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神職人員是天主設立的嗎 我找到答案了

64

接著,姊妹又談道:「神父、主教、教宗等神職人員既沒有神的話為證,也看不到他們有聖神的作工與帶領,那他們作工的性質是什麼呢?他們的職稱又是怎麼來的呢?我們來看一段講道交通:『宗教界的領袖、牧師並不是在經歷神作工中被聖靈成全造就出來的,而是從神學院畢業拿到證書就當上了宗教界的領袖、牧師,他們根本沒有聖靈的作工與印證,絲毫沒有對神的真實認識,只是滿口神學知識與理論,絲毫談不上有實際經歷,這樣的人根本沒有資格被神使用,怎麼能把人帶到神面前呢?他們以神學院畢業自居,竭力炫耀聖經知識,狂妄自大、不可一世,因此被神定罪、厭憎,失去聖靈作工,這是毫無疑問的。』(摘自《生命的供應·真正明白真理能夠達到哪些果效》)

從中看到,這些神職人員都是神學院培養出來或是上級提拔祝聖的,他們只要有一定的文化程度,有教會推薦或教區首長同意,就可以到神學院學習,六至八年後獲得畢業證書,再向主教申請祝聖為執事、司鐸(神父),並不是經歷聖神的作工、實行天主的話得到成全而被天主使用的。所以,神父等人講道時都是講一些神學理論、聖經知識,信徒根本聽不到他們實行天主話語的經歷,也聽不到他們談對天主話語的一些實際認識,信徒的生命也無法得到供應。因此,我們不能把神父當天主一樣看待,對他們言聽計從,崇拜跟隨,這樣是對天主的褻瀆。同時,我們得對神父所說的話講分辨,如果神父說的符合天主的話,我們可以接受順服,如果不符合,我們就不應聽從,而應多多禱告天主,在天主的話中尋求天主的要求,這才合乎天主的心意。如果我們對神父的話不講分辨,也不根據天主的話來衡量,而是一味地盲從,這根本不是在信天主、敬拜天主,而是在崇拜人、跟隨人,這樣很可能會隨從神職人員做出抵擋天主的事,被天主定罪、咒詛。就像當初的猶太信徒,因著盲目聽信法利塞人的謠言、謬論而棄絕天主耶穌的救恩,甚至隨從猶太教首領把天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最終觸怒了天主的性情被咒詛,導致以色列亡國兩千年,猶太民流亡到世界各國,這不就是他們對法利塞人不講分辨而一味聽從順服的後果嗎?所以,我們應該吸取猶太信徒失敗的教訓,不能走他們的老路啊。」

探討教會荒涼

我點點頭,說:「這樣一說我就更明白了,確實神父多數都是從神學院畢業,獲得了畢業證書,而主教和教宗也是通過選舉產生的,並不是聖神印證的。現在我知道該如何正確對待這些神職人員了,以後對他們說的話要先衡量是否符合天主的話,這樣就不會盲目隨從他們抵擋天主了。現在想想,神父、主教、教宗明明不是天主設立使用的,可他們卻大肆傳講他們有天主給伯多祿的權柄,讓信徒都仰望、崇拜他們,這可真是厚顏無恥,害人不淺哪!」

姊妹點點頭說:「是啊,這些神職人員憑著自己的觀念想像謬解天主的話,還把這些邪說謬論灌輸給信徒,他們這麼做性質很嚴重啊!我們看看全能神的話是怎麼揭示的,全能神說:『看各宗各派的首領,他們都是狂妄自是,解釋聖經都是斷章取義,憑自己的想像,都是靠恩賜與知識來作工的,如果他什麼也說不出來,那些人能跟他嗎?他畢竟是有些知識,會講點道理,或者會籠絡人,會用些手段,就把人帶到他跟前了,把人都欺騙了,人名義上是信神,其實是跟隨他的。如果遇見傳真道的人,有些人就說:「我們信神得問問帶領。」人信神還得通過人,這不就麻煩了嗎?那帶領的成什麼了?是不是成法利賽人,成假牧人,成敵基督,成了人接受真道的絆腳石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是真信神》)

從神話語的揭示中看到,這些神職人員為了迷惑信徒,竟然斷章取義謬解天主的話,還一個勁兒地給信徒傳講自己是被天主使用的人,順服他們就是順服天主,讓人把他們當天主對待。這些神職人員還處處顯露、樹立自己,專門講一些高深的聖經知識、神學理論,講自己受了多少苦、作了多少工等,以此來籠絡人心,讓人崇拜高看,對他們言聽計從,無論臨到什麼事都問他們,這是明目張膽地與神爭奪人哪!更可恨的是,這些神父、主教等人特別仇恨真理,他們聽到天主再來的福音,看到全能神發表的話有權柄、有能力,不僅不尋求考察,反而因很多信徒都接受了全能神的工作而仇恨全能神。為了將信徒繼續控制在他們手中,維護自己的地位、飯碗,神父等人極力地造謠、毀謗、定罪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攔阻信徒尋求考察真道,導致有些信徒即使聽到天主耶穌已重歸的福音也不敢尋求考察,有的信徒甚至隨從神父抵擋定罪天主的到來。從這些事實中我們看到,這些神職人員根本就不是喜愛真理的人,也不是真正事奉天主的人,他們跟當初抵擋、定罪天主耶穌的法利塞人沒什麼區別,都是攔阻信徒接受真道、瘋狂與神爭奪神選民的惡僕,是人通往天國路上的攔路虎、絆腳石,是抵擋神、背叛神的敵基督!神父、主教等人再次把神重釘在了十字架上,是注定遭神咒詛的人哪!」

聽後,我點點頭贊同地說:「今天我才看清楚這些神職人員不是真實敬拜神、尋求真理的人,而是狂妄自大、仇恨真理的假牧人。想到有的神父還當著眾多信徒的面高舉、顯露自己說『我是天主的代表,教會要靠我們帶領』『我去過很多國家……』,他們在彌撒中講道理,把天主耶穌對伯多祿說的話套在他們自己身上,說他們繼承了天主給伯多祿的權柄,原來他們這樣做都是為了鞏固他們的地位、飯碗。還有,我們天主教的信徒從小就要學習這些神職人員撰寫的《要理問答》,很少讀聖經中上主、天主的話,我們根本就不知道怎麼信天主,怎麼聽天主的話,還錯誤地認為聽神父的話就是信天主、順服天主,對神父言聽計從,不知不覺我們心中天主的地位已經被神職人員取代了,這不就是外表跟隨神實質卻是跟隨人嗎?面對天主的到來,不知道多少教友因聽信神父的話不敢尋求考察,我也因此差點錯失天主的末世救恩,這些神職人員真是假牧人、惡僕!我要好好考察天主的末世作工,再也不聽信他們的鬼話謠言,不受他們迷惑了。」

弟兄姊妹看我對神職人員的實質有了一些分辨,都紛紛感謝神的開啟帶領。

通過全能神的話和弟兄姊妹的交通,我對「神父、主教、教宗是神設立」的這一謬論有了分辨。之後經過一段時間讀全能神的話,我定真了全能神就是天主耶穌的重歸,感謝天主沒有丟棄我,使我能有幸親眼看見天主末世發表的話語,跟上羔羊的腳蹤,感謝神的拯救!

相關內容

  • 我終於明白白色大寶座前審判的奧祕了

    啟示錄預言的白色大寶座前的審判,就是神末世審判工作的異象,從全能神隱祕降臨發表真理作審判工作,拯救、潔淨敗壞人類時,末世白色大寶座的審判就已經開始了。神作審判工作有兩方面,神話語的審判以及事實臨及的審判、懲罰,現在是神道成肉身隱祕作工階段,用話語審判、潔淨每一個跟隨神的人,作成一班得勝者後神開始降下大災難賞善罰惡,用災難來懲罰、毀滅這個邪惡的舊世界,之後神公開駕雲顯現。

  • 一場聚會使我對聖經有了新的認識

    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並沒有否認聖經,而是在律法時代和恩典時代工作的基礎上作了一步更新更拔高的工作,這正是我們敗壞人類的需要。國度時代聖經——《話在肉身顯現》是神末世賜給我們的生命之道,我們只有接受神的末世作工才能得到生命活水的供應。

  • 走出聖經 我迎接到主了

    張軍是一名基督徒,他一直認為,神的說話作工都記載在聖經裡了,聖經以外不可能有神的新說話作工了。離開聖經,就不叫信主了,所以到什麼時候,都不能離開聖經。但直到有一天,他在神的話中對聖經有了全新的認識,扭轉了自己的錯謬觀點,跟上了神的腳踪。他到底有了哪些新的認識與收穫呢?敬請閱讀本文!

  • 探尋進天國之路(有聲讀物)

    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我就明明地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