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别了,我的明星夢

2

美國塞班島 張凡

全能神説:「作為受造中的一員,人一定要守住自己的本位,老老實實做人,本本分分守住造物主給你的托付,别做越格的事,别做自己『能力範圍』以外的事,别做讓神厭憎的事,不要追求做偉人、超人、高大的人,也不要追求成為神,這些都是人不應該有的『願望』。追求做偉人、超人是荒唐的事,追求成為神更是可耻的事,是令人作嘔、令人唾弃的事,而成為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這才是難能可貴的,才是受造之物最當持守的,是所有的人都當追求的唯一目標。」(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讀完這段神的話,我深有感觸,想起了自己以往的經歷。

我從小就喜歡文藝,特别羡慕那些明星、影星,覺得他們在台上演出,有那麽多人羡慕、崇拜,特别風光。初中没畢業,我就報名去了戲劇學校,三年後成了一名戲劇演員。每次演出的時候,看到台下那麽多觀衆都在專注地看着我們的表演,我就有種滿足感。信神後,我盡上了演員本分,在教會拍攝的電影裏演了幾個角色,有弟兄姊妹説我演得不錯,我挺高興的,心想:「要是我能在電影裏演主人公,弟兄姊妹看到了,肯定都會高看我,那多風光啊!」

後來,教會準備拍攝一部電影,弟兄姊妹讓我去試演一個角色。我覺得自己做過演員,有些基礎,試鏡應該能通過的,試鏡後我就高興地等着帶領通知我去參加拍攝。那幾天,我彷佛都看到了那種被人高看的場面,心裏是越想越美。没想到幾天後帶領跟我説,我試鏡没通過,現在傳福音也缺人手,就讓我先去傳福音。聽到這話,我整個人都癱了,心裏很抵觸:「怎麽就没有選上我呢?以前我也演過幾個角色,弟兄姊妹還説我演得挺好的,大家怎麽都不選我呢?是不是衡量錯了呀?傳福音出不了頭、露不了臉的,哪有做演員風光呀?」我越想越難受,怎麽也接受不了這個結果。可想到傳福音是神的心意,也是我該盡的責任,我得有良心理智,得順服下來,就勉强接受了。那段時間,我雖然傳着福音,可心裏總想起以前做演員時被弟兄姊妹高看的情景,尤其看到以前一起做演員的弟兄姊妹在電影裏出現,我就特别羡慕,心想:「如果我也能盡演員本分多好,我不就和他們一樣,能常常出現在電影裏了嗎?認識我的弟兄姊妹看到了,也會高看我的。唉,怎麽就没選上我呢?」我越想心裏越痛苦,盡本分没負擔,也不注重裝備相關真理、原則,有些尋求考察神末世作工的人提出問題,我也不知道該交通哪些真理解决。漸漸地,我感覺離神越來越遠,讀神的話没有聖靈開啓,禱告也感覺不到神的同在,整天昏昏沉沉的。痛苦中,我向神禱告:「神啊,現在我心裏很痛苦,我總想盡演員的本分,總想出頭露臉,不能順服你擺設的環境,願你帶領我能認識自己,明白你的心意。」

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説:「什麽是真實的順服?神所作的如你意了,你覺得什麽都滿意、什麽都合適,讓你出頭露臉了,你覺得挺光彩的,你説感謝神,你能順服神的擺布安排;把你放在一個不起眼的地方,你總也出不了頭,總也没人搭理,你就覺得不是滋味,不好順服了。……順境一般都好順服,如果是逆境,不合你意的,讓你傷心,讓你軟弱,讓你肉體受苦、臉上没光的,讓你的虚榮臉面得不到滿足的,讓你心靈受痛苦的,這些環境你也都能順服,你就真有身量了。」(摘自神的交通)「一涉及到地位、臉面、名譽,每一個人的心都蠢蠢欲動,總想出頭,總想出名,總想露臉,不想讓,總想争,争還不好意思,在神家不興争,不争還不甘心。看誰出頭就嫉妒,就恨,就覺得不公平,『為什麽我出不了頭?為什麽總讓他出面,為什麽總也輪不到我?』就有點怨氣,自己想克制還克制不了,跟神禱告禱告能好一段時間,過後一臨到這類事還勝不過去,這是不是身量幼小的表現?人陷在這些情形裏這是不是網羅?這是撒但敗壞本性對人的捆綁。」(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着真理》)看了神的話我認識到,我不能順服神擺設的環境,就是因為我的名譽地位心太重,總想出名。教會安排我做演員,能上鏡,能出頭露臉,我就高興地接受順服。可現在安排我傳福音,我就認為這個本分出不了頭、露不了臉,做得再多也没有人看到,心裏就抵觸,順服不下來。雖然也在傳着福音,但滿腦子想的都是做演員時的風光場面,一想到没能做上演員就委屈、難受,傳福音也是應付糊弄、消極怠工,没什麽果效。我明明知道擴展福音是神急切的心意,不管盡演員本分還是傳福音,都是在通過各種方式見證神的作工,我不適合演那個角色,帶領安排我去傳福音,這也是我的本分,我應該接受順服,把這個本分盡好,可我不體貼神的心意,盡本分總有自己的選擇,只考慮自己能不能出頭露臉被人高看,只想滿足自己的野心欲望。我名義上是在盡本分,但實質上我是在追求自己的名譽地位,我對神没有一點順服,這不是在欺騙神、抵擋神嗎?怎麽能不讓神厭憎、恨惡呢?

後來我就禱告神,在神的話裏找實行的路途。看到神的話説:「要達到在凡事上盡上忠心滿足神心意,不是光盡一方面本分就行了,得接受神所給的任何一樣托付,無論是合乎你口味的、你興趣以内的,還是你不喜歡的,你從來没做過、有難度的,你都應該接受、順服,不但要接受,而且要積極主動地配合,去學習、去進入,哪怕吃苦,哪怕自己臉上没光、不露臉,也得盡上自己的忠心。你得把它當本分去盡,不是當成自己的事業,而是當成本分。對本分該怎麽理解?就是造物主——神交給一個人所要做的事,這個時候人的本分就産生了。神交給你的任務,神交給你的托付,這就是你的本分,你以這個為目標去追求,你真有愛神的心,你還能拒絶神的托付嗎?不應該拒絶,應該接受過來,是吧?這就是實行的路。」(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誠實人才有真快樂》)神的話使我明白了,本分是神給人的托付,是人義不容辭的責任,不管合不合自己的意、露不露臉,都應該接受過來,盡上自己的全力去配合。我不能再把盡本分當成職業,來滿足自己出頭露臉的欲望了,得把神家利益、自己的責任放在首位,站好受造之物的地位,順服神的擺布安排。之後,我就用心裝備傳福音的相關真理,遇到難處就向神禱告,有不明白的就主動向弟兄姊妹尋求交通。不知不覺,我的情形好轉了,盡本分也看到了神的帶領、祝福,有了一些果效。經歷了這事,我覺得自己能實行出一些真理,不再追求做演員出頭露臉了,覺得自己對神有些順服了。可臨到新的環境,我的名譽地位心又被顯明了。

一天,教會帶領通知我去參加一個MV的拍攝,聽到這個消息我很高興,心想:「這次我要是能選上主演,等MV拍完上傳到網站,看到我的弟兄姊妹可就多了,那多風光、多露臉啊,這個機會太難得了,我可得好好配合。」我越想越美,高高興興地就去了。可令我没想到的是,我的鏡頭在整個視頻裏只出現了幾秒鐘,演的還是個宗派同工,舉報傳神末世福音的姊妹,我心裏很失落。「唉,竟然讓我演這麽個角色,才幾秒鐘,還凶巴巴的,弟兄姊妹看到了該咋看我呢?」拍攝時,我很不滿地跟參加拍攝的兩個弟兄説:「怎麽讓我們演的都是反面角色啊?……」我的話還没説完,其中一個弟兄就説:「姊妹,這個MV裏需要各種角色,有主角,就得有配角,誰演什麽角色都有合適的安排,咱們得順服啊。再説了,咱們能做演員,能為神家的福音擴展工作獻上一份力,演什麽角色都是神的高抬啊。」聽了弟兄的一番話,我臉上火辣辣的,盡同樣的本分,人家都能正確對待,我怎麽就順服不下來呢?可心裏還有些抵觸:「你們没當過演員,覺得演什麽都好,我和你們不一樣啊,我以前在劇團就當演員,演的都是正面角色,在神家也演過幾個角色,現在讓我演個凶巴巴的反面人物,我這臉往哪兒擱呀?」後來,這個MV上傳了,弟兄姊妹都很激動,可我一點也高興不起來,看到自己扮演的那個凶巴巴的角色,心裏説不出的難受,「演了這麽個角色,這讓認識我的弟兄姊妹怎麽看我啊?……」我意識到自己又活在不對的情形裏了,就向神禱告:「神啊!我因着自己演的是個配角、反面角色心裏就難受、痛苦,順服不下來,願你帶領我認識自己,能順服你的擺布安排。」

我看到神的話説:「撒但敗壞性情在人裏面根深蒂固,作人的生命,人所追求的、想得到的都是什麽?在撒但敗壞性情的驅使之下,人的理想、盼望、志向、人生目標方向都是什麽?是不是與正面事物相違背的?首先,人總想做名人、明星,想出大名、露大臉,光宗耀祖,這些是不是正面事物?這些與正面事物一點也不相符,另外,與神主宰人類的命運這個規律是背道而馳的。為什麽這麽説呢?神要的是什麽樣的人?是不是偉人、名人、高大的人、驚天動地的人?(不是。)那神要的是什麽樣的人?脚踏實地,做一個合格的受造之物,能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守住人的本位。……那撒但敗壞性情給人帶來的是什麽?(與神對抗。)與神對抗的下場是什麽?(痛苦。)何止是痛苦啊,那是滅亡!眼前是痛苦、消極、軟弱,是抵觸、冤屈,帶來的結局是什麽?是滅頂之灾呀!這可不是小事,可不是鬧着玩的。」(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尋求真理依靠神才能解决敗壞性情》)看了神的話,我反省自己為什麽那麽想當主角,就是因為我認為當主角能得到人高看、崇拜,就像外邦的明星,走到哪兒都有人前呼後擁,舉手投足都受人追捧、模仿,就覺得這樣活得才風光,才有價值,而演小角色、配角不起眼,出不了頭,露不了臉,我就心裏痛苦、難受,不能順服神擺設的環境。藉着反省,我認識到自己這樣追求,主要是受「出人頭地,光宗耀祖」「人活臉,樹活皮」「人過留名,雁過留聲」等等撒但毒素的影響,我把這些當成正面的追求,覺得做人就應該追求出人頭地,讓人高看,還覺得這是有志氣、有理想,尤其看到那些明星站在舞台上得到那麽多人的高看、崇拜,我就覺得特别風光,就特别羡慕,嚮往自己也能成為那樣的人。所以從小我就想當演員、做明星,初中没畢業就去了戲劇學校,為了提高自己的演技,我起早貪黑地練習,學習相關業務知識,當站在舞台上得到觀衆熱烈的掌聲時,我就特别享受,覺得受多少苦都值。信神後,我還是身不由己地追求名譽地位,盡上演員本分後,我總盼着當主角,演幾部好電影,好讓更多的人認識我、高看我。這次拍攝MV,導演根據角色的需要,給我安排了一個凶巴巴的反面角色,我就覺得有損自己的形象,會在人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所以怎麽也順服不下來,還在背後發泄自己的不滿。我真是太狂妄,名譽地位心太重了!神要求我們做一個合格的受造之物,脚踏實地地追求真理,盡好自己的本分,脱去撒但性情,活出真正人的樣式,可我不追求真理,總想做主演、當明星,讓人高看、崇拜,總想享受衆人的前呼後擁,享受做主演給我帶來的閃耀光環,我追求的跟神的要求是背道而馳的,是逆天意的。就像那些名人、明星,他們喜歡讓人追隨、模仿,讓人把他們當成「男神」「女神」,當成心中的偶像崇拜,他們走的就是邪惡的道路。神是造物的主,人類都應該敬拜神,尊神為大,這是天經地義的,而我信神却不敬拜神,不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來盡自己的本分,還和外邦人一樣總想成名成星,讓更多的人高看、崇拜、追隨,這不是站在了神的位置上,想取代神在人心中的地位,不就是在與神為敵嗎?這是嚴重觸犯神性情的事啊,要是不悔改,肯定遭到神公義的懲罰!這時,我才感到自己總追求出頭露臉,當明星、名角,這樣的追求太邪惡、太可怕,也意識到自己一次次受挫,没當上主演,野心欲望没得到滿足,這是神對我極大的保守。認識到這兒,我心裏很受感動,就向神禱告:「神啊!我不願再悖逆抵擋你,也不想再追求做什麽明星讓人高看崇拜了,只願順服你的擺布安排,脚踏實地追求真理,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

我看到神的話説:「作為受造中的一員,人一定要守住自己的本位,老老實實做人,本本分分守住造物主給你的托付,别做越格的事,别做自己『能力範圍』以外的事,别做讓神厭憎的事,不要追求做偉人、超人、高大的人,也不要追求成為神,這些都是人不應該有的『願望』。追求做偉人、超人是荒唐的事,追求成為神更是可耻的事,是令人作嘔、令人唾弃的事,而成為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這才是難能可貴的,才是受造之物最當持守的,是所有的人都當追求的唯一目標。」(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神的話給我指明了實行路途,就是脚踏實地地盡好自己的本分,不管神給我什麽樣的托付,我都應該接受順服下來,盡心盡力地去完成。教會拍攝詩歌MV,是為了見證神,不管是演正面角色還是反面角色,都是神家工作的需要,弟兄姊妹根據我們每個人的長相、氣質安排演合適的角色,這都有神的許可,我應該順服下來,用心把角色演好。神不看我演的是主角還是配角,正面人物還是反面人物,神看的是我的心是不是在順服神,是不是在盡受造之物的本分。認識到這兒,我心裏釋放了一些。

後來,我又去參加了幾次拍攝,都是當群衆演員,雖然有時還會因為名譽地位没得到滿足而難受,但我能有意識地禱告神,背叛自己不對的存心,能順服下來,投入角色用心去演了。現在,我不再一味地追求出頭露臉、成名成星,而是能脚踏實地地盡自己的本分,這是神的審判刑罰達到的果效,感謝神對我的拯救!

相關內容

  • 是神帶領我成長

    經歷了神一次次的修理對付,我對自己狂妄自大的敗壞本性有了點認識,並且在神話語的帶領、引導下,也逐漸學會了尋求真理解決自己的敗壞性情,我狂妄自大的敗壞性情也有了一點點的變化,這都是神實際作工在我身上達到的果效,裡面包含著神對我點點滴滴的愛與拯救,我從心裡向神獻上真實的感謝與讚美!

  • 虛榮臉面拜拜了

    神的刑罰審判就是拯救人的光,沒有神的刑罰審判,我仍會憑著撒但的生存法則活著,一直苦苦地追求地位,被撒但苦害、捆綁,活在黑暗中遠離神、背叛神,失去神的祝福,最終因著與神爭奪地位抵擋神而沉淪滅亡。現在我真切地體嘗到只有神的話語才是人真正的生命,是做人的根本,只有憑神話語活著,心靈才能得著自由、釋放,才能活出有意義、有價值的人生。感謝神對我的拯救!從今以後,我要竭力追求真理,接受神更多的審判刑罰,早日活出真正人的樣式,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安慰神的心!

  • 解決應付糊弄才能盡好本分

    經歷過來,我真實地感受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已經失去良心理智,雖然外表也能撇棄花費,甚至在一些事上也能付點代價,但因沒有得著真理生命,還是敗壞性情在裡面掌權。彎曲詭詐、唯利是圖的本性時時支配我,做什麼事都為了得利,盡本分總想偷奸耍滑糊弄神,絲毫意識不到一個受造之物最該做的是還報神愛、體貼神心。

  • 我不再為不能出人頭地而煩惱

    2016年3月,我得知教會成立了舞蹈班,因我從小就喜歡跳舞,便毫不猶豫地參加了。當時我和蘇姊妹在一起練舞,我比她練的時間長,業務水平也稍高一點,負責人就讓我多帶帶她,並鼓勵我們好好練,還說如果跳得好就會有機會去外地參加專業培訓。聽到這個好消息,我激動極了,心想:「以後我一定要好好練習,爭取去外地參加培訓,把舞蹈練好達到專業水平,那我就有希望在舞台上嶄露頭角,歡歌跳舞讚美神了,到時候認識我的弟兄姊妹就能在視頻裡看到我了,那多風光啊!」想到這兒,我心裡像吃了蜜一樣甜,我暗立心志:要勤學苦練儘快實現自己的盼望。