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進入的經歷見證(第二輯)

目錄

43 全能神引領我勝過撒但惡魔的酷刑摧殘

山東省 林玲

我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普通信徒,因信全能神被中國政府抓捕監禁一年之久。期間,遭受了警方各種卑劣、殘暴的酷刑折磨,我徹底看清了它的惡魔本性,同時也對神的全能智慧、奇妙作工有了真實認識,更堅定了我跟隨神走人生正道的信心與決心。

2009年8月24日夜間,我剛剛入睡,忽然被一陣急促猛烈的敲門聲驚醒,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就有七八個警察破門而入。它們一進屋就大聲吼道:「不許動!快起來跟我們走!」我還沒來得及穿上鞋,就有一人「啪、啪」地拍了幾張照片,隨後兩個惡警強行給我帶上馬牙銬推進警車,其餘的警察則在我家到處亂翻,連一個小紙條也不放過,霎時,整個家就像被土匪「大掃蕩」了一樣翻得狼藉遍地、無處下腳。

警匪們把我帶到派出所後,就讓我面壁站著,一惡警大吼:「老實交代你信全能神的情況,你在裡面是幹什麼的?你們的頭是誰?他們在哪裡?」我說:「我啥都不知道!」一聽我這麼說,它暴跳如雷,衝上來邊罵邊使勁用腳踹我,還惡狠狠地威脅道:「不說就打死你!說出一個就放了你……」此時,我心裡暗自思忖:如果說一個就可出去,那就不用受苦了……但轉念又想:說一個也是猶大呀,那也是背叛神啊。我心裡激烈地爭戰著,忽然,神告誡人的話出現在我的腦海中:「……要做大家喜歡的事,做對大家有益處的事,做對自己的歸宿有益處的事,否則,災難之中受痛苦的不是別人而是你自己。」「我更不喜歡與出賣朋友利益的人來往,這是我的性情,無論這個人是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夠的善行》)神話使我醒悟過來,不禁為自己剛才的想法感到後怕: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我不依靠神勝過這些惡魔,反而輕信魔鬼的鬼話,這不正中了撒但的詭計嗎?如果成了可恥的猶大,那豈不是觸犯神的性情而自取滅亡嗎?因此,我立定心志絕不做出賣真理、出賣神的事,絕不當猶大!但面對這夥窮凶極惡的警匪,我心裡還是有些害怕,不禁在心裡切切地向神禱告:神啊!我身量實在太小,面對撒但邪惡勢力的圍攻,我有些膽怯,求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保守我的心不向撒但魔鬼低頭,能堅決站住見證!這時神話在我耳邊縈繞:「你可知道周圍的環境都有我許可,都是我在安排,要看清,在我所給你的環境裡來滿足我心。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十六篇說話》)是啊,今天臨到我的這一切都有神寶座前的許可,我雖身陷魔窟,但並不是孤軍作戰,有全能神與我同在,作我的依靠和盾牌,我還怕什麼?頓時,我裡面有了一股與撒但爭戰到底的力量,不再膽怯害怕,決定寧死也要為神站住見證!

第二天上午,警察開始對我刑訊逼供,它們用馬牙手銬把我銬在暖氣管子上,銬得很緊,手腕被磨得鮮血直流,使我感到鑽心地疼痛。它們一次次地逼問我有關教會的情況,見我始終說「不知道」,警匪們火冒三丈,在我臉上左右開弓狠扇了幾十個耳光,我被打得頭昏腦脹、兩眼冒金星,幾乎要暈過去,感覺滿嘴的牙齒都晃動了,眼淚不由得流了下來。惡警見我流淚,恨得咬牙切齒:「我讓你哭!讓你不說!」發瘋似的抓起我前額的一縷頭髮,在手上繞了幾圈,抓著頭髮將我的頭使勁往牆上撞,猛烈的撞擊使我頭暈目眩、腦袋「嗡嗡」直響。隨後,它又用皮鞋狠狠地在我腳上使勁踩碾。經過幾輪瘋狂的毒打、折磨,我被折磨得頭暈噁心,全身疼得像散了架一樣躺在了地上一動不動。警匪們見狀,踢了我幾腳,又滅絕人性地用打火機將我的腳燒得「吱吱」作響,把我的腳燒起幾個大泡,鑽心地疼痛令我大汗淋漓,幾乎要昏死過去。看著這夥警匪就像惡魔下界一般個個橫眉怒目,恨不得將我碎屍萬段的樣子,我心裡不禁軟弱起來:神啊,這樣的折磨何時是個頭啊,我實在撐不了了。這時,神話浮現在我的腦海中:「……末後的日子裡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佈,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你不要怕這怕那,無論千難萬險,你都能穩定在我面前……這是考驗你的時候,能否獻上忠心?能否忠心跟從我到路終?除去你的懼怕,有我作你的後盾,何人能把路橫?」(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十篇說話》)神的話再次給了我極大的信心與力量。是啊,神全能全智,掌管萬有,主宰一切,再大的物也不能大過神,這些爪牙們雖外表看威風凜凜,不可一世,但它們在神的面前連隻螞蟻都不如,即使它們再怎麼折磨我,但若沒有神的允許,它們也不能把我怎麼樣,也不敢傷及我的性命,不管它們怎麼殘害我的肉體,也轄制不了我忠於神的心,我誓死要為神站住見證,哪怕只有一口氣,也絕不出賣弟兄姊妹、出賣神家利益,就是豁出性命也要為神站住見證,絕不當可恥的叛徒猶大!此時,我心中充滿無窮的力量,雖身處險境但無所畏懼,對什麼都不感覺害怕了。到了晚上,這夥警匪又將我的手吊起來,原本磨破了的手腕更加疼痛難忍。它們見我並不畏懼這些,就更加重了對我的折磨,讓我坐在地上將腿伸直,又把我的手從背後銬住,故意打開風扇使勁凍我,我被凍得渾身發抖,臉色發紫,牙齒咬得「咯吱、咯吱」直響。當時我正值生理期,這幫惡警不讓我換紙,讓我在褲子裡「解決」,它們還拿一根軟樹枝在我身上狠狠地亂抽,每抽一下就留下一道血印,我疼得在地上來回打滾,它們見我躲避,就抽得更猛、更狠,邊抽邊惡狠狠地說:「看你說不說!今天非把你打成殘廢不可!」惡警的殘忍與狠毒令人髮指,但此次審訊並沒有得到它們想要的。

在刑訊逼供中,國保大隊的一個惡魔一直充當「好人」,它外表對我和顏悅色,因此我以為這人還不錯,可是我錯了,沒想到它更陰險、狠毒。它見我始終不說,就一改往日的慈容善面,完全凶相畢露,開始了對我更凶殘的折磨。它把我帶到警務大廳,讓我坐在一個角落裡凍了兩個小時後,又來喊我,因嫌我答應的聲音太低,就勒令我伸直腿,它用腳狠狠地踩在我的膝蓋上,又用力提我銬在後背的手,只聽見我的腰「咔嚓」一聲,頓時,一陣鑽心地疼痛使我的腰失去了知覺,出於本能,我「啊」地慘叫了一聲,這更激怒了這個惡魔,它氣急敗壞地對手下喊道:「拿抹布來把她的嘴塞上,讓她叫!」那又髒又臭的抹布塞到我嘴裡,我噁心得直想嘔吐,它衝我大吼:「用牙咬住,不許掉了抹布!」邊說邊把抹布往我嘴裡使勁塞。面對這豺狼野獸,我心裡只有切齒的痛恨,而且已恨得沒有了眼淚。它繼續審訊我,見我不開口,又用力壓住我的腿,再次反提我的手,我又是一聲慘叫,兩次下來我已疼得渾身是汗。它見我還是什麼也不說,就命令手下:「把她帶回去!」兩個惡警把我從地上拎起,但我的腰已直不起來,只能弓著身子慢慢地一步一步地挪移。在極度疼痛中,軟弱再次向我襲來,我不知自己還能撐多久。痛苦無助中,我一次次向神禱告呼求,求神保守我,就是死也絕不做猶大,不出賣弟兄姊妹。接下來,我看到了神對我的憐憫與保守,看到神在處處體諒我的軟弱。再次審訊時,它們先恐嚇我說:「你再不說就讓你坐電椅子,那電椅子一通電你就會暈過去,不死也得變成殘廢!」就在它們準備用電椅子折磨我時,電椅子竟壞了!感謝神奇妙的保守我躲過了一劫!這讓我深深體會到:我雖身處魔窟,但神不離我左右,時時與我同在,他一直在暗中看顧保守著我,只容許苦難臨到我,卻不許撒但傷及我的性命,即使撒但想取我的命,但若神不許可,它也不敢多傷害我一點。認識到這些後,我更加堅定了信心,願受盡一切苦來站住見證。這夥警匪一連四天五夜對我刑訊逼供,既不讓我吃飯、喝水,更不讓睡覺,這讓我真實看清中國政府就是一夥流氓黑社會集團,落在它的手裡就是落在了殘暴的惡魔手裡,就是落在了陰間地獄,若沒有全能神的看顧保守,誰也無法活著走出來。這夥惡警雖然幾天幾夜對我以酷刑相待,既不給吃飯、喝水,也不讓睡覺,但我竟然一點也不渴、不餓、不睏,我深知這是神的生命力在頑強地支撐著我這個血肉之軀,是神在用他大能的手引領我勝過了死陰的幽谷。正如全能神說:「神用他的生命來供應著所有有生命與沒有生命的東西,以他的大能與權柄將這一切進行得有條不紊,這個事實是任何人都想像不到也難以理解的,而這些人難以理解的事實正是神生命力量的體現與證實。」(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人生命的源頭》)神對我的愛太大了,有神與我同在,任何人、事、物都奈何不了我!此時,我心裡不禁倍受激勵,再次暗立心志:一定為神站住見證,絕不辜負神的期望。

惡警們見給我用硬的不行,便又施行軟招,它們口氣「溫和」地誘騙說:「你看你多傻,你在那裡面也沒當大官,人家都嫌你狂不用你,人家把你出賣了,你還替別人扛著,值不值啊?再說了,你信全能神,以後你兒子考學、當兵、考公務員都得受限制,你看你丈夫也不管你了,他把你給撇了……其實你不說也照樣能定你的罪、判你刑!因中國不同於其他國家,這是共產黨的天下,我們說了算,就算把你打死也是白死,還是早點說了吧。」聽著它們的鬼話,我心裡模糊了,感到異常痛苦。就在這時,神話又引導我:「我民應時時防備撒但的詭計……免得上了它的圈套,後悔也來不及。」(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三篇說話》)「……還要為我的緣故不向一切黑暗勢力屈服,憑我的智慧行完全的道,不讓撒但的陰謀得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十篇說話》)神話就如特效藥速效救心,頓時,我裡面亮堂起來,知道這是撒但在用攻心術來誘導我、蒙蔽我,我應識破它的詭計,不能讓它的陰謀得逞。接下來,面對惡魔的「甜言蜜語、挑撥引誘」,我靠著神加給的力量,義正辭嚴地反駁它們:「我要告你們!你們這是刑訊逼供,是妄加定罪!」兩個惡警「嘿嘿」奸笑著歪曲事實地說:「反正我們又沒打你,你告去吧,共產黨的天下不會為你說話。」隨後拿一大堆弟兄姊妹的身分證讓我辨認,問我有沒有認識的人,我冷冷地說:「沒有!」它們一聽,氣得臉都青了。到了下午,警匪們將我送到了看守所,惡狠狠地恐嚇說:「到看守所,讓你蹲在水邊剝蒜,幾天下來就讓你的手都爛掉!」它們邊說邊洋洋得意地奸笑著,那猙獰的笑讓我看到了惡魔的陰險、凶殘、毒辣!這完全暴露出獨裁統治下的中國是惡魔當道、暗無天日,人生活在它的權下根本沒有一點人權自由,更沒有信仰自由。正如全能神揭示的:「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機將其一網打盡,再沒有『安樂』之地……難怪神道成肉身隱祕萬分,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讓可愛、善良而又聖潔的神存在?它怎能對神的到來拍手稱快?這幫狗奴才!恩將仇報,早不把神放在眼裡,對神虐待,凶殘已極,絲毫不把神放在眼裡,行凶掠奪,喪盡了天良,昧盡了良心……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為何將神的工作攔阻得滴水不漏?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公平在哪裡?安慰在哪裡?溫暖在哪裡?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為何強行壓制神的到來?為何不讓神在自己造的地上任意遊蕩?為何將神追殺得無枕頭之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中共政府陰險狡詐、欺世盜名,它外表在國際上打著「信仰自由,維護公民合法權益」的招牌掩人耳目,背後卻肆無忌憚地攪擾、破壞神的作工,對信神的人隨意抓捕、刑訊逼供、殘暴虐待,不擇手段地逼著人棄絕神、背叛神而屈服於它的黑暗統治,以達到其永久霸佔、控制人的罪惡目的。人是神造的,人信神敬拜神天經地義,中國政府卻倒行逆施、逆天而行,竭力驅逐真神的到來,慘無人道地迫害神選民,這完全顯明了它就是仇恨真理與神為敵的惡魔!就是所有信神之人不共戴天的公敵!

我被關押、虐待一個月後,警方強迫我交兩萬元錢就可以回家,我說沒有,它們就討價還價,說交一萬元也行,我說一分也沒有。這夥惡魔立時惱羞成怒,惡狠狠地說:「沒錢就勞教你!你回去後就沒家了,你丈夫也不會要你的!」我堅定地說:「隨便,無所謂!」就這樣,警方亂扣了個「攪擾破壞法律實施」的罪名將我勞教了一年。這更讓我看到這夥惡魔除了滅絕人性的血腥鎮壓、殘酷迫害神選民外,還不擇手段地趁火打劫、敲詐勒索,真實暴露出中國警察就是一夥土匪流氓!

2010年8月,我刑滿釋放,回家後才得知,丈夫也被警方盯梢了一年。每到傍晚,常常有警車開到我家屋後聽動靜,致使丈夫有家難歸,只能白天在外幹活,晚上蜷縮在家附近的柴草堆裡過夜。那些政府的爪牙還在村裡釋放謠言,煽動全村的人棄絕我,並讓婦女主任監視我,還讓我寫保證書,不讓我出本市,限制我的一切人身自由。我在家呆了一個月就去打工了,可剛幹了兩天,就再次被警察強行帶到國保大隊審訊室。它們把我銬在鐵椅子上,逼著我交代有關信全能神的問題。這夥惡魔因從我身上沒撈到錢就陰魂不散,對我糾纏不放。當我的家人去找它們要人,它們趁機敲詐,讓我的家人必須交兩萬元罰款,否則就勞教我五年,家人沒上它們的當。於是,我一直禱告神,呼求神幫助我,最後神奇妙地帶領我脫離了魔爪,被釋放回家。

經歷了中國政府的殘酷迫害、摧殘折磨,我真實看清了,在中國這個惡魔掌權、視神如仇敵的人間地獄裡,掌權者就是天、就是法!人信神敬拜神就要遭迫害、遭殘殺,毫無一點人權自由,政府想抓就抓,想打就打,想罰就罰,想殺就殺,無法無天,為所欲為,瘋狂地與神為敵,強取豪奪、剝削壓搾,搜刮民脂民膏,殘害殺戮神選民,以至於到處民不聊生、淒慘萬狀,其滔天罪行早已觸怒上天,公義聖潔的神絕不會放過這個罪大惡極的老惡魔!在這次的迫害中,我根本沒敢想我還能活著走出來,若沒有神話的步步引導帶領,沒有神的保守看顧與神加給的無窮力量,我這柔弱的生命隨時都會被這夥惡魔殺戮、吞噬,更不會在撒但面前站住見證。這讓我深深體會到,神的話語的確帶著生命力,能賜給人當行的道,也讓我真正領悟到了真理的意義與價值。人的生命是神給的,撒但的任何酷刑摧殘都不能奪去人的性命,因為它只是神手中的效力工具,根本沒有一點自主權,神許可我經歷這個環境,使我這個被撒但蒙蔽至深的人能在這正與邪、黑與白的鮮明對比中對神更有認識,要不然,它根本不敢動我一根毫毛。全能神永遠是我堅強的後盾,是我唯一的依靠與拯救,我要永遠棄絕撒但,堅定不移地跟隨全能神走到底!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