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一名基督徒的心路歷程

23

佳佳

寒冬臘月的一天上午,西北風呼嘯著颳過地面,街道上冷清清的,十字路口旁三五個等車人不禁打起了冷顫,他們有的搓手,有的跺腳,本能地抵禦著寒冷,嘴裡還不時地發出「真冷」的唏噓聲。

雲華靜靜地站在人群的後面,兩隻手凍得發紅,腳邊放著一個黑色旅行袋。她呆呆地看著地面,一臉的失落、憂傷,淚水在她發腫的眼眶裡打轉,她下意識地把臉轉到一邊,抬起頭,使勁眨了眨眼睛,強忍著不讓眼淚流出來。

「哎!你走不走?」售票員刺耳的喊叫聲傳來,雲華扭臉見那幾個等車人已爭先恐後地上了車。雲華這才回過神來,拎起鼓鼓囊囊的包蹣跚地上了車,找到一個靠窗口的座位坐下。

客車緩緩啟動了,雲華神情凝重地望向窗外,負責人李姊妹的話再次回響在她的耳邊:「咱們小組的工作進度慢,果效一直都不好,不能為國度福音的擴展盡上什麼力量,所以不得不停止咱們的本分,你們交接完工作就回本教會盡本分吧!……本分停了,這是神公義的審判臨到,也是神對咱們的拯救。神的話說:『在神的烈怒發出之前,神早已把每件事情的實質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對每件事情早已給出準確清楚的定義與結論,所以神作每件事情的目標都很明確,他的態度也很明確,他不是稀裡糊塗,不是盲目,不是一時衝動,不是隨隨便便,更不是沒有原則……』(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從神的話中看到,神做事是有原則的,就算是向人發怒,也是根據人做事的實質來決定的……咱們回去後好好反省自己,省察咱們盡本分沒果效的原因……」李姊妹說的每一句話都刺痛著雲華的心,她內心翻江倒海,難受不已:「這段時間我每天起早貪黑地忙碌,已經寫出幾篇講道稿,眼看就要通過審核了,沒準還能被福音組採納,怎麼這時停了本分呢?是不是上層帶領沒弄清楚情況過早地下斷案把我們小組的本分停了?還是哪兒出了問題?等講道稿的結果出來了,大家就會知道我是有能力勝任這個本分的。現在倒好,不但沒得到大家的讚賞,還被打發回來了,這要是讓教會的弟兄姊妹知道了,我的臉可往哪兒放呀,他們會怎麼看我呢?」雲華在心裡猜忌著、揣測著,不願接受這個事實。

雲華眼睛呆呆地望著車窗外,不禁想起了兩個月前她坐車離開本地去盡本分時的情景,同樣是在車上,那時雲華的臉上掛著微笑,欣賞著窗外的風景,心裡充滿了期待,這次能被選拔去外地盡本分,她感到自己太榮幸了,她立志要把本分盡好,不辜負神的期望……「嘀嘀——」汽車的喇叭聲打斷了雲華的思緒,她坐直了身子。回想昨日的心志,再看看今天的失敗,雲華感到心如刀絞,覺得無顏面對神,也沒法面對家鄉的弟兄姊妹……此時,憂傷、痛楚充滿雲華的內心,她鼻子一酸,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滴落下來……

客車到站時天色已晚,雲華拎著沉甸甸地行囊,邁著沉重的步子往家裡走去。家裡沒人,雲華進屋後沒有開燈,獨自坐在臥室的床上,思索片刻,她起身跪在床邊把心裡的苦楚向神訴說:「神啊!現在我的本分停了,心裡感到很痛苦,我不知道你要藉著這樣的環境潔淨變化我哪方面,願你能開啟帶領我明白你的心意。」

禱告後,雲華的心裡平靜了一些。

臥室的門開了,母親隨手開燈,見是雲華,高興地說:「你什麼時候回來的?」邊說邊坐在了雲華旁邊。

「媽,我剛回來。」見到多日不見的母親,雲華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本分那麼忙,你怎麼有時間回來呀?」

「哦,是我盡本分沒有果效才讓回來的。」雲華紅著臉,眼神有點躲閃,不好意思地說。

母親聽後心情有些沉重,但沒有責備她,只是認真地說:「既然教會安排回來,咱就好好反省自己尋求神的心意吧!」

「嗯,好。」雲華點頭應答著。

清晨,天剛矇矇亮,雲華坐在書桌前讀神的話,忽然一段神的話映入她的眼簾:「衡量人的所做所行是善是惡的標準是什麼?就是看你心思所想的、所流露出來的、所行出來的有沒有實行真理的見證,有沒有活出真理實際的見證。你如果沒有這樣的實際,沒有這樣的活出,那你無疑就是作惡的人。作惡的人在神那兒怎麼看?就是你心思所想的、你外表做出來的不是在為神作見證,不是在羞辱撒但、打敗撒但,而是在羞辱神,處處都是羞辱神的記號;你不是在見證神,你不是在為神花費,不是在為神盡上你的責任與義務,而是為你自己。『為自己』言外之意是為了什麼?為撒但。所以,到最終神就會說:『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賞賜沒有了,神不紀念了,你所做的在神那兒不是善行,成惡行了,這不是一場空嗎?」(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讀著神的話,雲華感到心驚膽戰,彷彿神就在面對面審判她一樣,把她內心深處最真實的動機、心思全部揭穿,她頓時感到羞愧難當,痛苦萬分,看到神威嚴公義的性情不容人觸犯。雲華明白了在神眼中作惡的人原來是在盡本分中只為滿足自己的臉面、私慾、利益,卻從不體貼神的心意,不實行真理,神對這些人是恨惡和厭憎的。對照神話語的審判、揭示,雲華對自己的情形開始有所認識,她的眼淚不由得滴落了下來,思緒也回到了前段時間盡本分時的情景中……

「雲華,這段時間你跟著麗麗她們一起操練寫講道稿能有些收穫吧?」負責人李姊妹笑著尋問雲華。

雲華微笑著:「嗯,我現在只是掌握了一些寫講道稿的理論知識,接下來還得多實際操練。」

負責人點點頭鼓勵道:「多在業務上下功夫,多尋求真理原則,盡本分就會有長進。不明白的問題可以跟弟兄姊妹尋求交通,大家在一起和諧配搭,多禱告依靠神,神會帶領咱們的!」

「感謝神!我一定跟姊妹們和諧配搭,根據真理原則盡好本分。」雲華看著負責人期待的眼神,深感責任重大,她挺直身子,顯出一副雄心勃勃、意氣風發的樣子,迫不及待地想用實際行動向大家證明自己的工作能力,好讓負責人看到沒有選錯人,讓組裡的弟兄姊妹也能認可她的工作能力。

蔚藍的天空被一層薄霧籠罩著,顯得室內有點昏暗。雲華坐在電腦前心情有些煩躁,她皺著眉頭,用筆帽撓著頭,思索著:「是不是跟王姊妹、劉姊妹她們尋求交通一下,看看她們有什麼好的解決路途,順便讓她們也幫著檢查檢查,看我寫的這篇講道稿還有沒有問題,若是發現問題也好及時修改,這樣講道稿的進度和質量也會提高些。」可她轉念一想,「我以前就輔導過弟兄姊妹寫講道稿,也算是有這方面特長,如果讓兩個姊妹幫忙,她們會不會覺得我不行啊!那不就被她們看扁了嘛?以後我還怎麼在組裡立足啊?還怎麼能顯出我的工作能力呢?」一想到這兒,雲華就覺得不是滋味,算了,我還是自己多下點功夫吧。為了自己的臉面、形象,雲華放棄了找姊妹們交通原則共同解決問題的想法。

寂靜的夜空中,月亮看著熟睡的人們,露出了笑臉。雲華坐在電腦前不知疲倦地查閱各種資料一直忙到深夜,趁大家休息的時候,她點燈熬油偷偷地查資料、找路途,一心想把這些難題攻破,寫的草稿廢了一張又一張。

工作室內,姊妹們都在緊張地忙碌著。雲華看著好不容易寫出的講道稿,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這下終於可以鬆口氣了,要是姊妹們問起我是怎麼攻破這些難題的,也有話應對了,面子也能過得去了。」

王姊妹拿著一沓整理好的福音資料走了過來。

雲華底氣十足地說:「王姊妹,我這篇講道稿的初稿已經出來了,但還需要一些資料,你再給我找一些吧?」

「哦,初稿已經寫好啦?」王姊妹笑著問。

雲華抑制不住內心的喜悅,咧著嘴笑著回答:「嗯!」。

王姊妹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她眉頭微皺:「對了,雲華,之前麗麗她們寫這類講道稿時資料就挺少的,要不你也參考參考麗麗她們寫的,看看怎麼寫能更合適。」

王姊妹善意的提醒觸及了原本想證明自己的雲華,她的心像是被針扎了一下,有些難受,這是王姊妹第三次提醒雲華參考麗麗她們寫的講道稿了,雲華覺得是王姊妹不信任她,雖然她也知道自己剛盡這個本分,只是掌握點理論還缺少實踐,姊妹這樣提醒是出於好意,但好勝的雲華不願讓人小瞧,就堅持說道:「我見其他弟兄姊妹也有這樣寫的,也審核通過了,我想嘗試一下。」

「哦,那好,我找到資料下午給你。」

看著王姊妹離開的背影,雲華覺得不管自己說什麼、做什麼,都比不上寫出一份合格的講道稿來得實在,這樣才能證明她的實力。這份講道稿的成功失敗對她來說太重要了,她感到自己心裡背負著巨大的壓力,她暗暗告誡自己:「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雲華趴在書桌前,眼睛死死地盯著電腦上的講道稿,旁邊還放著一沓作廢的稿紙。雲華心想:「下午李姊妹就來取稿了,可不能再出什麼差錯了。」她來回修修改改,生怕哪裡出了錯。檢查幾遍後,雲華覺得可以了,就打印出來準備讓李姊妹拿走。

雲華翻看著打印的講道稿,突然她發現有一處問題,她的心「撲騰撲騰」地跳著,懊惱自己不檢查好就打印,萬一打印機的聲音被劉姊妹和王姊妹聽見,她們肯定知道是自己出錯了才重新打印的,這可讓她們怎麼看哪?再說負責人李姊妹隨時都會來,她若看到我寫了這麼多天到現在還不能定稿,會不會小看我啊?雲華的臉上火辣辣的,生怕這時有人進來會看到,她急急忙忙地改著,最後總算手忙腳亂地弄完把稿子交了。雲華慶幸自己的難堪沒被別人發現,她這才鬆了一口氣。

稿子交走後的幾天裡,雲華很是糾結,她期待著結果的到來,但又怕等來的是不好的消息,換來大家對她的小看。她的心像貓抓一樣難受,做什麼都沒心思。

晚上,李姊妹帶來了雲華要的消息。

「雲華,你寫的講道稿姊妹說裡面有可取的部分,但還存在一些原則性問題,過後她們會給你詳細指點的。雲華,咱剛開始寫有偏差、缺少也正常,咱正確對待,吸取教訓,再接再厲,就會越寫越好的。」李姊妹進屋就說。

一聽說講道稿有可取的部分,雲華心裡一陣高興,這段時間的功夫總算沒有白費,但一聽講道稿有問題,她心裡就有些失落,臉也耷拉了下來,還好負責人鼓勵的話給了她一些安慰,她緊繃的心也舒緩一些了,她朝李姊妹點點頭,心想:我得加把勁,爭取下次成功。

黑漆漆的夜空,星星似乎都睡著了。

雲華滿臉沮喪地站在窗前,心裡感到失落、壓抑,她想到這段時間自己為了儘快寫出成功的講道稿,每天起早貪黑地努力奮戰,可整理出來的講道稿還是不合格,她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才能成功,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

李姊妹關切地說:「雲華,如果你自己寫講道稿有難度,可以找個配搭,小丫姊妹盡這個本分時間長,對原則比較掌握,要不讓她和你配搭?……」

雲華不想讓負責人覺得她沒有工作能力,立馬回絕:「哦,不用了,我自己還行!」之後,她為了挽回自己的顏面,儘快將之前兩次的失敗在大家的腦海裡覆蓋掉,她不分晝夜地埋頭苦幹,點燈熬油地查資料尋找路途,但因著她盡本分的存心不對,獲得不了神的帶領,十天過去了,她的講道稿才寫了一半,並且寫起來很吃力。

負責人了解完工作,表情凝重地問雲華:「雲華,你能獨立完成嗎?」

雲華雖然感覺沒有多少把握,但為了不讓負責人小看,她硬撐著說:「能行,沒問題!」

雲華看著眼前寫了一半的講道稿,還有一份份積壓的資料,她感到壓力很大:「連續失敗兩次了,如果這次再不出成果,負責人肯定會認為我沒有能力勝任這個本分,那我還怎麼在組裡立足啊?弟兄姊妹又會怎麼看我呢?」雲華感到有種危機感,她在心裡告誡自己,這次無論如何都得寫成功,這樣才能向大家證明自己的實力……

奮戰了三天,雲華的講道稿還沒有寫完,眼看著時間一天天過去,她知道這樣耗下去會耽誤本分,這牽扯到整個組的工作進度和福音工作,雲華良心有些不安,才向負責人提出要和小丫姊妹一起配搭。

當這一幕幕像電影一樣在雲華的腦海中浮現時,雲華看到自己盡本分時的所作所為、所思所想根本不是為了滿足神,處處都在為自己的臉面、地位考慮打算,她感到扎心、難受,看到神的話說:「人本身就是個受造之物,受造之物能不能達到無所不能?能不能達到完美?能不能達到沒有瑕疵?能不能達到凡事都精通、凡事都明白、凡事都能做到?不能,是吧?但是人裡面有個弱處,一學一樣技術,學一項業務,人就覺得自己有能耐了:我是有身分的人,我是有身價的人,我是某某專業人士。不管有多大點能耐,還沒等亮就想把自己包裝起來,偽裝成高大的人物,變得完美無瑕,沒有任何缺陷,就想把自己武裝起來,在別人眼中變得高大,強悍,什麼都能,沒有任何不能的,沒有做不到的事。如果有求於別人,那顯得自己無能,顯得自己弱勢,不如別人,讓別人看不起,就總想裝。人問:『這事你知不知道怎麼做啊?』『知道!』『那你做吧!』他兩三天做不出來,做不出來也不說,背後偷摸找資料,查呀,看哪,學呀,學了好幾天也不明白。人家又問了:『你知不知道怎麼做啊?做得怎麼樣了?』『快了!快了!』心裡琢磨:『快了?這還早著呢!這也沒頭緒,不知道怎麼做呀!不行,不能放棄,還得繼續裝,不能讓別人看不起,不能讓別人看出我的漏洞與弱勢。』這是什麼問題呀?這是什麼性情啊?狂得沒邊了,是吧!他不想做普通的人,不想做正常的人,不想做凡人,總想做超人,甚至想做一個有特殊功能的人,做有異能的人,這就太麻煩了!凡是正常人性的弱點、缺點、無知、愚昧或者是不明白的,他都包著,裹著,不讓別人看見,一個勁地裝,偽裝。……人如果總有這樣的野心,總想把自己變得脫俗超群,變得與別人不一樣,變得另類,這就要麻煩!首先你這個思想的源頭就不對。」(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進入信神正軌具備的五方面情形》)看了神話語的揭示,雲華眼前一亮,她明白了人只是神手中的受造之物,不可能什麼事都精通明白,也不可能達到完美。但自從人被敗壞後,思想裡都想追求高大的東西,想成為名人、偉人,所以,有點特長就極力地用各種手段包裝自己,偽裝自己,想把自己變得與眾不同、無所不能,以此達到在眾人中脫穎而出,得到別人的高看、崇拜。就人這樣的追求根本不符合神的心意,也不是正常人該有的,這樣追求下去,只能失去神的祝福、保守,落在撒但的愚弄與苦害中,活得痛苦、壓抑,不得釋放。這時,雲華看到自己就像神的話揭示的一樣,不管做什麼,總想做到最好、最完美,讓別人挑不出毛病。所以,她在別人面前從來不把自己的缺少、軟弱、不足暴露出來,而是極力地去掩飾、偽裝,目的就是為了得到別人的認可、高看。雲華想到自己剛開始寫講道稿有缺少、不足也是正常的,遇到難處應該和王姊妹、劉姊妹配搭共同商討,互相取長補短,而她卻認為自己有這方面的特長、素質,就把自己端到一個高位上,什麼問題都自己去解決,覺得若是讓別人幫忙就顯得自己太無能了,總怕姊妹們看出她的缺少、不足會小看她,所以就寧可一個人下苦功,也不和大家共同商量、尋求,出了錯也不敢讓姊妹們知道,每天小心翼翼地維護著自己的地位形象,導致盡本分獲得不了神的帶領,寫了兩篇講道稿都以失敗告終。負責人看到雲華獨自完成講道稿有難度,一再詢問她需不需要找人配搭,雲華覺得找人幫忙就是承認自己工作能力差,顯得自己弱,失去在負責人心中的地位,就寧可自己苦苦奮戰,即使寫不出來影響工作,也不接受負責人的提議,絲毫不為教會的整體工作考慮,最後耽誤了工作的進度,打岔、攔阻福音工作。認識到這兒,雲華的心情變得有些沉重,她繼續思想著……

雲華看到自己骨子裡追求、嚮往的就是成為高大、完美的人,讓人高看、仰望。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滿足自己的名利地位心,她一個勁兒地偽裝、包裝自己,不把自己真實的一面亮給大家看,真是太虛偽、太詭詐了!就這樣信神信到最終也得不著真理、生命,活不出人樣,即使盡本分也能下功夫,賣力氣,但因生命性情沒有變化,所做的也是在抵擋神、悖逆神,又怎麼能蒙神稱許呢?難怪神說「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對照自己的所作所為、所思所想,雲華深知自己作了惡,今天本分被停不是上層帶領弄錯了,而是神的公義性情臨到了她。此時雲華心裡感到痛苦萬分,猜想自己敗壞這麼深,盡本分沒預備上善行還作惡抵擋神,神肯定厭憎她,不拯救她了,她傷心地痛哭著,內心深處感到無比絕望。

母親看到雲華活在過分的懊悔、自責中誤解神的心意,責備道:「雲華,咱不能誤解神哪!神顯明咱們是為了讓咱認識自己身上的敗壞,目的是為了拯救,不是一棒子要把你打死,定你的結局。咱認識到自己作惡了,那就趕緊悔改唄,這也是接受真理的態度,要是一直活在自責中,誤解神定規自己,只能越來越消極下沉,活在撒但的愚弄中,心離神越來越遠。」

雲華一時理解不了母親的話,她恨自己敗壞太深,覺得自己無可救藥了,神肯定不要自己了。

母親打開神的話,讀道:「以往拯救的方式是施盡他的憐憫慈愛,以至於將自己的全部都交給撒但來換取全人類,今天並不比以往,今天拯救你們是末了各從其類的時候,拯救你們的方式不是憐憫慈愛,而是以刑罰、審判來更徹底地拯救人類。所以,你們接受的盡是刑罰、審判與無情的擊打,但你們該知道,在這無情的擊打裡並沒有一絲的懲罰,無論話語怎麼嚴厲,臨到你們的只是幾句在你們來看沒有一點人情味道的話語,無論我的怒氣有多大,臨到你們的仍是教訓之語,並無一點意思要傷害你們,也並無意思要將你們治於死地,這不都是事實嗎?你們知道,現在無論是公義的審判,還是無情的熬煉與刑罰,都是為了拯救,不管現在是要各從其類,還是要顯明各類人,所有的說話、作工都是為了拯救那些真心愛神的人。公義的審判是為了潔淨人,無情的熬煉是為了潔淨人,嚴厲之語或責打都是為了潔淨,都是為了拯救。」(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神的話如同一股暖流湧進了雲華的心,讓她倍感溫暖。揣摩著神的話,她明白了自己被撒但敗壞至深,身上滿了敗壞性情,但因著不明白真理,不認識自己,看不到自己被撒但敗壞的事實真相。神今天擺設實際的環境來顯明她,話語嚴厲地審判她,都是為了使她認識自己,看到自己的所思所想、所作所為都是讓神恨惡的,從而尋求真理背叛自己不對的心思意念,放棄錯誤的追求,按神話語的要求去實行,脫離撒但敗壞性情的捆綁與轄制,活出神話語的實際被神得著。雲華感受到神的審判顯明裡飽含著神對她的拯救與愛,就如父母嚴厲管教孩子,目的是讓孩子學做人走正道,不是不要她了,更不是恨她。此時的雲華看到神的實質是那麼美善,神對人類的愛是那麼真摯,她被神的愛感動著,為自己不認識神,對神誤解、猜疑而感到虧欠、自責。明白了神的心意後,雲華的心釋放了許多,她立志以後不再追求名利傷神的心,只願按神的要求踏踏實實地做人做事,這才是她該走的路。

寬闊的街道兩旁綠樹成蔭,一輛客車急速駛過,揚起的灰塵不一會兒被陣陣微風吹散……

雲華坐在客車上,看著窗外的景色,她在心裡暗暗告誡自己:「這次去外地盡本分,得以教會工作為重,不能再辜負神,給自己留下遺憾了。」

「雲華,你先整理福音資料吧!」負責人程姊妹笑著說。

雲華一愣,心想:「雖然之前見王姊妹她們整理過,但自己並沒有實際地做過,這要是整理不好,大家會怎麼看我呢?會不會說我之前寫講道稿,現在連福音資料都整理不了,弄不好,還會再次被打發回去呀!」雲華的心揪了起來,開始惴惴不安,這時她想到神的話說:「你應該先考慮神家的利益,考慮神的利益,考慮神的工作,把這些都放在第一位,其次再想自己的地位站沒站穩,別人怎麼看自己。這個可不可以?分兩步走,這樣折中一下,你們是不是就感覺容易一些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神的話給雲華指明了道路,盡本分得活在神的面前,面向神做,不是面向哪一個人,要以教會利益為重,處處考慮怎麼把本分盡好,就能勝過臉面地位的捆綁、束縛。只要心擺對,即使素質差或是對業務不熟悉,不能做到最好,但能盡全力與神配合就蒙神稱許了。認識到這些,雲華的心裡有了方向,也有了實行真理滿足神的心志。當她帶著一顆單純的心去盡本分時,心裡沒有壓力了,也不受敗壞性情的捆綁了,遇到不懂的或拿不準的問題就主動向弟兄姊妹尋求,有時候姊妹跟她交通完她還不明白,她就放下臉面繼續問,直到弄清楚為止。當雲華按著神的話實行時,心裡感到踏實、平安,有享受。

一陣微風吹來,隨之泥土的芬芳也撲面而來……

「雲華姊妹,你好!你整理的福音資料後面還附有各類資料的說明,方便區分,這個方法挺好,有參考價值,希望再接再厲……」雲華讀著負責人的來信,眼睛一亮:「有參考價值?我整理資料的方法竟然還有參考價值?現在負責人都說好,看來我還是有點用啊!」她有點沾沾自喜,心中暗想,「以後我還得更加用心,爭取整理出來的資料一次比一次好,這樣大家肯定會覺得我有工作能力。」

夜色越來越濃了,人們都進入了夢鄉。

雲華坐在電腦前埋頭整理著資料,一點睡意也沒有,她一想到負責人信中說的「有參考價值」這話,心裡就美滋滋的,這次我若是整理得不如上次的有價值,大家會怎麼看我呀?不管受多大苦,也得對得起「有參考價值」這個稱號啊!她邊整理邊做著詳細的記錄,稍有點不合適的地方,她就反覆地核實、修改,比平時更「認真」「用心」了。

不久,組內新增兩名成員。

「我在整理福音資料方面缺少太多了,前兩天負責人針對我的缺少,在我整理的資料上標註了一些,要不咱一起看看吧!」辛姊妹說。

田姊妹快言快語地說:「這方面我也不太懂,咱們一起看看吧。」

雲華看辛姊妹整理的資料的確問題不少,她心想:「你們要是看了我整理的,肯定會覺得我比你們強。」雲華的心開始浮躁起來,她再也沒心思細看辛姊妹整理的資料中存在的問題,只盼著辛姊妹快點說完,她好拿出自己整理的讓她們看看。

辛姊妹話音剛落,雲華就急不可待地把自己整理的資料拿出來讓大家看,並滔滔不絕地說著自己是怎麼查找資料,怎麼受苦付代價的。辛姊妹和田姊妹聽後,向她投來認可的目光,雲華心裡美滋滋的。

兩天後,程姊妹急匆匆地來找雲華。「雲華,因著工作需要,你還是繼續寫講道稿吧。」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令雲華措手不及,但她還是特別的高興。程姊妹臨走時還交代,因雲華一段時間不盡這本分了,原則也掌握不好,讓她等麗麗和孫姊妹過來交通原則後再寫。

雲華在心裡盤算著:「麗麗之前教的那些業務知識,我掌握得也差不多了,只要再把最新原則掌握了,我就能做出成品活,在組裡躋身前列了。」

天色有些昏暗,似乎要下雨了。

雲華坐在窗前,心情有些鬱悶:「這都四天了,麗麗她們怎麼還不來呢?這不是耽誤我工作的進展嗎?唉!」雲華微皺著眉頭,在臥室裡來回踱著步,心裡焦躁不安,她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便默默地跟神禱告,求神安靜她的心。隨後,雲華就在心裡琢磨著:「是呀,我這麼著急到底是為什麼呀?真的是為了滿足神嗎?」她開始省察自己的存心,想到那天負責人告訴她,讓她繼續整理講道稿時,她流露出來的心思意念,她這才意識到自己這麼著急掌握原則,並不是為了體貼神的心意滿足神,而是想在組裡嶄露頭角,得到弟兄姊妹的高看。雲華也認識到麗麗她們遲遲不來是神的主宰,神是藉著這個環境,讓她反省自己盡本分不對的存心好及時扭轉,這裡面有神的良苦用心啊!

看到自己還在追求臉面地位,雲華心裡不禁有些難受,想到自己在神面前立下的心志,可怎麼臨到事還流露這方面的敗壞性情呢?敗壞性情真是成了自然流露,想控制都控制不住,於是,雲華來到神面前禱告,求神開啟帶領她能夠更深地認識自己,從臉面地位這個敗壞性情的捆綁中掙脫出來。禱告後,雲華想起神的話說:「有些人特別崇拜保羅,就喜歡在外面演講、作工,喜歡聚會,喜歡讓人聽他的,喜歡讓人崇拜他,喜歡讓人圍著他,喜歡在人心裡有地位,喜歡讓人都注重他的形象。我們從他這些表現來解剖一下他的本性,他這樣一個人,有這些表現,他的本性是什麼?如果他真是這樣的表現,就足以說明這個人狂妄自大,絲毫不敬拜神,並且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轄管人,他想佔有人,他想在人心裡有地位,他的本性特別突出的就是狂妄自大,不敬拜神,讓人敬拜他,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從他的這些表現完全可以看透他的本性。」(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在神話語的揭示下,雲華認識到她總想讓大家圍著自己轉,高看、仰望她,這是受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想站高位轄管人、佔有人,實質是讓人崇拜她,心裡有她的地位,這可是抵擋神,是嚴重觸犯神性情的事。想想保羅作工期間總是追求名利,總想得到人的高看崇拜,最後觸犯了神的公義性情,遭到了神公義的懲罰。這時,雲華想到自己盡本分以來的所作所為、所思所想:她第一次出來盡本分時,起早貪黑地忙碌為名利追求落在黑暗中,受撒但的愚弄殘害苦不堪言,這次因著神的憐憫又給了她盡本分的機會,她警醒自己不要再追求名利地位,可當看到自己整理的資料得到負責人的贊同、認可時,為了對得起「有參考價值」的頭銜,她點燈熬油地檢查、修改,目的是想在弟兄姊妹中間樹立自己的威望;看到辛姊妹整理的資料問題多,她就迫不及待地拿出自己整理的來顯露自己,還見證自己是怎麼付代價寫出來的,使得兩個姊妹都高看她,這不就是把人帶到自己面前了嗎?如果不是藉著調換本分,她不知道自己還會作出什麼惡來,想想真是太可怕了,自己已經走到了危險的邊緣還渾然不知,還想藉著再次寫講道稿,達到讓人崇拜、仰望的目的。雲華看到自己所流露的跟保羅一樣,走的都是敵基督道路,若再不悔改,最終只能被神厭棄淘汰,失去蒙神拯救的機會。認識到追求名利地位的嚴重後果,雲華感到膽戰心驚。

雲華走到窗前,看到天上的烏雲逐漸散去,陽光出來了。

雲華回到書桌前,她又看到神的話說:「這就是說你信神仍然不追求真理,還是追求外面做,出人頭地,追求得福,為經營自己的名利,跟世人走的道路、出發點、觀點沒什麼區別。不在乎你怎麼跟隨,不在乎你人在哪兒,在神那兒看就是這麼回事。你們說這些人到底是可憐,還是可悲,還是可恨哪?(都有。)那你們願不願意走他們的道路啊?(不願意。)」(摘自神的交通)「作為受造中的一員,人一定要守住自己的本位,老老實實做人,本本分分守住造物主給你的託付,別做越格的事,別做自己『能力範圍』以外的事,別做讓神厭憎的事,不要追求做偉人、超人、高大的人,也不要追求成為神,這些都是人不應該有的『願望』。追求做偉人、超人是荒唐的事,追求成為神更是可恥的事,是令人作嘔、令人唾棄的事,而成為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這才是難能可貴的,才是受造之物最當持守的,是所有的人都當追求的唯一目標。」(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從神的話中雲華看到,要想擺脫撒但敗壞性情的捆綁,選擇走什麼樣的道路很關鍵。作為一個受造之物能盡上自己的本分,這是神的恩待,但如果在盡本分的過程中總是為自己的地位臉面說話、做事,總追求讓人高看、崇拜,不以自己的本分為重,那最終只能走上抵擋神的敵基督道路。此時的雲華真實地感受到信神只有追求真理,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老老實實地盡上自己的本分,這樣活得才有人格尊嚴,走的才是人生正道。想想基督來在地上只是默默無聞地盡自己的職分,不管為人類付出多少心血代價,受了多少屈辱痛苦,從不誇耀見證自己,基督卑微隱藏的性情實在是太可愛!而她自己,一個被撒但敗壞得沒有人性理智的受造之物,身分與實質都是那麼卑賤,不想著怎麼追求真理脫去撒但敗壞性情,活出點人樣來還報神的愛,卻總想成為完美的、有特殊才能的人,說話做事處處顯露自己,樹立自己的地位形象,讓人崇拜、仰望,真是太邪惡、卑鄙,太不知羞恥了,真不配活在神面前!在神美善聖潔、卑微隱藏的生命所是面前,雲華看到自己憑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追求名利地位真是醜陋不堪,她立志在以後盡本分中要按神話語的要求去實行,達到早日活出點人的模樣來安慰神的心!

明媚的陽光射入室內,顯得格外明亮。

「雲華,你看這幾句話,說得有些囉嗦,要不把這幾句話再精煉一下?」新成員小丫笑著說。

「哦,我看看。」

雲華眼盯著小丫指點的地方,覺得確實是存在小丫說的問題,但具體怎麼改,她感到有一定的難度,這時她有點著急了:「如果我連這點問題都處理不好,姊妹會怎麼看我呀?會不會說我就這點水平,還整理講道稿呢?小丫剛過來,我可不能讓她說我不行,無論如何我也得把這兒處理好。」

雲華盯著要改的那幾句話,皺著眉頭,絞盡腦汁地想:怎麼才能表達完善呢?可雲華琢磨了好一會兒還是沒思路,她用餘光偷偷掃了一眼坐在旁邊的小丫,感覺小丫的眼神正往她這邊投來,似乎正在等待著她修改的結果。雲華心焦如火,恨不得立馬就把這幾句話捋順,給小丫一個滿意的答覆,保住自己在她心中的地位、形象。可是雲華越這樣想越沒有思路,心亂如麻,理不清頭緒,她的心就像堵了一塊大石頭一樣壓抑難受,她把頭埋得很低不願讓小丫看出她的窘態。這時,她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想到神的話說:「你做事總想做給人看,不接受神鑒察,你的心裡還有神嗎?這樣的人沒有敬畏神的心。做事別總為自己,別總考慮自己的利益,別考慮自己的地位、臉面、名譽,你得先考慮神家的利益,把神家利益放在第一位,應體貼神的心意,應反省自己是不是為神家的工作著想,盡好自己的本分沒有。」(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神的話安撫了雲華的心,她看到自己這麼痛苦,都是受撒但敗壞性情苦害,她不願意再活在撒但的權下,願意存著敬畏神的心,按照神話語的要求去實行。於是,她來到神的面前跟神禱告,求神帶領她放下臉面地位,全身心投入本分中,不再顧慮自己是否被人高看。禱告後,雲華不再顧及小丫對自己的看法,而是根據自己能領受到的去修改完善。

「小丫,你看看這麼修改合適嗎?」雲華坦然地說。

「可以,這樣表達挺好的!」小丫看後說道。

雲華沒有為小丫的誇讚而感到高興,而是因實行真理得到的輕鬆、釋放感到喜樂。雲華回想自從小丫來了以後,她就很關注小丫對自己的態度,生怕失去在小丫心中的地位,當她看到小丫對麗麗熱情時,心裡就挺羨慕麗麗,也想讓小丫對她熱情點,總是受這些敗壞性情的轄制,活得真是不得釋放,這次實行出點真理,她真實地體會到了活在神面前的踏實、快樂。在接下來的配搭相處中,雲華不再注重別人怎麼看自己,而是心懷坦蕩地盡自己的本分,大家探討思路時,她也能誠實地說出自己的觀點、看法,正常地尋求交通。當這樣實行時,她的心靈裡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平安、釋放自由,也終於體嘗到了做人的快樂,她不禁在心裡感慨道:「神的話就是真理、道路、生命,是人生存的根本,憑神的話活著,心靈才能真正的釋放、自由。」此時,雲華真實地感悟到,在這個撒但掌權的黑暗時代,不管是在家裡、學校裡、社會上,不管是父母、親戚、老師還是朋友,沒有一個人能告訴她人該怎麼活著才有意義、有價值,可以說人人都在「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出人頭地,高居人上」「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這些撒但毒素的支配下追求做人上人,把追求名利地位當成自己一生追求的目標。雲華回想自己寒窗苦讀十幾年,為了擁有高的社會地位,過上人上人的生活,她身體勞累不說,心靈裡還背負著沉重的枷鎖,從來沒有快樂過;上班後,為了樹立自己的完美形象,她不願暴露自己的短缺之處,常常偷摸加班加點做工作,只想讓領導高看;信神後,因撒但的生存法則仍深深地扎根在她的心裡控制、左右著她做人的方向,使她身不由己地追求讓人高看、崇拜,不但自己活得痛苦不堪,還給教會工作帶來打岔攪擾,差點走上敵基督道路斷送自己。雲華感受到自己雖年齡不大卻飽嘗撒但毒素的毒害,身心都受到嚴重傷害,心靈也背負著沉重的枷鎖不得釋放,活得真的很苦很累,從來沒有體嘗到做人的真正快樂和幸福。經歷了神話語的審判,她明白了神對人的要求,看清了追求名利地位的邪惡、醜陋,同時體嘗到按神的話去實行的快樂,明白了神這樣要求人的意義和價值,看到基督口中發表的話語太寶貴,正是神賜給人的生命,是人該追求的唯一目標和方向。雲華感受著神的愛與拯救,從心裡發出對神的感謝和讚美,願意以後好好追求真理,早日脫離撒但敗壞性情的捆綁,活出真理的實際,踏踏實實地盡自己的本分,成為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來見證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