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神話語是我的力量——領班的故事

18

中國 三思

經上說:「『大蒙眷愛的人哪,不要懼怕,願你平安!你總要堅強。』他一向我說話,我便覺得有力量,說:『我主請說,因你使我有力量。』」(但10:19)生活中不如意的事十有八九,人際關係更是令人頭疼的問題,若我們憑著自己肯定解決不了,但靠著神,一切都沒有難成的事。

因家裡條件不太好,十六歲初中畢業那年,我就獨身一人跟著勞務中介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城市,開始了我的打工生涯。剛進公司,領導就安排我做領班,這對我來說又喜又憂:喜的是剛來就能當個小官,感覺臉上很有光,工資也可以多拿一點;憂的是同事中我年齡最小,又不會說話,也不會管理員工,就擔心他們要是不聽我的怎麼辦?產量抓不上來,我這「領班」的地位不就不保了嗎?一時間,這成了我的一塊「心病」。

為了能儘快勝任這個崗位,管理好員工,我開始從身邊的領班、組長身上潛心學習管理之道。慢慢地,我懂得了要做好一名領班,讓員工都聽話,服從管理,必須得會教訓人,對員工得狠一點,他們怕了就會乖乖聽話,讓幹什麼就幹什麼。記得有一個組長得意地跟我談道:「俗話說『槍桿子裡出政權』,你不狠點能行嗎?你看看他們現在多聽我的呀!」我們車間還有一個組長,外號「半邊天」,他教訓人用「狗血噴頭」形容一點也不為過。看著其他組組長把員工治得服服帖帖,漸漸地,我也學著以這些前輩總結的管理之道來穩固自己的地位與形象。一開始教訓員工時,我實在張不開口,一方面是因我的性格內向不會說話,更別說教訓人了;另一方面感覺良心通不過,生產線的員工跟我的年齡差不了幾歲,大家都是打工的,工作一天幹到晚本來就挺辛苦的,再因為犯點錯挨訓不更難受嗎?再說誰也不是故意犯錯的,將心比心,也不能這麼對待人。但時間長了,有些員工老出問題,講一遍兩遍也不管用,導致我們組產線效益不如別人,工作上到了瓶頸期,每次開領班會議我都抬不起頭,臉面地位受到了很大的挫敗。組長見狀就告訴我說:「良心值多少錢?你同情他們,他們同情你嗎?走,我教你怎麼教訓人。」組長的「教導」和實際演習讓我逐漸學會了怎麼教訓人,為了保住自己這頂「烏紗帽」,良心與人格在我心裡淡漠了。

有一次因員工把產品的原材料上錯了,導致產品要重新返工,既費人力、時間,還容易報廢材料。我知道後特別生氣,就把相關人員叫來站成一排。之後,我學著組長教訓人時的語氣、表情、用詞,對幾個員工狠狠地教訓一番:「你們是幹什麼吃的,這麼明顯的錯也能犯?不知道今天做的是什麼產品啊!閉著眼睛上材料?不知道檢查一下呀!一個個都沒睡醒啊!……」幾個員工被我訓得不敢吱聲,頭也不敢抬。還有一次,產線員工把產品做錯了好幾個,我拿著做錯的產品走到那個員工面前,把產品往她面前一摔,訓斥道:「你睡著了?閉著眼睛做的?還是開什麼小差呢?不想幹了你?!……」員工被我訓得一句話沒有。雖然我變得越來越會發火教訓人,員工也怕我幾分了,但我心裡並不快樂,反而感覺孤單、痛苦。教訓完他們後,我心裡常常感到自責:我怎麼變得這麼沒有人情味了呢?怎麼變成自己最討厭的人了呢?有時看員工們在一起聊天,我也想參加,但我一過去,他們就都不說話了,我和員工之間只剩下教訓與低頭不語。看著他們這樣遠離我,我心裡很難受,我知道自己雖表面風光,可實際卻成了最不被待見的人。不光這樣,產線問題還是不斷出現,上司給的壓力越來越大,要求我們不斷地增加產量,絲毫不管員工的死活。這些壓力簡直壓得我喘不過氣來,我變得越來越反覆無常,動不動就想發火,想以此來宣洩心中的壓抑,但我越發火心裡感到越痛苦。沒有人理解我心中的苦惱,沒有人聽我說心裡話,也沒有人給我真正的依靠和安慰,我感到很孤獨、彷徨。那段時間,我經常一個人跑到廁所裡偷偷地流淚,感嘆人生太苦了,人活著太累、太痛苦了!因著長期的工作壓力,我的身體也出了毛病住進了醫院,躺在病床上的我感到很無助,我常常想:為什麼人活得這麼苦、這麼累啊?我才十八歲,這樣的生活啥時候是個頭啊?誰能救救我呀?

迷茫,無助

就在我痛苦迷茫的時候,神的末世救恩臨到了我,並且我很快就參加了教會生活。在教會裡我感受到了不一樣的天地,弟兄姊妹之間不論男女老少,在一起都能互相交心,有什麼想法、難處都能拿出來交通,彼此幫助,沒有人嫌棄、貶低,即使有摩擦也能通過讀神的話得到解決。教會的負責人對我也很關心、照顧,接觸起來感覺不到有領導的架子,都是站平等地位來幫助我。我越來越喜歡過教會生活,和弟兄姊妹一起讀神的話語、唱詩讚美神,心裡很快樂。

之後,我看到一段神的話說:「沒有人主動尋求神的腳蹤與神的顯現,沒有人願意在神的看顧與保守之中存活,而是願意依靠撒但、惡者的侵蝕來適應這個世界,適應這個邪惡人類的生存規律。至此,人的心與人的靈成了人獻給撒但的貢品,成了撒但的食物,更成了撒但長住的地方,成了撒但理所應當的遊玩場所。這樣,人在不知不覺中不再懂得做人的道理,不再懂得人生存的價值與意義所在,神的律法、神與人的約在人的心中逐漸模糊,人也不再去找神,不再搭理神。日久天長,人都不再明白神造人的意義,不明白神口中的話語,不明白從神來的一切,人便開始抵觸從神來的律法與典章,人的心、人的靈麻木了……神失去了起初所造的人,而人也失去了原有的根,這就是這個人類的悲哀。」(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人生命的源頭》)從神話語的揭示中我明白了,為什麼我活得這麼痛苦,根源就是因為我遠離了神,心中沒有了神的地位,不是憑神的話語做人、行事,而是活在了撒但的權勢之下,憑著撒但的生存法則活著。回想我憑著「槍桿子裡出政權」「人不為己,天誅地滅」「良心值多少錢」這些撒但給我灌輸的生存法則活著的時候,我變得越來越冷酷無情,沒有人情味。為了維護自己的地位、臉面不受虧損,我拿員工不當人看待,看見誰做錯了產品就站在高位上教訓人、呵斥人,絲毫不考慮員工們的感受。我把自己的利益、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我被撒但敗壞得真是沒有人樣了。再想想我們公司這些領班、組長和上級領導,都是憑著這些撒但邏輯法則活著,為了自己的地位、利益不擇手段地苦待員工,每天都能聽到他們對員工的訓斥聲、吼叫聲,大家都不以為恥,反以此為榮,以教訓人為樂,也常常炫耀自己的本事。撒但把我們敗壞得沒有一點人樣,讓我們分不清正反面事物,活出的全是撒但的鬼相。明白這些後,我從心裡不願再憑著撒但的生存法則做人,願意來到神面前依靠神,按神的要求實行,憑神的話活著。

可是當我想實行真理按神的要求做人時,心裡又有點顧慮:如果我不再那樣教訓人,員工不把我當回事,產量抓不上來怎麼辦?到時候我肯定會挨訓,同事也會瞧不起我,那我以後的日子就不好過了,說不定飯碗就不保了。當我有這些顧慮時,神又引導我看到神的話說:「若你是總統,你是科學家,你是牧師或長老,無論你的官職有多大,你若憑著你的能力、你的知識去做你的事業,那你永遠是一個失敗者,你永遠是一個沒有神祝福的人,因為神不接納你所做的一切,他不承認你是在做正義的事業,也不認可你是在為人類謀福利,他會說你做的事都是在用人類的知識與人類的力量而努力推開神對人類的保守,是在否認神的祝福,他會說你是在引導人類走向黑暗,走向死亡,走向漫無邊際的人類無神失去神祝福的開端。」(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讀了神的話後,我開始揣摩,為什麼神說人憑自己的能力、知識做事是一個失敗者呢?為什麼這樣的人不僅不能得到神的稱許,反而會失去神的祝福呢?因為人類是神造的,只有神是真理、道路、生命,我們按神的話實行,說明我們是順服神的,自然就能獲得神的喜悅、祝福;相反,我們不憑神的話活著,而是憑撒但的邏輯法則、憑自己的能力做事,那就是在悖逆神、抵擋神,這怎麼能得到神的祝福呢?事實就是這樣!想想公司老闆為了管理好員工,提出多項管理措施,外表打著「團結一心,緊密配合」的旗號,其實員工外表服從,心裡卻很抵觸,不願配合。我憑著「槍桿子裡出政權」的撒但法則對待人,員工外表不敢反抗我,但心裡同樣討厭我,甚至恨我,如果不是為了工作、飯碗,他們當場就能跟我翻臉、爭吵。這就說明,撒但的這些哲學法則是反面的東西,是黑暗邪惡的,不能使人活出正常人性,只有實行真理、憑神的話做人,才合神心意,才有神的祝福。明白了神的心意後,我心裡踏實多了,願意把自己交給神,也願意依靠神走以後的路,讓神帶領我,不願再憑撒但的邏輯法則做人了。

後來,公司來了一批實習生,上司安排由我負責帶。雖然我有心志不憑撒但的生存法則活著,但因我明白真理太淺,臨到問題就又身不由己了。記得有一次,產線上產品積壓,產量上不來,我心裡特別著急,還沒問清原因就對著一個員工責備道:「你這是怎麼回事?積壓這麼多產品,趕緊把產品流下去呀!」員工解釋說:「後面質檢部機器壞了……」還沒等員工說完,我就訓她:「質檢部機器壞了關你什麼事!你不把產品流下去,積壓在你這裡就是你的問題,你流下去,積壓在他們那裡是他們的問題!」被我這麼無理智地一說,員工不吱聲了,只好照做。我看著後面質檢部機器壞了來不及檢測產品,心裡也有些受責備,覺得自己有點無理取鬧。還有一次,有個員工桌上積壓了好多產品,被質檢部的人看到了,給我們提出警告。我當時火氣就上來了,對那個員工訓道:「有這麼難裝嗎?積壓這麼多也不喊一聲……」員工回答:「我喊了,沒有人來。」我又強詞奪理地說:「喊不到人就不喊了?就讓產品在這兒積壓著,撞壞了怎麼辦?」說完員工雖不吱聲了,但過後我心裡卻很難受,我也不想跟他們發火,但就是控制不住。我始終想不明白:為什麼一臨到事就身不由己地發火呢?我到底是受什麼敗壞性情支配的?

靈修,讀神話

之後,我看到神的話說:「殘酷的人類啊!勾心鬥角、你爭我奪、爭名奪利、互相廝殺何時到頭?儘管神的話語說了千千萬,但人無有醒悟的……有幾個不為自己個人的利益?有幾個不為維護自己的地位而壓制別人、排斥別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惡人必被懲罰》)通過神話語的揭示我看到,整個人類都被撒但敗壞得沒有人樣,爭名奪利、明爭暗鬥、嫉妒紛爭,只要觸及自己的利益什麼事都能幹得出來。這時,我才認識到自己發火就是因為員工沒及時把工作任務完成,觸及到我的利益了,我怕完不成公司制定的工作量令自己的「烏紗帽」不保,所以我就教訓、壓制他們,維護自己的利益、地位,不管他人的難處,絲毫不會站在別人的角度上考慮問題,看到自己太自私卑鄙、太沒有人性了!我又看到神的話說:「正常人的性情沒有彎曲詭詐,人與人有正常的關係,不搞獨立,生活不平庸、不腐朽,而且在所有的人中間高舉神,在人中間貫穿神的話,人與人和睦同居,都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之下,地上充滿和諧之氣,沒有撒但的攪擾,在人中間都能以神的榮耀為根本。」(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十六篇說話的揭示》)從神的話中我明白神的心意了,雖然我們都經過撒但的敗壞,滿了撒但敗壞性情,所作所為都為了自己的利益圖謀,活不出正常人性。但神希望我們能接受真理,按神的話語實行,憑神的話活著,人與人之間就能有正常的人際關係,人與人也能和睦相處,活在神的祝福中。明白了神的心意,我更有心志與神配合了,願意放下自己的利益,實行神的話,滿足神的心意。

之後有一次,兩個員工做的產品積壓了不少,做好的產品也被檢查出問題,還得返工。當時看到這樣的情況,我心裡的火氣又上來了。正想發作時,我突然意識到不對,這麼做不合神心意,還是在憑撒但的毒素活著,我可不能再中撒但的詭計,我得為神站住見證。於是,我就默默地向神禱告尋求。之後,我想到神的話說:「當你背叛肉體時裡面不免有一番爭戰,撒但讓人隨從它,讓人隨從肉體的觀念,維護肉體的利益,但神的話還在裡面開啟光照,在這個時候,看你是隨從神,還是隨從撒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神的話讓我明白了,這是一場靈界的爭戰,當我願意背叛肉體按神的話來行時,撒但卻死死地控制我,讓我活在敗壞性情中,為了個人利益發脾氣,失去理性。而在經歷神作工中我體會到神作工特別細膩、柔和,當我們悖逆抵擋神時,神從來不強迫我們,只是用他的話語開啟光照我們,一直發聲說話供應牧養我們,讓我們明白他的心意與要求,給我們自由選擇、悔改變化的機會。對比之下,我更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也更加看清撒但的可恨無恥,同時發現神太可敬、可愛!於是,我在心裡立下心志:我絕不能向撒但妥協,我得有受苦付代價滿足神的心志,寧可自己的利益受損失,我也要按神的話來行,滿足神。想到這些後,我的火氣慢慢就小多了,也不去教訓員工了。之後我就親自拿產品動手做做試試,這一做才發現不是員工做得不好,而是原材料有問題,這時我從心裡也不氣那兩個員工了,便趕緊又叫來一個人幫忙,把這些有問題的產品都修好了。從那以後,產線出現什麼問題,我先不考慮自己的利益,而是站在員工的角度上考慮,自己親自做做試試,對員工多了很多理解、擔諒,不再像之前那樣亂發火了。平時休息的時候,我也敞開心跟他們聊聊天,說說知心話;他們有什麼難處,我就主動幫著解決;活多了,我也幫著幹點……慢慢地,我們的關係越來越好了,相處越來越融洽了,我還經常聽到他們喊我「好領班!」平時聽到別的領班、組長發火、教訓人,員工們就會說「還是我們的領班好!」我心裡知道不是我人好,這一切都是神作工達到的果效。我只是依靠神按神的話來實行,捨棄自己的利益,神就帶領我,給我那麼多的祝福。不僅如此,最主要的是我體嘗到了心靈的快樂、釋放,不再像之前那麼痛苦、壓抑了,我從心裡體會到按神的話做人真的很輕鬆,滿有平安喜樂,感謝神!

一次,因著材料出問題,產量落後了好幾百個。眼看到吃晚飯的時間了,產量還是差很多,當時我心裡很著急,但我不想再為了個人的利益發火了,只願把這個難處交在神手中,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我也做好了挨批評的準備。沒想到,到了吃晚飯的時間,員工一個也不去吃飯,連質檢部門的也沒去吃飯,產線照常開。我看到後勸他們去吃飯,但沒有一個人去,最後產量趕上來了。那一刻,我心裡特別受感動,我知道這一切都是神對我的憐憫與祝福。當我按神的話實行,不再憑撒但的敗壞性情做人,願意順服神主宰的時候,神就給我開闢出路,讓我看到了神的作為。

感謝神在我身上所作的拯救工作,讓我由一個被撒但敗壞得沒有人樣的人,在神話語的帶領下能活出一點正常人性了,與人相處能有正常的人際關係。我真實體會到神是我真實的依靠!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

相關內容

神話帶領我遠離邪惡潮流
化解仇恨的祕訣(有聲讀物)
放下是一種美麗(有聲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