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誠實人的一點經歷

2020年10月29日

韓國 永隨

做誠實人的一點經歷

3月底的一天,帶領給我們聚會的時候,説到有一個弟兄被警察抓捕後遭到酷刑折磨,在非常軟弱的情况下被迫出賣了兩個弟兄姊妹,過後他特别懊悔自責,看了神審判揭示人的話語,他認識到自己失敗的根源,有了真實悔改。帶領問我們對這樣的經歷該怎麽看待,到底算不算真實的見證,接着就讓大家都發表各自的觀點。當時我心裏有些緊張,就開始揣測:帶領為什麽讓大家討論這個問題呢?是不是為了測試我們看問題準不準?我心想這個弟兄只是一時軟弱出賣了弟兄姊妹,留下了過犯,但過後他對自己有認識,也有真實悔改,這樣的見證應該還是成立吧,但又拿不準,就想着還是先聽聽大家的觀點吧,免得説錯了或者説得不清不楚的,顯得我太差勁。之後大家就開始發表觀點。剛開始,一個姊妹和我的觀點差不多,我心裏挺認可。緊接着,另一個姊妹説這個弟兄已經背叛神做了猶大,這樣的見證根本不成立,達不到見證神的果效。過了一會兒,又有幾個弟兄姊妹肯定地説這樣的經歷不算是見證。看到好幾個弟兄姊妹都這麽説,而且説得有理有據,我也開始拿不準了。這時帶領説,認為這類經歷不是見證的舉手。看到幾個弟兄姊妹舉手了,但我還不太確定就没舉手,心想:可千萬别舉錯了,萬一舉錯了不是顯明自己素質太差,啥事都看不透嗎?我正想着,帶領問我怎麽没舉手,我一聽,心想:這下壞了,没舉手肯定是錯了,要不帶領怎麽會這麽問呢?我就趕緊把手舉起來了。當時我的心怦怦直跳,心裏就開始打鼓,舉手到底是對還是錯呢?其實我心裏覺得這也是見證,但還拿不準,没琢磨清楚呢,這手怎麽就舉起來了?我開始抱着觀望的態度看大家都怎麽表態。這時候大家都發表自己的觀點,我也開始冷静下來揣摩,其實這個弟兄有一些真實悔改,這類見證應該是成立的,我感覺自己剛才舉手可能舉錯了。這時我很想再説説自己的真實想法,但因為還没有完全看透這個事,就想:如果説對了還好,萬一説錯了帶領會怎麽看我啊?會不會説我不但經歷淺,也没啥素質?如果被帶領看透自己素質差,那肯定是不值得培養了,以後在神家也没什麽地位、前途了,而且這麽多弟兄姊妹在場,萬一錯了實在是太没面子了。思來想去,我好幾次想説都没張口。

最後,帶領交通説這類見證完全成立,而且這樣一個因着軟弱背叛過神,經歷審判刑罰有了真實悔改的經歷是很好的見證,這對許多弟兄姊妹都是一個激勵,能讓人看到神對真心信神的人滿有憐憫。神知道人敗壞到什麽程度,只要人真有懊悔,能向神回轉,神就給人悔改機會,這類經歷見證最能榮耀神,羞辱撒但。緊接着,帶領點出我們領受不純正,不能根據神話看事,而且太圓滑詭詐,太鬼道,一看到讓大家討論就猜測這個經歷有問題,特别會揣測人的心理,連句真話都不敢説。帶領還耐心地給我們交通説,什麽事得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觀點,不管對錯最起碼得説真話,這是做人的底綫。聽到「做人的底綫」這話時,我就感覺特别難受,是啊,自己實話實説,哪怕説錯了,也比隨風倒强啊,最起碼有自己的觀點和立場,這也是做誠實人了。當時就特别恨自己怎麽就不説實話呢,就短短的十幾分鐘,在一件需要表態的事上,我耍詭詐,不實行真理,失去了做人的底綫,這不光是一句話説錯了,一件事做錯了,而是做人失敗了。

聚會結束後,我靈修時看到神的話説:「人信神、做人得走正道,别搞歪門邪道。什麽是歪門邪道?信神總想憑小心眼兒,耍花招,玩弄小聰明,掩蓋自己的敗壞,掩蓋自己的缺陷、毛病、素質差等問題,總憑撒但哲學辦事,在明面的事上討好神,討好帶領,却不實行真理,不按原則辦事,總好察言觀色討好人,説『我這段時間的表現怎麽樣?大家擁不擁護我?我做的這些好事神知不知道?神知道了會不會誇我?我在神心裏是什麽位置啊?有没有分量?』言外之意就是他信神還能不能得福。總琢磨這些事,這是不是歪門邪道?這都不是正道。那什麽是正道?人信神追求真理,能够得着真理,達到性情有變化,這才是正道。(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生命有長進的六個指標》)看到神提醒、警告我們做人、信神一定得走正道,注重追求真理,實行真理,如果不在這些正事上下功夫,每天所思所想的都是怎麽掩蓋自己的缺少,怎麽表現自己,想方設法討好帶領,注重自己在教會有没有地位,在帶領、在神心目中對自己是什麽看法,這走的就是歪門邪道。我的表現就是神揭示的這樣,我明明看不透這個經歷是不是真實見證,但我没有實話實説,反而是察言觀色,耍心眼,揣測人的心理。帶領問我怎麽没舉手,我就猜測没舉手是錯了,看到多數人的觀點是這類見證不成立,我就趕緊轉話風,隨從大流,自己這些表現就是一個特别會看風使舵的小人,流露的都是詭詐的撒但性情。反省自己為什麽連説句實話都這麽難,其實就是怕説錯了丢面子,被帶領看透自己什麽也不是,就不看重、培養自己了,如果這類事發生多了,也有可能被撤换本分。為了維護自己的臉面,保住這個地位,我就掩蓋自己素質差,又極力地表現自己,想把自己偽裝成一個素質好、明白真理、什麽事都能看透的人,不管什麽問題都希望自己的回答是對的,答得合乎帶領的心思,來討好帶領,在帶領心裏留一個好印象,弟兄姊妹聽了也能贊成、佩服。看到我的心思太複雜、太詭詐,很簡單的一件事到我這裏也要繞許多彎,説句實話、心裏話都那麽難,而且我察言觀色,用一些圓滑的方式來保住自己在神家的地位、前途,我走的就是歪門邪道,不是正道。當時我只是認識到這些,就没有更多地去反省了。

直到6月份,有一次聽神的交通,我聽到神説:「敵基督用對待人的方式與基督接觸,説話、行事處處看眼色,説話聽音、聽口風,没有一句實情的話,没有一句真心話,就知道講空話、講道理,欺騙、蒙蔽在他眼中的這個普通的人。他説話的方式就跟蛇行走的方式一樣,路綫是曲折的,不是直接的。他説話的方式、方向又像瓜籐一樣,順着杆往上爬。你説這個人素質不錯,可以提拔,他趕緊説這個人如何如何好,有哪些表現,有哪些流露;你要是説這個人不好,他趕緊就説這個人怎麽壞、怎麽惡,怎麽在教會當中攪擾打岔。當你問一些實情的時候,他就没話了,就支支吾吾等你下定論,聽你的口風,探你的意思。他説的這些話裏面,除了好聽的話、巴結的話、順杆爬的話以外,你從他嘴裏聽不到一句真心話。(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 二十》)聽到神這些話時,我感到特别扎心,幾個月前自己耍詭詐、看風使舵的一幕幕又浮現在眼前。雖然我不是直接與基督接觸,但在神擺設的環境當中,我不接受神的鑒察,總想表現自己、討好帶領,處處探口風,察言觀色,捋杆爬,没有一句實話、真心話,都是欺騙、掩蓋,自己説話行事的方式真的就像蛇一樣,讓神厭煩、噁心。我認為這樣看眼色行事就能欺騙、蒙蔽帶領,認為只要回答問題時好好表現就能給帶領留個好印象,就能保住自己在神家的地位,我這麽想實在太愚蠢了,這是在欺騙神。因為我根本不相信神在鑒察一切,自己的素質、身量,所思所想,對一件事的看法、觀點如何,神都一清二楚,即使眼前能矇騙人,但却矇騙不了神。其實,神看的并不是我在人前這一時的説和做,神看重的是我對待真理的態度,我每一天的實行、活出,每一天盡本分的表現,這些點點滴滴神更在鑒察,看我到底是不是一個喜愛真理、實行真理的人,一時的假象根本不可能矇騙過神。這時我才認識到,自己流露的不僅僅是説謊耍詭詐而已,而是在否認神的公義,否認神鑒察一切,這是不信派的表現啊。之前,聽神解剖敵基督藐視基督,討好、巴結基督的時候,我還覺得跟自己没有太大關係,我認為自己從來没有接觸過基督,不會流露這方面的撒但性情。現在才意識到我錯了,不一定要接觸基督才會流露這方面性情,就在面對帶領的時候,總想討好,總察言觀色,捋杆爬,想借用這樣的方式、手段保住自己在神家中的地位,流露出來的都是一樣的撒但性情。一旦哪一天真的接觸基督,肯定會流露得更加明顯,身不由己地欺騙神、抵擋神。

那幾天我也揣摩,這個問題雖然我們答錯了,但帶領并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樣修理對付我們,或是誰説錯了就説誰是素質差,就撤换誰,不培養誰了,帶領只是問問我們的觀點,知道我們的偏差、缺少後再給我們交通真理,指導原則,也揭露我們的敗壞性情,讓我們反省認識。帶領所做的都是為了扶持幫助我們。在神家,弟兄姊妹相處根本就没有必要去揣測。又想到神的話説:「神有信實的實質,所以他説話向來都是可信賴的,他作事更是讓人無可挑剔、無可疑義的,所以他喜歡對他絶對誠實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告誡三則》)神説話做事是最值得人信賴的,神對待人是真誠的。起初神造人的時候,神告訴人園裏的果子哪些可吃、哪些不可吃,神説的話很簡單,很直接,不需要人去猜測什麽;恩典時代,主耶穌也常常説「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在這一步作工中,我們也能够感受到神説話也是實實在在,很多時候都是掏心窩子的話,那麽親切、温暖,雖然有時候揭示我們的敗壞性情話語嚴厲,但説的都是實情,都是為了潔净、拯救我們。神對待我們的態度是真誠的,是透明的,没有半點虚假。可自己臨到事都是揣測、研究,没有一點誠實的成分,感到自己真是太詭詐,太卑鄙!

我又想到神的話説:「我很欣賞對别人没有猜疑的人,也很喜歡肯接受真理的人,對于這些人我很照顧,因為這兩種人是我眼中的誠實人。你是一個很詭詐的人,那你就對每件事、每個人都有防備之心與猜測之意,所以你對我的信也是建立在猜疑的基礎上的,這樣的信是我永遠都不能承認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到底怎樣認識地上的神》)以前我不明白為什麽神説對别人没有猜疑和肯接受真理的人是神眼中的誠實人,現在再揣摩神的話,我才有點兒明白了。誠實人對神、對人没有猜疑,特别單純,臨到事不是用人的頭腦揣測、研究、分析,而是來到神面前尋求真理,明白真理就能接受,就肯實行,神怎麽説他怎麽做,他面對真理有一顆誠實的心,這顆心太寶貴了,這就是小孩子的樣式。神祝福、恩待這樣的人,聖靈就作工在這樣的人身上,開啓帶領他,他就容易明白、得着真理。相反,一個人即使平時能説點實話,盡點本分,但是他的心思太複雜,對人、對事都是猜疑、防備,甚至對可愛善良的神也滿了研究、猜疑,這就是最詭詐、最鬼道的人。這時我也有點明白了為什麽神説詭詐人不能蒙拯救,一方面是神太信實,神恨惡詭詐人,不拯救詭詐人,另一方面也在乎我們的主觀追求。詭詐人心思太複雜,對人、對事、對神全是猜疑、研究、分析、防備,又特别注重看人的臉色,這些東西把人充滿了,人根本就不會去尋求真理,聖靈也没法在這樣的人身上作工,所以他永遠也不可能得着真理。就像神的話説:「神不成全詭詐人,你的心若不誠實,你不做誠實人,神永遠得不着你,你也永遠得不着真理,得不着神。(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生命有長進的六個指標》)這時再回過頭反省自己,我臨到事不是存着一顆誠實的心來到神面前尋求真理,而是特别注重聽别人的話音,就連平時和弟兄姊妹一起探討問題時,這種情况也很多。有時自己根本没把問題看透,但看到多數人都這樣領受了,就附和着説幾句;有時自己有一個觀點,但怕説錯了,就先不説,先聽聽大家的看法,確定自己觀點是對的再説,如果不對就正好不用説了,免得丢醜……看到我的心太詭詐,太複雜,在看不透的事上總是這樣人云亦云,察言觀色,隨大流,導致自己總也不能真正明白真理。其實素質差、不明白真理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不明白還掩蓋、包裝,還耍詭詐蒙混過關,這樣下去永遠也不會明白真理。這時候就感到自己再這樣下去太危險了,做誠實人太重要了。

之後我就尋求再臨到這類事自己應該怎麽實行做誠實人,應該守住哪些原則。看到神話説:「坦誠相待,首先你心裏得先放下個人的意願,别管神怎麽對待你,你心裏有什麽就説什麽,説了之後有什麽後果,你不去想,不考慮,怎麽想的就怎麽説,别帶存心,别想用説話達到什麽目的。『我要説這個事,不説那個事,我挑着説,我要達到什麽目的』,這是不是有存心了?話没説之前在心裏已經繞過十八個彎了,已經加工過好幾遍了,在腦子裏已經濾過多少遍了,這話一出口就帶着撒但的詭計,這就不是坦誠相待。(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 二十》)不管什麽事向神都是赤露敞開的,都是坦誠的,這是人在神面前唯一應該保持的狀態與情形。就算你不敞開,其實你在神面前也是敞開的。在神那兒無論你是否敞開神都知道,如果看不透這一點,這是不是愚蠢?那怎麽做聰明人?既然知道神鑒察一切,神什麽都知道,那就别以為神不一定知道,既然能確定神在暗中察看人心,聰明人就應該坦誠一點,單純一點,做誠實人,這是明智之舉。……一講究方式,一過大腦,一琢磨就出麻煩,他心裏總想『怎麽説能讓神高看我,還不知道我内心是怎麽想的,怎麽説合適呢?得包着點兒,得委婉點兒,得有點兒方式,或許神還能高看呢』,你總這麽琢磨,你以為神不知道嗎?你怎麽琢磨神都知道,你這樣琢磨累心啊,實話實説多簡單,活得也輕鬆,在神那兒神説你這人誠實、單純,有一顆坦誠的心,這就太值錢了。有坦誠的心、誠實的態度,即使有時候做過頭了,愚昧了,在神那兒也不是過犯,也比你心眼兒多强,也比你心裏總琢磨、加工强。(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 九》)看到對待神,對待神給擺設的環境,最重要的也是最起碼得做到的就是要坦誠相待,自己的心向神應該是赤露敞開的,没有掩蓋、包裝,也不去研究、加工,説話不應該帶着存心目的,或采用什麽方式,就實事求是地説自己的想法、觀點,在自己看不透的事上就承認自己不明白,然後存着一顆單純誠實的心去尋求真理,這才是聰明人。神鑒察一切,對人瞭如指掌,自己素質高低、明白真理多少、經歷深淺、能不能看透事,在神那兒都一清二楚,我在神面前本來就是完全敞開的,又何必總掩蓋自己的缺少,把自己包裝成一個明白人呢?這不是自欺欺人,太愚蠢了嗎?其實,自己總耍心眼,揣測别人的心理,就連發表一個觀點都想這想那,拐彎抹角,腦子確實很累,心也累,還讓神厭憎。現在我明白了,有一顆單純、坦誠的心太重要了,這樣的一顆心在神那兒看為寶貴,而且自己活得也輕鬆釋放。我也明白了神看待一個人不是只看人素質高低,看人發表觀點對錯,而是看人的心,看人對待真理的態度,看人在這個過程中流露的性情。即使有時候説錯了,但實話實説做誠實人了,神不看人愚昧素質差,也不會因此定罪一個人;但如果耍詭詐,察言觀色,即使對了,但在這個過程中自己流露的詭詐性情最讓神厭憎、恨惡。我立下心志一定要實行做誠實人,在神擺設的環境中,心能向神敞開,在跟人接觸時也得有一顆坦誠的心,有什麽就説什麽,明白多少就説多少,一點一點解决自己這虚偽詭詐的敗壞性情。

記得有一次,我們向帶領尋求一首教會詩歌的問題,其中有兩句話我們認為有些空洞。帶領看完没有説這兩句話的問題,而是直接説這首歌没有價值,不成立。當時我隨口就回應説「嗯,是」。剛説完我意識到自己又耍詭詐了,我根本没看出帶領説的問題,還不知道問題出在哪兒,就隨口附和,這不還是在隨口風,不懂裝懂嗎?當時就挺反感自己怎麽説謊話張口就來,我就想這次不能蒙混過關了,不明白就是不明白,也想到神話説「誠實就是做事、説話不摻水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誠實人最基本的實行》),這也是一條説話該進入的原則,我得把剛才的謊話糾正過來説實話。我就對帶領説,剛開始我只以為那兩句話有問題,没看出來這首歌没價值。帶領聽後又耐心地給我們説了這首歌裏的具體問題:没有中心,太散,不成歌。藉着交通,我對這首歌也看明白一些了,心裏感覺挺踏實的,覺得説話做事或發表觀點不需要包裝,就簡簡單單做一個誠實人,實事求是最好。平時和組裏弟兄姊妹探討問題時,我也操練做誠實人,不管對錯,都如實地發表自己的觀點,不明白的就提出來,説錯的就改正,這樣實行覺得心裏挺坦然的。現在我離誠實人的標準還差得很遠,但從心裏感受到了做誠實人的重要性,明白了只有做誠實人才能蒙拯救,也嚮往做一個誠實人,願意繼續往這個目標努力追求。感謝神!

上一篇: 依靠神才有信心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失敗跌倒使我看清自己錯謬的追求觀點

人的一生要想得著潔淨,性情達到變化,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得接受神的刑罰審判,讓神的管教、擊打不離開,使你脫離撒但的擺佈,脫離撒但的權勢,活在神的光中。你得知道神的刑罰、審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你得知道神的刑罰、審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

知識能改變命運嗎

主人公出生在一個農民家庭,把「知識改變命運」視作人生的信條。然而,高考落榜擊碎了她的大學夢,她很無奈又不甘心,便把自己的夢想寄托在女兒身上,對女兒的學習嚴加要求。在她的高壓式教育下,女兒的性格越來越孤僻,甚至離家出走,為此她焦慮難安,痛苦萬分……直到讀了全能神的話,她才明白為什麽追求「知識改變命運」給她和女兒帶來這麽多痛苦和傷害,也明白了該如何正確對待知識,怎樣教育女兒走人生正路……

解決血氣的「良藥」

在解決血氣的問題上,除了要學會順服神的主宰安排,凡事尋求真理學功課,還得有敬畏神的心,當有惡毒的意念和恨人的想法時,能不抱私人成見打擊報復人,不做傷害人的事,而是按原則辦事,公事公辦,能維護教會利益,不耽誤、影響教會工作,而且能幫助的儘量地幫助,讓別人得些益處,這才是有人性的人,是有真理實際的表現。

人性的成長

經歷了神的作工,我對神的這段話有了一點真實體會,從心裡印證無論我們存在哪方面敗壞性情,無論敗壞性情有多頑固,只要接受神的話,接受神的審判刑罰,不知不覺良心理智就能得以恢復,就能活出人的模樣。

發表回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