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神的話改變了我

1

中國江蘇 平凡

2018年冬天,教會安排我盡文字本分,我心想,以前我就盡過這個本分,還是有一些基礎的,應該能盡好。到了組裏才發現文稿的類型跟以往不一樣,我對整理這類文稿的原則也不掌握,所以每整理一篇我都禱告神尋求真理,在原則上多琢磨,不明白的就向身邊的姊妹詢問,姊妹檢查我整理的文稿,指出一些問題,我也能接受、采納。一段時間後,我掌握了些原則,整理的一篇文稿還被作為例文發給弟兄姊妹參考,組裏的姊妹都很羡慕我,我心裏就沾沾自喜:我才來没多久,盡本分就有明顯果效,看來我的素質不比組裏的姊妹差,這有文字功底就是不一樣啊。一天,組長讓我整理幾篇有些難度的文稿,我聽後不但没犯難,心裏還美滋滋的,想着組長把有難度的文稿交給我整理,不就説明我比其他姊妹有能耐嗎,看來組長還是比較器重我的。漸漸地,我開始狂起來了,盡本分遇到難處我也不拿出來跟配搭的姊妹探討商量了,認為她們也不一定能談出什麽高見,我自己琢磨琢磨就解决了。檢查配搭姊妹的文稿時,我也不再徵求她們的意見,總是自己説了算。記得有一次,我檢查一個姊妹整理的文稿,没有徵求她的看法就私自把一處自己認為不合適的地方給改了。姊妹有不同看法想再跟我商量商量,我不屑地看了她一眼,心想:「你才來幾天啊,我不比你懂原則嗎?我那樣改肯定有我的理由,聽我的没錯。」我就語氣生硬地對姊妹説:「這類文稿我整理好幾篇了,不會有問題的。」姊妹看我持守自己就没再説什麽了。後來組長檢查這篇文稿時,結合相關的原則指出我修改的那一處確實不合適,還讓我以後在原則上多求真、多尋求尋求。過後我也没有反省自己,覺得這不是什麽大問題,以後注意就行了。

神的話改變了我

兩個月後,組長調到其他組盡本分了,教會帶領讓我先擔起組裏的工作。我很爽快地答應了,還在心裏權衡着,組裏就數我原則掌握得好,盡本分有果效,也只有我能勝任這個工作。接下來,組裏的姊妹盡本分不管遇到什麽問題、難處,我都一一幫助解决,甚至覺得没有我解决不了的問題。一次,楊姊妹整理文稿遇到難處,讓我幫忙看看,我不屑地説:「這個問題還不簡單嗎,把層次調整一下就行了。」不大一會兒,姊妹又説:「按你説的調整不行,覺得不是層次的問題,是這篇文稿交通真理不透亮,對人生命進入造就不大。」我有點不高興了,心想:「這篇文稿是我挑選出來的,還能有啥問題?分明是你不掌握原則,不會衡量。我盡文字本分都這麽長時間了,這麽一篇簡單的文稿,我能看走眼嗎?你這不是懷疑我的工作能力嗎?」我不樂意地走到她電腦前,拉動鼠標快速掃描一下,然後把我的看法跟姊妹説了説,姊妹皺了皺眉頭,小聲地説:「按你説的整理覺得還是有問題,要不尋求下帶領吧。」我瞅了姊妹一眼,心想:「怎麽跟你説不明白呢,就這素質還能不能盡這個本分啊?」我語氣生硬地説:「這點問題還需要尋求帶領嗎?你實在不會整理我來整吧。」説完,看到姊妹低着頭不再説什麽了,我心裏也有些受責備,覺得這麽對待姊妹没有愛心,但過後我也没有尋求真理解决自己的問題。漸漸地,幾個姊妹有問題也不怎麽問我了,討論文稿時,只要我不開口説話,大家都不敢説話,氣氛很壓抑,我靈裏也越來越黑暗,整理文稿没思路,組裏的工作果效也下滑了許多。就在這時,我臨到了弟兄姊妹的修理對付。

一天聚會時,我看到楊姊妹想對我説什麽却欲言又止,我就讓她有什麽話儘管説。楊姊妹這才説了出來,「姊妹,給你提個缺欠,你每次給我解决問題,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有時多問你幾句你就不耐煩了,我都受你轄制了。」另一個姊妹接着説:「我也有這個感覺,你做啥事都不跟大家商量,自己就作决定了,你還經常持守自己的觀點,不聽取别人的建議,我們有不同看法想尋求帶領你還不讓,覺得你挺狂妄、挺自是的。」聽姊妹都這樣説,我有些不服氣,在心裏講自己的歪理:你們都説我不接受你們的建議,一個人説了算,你們也不反省反省,是不是你們自己素質差,掌握不住原則,提的建議不合適?如果你們説的對,我能不接受嗎?

第二天,帶領來組裏聚會,看兩個姊妹不怎麽説話,通過交通得知她們都受我轄制。散會後,帶領給我交通,見我辯解表白,就對付我説:「你太狂妄自是了,讓你負責組裏的工作,你不憑愛心幫助姊妹,解决她們盡本分中的難處,還轄制人,總讓人聽你的,别人提出你整理的文稿存在問題,你也不當回事,就堅持自己的對。你盡本分獨斷專行,任意妄為,給文字工作帶來打岔攪擾了,這兩個月組員情形也不好,工作没什麽果效,你再不好好反省悔改,只能被撤换本分了……」帶領嚴厲的修理對付,使我感到特别扎心,尤其聽到給工作帶來打岔攪擾,我心裏一顫,眼泪直往下流,我本想好好盡本分滿足神,没想到却作惡了……那幾天,一想到帶領對付我的話和配搭的姊妹對我的評價,我心裏就像插把刀一樣痛苦、難受,没想到自己憑狂妄性情盡本分,給姊妹帶來傷害,也給工作帶來這麽大虧損,這個過犯無法彌補啊。我越想越懊悔、自責,就來到神面前反省自己。

我看到神的話説:「别以為你是天生的才子比天矮一分、比地高萬丈,你并不比别人聰明,甚至可以説,你比任何一個在地球上的有理智的人都傻得可愛,因為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從没有自卑感,似乎你對我作的都明察秋毫。其實,你根本不是什麽有理智之人,因為你根本不知道我要作什麽,更不知道我正在作什麽,所以我説,你甚至比不上一個對人生毫不覺察但却仰賴上天的賜福而種地的老農。你對你的人生太不屑一顧,竟然不曉得有知名度,更没有自知之明,你,太『高大』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學無術的人不就是畜生嗎?》)「你們最好還是在認識自己的真理上下點功夫,為什麽神并不賞識你們?為什麽你們的性情讓他厭憎?為什麽你們的言談讓他恨惡?你們有點忠心就自誇,有點貢獻就要報酬,有點順服就看不上别人,作點小工作就目中無神。……明明知道自己信神却不能與神相合,明明知道自己一無是處却仍然自己誇耀自己,你們不覺着你們的理智已達到了難以自制的地步了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與基督不合的人定規是抵擋神的人》)揣摩着神的話,看到神的話揭示的就是我的真實情形,盡本分有點果效就覺得自己了不起,誰都不瞧在眼裏,誰的意見也不聽,想怎麽做就怎麽做,絲毫没有敬畏神的心,看到自己本性太狂妄了。想到我盡這個本分以後,掌握了一些原則,整理的文稿還被選為例文作參考,我的狂心就一發不可收拾,覺得自己是個人才,比周圍的人都强,盡本分也不尋求真理原則了,就憑着自己的經驗、頭腦去做;姊妹提出我整理的文稿不合原則,我没有一點尋求的心,認為自己盡這個本分時間長,懂的多,看得不會錯,就直接推翻姊妹的建議,姊妹有不同觀點想跟帶領尋求我還攔阻,導致問題不能及時得到解决,耽誤了教會的文字工作……反省到這些,我看到自己狂得没有一點理智,絲毫没有敬畏神之心,流露出來的都是撒但性情,不但給教會工作帶來虧損,給幾個姊妹帶來的也是壓抑、痛苦,我這哪是在盡本分啊,分明就是在作惡。

接着,我又看到神的話説:「你裏面真有真理了,走的路自然也正確了,没有真理就容易作惡,并且身不由己。好比你裏面有狂妄自大,不讓你抵擋神也不行,非得抵擋,你不是故意的,是由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視神,狂妄自大就使你不把神放在眼裏,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舉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處處顯露自己,狂妄自大最後使你坐在神的位上見證自己,最後把出于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觀念都當作真理來供奉。你看這個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人做了多少惡事!要解决人的作惡必須先解决人的本性問題,没有性情的變化不能從根本上解决問題。」(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能達到性情變化》)對照神的話,看到我失敗的根源正是我有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我盡本分有些果效,有了一些經驗、資本,就把自己端起來了,覺得自己比誰都高、比誰都强,誰的建議都聽不進去,特别狂妄自大、自以為是,甚至把自己的觀點、見解當成真理讓人接受、順服,没有絲毫尋求真理、順服神的心,盡本分獨斷專行、任意妄為,狂妄到了一個地步,目中無人、心中無神。我憑着狂妄性情盡本分,給神家工作帶來的都是打岔攪擾,今天臨到帶領嚴厲的對付修理,制止了我作惡的脚步,這是神對我的保守與拯救啊。我想到那些被教會開除的敵基督,他們的本性都是特别狂妄自大,以多年的作工經驗為資本,總想在教會裏掌權,一個人説了算,盡本分任意妄為,無視真理原則,任何人都不放在眼裏,誰對他們提出异議就打壓、排斥誰,最後因作惡太多被開除出教會。再看看我流露出來的性情跟敵基督一樣,走的就是敵基督的道路,再不悔改,不解决狂妄性情,這樣下去就成敵基督了,最終只能遭到神的懲罰、咒詛。反省到這些,我感到恐懼戰兢,覺得自己這種性情太可怕了,又想到自己囂張跋扈的樣子,感覺有點噁心了。我趕緊跪下來向神禱告,認罪悔改,不願再憑狂妄性情活着抵擋神了。

聚會時,我跟姊妹敞開自己這段時間的敗壞流露和經歷認識,接下來願與姊妹們和諧配搭盡好本分,也讓姊妹監督我,發現我的問題及時給我提醒幫助、修理對付。之後在盡本分中,組裏姊妹提出問題或不同的觀點,我有時還會覺得自己的看法對,但不再像以往那麽持守自己,能放下自己,有意識地尋求真理了。記得有次在探討一篇文稿時,我們又産生了分歧,我强調自己的觀點是正確的,姊妹就問我:「你持守自己的觀點,是根據哪條原則衡量的呀?」我一時無話可説,臉直發燙,心想:「是啊,我是根據哪條原則衡量這篇文稿的?」但轉念一想,「你太不把我放在眼裏了,再怎麽説我盡這項本分時間比你長,看得還是比你準的。」我就想反駁姊妹。這時,突然想到之前憑狂妄性情持守自己,總是「我懂」「依我看」「就按我的來」,結果給工作帶來虧損,我得吸取教訓,不能再憑着狂妄性情做事了。想到神的話:「人活在這個世界上,每個人的頭腦能達到的或者是自身經歷到的事都有限,不可能你一個人就是萬事通,什麽都知道,什麽都懂,什麽都能做到,什麽都能學會,這不可能,任何一個人都不可能達到,這是正常人性裏應該具備的理性。所以説,你無論做什麽事,是大事還是小事,都得有幾個幫手在旁邊,給你指點也好,給你提供參考意見或者幫助你做有些事也好,這能讓你做事更準確一些,更不容易出錯,更能少走彎路,這都是好事。」(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 八》)是啊,世上没有哪個人什麽都懂,就算懂得再多,也總有死角,有缺欠,還得需要大家幫助、指點。我盡這項本分雖然積累了一些經驗,但我明白真理很膚淺,掌握的原則也很有限,多數時候只是憑着頭腦、作工經驗盡本分,就這樣我還總覺得自己懂得多,不用聽取别人的建議,真是不知自己半斤八兩,没有一點自知之明。再看看身邊的姊妹,她們盡本分有尋求的心,不明白的地方能放下臉面跟人尋求探討,她們的活出比我强多了。我得放下自己,學做明智的人,傾聽别人的建議,和姊妹一起配搭把本分盡好。當我放下自己根據原則衡量的時候,發現姊妹的觀點是合適的,我就坦然地跟姊妹説:「你的觀點符合真理原則,按着你的來吧。今天你這樣交通,確實對我是個補足,我這人性情挺狂妄,容易獨斷專行,以後發現我有什麽問題、缺欠,多給我提提。」當我這樣實行時,心裏感到踏實、釋放,没覺得失去什麽,反而通過大家的交通偏得了一份,在原則上也更透亮了。之後,我們一起配搭盡本分,大家也不再受我轄制了,都能釋放自由地盡本分,組裏的工作果效也逐漸好轉了。感謝神!多虧神的審判刑罰,我的狂妄性情才有了一些變化,活出了一點人樣,感謝神對我的拯救!

相關內容

  • 虛榮臉面拜拜了

    神的刑罰審判就是拯救人的光,沒有神的刑罰審判,我仍會憑著撒但的生存法則活著,一直苦苦地追求地位,被撒但苦害、捆綁,活在黑暗中遠離神、背叛神,失去神的祝福,最終因著與神爭奪地位抵擋神而沉淪滅亡。現在我真切地體嘗到只有神的話語才是人真正的生命,是做人的根本,只有憑神話語活著,心靈才能得著自由、釋放,才能活出有意義、有價值的人生。感謝神對我的拯救!從今以後,我要竭力追求真理,接受神更多的審判刑罰,早日活出真正人的樣式,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安慰神的心!

  • 人性的成長

    經歷了神的作工,我對神的這段話有了一點真實體會,從心裡印證無論我們存在哪方面敗壞性情,無論敗壞性情有多頑固,只要接受神的話,接受神的審判刑罰,不知不覺良心理智就能得以恢復,就能活出人的模樣。

  • 失敗跌倒使我看清自己錯謬的追求觀點

    人的一生要想得著潔淨,性情達到變化,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得接受神的刑罰審判,讓神的管教、擊打不離開,使你脫離撒但的擺佈,脫離撒但的權勢,活在神的光中。你得知道神的刑罰、審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你得知道神的刑罰、審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

  • 為臉面活著讓我飽嘗痛苦滋味

    回想信神這幾年,我經歷了多次的失敗挫折,走過許多彎路,藉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揭示與神擺設人事物、環境的修理對付、責打管教,現在我終於明白了,都是因著自己追求臉面地位,走的道路不對,神才藉著多次的審判刑罰,使我看透名利地位對自己的苦害,不再沿著錯誤的道路狂奔。若沒有神的審判刑罰及時地呼喚、拯救,我早就沉淪滅亡了,也永遠不會認識自己的致命處就是臉面地位,更不會認識自己仇恨真理、與神為敵的撒但本性實質。是神的審判刑罰轉變了我錯誤的人生觀、價值觀,使我脫離了撒但毒素的捆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