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基督徒日記:我與母親的隔閡終於消除了(有聲讀物)

71

蘇 平

2018年1月8日 星期一  多雲

母親最近身體不好,出門不方便,教會帶領怕耽誤她聚會,就讓我和母親一起聚會讀神的話。聽帶領這麼說我嘴上雖沒說什麼,心裡卻不太樂意。瞬間,與母親之間不愉快的事像電影畫面一樣在我的腦海裡回放著……

母親歲數大了,記性不好,做什麼事總是丟三落四的,有些事給她說一遍都記不住,得不住地提醒她。特別是我愛乾淨,恰巧又是個暴脾氣,而母親是那種不太講究,在生活上很隨意的人,吃完飯餘下的飯菜渣滓常忘記收進垃圾桶,這點我特別難以忍受。因看不慣母親的生活習慣,我常常賭氣和她打冷戰,甚至發過火,結果她還是老樣子。

每次吃飯時,母親都好嘮叨,時間長了我心裡就有些不耐煩,有時剛捧起飯碗,聽見她嘮叨,一股莫名的煩躁油然而生,我壓著性子,結果還是甩出一句冷冰冰的話:「多吃飯,少說話。」這些事情一多,我就認為說多少回她也不會變的,心裡認定母親是個難以溝通的人。本來我還暗自高興,幸好不和母親在一起聚會,可以不用聽她絮叨了。沒想到,這環境今天就變了,真是不想面對什麼就來什麼,實在不好順服啊!可一想母親生病了,不能出去聚會,這種情況不能丟下她不管,還是得一起呀。

吃過午飯,我們作了禱告,開始聚會。讀完神的話,母親只是交通了一點對神話語的淺顯認識,沒有結合實際經歷來談。我在一邊提醒她交通神的話要結合自己在生活上的一些事,反省自己流露了哪些敗壞性情,神的心意、神對人的要求是什麼。這一說不打緊,母親的話匣子就像被打開了,說了半天但一句也沒說到正題上。那些瑣碎事我實在是聽不下去了,只好打斷她:「媽,你信神多年,連聚會交通對神話語的認識都抓不住中心,我看你什麼也不明白,咋這麼糊塗呢?」母親看著我對她的態度尷尬得也沒有話要交通了,憋在那裡不吭聲了。母親越是不吭聲我越生氣,就賭氣地說:「你看,我就說你這兩句,你就不說話了,咱這還是聚會嗎!以後你自己聽、自己看得了。」就這樣,一場聚會我們不歡而散。想著母親當時無奈的眼神,我從心底裡感到一絲愧疚,特別難受,母親年紀大,素質差,我不該要求她這麼高呀!

2018年1月15日 星期一  陰天

女兒坐在沙發上發愁,生活的煩惱

母親每次吃完飯都把菜渣弄得地板上到處都是,來回走幾次就踩得髒兮兮的了。我今天終於想出了一個辦法,以後就在廚房吃飯,這樣就不容易弄髒地板了!我提前搬個小桌放到廚房,結果到了吃飯時,誰料母親端著飯又去客廳了。看到這兒,我好無奈,心裡有些窩火,可一想到我是基督徒,連起碼的包容忍耐都活不出來有些說不過去。於是,我耐著性子提醒了幾句:「媽,你能不能不要把餐桌上、地板上弄得到處都是飯菜渣子。」母親好像沒聽出我語氣裡壓制的火氣,很輕鬆地說:「髒了打掃一下不就行了嗎。」看著母親固執的態度,我脫口而出:「媽,這事兒我說了可不止這一回了吧,你就不會聽取一下別人的意見呀!」說到這兒,我忽然又想起前幾天的事兒來,又忍不住說道:「還有啊,前天下雨,你從菜地回來,腳上沾滿了泥巴,你也不在門外把腳上那些泥土清理掉就進屋,弄得屋裡遍地像開滿了花一樣。我都說了多少次,幹農活穿的衣服該換的時候及時換掉,我給你洗,你就是固執不聽。」母親卻衝著我說:「經常去菜地幹活,衣服換得再勤也乾淨不了啊。」聽她這樣對答,我實在無語,心裡想:「我這點小小的要求,你就那麼難做到嗎?我看你越老越固執,真是沒法相處了。」我一頭扎進臥室不想再理她,母親也因此跟我疏遠了,不願再跟我多說話。現在想起白天我對母親發的一頓火氣就感到良心受責備。作為女兒我不該這麼對待母親,作為基督徒對家人卻沒有包容忍耐,我感覺苦惱極了。

2018年1月16日 星期二  晴

清晨五點,我沒有了絲毫睡意,準備起來靈修。想著最近發生的種種事,我只好把自己的情形帶到神前禱告:「神啊!這些日子,我和母親總有摩擦,我感覺母親越老越固執,有些事怎麼跟她溝通,她也聽不進去,她的一些壞習慣怎麼跟她說,她也改不了,看她這樣子,我就會身不由己地嫌棄她,衝她發火,結果給母親造成了傷害,我們之間也有了隔閡。神啊!我不想憑著敗壞性情活著,也想活出神所要求的正常人性,可多數時候只是外表上忍耐、包容一時,時間長了總觸及自己肉體利益,我就忍不住了。神啊!願你帶領引導我,使我能夠認識、恨惡自己身上的敗壞,找到實行的路途,阿們!」

禱告後,我看到講道交通中說:「有的人跟誰也配搭不來,跟誰配搭他都要做老大,他都要轄制別人、指揮別人,讓人聽他的,以他為中心,這是什麼性情啊?這是撒但性情。」(摘自《講道交通(五)·進入信神正軌必須具備的條件》)突然間,我意識到自己總想改變母親的習慣,讓她按著我的要求、方式來,母親沒有照做時,我就對她大呼小叫的,真是狂妄沒理智,流露的都是撒但敗壞性情啊!想起那天母親被我數落後那無奈的眼神,看到自己憑著狂妄性情活著,給家人帶來的都是轄制、痛苦,我心裡更加受責備了。

緊接著我又看到神的話說:「交通真理說心裡話,把一個事說清楚,講明白,能讓人得造就,得益處,明白神的心意,從誤解、謬解裡出來,這事需不需要站高位呀?需不需要用教訓的口氣來說呀?不需要教訓,不需要大聲,也不需要喊,更不需要用生硬的詞語、語氣、語調,就學會用正常的聲調,站在正常人的位置、地位上交通,心平氣和地說,說心裡話,爭取把你所明白的、把他需要明白的都倒出來,都說清楚,說明白。說明白之後他也明白了,你的負擔也得到解決了,他也不誤解了,你也更透亮了,這是不是都得造就的事?這事需要擰著勁說嗎?很多時候不需要強行灌輸。如果他不接受怎麼辦哪?有些話是真理,事實上是那回事,但難道你一說人家就能接受嗎?他需要什麼才能接受進去,才能變呢?需要一個過程,你得給他轉變的過程。如果你說『昨天說完了今天怎麼又說那話呢!怎麼說也不聽啊,怎麼說也不記呀!到底是老了,沒出息了』,這話怎麼樣?這兒女怎麼樣?你說你父母沒理智,那你做這事怎麼樣啊?人贊成嗎?說一遍就讓人變,那你是聽了多少遍才變的呢?你也不是聽一遍就變了,而且你也不是聽一遍就明白接受進去的,所以你也得允許人家有一個轉變的過程。你告訴他,『其實這事簡單,你別總拿你自己當我的父母,我也不拿我自己當你的兒女,咱倆就是普通弟兄姊妹之間的關係,你有什麼跟我說,你別憋著掖著,我也不笑話你,我有什麼事你看出來你也可以指點我,你明白的你就告訴我,我好實行,不走偏路』,商量著來,這叫什麼?這叫交心。交心的目的是為了什麼?是不是為了維護父母與兒女之間正當的關係?我跟你說,交心的目的說小了是為了人與人之間有正常人性的溝通,彼此了解心聲,這是小的方面;大的方面,是為了能了解彼此的情形,能取長補短,能互相扶持,能幫助對方,就能達到這個效果。這樣,人與人之間相處的關係是不是正常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有正常人性起碼該具備什麼》)

感謝神的帶領,細細禱讀、揣摩這段神的話,我終於知道自己的問題出在哪裡了。我從來沒有把母親當成弟兄姊妹來對待,總想讓她聽我的,臨到事我不是心平氣和地跟母親交通真理,而是憑著撒但狂妄性情,站地位用生硬的語氣和她說話,導致母親也不想靠近我,不願敞開心與我交通,我們的關係也越來越疏遠。在交通神話語時,聽見母親交通得不合適,我也沒有把自己領受的亮光和她一起分享,只是一個勁地要求她談經歷,從來不認真聽聽她想和我說些什麼。神發表這麼多話語,沒要求我們一下子都實行出來,而是給我們很多變化的機會,可我對待母親卻不是這樣,總是嫌棄她這不行那不行,總想我說什麼她就得聽,說完了她就得變,看到自己沒有一點正常人性理智,不懂得擔諒、理解她。我整天怨氣沖沖的,對母親挑毛揀刺,這都是狂妄自大本性的流露呀!同時我也漸漸明白了,交通真理需要放下自己的身段,站在平等地位上和母親說心裡話,了解她的心聲和想法,還要學會理解她的實際難處,能夠以弟兄姊妹之間的愛來幫助她。揣摩著神的話我感受到神對人的愛是那麼的真實,把我現實生活中遇到的問題都給指出了進入的路途,讓我學著憑真理做人,和家人建立正常的人際關係,在生命進入上能互相攙拉扶持,這樣才能合神的心意。感謝神的帶領,我終於找到了一些實行路途,我決定和母親一起讀讀神的話,給她道個歉,再相互談談心、溝通溝通。

2018年1月19號 星期五  晴天

母女相處,母女讀神話

想想我這段時間和母親的相處,因著敗壞性情作祟,自己受了不少苦,讓她也處處受我的轄制,該是化解的時候了。今天,我走到母親身邊,終於鼓起勇氣和母親說了自己的心裡話:「媽,這段日子我都沒有好好和你交通神的話,都憑著敗壞性情對待你,沒把你當弟兄姊妹看待,總想著你是我媽,不管用什麼口氣對你說話,你不會往心裡裝,也不會生我的氣,不會記我的仇,更不會不理我。所以說什麼事情也沒顧及到你的感受,給你帶來了傷害。看了神的話才知道,這是我人性的缺少,我知道自己錯了,以後不能再要求你按著我的意思來,我得背叛肉體實行真理,活出正常人性。咱倆都當對方是姊妹,遇事尋求真理原則,發現對方什麼問題互相指點、互相幫助……」越說我心裡越感覺愧疚,看到自己太缺少正常人性的理智了!接著母親也和我說了心裡話:「我也有敗壞,還總持守自己,知道你說的對也不願去實行,就想著我一輩子就是這樣了,你總要求我注意衛生,我就不把你的話當回事。這也是我的不對,肉體上我們是母女,但靈裡是弟兄姊妹,你提的意見對我就應該接受。」聽著母親這番心裡話,我感到我們的關係一下拉近了,心裡平安有享受,不由得發出感激:「感謝神!神啊!有你帶領真好!」

2018年1月26日 星期五  多雲

今天我從外面回來,推開門一看,母親把餵雞菜、菜筐等等這些雜七雜八的東西放滿一整間屋子,連個下腳的地方都沒有,我忍不住對母親說:「你把東西放得滿地都是,看著跟趕集擺的貨攤一樣,連走路的地方都沒有,你覺得舒服嗎?我收拾完才乾淨兩天,你怎麼又整成這樣了?」發完牢騷不等母親說什麼,我轉頭就走。一會兒,過了氣頭,我心裡卻很自責,感覺自己不該這麼發牢騷,就趕緊跪下來向神禱告:「神啊!今天我又動血氣了。看到母親把東西亂放,我就接受不了,又流露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了,沒有憑著真實的愛心幫助母親。神啊!我不願憑撒但的本性活著,隨從肉體血氣行事,願你帶領我學會實行真理,不再憑自己的性子做事。」

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說:「當人經撒但敗壞之後,人原有的理智、原有的良心、原有的人性都麻木了,都被撒但破壞了,這樣人對神的順服、對神的愛也都失去了。人的理智失常,人的性情都變成了畜生一樣的性情,對神的悖逆越來越多、越來越重,但人還不知道也不認識,只是在一味地抵擋、一味地悖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讀了這段神的話,我感到有些扎心,因著撒但的敗壞,我失去了正常人性的良心、理智,常常嫌棄母親,不能活出真實的愛心,做什麼事總想掌控人,讓母親按著我的喜好和習慣來,對她沒有一點擔諒、包容的心,活出的全是張狂、囂張的敗壞性情。我們這麼敗壞、悖逆,神都沒嫌棄,沒有對人有過高的要求,一直作著拯救人的工作,而我憑什麼這樣要求人,這不是太沒有理智了嗎!

姊妹在抄寫神話與

反省到這兒,我琢磨著自己該實行哪些真理,該怎麼才能讓自己有所變化呢?尋求中,我看到神的話說:「人活這麼多年,一輩子十有八九都是不如意,這個看不慣,那個看不慣,什麼看不慣哪?有些其實是自己的問題,別大驚小怪的。人活的年頭長了就知道,自己也不尊貴,自己不比別人強。別覺得自己比別人都好,都高尚,都尊貴,得學會適應環境。要適應環境,首先人得有一個見識:什麼人都有,什麼生活習慣都有,生活習慣不代表人性,你的生活習慣規律、正常、高尚也不代表你就有真理。對這事得看透,有一個正面的領受。另外,神給你安排這樣的環境太好了,你這人毛病太多,得學著適應,不挑別人的毛病,而且能憑愛心跟人相處,靠近他,看他身上的長處,學習他的長處,然後禱告神,也克服自己身上的毛病,這就是順服的態度與實行。……咱就是個普通人,就是個平常人,別把自己看得那麼尊貴、偉大,即使會點特別的活兒、特別的技術,有點特長,也沒有什麼可誇的。首先把自己的地位擺準了,擺好了,這樣臨到事、臨到環境就不大驚小怪了,能順服了。周圍這些事你得看透,實在順服不了,太難過了,影響生活了,那就禱告,求神作,讓神擺佈,讓神作,咱們人不做。如果神就讓咱在這樣的環境中磨煉,那咱就順服,咱就磨煉出一個成果,磨煉出個人樣讓神看,讓神滿意,首先這個受苦的心志得有。……你做事,處理事,或者臨到什麼事怎麼想,別憑己意,別憑血氣,禱告神來到神面前,這首先是能順服的態度,是第一個該具備的心理素質。」(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進入信神正軌具備的五方面情形》)讀了這段神的話,我才意識到生活習慣好壞根本不代表一個人人性如何。這段時間我和母親生活在一起,又一起聚會,神的心意是讓我能憑著神的話活著,和母親相處要吸取她的長處,不挑她的短處,學會公平待人。如果沒有這個環境,我上哪兒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上哪兒去得真理呢?我明白了神不是讓我去改變、擺脫這個環境,而是藉著這樣的環境來變化我的敗壞性情。這時我再想想,雖然母親在生活方面有點欠缺,隨意慣了,在領受神話語上素質稍差些,可她是一個真心信神的人。記得母親盡接待本分時,不管多少弟兄姊妹到我們家吃飯,從不吝嗇、不厭煩。後來因為有環境家裡不能接待了,母親只能到弟兄姊妹家聚會,她不管多累,天氣多熱、多寒冷都堅持去,從不耽誤;她這麼大年紀了,每天早早起床,讀神的話或聽聽講道或詩歌;教會有什麼安排,她也都積極迎合,從不推託;她還操練寫個人的經歷見證,不管領受深淺,也不怕弟兄姊妹說她寫得不行……這麼一細琢磨,我才發現自己哪一方面都比不上母親,而且有時候自己活在消極軟弱中,母親還給我好多幫助,常鼓勵我多來到神前,有什麼難處跟神說,多依靠神、仰望神……從這些看到母親比自己的人性好多了,我雖然一些外表的生活習慣、方式比她做得好,可這不代表生命,更不代表性情變化啊,就這些方面我哪一點做得也不如母親。

感謝神的帶領!我現在明白了,原來神擺設我和母親生活在一起,是操練我活出正常人性,和母親互相取長補短,早日脫去我的敗壞性情,達到蒙神拯救。當我的情形徹底扭轉過來時,我突然發現母親也變得可愛、好相處多了,她身上有很多值得我學習的地方呢!我立下心志在接下來的時間裡多追求真理,在實際生活中跟家人相處能夠按神話實行。感謝神話語的帶領與引導,使我和母親之間的隔閡漸漸消除了!

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