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痛

2020年07月11日

中國河南 悔改

全能神説:「那些被撒但敗壞過的靈魂都掌握在撒但的權下,只有相信基督的人被分别出來,從撒但的陣營裏拯救出來帶到了今天的國度中,這些人不再活在撒但的權勢下。雖然這樣,人的本性還是在人的肉體中扎根,也就是説,雖然你們的靈魂已被拯救出來,但你們的本性仍是舊貌,你們背叛我的可能仍是百分之百,所以我的作工如此長久,就因為你們的本性太不可動摇了。現在你們都在盡本分中盡力吃苦,但不可否認的一個事實就是:你們每個人都有可能背叛我重新回到撒但的權下,回到撒但的陣營裏恢復舊的生活。那時的你們就不可能像現在這樣有點人味、有點人樣了,嚴重的會滅亡而且更會萬劫不復,永世不得超生而受重刑的。這就是擺在你們面前的問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背叛 二》)以往我總認為自己信神十多年,能撇下一切跟隨神,盡本分也能受苦付代價,經歷中共的逼迫也没有退縮,我就感覺自己對神有忠心,不會再背叛神了。讓我萬萬没想到的是,後來被中共警察抓捕,遭受酷刑折磨的時候,我苟且偷生,向撒但妥協,背叛神的本性徹底被顯明了。每次想起這段慘敗的經歷,我心裏都揪心地痛,就覺得這是終生遺憾的事。

那是在2008年的時候,中共在全國範圍内又開始了大規模地鎮壓、抓捕基督徒的行動。一天,我得到通知,有很多處教會帶領和弟兄姊妹都被抓了,我就趕緊聯繫一些弟兄姊妹來處理善後工作、轉移教會財物,半個多月的時間就把教會的各項工作安排妥當了。我當時心裏還美滋滋的,就認為自己能够在中共瘋狂抓捕的時候挺身而出,維護教會工作,是最體貼神心意、忠于神的人。當我聽説那些被抓的弟兄姊妹當中有人背叛神、出賣弟兄姊妹做了猶大,我就特别地看不起他們,我暗立心志:如果有一天我也被中共抓了,就是死我也决不做猶大!我感覺自己信心挺大,但没想到的是,中共對全能神教會又展開了新一輪的全國性抓捕行動。一天,我正和幾個弟兄姊妹聚會,突然就闖進三十多個警察,强行把我們帶到了市公安局,對我們分開審訊。當時警察就逼問帶領同工是誰,住在哪裏,教會錢財有多少,藏在誰家,還惡狠狠地説「不老實交代就整死你!」我當時心裏并不感覺有多害怕,就認為自己從小也受過不少苦,如果對我用酷刑,我還是能承受得住的,况且我盡本分有忠心,神肯定會保守我的。警察見我不吱聲,就把我出入接待家庭的監控録像、照片都拿了出來,還把我那幾個月去過的地方也都説了出來,讓我承認。我當時就有些顧慮了,如果我不承認,他們也不會相信,我就在心裏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不做猶大。警察見我什麽也不説,就氣急敗壞地駡我,説:「你敬酒不吃吃罰酒!」説着他就一把推倒了綁着我的鐵椅子,讓我仰面朝天,然後他們找來一個注射器,將芥末油和辣根水混合的液體往我的鼻孔中注射,還往我的眼睛上抹,連辣帶嗆,我感覺就像要斷了氣一樣,眼睛辣得睁不開,肚子也燒得火辣辣的。緊接着,警察又扒光了我的上衣,把我的兩隻手背到身後綁上,使勁往上抬,舉累了他們就找來一個抽屉,用抽屉支住。我强忍着疼痛什麽也没説。警察見這招不行,就用了更狠的一招,他們再次把我銬在鐵椅子上,然後找來兩根導綫,導綫的一頭綁在我的兩個大脚趾上,另一頭接在電警棍上,一邊往我身上澆凉水,一邊不停地按電門,我當時就被電擊得渾身直抽搐,感覺心臟都跟着抽搐,那個滋味就像要死了一樣,就這樣一直折騰到半夜兩點多。

第二天,警察又把我帶到一個秘密審訊室,剛進屋我就看到地上血迹斑斑,特别恐怖,我心裏有些害怕,就擔心萬一我被打死在這兒怎麽辦。這時,一個警察二話不説,拉着我的胳膊讓我抱住鐵椅子,然後一猛勁就把我連同鐵椅子都推倒在地。我的兩隻手腕本來就被手銬勒出兩道很深的口子,在往外滲血,兩隻手腫得跟饅頭一樣,倒地的那一瞬間,我感到鑽心的痛,我在心裏不住地向神禱告。那些警察還説了很多抹黑教會的謡言,我聽着他那些謡言鬼話感覺到直噁心,特别氣憤,他們見我不吱聲,又氣急敗壞地拿起電警棍朝我的身上、臉上還有嘴上不停地電擊,藍光直閃我不敢睁眼,只聽到電警棍「噼里啪啦」的電擊聲,還能聞到我的皮膚被燒焦的味道。這時,一個警察就跟發了瘋一樣,拿起一個方便袋套在我的頭上,直到我憋得快斷氣了才拿掉。一個警察猛踢我的下身,另一個警察又拿着一個直徑約4公分的木棒朝我的身上不停地打,當時我就感覺我的臉腫得很高,兩隻眼腫得眯成了一條縫,身上多處都被燒焦了,兩隻手腕流着血,我感覺到心臟在收緊,呼吸都很困難,感覺自己快要死了一樣。他們邊打邊惡狠狠地説:「我們這裏有一百多樣刑具,挨個給你用,在這兒死一個人就挖個坑埋了,打死白打死。你就是什麽也不説照樣判你十年八年的,就是把你打殘了也照樣判刑坐牢,即使你出去了下半輩子也不會讓你好過。」聽到這些話,我有些擔心,我要真被打殘廢了,以後的生活怎麽辦。警察還説,我電腦裏的資料他們都掌握了,我就是不説,他們出去抓人的時候也説是我出賣的,讓教會的人都恨死我!讓我臭名遠揚,以後没臉見人。剛説完,我就聽到一個警察説:「電腦專家來了,電腦裏的資料都被打開了。」我心裏猛然一驚:完了,我電腦裏有帶領、同工的資料,還有教會的人數,教會錢財的數額……當時我心裏就有些亂了,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麽應對。到了晚上,那些警察在屋裏支起了三脚架,他們把我的兩隻手背到後面用繩子綁緊,把我吊在了三脚架上,當時我的脚離地有兩尺高,他們不停地摇晃我的身子,每摇晃一次我都感覺到我的兩隻胳膊鑽心地疼,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滴。這時,我想起警察説的「打死白打死,就是打殘了也照樣判刑坐監」,我心裏就有些支撑不住了,「難道我真的要死在這兒?我才三十歲啊,我要是被打死了,這不白死了嗎?我要是被打殘了,喪失了勞動能力,我下半輩子怎麽生活啊?反正他們已經知道了我電腦裏的資料、信息,我交不交代都一樣,我要是交代一點他們也不至于把我打殘吧?……」但我轉念一想,不行,我交代了我不就是猶大了嗎?我心裏不停地争戰,雖然也禱告神寧死不當猶大,但是我的心裏已經没有了底氣。時間一長疼痛得更厲害了,我就失去信心不再禱告神了。大約到了深夜兩三點的時候,我實在承受不住警察的刑訊逼供,心裏徹底崩潰了,就答應警察説出教會情况,他們這才把我放了下來,被放下來那一刻,我趴在地上一動也不能動,兩隻胳膊一點知覺都没有,最後警察讓我確認兩個接待家庭的門牌和樓層號,我就承認了。背叛神出賣弟兄姊妹的一刹那,我的大腦一片空白,心裏惶恐不安,好像要大禍臨頭一樣。想到神的話説「任何一個傷透我心的人都不可能第二次得着我的寬容」,我清楚地知道自己背叛神觸犯神性情了,神肯定不會再饒恕我了,我心裏很痛苦,也特别恨自己,我怎麽就出賣了呢?要是再咬咬牙、多受點苦可能就撑過來了,心裏特别懊悔、自責。之後,不管警察再怎麽逼問,我什麽也不説了。可一想到自己背叛神做了猶大,犯下了不可饒恕的過犯,我心裏就恐懼戰兢,特别受煎熬,覺得自己信神的路走到頭了,就像被判了死刑一樣,可能就死在監獄裏了。

然而没想到的是,就在被抓後的第四天早上五點多鐘,趁着警察熟睡的時候,我悄悄把身上的繩子解開,竟然順利地從窗户逃了出去。我幾經周折逃到了一個弟兄家,趕緊寫信把我的情况和出賣兩個接待家庭的事告訴了教會帶領,讓他們做好防範,隨後帶領給我安排了安全的接待家。看到弟兄姊妹冒着危險接待我,我更加自責,我背叛神出賣弟兄姊妹做了猶大,不配弟兄姊妹這樣接待我,也没臉再見弟兄姊妹。尤其我看到神的話説:「那些在患難中并未對我有絲毫忠心的人我是不會再施憐憫的,因為我的憐憫僅至于此,而且我也不喜歡曾經背叛我的任何一個人,我更不喜歡與出賣朋友利益的人來往,這是我的性情,無論這個人是誰。我要告訴你們:任何一個傷透我心的人都不可能第二次得着我的寬容;任何一個忠于我的人都永留在我心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够的善行》)神的話句句扎在我的心上,每一句話都刺在我的痛處。患難中對神没有絲毫忠心的人是我,背叛神、出賣朋友利益的人也是我,傷透神心的人還是我,我苟且偷生背叛神出賣弟兄姊妹,嚴重觸犯了神的性情,不可能再得到神的寬容了,就等着受懲罰吧!我越想心裏越難受,再也控制不住痛哭起來。

幾天後,聽説我出賣的一個接待家老姊妹被抓了,還被抄了家,我心裏更恨自己。老姊妹冒着危險接待我、保護我,我却出賣姊妹,我明知道中共對基督徒有多殘忍,我自己也受了這個折磨,我却為了自己保命把姊妹送到魔鬼手裏,我這不是作孽嗎?我狠狠地抽了自己幾個嘴巴,仆倒在地跟神禱告:「神啊,我背叛你,出賣了弟兄姊妹,我不是人,不配活着,我該遭咒詛、懲罰,就是死了也是你的公義。」那段時間,我每天坐卧不安,特别受煎熬,晚上也常常被噩夢驚醒,我就一個勁兒琢磨:我怎麽就背叛神當猶大了?我信神這些年,一直撇家捨業為神花費,不管本分有多危險,從没有撂過挑子,怎麽一夜之間就背叛神成猶大了?我到底是因為什麽背叛神的?……想想剛被抓的時候我也想站住見證,可當遭受酷刑折磨危及到性命,我就膽怯害怕了,又聽到警察説「對信全能神的人,打死白打死」「打殘了照樣判刑坐牢」,我就擔心自己真被打殘了下半輩子怎麽生活,我才三十歲,真要打死了不就白死了嗎?聽警察説他們已經破解了我的電腦密碼,掌握了裏面存放的教會信息,我就妥協了,覺得交不交代都一樣,多少説點或許還能保命,我就苟且偷生做了猶大,我背叛神的原因主要就是我太惜命,貪生怕死。以往我一直認為自己能受苦,對神有忠心,誰背叛神我也不可能背叛神,這一被抓,一遭受酷刑,徹底把我顯明了,我才看到自己没有一點真理實際,對神没有真實的信心,臨到試煉患難,有性命危險,隨時就能抵擋神、背叛神。我看到神的話説:「整個人類有誰不在全能者的眼中看顧?有誰不在全能者的預定之中生存?人的生死存亡是來源于自己的選擇嗎?人的命運是自己掌握的嗎?多少人呼求死亡,但死却遠遠避開他;多少人想做生活的强者,害怕死,但不知不覺中,死亡之日逼近,使其落入死亡的深淵;……」(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十一篇》)「當人把命都豁出來之時,那麽一切都不在話下了,誰也不能將其難倒了,什麽能比『命』更重要呢?所以撒但在人身上無法再作什麽,撒但拿人也没辦法。雖然在『肉體』的定義中説肉體受撒但的敗壞,但人若真把自己交出來,不受撒但的驅使,這樣,誰也難不倒人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説話的奥秘揭示·第三十六篇》)從神的話中我認識到,萬事萬物都在神的手中,人的生死都在神的掌握之中,我什麽時候死、會不會被打殘、下半輩子會怎樣都是神命定好的。我的一切都來源于神,是死是活我應該任神擺布,就算真的被撒但迫害致死,但為神站住了見證,這也死得有意義、有價值。主耶穌説:「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喪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路9:24)想想那些跟隨主耶穌的門徒、使徒,有許多人為了傳揚神的福音而殉道,他們的死是蒙神紀念的,他們的肉體雖然死了,但靈魂并没有死。而我背叛神出賣弟兄姊妹做了猶大,這是永遠的羞辱,活着也是死人,是没有靈魂的行尸走肉。想想當時我還以為警察已經掌握了教會信息,我交不交代都一樣,其實我想錯了,在大紅龍的酷刑折磨中,神看的是我的態度,看我在撒但面前有没有見證,不管警察是否真的掌握了教會的信息,我都不該説,從我口裏説出來,那就是我向撒但妥協,是羞辱的記號。我恨自己以往不追求真理,對神没有真實的信心,貪生怕死,苟且偷生,向撒但妥協,活得没有一點人格、尊嚴。我更恨大紅龍這個老惡魔,它極端地仇恨神、仇恨真理,瘋狂地抓捕迫害神的選民,逼人否認神、背叛神,斷送人蒙拯救的機會。我立定心志要跟大紅龍徹底决裂,誓死跟隨神!

有一次,我看到幾篇得勝者的經歷見證文章,看到弟兄姊妹在大紅龍的酷刑折磨中,一個個都靠着神的話得勝撒但站住了見證,我更感到蒙羞。同樣信神受迫害,人家怎麽就能忍受痛苦站住見證,我怎麽就這麽自私卑鄙、貪生怕死,成了叛徒、猶大呢?一想到自己出賣弟兄姊妹成了撒但的笑料,我心裏就像插了把刀一樣,特别痛苦,没法原諒自己,心裏特别消極。就在這時,我看到神的話説:「多數人都有一些過犯,比如有些人抵擋過神,有些人悖逆過神,有些人説過埋怨神的話,或者有些人做過一些對教會不利或者使神家受虧損的事,對這些人該怎麽對待?這就要根據這個人的本性、根據這個人的一貫表現來定他的結局。……神每處理一個人都是根據當時的環境與背景,根據實際情况,根據人的所作所為,根據人所表現、所流露的,神從來不冤枉一個人,這是神公義的一面。」(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神是根據什麽對待人》)我又聽講道交通,有這樣一段話:「有一些人被抓捕以後因着軟弱也出賣一點,但他没有為撒但效力,心裏還在信神、禱告神,他出賣一點是因着身量太小,肉體太軟弱,但他没有全部出賣,也没有為撒但效力,這就等于站住了見證。那些被抓捕後徹底出賣教會、出賣弟兄姊妹,還配合大紅龍監視、抓捕弟兄姊妹,并且簽了保證書永遠不信神的,這些人就徹底被淘汰了,肯定得遭神咒詛。……以往有一些弟兄姊妹在監獄裏因着軟弱出賣了一點,後來良心受到責備,心裏懊悔,痛哭流涕,恨惡自己,在神面前起誓,讓神懲罰他,求神再讓他臨到一次環境,以便有機會作美好的見證滿足神一次,他就這樣常常禱告神,最後還能照常追求真理、照常盡本分,還有聖靈作工。這樣的人有真實悔改,也是誠實人,神會施憐憫的。」(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看了這些話,我心裏特别受感動,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神定規一個人是根據人産生過犯的背景、程度,有没有真實悔改,并不是根據一次過犯就定規人的結局,看到神的性情太公義了,神的公義裏對人有審判,也有憐憫。我背叛神出賣弟兄姊妹,犯下這麽嚴重的過犯,神没有淘汰我,還給我悔改的機會,開啓引導我,讓我明白神的心意,我真實體會到神是最大限度拯救人,神的實質太美善了。我心裏更加懊悔自責,感覺自己太虧欠神了,就暗立心志:如果有一天我再被中共抓捕,我一定把命豁出去,就是被警察折磨死,也要站住見證,羞辱撒但。

幾個月後,教會又給我安排了本分,我心裏特别受感動,我背叛神傷了神的心,可神仍以極大的寬容憐憫待我,給我悔改的機會,我願意珍惜這個機會,好好追求真理,竭盡全力盡好本分還報神的愛。

轉眼間到了2012年,中共對全能神教會又開始了大規模的鎮壓抓捕行動,中共利用電話監控、跟踪盯梢等各種手段抓捕了很多弟兄姊妹。和我一起盡本分的兩個姊妹也因着電話監控被抓了,隨後兩個帶領也被抓了。當我聽到這個消息時,心裏又緊張了起來,我意識到自己極有可能已經被中共監控了,隨時都有可能被抓,如果再次被抓,能不能活着出來都不好説。一想到這兒,我心裏就有些害怕,但同時也清楚這一切都有神的許可,我就在心裏向神禱告,不願再考慮個人的安危,只願作好善後工作盡好自己的本分,就是真的被抓了,我也要豁出命來站住見證,羞辱撒但。禱告後,我心裏平安踏實了一些,就開始着手安排教會工作。感謝神,一個多月之後,教會工作基本恢復了正常。這次的經歷,我感到不為個人利益活着,能盡上自己的本分,心裏真的是踏實、平安,良心也得安慰。

每一次想起我背叛神做了可耻的猶大,我心裏就揪心地痛,但也正是這次的失敗、顯明,我對神的公義性情有了些認識,也有了一些敬畏神的心,我看到神太智慧了,神就是利用大紅龍抓捕迫害這樣的環境,來顯明我的敗壞、缺少,我才認識自己、恨惡自己,開始脚踏實地追求真理,我看到神拯救人的工作太實際了。感謝神!

 

上一篇: 神的拯救
下一篇: 迷途知返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生命的筵席(下)(有聲讀物)

雨露回想著這段時間的經歷,她真實體會到修理對付是自己進入真理實際、生命得以長大的最好方式,也是自己達到性情變化的途徑。雨露認識到,臨到修理對付時,雖然裡面有痛苦、熬煉,但對被撒但敗壞的人來說是生命的筵席,也是最好的保守與拯救;沒有對付、指責臨到,自己很難認識自己本性裡抵擋神的東西,也發現不了自己的缺少,就很難進入真理實際。

她終於告別了爭名奪利的日子(有聲讀物)

通過這段時間刻骨銘心的經歷,陳文看清自己所走的錯誤道路,以及這樣走下去的後果、結局,同時也明確了自己的追求目標。陳文深深地感受到神話語的審判刑罰,神的責打、管教就是愛,是對她及時的拯救與保守。陳文認識到自己的敗壞性情雖然根深蒂固,但她願意在以後盡本分中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

不與人比試高低 她輕鬆了(有聲讀物)

若沒有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沒有神精心擺設環境的顯明與管教對付,她還被撒但的敗壞性情捆綁,活在黑暗痛苦中掙扎。張涵真實地感受到神的話語就是真理,的確能拯救人、潔淨變化人,只要按神的話實行,道路就越走越光明!

真實的順服

什麼是真實的順服?如你意了,你什麼都滿意,覺得什麼都合適,讓你出頭露臉了,也挺光彩的,你說感謝神,你能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把你放在犄角旮旯,你總也出不了頭,總也沒人搭理,你就覺得不是滋味了。……順境一般都好順服,逆境,不合你意的,讓你傷心,讓你軟弱,讓你肉體受苦、臉上沒光的,讓你虛榮臉面都得不到滿足的,讓你心靈受苦的,這些你也能順服,你就真長大了。

發表回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