想起這事就感到軟弱無力。一天,教會帶領對我說教會裡缺少一個小組負責人,讓我給她參謀一下,看誰能做,我心想:眼前放著一個現成的你看不到,還找誰去?帶領走後,我就想:別說她不讓我幹成,即使找我幹,我也不幹,我是做帶領的料,做個小組負責人不是大材小用嗎?不幹,絕對不幹!第二天見教會帶領時,她說小組負責人找好了,我蒙羞加慚愧,只好「忍氣吞聲」地「順服」神的安排。不久,一個教會帶領(失去聖靈作工,把工作安排與帶領的交通領受偏了)聚完會急匆匆地跑來告訴我說:「神的工作馬上要結束了,現在是神擊打牧人羊群分散的時候,環境也惡劣,以後也沒有誰給你們聚會了,你和你母親一起聚就行了,看你們不好好追求,還有機會嗎?」一席話猛地震醒了麻木已久的我,帶領走後我不禁失聲痛哭,跪在神前向神禱告:神啊!我恨自己太瞎眼悖逆,不認識你的作工,不明白你拯救人的心意,更不理解你的良苦用心,不好好追求真理,追求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卻一直受撒但的愚弄敗壞,一心追求地位臉面,追求出人頭地,死死地抓住這些黑暗的東西不肯鬆手,沿著與你背道而馳的路越走越遠。當你的愛、你的審判刑罰一次次臨到我的時候,剛硬悖逆、麻木痴呆的我不但不接受順服,向你獻上感恩讚美,反而胡攪蠻纏、無理取鬧,與你講條件、搞交易,沒有絲毫順服的成分,你多年的心血換來的是我對你的誤解埋怨、不理不睬和無聲對抗,我哪有一點人性理智?神啊!按著我的所作所為該遭你的懲罰咒詛,但你還一直寬恕忍耐我,等待我慢慢甦醒,重新振作起來,神啊!我太不是人了!……就這樣,我哭著禱告著,心中滿了對神的虧欠與懊悔。之後我又看了一段神話:「多少年來,人賴以生存的思想腐蝕著人的心靈,以至於人變得奸詐、懦弱而又卑鄙,人不僅沒有毅力、沒有心志,而且變得貪婪、驕縱,根本沒有一點超脫自我的心志,更沒有一點擺脫這黑暗權勢轄制的勇氣。人的思想腐化、生活腐化,以至於人信神的觀點仍是醜陋不堪,甚至人信神的觀點一說出來簡直是不堪入耳,人都是懦弱、無能、卑鄙而又脆弱,對黑暗勢力不感覺厭憎,對光明、真理卻不感覺喜愛,而是盡力驅逐。就你們現在的思想、現在的觀點不也都是如此嗎?……雖然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對地位你們仍是不放鬆,一直苦苦地『追問』著,而且天天在觀察著,深怕有一天身敗名裂,人貪享安逸的心始終沒有放下。」神兩刃利劍的話語直刺到我的心靈深處,把我內心深處的東西都給挖掘出來了,再想想自己自信神以來所經歷的一幕幕,我才認識到這些年來自己被「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人活臉樹活皮」「爭做人上人」這些撒但毒素苦害太深。這些東西指引著我人生的追求方向,已成了我生存的動力,成了我的生命,使我身不由己地為這些東西活著,追求出人頭地讓人高看仰望,追求名譽地位處處顯露自己、維護自己,一旦失去名譽地位,沒有了臉面,就感覺活著也沒有價值沒有意義。信神前為了得到地位做人上人,苦苦奮鬥拼搏,一次次失敗、跌倒、不服,爬起來之後還繼續爭,即使碰得頭破血流還是舊性不改;信神後又想在神家大展宏圖、出人頭地,為了做帶領讓人高看仰望,臉面風光,讓人圍著自己轉,在人心中有地位,就拼命地撇棄、花費,不辭勞苦地奔波忙碌,得到地位後就欣喜歡樂,幹勁十足,慾望達不到就消極難受、不服不滿,與神抵觸對抗,甚至遠離神背叛神,被地位臉面折磨得痛苦不堪、死去活來,甚至被捉弄得人不人鬼不鬼。這些年來我真是被撒但弄瞎了眼睛,油蒙了心竅,看不透撒但的詭計,撒但就是給人一個虛無的名利地位讓人苦苦追求,想想自己這些年被撒但的思想觀點控制、苦害為地位名利奔波忙碌的種種醜態:為了地位臉面,我謹言慎行,變得詭詐卑鄙,與弟兄姊妹之間互相你爭我奪、勾心鬥角,不能正常相處;為了地位臉面,我不甘屈居教會帶領一職,竭力地藉盡本分來顯示自己的能力與才華,以期待再次得到提拔;為了地位臉面,再被提拔時我不知感恩圖報,仍一味地為實現自己的慾望而努力,盡本分中盡為自己說話,維護自己在人心中的地位,該調整的帶領工人不能及時調整,該撤換的人怕得罪人自己不去撤換,竭力地以外表奔跑、花費、受苦來迷惑人,換取人的高看仰望,把人都帶到了自己面前,工作也搞得一塌糊塗,結果不但自己讓神噁心厭憎失去聖靈作工活在黑暗中,還耽誤了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坑害了弟兄姊妹,成了打岔攪擾神工作、作惡的人。看看自己追求到現在真理沒得著,生命沒進入,性情沒變化,作工全是打岔,真是一無所獲,我這種追求法與保羅又有什麼區別呢?走的不正是與神為敵的敵基督道路嗎?那我追求來追求去結局還不是受懲罰嗎?正如神話說:「不追求生命的人不能有變化,不渴慕真理的人得不著真理,你不注重追求個人的變化與進入,總是注重那些奢侈的慾望,轄制你愛神、親近神的東西,這些東西能將你變化了嗎?」「從彼得與保羅實質的區別上你應明白,凡不追求生命的都徒勞!你信神跟從神你得有愛神的心,你得脫去敗壞性情,你得追求滿足神的心意,你得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你既信神、跟從神就得為神獻上一切,不應有個人的選擇與要求,你得做到滿足神的心意,既是一個被造的人,那你就應順服造你的主,因你本不能掌握自己,也沒有掌握自己命運的本能。你既作為一個信神的人,就應追求聖潔,追求變化。

神一次次審判刑罰的作工征服了我,喚醒了我麻木的心靈,使我從迷霧中走出來,看清了人生的方向,找著了信神該追求的目標。我不願再讓撒但苦害愚弄,不願再受它支配追求那一文不值的低賤醜陋的東西,更不願再追求做帶領讓人高看,只願順服神的安排,站在合適的位置上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注重追求生命性情的變化,追求順服神、愛神,成為一個有真理有人性的人,願意接受神的審判刑罰,走追求真理被成全的路,不願再步保羅的後塵。我從心底裡發出對神的感激之情,是神愛的責打管教使我有了這些收穫,對地位名譽的追求也放下了一些。在後來的盡本分中我感到輕鬆釋放了許多,雖然現在盡本分時還會有個人的存心摻雜和奢侈慾望,但能藉著禱告隨時讓神咒詛,竭力背叛自己追求滿足神。若沒有神的審判刑罰,不藉著那兩年的試煉熬煉,我的地位之心很難脫去,多虧神的審判刑罰拯救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