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土」婆婆遇上「洋」媳婦

15

湖南 劉潔

觀點不同,摩擦不斷

我是一個賢妻良母型的家庭婦女,相夫教子,勤儉持家,從不亂花一分錢。可讓我沒想到的是,兒子找的媳婦卻是一個時尚女性,特別愛玩、愛打扮,追隨世界潮流,外面時興什麼,她就跟著買什麼,花錢大手大腳,月月工資是月月光。因著兒媳和我的思想觀點、生活方式差距太大,為此我們之間常常產生矛盾,發生口角,甚至越演越烈。

一天,我看到兒媳婦提了一大包東西回來,就趕忙問她買了啥,花了多少錢,兒媳笑瞇瞇地說:「買了一件衣服,不貴,才四百多元。」我一聽氣不打一處來:說得這麼輕鬆,好像你很有錢一樣,我買一件衣服才幾十塊錢,還穿了好幾年,你倒好,衣服買得貴不說,一過時就不穿了,衣櫃塞得滿滿的……我越想越生氣,臉拉得老長,兒媳見我不高興,笑容瞬間消失了,她轉身走進臥室,「啪」的一聲把門關上了。

勸說不聽,隔閡加深

後來,我只要看見兒媳買東西就數落她:「麗麗,你看咱家也不富裕,孩子都大了,以後用錢的地方很多,錢得省著點花,衣服、鞋子夠穿的就行了,不能再這樣大手大腳了,你得為以後的生活考慮。」但兒媳婦說他們知道怎麼過日子,讓我不要太操心。看到兒媳不理解我的心,我對她就滿了怨恨,也經常為這些事跟兒媳鬧彆扭。後來,兒媳再買東西回來就躲著我,趁我不注意,挪步溜回房間,把東西藏起來再出來。我知道後心裡很難受,但我知道說了也沒用,只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忍著。可時間一長,我實在忍不住了,就常在兒子面前發牢騷。兒子夾在中間左右為難,反問我說:「媽,麗麗買東西又沒跟你要錢,你管那麼多幹啥?」看到兒子也站到兒媳一邊,我心裡特別痛苦難受,氣得幾天不理他們。可過後兒媳還是老樣子,像沒事一樣,我心裡就更氣了。

神話語引領,我找到問題的根源

一天,兒子喊兒媳到他同事家吃飯,兒媳在屋裡化妝,一個小時了也不見下樓。看她這樣,我帶著氣教訓她說:「每次都化妝這麼久,真是浪費時間!我這一輩子沒化過妝,不也過來了,也不見得比別人醜,天生啥樣就是啥樣。」兒媳聽到這話跟我吵了起來,我氣得恨不得離開家,和她分開住,可看到兒子和孫女又狠不下心,只好放棄了這個打算,但我心裡對兒媳的怨恨越來越深,經常為了一些小事發生爭吵,搞得家裡不得安寧。

痛苦中,我只好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呼求。禱告後,我打開神的話,看到神說:「那這個社會潮流包括什麼?(穿著打扮。)這是人常接觸到的,穿著打扮,時尚,服裝潮流,這是一小方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五》)「一次一次這樣的潮流讓本來身心就不健全的人,讓本來就不知道什麼是真理的人,讓本來就對正面事物與反面事物毫無分辨的人,心甘情願地接受了這些潮流,接受了來自撒但的生存觀點、撒但的人生哲學與價值觀,接受了撒但告訴給人的怎麼對待生活與撒但『賜』給人的生存的方式,人沒有力量去反抗,人也沒有能力去反抗,更沒有意識去反抗。」(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從神話語的揭示中我才認識到,撒但就是利用社會潮流來敗壞我們,讓我們注重穿著打扮、追求時尚,與此同時還給我們灌輸各種錯謬的思想觀點,什麼「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人靠衣裝馬靠鞍」「人生苦短,何不及時行樂」等等,這些錯誤的思想觀點進入到我們的心裡後,我們就更加貪戀肉體享受了,不知不覺被邪惡的潮流席捲而走。看看現在這個社會,無論年老年少都走在時代的最前沿,穿紅掛綠、擦脂抹粉,沒有人認為這是從撒但來的反面事物,反而以此為享受。兒媳婦不信神,不明白真理,沒有分辨,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下,又怎能不受迷惑呢?她愛美、愛打扮,花錢大手大腳,正是受撒但邪惡潮流的影響、薰陶、敗壞造成的,在這種邪惡潮流的驅使下才變得虛浮,把穿衣打扮看成抬高自己身價的籌碼。明白了這些,我找到了問題的根源,心裡感到豁然開朗了。

人际关系,人性活出

之後我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神哪!我願意放下對兒媳的偏見,願你帶領我,使我的心歸給你,能按照你的話去實行、去看事。」從那以後,當我看到兒媳再亂花錢買東西時,我心裡難受就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能安靜在神面前。慢慢地,我心裡對兒媳也不那麼恨了,因為從神的話中我知道了:我們都是敗壞人類,活在撒但權下被撒但愚弄,都憑敗壞性情活著。兒媳也是這個邪惡潮流的受害者,我不應該怨恨兒媳婦,更不應該憑著撒但敗壞性情對待兒媳婦,這一切的罪魁禍首都是撒但,撒但才是最可恨的。

這樣實行了一段時間,我以為對兒媳的偏見放下了,但因我的生命性情沒有變化,遇到不合自己意的事時,我的敗壞性情又一次被顯明了出來。

神的話帶領我認識自己

有一個月,兒媳婦把掙的錢花完了,連交社保的錢都沒有了。我知道後,氣得恨不得把她攆出去。正想對她發火時,突然又意識到自己活在了不對的情形中,我趕緊安靜下來跟神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不憑血氣對待兒媳。

當我打開神的話時,我看到神的話說:「不要自以為是……看誰也不如你自己,你那是自是、狂傲,不造就人。」(摘自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才讓我認識到,自己一直討厭兒媳,就是因為兒媳的所做所行不合我意,沒有達到我心目中的兒媳婦的標準。因為我是個節約持家的人,也要求兒媳得跟我一樣,做一個賢妻良母。當看到兒媳不但不勤儉節約,花錢還大手大腳,我就看不上眼,認為她不懂事,亂花錢。而且我還想讓兒媳啥事都聽我的,按我的生活方式來,一旦兒媳沒按我的要求來,我就生氣發火,指責兒媳,給兒媳臉色看。看到自己受「唯我獨尊」的撒但本性支配,總想一手遮天,自己說了算,所流露出來的都是撒但的狂妄、自是的敗壞性情,一點都不造就人。想想兒媳自從來到我家後,一直小心地維護著我們之間的婆媳關係,每次我數落她和她賭氣,都是她主動和我和好,但我從來沒考慮過兒媳的感受。我和她是不同年代的人,受社會的影響和薰陶不一樣,而我總用自己的標準來要求她,這不是狂妄自大嗎?這不是轄制人嗎?想到神那麼至高無上,卻道成肉身卑微隱藏在我們中間作工拯救人,神從來不以地位壓制人,也不強迫人按他的話實行,只是一直發表真理供應人,用愛感化人,讓人悔改。當我們悖逆抵擋神的時候,神雖然用他的話語揭示審判我們,但同時又循循善誘地引導、扶持、供應我們,以極大的忍耐、包容等待我們向他回轉。神太卑微、太美善了!而我這個敗壞至深的人卻狂妄得沒有一點理智,總是站在婆婆的地位上強迫兒媳婦聽我的,活出的全是撒但的醜態。

後來我又看到神的話說:「人不認識自己不行,先治自己的病,藉著多吃喝我的話,揣摩我的話,憑我話生活、行事,無論是在家或在任何場所,都能讓神在裡面掌權。脫去肉體、天然,裡面總讓神話作主權,不愁你的生命不變化,慢慢你就覺得自己性情變化多了。」(摘自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神的話給我指出了實行的路,以後和兒媳相處時,我得多認識自己的撒但性情,按神的話去實行,先解決自己的敗壞,不能按我的傳統觀點和天然舊性來要求兒媳聽我的了,也不能站在婆婆的位置上說教兒媳了,我得學會放下長輩的身分,讓神的話在我心裡掌權,用真理解決問題才合神心意。明白神的心意後,我禱告神立定心志要背叛自己,實行神的話。

實行真理,與兒媳和睦相處

一天,兒媳下班回家,我正在做家務,只見兒媳兩隻手提的、背上背的都是包,我隨口問她:「你又背又提,弄的啥?」兒媳說:「我買了兩雙皮鞋,一雙皮涼鞋。」我一聽她一次性買了三雙鞋,剛想說她,突然意識到我又想按自己的意思來要求她了,於是我默默向神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說:「正常人的性情沒有彎曲詭詐,人與人有正常的關係,不搞獨立,生活不平庸、不腐朽,而且在所有的人中間高舉神,在人中間貫穿神的話,人與人和睦同居,都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之下,地上充滿和諧之氣,沒有撒但的攪擾,在人中間都能以神的榮耀為根本。」(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十六篇說話的揭示》)神話語的開啟使本想發脾氣的我心裡安靜了許多。想到今天神擺佈這個環境,也是為了變化我的敗壞性情,讓我能活出正常人性,按照神的話去實行,眼睛不能總盯著兒媳,先放下自己,這涉及到見證,我應該依靠神脫去自己的狂妄性情,活出人樣。兒媳有她的生活方式,我應該尊重她,一切順其自然。兒媳看我沒說她,笑著把鞋子提進屋了。看到這一幕,我在心中默默地感謝神,若不是神話語的開啟帶領,今天我和兒媳又免不了得爭上幾句。

後來,不管兒媳買化妝品也好,買衣服也好,我也不問不管了,都根據神的話正確對待她,心裡不知不覺放下了對兒媳的偏見。當我這樣實行時,我和兒媳之間的關係也不像以前那麼難相處了,奇妙的是兒媳也變了,還幫著我做點家務活,兒子、孫女的衣服她也自己洗了,也不像以往那麼大手大腳地花錢了,我們一家人在一起也能和睦相處了。

一天兒子對我說:「媽,麗麗說你現在變了,以前你看到她買個啥都不高興,還管著她,但現在跟以前不一樣了。」聽了兒子的話我感到很高興,便對他說:「這都是全能神的話改變了我。以往是我本性太狂妄自大了,總想讓麗麗按我的生活方式做事,從沒有考慮過她的感受,也沒有站在她的角度上看事,若不是神話語的帶領,我對自己的敗壞性情不會有認識,也不會去變化自己,少不了天天還得和麗麗吵架。以後我再也不教訓她了,麗麗也是大人,有她自己的生活方式。」兒子說:「媽,你信的全能神真好!」

經歷過來,我真實地體嘗到按神的話實行給我帶來的喜樂,神的話語的確能改變我們,拯救我們,使我們的生活過得幸福快樂。現在我們一家人能在一起和睦相處,我從心裡感謝神對我的拯救。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

相關內容

讚美詩歌《全心只愛實際神》
基督教會見證分享《神的作工使我活出人樣》主愛拯救了我...
詩歌 主愛大能《這就是神要拯救的人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